美女大學生被人干

女生樓水房內,光屁股沖澡的系花 九月下旬的一個周末的夜晚,砰地一聲,北師大女生宿舍429房間的門被撞開了,一位臉色蒼白的年青女大學生步履有些跌跌撞撞地走了進來,仔細看去,女孩兒身上的衣服有些不整,散亂的披肩長發上沾著露水似的東西和草葉,真絲短袖衫的兩個扣子都系錯了,隱約看去,女孩兒的領口處還斑斑駁駁

Continue reading »

笑傲外傳之信手拈來牡丹花

那日令狐衝與任盈盈葬了岳靈珊。 二人在墳前拜了幾拜。 站起身環顧四周,衹見四周山峰環抱,處身之所是在一個山谷之中,山前一池碧水,樹林蒼翠,遍地山花,枝頭啼鳥唱和不絕,是個十分清幽的所在。 盈盈道:「咱們便在這裏住些時候,一面養傷,一面伴墳。」 令狐衝道:「好極了。 小師妹獨自個在這荒野之地,她就算是

Continue reading »

情人節的姊妹花

今天的情人節,全家人都帶著自己的情人出去玩,只有我因為跟我的國三學長,幾天前的親密關係被爸媽發現,而被禁足在家裡一個月,每天晚上只能靠著筆電跟男友視訊聊天。正值寒假期間,平常住校的姐姐,也回來跟我睡同一房,我們兩姊妹是睡上下舖的,前些的日子只有我會在半夜看著筆電自慰給男友看,但姊姊搬回來的日子開始,

Continue reading »

兩個發騷小妞把我強姦了

雖說這是幾年前的事了,但因事態的發展非常具有戲劇性,所以我記憶猶心…… 那年夏天晚上和朋友去歌舞廳(不是現在的KTV ),我認識了一位服務員--芳小姐。她是那種挺漂亮的那種女孩,雙眼皮大眼睛,小鼻小口,短髮個子不高,但身材很好,我們彼此留下了電話,儘管她不是「雞」,但我從她的眼神中知道這個小妞很快將

Continue reading »

初嘗禁果

躺在按摩椅上,看着身旁女人白白的皮膚,用手在她的雙乳之間揉捏着,回想起剛才的激情,不禁陷入了沉思……由于中考的失利,我無奈之下隻能選擇了一間寄宿類學校,在哪裏每個星期隻能回家一次!在哪裏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兄弟,沒事的時候都談論着網上的黃色經典,聆聽他們的讨論,我從中也學到了不少,已經連想都不敢想的

Continue reading »

辦公室裡的強姦

大學畢業被分配在一所當地效益十分好的一個國有企業.這個企業就是煉油廠,由於現在的社會沒有關係是不行的,所以我自然被分配到了基層工作,當上了一名技術員.雖然只是一名小小的技術員但下面的工人們還是不敢小看我的(大家不要閒我囉嗦喲,這可是重要的前提呀!如果哪位得罪了我,我會找麻煩的.時間一長自然也交下了不

Continue reading »

誤打誤撞搞人妻

今天一個朋友和他老婆來家裡做客,我們夫婦和朋友兩對夫妻一起吃飯。 男人們喝著白酒,而女人則喝著雞尾酒。我朋友在一家大公司裡做事,平時非常的忙,所以他老婆就乾脆在家做了全職主婦,呵呵,順便說一下,他太太很漂亮,可能是保養的比較好吧,而且平日也不常出門,皮膚白皙而且人極溫柔,在我和老婆做愛的時候,會經常

Continue reading »

武松新傳

序 章 話說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間,山東省東平府清河縣中,有一個風流子弟,生得狀貌魁梧,性情瀟灑,饒有幾貫家資,年紀二十六、七。這人複姓西門,單諱一個慶字。 他父親西門達,原行走川廣販賣藥材,就在這清河縣前開著一個大大的生藥。現住著門面五間到底七進的房子,家中呼奴使婢,騾馬成群,雖算不得十分富貴,卻也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