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鄰居少婦

熟話說,兔子不吃窩邊草,我深知這個道理,但是還有另外一句話啊,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常在窩邊走,哪會不吃草,道理都是人說的,怎麼說都繞得回來,不是嗎? 2009年,我搬到了新家,那個房子是一層10戶,然後分成了四個小單元,我們這個單元裡有兩套房子,一大一小,我家在大的,但是住了很久,我都沒見過對面

Continue reading »

房東傳說

「不好意思,這房不租給你了,到期後請你搬走!」 章曉夜在一家家勸退著自家樓房上的租戶。當然,章曉夜這廝卻也不是每一家都勸退的。遭他勸退的,基本都是一些四五十歲的中老年與單身漢。 此時,章曉夜剛剛接收這棟樓房的繼承才一周不到。章曉夜不願意樓房留著一些中老年人與單身漢,他更樂意留著一些年輕美女在樓房裡。

Continue reading »

大家快來幹我吧

我叫YY,今年19歲,今年剛升大二,是S大校花。我有一雙水盈盈的大眼,眼角微微上挑,飽滿淡紅的雙唇,笑起來很媚,我很喜歡大學生活,高中唸保守嚴謹的女校,並沒有男生追求我,所以進了大學後,生活自由,我才真正享受到美女所應受到寵愛與奉承,不過我並沒有交男友,無拘束地周旋在男人堆裡,讓我很有成就感。 我喜

Continue reading »

公公媳婦之間的肉搏戰

一袋煙的功夫,孫老頭終於背著蘇嵐趕到了木屋的所在,由於年久失修,這件木屋破敗不堪,空空如也,但幸好屋頂很黏實,擋雨倒是沒有問題,蘇嵐踮著腳尖找了地,身上滿是水痕,清涼的短發貼在小臉上,朱唇皓齒,楚楚而動人。 「等我把這人收拾個地方出來歇腳,你先坐在背包上休息一下!」孫老頭利索的收拾起屋子來。 「哎!

Continue reading »

老闆的旅行伴遊

秀雲是某大型公司,海外投資部主管的秘書,經常都要和老闆出外公幹旅行。秀雲沒有家底、學歷不高、不懂耍手段,而且還非常冒失,所以同事也很奇怪,為甚麼她還可做到這麼高的職位?不過,大家都沒懷疑她和老闆,有甚麼曖昧關係,因為秀雲是個140磅的小肥妹….世界往往是無奇不有,秀雲和老闆反而就是這種關係!那個主管

Continue reading »

帶霧的夏夜

我曾經熱愛生活,在生命被剝奪之前決不輕易放棄。在波黑戰火點燃的時候,我仍然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女,因爲戰火並沒有燃燒到我們這個偏僻的小城。 可是我記得我的15歲生日過了不久,槍聲就成了街道的噪音之一。昔日的鬧市因爲落下過塞軍的炮彈而變得不複存在,而街道只剩下匆匆而過的零星行人和隨風飛舞的垃圾和塵土。

Continue reading »

誘人小姨學電腦學上床

  我名叫譚祥,十六歲,我有一個美小姨叫嘉美,我叫她嘉美姨。 嘉美姨是我媽媽的妹妹,她的職業是模特兒,她十四歲時被街上的星探發掘,初出道時她已經擔任動漫女郎,早在第一代高達動畫和模型出現時,她經常出席不同的模型展,動漫節中擔當角色扮演的模特兒,她以穿駕駛服的馬茜、軍官服的花拉或娜娜造型,穿著機動戰士

Continue reading »

極品家丁之三奴淩辱肖青璇篇(牢獄篇)

金陵城外兩道騎著駿馬的人影風馳電掣的掠過! 其中一名十二三歲,面帶稚氣的少年正是小綠,另一個年輕公子哥面如冠玉,面帶微笑,長衫飄飄,說不出的風流潇灑竟是金陵城中一名貴公子。 那貴公子冷冷的道「我不是叫你要提防陸中平那畜生嗎,要是他發現了那頭大奶牛,還發走了她,玉德仙坊一旦發現她的大弟子被我們淩辱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