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姐姐的之旅

今年暑假,我姐和我都順利完成學業了,只不過我是從大學畢業,準備要念研究所;而我姐則是趕忙在七月底交出論文,總算搭上畢業的尾班車,拿到碩士學位。我家是開店做小生意的,平常我爸媽雖然忙進忙出,對我們姐弟倆的關心倒也不少。我姐前陣子為了趕論文把自己關在房間足不出戶,整天過著無天無地的生活,爸媽也都看在眼底。所以當八月初我們全家在飯店吃頓大餐,算是慶祝姐姐和我順利畢業時,爸媽便提議要我們自己去好好玩一玩,好抓住暑假的尾巴,尤其姐就要踏入職場,往後要放個長假除了被資遣,恐怕都難有機會了。 平常爸媽對我們管教還蠻嚴格的,除了班上團體行動外,和同學朋友出外旅行,他們總是會叨念再三,害的我和姐姐總不太敢跑得太遠,也少了許多和朋友一起出遊的機會。所以當我和姐姐聽到爸媽主動提議讓我們去玩,都高興得不得了。只不過依爸媽的個性,事情絕對沒那麼好康,果不其然,我爸馬上提出條件,說什麼因為他們要顧店走不開,不能跟我們去,所以我們不能跑太遠,只能當天來回……..我的天,聽到這我都快昏倒了,當天

Continue reading »

情撼半生

  當在南城車站的大自鳴鐘,在漫籟無聲的晨空中響起六聲鳴叫,我從永劫回歸般的夢魘中驚醒過來。   自從去年唯一的釀金鋼錶因不夠旅費而換了車票後,現在只能靠車站的鐘聲來確認時間。我緩緩坐起來,抹去額上的冷汗然後環顧四周,確定自己是在祖居咱家的房間裡沒錯。初冬的清晨,陽光還沒有從後山的背面升出來,整個房間籠罩在昏暗而微涼的藍光中,滿屋沉沉,房裡的角上桌下,還帶些昨夜的黑影在流動著,隴隴透著房間裡終年桑榆晚景的悽惻。   剛剛的夢仍清晰可辨,在夢中,小雪冷冷的側身端坐於亭台看著外面瀝瀝的雨,然後回頭看著我,面容滿是憂惻苦澀。   我搖搖頭平復思緒,起床走到窗房望去,屋外四面飄雪,遠景濛濛,然而大雪猛而不烈,雪花飄來沾上我的嘴邊,在唇間溫柔地慢慢溶化,似是故人來,在我唇上輕輕地吻著。   此情此景,又再使我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那些在人生中走過的仍在滴著血的回憶,和那如山般沉重的一吻……               情.撼.半.生                 第一部              

Continue reading »
1 52 53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