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完表妹換表姊

表姊小敏是個大美人,由於北上求學的緣故,所以住在我家裡。由於她就讀的學校是第一學府,所以爸媽特別要她晚上幫我補習功課。這天晚上,家裡就只剩下我跟表姊兩個人,這天表姊穿著一件短褲跟很薄的襯衫,裡面的胸罩都可以看得相當清楚,我眼中看的,跟鼻子裡聞到陣陣香氣,我心中有些癢癢的。 表姊似乎沒有注意到我的異樣

Continue reading »

在學校倉庫裡 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

今天大一的我,每天晚上都得騎車去國中學校載母親回來,母親在家裡附近的國中當導護義工,每天晚上都穿著一件類似交警的亮光被背心,在學校附近的大馬路口,幫忙指揮交通,雖然都事一些小巷口,不過晚上車流量大,那些國中生晚自習完後,都八、九點了,而母親正是導護義工帶頭的大家長。 因為弟弟也在那間學校理念書,所以

Continue reading »

哥哥的貓耳女僕

「我希望…能有個貓耳女僕陪我過生日。」我說,並且將蛋糕上的蠟燭吹熄。 「哥,你許這是什麼願望嘛!」妹妹瞪大眼睛看著我,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既然是生日,許個特別一點的願望應該不過分吧?」我笑著說。 「唔…可是…」 妹妹她皺起眉頭,有些稚氣未脫的圓潤臉孔露出了苦惱的表情,豐而不厚的粉唇輕輕嘟起,鮮嫩

Continue reading »

被輪的少婦

李海和張建是在上海監獄認識的,一個是強奸婦女被判5 年,一個盜竊被判4 年。 6 月5 日,張建的刑期滿了,他出去時對李海說:“大哥,我先走一步,咱們兩個月後在蘇州見”。 8月4 日,李海也出獄了,5 日早上他來到蘇州楓橋路的一個小酒店門口,“大哥,我在這裡”。 李海一看,張建在裡面向他招手,酒足飯

Continue reading »

無意間上了女友堂妹

這件事情已經在我心裡放了好多年,曾經被女友警告絕對不能說,因為她知道我偶爾會寫寫網路小說,所以也特別交代我,絕對不能寫出來,這是我大學時候蠻荒唐的性愛回憶。 不過基於保護當事人的原則,故事裡的名字都不是真名,關於這一點要跟大家說個抱歉,只有事情是真實的,我會把這件事情寫出來是因為我跟她分手好幾年了。

Continue reading »

我給女徒弟姐妹開苞

我所在的工廠是國營的大型企業,工廠大人員多,待遇福利也高,四周幾十裡地的農民都望紅了眼,都想方設法進廠來做工。去年秋天因為修鐵路佔用土地,安排十幾個農村青年進廠工作,一個姑娘給了我作徒弟。這姑娘叫王福英,二十一歲。她個子比較高,有一米七,也顯得健壯就分給了我,因為我操作的是大型機床。 這姑娘長得不錯

Continue reading »

雲中鶴淫虐修羅刀

雲中鶴把迷魂香放入室中,秦紅棉忽然聞道一股甜香,心知不妙,急忙站起,但已經晚了,一陣頭暈目眩,昏倒在地上! 雲中鶴彎腰抱起癱軟在地上的秦紅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秦紅棉那嬌麗的粉臉上親了幾口,把秦紅棉放在床上,就要扒去秦紅棉的衣裳,忽然轉念一想:玩一個無知無覺的木頭美人有什麼意思,可是放開她後又怕她

Continue reading »

婚外的高潮

我這天起床之後,看見老婆躺在旁邊,我就將手伸向她的臀部,輕輕地撫弄,由於昨晚上我才跟她作過一次,所以我非常清楚她現在全身一絲不掛,我的手指沿著臀部的溝慢慢地向小穴的位置移動,最後停在她的小穴口上。 這時候她嗯了一聲,我繼續將手指往裡推,她側過身去,這樣我的手指可以更深入地去觸摸她的小穴內部。 玲玲雖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