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婦娜娜

我的老婆娜娜和我結婚已經三年了,我們的日子過得非常快樂,她今年廿四歲,但是因為她的身高只有一百四十公分出頭,而且長得一幅娃娃臉,如果你看到她,你一定會以為她只有十三歲。 她喜歡性,而且很容易得到高潮,我從來沒碰過有哪一個女人能像她這麼容易就得到高潮。而她的個子雖小,但是她的身材卻非常均勻,就像是服裝雜誌封面女郎的縮小版,她有一頭長髮,又圓又緊的臀部,適中的胸部,鮮粉紅色而且幾乎美得發亮的乳頭,當然她的腰也非常地細,她的體重只有34公斤,你就知道她看起來多嬌小,但是又多迷人了。 雖然她的個子小,但是她的脾氣卻很容易衝動,而這一次,也就是因為她的脾氣,改變了我們的一生。 當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只有廿一歲,而且還是一個處女,其實並不是她想要保有處女,而是她看起來年紀太小了,男人們怕和她發生關係的話會吃上官司,即使娜娜告訴對方她的年齡,但是別人總以為她在說謊,甚至有人認為她的身分證都是偽造的。 事情是發生在星期五,我們記劃了兩個星期,要好好渡過那個週末,娜娜開車去買東西,當她要回家的時候,她抄近路

Continue reading »

生慾火,我管兒子叫哥哥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看到眼角的魚尾紋,我意識到自己已經36歲了,嘆息自己不在年輕,每當這時,我都有一種莫名的悲哀。但令我驚喜的是,我依然殘留著年輕時的影子。不大但飽滿的乳房,在每次戴起乳罩的時候都是十分的堅挺;依然纖細的腰部是我注意平時生活習慣的結果;最令我滿意的是自己形狀誘人,在走路時會不自覺扭動的豐臀,每當穿起職業的套裙,她都會撐起近似的圓形,展現出一個成熟女人的性感;最後,令我放心的是,我沒有喪失女人強烈的性慾。每當在和學校年輕的男老師閒聊逗趣的時候,看到他們興奮的表情,殷勤的舉動,我都會對自己的魅力給予最大的肯定。說實話,我喜歡和男同志調情,那會給我極大的歡愉。 我的丈夫是個出租車司機,體格健壯,很強。可是卻在我28歲那年的一次車禍中離開了我,為了孩子,我沒有再嫁,八年來,我一直在對孩子的責任和強烈的渴望中掙扎。於是,我變得敏感。只要稍微受到外部的刺激,就會呼吸急促,春心蕩漾,有時甚至是電視劇中的一段男女主角的濕吻,也會讓我私處濕潤。每當無法忍受的時候,我都會對著亡夫的照片自慰,因

Continue reading »

剛出社會的小舞

小舞是個剛進社會的女孩子,大約二十歲,她目前是在便利商店上大夜班,而白天則在大義家當家教老師,是教國文。大義是個單親家庭,他是和爸爸住,爸爸是去當司機,也是跑晚上的,聽大義說是當送貨員。今天早上小舞一如往常的來到大義家教國文,大義是個國中生,國文雖然程度還好,但爸爸阿國為了能夠提升兒子的國文能力,只好請家教老師來家裡教他,但隨著經濟不斷漲價,要請家教也是很困難的。 剛好小舞剛畢業沒多久,雖然有大夜班這個工作,但畢竟也只領一份薪水而已,無異中看到阿國正在請家教老師,所以自己毛遂自薦,她跟阿國拿的錢也並不多,阿國覺得這個女孩子心地很好,所以請她來當兒子的家教老師。 來到大義家門口小舞按著門鈴,沒有多久大義馬上來幫她開門,進了屋裡面後阿國正在睡覺,大義說:「爸爸昨天送貨到早上六點才結束,正在睡覺,小舞姐姐,今天我們要上什麼課?」 小舞說:「今天來上成語,我選了幾個成語,等等我們來上這個還有解釋成語裡面的意思。」 大義點點頭後,他先去倒兩杯奶茶,然後開始上課,小舞每一次上課都是三個小時,小舞也很

Continue reading »

小記者情史

週末,丁一山剛要從XX日報下班時,他的辦公室的電話,突然響了。 「鈴…鈴…」 他毫不猶豫地拿起話筒:「喂?這裡是…」 「是丁先生嗎?」對方是一位嬌滴滴的女人聲音。 「是,我是。妳是…」 「我是美珠。」 丁一山被這嬌聲吸引了,精神為之大振,又問:「美珠,有事嗎?」 美珠從電話筒那頭,問:「當然有,你今晚有空嗎?」 「這個…」 「是不是還別的約會?」 「不要疑心好嗎?…」 「那麼說正經的,你晚上能不能來?」 「來那兒?」 「我家。」 「妳家?」 「你放心,我那死鬼去外國了,沒有二個月不會回來。」 「真的?」 「我不想騙你。」 「那好,我今晚七點準時到。」 「可不能失約,知道嗎?」 「我絕不失約。」 丁一山掛上電話,喜氣洋洋的步出報社,回到他租來的單身公寓。他是一個卅歲的英俊青年,自古道:英俊紳士多風流,他自然也不例外!他雖未結婚,但風流個性熾烈。 有一次,他帶了鎂光燈與速記簿去某市採訪某歌星被勒索的新聞,在公共汽車上,發

Continue reading »

少龍風流

少年獨身闖蕩都市,玄幻言情,創業傳奇,金融保險證券傳媒,文體娛樂博客天下,和少女少婦美婦熟婦的感情糾葛!嬌嫩柔美的少女;文靜賢淑的少婦;嫵媚動人的美婦;高貴典雅的熟婦;性感迷人的蕩婦!事業拼搏,都市發展,跌宕起伏,精彩絕倫!   第001章 公車南下 華夏神州的中原地帶一個古老鄉村——稷下村——傳說遠古的炎帝便誕生於此。 龍劍飛的心情象這春末夏初的天氣多少有些煩躁,四年大學畢業後他又打回原籍,在鄉鎮高中教書,經歷了最初工作的新鮮和學生的愛戴,父母的先後離世,留下他獨自舔舐心靈的血淚。 子欲養而親不待,最大的悲痛莫過於此。看著談笑風生青春得意的學生們,龍劍飛的心情多少有些敞亮。夕陽西下,金黃色陽光灑落在鬱鬱蔥蔥的樹林間,讓人不免心曠神怡。 「有人落水了,快來人啊,救人啊!」 龍劍飛急忙隨著人群向河邊跑去。 炎河是黃河的一個小支流,雖然不闊,卻水深流急。一個六七歲的孩子在水中拼命掙扎,卻被兇猛的河水卷向河心。幾個高中學生正在脫衣服,準備下水救人。 龍劍飛三步並做兩步,大聲喊道:「你

Continue reading »

[強暴類]五朵淫花

這個故事發生在中國江南一所大學,這是個文科的大學所以女生很多也很漂亮,男生都希望考上這所大學,我今天說的是藝術系大一的五位新生,在女生宿捨302號房間住著剛來的五位新生她們是雲南的馬潔,浙江的王雪,四川的李倩,廣東的劉枚,湖南的白娜。 她們是藝術系舞蹈專業的學生,她們的到來在學校引起不小的波動。原因她們太漂亮了,馬潔身高1米67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秀發雪白的皮膚身才太性感了高聳的玉乳,修長的雙腿,圓圓的臀部,王雪屬於淑女型的1米65黑黑的齊肩長發,迷人的酒渦,瓜子兒臉身材隨沒那麼性感但也凹凸不平,李倩是她們中最矮的一個才1米62但絕對是個尤物兩個碩大的乳房,肥肥的厚臀,讓男身生看了心動,劉枚屬活波型馬尾辮皮膚較黑健美的身材,白娜是典型的淫蕩美人雪一樣的肌膚1米70的高度丹鳳眼性感的美唇,豐騷的舉指…… 第一天無話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南方的九月還很熱以12點了馬潔被一陣低喘聲驚醒,聽見二姐白娜在不停地動,對於她來說這聲音在熟析不過了,因為她也常常的做…… 手淫,是啊她也幾天沒弄了於是也加入了進來

Continue reading »

令媽媽打胎的兒子

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體是我上初中的時候,那天下午上體育課,我沒穿球鞋,老師讓我回家換去。走到巷子口時,我看見我媽騎車進了車隊宿捨的大門,她同事,小缪跟在後面不遠。 我沒在意,到了樓下卻只看到了我媽的自行車。小缪的車子卻不在,由此看來,那小子確是玩女人的高手,其實我媽只是他的獵物之一罷了。我家在二樓,我一進門就覺得不對了。我爸媽的臥室門關著,卻聽到了她和小缪的聲音,而那說話聲絕對不是正常時的樣子,我在門縫裡看到了一切,我媽把頭埋在他懷裡,小缪正在解我媽的褲帶,那神情得意及了。我腿軟的厲害,很生氣,卻不想喊破,反而有了興奮,真是奇怪,現在也不明白。 小缪把我媽的褲子解開了,褲子順著我媽的腿滑到了地上,雪白的屁股和大腿露了出來,小缪的手在上面開始又摸又捏,我媽在他懷裡發出了含糊的呻吟,我腿軟極了,跪在了地上。那個位置的縫更大,我也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他把我媽放到了床上開始脫自己的衣服,我媽光著下身蜷縮在那裡,一副任他擺布的樣子,小缪脫光了衣服,壓在了我媽的身上,插了進去,一邊抽送一邊脫我媽的上衣

Continue reading »

淫債肉償

一輛Benz行政人員房車開向花園,在停車位上停了下來。我匆忙從司機位下車,小跑向後面車門,打開車門。裡面走出來一個四十多歲西裝筆挺的男人。 忘了介紹自己。我叫阿賢,三十七歲,身體健壯。這個快五十歲的男人就是我那個姓陳的老闆,他做五金貿易的,每年生意額都過憶美元,我是他的司機兼保鏢,二十歲的時候已經是跟隨著他,他也對我恩重有加,我的太太也是他介紹的,當然少不了給我豐厚的薪金,使我建立一個溫暖幸福的家。 我跟著陳老闆走進大廈的酒店式的大堂,乘搭電梯上頂樓。 想起我幸福的家,不禁又要向大家顯耀一下。我的妻子叫雅雅,今年三十三歲,她十八歲就在陳老闆介紹下嫁給我,就生下我們大女兒小婷,再過些年誕下小女兒小靜。本來我很想生個兒子,但怕惹惱了米飯班主陳老闆。因為他太太生下一個女兒後,子宮腫瘤不能生育了。所以我和妻子也取消生子計劃。 陳老闆打開家門。我依慣性會陪他進屋巡視一下,沒有問題就會回到停車場洗車。 「不如先喝杯茶再下去吧。」陳老闆親切拍拍我的肩,說︰「反正我今晚沒什麼應酬。」 「謝謝陳老闆。」我

Continue reading »

長途汽車上的輪干

好久沒有到鄉下去看父母了,我和我老婆準備到鄉下去看望他們老人家。 我老婆打扮得很漂亮,一件低胸的肉色短衫把一大片白白的胸脯和乳溝大方的露了出來,再配上一條白色齊膝的貼身短裙,使老婆看起來性感無比,絕對稱得上是個性感炸彈。 我和老婆等了很久才等到了一輛去鄉下的長途汽車,上了車發現車上基本已經坐滿了人,只剩下最後面的五人座有個空位,我讓我老婆坐那裡,我就在駕駛員邊上擺上行李箱坐了上去,然後就開始忍受一路的顛簸。 由於我是面向車子尾部的,所以直接看到了老婆裙子裡面的風景,她穿了一件粉紅的蕾絲內褲,幾乎能看見露出的陰毛。我看見這些就朝老婆笑了笑,老婆知道我在看什麼,還故意把兩腿朝兩邊分了分,也衝我笑了笑。 在老婆邊上有個壯小伙,剃了個光頭,看起來很野蠻的樣子,總是有意無意的把眼光瞟向我老婆的胸部,我知道在他那裡往下看應該差不多能看到乳頭了,再說車子最後一排是最顛的,我老婆的奶子也隨之蕩漾不已,那小子真是大飽眼福了!我倒也無所謂,讓他看吧,畢竟我老婆實在太漂亮了,是男人就一定會看的。 車子開了一段

Continue reading »

肉慾世界(兩姐妹難耐寂寞初嘗帥小夥)

炎炎夏日的傍晚微風拂面,空氣已不像白天那麼燥熱,妹妹王豔在姐姐王淑英家裏做客,因為家裏除了她倆就沒有別人,所以穿的都很隨便,只見四十三歲的王豔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大紅色的蕾絲內衣,而大王豔五歲的王淑英則穿了一件黑色的蕾絲內衣,倆人雙手交叉的抱在胸前,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歡快的聊著天,倆人胸前的肥乳有一種快要撐爆胸罩的感覺,兩個重量不輕結實渾圓的大肥腚把沙發各壓出了一個坑,四條頎長粗壯的肥腿光亮極了,並且還能看到些許青筋,些許陰毛從狹小的內褲中跑出來,為兩個中年婦人增加了些許淫蕩氣息。 倆姐妹從小到大關係很好,掏心窩子的話誰也不避諱誰,都把對方當成知己閨蜜,所以有時候兩人還聊些彼此的私生活。 姐姐,最近性生活怎麼樣?看你這把年紀皮膚還白皙光亮,姐夫一定每晚都要你吧!王豔呵呵的笑著問道。 哎呀!我啊!沒那麼好的命啊!你姐夫嫌我年齡大,身體長的太壯,你看我腿,我都覺得粗了! 王淑英啪啪的拍了兩下光亮的肥腿繼續說道 你姐夫在我生完孩子後就對我沒什麼興趣了,這不都二十多年了,現在都發展成一個月一次了

Continue reading »
1 60 61 62 63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