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衡的天平

雪花又飄了下來。 又是一年了,吉望著滿天飄散著的雪花想著。這個男人也就三十二、三歲,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沒有什麼區別,只是他望著雪花的樣子,不由得讓人驚奇,因為在他的眼中含著閃閃的淚花…… 吉孤自一人佇立空蕩的公墓中,雪無聲無息,吉也任由雪花掩住他的頭髮,他的衣衫,滾滾的熱淚和冰冷的雪水交溶在一起,正是和了蘇軾的那句「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唯有淚千行。」 這是他的妻子茹的長眠之地。吉望著那已被雪蓋住的那個妻子的所在,腦中想的是她的笑語歡聲,不由得放聲痛哭:「茹啊……我對不起你,我是真的愛你啊……」 床上。 一對男女正在激烈的交合著。男人氣喘吁吁,女人鶯語連連。 但見男人雙手瘋狂地揉捏著女人的乳房,下身閃著光的陰莖在女人的小洞內來回穿梭,帶著女人的那兩片陰唇時進時出,還有點點淫液撒在床上。 這個男人正是吉,這個女人是亦,他是吉的情人。 結婚三年了,吉已經漸漸地對妻子茹身體的感覺淡了,雖然他對妻子的愛沒有少了一絲一毫。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亦,亦也就成了他的情人,那麼自然。 那是一個宴會。經朋

Continue reading »

爸爸和哥哥一起干了我

迷迷糊糊中,我感到一只用在我的兩腿之間亂摸。我睜開眼睛,映入我眼中的是哥哥那張英俊的面孔。 「哥,快出去……小心被爸媽看見!」我緊張地說,把哥哥伸到我兩腿之間的那只手推開。哥哥嘻嘻一笑,小聲說:「放心吧……他們早就出門去了。」說完,哥哥又把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隔著內褲撫摸我的陰部。 「哥……你好壞哦!」 我低聲說,閉上雙眼任由哥哥撫摸我的身子。哥哥一面吻著我一面把手伸到我的內褲里面輕輕撫弄我的陰毛和陰蒂,然后把手指伸進我的陰道內緩緩地抽動起來。在哥哥的挑逗下我漸漸感到渾身燥熱,陰道內就像有千萬只螞蟻爬動似的又麻又癢。我睜開雙眼看著哥哥,不好意思地說:「哥……別……別弄了……好癢哦………」 「小妹,是不是……想哥哥用大雞巴干你的騷穴啊?」哥哥把手從我的內褲里抽出來,用激動的目光看著我說。我點了點頭把蓋在身上的被子掀開,用饑渴的目光看著哥哥。哥哥立即脫掉我的內褲,接著像剝水果皮一樣熟練地除掉我上身的襯衣和乳罩,一下子把我從床上抱起來。 「小妹,閉上眼睛……哥帶你到一個好地方。」哥哥用發紅的眼睛

Continue reading »

一家全享用

第一章:陳樂榣 我阿叫殷雄,已是四十多歲的人了,大學畢業在一間工廠裡作生產的物料主管,結婚後生了一個女兒現已十八歲了,我們一家三口住在一個中等社區;剛巧女兒的同學陳樂榣一家也住在對戶,所以我們兩家人非常熟稔。 陳樂榣一家五人,父親陳灌希,母親名叫李加欣,女兒的同學的母親是個大美人,兩個姊姊陳聞媛和陳家容,當然亦俏美可人;不過很少見男主人回家,想像中多年只有三次吧!由於我太太與李加欣相熟,她們女兒都是就讀學校的第一等班級,所以特別常常要我幫她女兒晚上補習功課,我也樂意幫助這近鄰。 這天晚上,太太帶了女兒往外地旅行幾天,因工廠雖盤點物料,所以我沒有一同出發;家裡就只剩下我一個人,這天陳樂榣穿著一件短褲跟很薄的襯衫到我家裡補習,她沒有注意自已襯衫裡面的胸罩都可以看得相當清楚。 陳樂榣已是十八歲亭亭玉立了,身材變得豐腴誘人,因長年缺乏父愛,我一直對她們三姊妹也非常照顧,所以對我很親近,那嬌柔的身子常無忌的依偎著我,使我慾念高燃非常尷尬;我幾天沒有太太陪著,慾火已非常旺盛了,現在眼中看的美體、跟鼻

Continue reading »

兄妹情

我叫黎世宜。我的第一次性經驗是在八歲的時候,也許更早一點。 你不信!對不起,這是事實。而我的第一個男人就是我哥哥-黎世恩。我哥哥多大啊﹖他只比我大二歲。 其實那時我也不懂,所以任由哥哥隨便玩弄。由於實在是年紀太小了,且也已事隔多年,詳細過程不太記得了。只隱約記得…….. 是夏天吧!因為爸爸媽媽都在上班,所以請了一個OBS(歐巴桑)陳嫂來照顧我和哥哥。可是陳嫂有時會偷懶,煮完晚飯就走了,所以我只好和哥哥一起洗澡。不過我很喜歡讓哥哥幫我洗,因為哥哥他會摸得我好舒服哦!由其是尿尿的地方(後來才知道那是小穴)都會興奮的偷尿尿(後來才知那是淫水)。 剛開始的時候,哥哥會用他的小雞雞(現在是我寶貝的大肉棒了)在我的小穴附近摩擦。後來他開始試著向小穴裡鑽,第一次,我覺得痛,不過畢竟是小雞雞,所以也進來一些。當時的感覺好奇怪,有一點痛又有一點癢、更多一點舒服。 第二次是我主動跟哥哥提再玩一次,哥哥一看機不可失,用力一挺,竟然全進來了。一開始我只覺得怎麼這麼痛﹖我不要玩了,哥哥叫我

Continue reading »

不穿內褲的騷MM

我叫慧兒,是北京的學生,我喜歡不穿內褲就去逛街什麼的,有的時候感覺到有人摸我,我就會感到很興奮,我在車上被人摸了好幾次,他們知道我沒有穿內褲,都摸的很起勁,我也很喜歡被人摸的感覺。 (我男朋友知道會罵我的)。 有一次我乘坐交通公交車,從北西站到西單的。 那天天氣很熱,我就穿了一件吊帶衫,下面穿了一件藍色的超短裙。 裙子裡面當然沒有穿什麼啦,這樣感覺起來也會很涼爽,也許是休息天,車子上的人很擠,我被擠在中門那裡,前後左右都是人。 北京的公交車上都裝有電視,播放的是北京新聞,由於沒事大家都在看,我也是?頭在看。 車開了一個站後,我忽然感覺到有人用手裝做不在意的放在了我的屁股上,慢慢的還在那裡按了幾下。 我知道有人在摸我了,我也不怕,就讓他摸吧,我喜歡。 他見我沒有反應,就不老實起來了。 一隻手竟然伸到我下面摸我的大腿。 我還是沒有動,由於車上的人太多了,大家又都是在看電視,誰會注意呢?也許他也是這樣想的吧,不一會,他就很小心的把手從下面伸到我的短裙裡面來了。 他摸到我的陰戶的時候我想他一定很

Continue reading »

情撼半生

  當在南城車站的大自鳴鐘,在漫籟無聲的晨空中響起六聲鳴叫,我從永劫回歸般的夢魘中驚醒過來。   自從去年唯一的釀金鋼錶因不夠旅費而換了車票後,現在只能靠車站的鐘聲來確認時間。我緩緩坐起來,抹去額上的冷汗然後環顧四周,確定自己是在祖居咱家的房間裡沒錯。初冬的清晨,陽光還沒有從後山的背面升出來,整個房間籠罩在昏暗而微涼的藍光中,滿屋沉沉,房裡的角上桌下,還帶些昨夜的黑影在流動著,隴隴透著房間裡終年桑榆晚景的悽惻。   剛剛的夢仍清晰可辨,在夢中,小雪冷冷的側身端坐於亭台看著外面瀝瀝的雨,然後回頭看著我,面容滿是憂惻苦澀。   我搖搖頭平復思緒,起床走到窗房望去,屋外四面飄雪,遠景濛濛,然而大雪猛而不烈,雪花飄來沾上我的嘴邊,在唇間溫柔地慢慢溶化,似是故人來,在我唇上輕輕地吻著。   此情此景,又再使我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那些在人生中走過的仍在滴著血的回憶,和那如山般沉重的一吻……               情.撼.半.生                 第一部              

Continue reading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 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 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要我坐下,我勉強自己慢慢地坐下。他看著我,開口:你這樣缺錢嗎?我點點頭,因為我想買手機﹑MD還有很多東西! 他吐了一口氣:那我們還是交易,好嗎?我有點訝異,但是我想這樣也好,因為今天是我的第一次,讓他拿走,或許比較好! 我倆進到賓館,爸爸脫去西裝﹑解開領帶﹑拉開上衣,他的身材還是很棒!完全不像是一個四十多快要五十的男人!他穿著西裝長褲,過來,溫柔地幫我把衣服脫掉,但卻還剩下我的胸罩以及內褲。 他溫柔地撫摸著我的身體,眼神溫柔地像是看著他的情人,他輕輕地吻著我的臉龐,然后是我的唇,我的身體熱了起來!他要我摟著他的腰,然后他的手更加大膽地撫摸著我的身軀,這時候令我不禁地想到,

Continue reading »

他的妻子是妓女

兄弟,記住,出了門千萬別回頭,咱們這兒有這講究……六哥,這幾年承蒙…… 行了,是兄弟就別說那話……保重啊六哥! 六哥是監獄裡的紅頭,進來8年了。當年因看不慣當地一個橫行霸道的市容干部,一氣之下把他給殺了,因為附近給求情的人太多,死刑改了無期,牢裡的犯人都佩服他,也怕他,慢慢的他成了老大。剛出來的那個叫吳天明,三年前因為替朋友出氣,拿刀砍了當地一個無賴。判了三年。今天是他出獄的日子。六哥因佩服吳天明的義氣,在牢裡很罩著他,因此吳天明在牢裡沒受什麼苦。 天明……天明……吳天明聽到有人叫他,他茫然的四處看著,強烈的陽光讓他睜不開眼睛。這兒,天明…… 很遠的地方,一個大樹背後,走出一個和吳天明看起來差不多年齡的小伙子。吳天明認出來了,他是黨建國,比他大一歲,是他最好的朋友。三年前,因為當地一個無賴總欺負黨建國,吳天明替他出氣,砍了那無賴幾刀。能來接他出獄的也許只有黨建國了。吳天明是個孤兒,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誰,他入獄後養父母也失去了消息,剛剛出獄的他什麼也沒有………… 天明,知道你今天出來,我等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我的妹妹雪麗可以說是完美無缺的女生。 突然說出這樣的話,大家大概會以為我是會積攢零用錢買春日○穹手辦的妹控,為了自己的名聲必須聲明在前,我對雪麗完全沒有抱持超過家人以上的感情,開頭那句話只是在陳述事實,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 首先,她的容貌出眾,我並不想用閉月羞花之類陳腐的形容詞,這麼說吧,僅僅上個月,雪麗就曾被16名男生告白。 當然,這些勇士無一例外地全部陣亡--你問為什麼我會知道得如此清楚?不好意思,這屬於個人機密,無可奉告--總之,因為和雪麗朝夕相處了十幾年,電視上那些或清純或性感的女星在我眼裡都和在菜市場賣蘿蔔的大媽沒有什麼區別。 如果有人認為雪麗只是金玉其外的繡花枕頭,那就大錯特錯了,她的學習成績也出類拔萃。 自從她入學以來,在某種意義上一直是同年級學生的噩夢。 其成績始終高居年級榜首,對別的學生來說儼然是一道無法逾越的牆壁。 據說甚至有人對此感到絕望而轉學,不過這個消息是真是假現在已經無法考據。 最重要的是,她的性格謙恭隨和,臉上總是洋溢著令人如沐春風的微笑,對任何人都非常禮貌

Continue reading »

送貨送上床

退伍後因為學歷不夠,又沒有什麼拿的出去的經歷,更沒有什麼有錢有勢的親戚好友,經人介紹來到一家民營郵局送貨,也就是快遞啦。雖然說是早九晚六,但是東西沒送完,根本下不了班。偶而一次兩次就算了,但是常常遇到就會很度爛,尤其是像今天這個奧客,貨到付款,都約了三次了,每次都不在。   「叮咚叮咚......林小姐在嗎?您好...我是XX快遞,我剛才有跟你通過電話,有您的一件商品 」   「等等喔...」聲音聽起來有點慌張,不會是正在幹麻吧,我心裡面邪惡的想。   「抱歉喔...你可以幫我送上來嗎?我進了電梯按下八樓。   「小姐兩千四百八,麻煩你在這裡簽一下名。對不起,可以跟妳討杯開水嗎?我在外面等了好久了...」   我偷偷的看著她的臉色,真是個美人呢是我喜歡的型呢,身高大約一米六,鵝蛋臉,身上居然只穿件睡衣...不知道裡面是不是真空呢?不禁有些心猿意馬起來......想的我下半身都有些漲痛了.....   「抱歉,讓你跑了這麼多趟,請進...我去倒水給你,等一下喔...」她連忙開門說 。   

Continue reading »
1 182 183 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