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比你叔叔的硬

  那是我上大一的時候。暑假放家回來。由於家在南方農村。回來正值農忙時 節。我家勞力多,但鄰居八叔叔(算是遠親了)家勞力少。且叔叔身體不好。干 不了什麼活只能呆在家裡或偶爾作點家務。於是我就得那天幹了一天活照樣傍晚 五點從山腳回家(她家的田要從那小山腳繞過)。   我們一路有說有笑還有傍晚的涼風真爽感覺世界的美妙突然嬸問我:" 你什 麼時候走呀?" 她的意思是回校。我說再過四天我們彼此熱烈的相吻著,吮吸著 對方的舌頭,吞嚥著甜美的口水。   這一吻,吻了好長一段時間,才依依不捨的分開。我們意思到地點的不安全 性。嬸嬸指了後面的林子。   我們一同來到一處茂盛的草地。這時,我的褲襠上早就搭著一個大帳篷,嬸 嬸回頭一看,掩面一笑,這一笑,真可謂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如果說剛才那件白 色的連衣裙幾乎是透明的,那麼現在她身上的內衣就簡直是透明的,而且是網狀 的。裡面的各個部位清晰可見,看得我是血脈賁脹,兩腿間的那根肉棒硬得有點 發痛。嬸嬸輕移蓮步,緩緩躺在床上,兩眼滿含無限春光,我迅速除下身上的一

Continue reading »

神雕別傳

第一部 布局 序章 響雷一個接著一個,山林籠罩在傾盆的大雨中,把漆黑的夜晚弄得更加陰森恐怖。劃過天際的閃電似乎要把夜幕撕裂,顯示著大自然的無窮力量。 在打閃電時,隱約可看到一戶沒有光亮人家座落在深深的山谷里。自從金兵入關以來,許多人都舉家遷到南方避難,這里看來似乎也是一座死宅。 這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宅子,分為里屋和外屋,還帶了一個廚房和一個茅廁。宅子前面是比膝高的野草,門前的幾棵大樹在夜色中顯得異常詭異。 宅子的大門和窗戶都死死關著,破舊的燈籠在狂風暴雨中搖曳,隨時會掉下來。門上掛著一面闢邪的銅鏡,蜘蛛網掛滿了整個屋檐。所有的跡象都表明這里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 然而透過嘩啦啦的大雨聲,從這座死宅里卻傳來了一個女人的呻吟聲。 莫非有鬼?今天正好是七月十四,中國人的鬼節!聽說很多孤魂野鬼都喜歡在大雨傾盆的夜里出沒。 借著閃電的光亮看看宅子的里屋,你肯定會大驚失色。原來里邊和屋外的淒涼完全不同,而是布置得相當華麗,不但有各種乾淨的家具,還有一張不錯的床。床上當然沒有鬼,是人,而且是一絲不掛的一男

Continue reading »

我愛嬌妻被人幹

我和小蘭結婚後就搬去住新房。香港供樓買房不是那麼容易,這新房還是爸爸借了些錢給我付了首期,再借一些給我裝修得漂漂亮亮。我們結婚後半年,我媽媽打電話給我,說要爸爸要來住幾天,因為那舊房想要裝修一下,爸爸忍不住那噪音。 「哎,親愛的老婆,我爸爸要來住幾天。」我用商量的口吻對我這個美麗可人的妻子小蘭說。小蘭雖然心中不太樂意,她也明白我這爸爸幫我不少忙,才能讓我們順利地成家立室。在我們同意下,我爸爸就搬來住了。 但我爸爸搬來之後,我們夫妻的生活步調整個都亂了,尤其是夫妻間的親蜜行為更是無法像以前那般的快活與盡興。小蘭當然也不討厭這個公公,只是因為兩人生活過慣了,多了一個人就是不太習慣。 我爸爸一早就出門晨運,小蘭起床為我準備早餐時也就不避諱的只套件寬大的睡裙,裡面就只有穿著件小內褲。V字型的領口使她那驕人的雙乳露了一些出來,加上她走路時胸部的起伏不定,使我下體的小弟弟也早起,肅然起敬。 我匆匆地吃完早餐說:「小蘭,今晚我又要遲回來了,這一陣子公司的事很多。」說完就離開了家,留下我愛妻在門口嘟長嘴

Continue reading »

和同事一起偷自己老婆

王政是和我一個單位的同事,自從上次兩人碰巧在同一家髮廊巧遇後,便開始一同鬼混。昨天上午他神秘的跟我說,週末晚上,有個他認識的少婦發春,已經說好了,晚上等他男人出去出差後,就可以上。一聽這麼好的事,原本當然不能放過,可惜週末我正好也要出差,便推辭了。但還是好奇的問道是哪家的少婦,這麼風騷。王政得意的開始扯了起來,說這個少婦那叫一個風騷啊!胃口也大的很,可惜她男人不中用,上個月,在一個咖啡館搭訕上手後,當晚就去開了房。 一聽我來勁了,恨不得推掉工作上去嘗個鮮。但最後問道那少婦的地址的時候,我驚呆了!居然是我家的地址,因為王政沒來過我家所以不知道。難道他說的風騷少婦就是我的老婆?那我不就成了那個不中用的男人了?我不願相信這是事實。 可王政的描述,讓我簡直難以置信,他嘴裡描述出來的少婦和我老婆許琳一模一樣,一米60的個子,豐滿挺拔的胸部,雪白的肌膚還有那披肩微卷長髮。 「那娘們的胸部軟的很,特別那兩個乳頭,是暗黑色的,脫光了往床上一扔,那飽滿的乳頭讓人看了特別來勁。下面的毛也多的離譜,我玩過那麼

Continue reading »

交換姐姐

一個晴朗的下午,兩個逃課的學生在校舍屋頂上聊天打屁。 「阿光,或許你可以來幹我的女友……」聽到小振學長這麼說,我還以為是一個低級的玩笑。不過看他一臉嚴肅,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真的頭殼壞去。 「喂!我可是說真的,別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好不好。」 「學長,平時看你小氣八拉的,連罐飲料都不曾請過我,現在無緣無故把漂亮的女友白白送給我幹,如何讓人相信呢?」 「我沒說要把儀蓁白白送給你幹啊……」小振不懷好意地淫笑著:「想幹我清純美麗的儀蓁,就把你騷包的姊姊也讓我幹一幹。」 呵,我早就知道小振對姊姊意圖不軌,自從上次在我家看過她後,小振簡直對她著魔了,只是我沒想到他竟然願意以她的女友來做交換條件! 「我姊姊才不騷包呢!她可是氣質高雅的大學生,更何況,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不管怎樣,我就是想要幹她……我好想脫下她的衣服,看她白晰細嫩的肌膚,玲瓏有致的身材,我好想要舔一舔那對驕傲挺立圓翹的雙乳,我好想用我的巨棒抽插她緊湊又多水的嫩穴,我好想要聽她嬌柔淫媚的叫床聲……啊!不論如何,我就是想要幹你漂亮的姊姊,讓

Continue reading »

中秋大團圓

「香華姐……香華姐……?」 「…………」 俊榮好幾次叫喊在自己眼前呆立的香華,都沒有得到回應。 「那個傢伙居然沒有唬我……」 俊榮馬上回想起前幾天跟損友的對答。 俊榮跟香華其實並無特別的關係,唯一能說的是香華本來是他的後母。 在他爸再婚的前兩天,俊榮一家出了車禍,只留下他一個;在那之後,香華仍然堅持以後母的名義跟他同住,照顧他的起居生活。 而經過那次意外後,俊榮的心底也滋生出對香華的佔有欲。 難以發洩這份欲望的他將心思轉投到催眠術上面。 好不容易,他才求到了新認識的朋友仁傑教他使用催眠術。 ——哈?教你催眠? ——這可是為了我的終身幸福!拜託了! ——你真的那麼想上你後母嗎? ——求求你仁傑哥!給多少錢也成,做牛做馬我都願意! 雖然他也不記得甚麼時候認識了一個精通催眠的傢伙,可是既然是朋友那就該要相信了吧? 基於不知來由的堅信,俊榮苦修一番過後終於學會了催眠,也答應了仁傑有使用催眠術的話就要定時作回報。 而俊榮那肆意操弄香華身心的願望,也在今天得到了實現。 他只是依照仁傑的命令,把在路邊

Continue reading »

偷舔哥哥的肉棒

自從上了高中後,感覺自己身體有了些變化,然後走在路上會開始注意男生,偶爾會在班上偷聽到男生們討論性愛的事,雖然我口頭上都會跟女生們附和著說好變態之類的話,但心裡卻相當好奇,畢竟是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家裡有一個剛退伍的哥哥,目前待業中。 有一次放學回家時,打開家門,看到哥哥在電腦前,褲子跟內褲竟然脫下來在腳踝的地方,然後左手在胯下那邊,不知握著什麼東西在前後動著,電腦正在播放著一對男女,一絲不掛的在床上不知在作什麼,哥哥突然被我嚇到,馬上邊拉起褲子邊把影片關了,然後衝進房裡,我則是尷尬的呆站著。 過幾天後,我在用電腦玩遊戲時,無意間在D槽裡發現一個資料夾,好奇的點進去看,結果裡面有好幾個影片,點來看,都是沒穿衣服的男女在作一些讓人好奇的動作。 起初覺得好噁心,卻基於好奇心而繼續看下去,後來當我看到影片裡男生的陰莖時,心裡有莫名的興奮感,然後我的陰部也覺得熱熱癢癢的。 後來女生竟然還去舔男生的陰莖,還舔的津津有味的,連睪丸也不放過,我心想,那不是很臭嗎,男生尿尿的地方耶,幹嘛去舔這麼噁心的東

Continue reading »

真實故事~我的第一次

每個的人第一次千奇百怪~ 回想到我的第一次是在升高中二的那年暑假~ 目標:同學的妹妹(高一) 搭訕地點:夜市 做愛地點:表哥的房間 有無戴套:有 ----------真實個人故事---------- 模糊的記憶,就像拼圖,一塊一塊的慢慢拼湊成文字的故事 記憶高二的那年暑假,就跟平常人一樣,吃飽睡~睡飽吃! 又到了每個禮拜3的夜市了~ 與表哥還有表哥的朋友到了家裡鄰近的夜市吃牛排~ 由於表哥大我6~7歲,是懂品嚐女人的年輕人~ 跟平常一樣,吃完牛排後開始亂逛,表哥與他的朋友遠遠的就看到一位年輕的小女孩 年輕人都會在遠遠的打量那個女生的身材與胸部還有如果再做愛的時候他的緊不緊爽不爽之類的 走進那位女孩後,我才發現那是我同班同學的妹妹(簡稱:元妹) 我跟他妹妹都互相有見過面,只是沒有說過話~ 由於我跟他哥哥很好,我也常去他家玩 靠近她之後我就跟他點個頭,並告知表哥,他是我同學的妹妹 他們知道後似乎更有興趣了,表哥與他2位朋友靠近她就說要一起逛夜市嗎?? 元妹一口氣的就答應了(由於我本身知道他妹

Continue reading »

偵探社物語

「唉呀!不要嘛!人家要你先去洗澡。」女人嬌嗔道。 「好好好,我去洗,你要等我喔!」說完男人走進浴室。 這是在某家汽車旅館的房間裡,寧靜的午後。 男人洗完澡出來了,女人也換上了薄紗睡衣,沒穿內衣也沒穿內褲,胸前若隱若現,恥毛也依稀可見,男人於是迫不及待的脫下浴巾,一把抱起女人,將她壓在牆邊。 「嗯…嗯….你要做什麼嘛!好粗魯喔!」女人一邊嬌喘著一邊說。 「除了幹妳,我還能幹什麼呢?」男人的手一把扯破女人的薄紗睡衣,迫不及待地把嘴湊進她高挺白嫩的雙峰,發出「滋滋」吸吮的聲音,一隻手握著另一隻乳房,不停的搓揉著,另一隻手不安分的往下游移,探進女人神秘的洞穴。 「嗯..啊…好舒服..嗯…啊…」 女人開始輕輕地呻吟了起來。男人的手仍繼續在黑森林裡游移,小腹下那根肉棒也開始硬了起來,深深抵住女人的腹部。 「嗯…人家好想要。」女人媚眼迷濛地輕吟著。 「想要什麼?」男人更用力地撫弄著女人的陰核。 「快點嘛!人家…人家..

Continue reading »

工廠淫娃

邱淑貞三選港姐那一年,我在港島一間成衣廠做燙衫的工作。那是間家庭式的山寨工場,有四部平車,一部車邊機及一張燙床。工友們都做件工,裁片和成品由街車收送。老闆顧著另外的生意,很少過來這裡。所以這個小小的空間,竟然變成我和幾位女工的性愛樂園。 由於工友中有我一個男性,而且尚未娶妻,所以便成了眾女人打趣取笑的對像。其實我也樂意和她們打打鬧鬧,有時還可以趁機摸摸他們的肉體,以肆手腳之欲。其中最經常和我開玩笑的是李金蘭,她是個二十來歲的青春少婦,圓圓的臉兒白裡透紅,豐滿的肉體上有著一對漲鼓鼓的乳房,渾圓的臀部微微向上翹起,非常性感迷人。金蘭的個性開朗大方,像個大笑姑婆,和我說話時總是對我摸這摸那手多多的。我也曾經摸過她白胖胖的手兒,偶然間也觸到她那富有彈性的乳房。是並不敢輕易主動地調戲她。 另外三位三十歲左右的女工,一個是鄭惠玲,中等身材。白白淨淨的,俏臉上總是帶著笑容。一個是周素燕,一付健美的身段,古銅色的皮膚細滑可愛。還有一個是二百磅的大肥婆,名叫柳金花。雖然肥笨,卻也風趣健談。 工友中最年輕的

Continue reading »
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