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意間上了女友堂妹

這件事情已經在我心裡放了好多年,曾經被女友警告絕對不能說,因為她知道我偶爾會寫寫網路小說,所以也特別交代我,絕對不能寫出來,這是我大學時候蠻荒唐的性愛回憶。 不過基於保護當事人的原則,故事裡的名字都不是真名,關於這一點要跟大家說個抱歉,只有事情是真實的,我會把這件事情寫出來是因為我跟她分手好幾年了。

Continue reading »

請媽喝罰酒

「去你的,你怎麼就不能等我一起高潮呢?多點耐性就好了啊。在一起幾年了?你還是不知道怎麼讓我開心。我前幾任老公……」 聽見老媽的咆哮,我一溜煙地躲回臥室裡頭。她和老爹,每週有約定的做愛日,而每次完事之後,她就會直衝浴室洗澡,我可不想被撞見。 從十三歲開始,關於上述的對話,我不知聽過了千百回。五年的時間

Continue reading »

大奶美如的性愛按摩

美如在埋怨說,她這幾天開夜車用功,坐得太久,背部肌肉好緊張。 美如比明忠大兩歲,去年高中畢業,便考上了本市的國立xx大學,已是大學生了,明忠說他新學會了「指壓按摩」,可以幫助放鬆肌肉,恢復疲勞,問美如要不要試一試?美如說好,明忠便建議美如除去外衣,僕臥床上,他便可以替她按摩背部美如脫去上衣,上半身只

Continue reading »

懷孕的大嫂

我叫宋培宇,生于一個平凡的小康之家。家父任職銀行經理,家母擔任小學老師,上面還有個大八歲的兄長。我十歲時,大哥就赴外地求學,畢業後于K城找到一間食品公司的工作,便在當地安身落戶。 兩年前,大哥突然到法院辦公證結婚。事前毫無征兆,完全出乎家裡意料之外。之後,他趁著一次假期把愛妻帶回家,我也首度見到大嫂

Continue reading »

留學生日記

留學生日記(1) 七月二十九日 我嘛~名字叫Tony,三年前第三次參加大學聯考仍落榜後,被老爸給送到加拿大來讀書。 留學生的生活嘛,過得還不錯,只是女孩子沒有像台灣一樣到處都是,不過由於朋友圈大家的家庭背景都不錯,所以大家日子過的都蠻奢華的。也不知是有錢人的老婆娶得比較漂亮,還是名牌的化妝品和衣服把

Continue reading »

尹家嫂子和她的兩個女兒

六八年我父親從勞改農場出來,但是還戴著右派的帽子,於是我們全家跟著下放到農村。那時候農村最下面的組織叫小隊,小隊上面有大隊,大隊上面有公社,公社上面就跟現在叫法一樣了縣、市、省…… 我們大隊有六個小隊,我們家下放地是六隊,是全大隊最貧窮的小隊,公分低得有很多家忙活了一年,年終結帳時還欠隊裡不少錢。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