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強奸

劉芳坐在湖邊草地上,心情還是不能平複下來,只想一個人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湖水,離那成天色迷迷看著自己的男人遠些。就連她自己也弄不清楚,爲何最近一見著這個人,便不自禁的心煩意燥,只想沖著他發火。 正自一人坐在湖邊獨自氣苦,就聽湖邊樹林另一邊傳來楊珏的喚聲。心里不禁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應她,出神了半晌,又聽

Continue reading »

死黨的老婆

「直之兄,你對交換夫妻有沒有興趣呀?」 那傢夥這樣提議時,把我嚇了一大跳,但看他認真的樣子又不像是跟我亂哈拉的。以前雖然聽過這樣的事情,兩對夫妻彼此交換伴侶做愛,但真的遇到有人這樣提議還是第一次呢。 如果對方是開玩笑地提出,我肯定當場就拒絕了;但那時的氛圍卻讓我要求多一點的時間,讓自己可以回去好好想

Continue reading »

我被迷奸之后

我是個很平凡的乾扁研究生,每天被老闆盯著研究進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變裝是我少數釋放壓力的愛好之一,我一個人住在爺爺奶奶留下來的老房子裡,獨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這裡的舊衣服,根本就是我的天堂。 每天我回到家必定會做的事情就是洗好骯髒的身軀,然后端坐在梳妝台前將我即肩的長頭髮梳成女孩子的髮型,

Continue reading »

被同學強姦

今天周末,我和一個室友被我們班男生約去KTV唱歌,我的室友外號叫香蕉,我們是班上最漂亮的兩個女孩。 我身材比她好,很苗條但非常性感。和男朋友請過假之後我就換好衣服和香蕉一起去找他們。今天穿的是老公寒假給我買的一身衣服,上身是一件白色底的緊身毛衣,很薄,而且是露肩的。我的肩膀非常性感,和老公作愛的時候

Continue reading »

兒子的遺傳

「媽媽……啊啊……媽媽……我愛妳媽媽……好舒服喔……」 半夜里,我躲在被窩里失聲的呻吟著,右手快速的套弄著胯下剛剛發育的陰莖,從十二歲第一次開始,我幾乎要這樣才能射精。 一直到今年,即使我已經是十五歲的少年,我只有幻想媽媽成熟的身體才能興奮……我知道自己有這種變態戀母的傾向,可是……我就是不能忍受高

Continue reading »

被奪的家室

「真君,最近很高興的樣子呢。有甚麼好事嗎?」 「嗯,嘛,差不多啦。」 被妻子雪乃這樣問著,我故意曖昧地回答,啜著晚餐的拉麵給它蒙混過去。 雪乃也沒有再追問下去,只是很高興似的對我微笑。 我跟雪乃兩夫婦是從出生之前就認識——換句話說就是所謂的青梅竹馬。 小孩時,雪乃相當好動活躍,還一直說自己是男孩子,

Continue reading »

調教娜娜

(1)森剛進網吧,就看到了那個女孩子,森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穿著淡黃色的短體恤,黃格子的很合身的休閑褲,黑色的細帶涼鞋,肉色的絲襪。 森已經打聽過,她叫胡麗娜,是高二的學生,17歲,正是花樣年華。 森注意她很久了,有時候這個女孩子會通宵,所以這次,森是有備而來。 胡麗娜正目不轉睛的盯者顯示器

Continue reading »

豐滿淫蕩的老闆娘

想必大家都上過大學,知道大學附近是有很多小旅館的,小旅館都是些大學生情侶常去的地方,各位狼友肯定也都去過,不過我要跟大家說的是,我怎樣上了小旅館的老闆娘。 因為我上學的時候家裡比較窮,每月的生活費很少,於是,我就找做兼職,經過尋覓找了這家小旅館當服務員,每天的工作就是給人開房、賣點生活用品、收拾房間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