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校倉庫裡,硬是上了當導護他的肉穴

今天大一的我,每天晚上都得騎車去國中學校載母親回來,母親在家裡附近的國中當導護義工,每天晚上都穿著一件類似交警的亮光被背心,在學校附近的大馬路口,幫忙指揮交通,雖然都事一些小巷口,不過晚上車流量大,那些國中生晚自習完後,都八、九點了,而母親正是導護義工帶頭的大家長。 因為弟弟也在那間學校理唸書,所以母親更是每天都去,不過衰的是我這課少的大學生,本來母親都會自己一人走回來,不過最近聽說附近有襲胸之狼,所以在老爸的壓力下,我必須每晚騎著十分鐘的車程,去接母親回來。每當晚上要打副本跟團,卻只能無奈的去牽車。今天液如往常一樣,雖有不爽,不過路上還是罵了老爸一聲髒話。 不過隨著半年過去了,我也習慣這每天接送的生活,甚至開始漸漸的前移默化,把母親當作是自己的情人那樣,可能因為我沒交過女朋友吧,正值血氣方剛,每當肉棒癢起只能上網看看情色影片,自己打槍結束。但隨著單獨跟母親獨處的時間變多,我們母子兩人也開始談心,我不知不覺的開始迷戀母親,更開始了我的亂倫之路。 我開始上網看那些母子相奸的影片,看著論壇上

Continue reading »

住在巨乳嫂嫂家

9年我有幸考上了嫂嫂和哥哥所居住的那個城市裡的大學。臨近開學的時候,父母叫我先到哥哥家住幾天,有意讓我先去那裡熟悉熟悉。 勞累了一天,終於到了哥哥家,嫂嫂把我接進家裡,嫂嫂告訴我哥哥因公司的業務今天剛去出差,要半個月後才回來,現在我來了正好,可以跟她做個伴。隨後她給我弄了吃的,並安排了房間,讓我早點休息。 哥哥和嫂嫂結婚已有好幾年了,但一直都沒有孩子,哥哥自己開了一家商貿公司,生意還可以,嫂嫂只是偶而到公司裡去幫一下忙,其餘時間都是在家裡,所以家裡他們沒有傭人。 其實我與嫂嫂是很熟悉的,在考大學前她輔導了我好幾個星期。記得有一天因天太熱,她穿了一真絲的白色薄長裙,裡面的黑色胸罩依稀可見。坐在我旁邊給我輔導,在她低頭寫字的時候,我從她那寬鬆的領口瞧見了那幾乎奔跳而出的兩顆雪白肥嫩、渾圓飽滿的乳房,高聳雪白的雙乳擠成了一道緊密的乳溝,陣陣撲鼻的乳香與脂粉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竄,這一幕確實讓我夢遺了幾回。 一覺醒來,天剛好快亮,我怕吵醒嫂嫂,就輕手輕腳的到洗澡間去洗澡。洗了一會兒,我發現旁邊放

Continue reading »

回家真好

原文:Mom Gets Her Way 作者:Scooter Jones 1985年之前,我的人生非常平淡。 直到15歲,我不但交了女友而且劈腿,同時嚐到了些甜頭。 我有個妹妹,還有個年長一歲的姊姊。 父親在工作上有了升遷,而且薪資相當優渥。 他是一個警官,某夜,他來到本地的一家酒吧附近,發現了進行中的搶劫案,為了阻止兩個嫌犯,他掏出了配戴的槍枝。 結果,他擊傷了一個,也殺死了一個。 詳情不述,反正當本地的犯罪率居高不下,這件事的發生讓父親成為了英雄般的人物。 因此,他接受了來自全國各地的訪問,寫了一些文章,而且得到了教導射擊技術的額外工作。 同時,他晉升為小隊長,接下了看守者的專案,負責巡邏的區域變大了,工作時間也增長為一週四天,每天十二個小時。 當然,他的薪水也調升了兩倍。 未來看似充滿希望。 父親40分鐘的夜間巡邏時間,加上母親的未注意,讓我有機會接觸禁果。 晚上,我通常會和朋友或女朋友在後院聚會聊天,如果庭院燈不打開,後院幾乎是一片黑暗。 姊妹們的房間在頂樓,而父母的房間則在走道

Continue reading »

少龍風流

少年獨身闖蕩都市,玄幻言情,創業傳奇,金融保險證券傳媒,文體娛樂博客天下,和少女少婦美婦熟婦的感情糾葛!嬌嫩柔美的少女;文靜賢淑的少婦;嫵媚動人的美婦;高貴典雅的熟婦;性感迷人的蕩婦!事業拼搏,都市發展,跌宕起伏,精彩絕倫!   第001章 公車南下 華夏神州的中原地帶一個古老鄉村——稷下村——傳說遠古的炎帝便誕生於此。 龍劍飛的心情象這春末夏初的天氣多少有些煩躁,四年大學畢業後他又打回原籍,在鄉鎮高中教書,經歷了最初工作的新鮮和學生的愛戴,父母的先後離世,留下他獨自舔舐心靈的血淚。 子欲養而親不待,最大的悲痛莫過於此。看著談笑風生青春得意的學生們,龍劍飛的心情多少有些敞亮。夕陽西下,金黃色陽光灑落在鬱鬱蔥蔥的樹林間,讓人不免心曠神怡。 「有人落水了,快來人啊,救人啊!」 龍劍飛急忙隨著人群向河邊跑去。 炎河是黃河的一個小支流,雖然不闊,卻水深流急。一個六七歲的孩子在水中拼命掙扎,卻被兇猛的河水卷向河心。幾個高中學生正在脫衣服,準備下水救人。 龍劍飛三步並做兩步,大聲喊道:「你

Continue reading »

五女共侍一夫

(一)操了親姨 我上高中的時候,住在我的小姨家裡。她很性感,屁股很豐滿摥搴摽摋,磁禡禚禛臉也很白。 一個風雪交加的夜裡,爐子滅了禠稰稨穊,匰厬厭嘏天氣非常寒冷。她讓我到她的被子裡睡覺,我們就發生性關系了。 真的觩誋誫誖,塻墏墘塶那一次我真正嘗到了成熟女人的滋味,從此我每個星期天都和小姨發生關系盡瞀瞉睼,僤僮僠兢她的陰道十分溫暖,真讓人消魂! 我工作以後,小姨特地到單位來看我,那時她已經42歲了,記得那次她特意打扮了自己,身上特地撒了香水,就在我宿捨的床上,她變化各種姿勢讓我操。我最喜歡她的大白腚和紅紅的陰道,以及菊花般的腚眼。 那一次我日的她亨哼唧唧,又溫柔又淫浪。最後把精液射在了她的大白腚上。 那一天中午日了小姨後,我們仍不盡興,小姨輕輕的拉開我的睡褲,將我軟趴趴的陰莖掏出來,用她性感的手慢慢撫弄著我的陰莖,我靜靜的躺在床上讓她弄,接著,她撥開我的包皮,慢慢用濕熱的舌頭舔著我的龜頭,我覺得有些麻麻的,她將我依然萎縮的陰莖含入她的嘴裡,她有雙相當誘人的性感紅唇。 小姨溫柔的含著我的陰莖,

Continue reading »

漂亮消魂的網友

坦白的說,她是我約會過的網友中最漂亮的,素質也是最高的:美術學院在讀油畫系學生。所以當我第一次和她見面的時候我變得很拘謹。儘管之前的網絡聊天中她已經答應和我開房,當我見到身高1米65,體重95,苗條高挑,有著一頭漂亮的長髮和俏麗的瓜子臉以及冰潤的雙唇的她不免還是有些自卑,再加上都不知道最近的賓館在哪裡,我只好提出到附近的水吧坐坐再說。   正當我一邊和她聊一些很正經的話題,一邊絞盡腦汁搜索印象中附近的賓館,她的電話響了,學校通知她回去開會,馬上回去。看來開房的可能是沒有的了,儘管內心失望,我還是很有風度的打車把她送回了學校,臨別時不忘問一句:「下次我再約你,你會出來嗎?」   她的回答很簡潔又很費解:「可能『可能』吧。」這句話讓我在回去的出租車上重新複習了高中語文的斷句和判斷主謂賓。回去後我和一位同道中人用短消息聊起這個事。他說他見天見了一位魔鬼身材但同時也是魔鬼臉蛋的少婦。   由於實在受不了那張噁心的臉,他讓他的同事打來電話,撒謊撤退了(PS:這位同好對女性的要求比較高,如果是我,當

Continue reading »

野性的呼喚

他慢慢地推開了玻璃門,走進店中。 好乾淨的情趣用品店,被打掃的一塵不染,一點陰暗的感覺都沒有。 他走向櫃檯,正要開口,突然愣住了,櫃檯後的是個女孩子。 (嘿嘿,這可有趣了!)    「先生,您需要些什麼呢?」    「啊….啊….」 母親的身體隨著男人的起伏有規律的抽動著。男人的手狂亂地搓捏著母親的兩顆巨乳,嘴巴舐著她的乳溝,來回地、不停地舔。而下體更用力地抽插著,讓母親達到更快樂的高潮。一黑一白的肉體擺動著,交媾著,享受著人間極緻之快感。 他躲在門後漠然地望著母親。他知道,那個男人並不是他的父親。 突然,他的父親進來了。他、母親、男人和父親都愣住了。不….不可以,他不該回來的,不是加班嗎? 他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天。父親的臉孔漸漸轉為青色,剎地抽出了手槍,結束了男人的生命。父親瘋了似地抓住母親,掐著她的喉嚨,粗暴地幹她,用力,再用力!他哭著,叫著,想阻止父親…… 他七歲那一年,父親因蓄意殺人、殺人未遂,被判死刑。 直到高中,他一直

Continue reading »

看女友拍A片—小璇

小璇  20歲   =================================================== 日本是個男權極重的社會,女性在社會生活中沒有絲毫地位,女性為了在社會上出人頭地,就必須用各種方式取悅男人而最好的方法就是成為一名AV女優。 在日本,有專門發掘女優的星探,他們在熙熙攘攘的街頭公然『拉客』,問女孩要不要拍AV,而那些逛街的女子並不反感這種行為,甚至會為此感到驕傲。 因為能被星探挑中的,無一例外都是姿色過人,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 據報導,可以拍的專案非常多,拍攝相當正規,AV女優的入行,與各家公司簽立正式合同,成為該公司旗下的正式AV女優,然後由公司來安排她們的演出。 在演出之前,她們會得到一張表格,上面寫著各種在AV中有可能發生的行為,大約有30到40項之多,各個項目分的十分詳細,也都非常的正規。 AV女優們要做的就是在每一項後面打勾或是打叉,表明自己能否接受該項行為。 這些項目大概有:各種捆綁的方式,發生性行為,使用安全套,接吻,顏射,甚至還有

Continue reading »

中標的那天

走於酒池肉林間一直是我引以自豪的風流韻事,但以下的故事,僅提供給同樣遊走於性愛花叢間的仁人君子,淫人妻女者,其妻女亦將被人淫之。 我就是一個血淋淋的教訓。 在此先聲明,不管各位將我的故事引以為鑑,或嘲笑我的無知,都無所謂 fucker king 只希望現今光怪陸離的男女亂象,能有撥亂反正的一天。 好了,廢話不多說,以下我將娓娓道盡,我的真實故事。 記得大三的上學期,我的社團來了一位容貌酷像(某位與演過<跛豪>的港星呂X偉於年輕時便有過婚姻關係的女星)於是,大家也自然而然地叫那位學妹(海味)(廣東話)。 起初,不搶眼的學妹並未引起大家的騷動,理由無它,因為學妹第一天的純樸打扮被大家誤認為她是南部上來的土包子,而靜靜地坐在教室的一角,凝望著台上社團學長姐所告知的事項,我基於學長的因素,便主動與這位衣著普通,長相尚可的學妹聊了起來。 很快地,我便與她熟稔起來,也知道她的名字叫海媚(化名),因此,我也以良偉(化名)自居。而展開一段令我此生難忘的回憶。 (為了不讓各位看倌覺得無聊而略過

Continue reading »

叔姪的虐戲

你姦淫我的老婆好不好?』 當叔叔洋造吸著煙斗這樣說時 晃一幾乎要懷疑自己的耳朵。    『叔叔說什麼?』    『我要你姦淫蘭子,在我的面前。』 搖動著搖椅,這個著名的文藝評論家用很平淡的口吻向年輕的美術大學的姪子說。 晃一聽得發呆,只是看著叔叔的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姦淫嬸嬸…… 洋造的妻子蘭子是非常美麗的女性,她的丈夫要求姦淫她。 牆壁的火爐裡木柴燃燒發出爆炸聲。房外有寒風發出悲叫聲搖動光禿禿的樹木。 寒假開始後晃一立刻到輕井澤高原的叔叔的別墅,是因為接到叔叔的電話。    『你來玩吧。我有一點無聊,也有事情想拜託你。』 曾經在一流大學擔任英國文學副教授的洋造,三年前在一場車禍中傷到脊椎,下半身完全失去自由,只能坐在輪椅上活動。所以他拋棄副教授的職務來到這別墅隱居。 不過他是富有家庭出身的,偶爾發表的文藝評論也能得到稿費,仍舊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在四十五歲的壯年成為無能的洋造,有閒淑的妻子在身邊照顧,在這寬大的別墅裡過著舒適的生活。 晃一從小就受這位叔叔的疼愛

Continue reading »
1 67 68 69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