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 與 夫

我這天提早下班回家,當我開門之後,突然發現有人影從我的房間閃出,我走回房間,看到我的衣櫥有被打開過的跡象,而且裡面的內衣褲都有被挪動的樣子,這時候我的心裡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來到弟弟的房間,敲敲他的房門,看到他睡眼惺忪的過來開門,但是我很清楚他只是裝模作樣,因為剛剛從我房間閃出的人就是他!「弟,

Continue reading »

偷姦人妻

最近對於只能偷偷迷姦媽媽感覺到沒像以前那麼刺激,必竟只是單方面的迷姦而沒有雙方面的互動,如果可以當然是最好,可是我又不能要求我媽說:「媽!我要和你做愛。」結果沒想到我又找到新的目標物了。 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在我家附近經過一個工地下,我正好運動完在對面買飲料喝,正巧聽到旁邊休息的工人們在那邊大聲談笑,本

Continue reading »

餵飽老友的妻子

常言道,朋友之妻不可戲。 可是我呢?卻接二連三地玩了我好朋友、好同學的老婆。不知道是為什麼是她們的先生無法滿足她們的性需要,還是故意的引誘我,換換口味,嘗嘗新鮮的呢?更或者偷情別有一番滋味,要不她們還有其他的理由,我就不得而知了。 話說,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因為公務必須到旗山出差走一趙,須得留宿旗山

Continue reading »

風流的老婆

我老婆叫欣怡,芳齡二十五歲,儘管已過雙十年華,仍然無礙她嬌媚迷人的風姿,欣怡雖沒有沉魚落雁之貌,卻長有柳眉鳳眼,梁鼻櫻唇,最折煞我的是欣怡的柳腰葫臀,最教人心醉的是幽谷下沿的迷魂鄉,保證來訪者仿如置身在五里霧中,欣怡恰好是“兩峰梅嶺手滿盈、一把枝腰掌中輕”的可人兒。 托賴欣怡的母親十分愛賭,所以欣怡

Continue reading »

貴婦人的性遊戲

我是三十歲那年結婚的,如今已整整七年了。太太沒有為我生下一男半女,所以家中始終是那麼寧靜、那麼地一成不變。 婚前,我和我太太交往了三年多。這樣算起來,我們夫妻已認識十年整整了。目前我已在服務的銀行升任經理。 對於太太和寧靜不變的家,我己起了一種不如該如何形容的厭惡感。 「罪惡!不該有的罪惡!」 我時

Continue reading »

人妻-我也要干你老婆

在我老婆升課長後的第一個月,決定要把屋子多餘的房間出租,但老婆不答允,最後決定只把客房租出去。 由於開價不高,才兩天就順利租給一個作水電的小陳。 就這樣平靜地過去了兩個月,有一天,小陳忽然給我一封紅色炸彈…… 他要結婚了,婚禮辦在他景美的老家,我根本不可能去吃喜酒的,他就這樣帶著我的紅包與祝福消失三

Continue reading »

摧殘大波美女

想不到竟在快餐店內遇到這麼好的貨色,面前的少女大約175公分高,甜美的樣子真令人垂涎,胸前更是偉大無匹,依我的經驗看肯定有四十寸,頂得她的制服裡好像藏了兩個小西瓜似的,雪白的肌膚配合著淺淺的化妝,令人感到無比青春氣息。 長長的頭髮從後結成辮子,垂在背後,以親切的笑容照顧著每一位客人,真想好好將她摧殘

Continue reading »

表姐母女,孽緣與我難敘

今天是假期前最後一個班課,下午放學時間一到,我只用十五分鐘就走完半小時的路程。 雖然走得這麼快,但絲毫不覺得疲累,因為褲子裡硬挺的寶貝衝動著我前進。 我在一座雙層洋房前,按下電鈴沒多久,一位漂亮清秀的少婦便來開門。 她帶著甜美的笑容,身上穿著淡黃色細肩帶連身裙,白晢的雙臂和雙腿,腹部隆成一個圓球,顯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