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魔同窗會

(一) 某女子高中的書道部,前輩們還繼續著那種妖艷的儀式。無論是運動部,書道部時常都會同時舉行合宿集訓,那時老師們都會只眼開只眼閉議她們開心地遊玩。 例如用筆沾水在後輩的背後寫字,任何文字也可以,只是冰冷的筆尖在背後刺激覺得好玩而已。 後輩們竊竊偷笑的聲言使她們有一種特別的快感,所以才不停地在她們背

Continue reading »

馬太太牌局上的墮落

驕陽似火,馬太抽著兩袋剛從超市買來的菜,快步趕回家,心裡還後悔今天上午在牌局上輸掉掉的五千塊錢。 看看腕表已經是下午四點了。 回到家裡,開始了每天的家務工作。 馬太今年三十八歲,和丈夫結婚已經十五年了,現在有一個十五歲的男孩-小剛。 可能婚後不需要工作,一至養尊處優,皮膚和身材一直都保養的很好。 一

Continue reading »

撩起八嬸身上的睡裙

大學時暑假回南方農村的家。正值農忙時節,我家勞力多,但鄰居八叔(算是遠親了)家勞力少,且八叔身體不好,目前又因腎臟住了院。於是我就經常幫八嬸農活了。 幾天後因為家裡人手綽綽有餘,所以我就乾脆暫住八叔家,省得每天還得來回的跑。 其實我挺願意幫八嬸的,一則我覺得她苦沒人幫忙,二則她做的菜很好吃。 每次幫

Continue reading »

公屋的少婦

目前住在公屋的,有不少是「單親家庭」,其中以單親女性為多,丈夫一怒離家,最後,就剩下單親女性和她的子女了。 年來,由於國內開放,那邊的北妹既溫柔、又年輕,引緻不少本港的已婚男人,一旦接觸到北妹,欲令智昏,甘心做裙下之臣,把香港的「黃面婆」忘掉了。 阿輝所住的屋村,當然也有不少這類的單身女性,她們的背

Continue reading »

熟母禁斷的肉奸

「啊!媽媽!我快射了……」 十三歲的少年健一伏在同樣全身光溜溜的母親雪白的肉體上,母親柔軟潔白的雙腿盤纏在少年削瘦的臀部上,緊緊勾著已經猛力起伏了二十幾分鐘年輕的屁股。 她ㄧ直溫柔地注視著兒子如癡如醉漲紅的臉龐,ㄧ邊用毛巾輕拭他如黃豆大小般的汗珠。 「嗯!今天可以射進來!」她輕聲咬著兒子的耳朵說著。

Continue reading »

不穿內褲的女孩

今天一個朋友和他老婆來家裡做客,我們夫婦和朋友兩對夫妻一起吃飯。 男人們喝著白酒,而女人則喝著雞尾酒。 我朋友在一家大公司裡做事,平時非常的忙,所以他老婆就乾脆在家做了全職主婦,呵呵,順便說一下,他太太很漂亮,可能是保養的比較好吧,而且平日也不常出門,皮膚白皙而且人極溫柔,在我和老婆做愛的時候,會經

Continue reading »

漂亮媽媽竟被幹到失禁

過年了,和媽媽坐火車回鄉,坐在我們邊上的是媽媽學校的體育老師張sir,張sir年紀和我差不多大,不過長得比我壯實多了,一身疙瘩肉,個子高高的。 媽媽叫香蓮,40歲,身高5尺3吋,三圍34C、24、34,我媽媽在他們學校是最美的老師,有著南方女人的小巧和秀麗,皮膚特別好,吹彈可破,盤子也特別正,奶子和

Continue reading »

日趨火爆的淫妻遊戲

我今年38歲,老婆34歲,我們自己做公司,生活算是相當優越的。 我和老婆都屬於看上去要年輕很多歲的樣子,我們都比較注意自己的形象,也比較時尚,混在二十大幾歲的人群中絕對分不出來。 特別是老婆,我總覺得她現在比做姑娘的時候更漂亮了,更有風韻,看去高貴而嫵媚。 其實,她看去優雅文靜的外表下,她隱藏著的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