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和哥哥一起干了我

迷迷糊糊中,我感到一只用在我的兩腿之間亂摸。我睜開眼睛,映入我眼中的是哥哥那張英俊的面孔。 「哥,快出去……小心被爸媽看見!」我緊張地說,把哥哥伸到我兩腿之間的那只手推開。哥哥嘻嘻一笑,小聲說:「放心吧……他們早就出門去了。」說完,哥哥又把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隔著內褲撫摸我的陰部。 「哥……你好壞哦!」 我低聲說,閉上雙眼任由哥哥撫摸我的身子。哥哥一面吻著我一面把手伸到我的內褲里面輕輕撫弄我的陰毛和陰蒂,然后把手指伸進我的陰道內緩緩地抽動起來。在哥哥的挑逗下我漸漸感到渾身燥熱,陰道內就像有千萬只螞蟻爬動似的又麻又癢。我睜開雙眼看著哥哥,不好意思地說:「哥……別……別弄了……好癢哦………」 「小妹,是不是……想哥哥用大雞巴干你的騷穴啊?」哥哥把手從我的內褲里抽出來,用激動的目光看著我說。我點了點頭把蓋在身上的被子掀開,用饑渴的目光看著哥哥。哥哥立即脫掉我的內褲,接著像剝水果皮一樣熟練地除掉我上身的襯衣和乳罩,一下子把我從床上抱起來。 「小妹,閉上眼睛……哥帶你到一個好地方。」哥哥用發紅的眼睛

Continue reading »

女兒的男友脫光我的衣服

阿姨,太陽照屁股了,該醒了吧。小徐站在床邊看著我。 其實,我早醒了只是還趴在床上,陽光照著我溜光的屁股。我想,應該讓太陽照照自己的屁股讓它在陽光下陽光一下。 女兒二十出頭時我就知道女兒戀愛了,她經常晚歸甚至徹夜不歸,兩三年過去了,她的形體出現了變化,我就看得出,她有一定時間的性交史了。我是個開通的母親,認可女兒有過的性行為,這樣的事在現在這樣的社會不丟人,性是她應該有的一種嘗試和實踐。可她的男友是個怎樣的男人?我想問,但一直沒問。 直到今年的冬天,一個氣溫很低的星期六,女兒很高興的領男友到家裏來了。雖然女兒提前說過,我也沒有刻意打扮,只是穿著居家的便服,見女兒的男友畢竟不是重要會面。他們進門見到我和丈夫,女兒介紹說:爸,媽,這是小徐。 我和小徐就這樣第一次見面了。這個男孩高個頭,挺健壯。我想女兒的身高不低,他們身高算是般配。女兒的皮膚象我白皙,可他皮膚黝黑,我端詳著他們,這一對男女站到一起色調相反,我想不出該怎樣判斷。男孩的面部粗框,不俊俏,可眼神機靈透著精幹,挺有男人樣。 他剛見到我們

Continue reading »

一家全享用

第一章:陳樂榣 我阿叫殷雄,已是四十多歲的人了,大學畢業在一間工廠裡作生產的物料主管,結婚後生了一個女兒現已十八歲了,我們一家三口住在一個中等社區;剛巧女兒的同學陳樂榣一家也住在對戶,所以我們兩家人非常熟稔。 陳樂榣一家五人,父親陳灌希,母親名叫李加欣,女兒的同學的母親是個大美人,兩個姊姊陳聞媛和陳家容,當然亦俏美可人;不過很少見男主人回家,想像中多年只有三次吧!由於我太太與李加欣相熟,她們女兒都是就讀學校的第一等班級,所以特別常常要我幫她女兒晚上補習功課,我也樂意幫助這近鄰。 這天晚上,太太帶了女兒往外地旅行幾天,因工廠雖盤點物料,所以我沒有一同出發;家裡就只剩下我一個人,這天陳樂榣穿著一件短褲跟很薄的襯衫到我家裡補習,她沒有注意自已襯衫裡面的胸罩都可以看得相當清楚。 陳樂榣已是十八歲亭亭玉立了,身材變得豐腴誘人,因長年缺乏父愛,我一直對她們三姊妹也非常照顧,所以對我很親近,那嬌柔的身子常無忌的依偎著我,使我慾念高燃非常尷尬;我幾天沒有太太陪著,慾火已非常旺盛了,現在眼中看的美體、跟鼻

Continue reading »

我與家人亂倫的新故事

一年多沒有回家了學校的學習太忙,為了考研究生,我連春節都沒有回家,在學校複習,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拿到了研究生的通知書,這還是我們附近唯一的一個研究生的,想想爸爸媽媽一定很高興也會很自豪的。 打車回家的時候,看著窗外的景色,家鄉有了好大的變化啊,多了好多的花草,家鄉美了,是不是家鄉的人也越來越漂亮了呢! 沒有告訴爸爸媽媽我回來的消息,我想給爸爸媽媽一個驚喜,歡喜地走上六樓,輕輕用鑰匙打開門,可是讓我失望了,家裡沒有人,爸爸媽媽都不在。把東西放好到我的房間,躺在床上想著爸爸媽媽可以去哪裡。 已經一年沒有看見我親愛的爸爸媽媽了,他們是不是很好呢?現在已經晚上七點多了,他們能去哪裡呢?隨手拿起放在我床邊桌子上的影集,翻看著,這裡都是我們家的照片,從我可以和媽媽做愛開始,我都會在生日的時候照很多的相片。其中有媽媽給我口交的,我操媽媽騷屄,我操媽媽肛門,還有我和爸爸一前一後操媽媽,更有我和我的同學一起操媽媽的照片,那時候我生日總是很快樂,而且我也越來越喜歡看媽媽被別人操的樣子,好像我操媽媽已經不

Continue reading »

妹妹在爸媽面前上了我

  某一個週末的晚上,我和爸媽一起在客廳看電視上放的電影。那部片子蠻有名的。爸媽他們坐在他們最喜歡的位子上,而我則是坐在他們不遠處的一張躺椅上。看到一半時,佳玲從浴室走出來。她剛洗完澡,身上只穿著她那件粉紅色的襯衣。   「這是什麼片子啊?」她問。   「嗯……是一部有點類似007的情報片。」媽媽回答她。   「這部片才開始沒多久,妳可以坐下來和我們一起看啊!像這樣全家聚在一起看電視,感覺蠻不錯的。」   「我覺得有點累了,」佳玲打了個哈欠:「而且有點冷。」   「找些東西蓋著吧!」媽媽說:「妳才剛洗完澡,當然會有點冷。把躺椅上的那條毯子蓋在身上,免得著涼。」   佳玲把躺椅上的毯子拿起來,然後坐到我的膝蓋上。過了一會兒,她靠到我懷裡,然後用毯子把我們兩個人包在一起,用手撐著她的頭。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我們第一次在這張躺椅上做愛的感覺一樣,只是這次爸媽就在我們身旁!我感覺到佳玲將她那柔軟的屁服壓在我的陽具上,這種感覺令我的陽具硬了起來,雖然我努力地克制我自己。   「該死!」我在心裡想著:

Continue reading »

愛裸睡的貝絲

  一九九五年四月,我首度踏入亂倫的性愛旅程。我有一個女兒,名字叫貝絲(Beth),時年十五歲,我的女兒長的很動人可愛,但平時並沒有很多男孩打電話給她。她身材美而均勻,是一般人所稱的“爸爸的寶貝掌上明珠”,而我也真的十分喜愛她。   四月初的一晚,已是深夜,我剛在電腦上寫完一篇文件報告。我需要將文件轉載到小磁片上,明天可帶到辦公室應用,   但剛巧我手頭有的磁片都已滿載了仍需保留的文件,我便想到貝絲最近新購了幾盒磁片,我可借用。但磁片放在她臥室裡,我從沒有在深夜進入過貝絲的臥室,她媽媽又早已入睡,我只好自己到她臥室去取用。   我輕輕推間女兒的房門向內張望。她室內有小夜光燈,室內一切都可清楚看見。貝絲仰面睡著,薄毛毯只蓋住下半身,而她腰部以上則是全部赤裸。我從沒有看過女兒貝絲的乳房,她的玉乳巍巍聳立胸上,真美,霎然看到,真是眼福不淺。我進入她臥室,反身輕輕將門關上。   收起好奇心,我先在她的書架上面拿了兩片我需要的磁片,然後走近貝絲床邊,仔細地觀看欣賞女兒的美妙乳峰。她的奶子不是那種所

Continue reading »

寶貝女兒的morning call

一個清靜的早晨…. ZZZZ…. 房裡傳來陣陣的酣聲,一位清秀可人,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走到門前,確定裡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後,輕輕地推門進去。 女孩走到床邊,俯身凝視著熟睡中的男人。女孩看著男人俊俏的睡臉,抿嘴輕笑一下,上半身便鑽進棉被中,輕輕地拉下男人的睡褲…. 我叫言瑄,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大學講師。二年前就離了婚,而女兒是跟著我搬回老家一起住。 然後…. 咦….一陣又一陣的快意從胯下傳來….喔…. 啊….如觸電般的快感隨著射精的感覺直衝大腦。我一下子睡意全消,坐了起來。 大腦還在回味著快感,喔….真好的起床方法….咦,不對!我是在睡覺啊,怎麼會有這種….?這時我才突然查覺有個溫暖且熟悉的觸感正包含著我的股間,而且那位置的棉被鼓著好大一塊。我急忙地掀開被子,「蜜兒!」 女孩把頭抬了起來,略帶潮紅且可愛的臉龐面對著我,唾液及精液混合的絲線從她小巧的嘴巴連接到我的

Continue reading »

情撼半生

  當在南城車站的大自鳴鐘,在漫籟無聲的晨空中響起六聲鳴叫,我從永劫回歸般的夢魘中驚醒過來。   自從去年唯一的釀金鋼錶因不夠旅費而換了車票後,現在只能靠車站的鐘聲來確認時間。我緩緩坐起來,抹去額上的冷汗然後環顧四周,確定自己是在祖居咱家的房間裡沒錯。初冬的清晨,陽光還沒有從後山的背面升出來,整個房間籠罩在昏暗而微涼的藍光中,滿屋沉沉,房裡的角上桌下,還帶些昨夜的黑影在流動著,隴隴透著房間裡終年桑榆晚景的悽惻。   剛剛的夢仍清晰可辨,在夢中,小雪冷冷的側身端坐於亭台看著外面瀝瀝的雨,然後回頭看著我,面容滿是憂惻苦澀。   我搖搖頭平復思緒,起床走到窗房望去,屋外四面飄雪,遠景濛濛,然而大雪猛而不烈,雪花飄來沾上我的嘴邊,在唇間溫柔地慢慢溶化,似是故人來,在我唇上輕輕地吻著。   此情此景,又再使我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那些在人生中走過的仍在滴著血的回憶,和那如山般沉重的一吻……               情.撼.半.生                 第一部              

Continue reading »

援交妹第一次是爸爸

我彎著腰,看著櫥窗里的東西!我叫Candy,是個16歲的少女! 今天下午,我故意翹課,然后換上早就准備好的衣服,來到這里等前兩天約好的援交對象!我的手機號碼是借同學的用,當我接到電話,來到咖啡廳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第一次援交的對象,居然會是…爸爸! 我看到他的臉露出極為訝異的眼光!我想我也差不多,這時候他先回過神來,要我坐下,我勉強自己慢慢地坐下。他看著我,開口:你這樣缺錢嗎?我點點頭,因為我想買手機﹑MD還有很多東西! 他吐了一口氣:那我們還是交易,好嗎?我有點訝異,但是我想這樣也好,因為今天是我的第一次,讓他拿走,或許比較好! 我倆進到賓館,爸爸脫去西裝﹑解開領帶﹑拉開上衣,他的身材還是很棒!完全不像是一個四十多快要五十的男人!他穿著西裝長褲,過來,溫柔地幫我把衣服脫掉,但卻還剩下我的胸罩以及內褲。 他溫柔地撫摸著我的身體,眼神溫柔地像是看著他的情人,他輕輕地吻著我的臉龐,然后是我的唇,我的身體熱了起來!他要我摟著他的腰,然后他的手更加大膽地撫摸著我的身軀,這時候令我不禁地想到,

Continue reading »

姑媽的白虎穴

    19歲那年高中畢業後我考取了一所大學學物理,生在鄉村長在鄉村的我終於來到了省城的這所高校。在這座城市裡有我的爺爺的兄弟,因排行第七,我稱他為七爺。七爺一向對我不錯,雖然以前因為在鄉村的緣故我很少跟住在城裡的七爺打交道,但七爺知道我念書刻苦,成績一向很好,所以對我特別鍾愛,時不時還寄些錢給我買文具等學習用品。上大學後,我就常常在週末到七爺那裡去玩。   七爺膝下僅有一女,也就是我的姑媽,她是一家醫院的護士,對於這位姑媽,我除了能從外貌上描述外,其他方面知之甚少。姑媽大約40歲左右,由於生活條件優越,所以保養得好,仍然風韻尤存,面容嬌好,前兩年因為夫妻感情不和離了婚,據說是因為姑父有外遇。   離婚後的姑媽有一個愛好就是打麻將,所以週末我到七爺這裡來玩的時候,她不是到外面打麻將去了,就是糾集幾個麻友在七爺家打。與她一同打麻將的總是那麼幾個人,街坊或同事。其中有一個街坊是跟姑媽關係比較好的,我常常能碰到她。她姓楊,我叫她楊姨。   楊姨的丈夫前年因癌症去世了,她現在跟母親和女兒住在一起

Continue reading »
1 160 161 162 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