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媽表妹好麻花

王鵬姑媽是他爸爸的姐姐,名叫王晴。她生了個女兒叫做婷婷,比王鵬小,是他的表妹。婷婷則只比他小一歲而已。王鵬從小和表妹青梅竹馬,小時候一起吃、一起喝,甚至常常一起洗澡、一起睡覺。後來王鵬和婷婷分別考上了不同的大學,住在了不同的城市,但是情深意重的兄妹情並沒有因此中斷。 這一年,王鵬二十歲了,在讀大學。

Continue reading »

時代的創傷

這是我的故事,是我們一家的故事。 但是,我不知道應該怎樣開始述說。 也許我應該從頭開始,引導你經歷我的整個過程,讓你詳細地瞭解事情的發生、發展和結局。 我不知道事情是否做錯了,我真的不知道。 也許,我是真的錯了,但是什麼才是對的呢?我不知道。 但我想,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還是有必要源源本本地說出來

Continue reading »

和女兒們做愛

門〝碰〞地關上。妻子一走我立刻緊緊摟住女兒,擁吻了起來。 「別這樣,嗯..爸爸,妹妹她在家呢。」曉雯她擺著頭、微扭著身體,輕輕地抵抗著。「他們不會進來的。」我毫不理會她的抗拒地把她抱上床,開始伸手撫摸她的臉頰。「不要.嗯...爸爸.別逗了嘛。」她繼續掙扎著。 我索性湊上熱唇用火熱的吻塞住女兒的嘴,我

Continue reading »

美女大學生被人干

女生樓水房內,光屁股沖澡的系花 九月下旬的一個周末的夜晚,砰地一聲,北師大女生宿舍429房間的門被撞開了,一位臉色蒼白的年青女大學生步履有些跌跌撞撞地走了進來,仔細看去,女孩兒身上的衣服有些不整,散亂的披肩長發上沾著露水似的東西和草葉,真絲短袖衫的兩個扣子都系錯了,隱約看去,女孩兒的領口處還斑斑駁駁

Continue reading »

笑傲外傳之信手拈來牡丹花

那日令狐衝與任盈盈葬了岳靈珊。 二人在墳前拜了幾拜。 站起身環顧四周,衹見四周山峰環抱,處身之所是在一個山谷之中,山前一池碧水,樹林蒼翠,遍地山花,枝頭啼鳥唱和不絕,是個十分清幽的所在。 盈盈道:「咱們便在這裏住些時候,一面養傷,一面伴墳。」 令狐衝道:「好極了。 小師妹獨自個在這荒野之地,她就算是

Continue reading »

多情的少婦鄰居

我22歲,一年前搬來這里的新居,邂逅了一位鄰居的姐姐,大家聽一下我的經歷吧: 來到新居一段時間后,發現對門的鄰居住著位年輕漂亮的姐姐,想不到她已經結婚了,還有個4歲左右的女兒。她大約27歲左右,也可以算是少婦了,不過我還是喜歡稱唿她爲姐姐。她有著高挑的身材,身高一米七二左右(是不是很高啊),染著紫紅

Continue reading »

情人節的姊妹花

今天的情人節,全家人都帶著自己的情人出去玩,只有我因為跟我的國三學長,幾天前的親密關係被爸媽發現,而被禁足在家裡一個月,每天晚上只能靠著筆電跟男友視訊聊天。正值寒假期間,平常住校的姐姐,也回來跟我睡同一房,我們兩姊妹是睡上下舖的,前些的日子只有我會在半夜看著筆電自慰給男友看,但姊姊搬回來的日子開始,

Continue reading »

異裝癖被強姦

趙鈺做夢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手腕被繩子緊緊的勒在床頭,已經麻木的沒有了知覺,這樣下去會不會血液不流通壞死了呢?脖子後邊依舊是那個男人的粗重的喘息,渾濁的酒氣常常讓人暈頭轉向,如今卻愈發讓自己清醒。滿是酒氣的嘴唇依舊不知疲倦的在趙鈺雪白的頸子和後背,種下一個個草莓。明天又該怎麼見人呢?趙鈺被灼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