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女人玩到鄰居少婦

目前住在公屋的,有不少是「單親家庭」,其中以單親女性為多,丈夫一怒離家,最後,就剩下單親女性和她的子女了。年來,由於國內開放,那邊的北妹既溫柔、又年輕,引致不少本港的已婚男人,一旦接觸到北妹,欲令智昏,甘心做裙下之臣,把香港的「黃面婆」忘掉了。 阿輝所住的屋村,當然也有不少這類的單身女性,她們的背後

Continue reading »

姐妹都說好厲害

我叫阿凱,目前20歲,就讀台北市某所學校的大學生。 一年前我爸爸離了婚,而大約半年前跟他的公司女同事再婚,成了我的繼母,繼母先前也是離了婚,獨自扶養她那兩個女兒,分別叫小瑩跟玲玲。 而我的年齡正好在他兩人之間,所以我就多了一個姐姐跟一個妹妹,姐姐小瑩雖然比我大,但也不過比我大個2個月,所以嚴格講起來

Continue reading »

義父義女

義父義女【一】 每當黃昏時刻在大安公園,一對年紀不對稱的男女、挽手漫步於小徑步道,男的溫文儒雅,頭髮有些斑白,年約五十來歲,女的年輕貌美頂多才二十出頭,從腹部微凸明顯看得出她懷有身孕,以他她們年齡差距看該是對父女,但從倆人臉上顯出恩愛的表情,及彼此體貼的小動作,又不像是父女而像是對夫妻,確實他們是對

Continue reading »

撞見處長夫人偷情

入夜,陳凱坐在酒吧中,酒吧對他來說是陌生的,裡面是晃動帶各色色彩的燈光,讓衆人在這舞池里盡情的墮落。而進入酒吧不過是一位好奇而已。當然,他並不是向剛出校門的年輕人那樣對酒吧好奇,而是,看到自己的一個同僚林科長,走了進來。他好奇人已經將至中年,平時嚴肅的林科長怎麽還回來這種地方以他的風格不像是會出入這

Continue reading »

淫魔同窗會

(一) 某女子高中的書道部,前輩們還繼續著那種妖艷的儀式。無論是運動部,書道部時常都會同時舉行合宿集訓,那時老師們都會只眼開只眼閉議她們開心地遊玩。 例如用筆沾水在後輩的背後寫字,任何文字也可以,只是冰冷的筆尖在背後刺激覺得好玩而已。 後輩們竊竊偷笑的聲言使她們有一種特別的快感,所以才不停地在她們背

Continue reading »

克制不了性慾的母子

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了潔白的窗簾,協和醫院的主任醫生劉佳習慣性地驚醒。正準備往全裸的身體上穿衣服時她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自己休息。看看睡在身邊的兒子君俊同樣赤裸的身子,她不由得心中笑道: 「難怪!要不是今天我們都休息,我怎麼會讓他跟我玩一晚?!」 回手摸了摸自己仍然有些漲疼的屁眼,劉佳的笑容浮上臉頰:

Continue reading »

和老婆的姊妹同床

其實如果說要幹她,以當時的情況實在不是很困難,可是我懷疑那時候,她還是處女,應該沒跟男人做愛過,女人第一次被幹,可是很痛滴…萬一…被發現後,眾人興師問罪…那還得了?! 但是有過一次摸遍小姨子全身,爽斃了的真實經驗分享。 台灣時間就在去年,她報考插班大學(某中部的女子大學),雖然是備取,但後來也還是意

Continue reading »

海南島的姐姐

在那年的夏季學假,母親因為有一宗樓房的交易得到大陸的海南島去接洽,便決定同時也帶我去,順便到那兒探望親戚。 本來是預訂了酒店,住那兒住上兩個星期的。然而,母親的那位堂哥在機場接待我們之後,說什麼也要我們住他家,硬硬把訂約好的酒店房間給退了。母親推辭不過他的好意,也就不客氣地答應了。 這可是苦了我啦!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