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

那天我正在家裡上網,忽然門鈴響了。 我穿著睡衣走去開門,門口站著一位文質彬彬的先生和兩個約莫十五六歲的妙齡少女。 「請問這裡是何先生的府上嗎?」 「正是這裡,請問貴幹?」 我有些摸不著頭腦,那位先生拿出了他的手機:「我們是從69同城上看到這個消息的。」 他說到69同城我才恍然大悟。 前天晚上在和老公

Continue reading »

女友的媽媽

事情發生在去年,有一天我到女友家過夜,事實上我常到她家過夜,她家人早已把我當成一份子,就當在自己家裡一樣不會特別見外。 女友是獨生女,所以家裡人口成員相當簡單,爸爸是貿易公司的高級主管,媽媽則是單純的家庭主婦,女友的媽媽好像很年輕就嫁給她爸爸,所以她媽媽今年也才四十四歲,而我已經廿七歲了。 她媽媽看

Continue reading »

三十歲的少婦

也有人說女人象夢一樣朦朧;有人喜歡少女的清純,還有人喜歡少婦的成熟。在我的心目中,三十歲左右的女人是美的,因爲,這時的女人已趨於成熟。唯有風情萬種的女人才是最可愛的,唯有女人味十足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成熟的女人就比飽滿的葡萄,成熟的女人就比經年的醇酒;成熟的女人就比和煦的春風。 三十多歲的女人最解

Continue reading »

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人生路途上誰都會有工作不順遂的時候,在我30歲那一年我碰上了人生的大低潮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我的工作極不如意.後來透過一位朋友的母親引薦下,我在中部某一家區域醫院做看護.除了受訓一個月專業訓練外接著我又考取了技術士專業證照.只是沒想到一個過渡性的工作,卻讓我不知不覺的做了一年多.男性看護原本就不多了,再

Continue reading »

農村激情往事

70年代。中學畢業到農村插隊。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是必須的。家里有一個遠房叔叔在離城150公里的一個縣當縣委書記。我找到他。請他幫我安排到他管轄的這個縣。他說這事得我父母跟他談才行。《挑眼了。嫌我父母沒親自來求他》。只好回家彙報。父母也感覺有些欠禮。讓司機班派一輛< 上海> 轎車。(父親是副局級)。帶

Continue reading »

與父親回憶錄

中秋假期結束後,大家紛紛回到正常軌道我也是,回來之後的我去了一趟婦產科,因為下體疼痛難耐我害羞的去檢查了一下,醫生說了說性愛不要太激烈這次是性愛所造成的,想妳應該很性福喔~,醫生這麼說著我也安心的拿了藥回家,在家沙發上拿了水吃了藥滑著手機想著父親,都怪親愛的爸爸那樣的對待,害得做女兒的我都不好意思的

Continue reading »

性虐綁架案

紐約的一個深秋夜晚,一部小貨車促促地停在唐人埠路邊,陰暗的街燈下祗見六個人影推推攘攘的走進了某餐館的地窖裡。 當地窖裡昏黃的電燈亮著,祗見三個凶神惡煞的大漢把另外三個披著大衣的人推到了角落,令他們蹲在地上。這三個大漢是紐約黑社會福建幫的打手,專門替他們幫會綁架從大陸偷渡來美國的同胞,然後勒索他們的親

Continue reading »

舊夢新歡

這次來港老同學的聚會中,我可以和嫣嫣久別重逢,實在太興奮了。 高中畢業以後才第一次見面,一別就是十二年,雙方都是已經三十歲左右了。當時在內地就讀高中三年級的時候,我和嫣嫣曾經是一對戀人。然而畢業之後,時隨景遷,嫣嫣讓父母作主嫁給了一位港客的兒子。而我也和另一位同事結婚了。 我曾經對太太提起中學時代有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