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在平凡中墮落

         第一章   我和母親走在林蔭大道上,手牽著手。   這條道路是兩年前修成的,和普通的公路沒什麼區別,只不過兩旁並無人行 道,而是種滿了大樹的樹林。樹林並不甚寬,均為十米左右,如按我們走的方向 來算,左側樹林後是居民區,右側樹林後是鐵路。這條公路位置偏僻,並沒有多 少車輛經過,只是為了這裡的少數居民出入方便,不過方便的還有喜歡遛彎的大 爺大媽,生活水平上去之後,擁有私家車的年輕男女也從中獲利不少,你懂得。   我媽每天都要拉我來散步,我知道她是為我好,但卻極不喜歡。原因有二, 一是這裡的環境並不太好,火車時而轟隆隆地響過,樹林換成花壇也只還湊湊活 活。二是我媽很漂亮,被她牽著很彆扭。諸位若問為什麼彆扭,和一個美女散步 還不知足?那是你們從沒從做兒子的角度去想這件事。真的,我情願自己的母親 是一個容貌普通、囉哩囉嗦的中年大媽,每天穿著大褲衩子逼著我和她頂嘴。那 樣,我很情願牽著她的手去散步,沒什麼丟人的。但若這個女人是我媽的樣子, 那就需要另眼相待了。   我媽全名周蕙荑,

Continue reading »

睡夢中侵犯學長的女朋友

睡中侵犯學長的女朋友是這麼開始的,由於我是念室內設計的,畢業後到學長的個人工作室幫忙,學習經驗也想要如法泡製,學長租屋的地方既是工作室也是住所,剛好還有一個空房,就理所當然的租給我了,而學長的女朋友江敏就與他同住,她則在私人企業擔任企劃的工作,是個標準的上班族美女。 一襲長髮烏黑亮麗,經常把它挽起,但是就是與短髮不一樣,自然有一股較為成熟嫵媚的韻味,包藏在合稱得宜的套裝裡的是更加濃纖合度的美體,只是,難得一窺嬌驅。她總是不讓自己身體有暴露的機會,大概是由於不想男人因為自己的美貌,而贊同她的提案吧?個性也是比較好強的典型。 雖然是周休二日的星期六本應該休息,但是為了趕進度,學長一早就敲我的門吵醒我,天啊!!老兄才六點鐘,他不給我申訴的機會,直接告訴我說他在七點半之前必須到中壢,你在中午以前要把林太太的場子設計圖畫好,說完他就走了。 我很想跟他說圖我昨天就畫得差不多了.雖然學長不收我太多房租,但是這些日子以來我上班時間外的額外貢獻,應該多的可以抵償兩倍的房租了,誰叫他是我學長兼好友,而且未來

Continue reading »

驕傲姐姐的變態秘密

(1)“濤,你出去好不好啊,你在這我都不能好好跟奕凡說話了,燈泡怪!” 說話的女孩一邊趴在床上玩著手機,一邊像我這邊投來鄙視的目光。“我在這怎麼了,這是我的房間,要走也是你走啊。” 我理直氣壯的反了她一句,再說這本來就是我的房間啊,我為毛要出去啊!“切,還不是因為你這房間的wlan信號比較強,你要是不覺得自己多余就繼續在這呆著吧!” 女孩轉過頭去繼續把玩自己的手機。雖然很不想承認,這個女孩是我的姐姐-沈玲,比我大2歲,最近好像是交到了男朋友之類的東西,拽的不得了,每次跟那個叫奕凡的人聊微信都恨不得要把家里的其他人都轟出去,真是的。“哈哈,哪天有空你一定要帶我去嘗嘗那家的冰淇淋,等你了喲。” “嘟!” 伴隨著語音發送出去的音效,沈玲本來還滿臉歡喜的臉立馬又變成了鄙視的表情看向了我這邊。“你到底出不出去,討厭死了。” 我沒有理她,繼續寫著我的作業,裝做沒聽見的樣子。“嘟嘟!” 她的手機響了,是那個叫奕凡的發來語音了。“沒問題啊,寶貝,想吃多少都沒問題,我請客!哈哈。” 手機里傳出那個叫奕凡的

Continue reading »

中秋大團圓

「香華姐……香華姐……?」 「…………」 俊榮好幾次叫喊在自己眼前呆立的香華,都沒有得到回應。 「那個傢伙居然沒有唬我……」 俊榮馬上回想起前幾天跟損友的對答。 俊榮跟香華其實並無特別的關係,唯一能說的是香華本來是他的後母。 在他爸再婚的前兩天,俊榮一家出了車禍,只留下他一個;在那之後,香華仍然堅持以後母的名義跟他同住,照顧他的起居生活。 而經過那次意外後,俊榮的心底也滋生出對香華的佔有欲。 難以發洩這份欲望的他將心思轉投到催眠術上面。 好不容易,他才求到了新認識的朋友仁傑教他使用催眠術。 ——哈?教你催眠? ——這可是為了我的終身幸福!拜託了! ——你真的那麼想上你後母嗎? ——求求你仁傑哥!給多少錢也成,做牛做馬我都願意! 雖然他也不記得甚麼時候認識了一個精通催眠的傢伙,可是既然是朋友那就該要相信了吧? 基於不知來由的堅信,俊榮苦修一番過後終於學會了催眠,也答應了仁傑有使用催眠術的話就要定時作回報。 而俊榮那肆意操弄香華身心的願望,也在今天得到了實現。 他只是依照仁傑的命令,把在路邊

Continue reading »

吃頭家睏頭家娘

大學畢業後來了江門開平這家有公司,我是典型的靚仔型的,但工作忙得緣故,一直還沒有在本地找女朋友,雖然很多女同事主動追求我,甚至暗示我可以與我做愛,但我一直以工作忙為由推掉這一切到口的蜜桃。 老闆娘是個非常豐滿、美貌的成熟女人,白淨的皮膚,高聳的胸部,經常酥胸半露,平時喜歡穿低胸的衣服,我1.8的身高,居高臨下很容易的可以看到3卅2的雙乳,有時她看到我來,不知是否有意,她低下腰,我很輕易的就可以從她衣領處往下看到她的波峰上的兩點,雖然她是生了兩個小孩的母親了,但乳頭還是那麼潮紅,看不到有發黑的跡象。 我看她的雙乳時,老闆娘很明顯也知道我看到了,她會用別樣的眼神掃向我,然後迅速走開。 但我感覺到了,往往這時我下面的陽具會堅硬如鐵,筆挺的聳立把內褲完全頂開,所穿的西褲這時就如直徑10CM的槍管頂住,在沒有衣服遮蓋的情況下,完全暴露在老闆娘面前,看得出她的眼光發直。 一天,老闆娘打電話我,今晚想去我新裝修的房屋看看,好給我點意見,我答應她晚上7點在我家裡等她。 晚上6點鐘,門鈴響起,當時我還在沖

Continue reading »

(♥菲~原創) 初章~在陽臺失身

老媽: 小采~ 上樓去把洗好的衣服晾一下。 我: 唷… 拿著整籃的衣服爬到5樓陽臺曬衣服,心裡不爽著為何不叫在玩線上遊戲的老哥來曬。 老哥: 還有什麼要晾的啦? 我: 籃子裡還一堆,瞎了喔? 老哥: 兇屁阿? 我: 三小! 看著老哥帶著一副不爽的臉拿起衣服披在吊鏈上,我也不想理他的拿起衣服想趕緊弄完回房間看韓劇。 老哥: 又買新胸罩了? 你的罩杯有那麼大嗎? 我: 靠腰喔! 聽到他這個死宅男說的話,我帶著怒火轉身想搶回他手中的胸罩,卻直接就和他撞在一起變成趴撲在老哥身上。 而他的雙手在跌倒時剛好準確的抓握住我的乳房,霎那間兩人緊密的貼身接觸使我們尷尬的保持姿勢對望著。 老哥: 還真不小…. 好軟的觸感…. 我: 你….你放手啦! 我立刻爬起來掙脫老哥正揉搓著乳房的雙手,卻馬上被他強行推靠貼著牆壁動彈不了。 老哥: 再讓我揉揉你的奶子,我都沒發現你的身材變那麼好。 我: 我是你親妹妹! 別太過分喔! 斥喝的話才一講完,老哥的嘴唇立刻貼住我的唇

Continue reading »

吃生蠔後上了嬸嬸

  當我吃完生蠔時,我整個胃就好像快要爆了一樣的,嬸嬸:「哇!宏偉果然很 聽話,沒有讓嬸嬸失望。」   哇靠!嬸嬸的口氣就好像今晚要把我吃定一樣,看著嬸嬸的動作,越來越奇怪 ,好像不是對姪子的感覺,反而讓我覺得那種氣氛。   回到家以後,由於小妹明天要上課,所以先回房睡覺,我就陪著嬸嬸聊一聊她 的情形,嬸嬸換了一件睡衣,脖子上還特意掛著一串金練子,走到我旁邊,就黏著 我的坐下來,感覺就好像是故意要挑逗我的性欲,我也開始蠢蠢欲動。   嬸嬸坐下來以後,她就抱著我的手,頭靠在我的肩上,有意無意的用她的胸部 ,在我的身體上磨來磨去。   嬸嬸:「宏偉阿!你有沒有女朋友呀?」   我:「沒有耶!還沒有心儀的對象。」   這時嬸嬸的表情,就好高興的樣子,我也漸漸的發現嬸嬸好像對我發生了”性 趣”!   嬸嬸的手也開始不安份的,在我的胸前摸了起來,我也開始有了勃起的跡象。 嬸嬸用很曖昧的口氣:「哇..!宏偉你的胸肌好發達喔!你以前不是排球隊的嗎 ?為什麼現在不打球了呢?」   我:「因為腳踝的肕帶斷

Continue reading »

拜訪到穿睡衣的美麗女客戶

我是一位住在高雄的保險員,有一位拿到我DM的女客戶打電話來給我要我幫她辦強制險,我到了之後,來開門的是一位155公分約20歲的女生,穿著很性感的蕾絲白色連身只到大腿的睡衣,素妍沒化妝卻長得非常可愛,我心想怎麼穿這麼性感,頓時讓我生理反應都上來了,後來得知這位女生叫小艾,她滿臉通紅很羞怯的道歉說:「我以為是我妹妹回來了」,然後小艾就匆忙的去套件外套了。 在談到保險內容的時候,我一直無法專心,因為小艾的胸部好大,至少有D罩杯吧,白皙豐滿,再加上蕾絲襯托出若隱若現的感覺,又看到他那可愛氣質的臉蛋,我覺得我的那裡變好硬喔,西裝褲都變的好緊喔,後來小艾說要去拿飲料給我喝要我稍等,她起身的時候我清楚地看到她米白色的蕾絲內褲一閃而過,天啊~我快流鼻血了,後來我也客氣的說謝謝妳,然後一起到廚房去,其實是她實在讓我好想多看兩眼,尤其是我好好奇她到底有沒有穿胸罩。 後來我忍不住了,就問她說:小艾有男朋友嗎? 小艾:有啊,不過她也是女生。 我:痾....所以妳是? 小艾:是啊,我喜歡的是女生,因為女生比較懂女

Continue reading »

偷幹同事女友的屁眼

當我在深圳工作的時候,有個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他有個女朋友,叫小柔,是個舞女,在市中心的一家夜總會上班。 小柔長的清秀漂亮,皮膚很白,一米六七八的樣子,一頭烏黑的長髮和一雙水靈的大眼睛,身材特棒,胸前的那對奶子應該有C罩杯。 我這個同事也是位尋花問柳的狼,經常在我面前炫耀他的女友多浪多騷。 一天晚上,我們一起出去喝酒尋歡作樂,他告訴我他的女友小柔是唯一一位肯讓他干屁眼的小妞,尤其是她的口活非常出色。 有一次,同事被總公司召回總部,由我暫時負責駐深圳辦事處的業務。 記得那是一個星期五的晚上,也就是同事離開的一周後,我正在租借的公寓裡看著電視,心裡面還想著今晚到底要不要出去找小姐爽一爽。 我和我的女友在幾天前剛剛大吵了一架,她已經氣得搬了出去。 雖然當時很想出去放一炮,但由於工作的關係,身體很疲勞,也就作罷。 這時,門鈴突然響了,我起身開門,看到到訪者居然是小柔。 她問我小惠在嗎?(小惠是我馬子。 )我說我們剛吵了架,她搬出去了。 (我猜想她早已經知道此事,因為她和小惠關係不錯,應該經常保持

Continue reading »

拯救被凌辱的班花

忘了是哪一天的晚上,當時已經十點多了我並沒有回到家,而只能孤獨的面對著SEM,打著一片又一片的X-ray。 都是該死的老師,期末考試突然改成報告,平常沒數據的我,根本沒資料上 台,只好趕緊做實驗,希望能趕出一點東西哀。教授學長今天都回家了,留下我 一個人在這裡,所幸大多數的時間並不用等在X-ray室裡面,還可以用電腦 上網,不然等著一片要一個多鐘頭的X-ray真是會瘋掉。 正當我上著風月尋找新色文時,外面傳來一些聲響,我心想:「這麼晚了,研究大樓的門也關了,是誰會在這裡啊?」 基於好奇心,我走出實驗室,尋找聲音的來源,當我走到另一間實驗室時,裡面傳來一陣聲響。 這時我就發覺有點怪異,因為照理說今天只有我申請留校,基本上這整棟大樓應該只有我才對,於是很好奇的敲了敲門,問:「請問裡面是哪位?」 裡面並沒有人直接回答,而是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慌張聲音,似乎在收拾些什麼,我又敲了敲門:「裡面還好嗎?」 「嗯……恩……沒事,我……我出去了。」說完,門打開來,一位研究生從裡面衝出來,神色道是滿慌張

Continue reading »
1 171 172 173 174 175 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