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偷情

  我家住在瀋陽市大東區東面的一個小區,這裡還是一片平房,現在瀋陽的平房已經不多見了,我家的這片平房應該算是瀋陽最後幾個棚戶區之一。聽人說這裡再過個一年半載的也該快動遷了,到時候政府會給一筆錢讓住戶直接自己買樓房,這片平房的人大多數盼動遷都盼得眼睛快紅了,有的人家早已打好了算盤,先看好哪個樓盤,交訂

Continue reading »

特別的婚禮

從陸阿姨家里出來,我給同學打了電話,等了一小會兒,他們開車過來,把我連人帶移動硬盤一起接走了。和這些「狐朋狗友」在一起,沒個午夜12點根本別想開溜兒,這樣一來,倩倩肯定是接不成了,只好打電話和她請假了。 電話里,倩倩故作不滿的小小抱怨了一下,然后我說了些好聽的,她就恩準了,並且一再囑咐我別喝高了,如

Continue reading »

極品家丁之三奴淩辱肖青璇篇(牢獄篇)

金陵城外兩道騎著駿馬的人影風馳電掣的掠過! 其中一名十二三歲,面帶稚氣的少年正是小綠,另一個年輕公子哥面如冠玉,面帶微笑,長衫飄飄,說不出的風流潇灑竟是金陵城中一名貴公子。 那貴公子冷冷的道「我不是叫你要提防陸中平那畜生嗎,要是他發現了那頭大奶牛,還發走了她,玉德仙坊一旦發現她的大弟子被我們淩辱了,

Continue reading »

18禁堂姐

惠虹堂姐是我三叔的獨身女﹐今年二十二﹐大我整整七歲,一對奶子有柚子那樣大。 她手腳修長纖細,鵝蛋臉非常的漂亮且性感,仔細看還真有點兒像翁虹呢﹗我雖然才十五歲﹐但體格狀碩,膨起的小寶貝也有近六吋多。 我身高大約五尺二,蚽籹跟惠虹堂姐差不多。 我從小在三叔家過夜時﹐都是睡堂姐的房間﹐而且還是睡同一張大床

Continue reading »

我在中學時的性生活

記得讀中學啲時候。我因爲遷家而轉讀到這一所新學校。認識了隔離位啲同學林富成。亦因此與阿成啲一班朋友相熟。這班“益友”都是喝玩樂。無心向學之流。 我們在這個年紀對異性充滿好奇啝幻想。其中一個綽號叫洪哥啲更加誇張。 口邊總是離不開“性器官”啲字眼。任何時候都有一兩個貪玩啲女孩子給他左擁右抱。羨刹不少同學

Continue reading »

沒實力,別惹我

第一章:前戲 這件事是從兩個月前開始的,有天晚上我在酒吧打球,過年前後,人特別多,我一個人去的,就坐在吧台,因為球技在酒吧已經小有名氣了,所以不斷有人約我過過手,我就一直沒閑著。 大概八點多,時間還早的時候,進來一個單身美女,身高165左右,黑色長發特別柔順像廣告裡的模特一樣,皮膚特別白,眼睛大大的

Continue reading »

電話禁制故事

我和小雪結束了六年的愛情長跑,終於在XX大教堂舉行隆重的婚禮,親朋戚友都稱讚我們是對金童玉女,都紛紛投以慕的眼光,尤其是我父母和小雪的父母都樂在心中。他們以為我們是喜歡對方的樣貌、身裁和學識,但他們太膚淺了,我們愛對方早已升華到精神的領域裡──一個禁制的精神領域裡。 我們都是XX教徒,肉慾對我們來說

Continue reading »

隔壁保姆偷偷嘗

看過太多有過保姆的情色文章,一直對保姆有一種特別的偏愛,可遺憾的是自家從不僱用保姆,也不認識誰家有保姆,對保姆的偏愛也只能像單戀一樣的深藏心底,不得發洩,可沒想到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得償所願。 那是因為去年我搬家了,覺得以前的地址不算很合適,就換了個一級馬路邊,租了個門市。這個房東是個老太太,七十多歲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