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交換

  上個月中,我參加了一個聚會,是國內知名的一個天體俱樂部辦的活動。本來我不是會員,而是我父母和姐姐一家是會員,家裡人對於身體原本就很開放,小時候也常常一家人去泡溫泉。 不過最重要的是,俱樂部主人是姐夫的老闆,而姐夫又是公司的重要幹部,為了加強感情聯繫,也確實對於俱樂部內容未有任何反感,所以也就一家

Continue reading »

亂性的淫母

  「啊…不行啦……他等一下就要回來了……喔……被他看到便不好了!…… 呀……不要舔那裏啦…那裏……好污濁啊!好癢呀!不……不呀……!」在這個 不足四十呎的房間裏,轉來一男一女急速的呻吟聲。   隻見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跪在沙發前,雙眼緊閉神經顯得痛苦難堪不安,就 像正忍受著什麼似的,她一手扶著沙發支

Continue reading »

逼姦美麗少婦黃桂萍

那是夏日的一個晚上,上夜班的我早早做完了事,閒著無聊在廠裡瞎逛,不知不覺來到了醫院樓下。 我抬頭看看外科有隱約的燈光,於是我就準備上去找值班的小護士或小醫生聊聊天。因為整個醫院除值班的都下班了,所以整棟樓漆黑一片。 我摸索到三樓,來到外科門外,我通過門上的玻璃向昏暗的室內張望。裡面沒人,我失望的準備

Continue reading »

促成阿標一家人的亂倫

我們一班豬朋狗友當中,年紀最小的叫阿標,今年才十七歲,人細鬼大,最喜歡看色情雜誌,平日口花花,校內穿裙子的都給他評頭品足,不是這個波不夠大就是那個屁股不夠圓。校內的女生一見到他便爭相走避。 他平日不知從哪裡來的錢,一班朋友吃喝玩樂都是由他資助的,看在錢的份上,我們到稱他為好兄弟。今晨他愁眉苦臉的將我

Continue reading »

媽媽被女友的爸爸上了

和女友的關係發展的越來越好了,終於也到了該帶媽媽見親家的時候。 於是在一個週末的清晨,我帶著媽媽一起回鄉下去看女友的爸爸,並打算在那裡住一晚,感受一下田園風光和呼吸新鮮空氣什麼的,第二天再回城裡的。 一清早我們就出發了,因為從城市到鄉下也是要坐好幾個小時的車。那天媽媽穿的挺成熟的樣子,一身上班族的打

Continue reading »

學按摩的意外收穫

前些時候鏡明參加了青年會主辦的健保訓練班,其中一項是幫助放鬆肌肉的「指壓按摩」訓練。除了圖解講授外,還有六小時的實習,採用所謂的「學生∕導師」制,兩人一組,彼此重複實地練習,教練從旁糾正,這樣每個學員都得到了相當切實的臨床經驗。 快要期終考了,他的姐姐若蘭在埋怨說,她這幾天開夜車用功,坐得太久,背部

Continue reading »

兩美爭一男

近日盛行兩女爭一男的新聞,想不到會發生在我阿龍身上,珍妮跟茱迪兩個都喜歡我,慘在我對她倆又難以取捨,所以這個感情鐵三角纏成一團。 禮拜六不知幹嘛又會這麼巧,珍妮和茱迪兩個一同來家中找我,兩言不合又鬥了起來咯,自然是你燒我、我燒你,難為我這個夾心人,也不知怎樣下判語才好。終於,給我想到了一個妙計,便提

Continue reading »

好媽媽和好朋友互相分享

前言「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在我人生那段最燦爛的時光裡,我隨著這流逝的時間,義無反顧的與妳偷情,寂寞的兩人,在這被眾人視為禁忌的戀情中,彼此探索肌膚上的每一寸,究竟是理智享受做愛的刺激,還是身體追求原始的性慾。 在我年少時,我一直將母親看在眼裡,而父親?早在我有記憶時,便從沒看過著個人,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