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錯藥,上對女

  第一章 倒楣的旅行   『真倒楣,居然要坐火車去上海談判。這個死八婆!』我在心裡面詛咒著行 政主管。   都是公司新來的行政主管惹的禍,說公司運營費用太高,飛機票太貴,非緊 急情況一律坐火車出差。對於我這樣的小角色來說,以後出差別指望飛機了。罵 歸罵,我只有乖乖地買了去上海的火車票,準備著忍受三十七個小時的顛簸,一 個人出差去上海。   現在是下午3點50分,離開車還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由於我總是坐飛機 去外地,習慣了早早提前一個小時過安檢,這次坐火車居然鬼使神差地提前了兩 個小時到火車站。火車站人多得不行,到處都是民工模樣的人群,整個候車室空 氣污濁,我實在受不了,點了根煙抽起來。   抽完一根煙,我一看時間只過五分鐘,我站起來,提上包決定去趟廁所。火 車站的廁所確實沒有辦法跟機場的比,又髒又臭。找了半天,總算找到一個比較 乾淨(相對的)的坑,我把包掛在側面,把門關上舒服地蹲了起來。   我又點了根煙,想驅除一下臭氣。於是我一邊抽煙,一邊用力拉著便便,一 邊百無聊賴地往左右看著(大

Continue reading »

我和鄰居奶奶的性事

我和鄰居奶奶的性事我今年22歲近來經常上網,經網友的介紹看到一些描寫性事的文章。漸漸的我著了迷每天我都看到深夜。因為我的性格內向平時不敢和女孩子來往,所以至今沒有女朋友。可是在性欲的驅動下我將發洩的目標瞄准了鄰家的老奶奶。 奶奶有60多歲現在獨自一人生活,他的幾個子女多數在外地,只有一個小女兒在本地因為孩子小住的又遠,每星期只能來一次。平時我經常去奶奶家玩有時也幫助奶奶做些家務事,時間長了就象親人一樣毫無拘束了。 前兩天天氣熱我下班回來在路上買了個西瓜給奶奶送去。因為天熱奶奶在家只穿了一件很薄的汗衫。奶奶雖然60多歲了可是平時保養得很好發了福的身軀胖胖壯壯的,平時她的一對大大的乳房在我的眼前晃來晃去,常常挑逗的我心猿意馬。因為我們年齡的差距大,奶奶在我的面前也不太在意,總把我當成小輩,我也不敢造次。可能是近來看這方面的文章多了的緣故,今天心裡一陣陣的跳動。今天看到奶奶汗衫下晃動的乳房以及隱隱可見的乳頭,趁著奶奶低頭接我手中的西瓜的時候我從奶奶低低的領口中看到奶奶那白白大大的乳房和有些發黑

Continue reading »

私人秘書

我叫李淑華,今年二十六歲,在一家廣告公司裡做秘書,和丈夫結婚已經三年。 丈夫是某間大酒店的項目經理兼總工程師,酒店是國際性的,尤其這幾年公司發展大陸市場,在國內幾個大城市開了多間酒店,所以這兩年大部份時間都在大陸。 在家的時候,每天一早出門,晚上有應酬,十一、二點才回家,夫妻相聚的時間實在很少。我們家境算不錯,居住的地方有160平米,四房兩廳,我們還沒有小孩,家裡很多時候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個三十多歲的菲律賓女傭,顯得很冷清。最近公公(我丈夫的父親),從加拿大回來,居住在我們家裡。 公公和奶奶及他們女兒一家,很早就移民去了加拿大,兩年前奶奶過了身,所以公公今年特意回來散散心。 公公今年56歲,他保養得很好,看起來仍然非常年輕,大約1米8高,身材碩長,有一雙很迷人的眼睛,挺直的鼻樑和堅毅的嘴角,全身充滿著活力和自信,很有成熟男人的韻味和魅力。「爸!你去了加拿大那麼多年,回來香港還習慣吧?」吃完晚飯後,丈夫和公公在客廳裡閒聊。 難得我丈夫今天這麼早就回來,陪他爸吃晚飯。「說真的,我還是挺喜歡

Continue reading »

西安愛情故事

故事發生在西安,一個很古老的城市。 我第一次來西安的時候,才18歲,那是為了讀大學。後來在大學裡認識了我老婆,關係一直持續下去,雖然有時候也爭吵,最後還是邁入結婚的殿堂。現在我老婆已經懷孕了,關於我和她的故事,我不想在這裡敘述,我現在想講另一個女孩子的故事。 她的名字叫章兒,很抱歉,我在這裡用了個假名。我認識她的時候,她19歲,我26歲。我們是在上網的時候認識的。那天我加上她後,就問她,願意聊性不,於是我們就開始了彼此都認為是痛苦的生活。 那天她打開視頻,我看見她的樣子,並沒有驚艷的感覺,也就是鄰家一女孩子。她告訴我她有一男朋友,現在兩人在同居,所謂同居也就是她男朋友經常去住在她那。我問她做一夜情不,她很遺憾的告訴我,為什麼昨天沒有說,因為她昨天想做,雖然她沒有做過。就這樣我們反反覆覆,最後她還是沒有答應做。但彼此留下了電話號碼,實際上當時我對她並不抱有什麼希望。 卻沒有想到,在第二天,收到了她的短信,她說想做我的情人。我的第一反應認為她是個騙子。於是我就告訴她,我很喜歡女孩子用嘴讓我舒

Continue reading »

豪門底下的母親

我在浴室門口外,不停的套弄著我的下體,想著母親在裡面洗澡的桐體,浴室水氣和沐浴乳香,透過門下得排風口縫隙穿了出來,即使我貪婪蹲在地上,無奈甚麼都看不到。 聽著那沖水聲,那水流從頭髮、臉龐,流向乳房,從乳溝中繼續往下陰毛,在後在肉穴那凝聚成一條流水,沿著大腿內側雙開,那滴水露滑過大腿、小腿,最後在腳背上停了一下,就流入排水溝。 家裡是座落在天母的高級住宅區,是棟十二層樓高的大廈,而家中是樓中樓,整個房裡充滿歐洲古典氣息,到處都是藝術品。 父親是個金融精算師,常常都要出國拜訪客戶。 二樓是母親及我的房間,而母親每次洗完澡後,都披著浴巾就走出來,也不包的緊緊的,讓自己的乳房半蓋,走路時還有些水滴在肉臀上,隨著臀部的扭動,躲在角落的我,看的更是血脈噴張。 雖然家庭看似美滿,不過母親早已經跟父親失和,不單方面是工作關西,最主要的是,父親那邊的家人,認為母親只是貪圖金錢、攀龍附鳳,才決定嫁來這裡。 所以因為親戚,母親早就習慣一個人獨處,偶爾出去書局看看書,逛逛街,要不然在家中就是去琴房,彈她最喜愛的

Continue reading »

新法校花Ella

我今年是一個中七學生,就讀於旺角的一間男女校。 我學校不是甚麼名校,然而,我校的女學生很美,尤其是當她們穿著水手服時,總是讓我若隱若現的見到她們的胴體,令我不時想入非非。 我校校花是中六的一個叫Ella的學妹,我也認識她。她有一把秀麗的長發,身材豐滿,腰細細而胸圍最小也有34吋,搖來搖去,平時行過也會令我欲火高漲。我己經想干她很久了,可惜一直苦無機會…… 今天放學校,我見到Ella在班房裡溫習。反正我也不急著回家,就進去和她聊聊天。 「Ella,是你??這麼晚了怎麼還沒回家?」 「回去也無聊,不如留在這溫書啰」Ella一面看書說著。 我坐在Ella的前面,把椅子返轉,面向Ella,一面無意識地和Ella聊天…… 視線不自覺地飄進室內,沒幾樣擺飾可以看,空蕩蕩的只有幾張桌子……慢慢地眼睛飄到背對著我的Ella身上。 Ella穿著白色不及膝的校裙,她最喜歡擅自改短的,但她又喜歡把腳喬起,她班中的男同學經常偷窺她的春光,我將椅子挪近Ella,靜靜地欣賞Ella的內褲。 白色的校裙隱約浮出內衣的

Continue reading »

媽媽被侵犯

我是一個15歲的初中生,最近的學校生活讓我給困擾,有一幫不良學生把我盯上了。為首的那個叫阿強,個子很高,很魁梧,是打架鬥毆的常客,人稱一把刀強仔,強仔比我大一歲,留了一級所以和我同班。強仔是當地土著,他爸爸開了個小舞廳,算起來就是個地痞流氓,他有樣學樣也不務正業,一天到晚和幾個不良少年一起在賭攤,騙一班同學們去賭錢,把家裡給的零花輸個精光,然後強仔拿著錢花天酒地。 我叫小明,爸爸在大公司工作,經常派駐海外,不過收入很高,因此媽媽不工作,專職在家當主婦,我們一家人的生活水准仍然很高。 爸爸經常給我很多零花錢,媽媽也給,我養成亂花錢的壞習慣,在學校裡出手也很大,讓強仔盯上了我。一開始強仔對我還蠻好,當作哥們兒一樣帶我玩,漸漸就教我賭博,強仔的玩法多,又新鮮,我一下就迷了進去,開始贏了一點就勁頭越來越大,結果之後就贏少輸多,直到早早就把一個月的零花錢花完了,連學校午餐都沒錢買了。 看我餓著,強仔就笑嘻嘻的走過來把一把錢塞到我手裡,說,沒錢吃飯,沒關系,哥們兒借給你,拿著吧,下個月再還。 我收下

Continue reading »

黑夜中的換妻

曉月和曉雲兩姐妹嘻嘻哈哈地在菜市場上買菜,兩姐妹只不過二個月沒見,卻像久未相見的親人一樣親熱,也難怪,她們姐妹兩打小就感情好,要不是兩人都嫁了人,還真不捨得分開住呢。 姐姐曉月二十五歲,身材豐滿,圓圓的臉顯得可親可愛,微笑時風采迷人。胸前一對乳房驕傲地高高挺著,配上多肉的臀部,看上去整體雖然讓人感到稍為胖了些,但那肉感絕對吸引男人的眼球。 而妹妹曉雲二十三歲,身材高挑,臉蛋沒有姐姐那麼圓,鼻挺口小,皮膚白嫩,再加上細腰長腿,真的是讓男人們為之心跳。 買完菜正準備回家,曉雲看見路邊的小吃店,口水直流地直嚷先吃點東西再回去。曉月知道這個妹妹愛吃小食,只好順著她意進了小吃店,嘴裡嘮叨:「小讒貓一個,真奇怪你怎麼就是吃不胖。」 曉雲嘻嘻直笑:「天生麗質,姐姐你是羨慕不了這麼多的啦。」 「呸,還臭美了你,估計是家健整天和你做運動來了。」 兩姐妹常開玩笑,就算是一些閨房性事也不放過。曉雲立刻反駁:「那姐夫是不是一個月才來一次功課呀?」 「哈,你是笑我胖是不是?」曉月故意沉下臉。 「啊?誰?誰敢說我姐

Continue reading »

少婦姐姐 (1-6)

 第一章、偷窺姐姐   張明和秦萌萌是是從小玩的到大的玩伴,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青梅竹馬。不管 是小學、中學乃至高中他們都是在一起讀書學習的。   同時也因為他們自小住在一個小區的緣故,因此也常有彼此間的往來,偶爾 串串門什麼的是家產便飯的事。而對於張明的來講,能夠天天窩在秦萌萌家裡, 一步也不想離開,那是再幸福不過的事了,當然這絕不是僅僅因為他那個漂亮可 愛的青梅竹馬秦萌萌,而是因為秦萌萌的姐姐秦清。   記得在張明還很小的時候,他總是被鄰居家的小孩欺負,不過秦清卻能出面 保護他,也只是因為這件事在還是小孩的張明心中有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甚至說 有一種朦朧的依賴感。   在很小時候張明就像跟屁蟲一樣和秦萌萌兩人跟在秦清後面玩,什麼扮家家 的也是常玩的,不過後來因為讀書的關係,張明與秦清見面的時間也就非常少了。   張明依稀記得他剛上初中那會,秦清已經在上大學了,因為秦清上的是外省 的某重點大學,因此想見這個心目中的姐姐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她基本沒怎 麼回來。秦清兩年間只回來了兩次。   張

Continue reading »

姊姊,你弟弟是真的不小了

我姊姊叫謝文華,大我兩歲,今年剛要升高一,人長的很漂亮,那個時候高中還有髮禁,姊姊索性把頭髮剪的像男生,看起來很俏麗。姊姊的眼睛又大又亮又水汪汪的,很是勾魂,小鼻子又挺又直,小嘴紅紅油油的,好像有擦口紅唇膏似的。 姊姊的個性有點男兒氣,跟男生女生都很好,雖然有很多人想追她,但是她都不屑一顧,在她心理只有家人和排球。姊姊功課只能算還好,但卻是運動高手,是她們學校排球隊的主力選手,因為常運動的關係,所以姊姊身材很好,才高一而已,就有165公分,三圍也很突出,標準的腰束,奶膨,屁股硬邦邦,(請用台語唸)。 姊雖然是校隊,但因為要負責N晚飯,所以只能練習到5點,就要趕公車回家,本來她自己有一輛腳踏車,可以早一點到學校練習,但是壞了還沒修,所以練習的時間根本不夠。 那一天,我去接我姊姊回家,姊姊看到我好高興,因為有我可以來接她,她就可以多練習一個鐘頭,所以她拜託我可不可以以後每天都來接她,那樣她就來得及在媽媽回家之前把飯煮好。 我還在猶豫著,姊姊已經拉著我的手拜託起來。她一直搖著我的手,偶而我的手

Continue reading »
1 63 64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