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超短迷你裙架34D CUP老婆

我下班後覺得好興奮,興奮得真快受不了。一進入屋,老婆阿美剛一打開客廳的電燈,我就從後一把抱住她,又硬又脹的老二往她的屁股溝裡猛挺,一隻手快速地揉著她飽滿的胸部,另一隻把她的頭往後一扭,嘴巴對著她的香唇用力吻下去。 太爽了。雖然我們都還穿著衣服,但老二頂著軟軟的屁股肉的舒服感覺,還是一陣陣傳過來。阿美

Continue reading »

找兼職小姐的經歷

單位安排出差,一周時間。接到通知第一件事就是考慮工作之餘的休閒問題。出差人的煩惱只有出差中的人才能體會,那種身在異地無人問的感覺,很不爽。找了幾個網上的朋友咨詢,同時在論壇裡開始檢索信息。這時有個朋友發來一條消息:喜歡輕熟女嗎?輕熟女是個什麼概念?沒聽過。朋友細細道來:這年頭小boy喜歡熟女,「怪叔

Continue reading »

食體女堂

(前序) 說這是「女堂」其實有所偏誤。「女堂」正名應該是「食體堂」或「食體所」, (以便于和飯店,食堂區分)也時有男顧客來往。但男人很少獻身于此,而大都是來吃女體的。所以城市裏大大小小的「堂,館,所」都被人俗稱為「女堂」。 另外,很多診所也會兼職經營食體服務。很多人處于種種需要——生活枯燥,疲勞過度

Continue reading »

迷信到讓人姦淫的夫妻

黃昏時候,一輛紅色雅哥汽車開進車庫,聽到車庫鐵門關上的聲音,我正好把最後一道青菜炒好,老公最近都比較早回來,最近經濟不景氣,工廠的訂單比較少,應酬也相對減少,這樣也好,反正家裡也不缺錢用,以前工廠忙得時候常常一個月難得在吃一次飯,現在可是標準好老公。 「可以吃飯了。」我走到客廳,正好遇上剛走進來的老

Continue reading »

充滿激情的性愛

那一天我們坐在淡水站後方草地上,夕陽剛從地平線上消失,四周人聲也逐漸沉寂,白色裙子實在太薄,屢屢被草尖穿透,扎得我很不舒服,我扭動屁股以減輕刺人的滋味,卻不想站起來,寂靜漆黑的氛圍,常讓我有一種感傷心懷,我小心翼翼躺下,生怕草尖刺痛,雙手交叉橫於腦後,靜靜想著心事,小張坐在一旁緊盯著我看,我察覺手橫

Continue reading »

單獨親熱操到的2個妞

我在這所大學已經兩年多了,並且在一個很搶手的專業,而且我又很出色(出色的程度就不多說了),所以對我有好感的女生也比較多。但我明白我最擅長的是在性事中取悅她們。 我的女朋友楊靜就更是對我百般喜歡,在一次我參加的比賽結束後,帶著勝利和喜悅,我們走出了比賽場館,朋友們簇擁著我,楊靜跑到我面前,把一捧鮮花塞

Continue reading »

淫靡誘惑

「女士們、先生們:飛機即將落地……」夏林航空標準的語音提示響起,意味著飛機已抵達著名旅遊城市-夏林市,而本書的故事,也將從這裏開始。 飛機落地後緩緩滑行十來分鐘後終于停了下來,隨著與航站樓的連通,城市又迎來了一批令本地人特別喜愛的遊客,亦或是錢包。機場門口,有接機的,但更多的是來推銷廉價旅館和黑車的

Continue reading »

美麗的檳榔西施

深夜,我和搭檔小陳照例開警車巡邏。我,42歲,升不上主管的禿頭中年警官,有著啤酒肚。小陳,34歲,壯碩的身材,臉有戾色。我們不但是公事上的搭檔,在漁色喜好上也是哥倆好。尤其身為警察,讓我們常有機會濫用職權對美女吃豆腐,甚至姦淫得逞。事實上,今夜在車上,我們還一直興奮談論上星期輪姦的那個酒店公主,以及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