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娘惠美

外場的炒高麗菜快沒了,惠美於是趕緊從廚房抬出一鍋剛炒好的,熱氣與香味直竄上來,夥計接了過去,又把菜補滿。在店裡不停忙進忙出,惠美實在是抽不出身,自助餐店的生意從大清早忙到晚間,如果不是僱來的夥計分攤了工作,這間店就會停擺。徵信社昨天打電話來通知,先前委託的案件已經有了發現,惠美心裡很焦急,想要知道丈

Continue reading »

處長的老婆

我長喘一口氣,擦擦頭上的汗水,倒在剛剛搬來的還不及放好的沙發上,揉著酸疼的腿和胳膊。 經過二個多月的辛苦,新居裝飾工作算是初步完成了。我長喘一口氣,擦擦頭上的汗水,倒在剛剛搬來的還不及放好的沙發上,揉著酸疼的腿和胳膊。 一會兒,「咣咣咣」,傳來敲防盜鐵門的聲音。剛剛來,我的新居還沒裝門鈴。「誰呀?我

Continue reading »

絕妙紅繩

和幾個MBA班的校友到南京,正好碰上黃金周,全城客房緊張。托朋友才找到房間,就住在了新世紀大酒店。一樓大廳有桑拿,開始洗浴。換衣服時,有服務生幫你擦干全身,並拿好一次性內褲和休息服。 休息房,是獨立的小房間,大約8個平米左右,放著那種靠背的長沙發和茶幾。服務生送來水果一盤,開水一杯,還有幾支香煙。我

Continue reading »

我性感的後母

我叫馮小明,一九八五年七月生,今年17歲,在北京市海澱體育運動學校念書,主修足球。我們學校是寄宿制,學生們一周才可以回家一次,我們的費用很高,每年連服裝,食宿,學費,書本兒一共要兩萬。 我身高1.82米,體重160 斤,皮膚黑黑的,從10歲開始學足球。我的父母是做生意的,他們在中關村開了一個公司,經

Continue reading »

狼人鄰居

我蠻不情願地來到鄰居的門前,按下門鐘。 剛才洗澡的時候,一不小心,將用來替換的奶罩弄跌在地上。雖然我第一時間把它拾起來,可是因為剛洗完澡,所以滿地水漬,兩個奶罩都給弄濕了,無法穿上。我想起窗外曬衣服的架子上還有一個奶罩,是前兩天開始曬的,現在應該已經乾了吧。好死不死,今天整天颳大風,那奶罩可能夾不緊

Continue reading »

暴露女友之淫語霏霏

這天在家裡,我正摟著可愛的小倩熱吻。 由於女友經常來,男人獨住的凌亂在我家根本不會發生。 因為有時父母或者其他的親戚會突然到訪,如果恰好女友在家裡,我當然不會趕她回去,雖然小倩已經成為我全家公認的自己人,但有別人在的時候,害羞的女友是不好意思跟我同睡的。 於是為了讓女友隨時能住得舒服,我們一起將小臥

Continue reading »

衛生間的交歡

我們兩兄妹居然在大白天父母都在家的時候如此膽大妄為! 其實本來我是不敢的,以前我和妹妹打炮總是選在深更半夜或者父母都不在家的時候,謹慎得很;但昨天也不知吃錯了什麼藥,特別興奮(可能因為剛上過一個色情網站,受了刺激),褲襠裡的那根傢夥老是蠢蠢欲動的,幾次都把褲子頂成了小帳篷,我急不可奈地想插一插妹妹的

Continue reading »

跟漂亮女老師做愛

那是幾年前的事情了,剛剛邁進大學校門我們有了新老師,幾個女老師都是美女,我青春年少對她們有了性幻想,但因為剛上大學還不敢有過分之舉。 隨著學習的深入,我們新同學開始熟悉起來,大家開始大打鬧鬧,都是青春期嗎。就在這期間有個叫馬秀娥的同學和我主動接近。 說實在的這個馬秀娥就是不主動和我接觸我也會去追她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