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美女全操遍

我是一家公司的經理,手下掌管著幾家份量很重的企業,在人們看來,我是一個成功的人士,在女人們看來,我是一個典型的鑽石王老五。 外表瀟灑的我從不在外面沾花惹草,也不對公司的女員工動手動腳,在她們面前,我是一個成熟穩重的人。 公司挑選職員的時候男的以才錄取,女的以貌錄取,因為我是一個非常注意外表形象的人,

Continue reading »

妹妹與女友

那天,我正在家裡觀賞一個影片的時候我的妹妹從門邊經過。她已經滿十四歲了,所以她那原本平坦的小胸部正開始發育。她撲通一聲坐在我旁邊的沙發上,而且問著我正在看甚麼東西。此時我試著保持著無辜且毫不知情的表情,並且想法子找到那個該死的遙控器,好關掉螢幕上正在撥放的色情錄影帶。我沒能找到搖控器,所以我只好自己

Continue reading »

癡漢強暴

我呼吸著久違了的清新空氣,足足八年了,自從上次失手被捕,足足八個年頭,我一直被關在暗無天日的囚室之中,被迫反醒著自己的過失,不過那只不過是我對保釋官所說的話。其實在這整整八年,足足一千四百零六十二日的漫長日子裡,無論每一分每一刻,我都無法忘記那些少女們在我的指掌挑逗下動情呻吟著。 她們的嬌喘、她們的

Continue reading »

替美麗懷孕少婦修電腦修到上床

這一天,美麗的少婦秀敏打電話到我們公司,說因為電腦壞了沒辦法上網。 由於來買電腦時她已懷孕6個月,頂著突起的肚皮以及飽滿的胸部,所以我印象非常深刻,於是我說馬上去幫她看看。 進去後先試開機,連開機都不行了,於是把電腦機殼打開,準備好好的觀察一下是哪些排線沒有接好。 於是她坐在床沿看著我修理,電腦旁的

Continue reading »

領人薪水,睡人女兒—靖文

那一年,我26歲,剛退伍的我釉黑粗壯,183公分的身高,從前念大學時,還是籃球隊的中鋒,不是我自誇,從小到大我就相當有女人緣,大學時期交過的女朋友不下十個,退伍後的我原本在一間外商公司上班,因為我人緣好,和周圍的同事的關係都很好,大家經常在一起說說笑笑,直到我認識了部門內的一位女同事,她害我丟了這個

Continue reading »

聖心商學書院姊姊不斷被強姦

那是好久年代的事了,寫出來以解心頭之結。當年…… 『叮噹∼叮噹∼』 我蠻不情願地來到鄰居的門前,按下門鐘。 剛才洗澡的時候,一不小心,將用來替換的奶罩弄跌在地上。雖然我第一時間把它拾起來,可是因為剛洗完澡,所以滿地水漬,兩個奶罩都給弄濕了,無法穿上。 我想起窗外曬衣服的架子上還有一個奶罩,是前兩天開

Continue reading »

帶霧的夏夜

我曾經熱愛生活,在生命被剝奪之前決不輕易放棄。在波黑戰火點燃的時候,我仍然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女,因爲戰火並沒有燃燒到我們這個偏僻的小城。 可是我記得我的15歲生日過了不久,槍聲就成了街道的噪音之一。昔日的鬧市因爲落下過塞軍的炮彈而變得不複存在,而街道只剩下匆匆而過的零星行人和隨風飛舞的垃圾和塵土。

Continue reading »

被窺視的快感

我是一位剛剛滿二十歲的女孩,我叫小月!! 身材還算不錯,身高約160公分左右,皮膚白且有雙修長的腿,唯一遺憾就是上圍僅有B罩杯而已,感謝發明魔術胸罩的人,讓我平常穿低胸一點,看起來有C罩杯似 ,我有一個性伴侶(暫稱男友),也是唯一的一個,怎麼說呢? 我不喜歡男孩子對我甜言蜜語,不但不實際也不浪漫,我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