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催眠香煙

爸爸是一家精神病院的藥劑師,研製出一種鎮靜劑很奇特,不管多麼暴躁的患者,只要聞到藥味,立馬就能安靜下來。最神奇的是,你任意發佈命令,患者都會無條件的執行。後來我知道,爸爸是看日本電影《追捕》得到的靈感,經過多年的研製,才獲得成功,但這藥效比電影中的厲害。 小時候去醫院,我親眼看見爸爸使用這個鎮靜劑。

Continue reading »

忍不住強姦了女友的妹妹

我有一位19歲讀大學的女朋友叫嘉雯,她來自單親,母親在醫院返夜班清潔工,有一個小2歲的妹妹叫嘉欣,父親在她年幼時跟第另一個女人走了,可能因為這個原因,女友雖然和我交住1年,但她怎樣也不肯和我做愛!我只好靠打手槍解決生理需要。 上星期是她妹妹的生日,我放工後和嘉雯一同上她家裡吃晚飯慶祝。我以前到她家裡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兩位姐姐

我家住東北,我父親生了兩個姐姐,才生下我這個帶把兒的。 雖然很高興,但一家五口人,開銷可不小,所以父親常年在省城打工,家里只剩下我媽和我們姐弟三人。 姨夫見我大姐生的水靈靈的,早就動了歪腦筋,姨夫見我保護我大姐,心中似已有警覺,就不再要咱姐弟等到他家作客,我也樂得成天找我那些狗黨鬼混,我大姐懸著緊崩

Continue reading »

尹家嫂子和她的兩個女兒

六八年我父親從勞改農場出來,但是還戴著右派的帽子,於是我們全家跟著下放到農村。那時候農村最下面的組織叫小隊,小隊上面有大隊,大隊上面有公社,公社上面就跟現在叫法一樣了縣、市、省…… 我們大隊有六個小隊,我們家下放地是六隊,是全大隊最貧窮的小隊,公分低得有很多家忙活了一年,年終結帳時還欠隊裡不少錢。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小表姊

舅媽在鎮上做生意,早早起床後就出門去做生意了。家裡就只剩下小表姐一個人,因為聯考失敗,所有小表姐一直悶悶不樂。看到小表姐這麼一幅不開心的樣子,本來打算跑出去玩的我,也老實的留下來陪小表姐了。  小表姐一個女孩子電動漫畫當然是沒有了,我只好拉著小表姐一起看電視了。 看了一會電視,也沒什麼好節目,我就問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