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恥辱的倒錯淫行

「姐姐,還是回家比較好。」「那是不可能的。 拜託你二週後就能取下石膏,這段時間照顧我好不好?」「拿你沒辦法,但是,這全是聽我的。」「是…是…知道了…」由于的雙臂打上石膏吊起來,臉上這才露出放心的表情點頭答應。 「由雄,我會感恩的…」這樣回到家裡的誥就會揭穿和賽車族朋友來往的事。 由于是無論如何也不顧

Continue reading »

小阿姨和表姊

本人叫小傑,在升中學時、父母為了我可以成才,選了較遠的港島地區的名校,而我家是在新界。 所以母親紿我安排在她妹妹的家褱寄宿,她是住在兩層覆式的亳華單位,十分近我校。 小啊姨叫慧林,是公認的大美人;現年三十六歲,樣子似林青X,身材似林志鈴,有一對粉嫩雪白、飽滿又膨脹的乳峰,修長的腳足有四十二寸,和陳慧

Continue reading »

全家春樂融融

我叫阿勇,今年二十五歲,身體長得粗壯結實,從小家境不十分富裕,父親原來是一家建設公司裡的泥水工;因母親在我讀高中時病死,在我剛服兵役時,父親又和公司裡一位同行的寡婦同居。我的家是一間十來坪大的小公寓,扣除衛浴和公共設備外,只剩一間五坪多的房間,父親在兩片牆壁釘上鐵釘,綁著粗鉛線,然後穿上布簾,並再打

Continue reading »

讓媽媽女兒懷孕

瞧著被病魔折磨得日益消瘦的媽媽,我的心中像被刀割一般的痛苦,媽媽從昏睡中被疼痛驚醒過來,見我和妹妹坐在她的床邊,勉強整理了一下自己,強笑著說「不行了,媽咪快不行了。」我心如刀絞地望著媽媽清秀的臉,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不、不會的,你一定能好起來的,你還沒看到孫子呢。」 媽媽艱難地轉過頭,看著妹妹微微

Continue reading »

我們一家都是淫蟲

洋介一回到家便在更衣室裏放好了制服一絲不掛的走過了穿堂來到了客廳裏,洋介的家位於名古屋的鄉間,獨立的洋房別墅裏,和式氣派的玄關進去後市兩邊是五間更衣室,洋介的家人都各自擁有著屬於自己的更衣室,更衣室裏的樓梯走上去後穿過小小的穿堂便來到了家裏二樓的起居室。 一樓的客廳是專門供給家裏的賓客使用的,因為洋

Continue reading »

洗腳妹妹幫我洗鳥

那天,跟朋友們相約著到一家足浴城去洗腳,想放鬆放鬆。為我洗腳的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手法很生硬,顯然是新來的。 為了活躍氣氛,朋友們便與洗腳小姐逗樂起來,又是葷玩笑,又是黃段子,搞得不亦樂乎。那三個洗腳小姐聽了並不反感,格格格一陣瘋笑之後,竟然每人講了幾個更刺激的段子,只是給我洗腳的這個女孩一言

Continue reading »

來自姐姐后庭的溫暖

微山村中,一戶普通人家正在忙著準備年夜飯。熱氣騰騰的飯菜已經準備好,葉家柔和葉明軒姐弟正做在桌子前面看電視。已經是年三十了,但是姐弟兩個人的父母卻早早就開著自己的拖拉機去省城里賣菜去了,現在仍然未歸。     葉家是一戶普通的農村人家,依靠賣菜維持生活,姐弟兩人現在都在上高中,家里的經濟情況不是很好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