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上的高潮

客運終於來了,本來擔心最後一班已經走了,現在總算放下心。 今晚是朋友小怡生日,大夥在KTV替她慶生,鬧到11點半才結束。走出KTV卻發現摩托車怎麼發都發不動,只好改坐公車。上了客運後直接走到最後一排右側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車內,由於是最後一班車,車上乘客恨很少,稀稀落落只有5個,4男1女。除我之外的還

Continue reading »

黑白巨乳兩姐妹

資訊研究所畢業的我,跟著從小到大的死黨,幫他竊取對手黑幫的資料,上週偷到新藥女神之淚的配方,同時IP被追上了,緊急將資料傳給死黨後,立刻由死黨預先準備的密道逃走,來到數百公裏遠的北部。 今天收到死黨改良的女神之淚跟一堆迷藥。 他傳訊說:等藥上市賺錢,再幫我建一間電腦室。 收到他的藥跟戶頭的錢,短期應

Continue reading »

嫖母記

【前奏】 老頭子年紀大了,特別是這段日子。身子越來越差。他又提起了舊事。想找個女人回家。說是想照顧自己,以前我一直反對。終于不了了之了。前一段時間,他又提出了這個問題。他想和媽媽復婚,我倒不好反對了。雖然我感覺和別的女人沒差別。因為老頭子已經和媽媽離婚差不多十幾年了。 我應該算是一個富二代吧,老頭子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後姨母和我的表姐表妹們

“小宇,真的決定要回家了嗎?”不知道什麼時候蓮姐站到我的身後。 “嗯,是的!姨母給我打了幾次電話來了,叫我這個暑假一定要回去,蓮姐你知道,雖然她是我的後姨母可畢竟是我的長輩!”我回答道。 “哎,小宇,我真的不希望你走!你?哥每天都要晚上才會回來,我一個人在家裏會害怕的,你是知道的!”蓮姐幽幽得說道。

Continue reading »

聾啞嘴妹花

啞巴,是個不能說話不能聽話的殘障同胞。他們生活上的缺陷,使他們無法領略到聽覺上的享受,更無法以言語來表達他們所想的,所要說的話,惟有以變化無窮的手語,來表達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言語。 機緣湊巧,在我四處飄泊,四處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中,我認識了一位女啞巴,我雖然認識了她,可是卻不容易溝通,我又不懂手

Continue reading »

妻子被小鬼干了

我叫王偉,今年二十七歲,是一位IT工程師,年薪五十多萬,這年薪對於我來說算是事業有成了,其實工資不是最讓我驕傲的,讓我驕傲的是讓我追到了現在的妻子曲穎,說起這件事就讓我有點驕傲,我能在眾多追求者中脫穎而出,不得不說我真是運氣好,不然為什麼那麼多比我條件好的追求者中不選,反而選了我呢,這個事我曾經問過

Continue reading »

食體女堂

(前序) 說這是「女堂」其實有所偏誤。「女堂」正名應該是「食體堂」或「食體所」, (以便于和飯店,食堂區分)也時有男顧客來往。但男人很少獻身于此,而大都是來吃女體的。所以城市裏大大小小的「堂,館,所」都被人俗稱為「女堂」。 另外,很多診所也會兼職經營食體服務。很多人處于種種需要——生活枯燥,疲勞過度

Continue reading »

老婆外遇的日子

我與妻子結婚已經五年了,在一起很恩愛的,幾年來從沒紅過臉。她在一家銀行分理處上班,聰明能幹,很是機靈,幾年來憑著較強的業務素質已擔任了分理處的副職。她業務很忙,在外應酬也逐漸地多了起來,為了工作這都是很正常的,加上我自個整天也挺忙的,也就從沒發現我們之間有啥問題。 有一天,我不是太忙,在公司也沒啥事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