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被凌辱的班花

忘了是哪一天的晚上,當時已經十點多了我並沒有回到家,而只能孤獨的面對著SEM,打著一片又一片的X-ray。 都是該死的老師,期末考試突然改成報告,平常沒數據的我,根本沒資料上 台,只好趕緊做實驗,希望能趕出一點東西哀。教授學長今天都回家了,留下我 一個人在這裡,所幸大多數的時間並不用等在X-ray室裡面,還可以用電腦 上網,不然等著一片要一個多鐘頭的X-ray真是會瘋掉。 正當我上著風月尋找新色文時,外面傳來一些聲響,我心想:「這麼晚了,研究大樓的門也關了,是誰會在這裡啊?」 基於好奇心,我走出實驗室,尋找聲音的來源,當我走到另一間實驗室時,裡面傳來一陣聲響。 這時我就發覺有點怪異,因為照理說今天只有我申請留校,基本上這整棟大樓應該只有我才對,於是很好奇的敲了敲門,問:「請問裡面是哪位?」 裡面並沒有人直接回答,而是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慌張聲音,似乎在收拾些什麼,我又敲了敲門:「裡面還好嗎?」 「嗯……恩……沒事,我……我出去了。」說完,門打開來,一位研究生從裡面衝出來,神色道是滿慌張

Continue reading »

良家少婦初試賣淫

身下肉體扭動的感覺是如此美妙,我動情地熱吻著君君的濕潤紅唇,一邊揉搓著她嬌嫩的乳房。耳邊聆聽著她動人的呻吟,腦子裡習慣性地將自己想像成平時對她垂涎三尺而無機可乘的男人。 不知從何時起,這種想像已成為我和妻子做愛時最好的刺激。幻想那些男人中的某個終於得逞,將我太太弄上床,在她苦苦哀求之中半哄半用強地奪去她的貞操。幻想他將顫抖的妻子壓在身下,無視她無力的抗議,碩大的陰莖頂進她純潔的陰道,肆意地在她身體上發洩,一次又一次地在她的子宮裡射精……此時妻子也會緊閉雙眼,想像著被那個男人姦淫,淫蕩地嬌聲呼喊著他的名字,哀求他的征服。 妻子的客戶和上司是我們經常想像的物件,還有我的好友、醫院的醫生,等等。可是今天我的想像比平時更豐富,我想讓她穿上我買給她的性感短裙,到酒吧裡去陪酒,讓陌生下流的男人揉搓她的肉體、吮舔她的脖項,最後把骯髒的兩百塊錢塞在她的乳房中間。 想到這裡我興奮極了,我的唇舌離開她的耳珠,如夢囈般在她耳邊道:「老婆,我帶你出去賣好不好?」 被我撫摸得春情大動的妻子輕笑道:「你捨得麼?」

Continue reading »

峨嵋山

  汽車乘著漆黑的夜色沿著陡峭的山路緩緩地爬上峨嵋山,憑窗望去,頭尾相接的汽車盤旋而上,形成一條頗為壯觀的長蛇大陣,竟相閃爍的車燈好似繁星般地眨巴著眼睛。   時值盛夏,山下潮濕悶熱,一俟爬上峨嵋山頂,驟然之間又是另一片天地,山坡上輕雪覆蓋,使人從炎夏一步邁入了寒冬,站在濃霧迷彌的山顛,凜冽的勁風無情地抽打著薄衣的身體,使人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冷戰,東張西望地找尋著可以躲避風寒的去所。   「租大衣嘍,租大衣嘍!」路邊的板房裡傳來小老闆的叫喊聲,凍得瑟瑟發抖的遊客紛紛擁向板房:「好冷啊,的確應該租件大衣,否則能把人凍死!」   我也租來一件綠色的軍大衣,穿在身上,匯入人群,頭頂著夜色,腳踏著石板,興致勃勃地攀援而上。   「哈哈哈……」身旁的遊客瞅了瞅我,又環顧一下四周,望著一件件在漆黑中晃動、在寒風中飄拂的綠色軍大衣,悄聲打趣道:「好傢伙,咱們全成八路軍啦!」   「快上,一定要趕上頭班電纜車,看日出啊!」攀登的腳步突然快捷起來:「去晚了,就看不見佛光了!」   遊人們爭先恐後地湧上金頂,

Continue reading »

我們夫妻和老外的3P

2002年9月我們夫妻在美國DC時偶爾認識了一個澳大利亞小伙子,他成了我們夫妻的好朋友,我們三人的性愛至今仍然讓我興奮。 事情的源頭是我公司的電腦。有一天我的電腦突然不工作了,我於是到一電腦公司求救,我被告知他們只修理IBM微機,不修理蘋果機。正當我感到無助時,有一金髮碧眼的小伙子告訴我,他可以在工作時間之外試試,並告訴我,他名叫Ben,今年21歲。 看他的個頭約182厘米,典型的尚未發育成成年人的身材,配上一身西裝特精神,於是在大約四點鐘我把他請到家裡。在修理機器過程中我們聊了起來,天馬行空般胡吹瞎侃,他問我結婚了沒有,妻子是幹什麼的?當他聽說我妻子是個博士時,笑說晚上摟著這樣的妻子睡覺一定很幸福。 我問他是否和中國姑娘睡過,他告訴我,他原來有過一個菲律賓華人女孩;他又告訴我,華人的皮膚光滑,但有點黑。我說我妻子很白,他表示很想見見。 他問我:「中國女人怎麼看西方男人?」 我笑道:「雞巴大吧!」 他壞笑道:「你的雞巴多大?」我說沒量過,他說:「那我們比比吧!」 我說:「比就比,先看你的

Continue reading »

三個美貌的女兒

我有三個美貌的女兒,她們個個長的如花似玉,美如天仙,她們的那張漂亮的臉蛋兒,會迷死所有的男人,當然,她們除了俏麗的臉蛋兒外,各有風韻之處。 老大叫麗娜,今年18歲了,但發育的非常成熟,豐滿渾圓而白嫩的胴體,凸凹有致的曲線,特別是她的那張櫻桃小嘴,肉嘟嘟的櫻紅欲滴,含著你的雞巴吸吮起來時,簡直令人欲仙欲死。這樣漂亮的姑娘我企能讓他人占先,所以早就完全歸屬于我了。 老二叫麗梅,雖然15歲,身材決不輸于她姐姐,發育的也很成熟,豐滿肥白的身子胖乎乎軟綿綿的,全身的肌膚光滑細嫩如凝脂般,尤其是她的那對肉鼓鼓的大奶子和那個大屁股,嫩嫩的如水蜜桃般,雖然她的身體早被我盡情的玩弄了,但現在她還是個處女。 老三叫麗燕,今年才12歲。稚嫩的俏模樣象花骨朵般,水靈靈的非常可人,高挑苗條的身材也逐漸的呈現女人的模樣了,那對小奶子也逐漸的鼓了起來,結實的屁股蛋兒日漸飽滿。 她們的媽媽過世有好幾年了,我獨自一人把她們拉扯大了,但我也享盡了艷福。今天是麗梅的生日,我們四個人剛剛從飯店回來,我左擁右抱著走回了家。進了房

Continue reading »

情撼半生

  當在南城車站的大自鳴鐘,在漫籟無聲的晨空中響起六聲鳴叫,我從永劫回歸般的夢魘中驚醒過來。   自從去年唯一的釀金鋼錶因不夠旅費而換了車票後,現在只能靠車站的鐘聲來確認時間。我緩緩坐起來,抹去額上的冷汗然後環顧四周,確定自己是在祖居咱家的房間裡沒錯。初冬的清晨,陽光還沒有從後山的背面升出來,整個房間籠罩在昏暗而微涼的藍光中,滿屋沉沉,房裡的角上桌下,還帶些昨夜的黑影在流動著,隴隴透著房間裡終年桑榆晚景的悽惻。   剛剛的夢仍清晰可辨,在夢中,小雪冷冷的側身端坐於亭台看著外面瀝瀝的雨,然後回頭看著我,面容滿是憂惻苦澀。   我搖搖頭平復思緒,起床走到窗房望去,屋外四面飄雪,遠景濛濛,然而大雪猛而不烈,雪花飄來沾上我的嘴邊,在唇間溫柔地慢慢溶化,似是故人來,在我唇上輕輕地吻著。   此情此景,又再使我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那些在人生中走過的仍在滴著血的回憶,和那如山般沉重的一吻……               情.撼.半.生                 第一部              

Continue reading »

立雯奇遇記

個性開放的立雯在山中迷路,又逢暴風雨,所幸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棟農舍,於是便前往躲雨。 “老伯,我能在您這兒打擾一晚嗎?明早雨一停我就走。"立雯向正在農舍裡翻著稻草的老人懇求著。 老人抬起了頭,瞇著眼上下打量著立雯答道:"我這兒十幾年沒人上來了,方圓十里可只住著我和我那兩個不懂世事的傻小子,小姑娘難得來這兒,也算是有緣了,不過…." 老人歇了口氣接著又說:"這草茅唯一能睡人也只有屋裡的這張床,我們爺三兒躺下也是胳臂挨著胳臂,今晚風雨大,老頭我得到屋邊牛舍去守著我那幾條耕牛,小姑娘就委屈和我那兩個傻小子擠一擠了"。 聽到這兒,就連向來生冷不忌的立雯也不禁皺起了眉頭,老人自然也看出立雯的不悅忙道:"小姑娘,妳放心,我這兩個小子,從小生長於山中,男女床第間事絲毫不懂,對於小姑娘妳的清白當然無損" 立雯聽了老人的一番解釋,也就釋懷,於是向老人福身說道:"那就麻煩老伯了" 老人帶著立雯走入屋內後道:"鄉下人睡的早,這兩個小子已經睡了,小姑娘自己挪地方睡,老頭我有農事要忙,不多

Continue reading »

我和杭州女孩的激情性愛

艷遇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情,但是艷遇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結婚數年以後,總希望自己能有個艷遇,但是幻想了無數次,也沒有一次實現。但是,艷遇來了,它是那樣的自然和興奮,悄悄地就來到了你的身邊。 千禧之年的秋天,我來到了美麗的杭州,古詩云:江南憶,最憶是杭州。杭州湖光山色,秀佳天下,杭州的女孩也是清麗可人,記得我還在國有企業打工時,領導曾組織一次旅遊來到杭州,由於資金的匱乏,我們入住了一家非常便宜的旅館,那簡陋的條件並沒有影響我的心情,因為那家旅客的前台有個非常溫柔的姑娘,竟使我著迷得看了她一上午的工作。 這次來到杭州,我入住了一家三星的賓館,我常住這家賓館,因為只有這家賓館沒有小姐來騷擾你。 因為我從來不叫雞,我討厭那種交易下的性愛,那其實也不能說是性愛了,只能說是性交。晚上我洗過澡,在房間裡看電視,窗戶大開著,涼習習的風吹動著雪白的窗簾,心情很不錯的,電視節目卻沒有什麼,湖南衛視的快樂大本營都說好看,我培養了好幾次也沒有覺得有什麼好看的,10點多鐘了,更沒有什麼好節目了。 我就無聊

Continue reading »
1 102 103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