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胞胎姊妹花

(一) 據說雙胞胎之間具有超乎想像的聯系,例如心靈感應什麼的,所以下面這個故事,雖有點離奇,但是也未必就不可能,對麼? 認識現在的女友小菁是在朋友的生日派對。那天大家都喝得不少,派對過後我們兩人就糊里糊涂的相擁走進了酒店。不過還好沒有因此而覺得尷尬,過後幾次見面大家還覺得都對方都挺適合自己,于是自然

Continue reading »

被輪的少婦

李海和張建是在上海監獄認識的,一個是強奸婦女被判5 年,一個盜竊被判4 年。 6 月5 日,張建的刑期滿了,他出去時對李海說:“大哥,我先走一步,咱們兩個月後在蘇州見”。 8月4 日,李海也出獄了,5 日早上他來到蘇州楓橋路的一個小酒店門口,“大哥,我在這裡”。 李海一看,張建在裡面向他招手,酒足飯

Continue reading »

我給女徒弟姐妹開苞

我所在的工廠是國營的大型企業,工廠大人員多,待遇福利也高,四周幾十裡地的農民都望紅了眼,都想方設法進廠來做工。去年秋天因為修鐵路佔用土地,安排十幾個農村青年進廠工作,一個姑娘給了我作徒弟。這姑娘叫王福英,二十一歲。她個子比較高,有一米七,也顯得健壯就分給了我,因為我操作的是大型機床。 這姑娘長得不錯

Continue reading »

神奇的催眠香煙

爸爸是一家精神病院的藥劑師,研製出一種鎮靜劑很奇特,不管多麼暴躁的患者,只要聞到藥味,立馬就能安靜下來。最神奇的是,你任意發佈命令,患者都會無條件的執行。後來我知道,爸爸是看日本電影《追捕》得到的靈感,經過多年的研製,才獲得成功,但這藥效比電影中的厲害。 小時候去醫院,我親眼看見爸爸使用這個鎮靜劑。

Continue reading »

性盲的新婚之夜

俗話說:男人一生有三大幸事: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他鄉遇故知。這三件事當中最讓人銷魂蕩魄的莫過於洞房花燭夜了。 我和老婆結婚前見過許多次面,老婆人長得白嫩,面容還算嬌好,平生從未接觸過女人的我,一見到她就面紅耳赤不知所措,當她點頭答應嫁給我做我的老婆時,我一把把她摟在懷裡,摟得緊緊地,彼此都能清晰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兩位姐姐

我家住東北,我父親生了兩個姐姐,才生下我這個帶把兒的。 雖然很高興,但一家五口人,開銷可不小,所以父親常年在省城打工,家里只剩下我媽和我們姐弟三人。 姨夫見我大姐生的水靈靈的,早就動了歪腦筋,姨夫見我保護我大姐,心中似已有警覺,就不再要咱姐弟等到他家作客,我也樂得成天找我那些狗黨鬼混,我大姐懸著緊崩

Continue reading »

姦淫女下屬

我所在的單位是電力行業,因為工作性質,除白天8小時上班外,還需要有人夜間值班,家中的不和,使我不願回家,所以經常留廠值班。一開始,我會在沒事的時候溜出廠,去洗個腳,敲個背什麼。正月初五那天,晚上6點多中,我從車間浴室出來,發現儀表班的趙敏正拿著臉盆毛巾去洗澡。兩禮拜沒做愛的我突然感到小弟弟一陣騷動。

Continue reading »

尹家嫂子和她的兩個女兒

六八年我父親從勞改農場出來,但是還戴著右派的帽子,於是我們全家跟著下放到農村。那時候農村最下面的組織叫小隊,小隊上面有大隊,大隊上面有公社,公社上面就跟現在叫法一樣了縣、市、省…… 我們大隊有六個小隊,我們家下放地是六隊,是全大隊最貧窮的小隊,公分低得有很多家忙活了一年,年終結帳時還欠隊裡不少錢。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