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奴記

「師兄……不要……啊……」細細的呻吟聲是從「閻門」的第五弟子「牟玉」的閨房中傳出的。 馨香整潔的閨房中,紅眠床正不住地搖動着,羅衫和紗裙散落在地上。繡帏之中,玉兒的雙眼緊閉,榛首後仰,修長的雙腳被架在雪白的雙肩上。紅色的肚兜已經被扯開,無力地垂在身側。雪白的皮膚上,泛着汗水及紅潮。綿軟的豐乳,随着上

Continue reading »

公司美女全操遍

我是一家公司的經理,手下掌管著幾家份量很重的企業,在人們看來,我是一個成功的人士,在女人們看來,我是一個典型的鑽石王老五。 外表瀟灑的我從不在外面沾花惹草,也不對公司的女員工動手動腳,在她們面前,我是一個成熟穩重的人。 公司挑選職員的時候男的以才錄取,女的以貌錄取,因為我是一個非常注意外表形象的人,

Continue reading »

親情家庭孝女

小玲雙手捧著一幅照片,兩行熱淚從眼眶中慢慢流下來。照片上一對中年夫婦親熱地相互擁著對方,臉上洋溢出幸福地微笑。在他們身後一名漂亮的女中學生頑皮地趴在他倆的肩頭。 照片上的那對夫婦正是小玲和她的父母親,那是兩年前照的。當時小玲剛剛考上了市重點高中,而他的父親也剛被提拔爲市土地管理局的局長。就在這雙喜臨

Continue reading »

漂亮小護士被我操

肖媛個子不高,只有156,雖然長的不十分的漂亮,但很可愛,身材也很瘦小,是一個很乖巧的女孩,是嬌小玲?型的,也正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我追求她使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漸漸發現她有護士特有的溫柔和對我的順從。 那時她才18歲,剛從護士學校畢業,約三個月後吧,她一天晚上在醫院值班,我去陪她,那天醫院裡的病人很

Continue reading »

帶霧的夏夜

我曾經熱愛生活,在生命被剝奪之前決不輕易放棄。在波黑戰火點燃的時候,我仍然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女,因爲戰火並沒有燃燒到我們這個偏僻的小城。 可是我記得我的15歲生日過了不久,槍聲就成了街道的噪音之一。昔日的鬧市因爲落下過塞軍的炮彈而變得不複存在,而街道只剩下匆匆而過的零星行人和隨風飛舞的垃圾和塵土。

Continue reading »

媽媽和阿姨被騙進淫窟輪幹

桌子上擺著一張我和我媽媽的黑白像片。 由於年代久遠,它的白邊已經開始發黃。 這張像片攝於八七年,是我媽媽一次出差的時候和我拍的唯一的一張。 我之所以還記憶猶新,卻不僅僅因為照片本身,還因為它總使我想起十多年前我跟隨媽媽出差到華東N市時發生的事,一段說不上是悲傷還是刺激的往事。 拍照片的人是我媽媽單位

Continue reading »

漁家三女

漁家三女父女同歡情更親,淫心色膽倫理泯。 千古絕唱漁家女,人間造物世語新。 1992年,湖北荊門地區,仍有許多漁民長年漂在湖泊之中,他們以捕魚為生。 打魚賣魚,生兒育女,他們的喜怒哀樂;他們的騷動和慾望,都渲泄在了一條條小船上。由於他們生活在水的世界裡,很少和外界來往,陸地上生活的人很難了解、知悉他

Continue reading »

工廠姐妹花

大學畢業後,由於家裡沒有關係,四處奔波了半年,我才進了一個化工廠,過完春節,帶著行李走進這個破落的企業時,我感覺我的人生就像這個企業一樣,再也不會有什麼大的起色了。 沒有想到的是,到了這個企業竟然受到了企業裡大大小小領導的一致歡迎和肯定,因為我是化工專業科班出身,而且從北方來的我酒量特別的好,這在經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