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小阿姨誘惑我上他跟朋友的女友

朋友要去當兵前拜託我幫他家人搬家我朋友在家排第2.他還有個哥哥和弟弟妹妹。他家中就剩下朋友的媽媽和26上下的小阿姨和朋友女友跟他弟弟妹妹。 他哥哥也在當兵!他媽媽折去南部拜拜過了幾天後我還在睡覺.電話向了我接起來聽到阿姨的聲陰。阿姨說明天搬家公司的人會來問我可以去幫忙嗎。我說阿姨好的我明天我一定過去

Continue reading »

大炕上的肉體聯歡

胡本興是外地人,但在山海關這一帶當兵七年,退伍後又在這裡工作,所以他對周圍很熟悉。這一帶的農村都很窮,軍隊養雞場拿國家工資的職工就成了四周村子裡姑娘們的追求對象,能說能幹的胡本興更是眾矢之的,但本興從來就沒看上那些土裡土氣的姑娘。這樣幾年過去「小胡」變成了「老胡」,他還是一光棍漢。 八四年、本興在詔

Continue reading »

和雙胞胎作愛

認識現在的女友小菁是在朋友的生日派對。 那天大家都喝得不少,派對過後我們兩人就糊里糊塗的相擁走進了酒店。 不過還好沒有因此而覺得尷尬,過後幾次見面大家還覺得都對方都挺適合自己,於是自然而然的,交往一個月後,小菁搬來跟我住在了一起。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 「嘻嘻,寶寶,我回來了。」一進門,我就叫著小菁,

Continue reading »

山村虐事

十月國慶假期某天中午,H市的郊外一處偏僻的養豬場,養豬場的主人今年53歲下身一件黑色褲衩,皮膚黝黑的上身穿著一件洗得發白有點破損的白色背心的老張頭和老伴肥胖中年婦女賴大娘在一處遠離養豬場,剛好可以看見養豬場大門的一顆樹底下的石桌上乘涼吃飯。 菜式很簡單,三菜一湯,一盤糖醋排骨、一盤青椒炒肉、一盤青菜

Continue reading »

老頭上隔壁的人妻

玲秀到附近的超商買了些冷飲,沒想到烏雲密佈的天空下起午後雷陣雨,雨下的又快又大與舕舔舞,玲秀跑回大門口時,半個身子已經是濕淋淋的緄緀綡綰,隔壁的陳伯見狀當然毫不考慮跑來幫忙,撐了把傘兩人妳一包我一袋的進了屋子。 『陳伯!謝謝妳!』 『玲秀!妳別跟我客氣嵷嶊嶉嶄,大家都這麼熟了。』 『我拿毛巾讓妳擦擦

Continue reading »

大學心理學助教

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們全班和我們心理學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酒屋去慶祝,助教她因為是我們繫上學姐,剛畢業一年,馬上就要到美國讀碩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點依依不捨,也順便為她送行。老實說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臉蛋佩上明亮的大眼,還有櫻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纖細婀娜多姿,班上不知有多少男

Continue reading »

嫖母記

【前奏】 老頭子年紀大了,特別是這段日子。身子越來越差。他又提起了舊事。想找個女人回家。說是想照顧自己,以前我一直反對。終于不了了之了。前一段時間,他又提出了這個問題。他想和媽媽復婚,我倒不好反對了。雖然我感覺和別的女人沒差別。因為老頭子已經和媽媽離婚差不多十幾年了。 我應該算是一個富二代吧,老頭子

Continue reading »

風流的老婆

我老婆叫欣怡,芳齡二十五歲,儘管已過雙十年華,仍然無礙她嬌媚迷人的風姿,欣怡雖沒有沉魚落雁之貌,卻長有柳眉鳳眼,梁鼻櫻唇,最折煞我的是欣怡的柳腰葫臀,最教人心醉的是幽谷下沿的迷魂鄉,保證來訪者仿如置身在五里霧中,欣怡恰好是“兩峰梅嶺手滿盈、一把枝腰掌中輕”的可人兒。 托賴欣怡的母親十分愛賭,所以欣怡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