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男的性福時光

在這個城市裡,我是個資深的單男。專門給那些思想開放,兩性生活不和諧的夫妻送溫暖的那種。    入圈三年多來,已經幫助四五對婚姻遇到瓶頸的夫妻度過了危機,開啟了性福的大門。我的口號是,只進入你的身體,不進入你們的生活,一切以服務為宗旨。不知道有關部門是不是應該給像我這樣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只為給別人送去

Continue reading »

鄰家借種

本人今年25歲,我是我們村第一個大學生,第二個則是我弟弟,所以我家在農村有不錯的地位,我更是被長輩當成狀元般。 我家其實十分窮,我讀大學也是村裡出了大部份錢供我,所以我對村裡的長輩都十分尊重,而最被我喜歡的是我隔壁的葉奶奶,她只有一個孫子,叫彭沖,所以我和弟弟也被她當成孫子對待。農村鄰居是十分好的,

Continue reading »

小雨和公公第一次

和公公第一次發生過了好多年了,可是記憶非常清楚,就像初戀一樣。 那是我結婚兩年後,我和公公的關係都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就差捅破這層紙了,這天早晚會來的。那年夏天,七月份的一天,我寶寶那天在她姥姥家,不在家。 公公做了飯說犒勞一下我,就一起吃,然後他說讓我陪他喝點酒。這都是公公把握的時機,我和公公的序

Continue reading »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那一年,我18歲,卻和一個比我年長5歲的少婦發生了關係而與我發生性關系的,竟然是我的鄰居——燕嫂。 燕嫂她的身材很好,有著一頭披散在兩肩長長烏黑的秀髮,那淡施薄粉的臉上有一雙褐色的眼睛,淡粉色的肌膚和那豐滿的嘴唇。 雖然已經嫁給松哥5年,人們都說他們奇怪的是肚子還沒有什麼動靜。 她婆婆總是歎氣自己兒

Continue reading »

下賤的淫奴妻

我和妻子是在大學裡認識的,當時她是隔壁財經系的系花,其實說她是校花也不為過,她很漂亮,外表嬌美文靜,身材高挑性感,氣質也是一流,被我們學校的男生視為夢中情人,我第一眼看到她時,就已經認定她將是我今生的所愛。 經過不懈努力和堅持,擊敗了無數競爭和挑戰,我最後終於打動了伊人的芳心,贏得美人歸。當然我的條

Continue reading »

別怪我操你

2009年我進入了某醫院正式的開始上班,我起初還是跟隨我的老師熟悉這個專業的流程和相關疾病的診斷治療。 這種生活延續了好長時間,到了半年後的某一天,我的帶教老師有一個病人就診,那是一個女病人大概有25歲左右的樣子,聽說他在去年的時候病的很重,當時去了很多醫院都控制的不好,所以我老師給她治療的好以後她

Continue reading »

公公媳婦之間的肉搏戰

一袋煙的功夫,孫老頭終於背著蘇嵐趕到了木屋的所在,由於年久失修,這件木屋破敗不堪,空空如也,但幸好屋頂很黏實,擋雨倒是沒有問題,蘇嵐踮著腳尖找了地,身上滿是水痕,清涼的短發貼在小臉上,朱唇皓齒,楚楚而動人。 「等我把這人收拾個地方出來歇腳,你先坐在背包上休息一下!」孫老頭利索的收拾起屋子來。 「哎!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第一次給了舞女

一轉眼,來到這個城市已經有好幾個年頭了,在這裡發生了很多讓我難忘的事,從一個懵懂無知的少年變成了一個花叢老手。 可最讓我刻骨銘心,難以忘懷的,是我的第一次卻給了一個舞女。一個比我大20多歲的舞女。 我家住在東北農村的一個偏僻小山村裡,那裡的交通很落後。家家都很窮,過的也很苦。 因為我父親身體不好,我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