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孫與儿媳婦

老孫其實不老,今年才五十,是湖南省某廳副廳長。 人們叫他老孫,主要是因為孫悟空經常自稱老孫的緣故——起初只是几個牌友叫,漸漸的身邊的人都開始叫他老孫。 然而此老孫非彼老孫,一米七五的個,身材魁梧,任何人都不會把兩者對比起來。 閑話少說:在菜市場最外面是一溜擺地攤的小販,其中有一個叫王婆的,孫老經常去她那里買。 主要是王婆的菜精致,而且經常有一些新花樣。 今天老孫頭就看中了一樣菜——枝子花(或者叫黃枝子花)。 青色的枝子花用清水泡著,盛在一個大缽子里,只看得老孫頭食欲大興。 (注:黃枝子是一味中藥材,有清熱、去毒的功效,其花用開水燙一下,和些青辣椒,用清油一溜,特好吃……我就最喜歡吃這個菜)老孫,今天要買點什麼菜?王婆看見老主顧來了,臉上堆起笑招呼著。 王婆,來半斤……老孫頭點了點盛枝子花的缽子,……多少錢?王婆一邊從一個破籃子里面翻塑料袋,一邊說道:這東西金貴,要10塊一斤呢,又趕時節,你要是喜歡吃,就多買一些,自己家里用清水泡著,可以留几天得。 老孫聽了,就抽出十塊錢來:那就來一斤。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助教

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們全班和我們心理學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酒屋去慶祝,助教她因為是我們系上學姐,剛畢業一年,馬上就要到美國讀碩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點依依不捨,也順便為她送行。老實說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臉蛋佩上明亮的大眼,還有櫻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纖細婀娜多姿,班上不知有多少男生迷她,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她早已有男朋友了,是她們大學的班對,現正服役中,但感情一直都很好。我們到系辦接她時,發現她還特地上了點薄妝,原本白淨的臉龐,更加嫵媚動人,穿了一件絲質白色襯衫和花色短裙,真固是美麗極了,把班上那些平常看也算美女的同學通通給比了下去,女生說不出的嫉妒,男生卻是被勾的心癢癢的。其他的女同學都由班上男生用機車載過去,助教和兩個女生就上了我那輛祥瑞的破車。當她婷婷的坐到駕駛座旁時,一陣幽香就淡淡襲來,眼睛不自覺飄向她大腿,在絲襪包裹下的美腿,是那麼的修長勻細,一顆心居然撲通撲通的跳起來。唉!如果她是我女朋有就好了,能和這種美女一親芳澤,真是做鬼也甘願。  坐在酒屋庭園式的涼

Continue reading »

豪門底下的母親

我在浴室門口外,不停的套弄著我的下體,想著母親在裡面洗澡的桐體,浴室水氣和沐浴乳香,透過門下得排風口縫隙穿了出來,即使我貪婪蹲在地上,無奈甚麼都看不到。 聽著那沖水聲,那水流從頭髮、臉龐,流向乳房,從乳溝中繼續往下陰毛,在後在肉穴那凝聚成一條流水,沿著大腿內側雙開,那滴水露滑過大腿、小腿,最後在腳背上停了一下,就流入排水溝。 家裡是座落在天母的高級住宅區,是棟十二層樓高的大廈,而家中是樓中樓,整個房裡充滿歐洲古典氣息,到處都是藝術品。 父親是個金融精算師,常常都要出國拜訪客戶。 二樓是母親及我的房間,而母親每次洗完澡後,都披著浴巾就走出來,也不包的緊緊的,讓自己的乳房半蓋,走路時還有些水滴在肉臀上,隨著臀部的扭動,躲在角落的我,看的更是血脈噴張。 雖然家庭看似美滿,不過母親早已經跟父親失和,不單方面是工作關西,最主要的是,父親那邊的家人,認為母親只是貪圖金錢、攀龍附鳳,才決定嫁來這裡。 所以因為親戚,母親早就習慣一個人獨處,偶爾出去書局看看書,逛逛街,要不然在家中就是去琴房,彈她最喜愛的

Continue reading »

良家少婦初試賣淫

身下肉體扭動的感覺是如此美妙,我動情地熱吻著君君的濕潤紅唇,一邊揉搓著她嬌嫩的乳房。耳邊聆聽著她動人的呻吟,腦子裡習慣性地將自己想像成平時對她垂涎三尺而無機可乘的男人。 不知從何時起,這種想像已成為我和妻子做愛時最好的刺激。幻想那些男人中的某個終於得逞,將我太太弄上床,在她苦苦哀求之中半哄半用強地奪去她的貞操。幻想他將顫抖的妻子壓在身下,無視她無力的抗議,碩大的陰莖頂進她純潔的陰道,肆意地在她身體上發洩,一次又一次地在她的子宮裡射精……此時妻子也會緊閉雙眼,想像著被那個男人姦淫,淫蕩地嬌聲呼喊著他的名字,哀求他的征服。 妻子的客戶和上司是我們經常想像的物件,還有我的好友、醫院的醫生,等等。可是今天我的想像比平時更豐富,我想讓她穿上我買給她的性感短裙,到酒吧裡去陪酒,讓陌生下流的男人揉搓她的肉體、吮舔她的脖項,最後把骯髒的兩百塊錢塞在她的乳房中間。 想到這裡我興奮極了,我的唇舌離開她的耳珠,如夢囈般在她耳邊道:「老婆,我帶你出去賣好不好?」 被我撫摸得春情大動的妻子輕笑道:「你捨得麼?」

Continue reading »

峨嵋山

  汽車乘著漆黑的夜色沿著陡峭的山路緩緩地爬上峨嵋山,憑窗望去,頭尾相接的汽車盤旋而上,形成一條頗為壯觀的長蛇大陣,竟相閃爍的車燈好似繁星般地眨巴著眼睛。   時值盛夏,山下潮濕悶熱,一俟爬上峨嵋山頂,驟然之間又是另一片天地,山坡上輕雪覆蓋,使人從炎夏一步邁入了寒冬,站在濃霧迷彌的山顛,凜冽的勁風無情地抽打著薄衣的身體,使人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冷戰,東張西望地找尋著可以躲避風寒的去所。   「租大衣嘍,租大衣嘍!」路邊的板房裡傳來小老闆的叫喊聲,凍得瑟瑟發抖的遊客紛紛擁向板房:「好冷啊,的確應該租件大衣,否則能把人凍死!」   我也租來一件綠色的軍大衣,穿在身上,匯入人群,頭頂著夜色,腳踏著石板,興致勃勃地攀援而上。   「哈哈哈……」身旁的遊客瞅了瞅我,又環顧一下四周,望著一件件在漆黑中晃動、在寒風中飄拂的綠色軍大衣,悄聲打趣道:「好傢伙,咱們全成八路軍啦!」   「快上,一定要趕上頭班電纜車,看日出啊!」攀登的腳步突然快捷起來:「去晚了,就看不見佛光了!」   遊人們爭先恐後地湧上金頂,

Continue reading »

女兒的男友脫光我的衣服

阿姨,太陽照屁股了,該醒了吧。小徐站在床邊看著我。 其實,我早醒了只是還趴在床上,陽光照著我溜光的屁股。我想,應該讓太陽照照自己的屁股讓它在陽光下陽光一下。 女兒二十出頭時我就知道女兒戀愛了,她經常晚歸甚至徹夜不歸,兩三年過去了,她的形體出現了變化,我就看得出,她有一定時間的性交史了。我是個開通的母親,認可女兒有過的性行為,這樣的事在現在這樣的社會不丟人,性是她應該有的一種嘗試和實踐。可她的男友是個怎樣的男人?我想問,但一直沒問。 直到今年的冬天,一個氣溫很低的星期六,女兒很高興的領男友到家裏來了。雖然女兒提前說過,我也沒有刻意打扮,只是穿著居家的便服,見女兒的男友畢竟不是重要會面。他們進門見到我和丈夫,女兒介紹說:爸,媽,這是小徐。 我和小徐就這樣第一次見面了。這個男孩高個頭,挺健壯。我想女兒的身高不低,他們身高算是般配。女兒的皮膚象我白皙,可他皮膚黝黑,我端詳著他們,這一對男女站到一起色調相反,我想不出該怎樣判斷。男孩的面部粗框,不俊俏,可眼神機靈透著精幹,挺有男人樣。 他剛見到我們

Continue reading »

我與家人亂倫的新故事

一年多沒有回家了學校的學習太忙,為了考研究生,我連春節都沒有回家,在學校複習,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拿到了研究生的通知書,這還是我們附近唯一的一個研究生的,想想爸爸媽媽一定很高興也會很自豪的。 打車回家的時候,看著窗外的景色,家鄉有了好大的變化啊,多了好多的花草,家鄉美了,是不是家鄉的人也越來越漂亮了呢! 沒有告訴爸爸媽媽我回來的消息,我想給爸爸媽媽一個驚喜,歡喜地走上六樓,輕輕用鑰匙打開門,可是讓我失望了,家裡沒有人,爸爸媽媽都不在。把東西放好到我的房間,躺在床上想著爸爸媽媽可以去哪裡。 已經一年沒有看見我親愛的爸爸媽媽了,他們是不是很好呢?現在已經晚上七點多了,他們能去哪裡呢?隨手拿起放在我床邊桌子上的影集,翻看著,這裡都是我們家的照片,從我可以和媽媽做愛開始,我都會在生日的時候照很多的相片。其中有媽媽給我口交的,我操媽媽騷屄,我操媽媽肛門,還有我和爸爸一前一後操媽媽,更有我和我的同學一起操媽媽的照片,那時候我生日總是很快樂,而且我也越來越喜歡看媽媽被別人操的樣子,好像我操媽媽已經不

Continue reading »

迷奸兒媳婦

我今年50歲。有一個兒子,25歲,剛結婚兩個月,我媳婦叫肖艷,23歲,人如其名,我兒媳婦長得嬌艷無比,活像成熟的水蜜桃,嬌艷欲滴,齊耳短發染成淡紅色,一雙媚眼勾人心魂,臉蛋嬌美白皙,濕潤的紅唇透出性感。如藕般的雙手潔白細膩,腋下的毛颳得乾乾淨淨,35D的大奶像小白兔一樣彈跳不停,小腹平坦,23D柔軟的腰肢盈盈一握,36D的大白屁股渾圓挺翹。白嫩的大腿,潔白細膩的腳丫肉乎乎的,腳趾塗了淡淡的趾甲油,稀疏的陰毛順伏地覆在三角地帶,下面露出粉嫩的騷穴。為何我連媳婦的秘密地方都如此清楚呢?因為我雖然是她公公,但我也是個好色的公公,常偷窺她洗澡,只是苦於老婆和兒子在身邊,沒機會大快朵頤,只好在夢中摟著嬌美的兒媳翻雲覆雨,第二天起來短庫都是斑斑精液。 機會來了,兒子公司組織員工到外地旅游,大約一個星期,我老婆也去了,兒媳婦要值班沒去。本來老婆要我也去的,可我借口有事沒去。這樣家裡只有我和兒媳婦倆人。機不可失,我決定當晚就付諸實施我的淫媳計劃。吃過晚飯,我把加了春藥的牛奶遞給媳婦,媳婦不疑有它,邊喝邊

Continue reading »

情撼半生

  當在南城車站的大自鳴鐘,在漫籟無聲的晨空中響起六聲鳴叫,我從永劫回歸般的夢魘中驚醒過來。   自從去年唯一的釀金鋼錶因不夠旅費而換了車票後,現在只能靠車站的鐘聲來確認時間。我緩緩坐起來,抹去額上的冷汗然後環顧四周,確定自己是在祖居咱家的房間裡沒錯。初冬的清晨,陽光還沒有從後山的背面升出來,整個房間籠罩在昏暗而微涼的藍光中,滿屋沉沉,房裡的角上桌下,還帶些昨夜的黑影在流動著,隴隴透著房間裡終年桑榆晚景的悽惻。   剛剛的夢仍清晰可辨,在夢中,小雪冷冷的側身端坐於亭台看著外面瀝瀝的雨,然後回頭看著我,面容滿是憂惻苦澀。   我搖搖頭平復思緒,起床走到窗房望去,屋外四面飄雪,遠景濛濛,然而大雪猛而不烈,雪花飄來沾上我的嘴邊,在唇間溫柔地慢慢溶化,似是故人來,在我唇上輕輕地吻著。   此情此景,又再使我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那些在人生中走過的仍在滴著血的回憶,和那如山般沉重的一吻……               情.撼.半.生                 第一部              

Continue reading »

他的妻子是妓女

兄弟,記住,出了門千萬別回頭,咱們這兒有這講究……六哥,這幾年承蒙…… 行了,是兄弟就別說那話……保重啊六哥! 六哥是監獄裡的紅頭,進來8年了。當年因看不慣當地一個橫行霸道的市容干部,一氣之下把他給殺了,因為附近給求情的人太多,死刑改了無期,牢裡的犯人都佩服他,也怕他,慢慢的他成了老大。剛出來的那個叫吳天明,三年前因為替朋友出氣,拿刀砍了當地一個無賴。判了三年。今天是他出獄的日子。六哥因佩服吳天明的義氣,在牢裡很罩著他,因此吳天明在牢裡沒受什麼苦。 天明……天明……吳天明聽到有人叫他,他茫然的四處看著,強烈的陽光讓他睜不開眼睛。這兒,天明…… 很遠的地方,一個大樹背後,走出一個和吳天明看起來差不多年齡的小伙子。吳天明認出來了,他是黨建國,比他大一歲,是他最好的朋友。三年前,因為當地一個無賴總欺負黨建國,吳天明替他出氣,砍了那無賴幾刀。能來接他出獄的也許只有黨建國了。吳天明是個孤兒,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誰,他入獄後養父母也失去了消息,剛剛出獄的他什麼也沒有………… 天明,知道你今天出來,我等

Continue reading »
1 54 55 56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