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寡婦的性慾

這是一個盛夏剛退,秋天還沒趕來的故事。 高中畢業久後,我考上了市區的一所中中等等的大學,入學到上課,都快半年之久,我喜歡打籃球,但從沒想過要進校隊,技術可以說得上可以啦,大一生的班制籃球賽,都必然會找我上場打就是,而我們學院也破天慌拿了季軍。 自我吹捧就到此,言歸正傳,因為常在校打籃球的關係,結識了

Continue reading »

學姐的鞋底,學弟的天堂

3月23日,周四 在宿捨的衛生間裏看到魏麒下身戴著的那個貞操鎖時,我很是驚訝。 學校的研究生公寓都是帶獨立衛生間的兩人間——我的室友便是魏麒。今天,我剛出門不久後回宿捨拿東西,沒想到推開廁所門,竟見到魏麒在小心翼翼地清洗他貞操鎖裏的汙垢。我知道魏麒對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感興趣,但沒想到他竟然真親自玩了

Continue reading »

系花、犬奴、同學會

房間裡,燈光昏暗,房外風強雨,颱風天風呼呼的追著,雨嘩嘩下著。 一個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腳分開。 在他雙腳分開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體正跪在男人的雙腳之間,同樣一絲不掛。 女的約莫二十多歲,頭綁馬尾,只有幾根青絲飄在膩白的後頸上,女人肌膚賽雪,雪白渾圓的屁股跟美艷的容貌,紅潤的雙唇,堅挺的

Continue reading »

新郎喝掛了 所以我只好把新娘給…

v看看時間也子夜十二點了,其他人終於告辭,臨走還叮嚀我要忠實記錄他們鏖戰過程,偌大屋子就剩下新郎新娘和我,我是不得以才留下來的,學弟口齒不清的問我有沒有醉? 通常喝醉酒的人反而會去關心別人是否還可以。 新娘子好不容易撐到客人全走,鬆口氣頹靡得坐倒在沙發上,後仰的姿勢讓胸部曲線完成呈現,我對面坐下來,

Continue reading »

我被迷奸之后

我是個很平凡的乾扁研究生,每天被老闆盯著研究進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變裝是我少數釋放壓力的愛好之一,我一個人住在爺爺奶奶留下來的老房子裡,獨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這裡的舊衣服,根本就是我的天堂。 每天我回到家必定會做的事情就是洗好骯髒的身軀,然后端坐在梳妝台前將我即肩的長頭髮梳成女孩子的髮型,

Continue reading »

在樓梯間被學弟強姦

我叫小婷,今年高三,平常都穿著黑色膝襪,格子短裙,深藍色水手制服,綁個馬尾到學校。因為準備升大學,所以在學校唸書都大約六點才回家。 我們樓下是二年級,有時候經過二樓常常會有學弟偷盯著我的短裙看,這是我自己在外面訂做的格子裙子,比較短,幾乎快到屁股,所以如果有風吹過來我有時候很怕會走光,尤其是裡面常穿

Continue reading »

愛玲的生日

轉眼和學弟分手兩個月了,孩子氣的男人有時真讓人受不了。 醋勁大,控制慾又強,吵了幾次也談了幾次,最後還是忍痛分手。 我搬進了愛玲租的公寓,三房兩廳,雖然不大,但至少容的下我們兩個小女人相依為命。 今天是愛玲的生日,我雖然沈澱了兩個月,但還是落落寡歡。 愛玲想趁著慶祝她生日,也讓我好好開心一下。 「靜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大奶學姊

我的學姊大我三歲,今年才剛畢業,她畢業後在補習班邊工作邊補習準備研究所,她在學校附近租房子住,而我才大一剛搬上來,剛好有緣住他隔壁跟她成為室友,一直以來她都很照顧我,對我極好,甚至會給我她房間的鎖匙,讓我可以在週末帶女友去她房間過夜,因為她有時週末會去住她在台中的姊姊家。 因為我房間都沒有電視VCD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