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花、犬奴、同學會

房間裡,燈光昏暗,房外風強雨,颱風天風呼呼的追著,雨嘩嘩下著。 一個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腳分開。 在他雙腳分開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體正跪在男人的雙腳之間,同樣一絲不掛。 女的約莫二十多歲,頭綁馬尾,隻有幾根青絲飄在膩白的後頸上,女人肌膚賽雪,雪白渾圓的屁股跟美艷的容貌,紅潤的雙唇,堅挺的

Continue reading »

和學姐偷情

天氣越來越冷,洗澡就變成一件很痛苦的事了。 因為女友抱怨我都沒時間陪她,我便辭掉便利商店的工作,好增加倆人見面的機會。他今晚約了女友要看電影,所以一下課就連忙先回來洗個澡。但是這波寒流實在太強了,他不情願的帶著盥洗用具,和幾天來換下的髒衣服跑到浴室,卻在浴室門口和人對撞了一下。 我趕忙退後一步,一看

Continue reading »

光榮退伍

我出生在一個很保守的家庭,造就出我是一種乖乖的個性,從小就很聽爸媽的話,努力讀書考高中、大學及研究所,也沒啥叛逆期。隨著年紀越大,常常聽到已經當過兵的同學或者是表哥,說到要好好珍惜當兵時光,那是一個你可以認識到,你一生中無法認識到的人,我懂得他們再說什麼,不過,沒想到真的讓我認識到很特殊的人物,那就

Continue reading »

解開寡婦的性慾

這是一個盛夏剛退,秋天還沒趕來的故事。 高中畢業久後,我考上了市區的一所中中等等的大學,入學到上課,都快半年之久,我喜歡打籃球,但從沒想過要進校隊,技術可以說得上可以啦,大一生的班制籃球賽,都必然會找我上場打就是,而我們學院也破天慌拿了季軍。 自我吹捧就到此,言歸正傳,因為常在校打籃球的關係,結識了

Continue reading »

學姐的鞋底,學弟的天堂

3月23日,周四 在宿捨的衛生間裏看到魏麒下身戴著的那個貞操鎖時,我很是驚訝。 學校的研究生公寓都是帶獨立衛生間的兩人間——我的室友便是魏麒。今天,我剛出門不久後回宿捨拿東西,沒想到推開廁所門,竟見到魏麒在小心翼翼地清洗他貞操鎖裏的汙垢。我知道魏麒對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感興趣,但沒想到他竟然真親自玩了

Continue reading »

系花、犬奴、同學會

房間裡,燈光昏暗,房外風強雨,颱風天風呼呼的追著,雨嘩嘩下著。 一個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腳分開。 在他雙腳分開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體正跪在男人的雙腳之間,同樣一絲不掛。 女的約莫二十多歲,頭綁馬尾,只有幾根青絲飄在膩白的後頸上,女人肌膚賽雪,雪白渾圓的屁股跟美艷的容貌,紅潤的雙唇,堅挺的

Continue reading »

新郎喝掛了 所以我只好把新娘給…

v看看時間也子夜十二點了,其他人終於告辭,臨走還叮嚀我要忠實記錄他們鏖戰過程,偌大屋子就剩下新郎新娘和我,我是不得以才留下來的,學弟口齒不清的問我有沒有醉? 通常喝醉酒的人反而會去關心別人是否還可以。 新娘子好不容易撐到客人全走,鬆口氣頹靡得坐倒在沙發上,後仰的姿勢讓胸部曲線完成呈現,我對面坐下來,

Continue reading »

我被迷奸之后

我是個很平凡的乾扁研究生,每天被老闆盯著研究進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變裝是我少數釋放壓力的愛好之一,我一個人住在爺爺奶奶留下來的老房子裡,獨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這裡的舊衣服,根本就是我的天堂。 每天我回到家必定會做的事情就是洗好骯髒的身軀,然后端坐在梳妝台前將我即肩的長頭髮梳成女孩子的髮型,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