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媽喝罰酒

「去你的,你怎麼就不能等我一起高潮呢?多點耐性就好了啊。在一起幾年了?你還是不知道怎麼讓我開心。我前幾任老公……」 聽見老媽的咆哮,我一溜煙地躲回臥室裡頭。她和老爹,每週有約定的做愛日,而每次完事之後,她就會直衝浴室洗澡,我可不想被撞見。 從十三歲開始,關於上述的對話,我不知聽過了千百回。五年的時間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