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後姨母和我的表姐表妹們

“小宇,真的決定要回家了嗎?”不知道什麼時候蓮姐站到我的身後。 “嗯,是的!姨母給我打了幾次電話來了,叫我這個暑假一定要回去,蓮姐你知道,雖然她是我的後姨母可畢竟是我的長輩!”我回答道。 “哎,小宇,我真的不希望你走!你?哥每天都要晚上才會回來,我一個人在家裏會害怕的,你是知道的!”蓮姐幽幽得說道。

Continue reading »

表姐來拜年卻變了上床

表姐到我家拜年,一到我家就入了我房間,除下了白色的長袍,坐到我的床上,專心玩我新買來的X-BOX。 表姐一除下那白色的長袍,我就呆住了,裡面穿的是一件大領口的無袖跌肩的寬鬆身短上衣,水藍色的薄料子,露出了小蠻腰。 而下身穿著一條顏色配襯無腰頭的半截裙,質料是薄薄的毛織品,長度剛剛能蓋過她的大腿根,裙

Continue reading »

想起表弟心就癢

白娜的舅舅在她就讀的大學所在的城市工作,是公安局的書記,而她的舅媽在外貿局工作,平時她一有時間就去她舅舅家,有時趕上周末就住在舅舅家,反正有的是房間,舅舅有一個兒子,就是白娜的表弟,小她四歲今年剛好十五,叫小德,在本市體校踢足球。 一想起表弟小娜心就癢癢的,想起小德英俊的像貌1米80的身高,強壯的肌

Continue reading »

貴婦人的性遊戲

我是三十歲那年結婚的,如今已整整七年了。太太沒有為我生下一男半女,所以家中始終是那麼寧靜、那麼地一成不變。 婚前,我和我太太交往了三年多。這樣算起來,我們夫妻已認識十年整整了。目前我已在服務的銀行升任經理。 對於太太和寧靜不變的家,我己起了一種不如該如何形容的厭惡感。 「罪惡!不該有的罪惡!」 我時

Continue reading »

表姐母女,孽緣與我難敘

今天是假期前最後一個班課,下午放學時間一到,我只用十五分鐘就走完半小時的路程。 雖然走得這麼快,但絲毫不覺得疲累,因為褲子裡硬挺的寶貝衝動著我前進。 我在一座雙層洋房前,按下電鈴沒多久,一位漂亮清秀的少婦便來開門。 她帶著甜美的笑容,身上穿著淡黃色細肩帶連身裙,白晢的雙臂和雙腿,腹部隆成一個圓球,顯

Continue reading »

我在法國的真實經曆

說起來,后來一共在法國呆了3 年,也就只有這十個月是老老實實學習的,也就在這段時間里學到的法語,算是我在法國學業上最大的收獲了。后來的兩年的碩士也都是混出來的。這里,先介紹一下法國的碩士,其實只要一年就可以出來,由于我比較懶,就向導師申請論文第二年交,所以第一年考完試,第二年就輕輕松松的過去了。也就

Continue reading »

家庭性福

很期待今晚的聚會吧,阿龍?”我的女朋友小真問我。 “當然,”我說,”我期待了很久呢!” “還有二十分鍾的路程,”小真的父親說,他正在開車。 “你一定已經硬了,阿龍。”小真的母親玉香說。 “是呀,”我說,”我一整天都沒有射,在爲今晚的聚會儲備精液呢。” 我坐在汽車的后排座位上,左邊是小真,右邊是她的妹

Continue reading »

同居的17歲舞娘

我是某省重點中學的子弟,當時是我讀高三。 熟人的朋友的女兒要寄讀在我家,人長的很漂亮,皮膚白,奶子大屁股翹,身材不用說了,學舞蹈考藝術的。 我是沒咋接觸過女人的屌絲純潔男,舞娘她媽是人大代表,她爸是市公安局重案組的頭,典型的白富美。 舞娘家教很嚴,自然也沒咋接觸男生,這次來省城寄讀還是第一次。 那次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