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小護士(淫蕩小護士小梅、病房春意 )

小梅是一個年方二十的俏護士,在一家不小的診所工作。容貌娟秀身材健美的她,在護校時就和一些男孩偷嘗過性愛的滋味,所以在診所裡常跟一些年輕的男病患,攪起一些勾搭的事。 有時替行動不便的病患套弄屯積已久的肉棒,並且解開純白的護士服的鈕扣,讓他們捏揉自己豐滿尖挺的乳房,和粉紅色的乳頭。讓男人爽快地射出精液,

Continue reading »

射精在實習護士手上

由於某個遺傳性的隱疾, 需接受開刀治療,也因為開刀的部位太重要了,特別選擇了區域醫療級的醫院,以避免手術失敗影響大半輩子的生活樂趣。 到了醫院報到後,護士小姐給了件病人服,叫我進病房後脫下所有的衣服換上這件;說是病人穿的衣服,其實只是塊有袖子以及幾條繫帶的布,其長度也僅蓋住小弟弟而已,更別說不小心勃

Continue reading »

大炕上的肉體聯歡

胡本興是外地人,但在山海關這一帶當兵七年,退伍後又在這裡工作,所以他對周圍很熟悉。這一帶的農村都很窮,軍隊養雞場拿國家工資的職工就成了四周村子裡姑娘們的追求對象,能說能幹的胡本興更是眾矢之的,但本興從來就沒看上那些土裡土氣的姑娘。這樣幾年過去「小胡」變成了「老胡」,他還是一光棍漢。 八四年、本興在詔

Continue reading »

出軌的婚姻

一建生今天格外高興。 電站新設備的安裝調試,提前了兩天完成,明天就可以回家了。 更高興的是,今天妻子打電話來,告訴他她已經懷孕了。 建生幾乎不敢相信,因爲婚後他們一直在避孕,看來避孕也不是百分之百能成功。 而對于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建生來說,這個意外還是令他非常驚喜。 “確定了嗎?”“我今天去醫院驗過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前女友

(一)初識我和前女友是經人介紹認識的,我在上學時沒有談過戀愛,她是我的第一個女朋友,也是我的第一次。 那時我曾和她海誓山盟,要永遠在一起,但現在卻因為她的任性和我的倔強的脾氣居住在同一個城市的不同兩地。 有時候我似乎已經把她忘記,但每當我一個人獨坐在靜夜中時,她的形象和聲音又會浮現在眼前。 我會靜靜

Continue reading »

嫖母記

【前奏】 老頭子年紀大了,特別是這段日子。身子越來越差。他又提起了舊事。想找個女人回家。說是想照顧自己,以前我一直反對。終于不了了之了。前一段時間,他又提出了這個問題。他想和媽媽復婚,我倒不好反對了。雖然我感覺和別的女人沒差別。因為老頭子已經和媽媽離婚差不多十幾年了。 我應該算是一個富二代吧,老頭子

Continue reading »

食體女堂

(前序) 說這是「女堂」其實有所偏誤。「女堂」正名應該是「食體堂」或「食體所」, (以便于和飯店,食堂區分)也時有男顧客來往。但男人很少獻身于此,而大都是來吃女體的。所以城市裏大大小小的「堂,館,所」都被人俗稱為「女堂」。 另外,很多診所也會兼職經營食體服務。很多人處于種種需要——生活枯燥,疲勞過度

Continue reading »

她是一個妓女 ,我是一個流氓

她是一個妓女。一個很漂亮的,文化程度不低的妓女。 我是一個流氓。一個裝模做樣自認爲很聰明的流氓。 她靠賣淫賺錢。 我則是她所在的娛樂城里的一名“看場”,也就是一條看家狗。 我們活著,爲了活著。沒有理想,沒有目標,沒有追求。至少我是這樣,因爲我是個流氓。 我們住在一起。她和我在一起是因爲我對孤身一人身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