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遠小區的豔遇

那一年的夏天,公司由于一些業務上的變動,辦事處重新搬到了另外一個地方,說是辦事處,其實我們辦公、住宿都在里面,平時在里面辦公的有5,6個,住宿的只有我和另外一個同事,因他們幾個人都是本地人,有自己的房子。 新的小區環境很不錯,但是很偏僻,都怪現在的房價太高了,這個城市的工薪階層想有個房子,只能買到這

Continue reading »

勾引弟弟的樂趣

冬天到了,我還傻乎乎的不穿衣服,終于,我中招了。先是感冒,然後去診所打針吃藥。不料,幾天后居然病情惡化住院了。在國外的父母便命令弟弟回來照顧我。而他們則繼續未完成的歐洲十國游。我的弟弟,叫葉炎。並不是我的親弟弟。他比我小三歲,在我六歲那年被我父母領養回來。當然,這不代表我們對他怎樣。我的父母對他比對

Continue reading »

上完表妹換表姊

表姊小敏是個大美人,由於北上求學的緣故,所以住在我家裡。由於她就讀的學校是第一學府,所以爸媽特別要她晚上幫我補習功課。這天晚上,家裡就只剩下我跟表姊兩個人,這天表姊穿著一件短褲跟很薄的襯衫,裡面的胸罩都可以看得相當清楚,我眼中看的,跟鼻子裡聞到陣陣香氣,我心中有些癢癢的。 表姊似乎沒有注意到我的異樣

Continue reading »

老公的上司

因為沒有什麼社會背景,我一直在銀行屬下的一個小儲蓄所當一名普通的出納員,快38歲了,工作上一點也不順利。妻子今年也34歲了,在一家個體小公司做文員,工資也不是很高。 最近我單位有點人事變動,有一個科長位置空缺,我蠢蠢欲動想贏得這個機會,錯過了這次,不知道下次又是什麼時候了,於是我回家和妻子商量,想贏

Continue reading »

少婦的呻吟

天氣悶熱,知了叫的更讓人覺得熱!心中也越發煩躁不安,書也看不進去了。 翻出藏在箱底封麵包這封皮上書《高考英語90天復習》的《肉蒲團》,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當看到賽昆侖這個老流氓給未央生這個小流氓講述「婦人幹事之時,是會浪的多還是不會浪的多?」,我一下就想起了李嫂,心裡又猛的跳了幾跳,藏好書,下了樓

Continue reading »

在學校倉庫裡 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

今天大一的我,每天晚上都得騎車去國中學校載母親回來,母親在家裡附近的國中當導護義工,每天晚上都穿著一件類似交警的亮光被背心,在學校附近的大馬路口,幫忙指揮交通,雖然都事一些小巷口,不過晚上車流量大,那些國中生晚自習完後,都八、九點了,而母親正是導護義工帶頭的大家長。 因為弟弟也在那間學校理念書,所以

Continue reading »

PUB的角落被輪奸

那一天,我去參加二專同學會。我在學校一直都是一副單純的樣子,不太懂得打扮,他們跟我同班兩年,看我穿裙子的次數絕對不超過10次,我心想,應該要讓他們有驚奇的感覺,所以我拿出我唯一僅有的一件黑色窄裙─它是完全貼身的,可以清楚的把我臀部的曲線表露無遺,我男朋友特別喜歡看那穿這件裙子;上身套上一件細肩帶的衣

Continue reading »

哥哥的貓耳女僕

「我希望…能有個貓耳女僕陪我過生日。」我說,並且將蛋糕上的蠟燭吹熄。 「哥,你許這是什麼願望嘛!」妹妹瞪大眼睛看著我,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既然是生日,許個特別一點的願望應該不過分吧?」我笑著說。 「唔…可是…」 妹妹她皺起眉頭,有些稚氣未脫的圓潤臉孔露出了苦惱的表情,豐而不厚的粉唇輕輕嘟起,鮮嫩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