蓓蓓,我的少婦情人

在我上班不遠的地方,有家通訊店,店裏有個很性感的美女,叫蓓蓓,她已是一個孩子的媽媽,但是,身材保持的依舊很好,她經常會穿著超短褲裙走來走去,就是那種從前面看是超短裙,後面看是超短褲的那種,每次看見她,我總會幻想有天能和她在床上瘋狂的做愛,她的身材樣貌,都讓我沈醉,然而陌生的兩人,要玩到床上,談何容易?不知是上天的眷顧,還是人品好,我最終還是認識了她,並且成了好朋友……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玩著陌陌,在附近的人裏搜索著,突然,下拉的列表出現了一個名字,XX通訊,這不就是蓓蓓上班那家嗎?于是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加了好友,不一會,便通過驗證,我發了條信息這麽晚還沒睡?」

她回到是啊,你是?」

我再回旁邊上班那個」。

她回了句哦,便沒有下文了,我在等待中思索著話題,不知不覺就又發了條信息,怎麽那麽晚還沒睡覺?」

她回我說,孩子不舒服,守著呢”我說,你老公呢?怎麽不讓她替你?你明天不用上班?」

她呵呵一句,回道,他從來不會照顧孩子,除非我沒在家,不然,他不會去照顧孩子的。」

我說,怎麽能讓自己的女人比自己還辛苦?男人,要會照顧自己的女人才對。」

她又呵呵一句,回道,哪有那麽多你說的好男人,你自己算不算一個?」

我回了個哈哈的表情,說,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會讓我的女人辛苦!」

她哦了一句,便沒有下文了,我等了一會,便回複她說,晚了,孩子要是睡了你也眯一會,晚安。」

然後她回複了一句晚安,我便睡了。

這晚之後,我和她經常會聊天,有時還會一起吃宵夜,彼此開玩笑,慢慢的無話不說,就像知己一樣,有時甚至連性愛的事也會討論,也會拿來調侃對方。

像以往一樣,有天下班後,我約她出來宵夜,她爽快的答應了,我們在吃宵夜的時候,彼此討論著,調侃著,不知不覺話題又到了那敏感的性事,這回說的是強* 奸,某某兒子的事件,她的看法是認為那某某的兒子就不是人,強* 奸就算了,還有同夥,我開玩笑的說:「也許那厮日本動作片看多了,來個多人崩壞中出,哈哈,心理有病的一逼!」

她噗的噴出一口可樂,說我思想陰暗,說我變態,還看日本動作片,我笑她:「你不看?你不看你怎麽知道日本動作片是什麽,你不看你能知道我說的崩壞中出是什麽,還裝咧…”她被我這麽一調侃,急了,說:「還不是你們這些臭男人,看片還得拉著女人看…”我嘿嘿一笑:「原來你老公經常拉你看片啊?」

她懵了一下,又急道:「哪有…”但很明顯,這沒有兩字說得很沒底氣,我再深入調侃道:「其實你看,那些片裏的女主角,就是喜歡很多個不同的人去那啥她,那些人就有這樣的嗜好,嘿嘿…”她聽了,想了下就說:「不排除有這樣的人,但是很少的一部分,哪有正常人喜歡這嗜好的,再說,這某某的兒子是強* 奸,是女方不願意的,人家片裏那些女主角可是心甘情願的,性質不一樣。」

我說:「沒錯,什麽人都有,比如你,肯定也有特別的嗜好吧?哈哈…”她回道:「我很正常的,我那方面沒什麽不良嗜好。」

我點點頭問她:真的?對大小長短都無所謂?」

她拍了我一下:「討厭,要是說長短也算嗜好,哪個不喜歡讓自己舒服的?」

我說也是,這不算哦。」

她說:「當然啦,你想想,要是你的不長不大,也不是說你女朋友不喜歡,但總是會有希望的嘛。」

我趕緊接到:「18厘米也不算短了吧?」

她一臉不信的表情回答:「你?18厘米?」

我說:「你不信?」

她說:「就不信。」

我再調侃的說道:「要不挑個地方掏出來讓你量量?」

她說:「量就量。」

我說:「量完有18厘米你還要試試不?」

她不服輸的頂了句:「要是你真有18厘米,我就試!」

我笑笑:「硬了可能還不止呢。」

她切一聲,明顯的不相信。

我不再調侃,開始轉移話題,問她最近的工作,家庭,感情等等問題,聊了蠻久,宵夜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就送她回家,回來自己宿舍洗澡,洗完澡在陌陌上和她講了幾個小笑話,便道晚安了。

我們關系開始變化是一個雨天,她那天心情似乎很不好,我在陌陌上追問後才知道,她和她老公鬧矛盾了,不開心,加上下雨,心情就更鬱悶了,我跟她說:「你能不開心,說明你在乎他,那就大度點,哄哄他呗。」

她跟我說:「結婚以來,沒有一次他哄我,都是我妥協,今天他打了我一巴,雖然不是很疼,但我對他真的很失望”不會吧?」

我說,他打你了?」

她回複我:「嗯,不大力,但我心疼。」

我安慰她:「沒事,別去想了,今天早點下班回去,做好飯,先讓他平靜下,再慢慢教育他!」

她卻回我說:「我今天不回去,我跟他說了去我媽那,讓他自己煮飯吃!」

我跟她說:「那怎麽行,你孩子呢?他要是不煮飯吃,你孩子不也得挨餓?」

她回了個調皮的表情說:「我婆婆會帶著。」

我回了句:哦,那你就去你媽那尋找下安慰吧。」

沒想到她卻又跟我說:「什麽啊,我不是真的去我媽那,我跟他說的都是氣話而已。」

我用驚訝的表情回複她,問她:那你去哪?」

她說:「還沒決定好,去亂逛逛。」

我問她:「你能逛一晚?」

她說:「逛累也就找地方睡覺呗,怎麽?有時間陪我逛不?」

我心情澎湃的回複她:「那是我的榮幸!」

于是約好時間,就等晚上來臨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終于到了下班時間,我來到和她約好的地方,等了一小會兒,便看到她穿著格子的連衣短裙緩緩向我走來,我一臉色狼樣的對她說:你今晚真美啊。」

她一手叉腰,說:「你意思是老娘平時不美是吧?」

我連忙解釋:「不是不是,你一直都美。」

她聽了這才哈哈一笑,拍了我一下,說:走,到步行街逛逛去。」

于是我陪著她在步行街從頭逛到了尾,逛了一圈之後,她也沒買什麽東西,她看了看時間,提議去喝酒,我說:「我不會啊”她說她也不會,就喝一點點,又不喝多,我說:「那,那好吧,不過,我們還是買了酒找個沒人的地兒喝吧,免得出洋相。」

她想了會兒,問我:「哪個地方沒人又不怕出洋相的?」

我低頭想了一下,神差鬼使的說:「酒店,開房不就沒人了嘛。」

她似乎也沒覺得有什麽不妥,她說:「對呀,那就先去開房?」

直到我們兩來到酒店前台,我們才發覺似乎是有點尴尬啊,不過,尴尬歸尴尬,我們還是開好房間,拿著房卡就出來買酒了,一共買了四瓶,她還嫌我買多了,我:「說一人兩瓶,不會多的。」

她說:「我絕對喝不了兩瓶,喝兩瓶絕對像死人一樣躺那不動…”我說:「沒關系,喝不了就不喝咯。」

然後我們買了點下酒的零食,就回酒店了。

回到酒店上到房間,我們脫了鞋子就跳到各自床上躺了會,實在是有點累啊,躺了會她坐起來問我:「酒店有沒有一次性內褲,我要洗澡。」

我說:「你去沖涼房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她一陣小跑到沖涼房,看了一會兒就關了門,估計是找到了,果然,不一會就傳來水聲,此時,我下體開始膨脹,我被這水聲吸引了,滿腦子和她做愛的畫面。

想著想著,她就出來了,身上依然是那件連衣短裙,我問她:「你不是沖涼嘛,怎麽還是穿這條裙子?」

她說:「不然不穿呐?便宜你這個色狼?」

那你還找什麽一次性內褲,洗洗得了呗”我說,內褲也是可以反著穿的嘛。」

她很認真的說:「那怎麽行,內褲得幹淨,不然,那裏會不舒服,又不像你們男人,還有包皮包著”我哈哈一笑,說:「喝酒吧,等下不凍就不好喝了”她問我:「你不洗澡先?」

我邊說不洗先邊來了支酒,拿了兩個酒店喝茶的杯子便倒起了酒,然後給她一杯,我自己一杯,我們就這樣坐在各自床邊看著電視吃著零食喝著酒,談著她的不開心。

她借著點酒意跟我說:「其實他不是第一次打我了,當初沒結婚時對我很好,是不是所有男人都一樣,得到了,就不會把女人當成寶了?」

說著說著,她低下頭,在低聲的哭泣,這時我想,我是不是該過去抱抱她?但在這樣的環境,會不會很敏感呢?再一想,管它呢,我不是也想發生點什麽嘛,正好,要是有機會,就不放過。

于是我走到她身邊,扶著她肩膀,我對她說:「別想太多了,至少,我可以告訴你,我就不是那樣的人。」

她在我懷裏哭了一會兒,便擦了擦眼淚,說:「哈哈,要是沒結婚,我一定倒追你,就算你比我小幾歲也倒追你,總感覺你雖然比我小,但很會安慰人,照顧人,來,我們再喝一杯,就不喝了,喝不了。」

于是我們就喝了最後一杯酒,便各自躺在床上談天說地,突然,話題又繞到性愛上面去了,她問我:「你說,一個男人在不吃藥的情況下,能堅持多久?」

我說:「這怎麽說得準呢,要說前戲,可以10分鍾,也可以30分鍾,但是入了主題就另說了,還得看這男人的技巧,別看那些片子裏的鏡頭你覺得不好看,其實裏面的確能學到點技巧性的東西。」

不會吧”她說,這是你們男人想看片子的借口吧?」

我說:「你不信?要不我們一起看看,我給你講解下?」

她笑了笑說:「去你的,我才不呢…”我呵呵一聲,沒接話,她卻繼續說:「這也沒電腦,怎麽看,難道你隨身帶著?」

我知道這妮子是想看的,也許是那點酒精的作用吧,不過我可不管你是不是酒精的作用,隻要你想看就成。

于是,我跟她說:「可能找的到哦,不一定,我試試…”她沒吱聲,我站起來去開電視,調台,我知道,一般這種賓館是有那些電視的,就是什麽台而已,但我不確定這家是不是也有,拼下運氣吧,我從後面開始往前調,一直調了十幾個台之後,真的出現了那島國愛情動作片的畫面。

隨著那嗯嗯啊啊的淫蕩叫聲從電視裏飄出來,她也從床上坐了起來,我退到我自己的床上,剛開始兩人都默默無聲的看著那片裏的女主角的淫蕩表情,我眼角瞟了她一下,她似乎在刻意的緊閉著雙腿,我知道這是什麽信號,我沒理,我繼續扭頭看我的電視,果不其然,她忍不住問我了:「你不是說講解下技巧嗎?你看這片裏有什麽技巧?」

電視裏正好演到男主角為女主角口交的畫面,我看著電視對她說:「你看,這個男的,先是在女的大腿周圍撫摸,舔吻,激起女主角的性慾,卻不那麽著急靠近女主角那裏,看吧,女主角是一副很想要卻要不到的表情吧?」

突然,電視裏的男主角吻上了女主角的逼逼,那女主角的表情,是爽炸了天啊,我趁機對她說:你看,在一定的挑逗之後,再著手重點攻擊,女的感覺一定很爽。」

我說著扭頭看了她一眼,她已經拿著被子蓋在她腰部以下的地方了,眼睛一直盯著電視屏幕,我猜,她的手一定擺在她最私密的地方,我輕聲喊了她一句:「蓓蓓?」

她似乎沒聽到似的,理都沒理我,我慢慢站起來走到她身旁坐下,我輕輕的在她耳邊吹熱氣,她轉過頭看著我,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她的眼神那麽朦胧,她微微的閉上了眼睛,我慢慢的把嘴唇貼上她的小嘴,我的舌頭探進她的嘴裏搜索著,和她的舌頭互相纏綿在一起,探索了一會,我從嘴裏傳過一口我的口水過去,她沒有拒絕,把我的口水吞了下去,我把舌頭往回收,她的香舌也跟著伸進我的嘴裏,我們就這樣舌吻了有五分鍾之久,我伸手抱著她緩緩的躺下,此時,耳邊盡是電視裏的呻吟,那麽的淫蕩,那麽的糜爛,那麽的悅耳…我的雙手在蓓蓓的背部撫摸著,上下緩慢的撫摸,有時會移到她耳背輕輕的颳幾下,有時拿著她的秀發輕輕的撩撥她的耳孔,她總是微微的顫抖,我再把手移到她罩罩的扣子上,隔著衣服撥開了她的罩罩,然後慢慢把手伸進她的衣服,在她背上撫摸,嘴巴就從她的小嘴移動她的脖子,舔著她的脖子,她輕輕的呻吟,觸動著我的神經,我在她背上摸了一會兒,就伸手幫她把帶在手上的罩罩帶子取了下來,同時把嘴巴移回她的嘴裏和她繼續舌吻,再抱著她一起翻過身,我壓著她,再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輕輕的揉搓她的咪咪,揉了一會兒,又把手移到她肩膀,把另一根罩罩帶子取了下來,然後用手把她的罩罩推到裙子的領口,用嘴巴叼了出來,她眼神迷離的望著我,我也深情的和她對望著,我的手在她隔著衣服在她小肚子上慢慢的來回撫摸著,摸了一陣子,我緩緩的把手向下移動,直到她超短裙的裙擺那,她慢慢的閉上了那迷離的眼睛,我的手伸進她的裙子,在她大腿輕輕的摸著,她的小嘴緊閉,呼吸卻很急促,我摩擦著她的大腿,然後整個手掌輕輕蓋住她的逼逼,她逼逼的熱氣通過一次性內褲傳到了我的手掌,我整隻手輕輕的揉著她的逼逼,揉了一會兒,她已經嬌喘連連,我再用中指各自內褲慢慢的扣她的陰唇,輕輕的扣,慢慢的加大力氣,她隨著我的動作,由嬌喘變成了輕聲的淫叫,我每扣一下她逼逼,她就輕輕的啊一聲,我感覺到她的淫水已經濕了那一次性的內褲,我稍稍用兩指一撕,內褲已經穿了個洞,我中指慢慢靠近她的逼逼,當碰到她的陰唇時,我隻感覺到,好多水,我在她陰唇口上下滑動我的中指,看著她微睜眼睛,雙手抓著枕頭,水蛇腰輕輕的扭動著,再配合著她那淫蕩的呻吟,我的雞巴似乎就要破褲而出了,我的中指慢慢伸進她的逼逼裏,很暖的感覺,我開始慢慢的扣著,還用手指幫她做活塞運動,我的淫叫越來越大聲,我開始加快扣的速度,她的臀部微微提起迎合我的手指,她的淫水越來越多,水聲吧唧吧唧的,雖然沒有那AV裏噴射的淫水那麽誇張,但也確實不少,起碼能濕了我的手掌和她那可憐的一次性內褲,我抽出手指,慢慢撕爛她的內褲,然後為她褪去超短的連衣裙,她也為我解開皮帶,脫了褲子和衣服,隻剩下內褲,我突然抱著她,沒讓她幫我脫內褲,我的雞巴隔著內褲頂著她的逼逼,她一下又隻能呻吟了,我騰出揉搓她咪咪的一隻手,脫了自己的內褲,她卻輕聲在我耳邊說:「先去洗澡好嗎?」

我怕洗完澡出來她後悔,我想了下,就跟她說:「我們一起,你幫我搓背。」

她沒說話,我親了親她,抱起她便走向沖涼房。

進了沖涼房,我放下她去開燈,開了燈轉身的時候,她的目光盯著我的雞巴,驚訝的說:「真的有18厘米那麽長啊,怎麽可能,好大哦。」

我走過去抱著她,挺翹的雞巴正對著她的逼逼口,我沒有插入,我對她說:「傻蓓蓓,我騙你幹嘛,等下讓我好好的對你。」

她害羞的低下頭,輕輕的嗯了一聲,我拉著她來到蓮蓬頭下,開了水,我轉身擁抱著她,輕輕含著她的耳垂,對她說:「蓓蓓,幫我洗我的雞雞好嗎?」

她沒說話,紅著臉伸手擠出放在一旁的沐浴露,我轉過身,感覺到她的小手在我背上來回遊走,她幫我搓著背,然後是肩膀,手臂,腰部,臀部,還有腿,然後,她貼在我背上,我感覺到她那豐滿的乳房,那麽的柔軟,她的手從我的腋下伸到我的胸膛,輕輕的在我乳頭周圍打著圈圈,然後是我的脖子,再到我的肚子,慢慢的,她的小手伸到我的雞巴上,握成個打飛機的手勢,幫我套著我的大雞巴,我沈重的嗯了一聲,我感覺到趴在我背上的她,輕輕的顫抖了一下,她的手指在我的龜頭上緩緩劃著,我實在受不了,我轉過身,也擠了點沐浴露,在她身上幫她揉搓著,從她的脖子,到她的肩膀,再到她的咪咪,我時而大力時而小力的揉著她的咪咪,她的雙手環著我的脖子,聲聲誘人的呻吟從她的喉嚨傳出,使我的雞巴越加的堅挺,我在她咪咪上揉了一會兒,就把手從她腋下伸到她的背上,慢慢的搓著,然後緩緩向下,在她的臀部揉搓,時不時用帶著沐浴露的中指從她股溝伸到她的陰唇上摩擦,她的身體越來越軟,幾乎整個人趴在我身上,我玩弄了她的屁眼和陰唇一會,便扶正她,蹲下幫她搓了搓雙腿和叫,然後站起來抱著她,對她說:「蓓蓓,你有試過口交嗎?」

她搖了搖頭,說:「沒,沒試過”我一邊用堅挺的龜頭摩擦她的逼逼一邊問她:「他沒要求過?」

嗯,啊,嗯”她一邊呻吟一邊回答我有…有過,我,啊,我嫌他,嗯,嫌他贓,嗯,他,總是不洗,啊…不洗那裏…”我問她:「今晚我們洗幹淨試試,保證讓你舒服,好嗎?」

她沒說話,也不知是同意還是拒接,隻是繼續在我的挑逗下呻吟著。

我一手抱著她,一手去擠旁邊的沐浴露,然後我的雞巴暫時離開她的陰唇,她感覺到我的龜頭沒有繼續挑逗她,她微睜開眼,輕輕問我怎麽了,一看我用手擠了沐浴露往雞巴上擦,她又輕聲問我:你要幹嘛呢?」

我嘿嘿一笑,靠近她耳邊吹了口熱氣,對她說:「洗我雞雞和你的逼逼”她輕輕錘了我胸口一錘,笑說:「討厭…”我已經塗好沐浴露在雞巴上,趁她說討厭的同時,一把抱住她,吻上她的嘴巴,她雙手繼續環著我的脖子,和我舌吻,我一手環抱著她的小腰,一手扶著自己的大雞巴對著她的逼逼緩緩插入,我感覺到她的逼逼很緊,她是破腹産的媽媽,逼逼依舊是那麽的緊,我的雞巴插入差不多一半,我就感覺到底似的,我沒在繼續插下去,因為我現在隻是想用我塗滿沐浴露的雞巴清洗她的逼逼,所以,我沒太深入,盡管如此,她也淫叫連連,被我堵住的嘴巴裏發出一聲聲沈悶的呻吟,我松開嘴巴,吻上了她的脖子,耳朵,她身體在我的抽插和我的濕吻下一陣陣的顫抖著,嘴裏不在是沈悶的嗯嗯聲,是真真切切的一聲聲淫叫,啊…啊…每一聲都讓我的性慾漲高一點,我讓她轉過身體,低下腰,扶著洗手台,我從後面扶著自己滿是沐浴露泡泡的雞巴插進她的逼逼,在插入的一刹她有些受不住的沈了下身體,雙腿並攏了一下,弄得我不得不一下下沈點身體才不至于我的雞巴滑出來,我看著雞巴在她逼逼裏一進一出,沒次進出都帶著白白的沐浴露,我一手抓著她的臀部,一手繞到她的逼逼上面按著她的G 點,一按一松,玩了一會兒,便拿著蓮蓬頭對著我們交合的地方淋著,一邊淋,就一邊抽插,直到那沐浴露泡泡差不多沒有了,我才拔出我的雞巴,她想站起來,我讓她繼續彎著腰,我蹲下用兩隻手指撐開她的逼逼,用蓮蓬頭對準她逼逼沖水,她的逼逼很嫩,一點都不像有頻繁性生活的女人,我幫她沖洗了一會兒,便那些蓮蓬頭也認真沖洗了下自己的雞巴,她就一直現在旁邊看著我洗龜頭,看著看著,她對我說:「你真愛幹淨”我頭也沒擡對她說:「洗幹淨點,這樣對你也好”洗了一陣,我轉身關了水,抱起她走出沖涼房,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我先親了她一下,對她說:

「我先幫你口,讓你舒服”她還是沒說話,隻是閉上了眼睛,我從她的小腿開始舔起,到大腿,大腿內側,然後到小肚子,再回到大腿內測,我在她大腿內側留下了一攤口水,還輕輕的洗了幾下她的大腿內側,然後才慢慢的舔她的外陰唇,她的淫叫聲越來越大,我慢慢的把舌頭伸進她的逼逼裏舔著,沒多久,她受不了的用手抓住我的頭髮,我撥開她的雙手,把身體調整好,雞巴放到她面前,然後繼續幫她舔著逼逼,一時像吸果凍一樣吸一下,一時用舌頭舔過她整個陰部,她那豐盛的毛毛因為淫水太多的緣故,都貼在了逼逼周圍,很是好看,我感覺她還沒有幫我口交,便停了下來,對她說:「蓓蓓,幫我口下,不怕的,你聞聞,有香味呢”她聽了用手輕輕扶著我的雞巴,然後用嘴巴輕輕幫我含著,也隻能含住我的三分之一,她不會口交,也就不怎麽會動,我隻能先幫她口下,讓她徹底淫亂,再慢慢調教她了,于是我又賣力的幫她舔了會逼逼,每次她爽的得受不了的時候,總會不小心咬一下我的雞巴,不會很疼,卻讓我知道該怎麽去舔她能讓她更爽,過了一陣,我直起身子,面對著她,把雞巴放到她嘴唇,我想看著她舔,她閉著眼睛握著我的雞巴放進嘴裏,還是隻含著,不動,我隻能自己抽插了,我一點點深入,然後拔出,慢慢一下一下在她嘴裏抽插,直到她嘴角流下口水,我最後扶著她的頭,把雞巴插進差不多一半,她雙手想推開我,卻不夠我大力,我就在她嘴裏插著,過了十多秒,我才拔出來,她嗆到一般咳了幾聲,用幽怨的眼神望著我,我立馬用嘴巴堵上她,和她舌吻,同時用雙手撥開她的雙腿,她知道我要進入主題了,她雙手環著我的脖子,我把自己的大雞巴送到她的逼逼口,然後用手扶著雞巴在她逼逼口周圍摩擦,輕輕的點,過了會兒,她受不了了,湊到我耳邊對我說:「寶貝,進來,我要,我癢,我受不了…”我聽了更受不了,于是我挺著雞巴對準她的逼逼,先讓龜頭進去,然後突然整根雞巴插到底,她雙手一下掐在我背上,痛苦的啊了一聲,我望著她的臉,她緊閉的眼角有淚珠滲出,我知道,我的雞巴有點長了,她應該是被我這一下插痛了,我沒繼續,隻是吻了吻她的淚水,輕聲說了句:

「對不起,寶貝兒,我太興奮了”她纓咛了一聲,說:「你的太長了,到子宮了,好痛好痛…”我聽了想拔出來,但她沒讓我拔,她雙手緊緊的環著我,雙腿也緊緊的夾著我的腰,此時我讓堅挺的雞巴在她緊緊的逼逼裏一跳一跳,也不抽插,然後嘴巴也和她濕吻在一起,雙手在溫柔的蹂躏她的乳頭,不一會兒,她的呻吟由痛苦變成淫蕩,由呻吟變成淫叫,我輕聲問她:「蓓蓓,癢嗎?還痛嗎?我想插了,好嗎?」

她說:嗯…寶貝,來吧,我不痛了,嗯…但是不要一下到底,嗯…”我聽了便慢慢的把雞巴抽出來,抽到隻剩龜頭還在蓓蓓的逼逼裏,我便一隻手從她屁股托起來,手指在她逼逼口沾了點淫水,便在她屁眼周圍環繞的摸著,嘴巴在她脖子上舔著,雞巴緩緩的再插入,這次我沒敢太深,隻到三分之二就又緩緩的拔出,再輕輕的插入,如此保持插了有幾十下,聽著她越來越大聲的浪叫,我也慢慢開始加速,但依然不敢整根雞巴插到底,在快速抽插了一陣子後,我問她:「蓓蓓,現在還會痛嗎?」

嗯~啊~啊~不~啊~不會…了…嗯~嗯~”她一邊浪叫一邊回答我。

我又跟她說:「那,我開始插到你最裏面去咯。」

她說:「嗯~來…吧…插…插吧…啊…”這次我打定算盤,就算她痛,我也不會停的,我要用我的大雞巴肆意的蹂躏她那緊緊的逼逼,于是,我一挺身,整根雞巴末入她的逼逼,她果然還是會痛,又緊抱著我,雙腿緊緊夾著我,隻是,這次我沒停下我抽插的動作,我把雞巴拔出來,又再插到底,每一下都用盡力氣插進去,房間裏就剩下很大的肉體撞擊聲啪…啪…啪…”每一下都那麽響亮,還有她痛苦而爽的浪叫啊~啊~到底了~啊痛~啊~”我一邊抽插,一邊用一隻手的中指扣她的屁眼,輕輕的扣,她越叫越大聲,就在我奮力插了有差不多二十分鍾左右,她忽然整個人一繃緊,緊緊的抱著我,雙腿依然用力夾著我,不過這次更大力了,然後又突然整個人一松,就躺在我身下一陣陣的顫抖,我知道她高潮了,她的逼逼在收縮著,一下一下,似乎要把我的精華吸出來,我沒有動,讓她先休息一下,然後我把雞巴拔出來,在拔出來的一刹那,她沈悶的嗯一聲,我幾乎忍不住又再猛地插進她逼逼裏,但我忍住了,我把雞巴拔出來之後,低下頭看著蓓蓓那高潮過後的逼逼,雖然沒有片子裏噴水的畫面,卻也有一些像是椰子汁的淫水,順著蓓蓓的逼向外流,流向屁眼,我用兩根手指撥開她的陰唇,她的逼逼裏那粉紅的肉伴著淫水在跳動著,煞是好看,我再把嘴巴靠近她的逼逼,然後又為她口交,高潮還沒退下的她,一下敏感的半坐起來,眼睛猛地睜大,口中一聲一聲興奮的哦!哦~”蓓蓓的逼逼被我舔得越來越多水,她也越來越動情,嘴裏開始說些斷斷續續的淫蕩的話語:「哦~啊~寶貝…寶貝…好…哦~好舒服…好舒服…哦~快,快,我要雞巴,哦~我要你的大雞巴…”我舔了一會兒,就躺在床上,拉她壓在我身上,我對她說:「蓓蓓,幫我舔!」

她乖巧的從我脖子慢慢吻到我的小肚子上,突然一把抓住我的雞巴,送進口裏,慢慢的幫我舔著,用牙齒輕輕的咬著,過了一會,我受不了了,就拔出雞巴,把她放到床上,再次把大雞巴插進她的小穴,時快時慢的插著,慢慢的,她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淫蕩,我看著雞巴在她的逼逼裏一進一出,每次出來都帶著一些白色的淫液,這種感覺,讓我幾乎想要射了,我使勁插了幾下,就抽了出來,她一臉淫蕩的樣子看著我,我慢慢扶著她翻過身,然後雞巴對準她滿是淫液的淫穴,嗞的一聲就一插到底,她啊的一聲,雙手抓緊了枕頭,我慢慢的抽插,每一次抽插,她都發出沈悶的淫叫,我越插越興奮,速度越來越快,在差不多射的時候,我動作再次慢了下來,我抱住她的腰,讓她跪著在床上,然後繼續插著她的淫穴,我左手從她前面伸過去,摸著她的小淫穴,右手沾了她的淫液在她的屁眼上輕輕的摸著,她似乎更興奮了,叫的很大聲,我就這樣摸著,插著,大概插了有五分鍾左右,我趴到她的背上,輕聲問她:「蓓蓓,試過插屁股嗎?」

她虛弱的回:「沒,沒試過……”我心裏一動,這菊花還是處,我得爭取奪下!于是我更賣勁的邊插她的淫穴,邊挑逗她的屁眼,玩了一會,我說:「蓓蓓,我想幹你的屁股,好不?」

她嘤咛一聲:「啊,嗯,會,嗯,會不會,痛,啊,我,啊我怕”我說:「不會的,我去拿點沐浴露當潤滑劑,你等下”于是我拔出雞巴,以最快速度跑向衛生間,拿了沐浴露出來,她就趴在床上喘息著,我跑過去,把沐浴露往床上一放,先撫摸了一會她的背部,心裏感覺,這是多麽美白潤滑的肌膚啊,然後我把她扶到床的邊沿跪趴著,我擠了一點沐浴露在手掌,加了一點口水,邊塗在她的屁眼上,慢慢的用食指輕輕的在她的屁眼裏淺淺的扣著,另一隻手也沒有閑下來,也在輕輕的扣著她的小逼逼,她的淫叫聲回蕩在房裏,聽的我欲火燒身,我挑逗了一會,便空出一隻手再擠了點沐浴露在手上,然後塗在自己的雞巴上套弄了幾下,覺得潤滑夠了,便握著雞巴對著她的屁眼,輕輕的摸著,她似乎受不了這挑逗,堅挺的屁股左搖右擺,于是,我一手扳開她的臀部,一手扶著堅硬的雞巴對著她的屁眼慢慢的插了進去,剛進去一點,她便沈悶的嗯了一聲,然後一隻手撐著我的小腹,回過頭可憐楚楚的對我說:

「痛……”我沒管她,腰一挺,整根雞巴插了進去,她一受不了,撐著我小腹的手一收,變成撐在床上,腰也弓了起來,嘴裏一聲痛苦的啊,我聽了更加興奮,沒理會她的痛苦,抽插了起來,她的聲音沒有絲毫快感,隻有痛苦,屁股拼命逃避,奈何讓我抓著,逃也逃不了,我看著自己的雞巴在她的屁眼裏抽插了幾十下,便帶出一點點血絲,我知道,這時必須要停了,不然,以後就沒機會幹她了,她一定會厭惡的,屁眼中出的事,還得慢慢來,于是我拔出雞巴,一手抱住她的腰,一手扶著雞巴插進她的小穴,又開始時慢時快的插著她的淫穴,她的叫聲也慢慢的由痛苦再次轉換成快樂,插了幾十下之後,她腰部一緊,逼逼開始收縮,我知道,她高潮了,我雙手扶著她的小腰,開始準備全力沖刺,她一隻手抓著我的手腕,我便開始猛地加速,在全力加速的插了有兩三分鍾之後,我把滾燙的精子射進了她緊緊的小逼逼裏,她在我射的時候,慢慢的往床上趴去,我也跟著倒在她的背上,我趴在她背上一會,對她說:「蓓蓓,對不起,我沒控制住自己,剛剛幹你屁股的時候,讓你痛了,下次我一定注意!」

她有氣無力的說:「嗯,下次不要幹屁股了,好不好,好痛啊”我也敷衍到:「好,下次要是你不願意,我就不幹你屁股了”心裏卻想,下次的事,下次再說。

過了一會,我拔出雞巴,把她扶到床上,我也在她旁邊躺了下來,然後蓋著被子,把還有點硬的雞巴塞到她的淫穴裏,就抱著她睡著了,從這晚起,我們總是時不時的就出來做愛,直到她再次懷孕,我們才暫停了彼此的性生活,話說回來,她都不知道懷的是她老公的,還是我的……「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人妖王經理
和媽媽渡蜜月
迷姦我可愛的妹妹
禁忌遊戲
少婦無奈的出軌
港龍見習空姐被姦
網咖的接力
舊夢新歡
上了霸道的美女人妻總裁
鏡子裡的老公和我
熱門小說:
人妖王經理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