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關係之姐妹換夫

我是趙軍,說起我老婆黃小梅和和她姐姐黃小霞這姐妹兩個尤物,不但及其風騷,還經常玩交換老公的「換夫」遊戲,我和小霞的老公徐亮更是樂此不疲,我們連襟兩個都對對方的老婆憐愛有加,雖然最開始的時候我們都對對方的老婆有興趣,她們姐妹倆對換妻玩樂這回事也都動了心,但嚴格的說起來我們第一次交換配偶還是在一次旅遊中在無意的狀態下發生的。

那是一次去野外遊玩,我們四個人結伴到雲山風景區遊玩,四人玩樂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去賓館住宿,由於時值旅遊旺季,山區又相對偏僻,走了幾家賓館都沒有空房,最後實在沒辦法只好在最後一家賓館最後的一個房間住下,這個房間原本不對外做生意,因為房裡只有一鋪大炕,因為實在太累了,只好委屈在這樣的房間將就一下了。雖然有些彆扭,總好過流落街頭。

晚餐大家喝了點酒,品嚐了一下當地的野味,倒是非常的不錯,吃飽喝足倒頭便睡,我和徐亮一人睡一頭,姐妹兩個睡在中間,小梅挨著我,小霞挨著徐亮,不一會就先後睡熟了。我這人有個毛病,換地方或者喝了酒,神經就興奮,睡不了多會就會醒,再想睡就難了,再加上我睡的一頭是「炕頭」,熱的很,這對睡慣了床的人更是適應不了,果然,半夜就醒了,醒來一看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竟然脫了個溜光,被子也不再身上,身下的炕感覺很熱,心道一定是睡熱了才脫光了內衣,這一醒來,感覺身上涼颼颼的,迷迷糊糊的忙四處去摸被子,這一摸,卻摸到身邊光溜溜的一個人身上,此時已忘記了是出來旅遊,還以為是在自己家裡,想當然地認為身邊睡的必定是老婆小梅,於是伸手自然而然的在她身上摸來摸去,卻摸到細膩光滑軟綿綿、彈性十足的女性屁股,真個是滑不留手,奇怪她怎麼也脫得一絲不掛的?

想來必定也是炕熱的緣故,當時卻沒反應過來,迷迷糊糊的就將身子貼了上去,把一個一個火熱的身子摟入了懷裡,鼻中傳來陣陣女體幽香,不由得春心大動,就用手在那光滑的大屁股上來來回回的撫摸起來,四周靜悄悄的,這時炕的另一頭有人下地上廁所我也沒察覺到,還在伸手去摸身邊女人屁股,這時我的雞巴也漸漸漲硬起來,我往她身後一湊,勃起的大雞巴就頂在了她軟綿綿的屁股上,來回的摩擦起來,她正睡得半夢半醒間被我猥褻,嘴裡發出呢喃:「喔……恩……不嘛……老公……人家好困……」同時感覺到屁股上頂過來的男性硬邦邦的雞巴頭,回手輕輕的攥住了套弄,我聽到聲音猶自不覺,抬起她的一條腿,手抓著雞巴就往她屁股溝處頂,試圖從後面插進小屄中肏弄,也是活該有事,正當我的下身貼在她的屁股處聳動時,去廁所的徐亮出來時絆到了什麼,「啪」地一聲,打開了電燈,燈一亮人就自然的睜開眼去看,我一看是徐亮站在地上,又一看我身前抱著的女人竟然是大姨子黃小霞,這一下,小霞也醒了,抬頭看見老公徐亮站在地上吃驚地看著自己,那身後摸自己的人……天啊!

竟然是妹夫趙軍!小霞這下真是羞得滿臉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嘴裡叫了聲:「哎呀媽呀,這可不羞死人了。」推開身後的我,抓起被子蒙住了頭,我一看搞錯了,也羞得滿臉通紅,心裡奇怪什麼時候身邊的老婆變成了大姨子小霞了?一定是半夜起夜回來迷迷糊糊的就串了位置,看到我連橋站在地上奇怪的表情,四目相對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一時間尷尬不已。

徐亮看到我和他老婆尷尬的樣子,明白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怔了怔,看看我和小霞,又看了看睡在炕另一頭我的老婆小梅,衝我曖昧地一笑,我倆飛快地交換了一個眼色,他就急忙關了燈。房間裡驟然黑暗一片。我不由暗暗鬆了口氣,心中充滿感激,黑暗是一切羞恥的遮羞布,這樣一來,大家都免了眼前的尷尬,徐亮在地上站了一會,就摸索著到了炕邊,上了炕,卻沒有躺到我和小霞中間空出來的地方,而是躺到了小霞和小梅的中間,看樣子,他也沒有生氣。我心中稍許寬慰,暗自感激連橋徐亮,盡力保全我和大姨子的顏面,不但沒聲張,還大度的睡到了一邊,這樣躺了一會,誰也沒有做聲,藉著微弱的月光,我看到大姨子小霞慢慢的拉開了蒙在臉上的被子,翻過身來看我,四目相對時,都覺得羞臊不已,她目光中有些嬌嗔,也有些羞愧,還有點想笑的感覺,我看著她不由得呆了,此刻的大姨子小霞真是好美!她做了個瞪我一眼的表情,又低頭笑起來,我看她並沒有著惱,涎著臉,衝她吐了吐舌頭,我感到下面伸過來一隻腳踢了我一下,我忍住了疼,不敢出聲。

徐亮睡了一會,就假裝翻個身,湊到了我老婆小梅的旁邊,慢慢地鑽進了他小姨子、我老婆小梅的被窩,小霞也發覺了,回頭看丈夫鑽進了自己妹妹的被窩兒,想要起來阻止,想了想,又睡了回去,心中估計是盤算自己和妹夫已經那樣了,怎麼還好意思管丈夫和妹妹,於是閉上眼裝睡,只當不知。

我看到這一幕,心裡狂跳,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看來我幻想已久的事情就要發生了,一直以來我都幻想著有朝一日能佔有我那漂亮的大姨子黃小霞,也無數次的幻想過老婆小梅在連橋徐亮的胯下嬌吟。今天尷尬的抱錯佳人,沒想到竟然無意中實現了換妻的願望。看著連橋徐亮抱著我老婆小梅,我竟然在心裡暗自歡呼!

我慢慢靠近了小霞,拉過她的被子,鑽進了她的被窩兒,小霞此時已經明白發生了什麼,不知道是喜還是憂,剛才和妹夫的肌膚之情,已經讓她春情蕩漾,此刻丈夫和妹妹也已經睡進了一個被窩,不論是生理上的需要,還是情勢所迫都不允許她拒絕妹夫的擁抱了,只好把心一橫,事情既然已是如此,索性就放開了狂蕩一次吧!想到這裡,小霞任由我爬上了她的身子,我壓上了那渴望已久的肉體,兩唇相接,親吻起來,手在她軟綿綿滑溜溜的肉體上四處的撫摸玩弄,小霞嚶嚀氣喘著迎接著我的愛撫,我在她的全身親吻,舔她雪白細膩的肌膚,舌尖吸吮兩粒飽滿發硬的乳頭,我置身於她分開曲起的兩腿之間,小霞握住了我勃起的大雞巴,雞巴頭頂上了大姨子小霞那已經濕淋淋的火熱騷屄,龜頭插入了一個火熱、滑膩的肉洞,緊緊地攥住了我整根雞巴,啊!我心裡一陣吶喊!親愛的!我的小霞!我的大姨子,我來了!我終於肏到你的屄了!一旦雞巴進了屄洞,我就無比舒暢地來回抽送起來!

小梅正在熟睡,感覺有人在摸她,慢慢地就醒了,開始以為是我在玩弄她,漸漸的覺得不對,等到醒來發現原來是姐夫徐亮在抱著自己,急忙低聲斥責道:「姐夫,你幹嘛呀?不要啊,我姐和趙軍都在呢,不要啊,讓他們看見?……」

徐亮不肯放手,反而抱得更緊,在她耳邊輕聲道:「妹妹,姐夫想你好久了,今天你就給我吧,你姐不會不同意的,你看,她和趙軍不也在快活呢嗎?」小梅轉頭看向這邊,果然姐姐正被老公趙軍壓在下面,兩人一邊肏屄,一邊嘻嘻笑著,說著淫話呢!

這下小梅有些愣神了,思路一時轉不過來,徐亮乘機把小梅的胸衣和褲衩都扒了下來,攔腰就把個小美人兒緊緊摟緊了懷裡,滿是胡茬的大嘴在桃花腮上一頓亂親,小梅滿是疑惑任姐夫親吻,嘴裡問道:「你們……這到底是咋回事啊?我是不是還沒睡醒啊?姐姐,你怎麼和我老公肏上了?」

小霞聽小妹這樣問,笑道:「你問我呀?我也不知道啊,睡的好好的呢,你老公就鑽人家被窩兒裡來了,不由分說,就肏人家啊!他們……男人啊!……沒有一個好東西……恩……啊……啊……」

徐亮聽到老婆在連橋的胯下嬌滴滴的呻吟著,看到趙軍那粗大的雞巴在自己老婆的陰道裡進進出出的做著活塞運動,早已爆發的獸慾急於發洩,緊緊地抱住小姨子黃小梅的光溜溜的雪白裸體,四處撫摸揉捏,恨不得自己全身都融化在把小姨子的肉體上,雙手按住小梅的手腕,壓在頭部兩側,兩膝蓋頂進小梅的兩腿之間,去分開小梅緊緊閉合著的雙腿,小梅極力的反抗著,不讓徐亮壓下來的大硬雞巴頂到自己濕滑的陰門,左右扭動屁股去躲閃,一邊掙脫了一隻手,攥住徐亮硬挺的大雞巴,不讓它肏進去,徐亮一時無法得逞,還不敢太過強迫,害怕弄傷了心愛的小姨子,竟然急的滿頭大汗,二人折騰了半天,小梅一再推阻,徐亮竟沒佔到便宜,心裡不甘,卻也不放手,就那麼的緊緊摟抱著小姨子,卻也不放開。

那邊趙軍和大姨子小霞卻干的熱火朝天,二人都獲得了巨大的享受,趙軍看到老婆小梅不讓徐亮肏,心想如果老婆不和徐亮搞上,以後會有矛盾出現,那樣會影響了家庭和睦,於是在旁邊勸老婆小梅道:「老婆,你看姐夫那麼喜歡你,你倆就玩玩唄,何必那麼古板呢,我都不管你們,你咋還這麼不開事呢?」

小霞聽了,也接過話,笑著勸導小梅:「是啊,妹妹,你老公說的對呀,咱們都是年輕人,思想應該開放點才對,既然他倆想換著玩玩,咱們就換換嘛,說真的,這不換不知道啊,感覺就是不一樣,嘻嘻,真好,真的很棒耶……」

小梅睡夢中被姐夫徐亮偷襲,其實也是一時之間不能適應,內心倒是並不如何抗拒,特別看到了老公和自己姐姐在玩的欲仙欲死,其實早就動了春心,小屄裡淫水氾濫,此時手裡握著徐亮的大雞巴,感覺到姐夫的雞巴是那樣的堅硬和粗大,心裡早就癢癢的,想要嘗試一下,暗想著姐夫的大雞巴,要是肏進自己的小屄,會是怎樣的美妙滋味呢?想著,不由得臉紅心熱,聽到大家的勸說,再經姐夫一再的懇求,便不再抵抗,歎了口氣,無奈地說:「唉,你們都這麼說了,看來我今天想不讓他肏也不行了,我就是不讓我姐夫肏,他肯定也得強姦我,還有你們倆,都得幫著他強姦我,與其被強姦,還不如被順奸呢,那你就來肏我吧姐夫,人家給你肏就是了,只是今天咱們這樣,可千萬要保密,別讓外人知道啊……」

眾人都說那是一定的,給外人知道了對誰都沒好處啊,約定好要嚴格保守秘密,小梅這下放了心,心理負擔解決了,人就浪起來,徐亮扶著小梅坐起來,小梅岔開玉腿騎坐到姐夫的腿根處,二人重新緊緊摟抱,甜蜜地接起吻來,徐亮感到小梅的香舌在自己的嘴裡四處遊走,尋覓著自己的舌頭,相互攪拌,用力地吸吮,暗道好一個狂野的小妮子!一旦放開了禁忌,真是熱力逼人啊!二人嘖嘖有聲地親著嘴兒,小梅胸前一對軟綿綿的柔嫩乳房貼在徐亮的胸前,發硬的小乳頭在肉皮上來回的摩擦!撩撥的心癢癢的,徐亮手臂托起小姨子的玉臀,大手在雪白的大屁股上抓揉,大雞巴挺得筆直,雞巴頭對準了小姨子火熱多汁的滑膩陰門,撲哧,刺了進去!

小梅感到那粗壯的大雞巴棒子,肉蕾緩緩滑過自己的陰道壁,進入深處,漲的滿滿的充實感塞滿了自己的陰道!自己陰道壁一陣收縮,夾緊了整根雞巴!再也不想讓它離開自己了。嘴裡發出浪蕩的叫床聲:「啊……姐夫……你的……大雞巴……好長啊……都頂進……人家的……子宮了,啊……來吧……姐夫……肏我吧……」

徐亮終於肏進了幻想已久的小姨子的小屄,心裡真是無比的滿足,舒服地叫著:「啊……我的……小美人……小梅……姐夫……終於……肏到你了……啊……我愛你……我親愛的……小騷屄,我的……好妹子,姐夫……愛死你了……啊……」

那邊趙軍和大姨子黃小霞看到徐亮和黃小梅終於結合在一起,二人相視一笑,心照不宣,想著四個人的這種交換行為,雖是出於偶然,其實早已是憧憬已久了,此時得以實現,心裡真是既害羞、害怕又有種狂野的衝動,想著這事何等的瘋狂,今後各自的生活注定會發生改變,一種全新的、豐富多彩的生活撲面而來,甚至還來不及做好準備。

聽了小梅低聲的叫床聲,趙軍感到臉上也在發燒,畢竟是自己的老婆,被連橋肏屄竟然如此的淫蕩,在羞恥的同時,激起加倍的亢奮,插在大姨子浪屄內的大雞巴漲的更加的粗大,撲哧撲哧加快速度的抽查,嘴貼在大姨子的耳邊耳語著:「大姐……你聽……你老公和我老婆……他們……也在肏屄呢……大姐……我今天……好快活啊……啊……大姐……你快活嗎?……你也叫啊……叫吧……」

小霞心裡何嘗不是同樣的感受呢,小屄被妹夫的大雞巴肏幹著,一陣陣的酥麻,而炕的另一頭,自己的老公也正在肏著自己的親妹妹,這樣狂野的事情真的是不敢想像,然而此刻真的在發生著,彷彿是在做著一場春夢,索性什麼都不去想,就這樣沉浸在性愛的漩渦裡吧!聽著妹夫趙軍讓自己叫床,心兒一橫,浪態畢呈,嘴裡嬌聲呻吟著:「啊……好妹夫……親老公……用力呀……用力……肏大姐……的小屄呀……我的……好妹夫……你肏的……大姐……美死了,啊……啊……啊……」

趙軍聽了大姨子的配合,更加的給力,肏干的更加賣力,問道:「大姐……你說……我和……姐夫……誰的……雞巴大呀……誰肏的……你的……小屄美呀……」

黃小霞知道男人的心思,就是愛聽女人稱讚自己的雞巴大,肏的美,於是順著意思往下叫:「是你呀……嘻嘻……是我的……小妹夫……雞巴大……牛子硬啊……比你……姐夫的……雞巴大……還是你……肏的……人家……小屄美……浪了……嘻嘻……」

這麼叫著,忽然聽到那邊廂妹妹黃小梅也在含含糊糊的叫著:「是……姐夫你……的……雞巴大……姐夫你……肏的美……」這樣的話,不由得心中好笑。

一時間室內春潮四起,玩樂多時,男人們在女人體內放出了子子孫孫,兩下鳴金收兵,小梅疑惑尚在,再次追問根由,小霞便將前事說給她聽,小梅一聽,不由得「撲哧」一笑,道:「看來還真如姐夫所說,真是天意呀,不過我睡下就沒再動過了,肯定是姐姐你起夜後睡錯了位置。」小霞奇道:「不會吧?我也沒動過呀!」我和徐亮面面相覷,大家一問只有徐亮一人起了夜,眾人百思不得其解,覺得不可思議,既然如此,小霞怎麼就會串到了我的身邊呢?這件事看來是誰也說不清楚了。如果不是鬧鬼,就是她們姐倆有一個人說了謊,到底是誰在說謊?

(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最近幾天我與兩個日本女人的事兒
雙穴的快樂
大學的一夜情
真實經歷
在火車被強暴
絲襪媽媽
難忘的白色吊帶長筒絲襪和金色高跟鞋
香港淫蕩女學生
敏感的乾妹妹
鄰居的那些太太們
熱門小說:
和太太到澳州旅遊的時交換做愛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