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戰

(一)

這日天朗氣清,我如常上班。午飯時電話響起,拿來一看,是老婆外家的電話號碼。

『翠娟這麼早就過去娘家了?』我想,這陣子小舅因為電單車意外受了傷,老婆有時會過去幫忙。我啃著麵包,態度輕浮的接過電話:「好老婆,才下午就掛念老公了嗎?」

對方靜了一陣,語氣靦腆的道:「人家不是你老婆啦,我是翠華啊!」

「翠華?妳怎麼打給我?」我發愕了一會。翠華是我妻子的妹妹,小姨子從沒有撥過我的電話,我做夢也想不到會是她。

對面再次頓了一頓,才吞吞吐吐的說:「我有事要姐夫你幫忙,星期六有沒空?」

「星期六?還可以吧,是什麼事?」

「到時候再告訴你……千萬不要告訴姐姐喔!」翠華故作凝重的道,小姨子素來是個活寶,平日嘻嘻哈哈的,少有如此認真。我應了一聲「好吧」,莫名其妙的掛掉線,完全不明白小女孩的心思。

到了週末當日,我依約而到,在星巴克內聽到小姨子的說話,幾乎把口裡的咖啡都要吐出來:「當妳的男朋友?」

翠華滿臉羞紅的四處張望,看到店裡沒幾個人留意到我的誇張表情,才鬆口氣的抱怨說:「不用那麼大聲啊!要公告天下嗎?」

我抹抹沾滿嘴邊的咖啡,狐疑問道:「妳又搞什麼來戲弄姐夫了?」

小姨子垂下頭來,嘟著嘴說:「我沒有戲弄你啦,是遇上了麻煩,才找姐夫幫忙。」

我看到翠華態度誠懇,於是好言問道:「好吧,那妳先說清楚是什麼回事,看看姐夫能否幫妳。」

小姨子點點頭,以指頭捲著發尾,臉紅紅的把原委說明:「其實是這樣,最近有個男同學很煩人的,我受不了他的騷擾,所以想找姐夫你當我的掛名男友,讓他知難而退。」

我呷一口咖啡,不明問:「原來如此,但如果有男同學騷擾妳,向學校舉報不就可以嗎?用不著這樣麻煩吧?」

翠華低下來頭,像是有難言而隱,隔了一會才結巴道:「好啦,我說清楚好了,其實我跟他交住了三個月……」

我眼珠一轉,繞個大圈,原來是要甩掉舊情郎啊!小姨子明白我心裡所想,急忙道:「姐夫你不要誤會,其實我也不是十分喜歡那個男孩子的,只是他一直死纏爛打,我沒法子才勉強答應給他試驗期,沒想到他便立刻告訴大家我是他的馬子,激得人家很生氣。」

我同意說:「這種男生要不得。」

翠華嘟著嘴道:「就是啊,最近他還得寸進尺,要人家跟他做那種事。」

「啊?」談到這個,我立刻精神一振,小姨子知道我下流,耳根紅透的嚷著說:「姐夫你不要亂想,我當然不會跟他做,我們都是學生,又未成年,怎麼可以做出令家人傷心的事?何況學生時代的戀愛根本是不會有結果的,我怎可以把女生最重要的東西隨便給別人?我要留給日後的丈夫!」

我佩服的點頭,小女孩看似開放,替兄長洗雞巴也臉無懼色,想不到貞操觀念蠻不錯的。我好奇地問道:「那妳直接拒絕不就好了?這種事沒有人可以強迫妳。」

翠華的頭垂得更低了,吞吞吐吐的道:「最慘是……人家答應了。」

「什麼?!」我再歎一聲,明明說不喜歡對方,卻又答應把寶貴的豬豬送給人,妳這小妮子到底哪句是真?

小姨子連忙道:「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天他生日,人家忘記了,才交往了一陣子,記不起也很正常啊!他有點生氣,說我一點沒愛他,我情急之下不知怎的,說了沒有禮物,最多以身相許囉!」

我揚眉說:「於是他就拿著這句話,說妳答應了他?」翠華無奈地點點頭,我不屑哼著道:「小孩子的玩笑,幹麼要給他認真?這種人乾脆甩掉不就好了,什麼也不用想啊!」

小姨子鬱悶說:「姐夫你有所不知,那個人真的很煩的。我曾跟他說分手,甚至說有別的男友了,他總不相信,說除非親眼看到,否則怎樣也不相信有比他更好的男生。」

「有這樣狂妄的男生?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憤憤不平。翠華垂著頭道:「說實話,他的條件是蠻不錯的,長得比較高大,亦是運動健將,學校裡有不少女孩子喜歡他。」

我聽見翠華稱讚對方,明白小姨子心裡是有些喜歡他,不然當日不會答應給他機會。女孩對此也直認不諱:「那時候我是因為他長得不錯,才答應下來,沒想到是那麼煩人的。」

我搞清楚一切後,點頭道:「我明白了,那妳想我怎樣幫妳?」

翠華大喜說:「就是要你扮作我的男朋友,他在學校裡威風,但始終是個學生,姐夫你有經濟能力,是他沒法比的。」

我搔搔頭道:「但我比妳大十多年,沒什麼說服力吧?」

「不會呀,姐夫你看來很年輕,不說的話,還以為才比我大幾年;而且我這個年紀都是喜歡穩重的男生,如果你不是我姐夫,我也會愛上你啊!」翠華下重藥道。

這幾句話聽得我飄飄然,什麼理智也飛過九宵雲外。哈哈,男人要到三十才最有魅力,這話今天再次得到肯定。連會愛上我的話也出動了,身為姐夫的當然沒法推辭,我拍拍心口道:「好吧,為了我家的翠華,妳儘管拿姐夫去用吧!」

「真的嗎?那太好了!」小姨子喜歡的說,並叮囑我道:「但你要答應我不告訴姐姐啊,你知道這種事很羞人的。」

我著女孩安心說:「妳放心,姐夫會替妳保守秘密。」

「那一定喲,騙人的是烏龜!」

「一定一定,還要是公的烏龜。」

結果這個晚上我就食言了,因為老婆一句「老公,今天下午你去了哪裡」,我就一五一十的把跟小姨子的說話都告訴了她。

好吧,對我來說,翠華今天的話根本沒什麼不妥,沒有隱瞞的必要。讓妻子知道妹妹守豬如玉,不是反而感到安慰?

「翠華跟你說這種事?她什麼時候交男朋友了?怎麼我都不知道?」老婆聽了有點動氣,身為家裡的大姐,是接受不了妹妹十六歲便跟異性交住。

我安慰道:「少女情竇初開,荳芽戀很正常,難得翠華潔身自愛,沒有隨便跟人發生關係,妳應該感到欣慰才對吧?」

老婆狐疑地問我:「怎麼你好像那麼高興?翠華跟你說了什麼?」

我人再蠢,也總不會招認翠華那「我也會愛你」的話,只是得到小姨示愛,興奮心情也難免掛在臉上,只有隨意敷衍過去:「沒有,只是想在現今年輕人濫交的年代,我家還有這樣懂事的小妹,為她而自豪。」

「哼!」老婆把軟枕擲向我的頭,不理睬我。我憶起小姨的讚賞滿心歡喜。這個時候誰也沒有想到,如此一個簡單任務,最後是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二)

翠華得到我的答允後,立刻打鐵趁熱,致電該位男生向其攤牌。為了不讓學校裡的其他同學知道,她特地相約在接下一天的星期日出來見面,把我這位「正印」男友介紹給那個男生認識。

「警告你不准亂來啊!」要把自已老公借給妹妹當是男友,老婆萬個不願,但姐妹情深,為翠華驅走害蟲,保住貞操,亦沒法說不,只有眼巴巴地看著春風滿臉的我出門,當其一天情郎。

人到三十,居然還可以當上未成年少女的男友,縱然是假的,也足夠叫我雀躍。而且幫了小姨這個大忙,日後在她面前自然就更有面子,如此幫人助己,可說百利而無一害。

要讓小子知難而退,在其面前顯露我作為社會人的經濟實力在所難免,這天我穿上筆直西裝,駕著愛車駛到相約地點。翠華心情緊張,比我早到,看到我風度翩翩,歡喜的說:「姐夫你很英俊啊!」

「嘿,那還用說,今天是有備而戰!」我輕鬆一笑,堂堂大男人如果連一個小伙子都打發不了,我顏面何存?當然不容有失,我叮囑翠華說:「不要叫姐夫了,今天要叫我啟明。」

小姨輩份比我小,要直呼我名字,還是感到不好意思,女孩低下頭來,含羞答答的道:「啟……啟明……」

哈哈,不錯不錯,姐妹一同吃掉的感覺,真的很不錯。

到距離約定時間的五分鐘前,那位男孩也來了。就如翠華所述,長得高大健壯、樣貌俊朗。這種男生在學校裡獨佔鋒頭是理所當然的事,難怪他會認為沒有其他男孩比自已優勝,這份自信是建立於其不凡外表。也難怪爽朗如小姨,也不知道如何拒絕對方。

我看了男孩一眼,再望望翠華,想說這種優秀的男生在學校裡一定有不少女同學傾慕,他卻為妳鍾情,可見我家女孩也有非常魅力。

翠華明我意思,面紅紅的嘟著小嘴,像在說:「不要被他外表騙了啦!」

對,男人外表不重要,信用卡才是最重要!

小姨刻意牽起我的手示威,男孩眉頭一皺,臉帶不悅道:「翠華,妳說的男朋友就是這位?」

翠華挺起胸膛說:「是啊!我本來也不想打擊你,但告訴你總不相信,只有帶給你見囉!」

男孩悶哼一聲,不屑道:「妳說謊也找個好一點的演員,這位大叔可以當妳爸爸了,妳會喜歡這種老頭子?」

「老頭子?」我瞪大雙眼,本人行年三十,未為人父,怎麼可以當一個十六歲少女的父親?在我要罵出來之前,翠華己經搶白道:「阿威你胡說什麼?啟明今年才二十三歲,只不過是外表成熟了一點!」

「二十三歲?三十年前嗎?」小子輕蔑道。我自問以禮待人,也禁不住要揮拳相向,我哪裡像五十歲了?!

我受不了小伙子的挑釁,想要從口袋拿出錢包以證真身,但瞬間想起裡面放了跟妻子的合照。而翠華也害怕穿幫,不想糾纏下去的大叫著:「好吧!我男友年紀多大跟你無關,反正我就是喜歡他,總之你不要再煩著我就可以了!」

小姨子絕情的話,令這個叫阿威的年輕人臉上流露傷感,他咬一咬牙,意志消沉的說:「我明白了,原來翠華妳真的這樣討厭我,要帶一個大叔來拒絕我,我死心了,以後也不會再纏著妳。」

「阿威……」

阿威抬起頭來,抹抹眼角淚光,堅忍心情道:「對不起,我知道我給了妳很糟的日子,但我必須告訴妳,這幾個月是我最快樂的時光。可以成為妳生命裡其中一個男生,我覺得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

這番深情的說話,叫小姨為之動容。我同為男人也不得不說,經典的對白由好看的男生口中說出,確實是份外動人。

「那麼,祝你們幸福了。」阿威說完這話,轉頭就走,沒有翠華說的難纏。能夠面對現實,我感覺這年輕人還蠻踏實的。

倒是小姨子看著阿威落寞的背影,覺得自已傷了對方的心,反過來心軟的問我:「姐夫,我是不是過份了點?」

我雖同情男孩,但現時大家身份對立,為保翠華那片處女膜,也只有硬起心腸搖頭道:「半點不過份。要對方死心,不狠狠地給他一盆冷水是沒效果的,長痛不如短痛,感情這種事絕不能心軟,要決絕一點。」這個阿威長得如此俊逸,給他再跟翠華多交住一陣子,寶貴豬豬定然失守!

小姨子仍是擔心道:「他不會自殺吧?」

我沒好氣說:「被女生拒絕就要自殺的話,世界上的男人早少了九成。」

翠華感慨道:「阿威跟姐夫你不一樣,他是從來沒被女生拒絕的。」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我早就習慣了被女人拒絕嗎?不要忘記妳那大奶姐姐也是乖乖被我追上床的!

我開始覺得翠華是打完齋不要和尚,在她眼中,我是遠遠不及那小子。

無論如何,我們已經達到要對手知難而退的目的。我有點失望,本來以為那位男生為了要翠華證明我倆關係,會要我當著他面前親吻又或是揉她的奶,沒想到兩句說話就打發了,現在的年輕人真沒耐性。

「我送妳回家吧!」我拍拍翠華的肩,她一臉傷感,慧劍斬情絲從來不是易事,雖然在過往的日子,大多是我被人斬。

到達外家後,女孩獨個下車,回頭問我:「姐夫你不上來坐坐嗎?」

我搖頭笑說:「不了,妳忘了今天的任務是要極秘密進行?」

「也對,那今天謝謝你了。」翠華點點頭,我擺擺手:「小事,不用謝。」然後看著女孩寂寥地步入上樓的升降機。

我輕歎一聲。其實我不明白這個阿威到底逼到翠華什麼程度,要她放棄這段感情,看來她明明也是很喜歡對方的。這個只能怪小男孩過份急色,嚇跑了好女孩。

「算吧,翠華這麼可愛,換了我是她男友,也想早早吃掉呀!」歸家途中,我獨個哼著。先打電話給老婆報告一切順利,再問問幫了小姨有什麼獎勵。妻子一聲冷語說:「當了我家小妹半天便宜男友,還要得到什麼?」我想回答只拿了名銜,卻沒有福利,怎麼看也不是划算的交易。                            (三)

回到家裡,老婆已經煮好飯。妻子有個優點,就是無論心情如何,也總不會忘了給老公準備晚餐,記憶中就只有替小光打手槍那兩天沒有煮飯,要出外用餐,其餘日子都是享用溫馨的住家菜。

「嘩,今天這麼豐富。」我不忘賣賣口乖,老婆白我一眼,諷刺道:「老公這麼辛苦當我妹妹的情夫,不吃好一點不行啊。」

我無言而對,妻子遞起筷子質問道:「有沒接吻?有沒牽手?」

我沒好氣說:「電話中不是解釋過,那男孩子說兩句話就打發走,要接什麼吻?何況翠華是我小姨,牽牽手又算什麼了?」

老婆不甘道:「姐夫和小姨的牽手,跟男女情人的牽手是不一樣的!」

我無辜說:「對我來說都是不涉男女感情,是一樣的,說來我老婆怎麼這樣小器?妳替弟弟洗雞巴,疑似出軌我都沒話說了,我牽牽翠華的手,妳跟我計較啊?」

然後看到妻子目露凶光、殺氣湧現,我立刻沉默收皮。從老婆這個眼神可以得知,他朝我若有幸吃掉小姨之日,亦將是命喪黃泉之時。

埋位吃飯,老婆廚藝一向是沒話說的好,這頓晚餐令人滿意。我邊吃邊敘述下午發生的事,妻子聽了,亦替男孩難過:「翠華這樣做,會不會太傷人了?」

我若無其事道:「情場如戰場,你不傷人傷你,我覺得翠華是很理智,沒有一時心軟被吃掉。」

老婆盯著我,語帶相關的說:「是啊,我當年就是一時心軟被某個人吃掉,這樣就一世了。」

我放下飯碗,不滿道:「妳意思是一時心軟,嫁了一個不濟的老公嗎?是不是要我教訓妳。」

老婆慌張逃跑:「我開玩笑的,人家要洗碗,晚上才給你教訓。」

「不!這種侮辱沒男人可以忍受,我現在就要給妳好好教訓!」我像餓狼撲向老婆,飽暖思淫,吃完干炮,人生一樂也。

「老公,真的不要,我認錯了!人家煮完飯身上都是汗,不要弄我!」就在妻子被我半推半就脫光衫褲,正要舉旗南下,直搗黃龍之際,那不識趣的電話鈴聲忽然響起。

「老公,電話響啊!」老婆像得救般催促我道。

「不用理,都是銀行推銷。」我殺得性起,懶去理會,老婆拍打著我胸口嚷叫:「星期天晚上哪有什麼銀行推銷,快接!可能是重要事。」

我說不過老婆,只有半途而廢,悻悻然拿起電話,看看號碼,是來自小姨子的手電。

「是翠華?」按下接聽,對面傳來氣急敗壞的聲音:「慘了姐夫,阿威真的要自殺啊!」

「自殺?」這句話可不是說笑,瀰漫的春情被這一嚇頓時消散,翠華咽嗚著說:「我晚上有點擔心,發訊息跟他說,世上還有很多好女孩,我們不做情侶也可以當朋友,沒想他只回了一句永別了。姐夫,我好怕啊,現在怎麼辦?」

我安慰翠華道:「也許他只是一時之氣,又或是嚇嚇妳。」

「不!他這個人很認真的,說出的事一定會做到,不會拿這種事嚇我的,我打他的電話也不接。」翠華愈想愈怕,哭出淚來。我亦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在安全起見下,著小姨穩住心神:「好吧,妳先冷靜,妳知道他住哪裡嗎?」

「知道!他住在我家附近,但我不敢去找他,怕會更刺激他的情緒。」

「好吧,這種事男人安慰會比較好,岳父岳母知道嗎?」

「爸媽在外面看電視,我怕他們擔心,躲在房間裡打電話。」

「妳做得很好,我現在立刻趕來,這種時間不會塞車,半小時後在妳家樓下等!」

「嗯!」

掛線後,旁邊的老婆亦擔心問道:「你說什麼自殺?發生什麼事?」

我歎口氣說:「妳家小妹的情郎要殉情了。」

「什麼?」

人命關天,我與妻子連忙穿衣,趕緊下門,開行車速,沒大半小時便到達老婆外家。阿威跟翠華份屬同窗,同一校網下住處也距離不遠,迎了翠華上車,我按著她說的地址而行。

「大姐也來了?」看到老婆,翠華有點害怕,妻子沒有怪責,柔聲安慰道:「我什麼也知道了,這種時候多個成年人開解會好一點。」

到達阿威住所,連泊好車的心情也沒有,隨便放在路邊,就往男孩家裡沖。

「是這裡了!」翠華指著前方木門,我上前按下門鈴,迎門的是位中年婦人,看樣子應該是阿威的母親。

「抱歉打擾,我是阿威同學的兄長,我妹妹找不到明天上學要交的功課本,說可能上次來溫習時忘記了,想過來找找。」我知道這種借口很爛,但在如此危急的情況下,可以說出算是合理的解釋,我覺得自已的急才是很不錯了。

「這樣嗎?你們問問小威吧,他在房裡。」男孩子的家總是比女孩子的易進得多,伯母沒多懷疑便讓我們進門,從她一點不認識翠華的樣子看來,小姨子應該是還未拜會過對方父母。

翠華率先走進小走廊,而從其對位置的熟悉,斷不會是首次進入這間屋,父母不在,孤男寡女單獨共處一室,看來他倆的關係頗為親密。

「在嗎?我進來了。」小姨敲了兩下,推門而入,只見今早的男孩坐在計算機前打著電玩,哪裡什麼自殺了?

「是翠華?哎呀慘了!被敵方擊落,我給妳害死了。」

我們兩個大人加一個未成年少女沒話對望,臉上都是哭笑不得的表情。                               (四)

阿威的父母算是開明,懂得尊重兒子私隱,讓我們幾個關上門自已傾談。四個人擠在男孩房間,吃著伯母拿來的蜜柑,阿威若無其事的說:「自殺?誰說要自殺了?」

翠華生氣嚷著:「你不自殺為什麼要發那種訊息啊?電話又不接!」

「打電玩聽不到嘛。」阿威想了一想,恍然大悟道:「妳說那個訊息?妳誤會了啦,我打算轉校,所以跟妳道別。」

「轉校?」

阿威點點頭說:「是啊,最喜歡的女孩都不要我了,試問還有什麼面子留下來?想著以後都要看到妳可愛的臉,卻已經是別人馬子,心情就很低落啦,不如轉校好了。」

翠華斥責道:「你讀書就是為了泡女啊?泡不到女就要轉校麼?以前跟我說的理想,原來全部是騙人的。」

阿威擺擺手說:「我從來沒有騙妳好不好?我的理想沒有改變,只不過是想轉換個環境。」

「轉換環境你以為那麼容易?立刻可以找到願意接收你的學校嗎?你知道新學校一定好嗎?什麼也不考慮,你這個人總是衝動。」小姨子繼續罵著,阿威作個投降狀:「好吧好吧,我不轉就是了。其實我也只是說說,剛才想清楚還是捨不得翠華妳,想著不能一起,可以見見也是好的。」

說著又高興道:「不過想不到原來妳這樣關心我,聽我要自殺,就立刻趕來了。老實話,難得給我認識翠華妳這麼漂亮的女生,我又怎捨得死?」

好小子,這種時候也不忘口甜舌滑,果然是泡女神人。

小姨臉上一紅,拍打男孩的肩:「你臭美啦,我只是不想有人因為我而死。還說喜歡我,分手不夠半天就有心情玩電玩了!」

「我是要以光線和聲音來麻醉自已。」阿威滿有道理的解釋,然後望著老婆問:「這位是?」

「我姐姐,她和姐夫好心跟我一起來,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翠華忘了介紹,順口溜著,阿威作個奸笑表情:「呵呵,是姐夫啊?」

「喔?」小姨子一時語塞,人世間大部份的謊言,都是由本人說破的。

我跟老婆相視一眼,想說不如先回家繼續剛才的大戰,小孩子的事,大人很難管。

「唉,什麼第三者原來是假的。其實我也不知道翠華妳生什麼氣,要找姐夫來扮男友跟我分手。」阿威知道我倆關係,作一個極之失望的表情,氣難下的問道:「妳要劈我腿沒關係,但至少讓我知道原因吧?我對妳不好嗎?我做錯了什麼嗎?理由也不給一個,我很不甘心耶。」

「這…」小姨子有口難言,這時輪到老婆忍不住說:「翠華不好意思說,讓我來告訴你吧!是因為你強迫她跟你上床,你們還是學生,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我妹妹要跟你分手,絕對是合情合理的!」

「我強迫她跟我上床?」阿威瞪大眼叫:「翠華,我什麼時候強迫妳跟我上床了?」

翠華耳根紅透,答不出話來,阿威抱頭嚷著:「我認我是很想跟翠華上床,也有問過她,但從來沒有強迫,甚至她答應了一次,後來又反悔,我也沒說半句啊?」

阿威的答案令我跟妻子摸不著頭腦,事情陷入羅生門,大家各執一詞。他看來沒有說謊,翠華亦沒有冤枉對方的必要。終於因為受不了大家的質疑,小姨子說出真話:「好吧!是我誣蔑他,他沒有逼我,但今天不用做,早晚一天也要跟他做呀。」

阿威拿出真心說:「翠華,我對妳是認真的。妳不願意,那種事結婚以後才做都可以。我知道大家求學時期,是會有很多憂慮,但我保證跟妳一起不是為了妳的身體,妳一天不答應,我發誓不會碰妳。」

一個十六歲的男孩能夠說出這樣的承諾,先不論是否真能做到,已經叫人讚賞。老婆到此亦心軟下來,向小姨子開解道:「學生談戀愛我的確是不贊成,但如果阿威是懂得尊重妳,那當個普通朋友也無不可。」

阿威立刻誠懇說:「對,當個普通朋友也沒關係,只要翠華妳不故意避開我,不找那些中年大叔來氣我,我什麼也答應!」

中年大叔?說得好好的,怎麼又提起這個?

翠華被我們逼得慌了,紅著臉不發一言,阿威激動的問道:「真的連當普通朋友也不可以嗎?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要妳這樣對我?」

「嗚…」翠華的耳根紅得發紫,最後在走投無頭下,大聲嚷叫:「我們當不了普通朋友的,我喜歡你,想當你女友,想當你老婆,繼續跟你交往的話,我是一定會嫁給你的!」

阿威大喜過望,從椅上爬起來說:「那不是很好嗎?我會努力讀書,以後努力工作,給我妻子最好的生活!」

「但…」小姨子咽嗚著,老婆奇怪問道:「翠華妳到底還在擔心什麼?」

「我…我…」翠華咬著下唇,看到大家都在期待她說出心中鬱結,女孩知道避無可避,只有認命地說出擔心事情:「阿威那裡太大了,人家會受不了的!」

「什麼?」我們一同驚訝,做夢也沒想到,原因會是這個。

小姨子低著頭來道明一切。原來前陣子跟小光抹身,小女孩口裡輕鬆,其實亦被兄長的大雞巴所震撼。翠華嘰哩咕嚕道:「我一直以為男生的那兒是小小的一條,沒想到看到二哥的,才知道原來是那麼大的一根,又粗又長,硬東東的嚇死人了。人家那裡連塞入綿條都不舒服,怎麼可以插那種東西?」

翠華愈說愈急,語帶半泣:「我安慰自已,不是每個男生都這樣子,不必太擔心。於是上次到阿威家裡玩時,從門隙偷看你換褲,心想一定是很小的,怎知道比二哥那根還要大,我不跟你分手,是一定會給你插死的!」

我跟老婆十分尷尬,雞巴太大會嚇走媳婦的故事,在現實中原來真是有的。

阿威沒好氣說:「我以為妳害怕什麼?每個男人都是一樣好不好,妳會知道怎樣的男人才適合自已嗎?」

翠華抹抹眼淚,伸手指著我道:「姐夫那種,我應該沒問題。」

我牽著老婆的衣角,確定小孩子的糾紛,大人不宜參與,我們先回家吧。                        (五)

「太無聊了,害我們白走一趟。」

回程路上,我滿口怨言。身邊的老婆鐵青著臉,不發一言,我就知道好心沒好報,以為幫幫小姨,卻害慘了自已。

我自知難逃大難,早有心理準備,果然未入家門,妻子已經半帶怒意的質問我:「翠華怎知道你是哪種,你到底跟他做過什麼?」

當日在老婆家廚房裡的意外荒謬絕倫,實話實說,只怕妻子亦不會相信,我裝作什麼不知道:「老婆大人,這個妳應該問妳妹而不是問我,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說,也許剛才一時情急,房間裡又只得我一個男人,隨便拿來作比喻吧。」

妻子仍不相信:「真的?會不會是你跟她做過什麼,所以她才知道得那樣清楚。」

我豎起三根手指,作發誓狀:「老天爺在上,我周啟明有碰過謝翠華一條毛的,不得好死。而且妳妹妹都表明自已是處女,妳還用懷疑什麼?」

老婆的疑心直達三萬海床,鍥而不捨的追問:「沒碰過,也可以讓她看啊,男人最喜歡向小女孩露體,你一定曾經給翠華看過,不然她怎知道你是短小姐夫。」

「沒有啊,老婆大人,妳都說我短小。翠華又剛替小光洗完大雞巴,我就是再下流,也不會自取其辱,拿小雞巴出來獻醜呀。我身為姐夫的,總想在小姨面前留一些顏面。」我呼冤道。

妻子聽了,也覺得有理,嘟起小嘴沒有話說。我看到老婆靜下,悶哼一聲,反客為主的纏著她說:「好了,妳沒話問到我問妳,妳說我短小?即是很不滿意老公了嗎?」

「我只是說說,你怎麼要小器?不長有什麼關係,人家喜歡就可以了嘛。」妻子知道說了傷人的話,態度登時軟化下來,我知道是反攻機會,於是打蛇隨棍上,裝作痛心道:「還在說?男人最介意這個,妳就總拿來打擊我。」

老婆被我騙到了,撒嬌的轉個話題說:「老公不要生氣囉,你知道我是開玩笑的。對了!我們還有做了一半的重要事呢,現在一起去洗澡,然後愛愛唷,至多今晚人家給你用口。」

我揚起嘴角道:「老公小雞巴,操得妳舒服嗎?」

「舒服啊,我老公最好了,每次都弄得人家好舒服。中等是最合適的尺寸,太大的才是不正常,你看我妹妹那麼怕就知道了,大雞巴討不到老婆的。」妻子好話說盡,不敢再提剛才的事半句。這晚床事上又擔又抬,服侍周到。所以說男女相處就像角力,關鍵往往在於一個機會,只要懂得拿捏分寸,隨時反敗為勝,小雞巴也可以享盡大溫柔。

「唷…唷…好舒服…老公你操得我好舒服…」

「是嗎?還是小光的大雞巴舒服點?」

「人家不知道…我都是騙你的…我沒有給小光插過…就只給老公一個操…」

「妳不用害怕,妳知道我沒生氣的,就乖乖的認了嘛。」

「人家真的沒有…可以怎樣認…如果我給別人操過…我一定告訴老公…給大雞巴操的感覺…」

老婆口密如鎖,自那天之後,無論我如何追問,軟硬兼施,她總不作承認。疑似出軌,到現在仍是疑似。

「好吧,就當妳沒給弟弟操過。剛才翠華說那個阿威的雞巴比小光還要利害,妳猜有多大?」

「人家怎麼知道?你就自已去問翠華呀。」

「哼,我問翠華這些,我那吃醋老婆會不抓狂嗎?不如這樣好了,妳跟翠華姐妹情深,找天問她借個情郎一用,試試大雞巴的滋味,翠華最尊重大姐,應該會答應的。」

「你這個人有病啊,以為老婆這麼想男人嗎?弟弟可以幹,連妹妹的老公也可以幹!」

「阿威還不是妳妹妹的老公,小情人借來一用無傷大雅。」

「我明白了,於是到時候你就可以找個借口,去欺負我家妹妹了,就知你一直盯著翠華。」

「老婆妳說到哪裡去了,不過翠華又真的很嬌俏。她肯給,我敢要!」

「死鬼,真的夠膽在我面前說出來了,你敢碰我妹妹,我就給你綠帽戴,戴得你除也除不掉。」

「好啊…翠…翠華…姐夫幹得妳爽嗎……」

「爽…爽唷…翠華不喜歡大雞巴…最愛姐夫你干我…啊…啊…用力點…你的小姨子給你操得好舒服!」

「我不是姐夫…我是阿威…雞巴很大的那個阿威!」

「噢…威哥哥…我妹妹太嫩了…受不了你那大雞巴的…你來操我吧…姐姐經驗比較多…什麼雞巴也受得了…啊!用力點,人家給威哥哥操得好舒服唷!」

夫妻間床事的角色扮演,我倆樂此不疲。這晚我一時是姐夫,一時是妹夫,而老婆亦一時小姨,一時大姨,操著操著,連大家也搞不清了,反正夠爽就好。

然後事情平息,無風無浪的很快又過了一個多月,這段日子老婆的弟弟手部傷員經已大致康復,不必再打著石膏渡日,妻子亦終於放下心頭大石。這天為慶祝小光痊癒,兼且慰勞兩姐妹這段日子的辛勤,在翠華提議下特地在他們家裡的天台辦了一個小型的燒烤餐,一同取樂。

「小光以後要聽姐姐妹妹說話,報答她們幾個月的的悉心照顧啊。」我拍著小光肩膀,他望我時神色生澀,不知道是羞愧於我老婆曾替他打飛機,還是因為插了自已大姐。妻子死不肯招認,找天向小舅埋手,套些口供也是辦法。

「知道,我一定會好好感激大姐和翠華的恩惠。」小光傻呼呼的笑著,臉上重現青年人的陽光笑容。三個月的休養令小伙子看來成熟了不少,亦更懂珍惜親情的寶貴。

那一邊廂翠華見我,開始時還因為當日的事顯得尷尬,但小妮子平易近人,很快便再次姐夫前,姐夫後的蹦跳到我身邊。說來老婆替小光抹身才半個月,便又打槍又疑似出軌,小姨子洗了兩個多月,到底有沒什麼香艷事呢?找機會一定要問個清楚。

「怎麼了?沒邀請小男友來嗎?」我一面吃著蜜糖雞腿,一面不忘調侃這情竇初開的小女孩。那次之後兩個人很快又走在一起,本來就是情投意合的一對,什麼分手都是耍花槍而已。

翠華臉上一紅,嘟著嘴道:「他不是我男友啦,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我撕下一片雞皮,吃得津津有味:「普通朋友,需要介意對方的那話兒太大的嗎?」

翠華羞紅臉的用力捶我肩,我實時叫停,要是給老婆看到我倆有親暱動作,水洗難清呀。

回頭看看,妻子正與岳母在遠處倚著椅子聊天乘涼,我抹一把汗,這時翠華又臉紅紅的低聲跟我說:「姐夫,我有事想你幫忙,你星期六有空嗎?」

我心中一愕,暗想又來?這小姑娘想法多多,一不小心,隨時天使變惡魔。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腿舅媽
迷姦女同事
雪地裡相識激情妹妹
美麗少婦桂萍
淫醫師娘的誘惑
與後母的幸福開始
饑渴少婦
眼看著弟媳被輪姦—筱君
淫蕩的新任女教師-雅黎瑩
錯亂的欲望
熱門小說:
美腿舅媽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