噴乳的寡婦

這天,阿鈴沒有時間,我和她的幾個姐妹到阿秀的家裏吃飯,幾個人在吃飯的時候談天說地,很開心的……  因為大家常這樣吃飯,所以大家都已經把大家當成自己人一樣了。

可是飯吃了一半的時候,阿群、阿紅和阿麗都先後因為有客人找〔她們也都是小姐〕而分別離開了。

隻剩下我和阿秀,見到這樣,我也起身想走。阿秀卻拉住我說:龍哥,你別走,今天陪陪我好嗎?

我不好意思推辭,隻好坐下來繼續吃飯。

阿秀轉身到臥室拿出一瓶蛇酒,笑嘻嘻地對我說:龍哥,這是我家自己泡的蛇酒,很補的,今天請你喝。

蛇酒,這可是很補的哦!你不怕我酒後亂性?我滿臉淫笑地對阿秀開玩笑說。

看你說的,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本來想找大家來吃飯高興一下的,可現在就剩下我們兩個人了…阿秀很失落的說。

你的生日?怎麼不告訴我,我也沒有準備禮物,多不好意思啊!

我驚訝地說:難道阿鈴她們也不知道?

她們都不知道的,我們認識不久,還沒有告訴她們!阿秀邊說邊幫我倒酒。

來來來!阿秀,我祝你生日快樂!永遠美麗!我舉起酒杯對阿秀說…大家碰杯後,將酒喝乾。

可能我們都比較高興,所以喝了很多酒,話題也漸漸多了起來。

大家邊談邊喝,不知不覺中大家都有了幾分醉意。

我不由得開始慢慢打量著阿秀,隻見阿秀可能是酒精的緣故,臉上泛著淡淡的紅暈,透出一種成熟少婦的韻味。

平時因為是阿鈴的朋友,所以沒有特別留意她,但今天看來卻是另一種風情。

阿秀雖然是生過孩子的人,但身材卻是沒有走樣,勻稱的腰身,連許多少女都比不上。

這時候,我的目光停留在阿秀那豐滿的胸脯上,由於阿秀正在哺乳期的原因,那對原來36寸的乳房更加顯得豐滿挺拔。

雖然帶了胸罩,但透過潔白的緊身上衣可以看到由於乳汁分泌而弄濕的痕跡。

隱藏的內容阿秀也許是留意到我在看她,所以有點不好意思地將一件上衣帔在身上。

我也收斂了原來貪婪的目光對阿秀說:秀,今天怎麼沒有見到你的孩子?

今天因為你們來吃飯,我把他托給了老鄉幫忙照看著。

阿秀說:來,我們繼續喝!

我們繼續邊聊邊喝著,聊著聊著,話題談到了她的丈夫。

開始的時候,阿秀還是聊得很開心的,但突然間,阿秀掩臉痛哭起來,可能是她想到丈夫的死對她的打擊吧!

她哽噎地說:龍哥,你知道嗎?我這幾個月心裏多苦啊!

看見你們雙雙對對的,我自己卻是孤零零的一個人,還要帶著吃奶的孩子,嗚…阿秀哭得更厲害了。

我忙走過去拍著阿秀的肩膀安慰她:好了,別哭了,你不是還有我們這些朋友嗎?我們都會幫你的。

阿秀轉身摟住我的腰,將頭埋在我的肚子上繼續哭泣著,她的淚水將我的衣服都打濕了。

我心裏知道她在失去了丈夫後,就好像失去了靠山一樣,這時候的她將我當成了可以依靠的人了。

我用手輕輕撫摸著她因抽泣而不斷起伏的背部,一邊用打趣的語氣對她說:看你哭得像個小孩兒一樣,再哭就不漂亮咯!

嘻…阿秀破涕而笑地笑了一聲,我又說:乖!乖孩子不哭!再哭,叔叔就不給糖你吃咯!

誰是你孩子啦!阿秀一手擦著眼淚,一手輕輕地在我的胸膛上錘打著。

阿秀那種神情十足一個小孩子,可愛極了。

你看你,不哭的樣子好可愛哦!我笑著將阿秀拉起來。

阿秀羞愧地說:還笑我,不理你了!說完轉身走進了浴室。

我等了一小會兒,見阿秀還沒有出來,就跟進浴室裏看看她。

當我一走到浴室門口,立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原來阿秀並沒有關門,而是虛掩著,我從門縫裏看到阿秀正在脫衣服,可能她想換件衣服吧!

她慢慢地脫下衣服,當她再脫下胸罩的時候,一對高聳而結實的乳房躍入眼簾,充滿乳汁的乳房撐的漲漲的,乳頭和乳葷經過哺乳已經變得深褐色了。

隻見三四道乳汁象小噴泉一樣噴射出來,撒在浴室的鏡子上,我不由得猛吞了一口口水,我的手不留神一下將浴室的門推開了。

阿秀先是一驚,很本能地用手捂住胸部,可是那本來就已經噴湧出來的乳汁在她雙手的擠壓下,噴得更厲害了。

當她發現是我的時候,驚恐的神情立即放鬆了下來,反而笑著說:怎麼是你?你沒有見過女人餵奶嗎?

額…我不知道你沒關門!我連忙掩飾著,很尷尬地說:對不起!對不起!

說完,我伸手想拉上已經打開的門,可是阿秀卻一下撲進我的懷裏,含羞地說:龍哥,其實我喜歡你的,我沒有介意!我一下子被她說蒙了。

這…這…這從何說起啊?我疑惑地問道:你怎麼會喜歡我的?

其實,自從認識你後,我就一直從阿鈴的口裏瞭解你的事情了。

阿秀將我摟得更緊了:你知道嗎?你很像我的丈夫,隻是我丈夫沒有你靚仔,也沒有你高大和結實。

我每次見到你,心裏就會想到我死去的丈夫。

哦!原來你將我看成你丈夫的替代品啦!我心裏開始有點不高興了。

也不全是,隻是我現在太寂寞了,特別聽到阿鈴說和你做愛的事,我也是女人啊!我也希望能有男人的愛憐啊!

阿秀邊說,邊將我的上衣的扣子解開,邊用還在溢出乳汁的雙乳在我的胸腹柔弄著。

以哀求的語氣說:龍哥,我為了和你單獨在一起,讓她們先走的,你可以給我些安慰嗎?

原來是這樣的,阿鈴知道嗎?

其實我早就想動她了,但還是想瞭解清楚,於是邊開始撫摸阿秀的背部,邊說:你這樣不怕阿鈴和你翻臉?

阿秀顯得很激動,一把將我推倒在床上,挺著雙乳壓在我的臉上,喘息著說:到現在我不管那麼多了,阿鈴遲早知道的。

阿秀那溢出的乳汁滴到我的臉上,讓我眼睛都無法睜開了,阿秀將一邊的乳頭送入我的口中,嘴裏愛憐地說:龍哥,我的奶漲疼,你幫我把它吸出來吧!

自從妻子斷乳後,很久沒有試過這樣的情景了。

我象嬰兒一樣貪婪地吸吮著,微甜稠香的乳汁涓涓入口,我另一手開始用力捏著阿秀的另一邊乳房,乳汁象噴泉一樣噴撒在我身上。

阿秀象愛撫自己的孩子一樣輕輕抱著我的頭,嘴裏還哼著:啊…噢…對…龍哥用力吸啊!我好舒服……  我盡情地吸著阿秀的那飽滿的乳房,阿秀的乳汁真多,吸了好一會兒,乳汁還是自動流到我的嘴裏。

阿秀則快樂地哼叫著:盡情吸吧!龍哥…這邊也要…說完將另一邊的乳頭塞進我的嘴裏。

阿秀開始幫我脫褲子,這時我的小弟也從脫開的褲中跳脫出來,象阿秀展示著這勃起的雄風。

阿秀也迅速解除自己的衣物,呈69式跨在我的身上,先用手將乳汁噴到我的弟弟上,然後用那對豐滿的雙乳夾著我的肉棍套動著,舌頭在突出的龜頭上舔著,酥麻的感覺貫遍了我的全身。

我也開始用手在阿秀的豐臀上掃動著,手指輕輕夾著阿秀那已經濕潤並一張一合的陰唇。

無名指則來回扣動,阿秀在我的愛撫下全身顫抖起來,喉嚨裏也發出興奮的吼聲。

我將手指向阿秀的陰道裏探尋而入,阿秀猛的一顫,發出一聲興奮的叫聲:啊……  阿秀雖然生過孩子,但因為是剖腹產,所以陰道依然很緊。

可能是久不經人事,阿秀的愛液已經大量湧出,搞得我滿手都是。

阿秀顯然已經忍受不住了,翻身過來騎在我身上,用手將我的肉棍迫不及待地導入她的身體。

當阿秀感受到肉棍進入身體深處時,喉裏發出舒服的長吟。

根本不用我做什麼動作,阿秀自己不斷地起伏著身體,讓我的肉棍一次次地撞擊著她的子宮。

房裏充滿了肉體撞擊的啪啪聲,還有就是阿秀歡快的呻吟聲。

龍哥…啊…舒服…啊…幹我…幹我………  阿秀用手將我的雙手拉起按在她的乳房上,向我發出邀請:龍哥,抓…啊…用力抓…啊…我快不行啦…啊……  我用力的抓捏著阿秀的乳房,六七條乳線從被擠壓的乳頭上飛灑而出,阿秀挺動的身體加快了頻率。

我的肉棍也同時感覺到她子宮在不斷收縮,快感傳遍我的全身,我的呼吸也轉急了,我知道我也快來啦!

龍哥,快啊!啊…快給我…快射我…我要死啦…射我…啊……  我也要來了,我要射到裏面啦……  我提醒著阿秀,可是她已經魂飛天外了,阿秀的手用力拉著我的腰不讓我退出來,嘴裏哼叫著:射啊!射我…噢…射我……  我們同時達到高潮,在快樂的哼叫聲中,我將千萬的子孫送進了阿秀的子宮,我再繼續抽動了一會兒後,大家都停了下來。

阿秀全身無力地扒在了我的身上,靜靜地喘息著,好像在回味著剛才的滋味。

一會兒,阿秀已經回過神來了,她開始親吻著我的身體,她的乳汁已經撒得我全身都是了。

她用舌頭舔著我身上的乳汁,而陰部還是夾著已經開始變軟的肉棍輕輕扭動著。

謝謝你,龍哥!阿秀嬌怩地說:我真的太久沒有做愛了,今天太舒服啦!

阿秀將我身上的乳汁舔乾淨後,拿出紙巾將留在床上的精液擦掉,然後就起身到浴室裏沖洗去了。

我則閉上眼睛養養神,可能是酒精的緣故,我竟然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惺松間覺得有人在倒弄我的小弟弟,忙睜眼望去,原來是阿秀正在將我的小弟弟放進嘴裏套弄著。

怎麼,還沒夠嗎?我問道。

阿秀將嘴裏的小弟弟吐出來,依然用手套動著說:剛才見你睡著了,樣子真可愛,我好久沒有見過這麼結實的男人身體啦!

所以情不自禁就想摸你…說完又將小弟放回口中。

可能阿秀比較有經驗,她的舌頭不斷刺激著我的龜頭,觸電的感覺立時傳遍我的全身。

我伸手摸著阿秀的乳房,發覺經過一段時間,阿秀的乳房又再次變得很硬了,想必是充滿了乳汁,於是對阿秀說:秀,我想吃奶了!

好!給你吃…讒鬼!阿秀笑著挺起身,用手在兩個乳房上按摩了幾下,乳汁立時在那對挺直的大乳頭上低落下來。

阿秀俯下身體,用乳頭輕輕在我的臉上、鼻尖上揉動著,溢出的乳汁縛在臉上,就像做人奶面膜一樣,那種感覺無法形容。

我興奮地用口找尋著阿秀的乳頭,在阿秀的幫助下,兩個正在噴奶的乳頭被我同時含在嘴裏,甜甜的乳汁很快充滿了我的口腔,我用力地吸吮著。

我並不想鬆開任何一個乳頭,所以用牙咬著,一邊吸一邊咬。

噢…龍哥,輕點兒,別咬掉了。阿秀輕聲說著。

我覺得吸得慢,所以加上了雙手握住阿秀的巨乳擠奶,乳汁狂湧進我的口裏。

乳汁的極速噴射也令阿秀興奮起來,她的手又將我的弟弟握在手裏,而這時我的小弟弟已經變成了巨人。

龍哥,你的弟弟好粗哦!阿秀興奮的說,手也加快了套動的速度。

我將阿秀推翻在床上,將滾燙的肉棍狠狠地插進阿秀的身體,蛇酒的功力的確厲害。

我覺得自己的弟弟十分強勁,所以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很多,雙手更是抓住阿秀的一對乳房,讓乳汁繼續飛濺出來。

噢…龍哥…你好厲害…我爽啊…插啊……我愛這樣……  阿秀興奮地歡叫著,雙手則用力抓著床墊…在我的強烈衝擊下,大床發出唧唧的響聲。

隨著阿秀開始急速的叫床聲,我感覺到她子宮的收縮加劇了,產生了很打的吸力,她的體液也不斷地從洞裏滲出,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射我呀!龍哥…我不行了…給我…啊…阿秀在激叫後達到了高潮。

雖然阿秀高潮的吸引力很大,但我並沒有急於射精,而是繼續抽插著,阿秀的高潮延續著。

操我…龍哥…我還要…幹死我啦…啊…啊…啊……  阿秀的第一次高潮結束了,喘著粗氣的阿秀問我:舒服死啦!龍哥,幹嘛不射我,我想你射我。

你急什麼,我還會讓你來幾次的。說完,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用牙輕輕咬著阿秀的乳頭,輕輕咬幾下,然後用力咬一下……  而抽插也同步使用三淺以深的方法。每當我用力咬和插的時候,阿秀就會全身顫抖一下,嘴裏也會跟著哼一聲。

很快,阿秀又再次進入高潮狀態,乳頭的疼痛和子宮的舒服,讓她不能自控了。

啊…舒服死啦…這邊也咬啊…說著將另一邊乳頭塞到我口中,接著身體也配合著我的抽插扭動著說:喔…用力咬啊…龍哥,這次要射我啊…啊…快咬…快插啊!我快不行啦……  我也不想拖得太久了,所以開始跟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牙也開始更用力咬阿秀的乳頭了。

啊…啊…啊…射我…阿秀再次達到高潮,我也跟著將精子狂噴進阿秀的子宮裏。

我擡頭看著阿秀已經因為高潮和疼痛而變得有點扭曲的臉,眼淚已經流了出來,但卻是很享受的樣子。

心裏在發笑…我想阿秀以後再難找到這種做愛的感覺了!

緩過氣後,阿秀開始覺得自己的乳頭很疼了,用手摸著乳頭說:看,都給你咬腫了。

原來阿秀的一個乳頭被我咬得差點出血了,我笑著說:你不喜歡還叫我咬!

喜歡…我都不知自己在做什麼了,太舒服了,太刺激啦!

阿秀紅著臉說:龍哥,你太強…太會搞啦…………

這天,阿鈴沒有時間,我和她的幾個姐妹到阿秀的家裏吃飯,幾個人在吃飯的時候談天說地,很開心的……  因為大家常這樣吃飯,所以大家都已經把大家當成自己人一樣了。

可是飯吃了一半的時候,阿群、阿紅和阿麗都先後因為有客人找〔她們也都是小姐〕而分別離開了。

隻剩下我和阿秀,見到這樣,我也起身想走。阿秀卻拉住我說:龍哥,你別走,今天陪陪我好嗎?

我不好意思推辭,隻好坐下來繼續吃飯。

阿秀轉身到臥室拿出一瓶蛇酒,笑嘻嘻地對我說:龍哥,這是我家自己泡的蛇酒,很補的,今天請你喝。

蛇酒,這可是很補的哦!你不怕我酒後亂性?我滿臉淫笑地對阿秀開玩笑說。

看你說的,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本來想找大家來吃飯高興一下的,可現在就剩下我們兩個人了…阿秀很失落的說。

你的生日?怎麼不告訴我,我也沒有準備禮物,多不好意思啊!

我驚訝地說:難道阿鈴她們也不知道?

她們都不知道的,我們認識不久,還沒有告訴她們!阿秀邊說邊幫我倒酒。

來來來!阿秀,我祝你生日快樂!永遠美麗!我舉起酒杯對阿秀說…大家碰杯後,將酒喝乾。

可能我們都比較高興,所以喝了很多酒,話題也漸漸多了起來。

大家邊談邊喝,不知不覺中大家都有了幾分醉意。

我不由得開始慢慢打量著阿秀,隻見阿秀可能是酒精的緣故,臉上泛著淡淡的紅暈,透出一種成熟少婦的韻味。

平時因為是阿鈴的朋友,所以沒有特別留意她,但今天看來卻是另一種風情。

阿秀雖然是生過孩子的人,但身材卻是沒有走樣,勻稱的腰身,連許多少女都比不上。

這時候,我的目光停留在阿秀那豐滿的胸脯上,由於阿秀正在哺乳期的原因,那對原來36寸的乳房更加顯得豐滿挺拔。

雖然帶了胸罩,但透過潔白的緊身上衣可以看到由於乳汁分泌而弄濕的痕跡。

隱藏的內容阿秀也許是留意到我在看她,所以有點不好意思地將一件上衣帔在身上。

我也收斂了原來貪婪的目光對阿秀說:秀,今天怎麼沒有見到你的孩子?

今天因為你們來吃飯,我把他托給了老鄉幫忙照看著。

阿秀說:來,我們繼續喝!

我們繼續邊聊邊喝著,聊著聊著,話題談到了她的丈夫。

開始的時候,阿秀還是聊得很開心的,但突然間,阿秀掩臉痛哭起來,可能是她想到丈夫的死對她的打擊吧!

她哽噎地說:龍哥,你知道嗎?我這幾個月心裏多苦啊!

看見你們雙雙對對的,我自己卻是孤零零的一個人,還要帶著吃奶的孩子,嗚…阿秀哭得更厲害了。

我忙走過去拍著阿秀的肩膀安慰她:好了,別哭了,你不是還有我們這些朋友嗎?我們都會幫你的。

阿秀轉身摟住我的腰,將頭埋在我的肚子上繼續哭泣著,她的淚水將我的衣服都打濕了。

我心裏知道她在失去了丈夫後,就好像失去了靠山一樣,這時候的她將我當成了可以依靠的人了。

我用手輕輕撫摸著她因抽泣而不斷起伏的背部,一邊用打趣的語氣對她說:看你哭得像個小孩兒一樣,再哭就不漂亮咯!

嘻…阿秀破涕而笑地笑了一聲,我又說:乖!乖孩子不哭!再哭,叔叔就不給糖你吃咯!

誰是你孩子啦!阿秀一手擦著眼淚,一手輕輕地在我的胸膛上錘打著。

阿秀那種神情十足一個小孩子,可愛極了。

你看你,不哭的樣子好可愛哦!我笑著將阿秀拉起來。

阿秀羞愧地說:還笑我,不理你了!說完轉身走進了浴室。

我等了一小會兒,見阿秀還沒有出來,就跟進浴室裏看看她。

當我一走到浴室門口,立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原來阿秀並沒有關門,而是虛掩著,我從門縫裏看到阿秀正在脫衣服,可能她想換件衣服吧!

她慢慢地脫下衣服,當她再脫下胸罩的時候,一對高聳而結實的乳房躍入眼簾,充滿乳汁的乳房撐的漲漲的,乳頭和乳葷經過哺乳已經變得深褐色了。

隻見三四道乳汁象小噴泉一樣噴射出來,撒在浴室的鏡子上,我不由得猛吞了一口口水,我的手不留神一下將浴室的門推開了。

阿秀先是一驚,很本能地用手捂住胸部,可是那本來就已經噴湧出來的乳汁在她雙手的擠壓下,噴得更厲害了。

當她發現是我的時候,驚恐的神情立即放鬆了下來,反而笑著說:怎麼是你?你沒有見過女人餵奶嗎?

額…我不知道你沒關門!我連忙掩飾著,很尷尬地說:對不起!對不起!

說完,我伸手想拉上已經打開的門,可是阿秀卻一下撲進我的懷裏,含羞地說:龍哥,其實我喜歡你的,我沒有介意!我一下子被她說蒙了。

這…這…這從何說起啊?我疑惑地問道:你怎麼會喜歡我的?

其實,自從認識你後,我就一直從阿鈴的口裏瞭解你的事情了。

阿秀將我摟得更緊了:你知道嗎?你很像我的丈夫,隻是我丈夫沒有你靚仔,也沒有你高大和結實。

我每次見到你,心裏就會想到我死去的丈夫。

哦!原來你將我看成你丈夫的替代品啦!我心裏開始有點不高興了。

也不全是,隻是我現在太寂寞了,特別聽到阿鈴說和你做愛的事,我也是女人啊!我也希望能有男人的愛憐啊!

阿秀邊說,邊將我的上衣的扣子解開,邊用還在溢出乳汁的雙乳在我的胸腹柔弄著。

以哀求的語氣說:龍哥,我為了和你單獨在一起,讓她們先走的,你可以給我些安慰嗎?

原來是這樣的,阿鈴知道嗎?

其實我早就想動她了,但還是想瞭解清楚,於是邊開始撫摸阿秀的背部,邊說:你這樣不怕阿鈴和你翻臉?

阿秀顯得很激動,一把將我推倒在床上,挺著雙乳壓在我的臉上,喘息著說:到現在我不管那麼多了,阿鈴遲早知道的。

阿秀那溢出的乳汁滴到我的臉上,讓我眼睛都無法睜開了,阿秀將一邊的乳頭送入我的口中,嘴裏愛憐地說:龍哥,我的奶漲疼,你幫我把它吸出來吧!

自從妻子斷乳後,很久沒有試過這樣的情景了。

我象嬰兒一樣貪婪地吸吮著,微甜稠香的乳汁涓涓入口,我另一手開始用力捏著阿秀的另一邊乳房,乳汁象噴泉一樣噴撒在我身上。

阿秀象愛撫自己的孩子一樣輕輕抱著我的頭,嘴裏還哼著:啊…噢…對…龍哥用力吸啊!我好舒服……  我盡情地吸著阿秀的那飽滿的乳房,阿秀的乳汁真多,吸了好一會兒,乳汁還是自動流到我的嘴裏。

阿秀則快樂地哼叫著:盡情吸吧!龍哥…這邊也要…說完將另一邊的乳頭塞進我的嘴裏。

阿秀開始幫我脫褲子,這時我的小弟也從脫開的褲中跳脫出來,象阿秀展示著這勃起的雄風。

阿秀也迅速解除自己的衣物,呈69式跨在我的身上,先用手將乳汁噴到我的弟弟上,然後用那對豐滿的雙乳夾著我的肉棍套動著,舌頭在突出的龜頭上舔著,酥麻的感覺貫遍了我的全身。

我也開始用手在阿秀的豐臀上掃動著,手指輕輕夾著阿秀那已經濕潤並一張一合的陰唇。

無名指則來回扣動,阿秀在我的愛撫下全身顫抖起來,喉嚨裏也發出興奮的吼聲。

我將手指向阿秀的陰道裏探尋而入,阿秀猛的一顫,發出一聲興奮的叫聲:啊……  阿秀雖然生過孩子,但因為是剖腹產,所以陰道依然很緊。

可能是久不經人事,阿秀的愛液已經大量湧出,搞得我滿手都是。

阿秀顯然已經忍受不住了,翻身過來騎在我身上,用手將我的肉棍迫不及待地導入她的身體。

當阿秀感受到肉棍進入身體深處時,喉裏發出舒服的長吟。

根本不用我做什麼動作,阿秀自己不斷地起伏著身體,讓我的肉棍一次次地撞擊著她的子宮。

房裏充滿了肉體撞擊的啪啪聲,還有就是阿秀歡快的呻吟聲。

龍哥…啊…舒服…啊…幹我…幹我………  阿秀用手將我的雙手拉起按在她的乳房上,向我發出邀請:龍哥,抓…啊…用力抓…啊…我快不行啦…啊……  我用力的抓捏著阿秀的乳房,六七條乳線從被擠壓的乳頭上飛灑而出,阿秀挺動的身體加快了頻率。

我的肉棍也同時感覺到她子宮在不斷收縮,快感傳遍我的全身,我的呼吸也轉急了,我知道我也快來啦!

龍哥,快啊!啊…快給我…快射我…我要死啦…射我…啊……  我也要來了,我要射到裏面啦……  我提醒著阿秀,可是她已經魂飛天外了,阿秀的手用力拉著我的腰不讓我退出來,嘴裏哼叫著:射啊!射我…噢…射我……  我們同時達到高潮,在快樂的哼叫聲中,我將千萬的子孫送進了阿秀的子宮,我再繼續抽動了一會兒後,大家都停了下來。

阿秀全身無力地扒在了我的身上,靜靜地喘息著,好像在回味著剛才的滋味。

一會兒,阿秀已經回過神來了,她開始親吻著我的身體,她的乳汁已經撒得我全身都是了。

她用舌頭舔著我身上的乳汁,而陰部還是夾著已經開始變軟的肉棍輕輕扭動著。

謝謝你,龍哥!阿秀嬌怩地說:我真的太久沒有做愛了,今天太舒服啦!

阿秀將我身上的乳汁舔乾淨後,拿出紙巾將留在床上的精液擦掉,然後就起身到浴室裏沖洗去了。

我則閉上眼睛養養神,可能是酒精的緣故,我竟然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惺松間覺得有人在倒弄我的小弟弟,忙睜眼望去,原來是阿秀正在將我的小弟弟放進嘴裏套弄著。

怎麼,還沒夠嗎?我問道。

阿秀將嘴裏的小弟弟吐出來,依然用手套動著說:剛才見你睡著了,樣子真可愛,我好久沒有見過這麼結實的男人身體啦!

所以情不自禁就想摸你…說完又將小弟放回口中。

可能阿秀比較有經驗,她的舌頭不斷刺激著我的龜頭,觸電的感覺立時傳遍我的全身。

我伸手摸著阿秀的乳房,發覺經過一段時間,阿秀的乳房又再次變得很硬了,想必是充滿了乳汁,於是對阿秀說:秀,我想吃奶了!

好!給你吃…讒鬼!阿秀笑著挺起身,用手在兩個乳房上按摩了幾下,乳汁立時在那對挺直的大乳頭上低落下來。

阿秀俯下身體,用乳頭輕輕在我的臉上、鼻尖上揉動著,溢出的乳汁縛在臉上,就像做人奶面膜一樣,那種感覺無法形容。

我興奮地用口找尋著阿秀的乳頭,在阿秀的幫助下,兩個正在噴奶的乳頭被我同時含在嘴裏,甜甜的乳汁很快充滿了我的口腔,我用力地吸吮著。

我並不想鬆開任何一個乳頭,所以用牙咬著,一邊吸一邊咬。

噢…龍哥,輕點兒,別咬掉了。阿秀輕聲說著。

我覺得吸得慢,所以加上了雙手握住阿秀的巨乳擠奶,乳汁狂湧進我的口裏。

乳汁的極速噴射也令阿秀興奮起來,她的手又將我的弟弟握在手裏,而這時我的小弟弟已經變成了巨人。

龍哥,你的弟弟好粗哦!阿秀興奮的說,手也加快了套動的速度。

我將阿秀推翻在床上,將滾燙的肉棍狠狠地插進阿秀的身體,蛇酒的功力的確厲害。

我覺得自己的弟弟十分強勁,所以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很多,雙手更是抓住阿秀的一對乳房,讓乳汁繼續飛濺出來。

噢…龍哥…你好厲害…我爽啊…插啊……我愛這樣……  阿秀興奮地歡叫著,雙手則用力抓著床墊…在我的強烈衝擊下,大床發出唧唧的響聲。

隨著阿秀開始急速的叫床聲,我感覺到她子宮的收縮加劇了,產生了很打的吸力,她的體液也不斷地從洞裏滲出,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射我呀!龍哥…我不行了…給我…啊…阿秀在激叫後達到了高潮。

雖然阿秀高潮的吸引力很大,但我並沒有急於射精,而是繼續抽插著,阿秀的高潮延續著。

操我…龍哥…我還要…幹死我啦…啊…啊…啊……  阿秀的第一次高潮結束了,喘著粗氣的阿秀問我:舒服死啦!龍哥,幹嘛不射我,我想你射我。

你急什麼,我還會讓你來幾次的。說完,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用牙輕輕咬著阿秀的乳頭,輕輕咬幾下,然後用力咬一下……  而抽插也同步使用三淺以深的方法。每當我用力咬和插的時候,阿秀就會全身顫抖一下,嘴裏也會跟著哼一聲。

很快,阿秀又再次進入高潮狀態,乳頭的疼痛和子宮的舒服,讓她不能自控了。

啊…舒服死啦…這邊也咬啊…說著將另一邊乳頭塞到我口中,接著身體也配合著我的抽插扭動著說:喔…用力咬啊…龍哥,這次要射我啊…啊…快咬…快插啊!我快不行啦……  我也不想拖得太久了,所以開始跟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牙也開始更用力咬阿秀的乳頭了。

啊…啊…啊…射我…阿秀再次達到高潮,我也跟著將精子狂噴進阿秀的子宮裏。

我擡頭看著阿秀已經因為高潮和疼痛而變得有點扭曲的臉,眼淚已經流了出來,但卻是很享受的樣子。

心裏在發笑…我想阿秀以後再難找到這種做愛的感覺了!

緩過氣後,阿秀開始覺得自己的乳頭很疼了,用手摸著乳頭說:看,都給你咬腫了。

原來阿秀的一個乳頭被我咬得差點出血了,我笑著說:你不喜歡還叫我咬!

喜歡…我都不知自己在做什麼了,太舒服了,太刺激啦!

阿秀紅著臉說:龍哥,你太強…太會搞啦…………

相關文章:
回憶
一次露水情事
淫蕩少婦白潔之人妻女上司
我女友的女友
與表叔的對話
輪奸鄰家的姐姐
回憶我和我母親的曖昧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愛戀閨母之台北往事
偷看女生洗澡的後果
熱門小說:
回憶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