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姐妹狂歡

那天,在夜夜香飯館與醫院工作的幾個同僚們共享晚餐時,偶然間見到麗麗竟也到來這兒用餐。

她似乎已經結了婚,是和一個洋人丈夫與一個混種的可愛小女兒一起進來的。

都已有十多年沒有見過面了,麗麗看起來還是有如以前一般的美艷,一點也不像是為人母…想著、想著,回憶把我給帶回了十二年前。

當時,麗麗是我高一的同班同學,也是班上最美貌的辣妹。

當年,我說盡了所有的甜言蜜語、花盡了所有的零用錢,好不容易才從其他同學的競爭下奪得美人心。

我還隱約記得那一天到麗麗家溫習功課時,大門才「碰」地關上,她媽一走,我便立刻緊摟住她,擁吻了起來。

「別這樣!嗯,別嘛…妹妹還在家裡頭咧!」麗麗擺著頭,微扭著身體,輕輕地抗拒著。

「他們不會進來的啦!」我毫不理會地把她抱上床,開始隔著衣服撫摸她的那惹火的傲人身材。

「不!嗯…別再逗了…嗯嗯…」她繼續地掙扎,卻感到全身乏力。

我索性湊上熱唇用火熱的吻塞住麗麗的嘴。

我的舌頭直往她的嘴裡不住地攪動舔著她的牙齦和香舌。

她似乎放鬆了掙扎,只是用手像征性地輕握我的手腕。

於是我便繼續輕吻她的雙唇,還進一步地開始解掉她上衣的扣子。

「嗯…嗯嗯…」她這次竟意外地並沒有任何的抵抗。

我將手滑入她的上衣內,撫摸她那平滑雪白的細腰。

「哦…嗯…嗯…哦哦…」她還是只輕扭著身體,並發出細微的呻吟。

我於是大膽地把手伸向她的酥胸,壓在胸罩上輕揉著她的乳房。

麗麗的氣息愈加愈重,握我的手也越來越緊。

我此刻已經毫無顧忌了,猛地解開她的胸罩,隔礙物一被我解開後,她那雙硬挺的圓弧乳房便高挺彈現在我的眼前。

她的皮膚柔嫩光滑、雪白中透著粉紅。

兩粒略大的淡紅色乳頭挺立在乳房的尖端。

我一手輕輕地撫弄著左邊迷人的肉球、同時用舌尖輕舔弄著右邊的乳暈。

我使力地壓撫著那雙峰,然後撫摸著它周邊的平原,再沿著平原慢慢地往上撫揉、旋轉按壓。

我不停地揉捏著雪白的粉乳、不停地用舌頭猛烈地舔吮弄著硬挺的肉球,使得她爽酥得全身都無力了。

只見麗麗那兩粒乳頭,興奮地站在起滿雞皮疙瘩的粉乳上,雙乳被我揉弄得已經泛出深紅的色澤。

我於是更進一步地吮啜起她敏感迷人的乳頭。

果然,我的唇才一觸上去,她的身體便不自主地抖動扭擺,乳房更是微微地顫晃著。

我一手揉著、旋著一顆乳頭,另一顆則由嘴巴逗弄著。

我的潤舌先是輕柔地舔弄她的乳暈上的雞皮疙瘩,然後用牙齒輕咬著那已挺立起來的乳頭。

我不時改變舔弄的節奏,一會兒輕微的捏咬、一會兒又猛烈吮啜著。

「喔…嗯嗯…城哥…別…你逗…逗得我好難受啊!」麗麗就像蛇一般地極力扭擺晃動著身體,雙手緊抓著床單,露出一付麻癢難耐的騷模樣,好不迷人啊!我看到此景,更加地想幹她…我的手立即伸向她短小緊繃的迷你裙下,順著那雪白渾圓的大腿輕柔地向上撫弄。

那件小窄裙早因為扭動而近乎縮到腰上,一件被淫水浸透粉白色的小三角褲,包著肥嫩的陰阜高挺在我的手掌邊。

從她的乳房已經泛出深紅的色澤,我就知道她的性慾來了。

伸手摸向她的嫩穴,果然不出所料,小浪穴已被淫水浸濕了一大片了!我隔著濕滑的小三角褲揉弄她敏感的肥陰核。

我一邊用拇指摳著濕潤的褲底、一邊用中指摳著肥嫩的陰核。

她的肥屁股不停地挺動,呼吸聲愈來愈重,同時她的手竟主動地伸向我的褲襠,套弄起我那硬挺的大雞巴來。

有了這樣的刺激,我更是大著膽子將整個手掌伸入她的小三角褲裡,頓時一個肥嫩飽滿的嫩穴便緊貼著我的手心。

我忍不住地猛烈揉捏了起來。

我察覺到她的淫水已浸濕了整片陰毛,柔軟圓滑的小陰唇輕輕地挺立在濕滑的穴溝中,一個未經開苞的陰道口正一張一合地挺動在兩片肥美的大陰唇中。

我用拇指在她的陰道溝中滑動鑽研,從陰核輕輕地沿著陰道溝刮向小陰唇,最後滑向火熱的陰道。

我的食指才一插入她的陰道口,便似乎被她淫浪的陰道猛吸了進去。

天啊!她竟然浪成這個樣子。

我抽不出食指,乾脆地把中指也插進去陰道內,並且慢慢地抽插旋轉著。

她愈吸愈緊,我也愈插愈深,同時我的拇指亦開始插入她的屁眼。

她那迷人的屁眼早已被浪水浸得又濕又滑,所以我的拇指一插即盡根而入。

在我的嫩穴和屁眼雙重夾攻下,麗麗也只有瘋狂扭動的份,她已似乎魂不附體,靈魂早就爽上七重天去了。

「啊…啊啊…別…喔…求你別再逗了…小浪穴癢死了!城哥,干我…快干我吧!我…我不行了…快要死了!哥哥…快…我要…要啊!」看到麗麗的浪勁,我也興奮得幾乎瘋狂,立刻一把向左右分開她那豐滿的大腿。

只見淫汁已至小褲褲流沾染在床單上,潤濕了一小片。

「城哥哥…求你干我…把小浪穴干翻…把麗麗小妹插死吧…」她開始喪失理智地哀求。

她一邊高挺著肥陰戶、一邊死命地嚷著。

我如奉聖旨般地拉下她背後的拉鏈,順著她高挺的屁股一把扯下她那件超短的迷你裙。

那濕透了的粉白小三角褲,若隱若現地包著一片烏黑陰毛高挺在我的面前。

我忍不住緊抱住她的大腿,將嘴湊上那件濕滑、並有些兒腥臊的小三角褲底,猛吸著褲底的淫水。

我用舌頭猛舔著,巴不得把整件小褲褲給一口吞掉。

由於用力過猛,大半件的三角褲早被我的舌頭給扭擠進陰唇縫隙裡。

「喔…哦…臭城哥,幹什麼啦?哦…哦…癢癢…我癢死了…別…別再弄人家了啦!」她一邊扭擺肥臀、一邊夾住雙腿,不讓我繼續舔弄。

我毫不理會地,猛力將那一件幾乎被我吮咬破了的小三角褲給脫下,然後張開她的雙腿,更使勁地將舌頭飛快地插入她的小浪穴內。

她整片陰戶不住地抽動、扭擺,嘴裡不停地呻吟近似哀鳴。

我每舔一下,她的陰戶便向上挺動一下。

我於是順勢更緊摟著她的肥臀,將舌頭插入她的小淫穴裡,然後沿著陰道壁把一大沱、一大沱又濃又白的淫水刮出來。

我大口大口地吞著,同時用上唇允著陰核。

她麻癢難耐地嚷著、並以雙腿緊夾著我的頭。

她把小穴愈挺愈高,一陣瘋狂地挺動後,突然坐起,緊抓著我的頭髮,高挺著陰戶,一股滾燙的陰精濃烈地灑射入我的嘴裡。

我大口大口地吸著、吞著、舔著。

「天啊!我竟射…射了!太爽…太爽了!」麗麗在一陣陣的抽後,全身癱瘓,嘴裡喃喃地吟著。

我抬頭看著衣衫凌亂的她,真是慘不忍賭。

頭髮飛散一片,口水流得滿臉都是。

兩顆巨乳被她自己揉捏得高脹深紅。

小腹、陰毛都被淫水浸得閃閃發亮,那一件小三角褲濕答答地貼在右腳跟旁。

大腿、床單都被淫水浸濕了一大片。

「這可不行!你飽了!我的老二可還沒吃呢!」我一邊說著、一邊飛快地脫光自己身上的衣褲。

「嘻嘻…那就來吃啊!快趴上來,我要你那大雞巴整根地放進來!」麗麗竟然主動地張大了腿,並高挺著陰戶答道。

我立即挺了雞巴,對準穴口,「唧」的一聲便盡根插入那滑潤陰戶。

麗麗的小穴被我剛剛這一吸弄,早已興奮得又紅又腫,所以我的雞巴一插入,便被她那兩片肥嫩的陰唇緊緊地夾住,然後龜頭在那陰壁裡被緊縮壓迫下,便傳來一股股酥麻酸癢的莫名快感。

我發了瘋似的狂抽插了十數分鐘,興奮得直打寒噤。

雞巴貼著火熱濕滑的嫩穴肉,一下一下飛快地挺進退出,狂暴地猛幹著麗麗!「好緊!喔…喔…爽…真爽!啊…啊啊啊…」我愈插愈爽地叫著。

麗麗也一邊扭擺著纖腰、挺動著陰戶,一邊忍不住浪叫了起來。

淫水也不知從那兒來的,更是泊泊地又流滿了整個小浪穴。

我忍不住一面揉弄起她的雙乳、一面猛攻她的潤穴,幹得有夠爽咧!我插得愈深、愈緊,她便流的愈多、叫得愈加大聲。

我下面不停地狂抽狠插,兩手不住地慢揉緊捏那雙大奶奶,一張嘴則是連舔帶吸,用嘴唇長舌擠壓她圓脹的乳頭。

我的雞巴粗心暴虐地抽插她的嫩穴,一點也不憐香惜玉。

舌頭同時努力地吮咬舔吸她已紅腫的乳頭。

我的舌頭緊貼著乳頭翻捲、吸咬,雞巴沿著陰道壁速磨、鑽扭。

我愈舔愈興奮、愈吸愈用力,雞巴更是深入在陰道極端點,瘋狂地攪動麗麗高挺著的陰阜,她的陰道也在猛吸著我的雞巴。

「啊…啊啊…啊啊啊……」也不知是麗麗或我的吶喊浪聲,呻吟迴繞著整間的臥室。

突然,麗麗兩腳緊夾住我的屁股,陰戶縮鎖著我的雞巴,一股濃熱的陰精衝上了我的龜頭。

在這同時,我的精液也配合著陰精的到來,一陣一陣地狂射入在麗麗的肉穴內…「好浪啊!太爽了!如果每天這麼幹的話,我一定會力疲精盡而爽死掉的…」我趴躺在麗麗的身上,默默地自想著。

突然,「碰」的一聲巨響,是從房門間傳來的!我嚇了一大跳,趕忙抽出本來還遺留在麗麗濕滑陰穴裡的雞巴。

轉回頭一瞧,原來是麗麗的妹妹婷婷,只見她暈倒在不知何時被微開了的房門口旁。

我們慌忙地跳下床,跑過去把她抱起來。

只見婷婷渾身發燙,杏眼微張,心跳狂飆著。

等把她抱躺在床上,仔細看過後,這才放下了心。

婷婷的臉色潮紅,神智迷糊,上身只穿著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背心,被解扣了的胸罩已滑落在背心裡,兩隻略大的乳房頂著兩粒淡紅巧美的乳頭,若隱若現地緊裹在背心裡。

她的下身也穿著似像姐姐麗麗的緊繃迷你裙,然而,身上的那條粉紅色的絲質三角褲,則是半懸貼在腳膝上,而且整條內褲、連同大腿和右手都被腥臊濃白的淫水浸透了…我猜想這個小妮子一定是被我倆過大的淫叫聲引來,躲在房門外,偷偷窺看我們做愛。

可能是看得慾火焚身難耐,便用手挖慰自己的濕潤穴,然而最後因為太過刺激而暈倒。

「城哥,快幫忙弄醒她啊!」麗麗急得直跳。

「別慌,我看她肯定是偷窺了我們在相干,慾火幟熱,無處宣洩,使得體溫升高過於快,散熱不及,而導致昏竭…」我把想法說了出來。

麗麗思索了一會兒,並脫下了自己妹妹懸留在膝蓋上的粉紅三角褲。

「嘿!你幹嘛脫她內褲啊?」我對麗麗的驚訝舉動提起了問號。

「別問這麼多。

快…快幫我把婷婷的全身衣物都剝光。」

麗麗沒給我想知道的回答,反而還命令我做出這更異詫的事情。

然而,我還是聽話地脫掉婷婷身上所有的衣物。

這畢竟是我夢寐以求的好差事啊!況且這還是麗麗要我做的,所以我一點犯罪感也沒有。

於是一個美麗嬌嫩的小美人,便赤裸裸毫無保留地橫躺在我的面前。

婷婷今年才十七歲多,但身體比例比同齡的少女更為成熟。

她的皮膚柔嫩光滑,自然地泛出一種少女才有的光芒。

兩個如橙子的美麗乳房,硬挺圓潤適中。

她的陰毛不如姊姊的多,卻更軟、更細。

我用手指沾了一點她的淫水,味道也和姊姊的不同,有一點酸、但沒那麼鹹、也沒那麼濃。

婷婷的兩片大陰唇更沒有姊姊的肥厚,卻更嬌嫩。

一條粉紅色的細肉縫含著兩粒淡紅色的小陰唇,正半張半合地遺流著少數的淫水。

婷婷兩條渾圓光滑的大腿,沿著陰阜底向下微張著。

她的雙腿和姊姊一般地標準均勻,看得引人遐思。

眼看著這樣的一個完美體一絲不掛地橫躺在我的眼前,一股熱流不由得衝向本來已軟化了的雞巴,一下子又逐漸膨脹了起來。

唉!如果這不是麗麗的妹妹,我一定馬上就幹得她死去活來!「城哥,看什麼看?還不快閃開,讓我為婷婷退退火…」麗麗突然又吐出驚訝的話語。

「退火?什麼退火?」我不解地問道。

「你看她還是這麼熱,當然是先得平息她的慾火啦!哼,便宜你這死人頭啦!不然待會兒媽媽回來看到,而婷婷又胡說八道的話,那我可別想活了!」麗麗話未說完便拿了一個枕頭,上面鋪上一件T恤,然後墊在婷婷的屁股下。

接著,她開始輕微按摩婷婷的頭、肩膀、腰間、背和大腿,同時居然不時地或用嘴輕啜著婷婷的香唇、或用舌頭交纏著婷婷的香舌,把我也看得呆楞住了。

突然,麗麗又把嘴湊到婷婷的陰戶上,用力地吮吸了起來。

只見她的那條長舌一下子在婷婷的陰核上舔弄、一下子又瘋狂地在她的陰道內抽插,而兩隻手更是使勁地揉捏著婷婷那兩團堅挺的香乳。

「嗯…嗯嗯…」婷婷被她姊姊這一陣淫弄,竟也漸漸醒過來。

她的雙目半閉半張、雙手居然緊抓著她姊姊的頭往下壓…「姊…人家好…人家好癢…喔!噢噢…姊…用力…用力舔…用力舔嘛!」婷婷哀歎著。

嘩!什麼和什麼嘛?怎麼會搞成這樣呢?我有點兒感到不安,但卻又被眼前的情景弄得莫名的興奮,大老兒已經膨脹到了極點!麗麗更加使勁地以舌尖推插著她妹妹的陰道,好像要把整個頭都鑽入到婷婷的小陰戶內似的。

而婷婷亦高高挺起其陰戶配合著她姊姊的舔弄,一下一下地扭擺挺動著。

「姊…嗯…好…好美…妹妹被姊姊舔上天了…喔…飛…飛了…喔喔…姊…我太愛你了!你每天都…都弄得人家好爽…好舒服喔…」婷婷無法自我的不停地呻吟,並說了一些令我訝然的話。

麗麗曾對我提過她喜歡裸睡,沒想到她們姊妹倆竟然還有如此不尋常的關係喲!看著、看著,我哪裡還忍受得住,一根大雞巴早已脹成紫紅色並在抖動著。

恰巧麗麗雪白粉圓的屁股這時正好高挺在床尾,興奮地不停扭動,我趕忙跳上床,跪倒在她的小屁股後,然後挺動我的紫紅的龜頭,準備加入這三國鼎立的戰局。

我這才發現麗麗的小嫩穴竟然早已汪洋一片。

在一叢黝黑的陰毛下,兩片肥嫩的陰唇向外高挺,一條粉紅色的陰道正張大了口,一陣一陣地向外吐著濃白腥臊的淫水,整片陰毛以及粉白圓嫩的大腿,都已經濕成一大片,並沿著大腿流到床上,把床單也濕潤了一大片。

我忍不住了,雞巴死命地向麗麗的嫩穴插去,瘋狂地猛攻、猛抽…「喔…喔…爽…太爽了!天啊…嗚嗚嗚…干到要死了!」麗麗又開始沒命地浪叫。

我雙手緊捏著麗麗的乳頭,同時發飆地死命插著她的浪穴。

她陰道被淫水浸得又濕又滑,令我的雞巴抽插起來,順暢無比,每一抽都幾乎將大雞巴全根拉出小穴外、每一插又都將大雞巴盡根插入,圓脹的龜頭緊貼著粉嫩的穴肉壁,沒一下都頂入到她的子宮頸端…「喔…太爽了…用力…用力插我…把我幹死…大雞巴城哥…我的好哥哥…把雞巴直頂到小妹的子宮裡去啊!喔…噢噢噢…我…我要射了…太爽了…」麗麗一邊哀歎著、一邊瘋狂地扭擺著肥嫩的小肉穴,雙手仍然死命地抱住婷婷的屁股,蛇一般的舌頭狂暴地往婷婷陰道裡鑽。

「唧唧…唧唧…噗滋…噗滋…」一陣陣舔穴、插穴的響聲不絕於耳,迴繞整間臥房,煞是好聽極了!「喔…不行…真的不行了!我又要射精了…太…太刺激了…」麗麗的小浪穴一陣瘋狂地顫動,一股滾燙的陰精再次強烈地衝向我的龜頭。

我更加興奮,愈戰愈勇。

她射過精的陰道開始收縮,於是陰道的肉壁把我的雞巴擠縮得更加緊。

每干插進去時,龜頭都被她的小淫穴緊緊地挾壓著,一陣陣觸電似的強烈刺激感從龜頭上湧向大腦。

而每一次抽出雞巴時,小陰唇粉紅的嫩穴肉都被拉出了一大片,看得我我全身的神經都幾乎痲痺了…麗麗的淫水飛濺得我、她和婷婷全身都是。

下部、大腿更是濕滑滑的一片。

我又瘋狂地抽插數幾十下,而麗麗也不知道又洩了多少回,早已全身虛脫,頭伏在婷婷的陰毛上,微張著嘴猛喘著氣。

「啊!不…我真的不行了…」麗麗哀求著。

麗麗一陣陣的熱浪蕩水似乎是流乾了,導致我的每一下抽插,都將她的小嫩唇肉黏出一大片。

婷婷看瞪了眼,凝神注視著這淫蕩的一幕,興奮地不停地用手摳挖著自己的空虛陰穴,小屁屁不停地扭擺。

「我要…我也要!阿城哥哥,我也要干穴穴!我的小穴也要被你干…要把它幹得像姐姐那樣啊!」婷婷突然拉著我的手腕,吼著哀求道。

我向麗麗投了問號的眼神,她似乎猶豫不決,眉頭直深鎖著…「喔!姊…姊…換人家嘛!人家癢…癢死了啦!你怎只顧自己爽…」「唉!好吧!就便宜阿城你這小子啦!」麗麗終於哀歎了一口氣,緩緩地說出。

「婷婷,快把腿張開開…大哥哥來干你了!」我已經迫不及待地從麗麗的疲憊陰穴內抽出仍舊火熱的大雞巴,一箭衝向婷婷,立即趴伏在她那滑嫩的嫩幼身體上面。

婷婷全身顫抖地緊摟住我,雙腿緊緊地扣著我的熊腰,並湊上熱情的一雙潤唇。

我一面強烈地吸啜著她的香舌、一面把硬挺的雞巴頂向她火熱的陰唇縫隙之間。

「喔…大哥哥…好緊…疼…疼啊…別…」我的雞巴才一頂入婷婷的小穴,她便哀鳴喚起。

我急忙緩慢了動作,把推動力減弱到最低,細心觀察著婷婷的狀況。

「不…阿城哥哥…不要停,我不要緊…別…別停…用力…用力啊…」我的大肉棒還未停下,婷婷便沒命地大叫。

這個小鬼原來比她的姊姊還要淫、還要浪喲!「喔…天啊!干到妹妹的穴心了…喔…好痛…不…不…別停,用力…快…快…好硬…好大的肉棍,干…幹得小妹子緊加爽啊!」我被婷婷的浪叫聲刺激得近乎瘋狂,一雙手抓住她的雙腿,緊緊壓向她的身上,令她整個肥美的幼嫩陰戶更加高挺了出來。

我加速插進去時,感到裡面有如火團一樣的燃燒,越往裡面,雞巴就越被緊緊包圍著,並產生快要熔化的感覺。

「嗯…嗯嗯…干進來了…又干進來了…啊啊…姊…大哥哥的雞…雞巴插得好深啊!姊…穴穴被干…原來是這…這樣爽啊!」肉棒插入到根部時,婷婷的呼吸開始急促。

我此時也不理婷婷是否受得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發狂猛烈抽插,幾乎近強暴似的粗野使勁推前、激烈拉後,雄壯的屁股搖晃得連床都似乎要散了開來!「我要死了!幹得好深…好爽啊!阿城哥哥…我喜歡你粗暴,好好把干翻…好…好喔…姊…我…好爽…爽…啊啊啊!」婷婷的屁股亦開始畫起圓圈來,這令得我的下體刺激非常。

婷婷此刻盡量地把自己的雙腿分得開開的,就像要登天一樣的雙腿在空中猛顫動伸直。

在激烈相干的同時,我也沒忘調戲,一面揉搓婷婷的乳房,一面吸吮著她婷的春舌,更把自己的舌頭插進她的嘴裡讓她含著。

「唔…」在婷婷的啜泣聲中,似乎還帶著有過高潮經驗的女人散發出來的性感呻吟。

「啊!哥哥…我還要…還要啊!」婷婷以甜美如夢的聲音哀求著。

我聽到之後,肉棒更兇猛抽插。

嘩!怎麼還餵不飽啊?真的比她姐姐還要兇猛啊!只見婷婷的屁股一起一落、陰唇一上一下,本來還是粉紅色的陰唇已充血為深紅,隨著肉棒的抽送而帶出大量乳白色的愛液泡沫,並還不時地順著屁股溝流下床上。

仔細一瞧,驚訝地發現白色的泡泡裡竟然還混淆著一絲絲的血跡!其實,這也是理所當然的,被我如此猛搞,婷婷的處女膜怎會不破裂啊!「婷婷,你覺得怎麼樣?」這時候,我忍不住問道。

「哥哥…我…我很高興,婷婷從沒如此的爽快過,希望哥哥能讓我更加愉快…婷婷什麼都聽你的…」她凝視著我,居然一點羞意也沒有地促使我。

好!就同歸於盡吧!這時候我的抽插動作更為猛烈,粗大的陽具插進後又拔出去,陰唇的花瓣幾乎都被翻了過來,這對毫無經驗的婷婷而言,是無比強大的刺激感!「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我們瘋狂地互相搖幹著,那誘人的拍打聲斷斷不停地傳來,響遍整個房間。

我愈插愈狠,下下都干進她的子宮裡。

婷婷雙手撐著大腿,一下一下狂挺著陰戶配合著我的抽插。

我們倆全身火熱、血脈噴張。

我真的恨不得全身都干進她的小浪穴裡。

突然我一個用力不當,雞巴竟然抽出浪穴。

婷婷慌忙地挺高陰戶,我也飛快地再往前插送,一不小心,雞巴竟然鑽滑到她的屁眼口。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腿舅媽
我和出租少婦的一段往事
隔壁的幼稚園老師
色情選美會
報復友人
酒後誤闖女生宿舍
曼谷旅行團
美麗少婦桂萍
淫慾女室友
大奶媽咪女教師
熱門小說:
美腿舅媽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