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車上被陌生人強暴

週末到了,我提早在網上就訂好火車票準備從台北回嘉義,因為回去天數不多,我也沒帶什麼行李,只提了一個肩包;穿著也很簡便,先綁個馬尾,上半身穿件小綿T包住自己彈性十足的32D乳房,搭個左右兩邊開叉到大腿最頂端的超短熱褲,讓我豐圓的翹臀曲線更明顯更性感,還可以讓兩條小美腿看起來更長。

最後穿上短襪還有球鞋。

不過回家歸回家,化妝可是一定要美美的,畢竟是出門,所以花了一小時多的時間畫好眼線,戴上寶藍色隱形眼鏡,塗好眉毛,把假睫毛貼上去讓眼睛又大又美,弄點嫣紅在臉頰上,灑了些香奈兒香水在空中讓它自然落在身上,然後從容的出門。

「希望今天人不要太多」我心想。

結果讓我的期待大落空。

每節車廂裡面都水洩不通,車廂內,連結的走道上,滿滿的都是沒位子坐的旅客,甚至站到了有座位旅客的椅子前了,要在裡面移動半步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說了至少20次的「不好意思借我過一下」,終於到了票上的訂位,沒想到已經有位老阿伯坐在上面睡覺。

因為他看來年紀不小又很累的樣子,我轉念一想:「還是給他坐吧」便自己在一旁站著。

過了兩站而已我的兩條美腿已經在跟我大喊吃不消了,酸累齊來不說,還好想上洗手間,於是又不斷的「不好意思借我過一下」一面往車廂末的廁所辛苦移動,後面好像也有人跟著我在擠,沒想太多,先到再說。

我肩膀上背著肩包拉開了廁所的鐵門,急急想關上,突然一個身影由外往裡強擠進來,我被他一口氣撞到最裡面的牆上,他趁機把鐵門「刷」的拉上,扣下「使用中」的鐵鎖。

「等等!……」我驚慌的從牆上彈起來想去拉鐵門,卻被這個男人硬生生推了回來,兩隻粗大有力的手臂抓住我的左右手壓制在牆上害我動彈不得,緊接著身體也搶了上來把我前胸到腹部整片貼的密不透風,肩膀上的包包掉在地板上東西全散落出來。

本來就狹小到只能容納一人的火車廁所現在感覺更窄了。

「ㄟㄟㄟ,正妹,」男人低沉的聲音帶著台客的腔調,「辣妹,剛剛整個車廂都是香水味,我循著味道找人,原來就是你噴的啊?」「放開我……唔,走開……!」「人看起來就跟你噴的香水一樣秀色可餐耶,」一手捏住我的臉:「嘿嘿……看看這可愛的小臉蛋,哇,你眼睛好美啊,藍色瞳孔耶,是性感洋娃娃喔,」「咳……拜託你,手放開,不要這樣……」「我才剛出獄沒多久,今天要把裡面沒發洩到的都先用你來解決。」男人說完話後換只用一手同時抓住我左右手腕貼在牆上,另一隻手先捧著我的臉蛋端詳了一下,從我驚慌失措的寶藍瞳孔裡面獲得滿足感以後,「啪!」的狠甩了我一巴掌。

「唔!!」我痛的喊了一聲,他立刻大手過來隔著我的小綿T粗暴的抓住我的乳房又揉又捏,鼻子吐出獸性般的呼吸聲,一邊從右邊口袋裡面掏出瑞士刀彈出尖銳刃鋒,從脖子下端按住綿T的領口然後「嘶……」的一刀不停往下直劃,頓時間我的小綿T被開成兩半往左右邊敞開。

「啊啊啊啊啊!!」我一陣尖叫想使力逃開,卻依然被他的大手和身體完全制服無法脫逃。

怎麼會這樣子?難道碰上朋友之間開玩笑在聊的電車癡漢嗎!?這下要怎麼樣才能逃?我拚命的思考。

男人也沒閒著,短刀又割斷了我的胸罩前端,現在黑色內衣也跟上了剛剛綿T的後塵,吊在我肩膀兩頭晃啊晃的。

他接著一巴掌就抓住我左乳房,用指縫夾住我的乳頭開始繞圈圈的扭動:「你娘咧,好美好大的奶子,干,被我碰到頂級好貨喔!」,我哪受的了這樣突如其來的敏感點直襲,體溫明顯的直線上升,不小心嬌滴滴「唉啊」了一下,他的眉頭輕輕的挑了挑,變本加厲的扭住我乳頭更用力,轉的更大圈,另外一手終於鬆開了我的手腕,加入了戰局拉住我右乳頭又扯又轉。

兩隻奶子被他這樣拉著的狀態下產生了又痛又奇怪的快感,像是一條隱形的電鏈一樣把他的手指和我的乳頭連結在一起,隨著上下上下大力的晃動形成一條看不到的曲線。

可惡。

我告訴我自己是被強迫的,不能就這樣屈服,這些快感只是身體的本能反應而已。

「不要!不要啊啊啊!……」我緊緊皺眉兩手拍打他肩膀,卻好像只是在打著一座堅硬的小山似的對他完全起不了作用,男人根本不顧我的試圖反抗,左手還扭著我的粉紅乳頭大力轉啊轉,右手摸上我大腿,直覺性的我把兩腿夾緊,沒想到他一的右手力量奇大,硬是掰開我雙腿讓我呈現個倒Y字型站著。

天啊,自己怎麼會這麼不堪一擊?這樣下去不行,我會失守的!得想個辦法才可以。

我靈機一動,兩手掐住男人的脖子用盡我全身的力氣扣住他咽喉:「殺死你!」我咬著牙狠狠的說。

這招有用,壯漢如他也痛苦的瞪大兩眼看著我,嘶牙咧嘴的表情全寫在臉上,說時遲那時快,他的右手不但沒有回來要掰開我死掐的兩手,竟然反而快速移動到我兩腿中間最底部,抓住我短褲的鈕扣一口氣解開直褪到腳踝上再閃電般的深入我黑色小內褲裡面直接手指就摸進我的肉縫裡。

這下完了,我最敏感的部位在遭到他這個攻擊動作之下,一陣陣酥麻的快感直直電上我腦部,接著全身力氣像是蒸發在空氣中一樣消失無影,雙腿一軟差點站不穩跌倒,而本來掐住他頸部的雙手剎那之間鬆了開來掉在他左右肩膀上,不知道的人看上去好像是我正在抱著他一樣。

「呼……呼……吼……呼……」男人低著頭大口大口的喘了幾秒,抬起頭來一臉禽獸的看著我:「辣妹,你以為真的可以掐死我喔?看看小淫穴被我手指頭這樣一插,投降了吧。」「……」「小賤貨,剛剛是看你性感身材好又好像很聽話的份上,本來打算要你幫我吹幾下就算了……這下子沒這麼簡單讓你走了」「……不……不要啊,求求你……我不敢了……讓我走吧……嗚嗚」說著說著我竟然不自覺啜泣起來。

「淫蕩的小母狗,你他媽的以為我出來混假的喔?干,長相那麼甜美竟然還想置我於死地?女人都這麼賤喔?現在換我來給你死了。」「嗚嗚……不要……拜託啊……真的……嗚嗚嗚……不要啊……」剛剛的狠勁盡失,現在我只是個柔弱的小女子,苦苦的哀求他饒命。

然而男人當作沒聽到,一口咬住我暴露在外的乳頭,貪婪的又吸又舔像個三天沒喝水的人抓到一支冰淇淋甜筒一樣恨不得把什麼東西吸乾吃淨;右手則繼續插在我的小蜜貝裡快速的上上下下挑逗我,活生生的就像個人體震動按摩棒一樣火力全開震度調到最大,我被他雙管齊下的侵犯給弄得呻吟連連,喔喔喔的叫個不停還完全沒有辦法抵抗,只能任由這男人玩弄自己搖來晃去的兩隻奶子還有完全曝露在空氣中的小蜜穴,夾雜在極度羞恥丟臉的感覺中,還有著被挑逗而開始回應的快感。

「喔……喔……唉唷……不要啊……嗯嗯……哈啊……哈啊」「一面這樣淫蕩的喘氣一面還說不要?你他媽的裝無辜喔辣妹?」「不……別……啊……放過我吧……唉啊啊啊……嗯哈,嗯哈,噢……我不會說出去……噢……」「白癡嗎?我也不會讓你有機會說出去啊,母狗小辣妹。」接著他抽出右手,把自己下半身脫的精光,抬起我的右小腿架在手臂上,讓我的最後防線頓時門戶大開一覽無遺,接著亮出威猛無比的肉棒,握著在我的陰戶外磨蹭著準備要進來我體內,把我嚇的花容失色連忙求饒。

「嗯……啊……喔……不……不要……啊……求求您,饒了我吧,不能進來啊……唉喔……嗚啊……」「那麼你回答我幾個問題,」他邊說邊沒停下自己的大雞巴,持續磨蹭著我已經濕透透的肉縫口。

「說!說!我什麼都說!」我連忙答應。

「你叫什麼名字啊辣妹?」「小……小婷……」「現在上班還是學生?」「學生……」「有男朋友嗎?」「有……」「搭火車要去哪啊?」「回……回家……嗚嗚嗚嗚……」「被我給碰上了高不高興啊?」「唔……嗚嗚嗚……高……高興……嗯唔唔……」「錯誤答案!不誠實!」他突然露出兇惡的眼神狠狠說道。

「啊……!不……對不起!我不該……請再給我一次機會……」不等我把話說完,男人抬著我的右腿把肉棒應聲突破我的肉縫直取陰道最底端。

「嗯咕!」我悶哼一聲,小穴被大雞巴衝撞開來又夾住,然後開始上下搖擺的被他這樣幹起來。

唉,只是搭火車而已竟然這麼倒楣遭到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男人,在這麼又小又髒又臭的廁所裡面被他給強行插入,這應該是所有女孩子最大的惡夢吧,然而事情都已經到這個地步,自己只能乖乖吞下被強姦失身的命運了。

沒空想這麼多,男子的熱根正在自己的小穴裡面又進又出的盡情蹂躪,而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給他幹個痛快,他越頂越大力,開始每次都突刺的更進來,直到最後每下都直頂我花心,而我現在只有一腳踩地,被他這樣大力狠幹到根本站不穩,只能壂著腳尖勉強著地同時兩手抱著他的脖子,全身重心都放在他身上依賴著他撐著我,馬尾在空中上下上下的飛揚著,每個上與下的節拍,都是來自於下方男人精實飽滿的武器不留餘地的大力狠操。

「啊……喔……唉唷……討厭……嗚嗚嗚……嗯啊……嗯喔……」「干,爽……你這雞歪小騷貨……干死你,喔,喔,爽啦……」「求求……嗯啊……不要了……討厭……噢……不要了啊啊啊……啊……啊……」「小婷是吧?哼……哼……我等等作個狗牌寫著我是小婷母狗請用我,掛在你脖子上到處去走怎麼樣?」「噢……噢……討厭,不要這樣……饒了我啊……唉唷威……噢噢……嗯……」「有男朋友還化妝化成這種騷樣,欠不欠干啊你?媽的操,你生下來就是要當母狗給人騎啦」「咿喔……哈啊,哈啊哈啊……拜託……不要再說了……討厭,討厭死了啊……唉啊啊……」我一面被他干還要一面被言語如此羞辱,心中又丟臉但是又舒服,百感交集,眼看他已經把我的鮑魚乾的酸麻無比,卻沒見他有半點要發射的樣子;沒救了,會被這男的干到死。

我心中自想。

此時他忽然另一手撐住我站著的左腿一口氣也架了起來,兩手手掌捧著我的屁股狠狠捏住這下子我還穿著球鞋的兩腿騰空被扣在他兩隻大手臂上,唯一支撐點就是他那尺寸驚人的肉棒,當下沒有丟不丟臉的餘地,我只好趕緊兩手抱緊他脖子,兩隻奶子貼著他的胸膛。

「這叫做火車便當喔,哈哈真的我們在火車上耶,你是便當裡面的主菜」「嗯嗚……唉唷……啊……啊啊……噢……咿嗯……」「來看看今天吃什麼呢?吃小母狗一隻啦,那隻小母狗叫做小婷喔。」「哼嗯……嗯……啊……唔……咕嗚……哈啊哈啊……」我已經被干的沒力說話,只能邊哭邊甩頭,馬尾跟著左搖右晃,俏麗中帶著淫蕩。

濕搭搭的小穴越來越熱越來越蘇麻,隨著大怪獸在裡面凶狠的來回干奸,我已經到了高潮臨界點。

「賤女人,穿這樣還噴香水勾引全車廂的人對不對?媽的我替大家操死你。」「不行了……嗯喔……不行了,要丟了,啊啊……噢……噢……」「這麼快就要高潮了逆?沒用的爛貨,媽的,」越說他肉棒頂住我深點的力道就更大,一點一點的把我幹上高潮,彷彿全世界的力量都被他集中在這只威猛雄劍上狠狠幹送,子宮好像要被穿透般的,腦神經就快要爆炸。

「啊……啊啊啊……要丟了,要丟了啊啊啊啊啊啊!!……」我使盡全身最後的力氣慘叫一陣,被操的又麻又酸的小穴頓時收縮,然後淫水挾著波濤洶湧之勢如同一波波狂浪般的爆發,噴,又噴,再噴,男子的肉棒沒有因為我的高潮而停下來,在裡面依舊來來回回的插操。

這波高潮把我全身僅存的力氣噴的一絲不留,整個人趴在他的身上,兩腿也無力的掛在他兩條粗手臂上,氣若游絲,奄奄一息。

他也感覺到了我已經呈現癱瘓狀態,笑著說:「哈哈哈,臭騷貨,沒力了喔?」「……」「你兩條腿剛剛超緊繃我都感覺的到,現在只能掛在我手上了對吧。」「……」「我還沒完你別以為事情結束了。」他英挺的肉棒完全沒有丁點停歇,靠著無窮止盡的腰力繼續在我體內幹著早已經虛弱鬆軟的蜜穴,隨著進進出出的節拍,我無力的兩條小美腿也在他手臂上跟著上下上下晃動。

「ㄟㄟㄟ,小婷,你的雞掰怎麼高潮以後就這麼松啊?」男人抱怨道,但是卻沒有因此抽離我身體,反而因為如此力量更大抽送速度越快,我此時腦中已經一片空白混亂,沒有半點思緒和想法,只有軟綿綿的身體傳送著唯一的訊息給我:他的陰莖還在下面繼續抽插著。

「喔……原來你沒有夾緊的時候雞掰是這麼松喔?干,你真的是個淫蕩母狗耶,是很多人用過了是不是啊?說話啊,怎麼不說話,只會喘氣喔?」「……」「呵呵呵呵,你除了小騷貨以外又多一個外號了,松小婷,怎樣,喜歡你的新外號嗎?」「……」他看我已經和植物人沒什麼兩樣,於是坐在馬桶蓋上,把我轉過去背對著他鬆軟肉縫又往超強大陰莖坐了下去,直沒入到底,一手拉住我搖搖晃晃的奶子,一手抓住我的馬尾往下拉,我被拉住馬尾頭自然而然往上揚,半翻白的眼睛看著廁所天花板,兩腿開開迭在他腿上,被繼續這樣子干了二十分鐘,兩隻又大又白的乳房不斷的上下起伏,在空中畫出的曲線。

「干死你……干死你……松小婷,人這麼漂亮,雞掰這麼沒用」「……」「才幾歲而已就這麼松,以後老公不幸福喔,哈哈,操爆你,賤騷貨!」「……」「哈哈,看看你,像一灘爛泥,讓不認識的人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要是你朋友同學看到這樣不知道會說啥喔?」「……」火車在鐵軌上喀拉喀拉的作響,廁所裡面也是我翹翹小屁股一上一下撞擊著他的肉棒發出的噗滋噗滋聲,還有他冷血的恥笑與謾罵。

我無力回嘴,無法反應,全身像個充氣娃娃似的給他使用洩慾。

最後男人低吼一聲:「干……快射了」然後把我向前推離他的肉棒,我撞上前面的鐵牆壁,兩腿外開跪坐在地板,上半身跟著臉貼在牆上,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他過來抓住我的馬尾把我的臉往他這轉,大波大波的精液開始對我的長長睫毛,深色眼影,眉毛和鼻子進行大量掃射,就這樣對我的嫣紅臉蛋發洩了好久,噴的我睫毛上,嘴唇邊,鼻孔裡還有臉頰上都是,完畢以後放開我的馬尾讓我被射的悽慘可憐的小臉又掉回去貼在牆邊。

抖了抖垂下的陰莖,他穿起褲子,拿起我地上散落的物品。

「來看看你包包裡面有什麼,小母狗」他拿出了我的身份證,用筆在手上寫下我的住址:「我現在知道你家住在哪了唷,松雞掰的小婷」,又拿出我的照相機,把跪坐在地板上臉貼著牆壁滿臉精液楚楚可憐的我「咖擦咖擦」的拍了十幾張各種不同角度的相片,有臉部顏射特寫,乳房特寫,他還蹲下去掰開我無力夾緊的松穴大拍特拍。

接著撿起我的手機打給他自己:「下次我打給你你要出來滿足我不然照片我貼到網路上去」,最後把我身上的錢包整個拿走,摸摸我的頭:「這些錢當作是我來干你索取的費用吧,你是幸運兒被我挑中啊,對不對?小騷貨?哈哈」看來我的惡夢還沒有結束,為了那些照片別流傳出去,以後可能得讓他隨傳隨到,當他的性玩具了。

他走之前朝我頭上吐了口口水,拉開廁所鐵門揚長而去。

我依舊兩眼上翻,臉貼牆的跪趴在裡面,直到下一個已經忍不住要上廁所的阿公進來了以後看到了一個馬尾女孩滿臉精液半死在廁所裡,驚訝的大叫,然後通知列車長來處理。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強姦儀隊妹
被強暴的女檢察官
女警察
用餐聊刺激的性經驗
兒子強姦母親(超爽,看到你射到虛脫
美麗未亡人
公媳一家春
大意的小芳
女主播由學生時期開始的可怕性經歷
姐姐的風流按摩師
熱門小說:
看女友被輪姦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