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一個不應愛的人

我叫做kevin剛剛由英國坐飛機回國,結束了兩年在歐洲流浪的生活,邊做工邊自助旅遊,體驗各國風情,多不勝數的艷遇,盡享各國情懷.

這期間我遊歷了十多個國家,再加上我在美國留學了四年,已經有六年沒有回家了.

躲懶的我,不喜歡寫信,所以很少聯繫家人,今次我回來也沒有通知家人來接機.

終於到步了,我來到行李輸送通道前準備取回自己的行李箱.顯示版上的班次沒有錯,為何不見我的行李從輸送通道出來?奇怪!在我徬徨之際.

一個身穿制服的美女問我:[先生!你好!我叫做Jenny是機場的地勤職員,請問是不是有困難?需要我來幫忙嗎?]

噢!我突然發呆了,美麗動人的一張天使俏臉,深深吸引著我,就是這種心動感覺!難以置信的一見鍾情.

笑臉迎人的Jenny見我沒有反應,以為我聽不懂.改說:[SIR!CanIhelpyou?]

我才反應過來:[是…….我不見了行李箱,是一個黑色的皮箱.]

Jenny溫文有禮,她帶我去VIP室等候,協助我尋找行李.

已經過了30分鐘了,還沒有消息,我著急起來,並不是為了我的行李箱,而是我記掛著Jenny,皆因我已經被迷倒了,深深迷戀了她,激情的感覺溢出,我準備她一再出現的話,我就立即向她示愛.

Jenny終於出現還拖拉著我的行李箱回來,我隨手拿起陳設花瓶內的一枝康乃馨,跑到Jenny身旁.

Jenny說:[kevin先生!請問是不是這個皮箱呀!]

我對Jenny說:[Jenny!Iloveyou!Imissyou!可以做我的情人嗎?]

我送上康乃馨,Jenny立時臉頰通紅,我的膽大行為引起了VIP室鬨動.

身後傳來聲音:[答應啦!]

那個說話的男人是外籍人仕,竟然說了一口流行本地話,還拍拍我的肩膀示意鼓勵支持.

尷尬非常的Jenny說:[先生!請你先簽收!]

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半跪下來,嚇得Jenny緊張起來.

Jenny急急說:[先生!請你先起來才說.]

越來越多人要求Jenny答應做我情人.

激情之下我來偷襲,輕吻Jenny的嘴唇,Jenny低著頭笑瞇瞇,我乘勝追擊摟抱她入我的懷裡來個激吻,突然四周變得鴉雀無聲,我只聽到Jenny的心跳聲,我倆已經完全投入激情之吻如入無人境界,挑戰長氣袋,沒休止的激吻,我感覺她已經被我征服了,主動摟抱著我,配合我的動作.

突然Jenny伸手掩著我的嘴,Jenny害羞地說:[很多人看著我們.]

我才醒覺身邊的人在拍手,我即時向眾人行謝禮.臉紅的Jenny拉著我的手跑出VIP室,我拖著行李箱跟隨.我主動橫抱她的小蠻腰,她也依偎著我走到入境大堂準備接受檢查.大家都顯得依依不捨,雖然我們已經相約再見面,但仍總覺得相逢恨晚難捨難離,情意綿綿.

可是Jenny仍未下班,所以我唯有先回家休息.我乘搭機場快車,沿路上我發覺這個城市在蛻變中.

經過差不多兩小時車程才回到家裡去.

大門打開,我摟抱著媽媽.

媽媽大叫起來:[非禮呀!]

我叫嚷:[媽媽!是我呀!文仔呀!]

媽媽皺起眉頭打量著我說:[文仔!你真是文仔.]

媽媽又說:[為何長了滿臉鬍鬚呀?進來吧!]

入屋後,媽媽即時摟抱著我又說:[文仔!你終於回來了!不要再出門啦!媽媽老了,你要留在我身邊,知道嗎?]

我和媽媽已經多年沒見,有無限的說話等著要講,可是我敵不過睡魔,我需要休息了.

第二天

溫柔的媽媽說:[文仔!快起床呀!已經天亮了.你是不是約了朋友呀!]

佳人有約的我立即起床梳洗,趕快去會佳人.

媽媽又說:[文仔!我已經聯絡了珠珠,不過你的妹妹太過份了,說什麼有約?沒空回來見哥哥,要改天才回來.]

我對媽媽說:[胖珠妹是不是有男朋友呀!]

媽媽說:[不知道!沒聽她說過.]

梳洗後.我對媽媽說:[拜拜!我要外出了.]

我的心早已經去了Jenny處了.

我在機場出口等候Jenny出現,Jenny終於出來了.

我叫嚷:[Jenny!]

久別重逢的感覺,來得激情,熱吻是最佳的身體語言.我倆已經緊緊擁抱著,嘴唇早已吮著,我倆的相遇不用語言都能溶合.

長吻之後,Jenny伏在我胸膛依偎著我.

我問Jenny:[我陪你吃早餐好嗎?]

Jenny搖頭說:[我很累!想回家休息.]

剛下班的Jenny,經過通宵當席之後,感到疲累是正常的表現,我便陪她回家休息,Jenny的住所就在附近.

來到Jenny的住所之後,Jenny就淋浴更衣,準備上床休息.

所謂………..

一見下鐘情,二人同上床,衫(三)褲齊脫光,四處任撫摸,五指抓胸脯,六慾淫水流,七吋巨根現,八字腳張開,九牛用力插,十足激情感.

激情下的我倆來濕吻,兩舌交纏,任我來搓揉的乳房,讓我撩起她的乳暈來吸吮.

瞇眼的Jenny呻吟起來:[喔!…………..]

銷魂奪魄的叫聲直搗我性泉,我雙手扼住Jenny的乳房慢慢細味嬌小的乳暈,讓我輕撫她的小穴,帶動她的情慾跟隨淫水一起流露出來.

激情令我倆走在一起,盡情享受此刻的快感.啊!……停不了的吻,來吧!含吮我的陽具吧!

喔!………六慾激勃起來,七吋巨根現,啊!舔我的龜頭吧!吮得興奮莫名!

喔!………八字腳張開,讓我來探穴,我輕易將巨根插入早已濕透的小穴裡,輕輕的抽插.

瞇眼的Jenny在呻吟:[喔!…………..]

我已經慾火焚身,硬不可擋,施展九牛二虎之力拚命抽插.

啊!我要插入她的最深處,我要去盡她的底處,我要進入從來沒有人來過的地方.

瞇眼的Jenny大叫:[喔!…………..我要…..]

十足激情感澎湃湧,我加速狂插.

瞇眼的Jenny繼續大叫:[喔!…………..我要…..]

在我的抽插下,Jenny已經到了忘我境界,她主動爬上來坐蓮,讓我可以享受美乳,我扼住晃動的美乳來吸吮,陽具已經被Jenny狂吞著,我感覺我的陰毛已經完全濕透,沾染了Jenny高潮的淫水.

瞇眼的Jenny繼續呻吟:[喔!…………..我要……..]

慾仙慾死的叫喊振盪空間.Jenny扼住自己的乳房來擺動身體,我來幫一把緊扼她的小蠻腰,助她上上落落,繼續吞吐我的陽具.

瞇眼的Jenny瘋叫起來:[喔!…………..我要……..]

我輕輕將她放下來,半跪起來繼續抽插,暢行無阻的深溝任我行.我抱住她的雙腿繼續搖.

瘋叫的Jenny沒有停配合我的抽插:[喔!…………..我要……..]

我已經跟Jenny完全溶為一體,沒法再分開,我倆至死不愈的激情.

澎湃的高潮令斯斯文文的Jenny在瘋叫,激情令我興奮狂哮.

呀!……………激情之下難捨難離不想分開,我忍不住內射了,我仍插著Jenny的小穴,不想分開,我倆相擁而睡,雙雙走入夢鄉繼續纏綿.

夢中的Jenny叫聲更加銷魂.呀!……….

突然!鈴…………………

睡夢中驚醒的Jenny說:[喂!喂!…………..媽媽!…….又有什麼事呀!…..我剛剛睡熟…………]

Jenny又說:[我已經說過沒空回來啦…………………..哎呀!….不要囉囉嗦嗦,我要睡覺……………..知道!知道!…………好!好!…..]

Jenny順手將電話放在枕頭下,再次笑瞇瞇閉上眼睛,繼續跟我在夢中繼續纏綿,Jenny已經伸手扼住我的陽具再次帶我入夢鄉.

鈴…………………

再次睡夢中驚醒的Jenny說:[喂!喂!…….不是我的電話在響聲.]

是我的電話響起來,我便急急拿起我的電話來聽:[喂!喂!…….媽媽!啊!……….ok!]

我將我和Jenny的電話都關掉,防止騷擾我倆在夢鄉繼續纏綿.

已經到了下午時間,我倆仍依戀在床上的時光,赤裸相擁實在沒法分開,亦不想分開,可是我倆肚子都在咆哮.

Jenny說:[kevin!不如起床!外出吃點東西!反正我稍後都要回家跑一趟.]

我吻吻Jenny的臉頰又說:[剛才的電話是老媽叫我回去吃晚飯!這樣唯有一齊起來吧!]

Jenny又說:[明天你可以再來.]

我再次跟Jenny擁吻起來,直至氣盡,才起來梳洗.

原來我的家跟Jenny的老家是住在同一個社區,所以我倆就吃了些小點就一起坐車回去.

坐了約一小時多的車程,來到小社區的門前.

Jenny說:[我要走這邊,走這條路比較近.]

我對Jenny說:[啊!我不太熟識,我都是走大路那邊回去.]

我倆就在此分手,但仍禁不住當道相擁熱吻,即使依依不捨,到最後都是要暫別,雖然我倆已經約好明天再見,總是感到難捨難離.

我向她揮手說再見,再叫嚷:[晚一點!打電話給我呀!]

我便獨自回家去,沿路上我在想看看胖珠妹妹是不是跟以前一樣,又胖又笨.

我按動門鈴.

大門除除打開.

Jenny說:[kevin!你怎知我住在這裡呀!]

我目瞪口呆望著Jenny.

Jenny說:[kevin!請入來坐!不要呆站這裡.]

媽媽從廚房裡喊叫出來:[珠珠!是不是你的哥哥回來了呀!]

Jenny說:[不是呀!是我的朋友來了.]

Jenny拉著我的手來到飯桌前,興高采烈地請我坐下來,我在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看見媽媽從廚房出來了,Jenny奔奔跳走到媽媽的身旁拉著媽媽的手臂.

Jenny說:[媽媽!我介紹一個朋友給你.]

媽媽笑瞇瞇說:[我哪要你來介紹,由他未出世在肚裡面我已經認識他啦!]

Jenny皺眉頭又瞇嘴說:[你真是認識kevin.]

我指著Jenny問媽媽說:[媽媽!Jenny是我的胖妹妹”珠珠”.]

Jenny雙眼亂跑,張開嘴巴,呆滯起來.我竟然愛上一個不應該愛的人.

我實在不知道我可以說什麼?啞口無言!

媽媽說:[是!你認不出珠珠呀!你的妹妹雖然減了體重,但是跟以前一樣漂亮呀!…..來!…..大家食飯!]

媽媽又說:[珠珠呀!你的哥哥長了鬍鬚,我覺得不好看,你覺得如何呀!]

精神恍惚的Jenny說:[啊!]

我發覺Jenny在逃避我的眼光.

媽媽又說:[文仔!你可不可以刮掉鬍子呀!既不好看,食飯又不方便,刮掉吧了.]

我答:[啊!]

整頓晚飯只有媽媽一個人說話,我和Jenny還未適應這個真相,可能我倆不想媽媽擔心,所以一直保持沈默.

媽媽說:[珠珠!你的眼睛紅紅的,又流眼淚呀!有什麼事呀!]

Jenny抹掉淚水說:[沒有呀!]

媽媽繼續追問………

我為Jenny辯解:[你煮的洋蔥刺激了眼淚出來,你看我的眼睛都紅紅.]

其實我也強忍著淚水.

Jenny起來說:[我要上班!我要走了.]

媽媽說:[珠珠!時間尚早呀!]

Jenny說:[喔!外面交通擠塞,我先回去,你們慢慢吃.]

Jenny沒有望我一眼,一直在逃避我的眼光.

我起來說:[讓我送你上班.]

媽媽拉著我說:[文仔!不用你送珠珠!你要留下來陪伴我,昨晚一回來就去睡了,今早又出外,無論如何你今晚一定要陪伴我.]

我只好看著妹妹離開,妹妹終於在關門前望著我,卻一臉無奈.

我實在不知道如何處理我和妹妹的關係.哎呀!……….

媽媽實在太多說話跟我說了,可以我只在行屍酒肉,心不在弦.

直到媽媽上床休息,我才可以脫身,我跑出去準備去找Jenny.

其實我只是想見到Jenny一面.但是我還是想不通,我如何是好?究竟何去何從?

我坐上計程車直往機場找Jenny,路上我在沈思,湧現了她是我的妹妹,是鐵一般的事實.一幕一幕童年時的畫面,又突然出現她跟我激情擁吻,再湧現連在一起時的歡愉,我再次搖頭嘆息.究竟在稍後的時間當我見到Jenny的時候,我如何說起?哎呀!我向車窗外遠望.

我問司機:[司機!剛才是紅燈,你都繼續行車,很容易發生意外呀!]

司機笑說:[不衝不衝還是已經衝,唯有繼續向前衝.停在十字路口就更加危險啦!隨時被車撞倒呀!]

我即時的反應答司機說:[歪理!]

可是我在細想”不衝不衝還是已經衝,唯有繼續向前衝.”的確是歪理.

我終於來到機場了,我準備跑入禁區去找當席的Jenny,可是被守門口的職員和保安阻撓,還發生推撞.

警衛說:[先生!如果你再鬧事,我就扣押你.]

此時Jenny跑出來,拉扯著我的手走到一處暗角.

Jenny說:[哥!你來這裡幹什麼呀?之前的事就當沒發生過,好嗎?]

我對Jenny說:[怎可以!]

Jenny無奈地說:[怎可以又如何?別忘記你是我的親哥哥來的.]

我大聲叫嚷:[SOWHAT?IDON’TCARE!]

Jenny被我的堅持嚇了一跳.

我追問:[Jenny!你介意嗎?]

Jenny的雙眼的淚水已經湧出來了,木木的站在我面前.

我又說:[不衝不衝還是已經衝,唯有繼續向前衝.]

可是Jenny仍然未能領略當中的意思,發呆望著我.

我伸出雙手扼住她的臉龐,強吻她的嘴唇.Jenny的雙手擋住我的胸膛,我勇往直前繼續吻著她的嘴唇,我看著睜目的Jenny慢慢閉上眼睛,由抗拒到摟抱著我,跟我來個激情的擁吻,配合我的動作,就讓我倆兄妹攜嘴向前衝,打破世俗的框框,兩舌已經交纏沒有人可以將我們分開.

突然妹妹將我推開,拖著我的手向前跑,穿過多條走廊,推開房門,看到一個身穿白袍的女人,再走入其一間房間,妹妹把門關上上鎖.

這裡相信是機場的醫療室,妹妹已經急不及待脫下制服,我也激情起來,將褲子脫下來,默契地擁抱起來激吻,互相搓揉對方的性器官,我倆相擁在病房的床上,互相撫摸.

激情令我倆興奮,不用多說只有用身體來做……………..愛.

我已經將我的陽具送進妹妹的嘴裡,含燃吧!取你的所需.

呀!舒服!……………..

我要…….我將我的陽具插在伏在床上的妹妹的小穴.我再一次跟妹妹連在一起,再不分你我,二合為一,激情令我興奮,我拚命抽插.

瞇眼的Jenny呻吟起來:[喔!…………..]

我拉著她的手互動地抽插,攜手向前衝過紅色的交通燈號,雖然我和妹妹只是曾經做愛一次,但好像生來就懂得配合,她已經坐在我的上面,吞吐我的陽具.

銷魂的呻吟沒有停,令我產生莫名的興奮.妹妹彎身向後,扼著我的小腿繼續擺動身體與我交合.

我倆已經完全投入性慾的世界,無懼別人的眼光,繼續享受此刻的激情.

我將妹妹放下來,我扼住她的雙腳,繼續讓我的陽具穿梭她的嫩穴.

銷魂的呻吟振動空間:[喔!………………..]

愛是不會停,要繼續抽插,享受擦穴的快感.

妹妹的呻吟已經到極點,只有用瘋狂來形容,發出了高潮的呼喚,我也到了激情的極地.

呀!……………………………我倆的咆哮已經驚為人知,激情令我不願分離,再次內射給妹妹..

完了.

我叫做kevin剛剛由英國坐飛機回國,結束了兩年在歐洲流浪的生活,邊做工邊自助旅遊,體驗各國風情,多不勝數的艷遇,盡享各國情懷.

這期間我遊歷了十多個國家,再加上我在美國留學了四年,已經有六年沒有回家了.

躲懶的我,不喜歡寫信,所以很少聯繫家人,今次我回來也沒有通知家人來接機.

終於到步了,我來到行李輸送通道前準備取回自己的行李箱.顯示版上的班次沒有錯,為何不見我的行李從輸送通道出來?奇怪!在我徬徨之際.

一個身穿制服的美女問我:[先生!你好!我叫做Jenny是機場的地勤職員,請問是不是有困難?需要我來幫忙嗎?]

噢!我突然發呆了,美麗動人的一張天使俏臉,深深吸引著我,就是這種心動感覺!難以置信的一見鍾情.

笑臉迎人的Jenny見我沒有反應,以為我聽不懂.改說:[SIR!CanIhelpyou?]

我才反應過來:[是…….我不見了行李箱,是一個黑色的皮箱.]

Jenny溫文有禮,她帶我去VIP室等候,協助我尋找行李.

已經過了30分鐘了,還沒有消息,我著急起來,並不是為了我的行李箱,而是我記掛著Jenny,皆因我已經被迷倒了,深深迷戀了她,激情的感覺溢出,我準備她一再出現的話,我就立即向她示愛.

Jenny終於出現還拖拉著我的行李箱回來,我隨手拿起陳設花瓶內的一枝康乃馨,跑到Jenny身旁.

Jenny說:[kevin先生!請問是不是這個皮箱呀!]

我對Jenny說:[Jenny!Iloveyou!Imissyou!可以做我的情人嗎?]

我送上康乃馨,Jenny立時臉頰通紅,我的膽大行為引起了VIP室鬨動.

身後傳來聲音:[答應啦!]

那個說話的男人是外籍人仕,竟然說了一口流行本地話,還拍拍我的肩膀示意鼓勵支持.

尷尬非常的Jenny說:[先生!請你先簽收!]

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半跪下來,嚇得Jenny緊張起來.

Jenny急急說:[先生!請你先起來才說.]

越來越多人要求Jenny答應做我情人.

激情之下我來偷襲,輕吻Jenny的嘴唇,Jenny低著頭笑瞇瞇,我乘勝追擊摟抱她入我的懷裡來個激吻,突然四周變得鴉雀無聲,我只聽到Jenny的心跳聲,我倆已經完全投入激情之吻如入無人境界,挑戰長氣袋,沒休止的激吻,我感覺她已經被我征服了,主動摟抱著我,配合我的動作.

突然Jenny伸手掩著我的嘴,Jenny害羞地說:[很多人看著我們.]

我才醒覺身邊的人在拍手,我即時向眾人行謝禮.臉紅的Jenny拉著我的手跑出VIP室,我拖著行李箱跟隨.我主動橫抱她的小蠻腰,她也依偎著我走到入境大堂準備接受檢查.大家都顯得依依不捨,雖然我們已經相約再見面,但仍總覺得相逢恨晚難捨難離,情意綿綿.

可是Jenny仍未下班,所以我唯有先回家休息.我乘搭機場快車,沿路上我發覺這個城市在蛻變中.

經過差不多兩小時車程才回到家裡去.

大門打開,我摟抱著媽媽.

媽媽大叫起來:[非禮呀!]

我叫嚷:[媽媽!是我呀!文仔呀!]

媽媽皺起眉頭打量著我說:[文仔!你真是文仔.]

媽媽又說:[為何長了滿臉鬍鬚呀?進來吧!]

入屋後,媽媽即時摟抱著我又說:[文仔!你終於回來了!不要再出門啦!媽媽老了,你要留在我身邊,知道嗎?]

我和媽媽已經多年沒見,有無限的說話等著要講,可是我敵不過睡魔,我需要休息了.

第二天

溫柔的媽媽說:[文仔!快起床呀!已經天亮了.你是不是約了朋友呀!]

佳人有約的我立即起床梳洗,趕快去會佳人.

媽媽又說:[文仔!我已經聯絡了珠珠,不過你的妹妹太過份了,說什麼有約?沒空回來見哥哥,要改天才回來.]

我對媽媽說:[胖珠妹是不是有男朋友呀!]

媽媽說:[不知道!沒聽她說過.]

梳洗後.我對媽媽說:[拜拜!我要外出了.]

我的心早已經去了Jenny處了.

我在機場出口等候Jenny出現,Jenny終於出來了.

我叫嚷:[Jenny!]

久別重逢的感覺,來得激情,熱吻是最佳的身體語言.我倆已經緊緊擁抱著,嘴唇早已吮著,我倆的相遇不用語言都能溶合.

長吻之後,Jenny伏在我胸膛依偎著我.

我問Jenny:[我陪你吃早餐好嗎?]

Jenny搖頭說:[我很累!想回家休息.]

剛下班的Jenny,經過通宵當席之後,感到疲累是正常的表現,我便陪她回家休息,Jenny的住所就在附近.

來到Jenny的住所之後,Jenny就淋浴更衣,準備上床休息.

所謂………..

一見下鐘情,二人同上床,衫(三)褲齊脫光,四處任撫摸,五指抓胸脯,六慾淫水流,七吋巨根現,八字腳張開,九牛用力插,十足激情感.

激情下的我倆來濕吻,兩舌交纏,任我來搓揉的乳房,讓我撩起她的乳暈來吸吮.

瞇眼的Jenny呻吟起來:[喔!…………..]

銷魂奪魄的叫聲直搗我性泉,我雙手扼住Jenny的乳房慢慢細味嬌小的乳暈,讓我輕撫她的小穴,帶動她的情慾跟隨淫水一起流露出來.

激情令我倆走在一起,盡情享受此刻的快感.啊!……停不了的吻,來吧!含吮我的陽具吧!

喔!………六慾激勃起來,七吋巨根現,啊!舔我的龜頭吧!吮得興奮莫名!

喔!………八字腳張開,讓我來探穴,我輕易將巨根插入早已濕透的小穴裡,輕輕的抽插.

瞇眼的Jenny在呻吟:[喔!…………..]

我已經慾火焚身,硬不可擋,施展九牛二虎之力拚命抽插.

啊!我要插入她的最深處,我要去盡她的底處,我要進入從來沒有人來過的地方.

瞇眼的Jenny大叫:[喔!…………..我要…..]

十足激情感澎湃湧,我加速狂插.

瞇眼的Jenny繼續大叫:[喔!…………..我要…..]

在我的抽插下,Jenny已經到了忘我境界,她主動爬上來坐蓮,讓我可以享受美乳,我扼住晃動的美乳來吸吮,陽具已經被Jenny狂吞著,我感覺我的陰毛已經完全濕透,沾染了Jenny高潮的淫水.

瞇眼的Jenny繼續呻吟:[喔!…………..我要……..]

慾仙慾死的叫喊振盪空間.Jenny扼住自己的乳房來擺動身體,我來幫一把緊扼她的小蠻腰,助她上上落落,繼續吞吐我的陽具.

瞇眼的Jenny瘋叫起來:[喔!…………..我要……..]

我輕輕將她放下來,半跪起來繼續抽插,暢行無阻的深溝任我行.我抱住她的雙腿繼續搖.

瘋叫的Jenny沒有停配合我的抽插:[喔!…………..我要……..]

我已經跟Jenny完全溶為一體,沒法再分開,我倆至死不愈的激情.

澎湃的高潮令斯斯文文的Jenny在瘋叫,激情令我興奮狂哮.

呀!……………激情之下難捨難離不想分開,我忍不住內射了,我仍插著Jenny的小穴,不想分開,我倆相擁而睡,雙雙走入夢鄉繼續纏綿.

夢中的Jenny叫聲更加銷魂.呀!……….

突然!鈴…………………

睡夢中驚醒的Jenny說:[喂!喂!…………..媽媽!…….又有什麼事呀!…..我剛剛睡熟…………]

Jenny又說:[我已經說過沒空回來啦…………………..哎呀!….不要囉囉嗦嗦,我要睡覺……………..知道!知道!…………好!好!…..]

Jenny順手將電話放在枕頭下,再次笑瞇瞇閉上眼睛,繼續跟我在夢中繼續纏綿,Jenny已經伸手扼住我的陽具再次帶我入夢鄉.

鈴…………………

再次睡夢中驚醒的Jenny說:[喂!喂!…….不是我的電話在響聲.]

是我的電話響起來,我便急急拿起我的電話來聽:[喂!喂!…….媽媽!啊!……….ok!]

我將我和Jenny的電話都關掉,防止騷擾我倆在夢鄉繼續纏綿.

已經到了下午時間,我倆仍依戀在床上的時光,赤裸相擁實在沒法分開,亦不想分開,可是我倆肚子都在咆哮.

Jenny說:[kevin!不如起床!外出吃點東西!反正我稍後都要回家跑一趟.]

我吻吻Jenny的臉頰又說:[剛才的電話是老媽叫我回去吃晚飯!這樣唯有一齊起來吧!]

Jenny又說:[明天你可以再來.]

我再次跟Jenny擁吻起來,直至氣盡,才起來梳洗.

原來我的家跟Jenny的老家是住在同一個社區,所以我倆就吃了些小點就一起坐車回去.

坐了約一小時多的車程,來到小社區的門前.

Jenny說:[我要走這邊,走這條路比較近.]

我對Jenny說:[啊!我不太熟識,我都是走大路那邊回去.]

我倆就在此分手,但仍禁不住當道相擁熱吻,即使依依不捨,到最後都是要暫別,雖然我倆已經約好明天再見,總是感到難捨難離.

我向她揮手說再見,再叫嚷:[晚一點!打電話給我呀!]

我便獨自回家去,沿路上我在想看看胖珠妹妹是不是跟以前一樣,又胖又笨.

我按動門鈴.

大門除除打開.

Jenny說:[kevin!你怎知我住在這裡呀!]

我目瞪口呆望著Jenny.

Jenny說:[kevin!請入來坐!不要呆站這裡.]

媽媽從廚房裡喊叫出來:[珠珠!是不是你的哥哥回來了呀!]

Jenny說:[不是呀!是我的朋友來了.]

Jenny拉著我的手來到飯桌前,興高采烈地請我坐下來,我在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看見媽媽從廚房出來了,Jenny奔奔跳走到媽媽的身旁拉著媽媽的手臂.

Jenny說:[媽媽!我介紹一個朋友給你.]

媽媽笑瞇瞇說:[我哪要你來介紹,由他未出世在肚裡面我已經認識他啦!]

Jenny皺眉頭又瞇嘴說:[你真是認識kevin.]

我指著Jenny問媽媽說:[媽媽!Jenny是我的胖妹妹”珠珠”.]

Jenny雙眼亂跑,張開嘴巴,呆滯起來.我竟然愛上一個不應該愛的人.

我實在不知道我可以說什麼?啞口無言!

媽媽說:[是!你認不出珠珠呀!你的妹妹雖然減了體重,但是跟以前一樣漂亮呀!…..來!…..大家食飯!]

媽媽又說:[珠珠呀!你的哥哥長了鬍鬚,我覺得不好看,你覺得如何呀!]

精神恍惚的Jenny說:[啊!]

我發覺Jenny在逃避我的眼光.

媽媽又說:[文仔!你可不可以刮掉鬍子呀!既不好看,食飯又不方便,刮掉吧了.]

我答:[啊!]

整頓晚飯只有媽媽一個人說話,我和Jenny還未適應這個真相,可能我倆不想媽媽擔心,所以一直保持沈默.

媽媽說:[珠珠!你的眼睛紅紅的,又流眼淚呀!有什麼事呀!]

Jenny抹掉淚水說:[沒有呀!]

媽媽繼續追問………

我為Jenny辯解:[你煮的洋蔥刺激了眼淚出來,你看我的眼睛都紅紅.]

其實我也強忍著淚水.

Jenny起來說:[我要上班!我要走了.]

媽媽說:[珠珠!時間尚早呀!]

Jenny說:[喔!外面交通擠塞,我先回去,你們慢慢吃.]

Jenny沒有望我一眼,一直在逃避我的眼光.

我起來說:[讓我送你上班.]

媽媽拉著我說:[文仔!不用你送珠珠!你要留下來陪伴我,昨晚一回來就去睡了,今早又出外,無論如何你今晚一定要陪伴我.]

我只好看著妹妹離開,妹妹終於在關門前望著我,卻一臉無奈.

我實在不知道如何處理我和妹妹的關係.哎呀!……….

媽媽實在太多說話跟我說了,可以我只在行屍酒肉,心不在弦.

直到媽媽上床休息,我才可以脫身,我跑出去準備去找Jenny.

其實我只是想見到Jenny一面.但是我還是想不通,我如何是好?究竟何去何從?

我坐上計程車直往機場找Jenny,路上我在沈思,湧現了她是我的妹妹,是鐵一般的事實.一幕一幕童年時的畫面,又突然出現她跟我激情擁吻,再湧現連在一起時的歡愉,我再次搖頭嘆息.究竟在稍後的時間當我見到Jenny的時候,我如何說起?哎呀!我向車窗外遠望.

我問司機:[司機!剛才是紅燈,你都繼續行車,很容易發生意外呀!]

司機笑說:[不衝不衝還是已經衝,唯有繼續向前衝.停在十字路口就更加危險啦!隨時被車撞倒呀!]

我即時的反應答司機說:[歪理!]

可是我在細想”不衝不衝還是已經衝,唯有繼續向前衝.”的確是歪理.

我終於來到機場了,我準備跑入禁區去找當席的Jenny,可是被守門口的職員和保安阻撓,還發生推撞.

警衛說:[先生!如果你再鬧事,我就扣押你.]

此時Jenny跑出來,拉扯著我的手走到一處暗角.

Jenny說:[哥!你來這裡幹什麼呀?之前的事就當沒發生過,好嗎?]

我對Jenny說:[怎可以!]

Jenny無奈地說:[怎可以又如何?別忘記你是我的親哥哥來的.]

我大聲叫嚷:[SOWHAT?IDON’TCARE!]

Jenny被我的堅持嚇了一跳.

我追問:[Jenny!你介意嗎?]

Jenny的雙眼的淚水已經湧出來了,木木的站在我面前.

我又說:[不衝不衝還是已經衝,唯有繼續向前衝.]

可是Jenny仍然未能領略當中的意思,發呆望著我.

我伸出雙手扼住她的臉龐,強吻她的嘴唇.Jenny的雙手擋住我的胸膛,我勇往直前繼續吻著她的嘴唇,我看著睜目的Jenny慢慢閉上眼睛,由抗拒到摟抱著我,跟我來個激情的擁吻,配合我的動作,就讓我倆兄妹攜嘴向前衝,打破世俗的框框,兩舌已經交纏沒有人可以將我們分開.

突然妹妹將我推開,拖著我的手向前跑,穿過多條走廊,推開房門,看到一個身穿白袍的女人,再走入其一間房間,妹妹把門關上上鎖.

這裡相信是機場的醫療室,妹妹已經急不及待脫下制服,我也激情起來,將褲子脫下來,默契地擁抱起來激吻,互相搓揉對方的性器官,我倆相擁在病房的床上,互相撫摸.

激情令我倆興奮,不用多說只有用身體來做……………..愛.

我已經將我的陽具送進妹妹的嘴裡,含燃吧!取你的所需.

呀!舒服!……………..

我要…….我將我的陽具插在伏在床上的妹妹的小穴.我再一次跟妹妹連在一起,再不分你我,二合為一,激情令我興奮,我拚命抽插.

瞇眼的Jenny呻吟起來:[喔!…………..]

我拉著她的手互動地抽插,攜手向前衝過紅色的交通燈號,雖然我和妹妹只是曾經做愛一次,但好像生來就懂得配合,她已經坐在我的上面,吞吐我的陽具.

銷魂的呻吟沒有停,令我產生莫名的興奮.妹妹彎身向後,扼著我的小腿繼續擺動身體與我交合.

我倆已經完全投入性慾的世界,無懼別人的眼光,繼續享受此刻的激情.

我將妹妹放下來,我扼住她的雙腳,繼續讓我的陽具穿梭她的嫩穴.

銷魂的呻吟振動空間:[喔!………………..]

愛是不會停,要繼續抽插,享受擦穴的快感.

妹妹的呻吟已經到極點,只有用瘋狂來形容,發出了高潮的呼喚,我也到了激情的極地.

呀!……………………………我倆的咆哮已經驚為人知,激情令我不願分離,再次內射給妹妹..

完了.

相關文章:
淫蕩少婦白潔之人妻女上司
我女友的女友
與表叔的對話
輪奸鄰家的姐姐
回憶我和我母親的曖昧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愛戀閨母之台北往事
偷看女生洗澡的後果
小英的口交
高個子婦女
熱門小說:
飛機上女秘書的口交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