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見網友就把持不住

在QQ上,大家都叫我婉兒,剛剛過完31歲的生日,在一家外企做行政,結婚快五年了,我和老公算是青梅竹馬,我們兩家住的不算遠,從我上初中的時候就認識了,他比我大兩歲,我高考完了的那個暑假就給了他,大學畢業以後很快就結婚了。一直都很幸福。

去年冬天,他升了職,不僅總是加班應酬,還經常上午還說沒什麼事情,下午就飛走了,連週末都不例外,肚子也愈發的挺了起來,我雖然還是非常的愛他,但是總是感覺不像以前那麼完美了,不過我也不是以前那個小丫頭了,雖然身高1米66,但是110多斤的體重早就沒有當年的苗條纖細。

我的工作很輕鬆,所以很多時間就耗費在了QQ上,偶爾也在家上,不過我一直都是很謹慎的,家裡電腦上的QQ都是用完就刪除掉,下次再重新安裝,也不配攝像頭和語音,所以老公根本不知道我聊QQ。不過那種忐忑不安的心情讓我感受到了莫名其妙的刺激和快感,我只能警告自己不要陷的太深。

時間長了,我也在QQ上交到了一些不錯的朋友,也進了一些有趣的群,漸漸的迷上了文字做愛,看著他們有時候在群裡進行公演,我的心砰砰跳著,那些曖昧純美的場景和火熱激盪的言語讓我如痴如醉,還有細膩入微的描寫和矛盾交纏的情緒更是讓我欲罷不能。

然而最重要的是,一種放縱出軌的潛在渴望已經在我的心田內燃燒起來。做了很多年乖巧溫柔女人的我開始嘗試在QQ上扮演另外一個自己。不過我一直抗拒著視頻和語音,因為這可以說是我最後的一道防線,可以來安慰自己這一切只不過都是虛無縹緲的遊戲。

除了只文字以外,我還刻意的刁難和挑剔,群裡的男人一開始根本加不上我的好友,和我談話的男人只要稍微有一點放肆或者和我的感覺對不上,我就會毫不猶豫的拉黑,就更不要說對我說出粗話和糾纏不休了。就這樣,我加了很多群,也退了很多群,雖然接觸過很多人,但是QQ列表裡卻永遠是寥寥無幾,只有他,卻是一個例外。

他是一個彬彬有禮,和善風趣的年輕男人,無論是和他交談,還是和他文愛,他都能恰到好處的推動著我的情緒,既能把握尺度讓我春情蕩漾,又絲毫不讓我感受到一絲一毫的淫穢污濁,所以我每天下午上Q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他在不在,如果他不在的話,我就會神不守舍,心猿意馬。

那是今年冬天快過年的時候,一個週五的下午,我處理完事情,想在下班前聊聊天,突然發現他的頭像在閃動,我點開一看,內容赫然是:「我已經到了北京,想和你見見面」

我大吃一驚,以為他只是在開玩笑,然而他卻繼續說道:「我來北京的最大願望就是能見到你,我現在就在酒店大堂的咖啡廳裡。」接著,他發過來一個手機號碼,又大致的說了下衣著。

我沉默著不知該如何回覆,他繼續說道:「如果你來了的話,願意的話就打這個號碼,如果不願意的話,大可以一走了之,但是我會等著你的。」說完這些,他沒有再說話,而是自顧自的下線了。

我感覺被狠狠的將了一軍,一直都聊的非常好,但是突然間要求見面我還是非常害怕,但是就此拉黑我有有些不捨,我進退兩難的躊躇糾結了一會兒,感覺一秒鐘像一年那麼久。

五點很快就要到了,我決定先給老公打一個電話,編了個晚上和朋友去跳操的理由,問老公晚上有什麼安排,如果老公可以及時下班,恩,那我自然責無旁貸的要早早回家。但是讓我不知道是失望還是高興,老公正好晚上還要加班,他毫不在意的答應我去跳操,還說讓我自己吃飯,不必等他,他沒點。

哎,看來是天意吧,既然他說的酒店和公司離的不遠,我就去看看吧,如果不滿意就拉黑好了。我揣上了幾塊纖維餅乾,出門了。

出租車停在了酒店門口,我努力裝出漫不經心的神態張望了一下,看到了,他正在窗前獨坐,身材高大,衣著考究,神情淡然溫柔,那一瞬間,我彷彿被奪去了魂魄一樣,呆立在那裡,正是這個時候,他轉過頭來,望著我,我就像被定住了一樣,我們對視了短短幾秒鐘,但是已經足夠,我們彼此確認了對方,在他那溫柔期待的眼神下,我的矜持垮塌了,鬼使神差的掏出手機,撥通了那個號碼。

好在咖啡裡的客人很少,我鬆了口氣,但是依然還是四下張望著,生怕遇到熟悉的人,他看到了我左顧右盼的樣子,他笑著說道:「我們到樓上去坐坐吧?」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幾乎不敢看著他的眼睛,用小的不能再小的聲音囁喏道:「嗯,我只陪你坐一會,很快就回去的。」說著,我的臉變得紅紅的,依然四下繼續張望。

他沒有說什麼,只是慇勤為我拉開座椅,我輕輕的說了聲謝謝,他為我叫了喝的東西,接著放佛想起什麼一樣說道:「我給你帶來件禮物,還是上去看看好麼?」

我感覺自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拽著向深淵跌去,但是又不好意思強硬的拒絕,渾渾噩噩的便跟著他起身進了電梯,電梯裡沒有人,他的手很隨意的放佛相熟已久的戀人一般搭在我的肩上,我想閃躲,但是身體已經不聽使喚,只能低垂著眼簾輕輕的喘息。

電梯很快到了我們要去的樓層,他的手悄悄向下移動,攬住了我的腰肢,我的呼吸急促起來,但是依然沒有閃躲,走廊裡空蕩蕩的,我們來到房間門口,他掏出房卡,打開房門,我恍惚中看到他做出請進的手勢,我便順從的走進房間。

我剛在玄關站定,他已經關上了大門,猛然間從背後將我緊緊摟在懷裡,我惶恐的回過頭,他的唇已經貼了過來,我只微微揚起下頭,略略掙紮了下,他溫柔甜美的吻便讓我安靜了下來,我的眼睛慢慢的閉上了,手中的包掉到了地上,我的雙手按壓在他緊緊箝制在我的腰間的雙手上,我們就這樣實現了QQ上無數次刻骨銘心的深吻。

隨著我們的吻,他的一隻手逐漸鬆開了我的腰,開始在我的臀上不緊不慢的揉搓,另一隻手則從背後逐個解開我的大衣紐扣,伸進我的懷裡,肆意的探索起來,同時,他慢慢的堅定的將我從玄關向房間裡推擠過去。

我被他推擠著亦步亦趨,很快便感覺到我的膝蓋碰到了柔弱的床,他用力的繼續壓迫,我心中最後的理智告訴我一定要抗拒,但是他僅僅只是稍稍加大了下氣力,我僅存的理智便全線崩潰,我的身體柔軟下來,他把我的身體轉過來,推壓著我的身軀向柔軟寬大的床倒了下去。

他親吻著我的面頰,舔舐著我的脖項,我感覺好癢,他的兩隻手隔著毛衣開始揉搓我的乳房,我感覺到他的下身在我的大腿間不停的扭動,隔著衣物我已經能感覺到一個硬硬的東西頂上了我,我的大腦一片空白,雙手也茫然的攤擺在床上。

突然間,我想起了什麼,用盡全力將他推開,坐了起來。本以為我已經放棄抵抗的他被我突然的舉動搞懵了,後退幾步,驚訝的望著我,我的胸前起伏了幾下,已經看到他絕望的神色了,我猛然間心中萬分疼惜,低垂下眼簾,小聲說道:「你這樣我的大衣會被壓出痕跡的。」

聽到我的話,我聽到他如釋重負的長出了一口氣,接著便過來替我將大衣脫掉,接著又出箱包裡掏出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盒,裡面是一枚精巧別緻的金飾,樣式質地竟然是我在聊天中我無意中透露過以前喜歡過後來卻找不到的那一款,他居然真的為我找到了。

我們一起坐在大床上,房間內的空氣如同凝固了一樣,他輕輕的挽住我的腰肢,我終於下定了決心,輕輕的靠在了他的肩頭。

我的頭腦一片混亂,我們怎麼再次吻到一起的已經有些記不清楚了,我們以前很多的文字場景不斷的在我的頭腦中浮現,他緊緊擁抱著我溫軟的身軀,他的手從我的毛衣下伸進去,一下就捉到了他夢寐以求的乳房,他的手腕一翻,靈巧的將我的毛衣翻捲起來,接近著勢如破竹的掀掉了,甩在一邊,隨後便立刻將我的舌尖吸吮到他的口中,輕柔的咬舐舔吮起來,我的雙手在微微顫抖,任憑他的輕薄。

他及時發現了我今天帶的胸罩是可以前面打開的,可以說是喜出望外,很輕易的便讓我一對雪白的乳房呈現在他的面前。

他讚歎著,將我推倒在床上,貪婪的撫摸親吻著我的乳房,整個舌頭不停的裹舔著我的乳頭,我的乳房不屬於很豐滿的那種,這點他早就知道,但是此時他卻驚喜的發現那種柔嫩挺翹的感覺似乎別有風味,男人嘴上總是說喜歡那種乳牛型號的豪乳,殊不知這種盈盈一握的感覺更有把握的趣味。

我每每幻想被老公以外的男人肆意侵犯,現在乳房真正的被揉握按摸,幻想成真的喜悅和初次紅杏出牆的刺激交織在一起,讓我情不自禁的吐出一聲長長蕩人心弦的呻吟。

我的渾身像要被火燃燒一樣,軟軟的,我緊緊的閉著眼睛,感覺到他的手摸索著正在解開我的褲帶,我乖巧配合的抬起屁股,他輕輕鬆鬆的便連同內褲一起拉下了半截,卡在了膝蓋上面一點。

恩,你也脫吧,接近全裸的我渾身酥麻難捺,扭動著身軀在寬大的床榻上催促著他。他這才戀戀不捨的放開我的雙乳,快速的開始脫衣,我也趁機拿掉胸罩,蹬掉鞋子,甩掉掛在膝蓋上的褲子。

我剛剛甩掉內褲,他已經再次撲到我的身體上,兩具精光赤裸的身軀纏抱在一起,他吻著我的乳房,脖頸和嘴唇,我舒適的呻吟著,嬌哼著。經過最初短暫的激動,他慢慢的開始鎮靜下來,開始有條不紊的將文愛中德情景一一在現實中。

首先,他慢慢的向下移動,一個又一個異常輕柔的吻從我的耳垂到面頰,到肩頭,再到乳頭,接著是小腹,然後他的雙手托起我的屁股,分開我的大腿,一股熾熱的感覺在我的子宮裡堆積著。

他已經跪在了床上,跪在了我的兩腿之間,恩,啊,開始了,他的舌尖已經分開了我的陰唇,一點一點蔓延,整個陰戶漸漸的都在被他的唇舌侵掠,直到最後頂端那顆早已充盈了興奮的小粒粒。

啊恩啊啊,一股電流迅速的傳遍了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一陣嬌軀亂扭,陰道內又是一陣悸動,我用力的挺起了下身去迎合他的舌尖,只希望他能用力,用力,再用力一些。

空蕩蕩的感覺佈滿全身,陰道內一陣莫名的空虛,渴望著被填滿,一股又一一股愛液噴湧流出。

我全身都在顫抖,不自居的摸著他的頭,捋撫著他的頭髮,他更加賣力的舔弄著,我不由自主的發出夢囈般的聲音,居然自己按壓住自己的乳房用力的揉搓。

恩恩,我現在已經是一個情慾勃發的少婦,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我的兩條修長大腿擴張開放來回擺動著,一個溫軟滑柔的屁股在床單上來回蹭動。

「我要,我要,進來吧。」那是一種近乎乞求的聲音。

他直起身子,握住自己的肉棒,剛一頂在我的陰道口,那氾濫成災的小穴如同叼住了渴望多時的獵物,瞬間便吞嚥了下去。我長長地啊哈了一聲,如同期待已久般的歡呼著。

他收縮小腹把整個胯部緊迫過來,一手攬住我的腰身,一手托起我的屁股,然後就加大力度挺動了起來。我感受到了一陣充實的飽脹,他的肉棒肆意的抽插磨研,衝撞頂送,我雙眉緊蹙,微閉著眼睛,嘴唇微張,雙腿更是主動攀上他的腰際,仔細的品味著交媾的快感。

「婉兒我終於得到你了,我愛你,你知道嗎?我等這一刻等得好久了,婉兒。」

「啊啊,恩,我也愛你,啊你的那個,啊好大,好粗。」

我的呻吟浪叫更激起了他的慾望,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他趴到我的身上用力的揉搓我的乳房,就像要把它揉捏成各種形狀,龜頭次次都頂到了子宮口,還不斷的剮蹭著我的陰道內壁,電流迅速在陰道及子宮裡穿越翻飛。

我的快感已是一浪高過一浪,小穴內外突突的緊縮,我雙手緊緊的扣住了他的屁股,陰部牢牢的貼住,以使他不能再有所動作,他也快意地將龜頭死死頂在小穴深處,低吼一聲,濃稠的精液急射而出。

一陣電擊似的快感傳遍我身體裡的每一根神經,一股熱流激射而出,我大聲呻吟著沖上了頂峰,短暫的那一瞬間似乎我失去了知覺,整個人兒似乎輕飄飄的飛了起來。

感覺似乎過了好久,其實只是短短的一瞬,我悠悠醒轉過來,只見他在輕輕在我心口處輕輕按摩,看我睜開眼睛,他似乎鬆了口氣,用紙巾輕輕擦拭著我陰道內流出的精液。

他攙扶著腳軟軟的我,一直扶到浴室,打開花灑,溫熱的洗澡水讓我精神恢復了好多,我們藉著互相清洗的機會相互挑逗,愛撫,我故意用雙手積聚起一汪熱水潑在了他的臉上,接著回身躲避他的反擊,他就勢將我抱在懷裡,手指夾住了乳頭撥弄著,我故意扭動身軀假裝閃躲,實際上卻有意的用屁股去撞他那耷拉著的肉棒。

恩,真的很有效果,一來二去,他胯下的肉棒又似乎恢復了生機,我有些心急,還沒等完全那傢夥堅硬,便蹲跪在了他的身前,低頭一口將龜頭含在了口中,並且握住肉棒了肉棒套弄著。

其實我和老公愛愛,並不怎麼喜歡主動口交,都是老公要求才滿足他的,今天的我已經完全放棄了羞怯,和那個QQ上的我合二為一了。

他的大肉棒在我的口中出入著,雙唇吮蹭,舌尖輕舔,偶爾還挑上他的馬眼,似乎要頂進他的尿道,並且還抬眼直勾勾的盯著他,他雙手撫摸著我的頭髮,腰部弓緊,發出嗷嗷的輕呼。

終於他無法忍受了,霍的一把將我拉起來,轉過我的身體,讓我扶住浴室牆壁,按住我的腰身和屁股,一挺身。

啊恩,粗大的肉棒從我的後面直接插入了陰道,我被從後面頂著啊啊,他又想起了文愛中我們最喜歡的把戲,一邊頂一邊輕輕的用手指按弄我的小肛門,啊啊,他的手法輕柔而又急促,手指按壓住褶皺邊緣,但是並不深入,只是輕輕的頂開括約肌,在邊緣轉動。

我喘息著,扭擺著豐腴的屁股,快意地呻吟著,漸漸的趴在洗漱台前,把屁股撅的高高的,氣喘籲籲,他似乎變得有些狂暴,有些瘋狂,我感覺世界都開始在搖擺了,他猛烈地一下緊接一下地用力插著我,我感受著從未有過的,即使在幻想中也從未達到過的,令我極度興奮地異乎尋常的快感。

他的動作越來越猛烈,兩手死死的按住我的腰部,狂吼著激烈的撞擊著,我的屁股也使勁的向後頂著,浴室裡充滿了啪啪的令隔壁遐思豔羨的天籟之音。

我幾乎是臉貼著冰涼的洗漱台,屁股抬的高的不能再高。他火燙的肉棒滑順地操弄著,幾乎整根的入離出沒,龜頭的邊緣摩擦著我的每一道皺褶,一大股一大股的愛液隨著他的抽插噴濺出來,從兩人性器交合的地方流淌下來。

啊啊,不行了,陰道裡突然一陣痙攣,這次小穴收縮得比前兩次還要激烈,一縮一縮的咬著他的肉棒,讓想要再持久一點的他也抵受不住,雙手抓住我的乳房,想要將我抱住,我挺直起腰,雙腿緊緊地並在了一起,把他的陽具夾得很緊,我的頭也完全仰了起來,環過兩隻手來按住他的屁股使勁地把他向我身上推。

「射在裡面,啊,射在裡面。。。」

他還沒來得及答話,深入的肉棒就劇烈膨脹了好幾下,一股滾熱的精液從插得泛著紫紅血色的龜頭馬眼裡激射而出,澆灑入我期待很久張開的頸口和花心。

狹小的空間裡瀰散著精液和汗水的氣息,他癱坐在浴室的地上,靠著牆壁,我蜷縮在他的懷中,四肢軟軟的似乎支撐不住身子,疲憊而又滿足的我不想知道現在已經是什麼時間,也不想知道該給老公什麼解釋,更不想知道跨出這跨越虛擬和現實的一步對我的人生意味著什麼。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鄰居的美老婆
上了同學的女友
淫行校園
刺激性交換
被老公的學生操了
上海少婦出軌全過程
父子換妻遊戲
老婆被黑洋人幹了
美麗女鄰居
軍營蕩婦姐妹
熱門小說:
鄰居的美老婆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