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公車色狼較量的10年

要說我遇到多少公車色狼,沒個一千,也有八百。為什麼呢?因為我家在市郊,從小我就要先走8分鐘到公車站,坐35分鐘公車,再走20幾分鐘(或者坐一站公車再走5分鐘)才能到學校,那個重點小學、重點初中、重點高中。

小學:我懦弱

依稀記得是三年級下學期那個春天,我依然坐公車回家,唯一不同的是下車時,我發現一個矮個子男人用手緊緊的扣在我的陰部,手指幾乎要把我的褲子捅破。而我前一刻還在和同學嘻嘻哈哈,毫無感覺。蹦下車,當時好像也沒有傷心,鬱悶,煩惱,只是很疑惑,這男人在做什麼呀?幹嘛摸我?不是很高興,好像不是好事。

想想那時候,我已經有145高了,我的胸已經發育了,飽滿花蕾一般。在我的記憶裡就有那樣一隻男人的手非得放在我的胸上,儘管那是冬天,我穿著人造毛的大棉衣。當時車裡擠得動不了,我恨那樣令人討厭的窒息的感覺。我恨記憶裡的那只男人的手。

還有一次很巧,我看見一群男孩子上了車,其中有一個好像和我是一個幼兒園的,他竟然擠到我身邊前面面對著我,顯然他早把我忘了。令我想不到的是,他把手指伸進我兩腿之間。雖然隔著厚厚的棉褲,我還是感覺到了。我試圖擺脫他的手,但是他用腿擋住了我的退路。甚至他一邊摸著我,還一邊大聲的和哥們聊天。我低著頭,感到前所未有的氣憤屈辱無助。那男孩下車之前還狠狠的抓了我的下面一下……

記憶裡比較深刻的還有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小時候覺得這應該是爺爺輩的了。那「老頭」握扶手總是把手放在我的手上,我躲了又躲,還是躲不掉。最後我鑽到車門口,抓著豎著的扶手,卻還是被一隻討厭的手壓住。我生氣的尋找這隻手的主人,果然是那死老頭。他穿著中山裝,戴副眼鏡,文質彬彬,非常斯文。下車後,我卯足了勁,憋足了氣,吐他一口痰。當然我不是隨地吐痰,而是吐在他的身上,感覺平衡了許多,心情愉快少許。那個死老頭對我這一生影響很大的。

第一、我意識到了男人的虛偽;

第二、我終於明白對公車色狼不能躲,因為躲不掉;

第三、我終於明白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初中:我反抗

此時,我對公車色狼的態度已完全由疑惑轉化為仇恨。吐口水,狠狠踩一腳,往後踹一下是我經常做的事情。

真正記住的還真沒幾個,只是有個白褲子一直留在記憶的某個角落。那次我覺得某人緊緊的貼著我的屁股,我向前挪挪,

他還是貼過來,我低頭瞄一眼,想看清他腳的位置睬一腳,卻意外的發現那條白褲子,雪白雪白的,緊緊的貼在我後面。

於是我用我的髒鞋底使勁往白褲子上踹一腳。馬上,白褲子消失了。我著實得意了一番,想像著白褲子上的鞋印和他倒霉的死樣子,非常開心,阿Q一般。

初二,我已經有162高了,我的膽子彷彿也在變大。但是更重要的是那些被我吐口水的,踹過的,甚至罵過的公車色狼無一向我反撲,

為什麼這些大老爺們怕我?因為他們心虛理虧,這更加助長了我的囂張氣焰,甚至養成了習慣——在公車上彷彿有人不經意的碰我,我就挪挪地方,要是色狼尾隨我,重複以上動作,我就轉過頭,死死的盯著他——就像櫻木花道的「用眼睛殺死你」,心情不好的時候還要惡狠狠的加一句:「你媽了個逼的你想死啊?!我送你一程!」此句恐嚇屢試不爽,色狼往往放棄我尋找其他目標。

當我初中快畢業的時候,我對公車色狼已經沒有仇恨,有的只是不屑。為什麼一個男人要在這裡找樂?

因為他沒本事掙大錢,沒本事找小姐,找小蜜(當時還沒流行二奶);因為他沒本事變大流氓,只能在公車裡耍小流氓;因為他膽子小,不然為什麼被我罵了,就灰溜溜的跑了;我當時甚至懷疑這些人都是怕老婆的,或者找不到媳婦的委瑣男人……

高中:我沉默,我爆發

高中時候,與其說我遇到,不如說我看到公車色狼更為貼切。

經過了幾年的磨練,我已經學會了保護自己。每天至少2次坐公車,是我精神最集中的時候,上車以後以最短的時間觀察周圍人的性別、年齡、朝向以及眼神,找到我認為最安全的地方站著。這樣的生活提高了我察言觀色的能力,造成了我對男人的不信任感、不安全感,至今。

很多時候都很奇怪的——色狼用「槍」頂著MM的屁股,從我上車就那樣,我就一直斜眼瞄著,那MM就是不動,甚至車上人很少了,她還是不動地方,任其騷擾。我便猜想,她一定是今天工作太累了,不愛和色狼一般計較;有時又覺得她可憐,覺得她應該和我一樣罵色狼一句;總之是不太理解。

還有一次應該不算騷擾,算是意外吧。下車時候,人們往往會擠到車門的地方,我也是。突然感覺後面站著一個和我身高差不多的學生,我能感覺到他的小弟弟在我軟軟的屁股上動,我使壞的故意把屁股溝對著他的小弟弟,

竟然傳來劇烈的抽動……車門開了,我下車了。感覺空氣都是那麼新鮮,原來報復能給人如此強烈的快感。多年後的今天,我想,應該算是我騷擾了別人吧。

呵呵,再跑題的來段「公車站暴露狂」吧。

北方的天總是黑的早,晚上7點左右,天邊只有一抹橘紅色,昏黃的路燈立在車站牌邊。馬路對面走來一穿風衣的男人,continue……

北方的天總是黑的早,晚上7點左右,天邊只有一抹橘紅色,昏黃的路燈立在車站牌邊。馬路對面走來一穿風衣的男人。

他徑直向我走來,我也就那樣直直的望著他(其實我只看清風衣,因為我的眼睛已經由1。5變成0。6加上光線差啥也看不清)。

走到很近的地方了,我終於看清風衣下面是肉色,啥也沒穿。忽然我對成年男人的小弟弟產生了巨大好奇,想仔細看看什麼樣的。

但是我只看到黑黑的一坨(當時帶著手電就好了——搞笑的說),還是沒看清。風衣男人在我面前站定,臉上彷彿有一絲失望,當時我想我的表情非常平靜,心裡只是好奇,沒有一點驚恐驚嚇更不要說驚叫了。風衣男人繞過我,繼續往前走,我帶著好奇跟著他走了十幾步,他突然站住……我猛然覺得自己一個十七八的大姑娘跟著個外罩風衣的裸體男人實在不雅,於是回到車站牌旁邊,繼續等公車。

言歸正轉,高考前一個多月的那次遭遇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不忘記並不是因為痛恨,而是因為它是終結。

差幾十天就要高考了,精神特別緊張,每天背著幾十斤的書包,做不完的作業,甚至晚上靠在衣櫃上都能睡著,壓抑的情緒似乎就要爆炸。那天放學,走在路上,恰好來了一輛公車可以坐一站路節省走路的10分鐘,大喜。

和很多同學一起擠上去,一個高大的男人和我面對面的站著,我感覺他就不是什麼好鳥,但也沒辦法,人太多了,何況我馬上就要下車,忍了。

車晃晃悠悠的減速了,這時這個倒霉男人竟然把我的牛仔褲鏈拉開,想把手伸進來,我又氣又緊張的連忙擋他的手,拉上褲鏈。

車停了,我想下車,可他以為我想擺脫他,擋著我。是的,他很壯實又高大,我根本拗不過這個倒霉男人。那一刻的心情真是無法言表,總之有一點絕望,熱血上湧。

心想:他媽的,我就坐一站就遇到流氓了!你不讓我下車?好!今兒我就不下了!!!!

很巧的一輛車上有個鄰班的男孩子我認識(他爸爸和我媽媽是同事),於是我用一種異常平靜甚至是溫柔的口吻問他:「* 陽,你身上有刀嗎?」

誰知道他真的有(或許他沒有的話我也不敢那麼衝動,畢竟我是愛惜生命的小孩),而且是一把挺大挺帶勁的刀明晃晃的在黑夜裡閃著寒光,他給我的時候還囑咐我:「別告訴你媽,別讓我爸知道。」

我緊緊的握著刀,手都好像僵掉。我壓抑了10年的屈辱,10年的鬱悶,10年的憤怒在那一刻徹底爆發,嗓門極大,潑婦罵街一般把我想罵的全都喊出來。

以前的所謂恐嚇殺傷半徑頂多0。4米(畢竟色狼也要面子嘛),但是這次的殺傷半徑足有10米,我歇斯底里,聲嘶力竭的咆哮、咒罵,把我能罵的、會罵的一股腦喊出來。很多同學都被我(應該是被刀)嚇到車前面,我拿著刀頂著那個高大男人。

他一句話也沒說,背過身不看我,我就罵:「我操你媽!你這披著人皮的狼,在這耍流氓!你現在不看我,剛才摸我干雞巴……」

他扭過頭,似乎想說什麼,我就罵:「你媽了個逼,你敢說話?!我操你媽,你今天敢說一句話,我就一刀捅死你!」

我用刀頂著他的後腰,他下意識的往前走一步,真的沒說話,還給別人一個很委屈的表情,使我更加氣憤。

總之罵了兩三站路,自己都不知道罵了些什麼,色狼下車了,我在車上還沖他大叫:「你給我記著,下次再讓我看見你非閹了你不可!我操你媽的……」

回到家,我的情緒還是極度亢奮的狀態。把事情告訴父母,當然還有那把刀,老爸說這是軍匕啊,管制刀具。老媽用報紙包了好幾層,讓我明天還給* 陽。老爸把他自己年輕時候磨的一把匕首給我,讓我隨身帶著……

第二天,一大早同桌的哥們很興奮的問我:「聽說你昨天遇到流氓啦。」

「是啊,倒霉唄。」

前桌的胖子轉過頭說:「聽說你昨天說了一句很經典的話啊……」

「是嗎?我都不記得我說啥啦。啥呀?」

胖子說:「你真忘啦?他們說你昨天罵『你長個雞巴顯個雞巴呀?』」

哈哈一陣哄笑……

回頭想想這確實挺經典啊,「你長個雞巴顯個雞巴呀?」收在我的「語錄」裡。

後來,我到南方上大學,幾乎不坐公車,也沒有遇到任何色狼。

現在,我在江南的某個城市工作,每天坐公司的車上下班,安全極了。

有一次坐公車遇到了一個色狼,但是自己好像還挺享受的,看來我真的老了。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軍營蕩婦姐妹
夫妻同樂
玉米田裡的性愛
夜巡隊制止一起惡性強姦案件
極品家丁之三奴淩辱肖青璇篇(牢獄篇)
與女兒在浴室中
賓館艷遇之少婦服務
肉奴隸女仆的誕生(催眠)
我和女同事上床(真人真事)
隔壁保姆偷偷嘗
熱門小說:
刺激性交換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