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倆迎奉姑爺

你昨天晚上怎麽又沒回來呀?站在我面前的她低聲下氣地問,一臉的憔悴,看得出來她臉都沒洗,頭發亂糟糟的,乳房也有些下垂了,仔細一看才明白由於出來匆匆忙忙,連乳罩兒都沒穿,怪不得。

每一次都得向你早請示晚彙報嗎?我就站在廠門口外,反問著伸手在她胸脯上抓了一把,果然沒穿著乳罩兒,僅隔著一層襯衫,飽滿的乳房觸手生溫,顯然是爲了讓我摸著方便。

她是離不開我的,就像所有的女人離不開男人一樣。

但是她似乎比其它女人更依賴我,一天看不見也不行。

我不是那個意思,咱們倆不是說好了今兒一塊兒去我媽那兒,我怕你一忙,忘了……她唯唯諾諾低聲解釋著,身子稍稍側轉,擋住了外面可能飄過來的視線。

我笑嘻嘻地盯著她,頓時她的臉頰泛起一片紅暈。跟了我這麽多日子還愛臉紅,羞答答的小樣著實招人喜愛,此處無聲勝有聲,我一把就將她摟在懷裏。

別……。你不怕有人看見呀?她小聲提醒著朝周圍看了看後把舌頭吐給了我。

把屁股調過來讓我砸一炮兒。

別,求你了啊……回家去,砸幾炮兒都行,啊……。。

嗯,這還差不多。

………。

要求過份不免有點難爲人,可是她喜歡。

路不遠,不到十分鍾我們就回到家了,沒商量也不客氣,脫光了之後她把我的雞巴含住,用一只手輔助,先慢後快地套弄起來,她很有技巧,舌頭很厲害,又攪又舔,重點是龜頭,每次幾乎都把雞巴連根含入,柔軟的手也跟著上下套弄,力道恰到好處,弄得我心中陣陣發熱沒幾下,她看看差不多了,就迫不及待地跨坐到我身上。暴著青筋的雞巴已經滑進了她早就濕淋淋的陰道裏。生過孩子的她的陰道不是很緊的那種,但實在是太舒服了,寬松滑膩,插進去一點阻力都沒有。

趴在她軟軟的肉身子上抽插起來一下比一下有力,她也擡起腰部配合著。弄了一陣,我有點不過瘾,就站起身讓她跪在床上,撅起屁股,我從後面插入,她順從地撅在那裏,還回過手來摸我的乳頭,我兩手扒住她的腰部,又方便又舒服,使勁地往她的屄裏插著,極爲過瘾。我的一只手還可以騰出來去摸她的乳房,眼裏看著她那白皙肥大的屁股,手中抓摸著柔軟的乳房和肉肉的腰,耳中聽著她那淫蕩的呻吟喘息和啪啪的肉擊聲,龜頭感受著濕滑火熱的蚌肉夾持,我再也堅持不住了,終於趴在她身上,手緊緊抓著她的兩只肥奶,大聲地叫著發起狠來……。。。

女兒春燕要上夜班,再不走恐怕就遲到了。甯玉娟只好裝出一付無可奈何的樣子答應照顧醉的不醒人事的姑爺李明我,其實她心裏高興極了,就是不敢在女兒面前流露出來,嘴裏埋怨不止,等女兒走了她鎖上房門這才忍不住樂出了聲。現在姑爺我又歸她了,雖然前幾天誤打誤撞的讓我幹了她一回,甯玉娟卻一點也不後悔。那天晚上我也是喝多了酒,醉得一塌糊塗。女兒不在家,伺候我非她莫屬,殊不知就在她幫著脫完褲子蓋被子的那一瞬間,我突然摟住了她,嘴裏胡言亂語叫著春燕名字,硬是把她扒光了。緊接著不該發生的事發生了,先是一陣鑽心的疼痛,接著就是一陣強有力的撞擊,她那久久未曾有人問津過的陰道立刻出現了前所未有過的大爆滿!

豈止痛快,而且過瘾!過瘾極了!一個醉得連句整話都說不出來的我居然幹了她兩個多鍾頭,若不是親身經曆,打死她也不敢相信我競然這麽厲害呀!更讓她驚喜和欣慰的是我的雞巴居然有八寸多長,又粗又硬,亞賽過一杆長槍了。做爲女人沒有不喜歡的,植壞夢頤切×┛谝懷醞炅朔咕屯㼄約何葑永镒昴兀姙賖沼诿靼琢聳竊趺匆換厥隆?br>我喝多了,正是未來丈母娘占便宜的時候!絕不能耽誤工夫!急急忙忙扒光了我和自己,爬在我肚子上貪婪地把那饞死人的龜頭納入口中,扭動著大屁股讓陰戶緊貼在我嘴唇兒上,盡力一嘬,軟軟的龜頭幾乎到了嗓子眼兒。

她饞男人!所有的女人都饞男人!她似乎比其它的女人更饞。

使勁嘬弄了幾下,雞巴就有了明顯反應,變粗變大。怪不得人們常說異性相吸呢,真真一點不假!心花怒放之際,她嘬雞巴的速度驟然加快。

偷情産生的歡娛和刺激無時不刻萦繞在心頭,隨著肉與肉的接觸越發強烈、清晰。今兒無論如何也得跟姑爺把話挑明了,自己玩他實在不解氣,還是她在下面讓他解著恨的屄最痛快也最過瘾!把話挑明了以後只要有工夫,那還不是什麽時候想挨就什麽時候招呼啊?越想越得意,越琢磨人就越興奮。

正在這時,下身忽然一陣疼痛,她的心差一點兒從胸脯裏蹦出來,我的雞巴不僅硬了,人似乎也明白了些,一口就把她的大小陰唇兒嘬進嘴裏,還狠狠的咬了一口。………。

春燕不止一次的說過,她媽一想爸爸了就喝酒。而且常常喝得爛醉不醒人事,她也沒辦法幫助解決媽媽心裏揮散不去的煩悶。其實我更清楚她說這話的言下之意。

女人想男人,天經地義無可非議!看來這個忙我是非幫不可了。李明暗地裏琢磨著……。。

今天丈母娘又喝醉了,我和春燕下班回到家裏時只見她伏在一片狼籍的桌子上,臉上的汗水直往下淌,背心濕了一大片貼在鼓脹的乳房上面,褲衩兒松松垮垮的露出一多半屁股,就這付模樣,已經不能用醉態可鞠形容了。

唉……春燕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

去放洗澡水吧,現在跟她說什麽她也不知道,等酒勁過去了再說。

我這個媽呀,早已經不知道什麽叫寒碜了,幹脆把她扒光了,親愛的,你也甭不好意思了,反正已經這樣了,啊……。一聲嬌嫩勾魂兒的啊已然說明了一切,春燕說著咬住了嘴唇兒,眼神兒中迸出一道異樣的光采。

畢竟她還是有點張不開口,用眼神兒表示了。

親愛的,謝了……。我朝她一眨眼,她慌忙跑進了臥室。

老婆既然發了話,李明當仁不讓!

酒醉之人,身子大都沈重,把丈母娘拖進衛生間累得我竟出了汗,剛扶正她,老婆就走了進來。

把兩條大腿分別搭在浴池邊上面,身子朝後仰,盡量讓陰戶露出來,春燕常常采用這種姿勢在洗澡之前向我發出求愛的召喚,但是今非昔比,現在展現在我面前的不僅僅有她,還有她媽媽,我的丈母娘,就不一樣了。

陰道口內外鮮紅,肥厚的小陰唇兒油黑锃亮,濃密的陰毛覆蓋在大腿中間上下,粗壯筆挺的陰蒂已然從軟綿綿的包皮內勃起露了出來,這就是丈母娘的陰戶,春燕二指摳著陰道口盡力扒扯,一覽無遺完美無缺地展現在我的眼前。更讓我心動的是那緊縮的肛門裏競有一長一短兩條暗紫色息肉懸在外面,怪不得她每次方便了之後總要洗屁股呢,原來的不解在這一瞬間找到了答案!春燕的肛門也有息肉,但比她媽的小得多。

很顯然,把她媽的屁股擡高就是爲了讓李明看清楚她媽陰戶內外的構造!

爲了不讓我失望,爲了永遠的擁有我,她不僅僅舍得自己而且連母親也貢獻了出來,這精神多麽的難得可貴呀!能不領情麽?

抱大腿擡屁股立挺長槍,碩大的龜頭借著水的潤滑抵進陰道口,深吸一口氣緊接著就是奮力一捅,雞巴猶如蛇鑽洞一般,不僅全插了進去還濺起了一片水花。

一針興奮劑注入體內人就會馬上有反應,同樣,硬挺粗壯的大雞巴插進陰道深處彼此之間的反應更強烈。瞬間丈母娘睜開了充滿血絲的眼睛,也許是我這頭一下杵得忒狠了,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陣顫抖,緊接著又死死抓住我的胳膊。

哎喲,我的媽喲,疼死我了,別那麽使勁,你,你拿什麽往裏頭杵啊……。看的真切,她居然明知故問,逗得我和春燕忍不住都笑出了聲。

當然是沒骨頭的肉啦。李明回答得既幽默又是實話。

世上有幾個娘兒們不喜歡讓雞巴插進屄裏狠狠的,親愛的,你就鉚足了勁招呼吧,媽的屄是不是特別緊,比我的屄還緊吧?嘻嘻………歪在旁邊的春燕邊說邊把自己的奶頭塞進她媽的嘴裏,雖說她的屄閑著,可看著我她媽的情景,那神態似乎比她媽還興奮。

女兒反哺母親,尤其處在此時此刻更顯得淫蕩無比!娘兒倆可算逮著盡情發泄郁悶的機會了,有她在旁邊幫襯,我的勁頭自然越來越大!

在春燕之前我的那個女朋友鄒麗麗,可以稱之爲大美女了,漂亮的幾乎無可挑剔。但最終李明還是娶了春燕爲老婆,後來她問我爲什麽舍美求次,我跟她說了實話:女人之間美與醜固然重要,但是我更注重人的實用價值,鄒麗麗也曾不止一次的跟我有過性上交往,可她的性反應連春燕的三分之一都不如,簡直就是一典型的性冷淡,你想性交她也答應,脫光了隨便讓你招呼,頂多到你快射精的時候應付差事哼兩聲,就完事了。實在令人掃興也打不起精神來幹這本來挺讓人激動萬分的事,我還直言不諱的告訴春燕之所以喜歡認可她,最主要的是她陰戶獨特的肥厚飽滿,至於乳房就用不著形容了,論體態她也比鄒麗麗強得多,所以我選擇了性欲旺盛的春燕爲妻。

事出偶然也是必然,好像命中注定似的丈母娘和春燕都得屬於我所有,因緣巧合,事情就那麽自然而然的發生了,事後李明還覺得不可思議呢。

一向少言寡語的春燕道出了實情我才恍然大悟。

甯玉娟,我的這位可親可愛的丈母娘還在酣睡,春燕上班走了之後我已經把早點準備好了,掀開毛巾被嘬住奶頭就是一陣先輕後重的舔弄。

終於丈母娘睜開了眼睛,大概是想起了昨晚上的情景,她下意識地抓住毛巾被想掩飾自己赤裸裸的身子,我嘿嘿一笑,搬開了她的大腿。

媽,親愛的媽呀,沒什麽不好意思的了,就這樣光著吧,瞧瞧我不也是一絲不挂嗎?生米都做成熟飯啦,你不但是我親愛的媽也是我永遠也離不開的大老婆了,不許你後悔啊……說著勸慰著,並攏在一起的二指迅速插進她的陰道深處。

臭姑爺,可讓你逮著了………嗯,別……。。怪難受的,松手,讓我起來呀。她扭動著不敢正視我,大腿在暗暗夾緊。

丈母娘朝著我極不自然地笑了笑,咬著嘴唇兒又狠狠瞪了一眼之後,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似的手叉腰站在我面前。

沒有我在家她可以盡情裸露而毫無忌諱,雖然我和她已經發生了性關係,但畢竟是頭一次大白天的讓我飽覽她所有的一切,終究有點放不開。

媽呀,你瞧它又向你致敬了。我嘻笑著搖晃著肉棒槌一樣的雞巴,紫紅的龜頭在射進屋裏的陽光下泛著一層光澤。

你呀,就犯壞吧,都幾回了還沒夠啊,又想讓我給你嘬是吧?也不讓人家穿點什麽,多寒碜呀。推開李明的手她握住了雞巴,溫柔地上下捋弄著埋怨道。

嗨!什麽也怕習慣了,一習慣了也就無所謂了呗。你不會怕我瞧吧,啊?抱起她一條光溜溜的大腿,我一邊挑逗一邊把手再一次伸到中間揪扯著陰毛玩弄。

丈母娘的陰道似乎比女兒的還嬌嫩,兩根手指剛插進去她就叫出了聲。扭著臉緊咬住嘴唇兒,表情痛苦不像是裝樣子,稍一琢磨我明白了,她已經很久沒讓人動過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使這麽大勁的……。其實,其實也不怨我,誰讓你的這兒忒迷人呀?我連忙道歉把手指頭抽出少許,嘴裏還振振有詞替自己的沖動辯解,輕輕溫柔地撫摸著那令人愛不釋手的大小陰唇兒。

憋不住了!實在是忍無可忍的憋不住了!

就在我狠狠的把雞巴一點不剩全插進丈母娘陰道的同時,熱熱濃濃的精液如決堤水一般爆發!盡情地射進她饑渴至極的陰道深處,感覺得特別清晰,絕對是正宗頂著子宮口的噴射,迅猛!激烈!快捷!

她的需要我的給予,正成正比!!!

身下的尤物在抖動,我在劇烈的陣顫!根本沒工夫考慮其它,心裏頭只一念頭:射!!!

啊……。我要,我要,我都要……。丈母娘聲嘶力竭的叫喊震耳欲聾!

射精只在一瞬間,很短促,射精對於男人來說是最痛快的享受!同樣對女人來說也是最痛快的享受!

我這位極可愛的丈母娘在瞪大眼睛的同時屏住了呼吸!

此時此刻,經曆了一次性高潮刺激的丈母娘已經差不多清醒了過來,面對面近在咫尺羞得她滿臉通紅,正要躲閃被我捧住了臉,一個響亮的親吻印在娘喘息著的嘴唇兒中間,哈哈一笑李明頂著她的額頭嘴對嘴說道:親媽喲,現在你也成我的老婆了,喜歡不喜歡呀?

去你的,小流氓兒,連我你也敢上,還不快松手啊,德行……。

罵我什麽都行,反正你已經是我老婆了,哈哈……李明肆無忌憚地放聲狂笑著,吻一個接著一個,連她的眼睛也不放過。

媽,行啦,就別假招子了,你一直不是想這樣呀,從今天起他就是咱們倆的丈夫了,你還不樂意呀,省得你下邊老癢癢,嘻嘻……。

被我刮了毛的陰戶真可謂寸草皆無,一覽無遺地展現在眼前。由於距離很近,外陰的形狀一清二楚,這絕對是一個成熟女性的陰戶!失去陰毛的遮掩,光禿禿的陰阜和大陰唇兒都顯得十分鼓脹,兩側的大陰唇兒上淺淺幾道皺紋給人一種未老先衰的感覺。其顔色與肌膚幾若相仿,並不是特別黑,顯而易見她很少或者說沒被男人用過,我知道:凡是勤於性交的女性陰戶顔色大都比較深,久經考驗,磨練的呗!

也許是因爲歲數關係吧,那兩片軟軟的小陰唇兒擁擠在中間松馳地懸垂在稍稍裂開的陰道口左右,使得那正在勃起來的陰蒂顯得格外醒目。盡管那陰蒂被包皮裹著,但也看得出來她起性了,鼓脹脹的不是起性又是什麽?陰道口的下端有一條寸許長的嫩肉向外伸展出來,這就是書裏描述的連花穴吧?

的確是正宗的連花穴,只見那陰道口周圍分別伸展出五六條短小粉嫩的軟肉,好姑爺,好丈夫了,知道我的感覺嗎?就像,就像開苞兒一樣,真的不騙你!春燕她爸給我開苞兒時的感覺和印象早就忘了也想不起來了,可是你,嘿嘿……。真棒!沒說的,簡直棒極了!跟你說實話吧,你都疼我了,那我也樂意,真的,從此以後我這個騷屄也歸你了,想什麽時候就什麽時候,啊……

行啊,沒問題,只要你扛得住就行,我巴不得插進去就不拔出來呢。

跟我說,你還打算誰呀?

嗯,那個林阿姨不錯,挺有滋味兒的,你能幫我把她勾達來嗎?

小壞蛋兒,眼神兒還挺尖的,你怎麽知道她也缺這口兒啊?

當然了,直覺呗。我覺得她也挺騷挺浪的,是吧?

是個娘兒們讓你看上了,人家就騷就浪啊,你以爲天下的娘兒們個頂個都像我似的,一挨就像抽大煙上瘾一樣的離不開呀?

不一樣,有的娘兒們不缺少性生活,有的娘兒們不喜歡幹屄這檔子事。挂相兒,我一瞧就能瞧出來,不吹牛屄,真的,林阿姨就挂相兒。

瞧把你能耐的,快趕上過去算命的先生了,哎,要是我把她拽了來,你能讓她也伺候伺候我嗎?讓她舔我,你我,一塊兒招呼呀?

估計沒問題,她一瞧見我的大雞巴準樂意,何況咱們還有假的雞巴用呢。

嗯,這話我信,誰瞧見了十有八九都會動心的,哎,跟我說說,你是怎麽瞧出她也是離不開你們男人的,我怎麽看不出來呀?

親媽呀,忘了你也是女人啦,這叫同性相斥。她長著一雙專門勾引人的媚眼兒,以後她來你留神觀察就明白了,有好幾次她看我的眼神兒都不對了,那時候我正忙著伺候你呢,就沒顧得上勾引她她這樣的娘兒們,一勾達一準,沒跑兒!

人們都說女人是賤貨,雖說貶低了人格她也不否認,的確如此,自己就是個地地道道的賤貨!沒瞧見小偉還好,人隔兩處只能想想他,可是一旦見到了她就忍不住就會情不自禁地撲上去,男女之間凡是能表達情感的方式都得盡情暢意的經曆一番,小偉舍不得下重手蹂躏,她就逼著他幹,弄疼了反倒覺得舒服,這不是賤又是什麽?經曆了身心才會獲得滿足,要不然她就會難受好幾天,盡管她知道小偉有女朋友,那也心甘情願!

撲通一聲,丈母娘把我按倒在床上,緊接著她就像餓虎撲食似的騎上來,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了還沒勃起來的雞巴就往那光禿禿的陰唇兒中間塞。嘴裏還嘟囔個不停:我就要,我就要!看你怎麽著吧!噢,光顧你合適了呀,你舔得我這麽難受,想一推六二五那可不成,哼!軟雞巴我也把它弄硬了。反正我已經是你的人了。

女人一旦耍起賴來男人差不多都沒辦法,她也不例外。

那好吧,再玩一回行了吧?

行啊,那我得過了瘾才算數,快點使勁呀,我知道一插進去就能硬幫起來,快著點,媽媽這陰道裏可癢癢死了,求你了啊……。

哎,以後別用陰道這個學名了,就一個字:屄!多簡單是吧?

屄屄屄!你就知道屄!你怎麽跟娘兒們的屄這麽有緣啊?

那是當然的啦,屄的人愛屄才對,光知道屄不知道愛屄喜歡屄,那這樣的男人當著才沒勁呢,對吧?

好你個愛屄的人,給你,給你接著,再死我一回吧!說罷她又把大白屁股朝我蹶了起來。

你昨天晚上怎麽又沒回來呀?站在我面前的她低聲下氣地問,一臉的憔悴,看得出來她臉都沒洗,頭發亂糟糟的,乳房也有些下垂了,仔細一看才明白由於出來匆匆忙忙,連乳罩兒都沒穿,怪不得。

每一次都得向你早請示晚彙報嗎?我就站在廠門口外,反問著伸手在她胸脯上抓了一把,果然沒穿著乳罩兒,僅隔著一層襯衫,飽滿的乳房觸手生溫,顯然是爲了讓我摸著方便。

她是離不開我的,就像所有的女人離不開男人一樣。

但是她似乎比其它女人更依賴我,一天看不見也不行。

我不是那個意思,咱們倆不是說好了今兒一塊兒去我媽那兒,我怕你一忙,忘了……她唯唯諾諾低聲解釋著,身子稍稍側轉,擋住了外面可能飄過來的視線。

我笑嘻嘻地盯著她,頓時她的臉頰泛起一片紅暈。跟了我這麽多日子還愛臉紅,羞答答的小樣著實招人喜愛,此處無聲勝有聲,我一把就將她摟在懷裏。

別……。你不怕有人看見呀?她小聲提醒著朝周圍看了看後把舌頭吐給了我。

把屁股調過來讓我砸一炮兒。

別,求你了啊……回家去,砸幾炮兒都行,啊……。。

嗯,這還差不多。

………。

要求過份不免有點難爲人,可是她喜歡。

路不遠,不到十分鍾我們就回到家了,沒商量也不客氣,脫光了之後她把我的雞巴含住,用一只手輔助,先慢後快地套弄起來,她很有技巧,舌頭很厲害,又攪又舔,重點是龜頭,每次幾乎都把雞巴連根含入,柔軟的手也跟著上下套弄,力道恰到好處,弄得我心中陣陣發熱沒幾下,她看看差不多了,就迫不及待地跨坐到我身上。暴著青筋的雞巴已經滑進了她早就濕淋淋的陰道裏。生過孩子的她的陰道不是很緊的那種,但實在是太舒服了,寬松滑膩,插進去一點阻力都沒有。

趴在她軟軟的肉身子上抽插起來一下比一下有力,她也擡起腰部配合著。弄了一陣,我有點不過瘾,就站起身讓她跪在床上,撅起屁股,我從後面插入,她順從地撅在那裏,還回過手來摸我的乳頭,我兩手扒住她的腰部,又方便又舒服,使勁地往她的屄裏插著,極爲過瘾。我的一只手還可以騰出來去摸她的乳房,眼裏看著她那白皙肥大的屁股,手中抓摸著柔軟的乳房和肉肉的腰,耳中聽著她那淫蕩的呻吟喘息和啪啪的肉擊聲,龜頭感受著濕滑火熱的蚌肉夾持,我再也堅持不住了,終於趴在她身上,手緊緊抓著她的兩只肥奶,大聲地叫著發起狠來……。。。

女兒春燕要上夜班,再不走恐怕就遲到了。甯玉娟只好裝出一付無可奈何的樣子答應照顧醉的不醒人事的姑爺李明我,其實她心裏高興極了,就是不敢在女兒面前流露出來,嘴裏埋怨不止,等女兒走了她鎖上房門這才忍不住樂出了聲。現在姑爺我又歸她了,雖然前幾天誤打誤撞的讓我幹了她一回,甯玉娟卻一點也不後悔。那天晚上我也是喝多了酒,醉得一塌糊塗。女兒不在家,伺候我非她莫屬,殊不知就在她幫著脫完褲子蓋被子的那一瞬間,我突然摟住了她,嘴裏胡言亂語叫著春燕名字,硬是把她扒光了。緊接著不該發生的事發生了,先是一陣鑽心的疼痛,接著就是一陣強有力的撞擊,她那久久未曾有人問津過的陰道立刻出現了前所未有過的大爆滿!

豈止痛快,而且過瘾!過瘾極了!一個醉得連句整話都說不出來的我居然幹了她兩個多鍾頭,若不是親身經曆,打死她也不敢相信我競然這麽厲害呀!更讓她驚喜和欣慰的是我的雞巴居然有八寸多長,又粗又硬,亞賽過一杆長槍了。做爲女人沒有不喜歡的,植壞夢頤切×┛谝懷醞炅朔咕屯㼄約何葑永镒昴兀姙賖沼诿靼琢聳竊趺匆換厥隆?br>我喝多了,正是未來丈母娘占便宜的時候!絕不能耽誤工夫!急急忙忙扒光了我和自己,爬在我肚子上貪婪地把那饞死人的龜頭納入口中,扭動著大屁股讓陰戶緊貼在我嘴唇兒上,盡力一嘬,軟軟的龜頭幾乎到了嗓子眼兒。

她饞男人!所有的女人都饞男人!她似乎比其它的女人更饞。

使勁嘬弄了幾下,雞巴就有了明顯反應,變粗變大。怪不得人們常說異性相吸呢,真真一點不假!心花怒放之際,她嘬雞巴的速度驟然加快。

偷情産生的歡娛和刺激無時不刻萦繞在心頭,隨著肉與肉的接觸越發強烈、清晰。今兒無論如何也得跟姑爺把話挑明了,自己玩他實在不解氣,還是她在下面讓他解著恨的屄最痛快也最過瘾!把話挑明了以後只要有工夫,那還不是什麽時候想挨就什麽時候招呼啊?越想越得意,越琢磨人就越興奮。

正在這時,下身忽然一陣疼痛,她的心差一點兒從胸脯裏蹦出來,我的雞巴不僅硬了,人似乎也明白了些,一口就把她的大小陰唇兒嘬進嘴裏,還狠狠的咬了一口。………。

春燕不止一次的說過,她媽一想爸爸了就喝酒。而且常常喝得爛醉不醒人事,她也沒辦法幫助解決媽媽心裏揮散不去的煩悶。其實我更清楚她說這話的言下之意。

女人想男人,天經地義無可非議!看來這個忙我是非幫不可了。李明暗地裏琢磨著……。。

今天丈母娘又喝醉了,我和春燕下班回到家裏時只見她伏在一片狼籍的桌子上,臉上的汗水直往下淌,背心濕了一大片貼在鼓脹的乳房上面,褲衩兒松松垮垮的露出一多半屁股,就這付模樣,已經不能用醉態可鞠形容了。

唉……春燕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

去放洗澡水吧,現在跟她說什麽她也不知道,等酒勁過去了再說。

我這個媽呀,早已經不知道什麽叫寒碜了,幹脆把她扒光了,親愛的,你也甭不好意思了,反正已經這樣了,啊……。一聲嬌嫩勾魂兒的啊已然說明了一切,春燕說著咬住了嘴唇兒,眼神兒中迸出一道異樣的光采。

畢竟她還是有點張不開口,用眼神兒表示了。

親愛的,謝了……。我朝她一眨眼,她慌忙跑進了臥室。

老婆既然發了話,李明當仁不讓!

酒醉之人,身子大都沈重,把丈母娘拖進衛生間累得我竟出了汗,剛扶正她,老婆就走了進來。

把兩條大腿分別搭在浴池邊上面,身子朝後仰,盡量讓陰戶露出來,春燕常常采用這種姿勢在洗澡之前向我發出求愛的召喚,但是今非昔比,現在展現在我面前的不僅僅有她,還有她媽媽,我的丈母娘,就不一樣了。

陰道口內外鮮紅,肥厚的小陰唇兒油黑锃亮,濃密的陰毛覆蓋在大腿中間上下,粗壯筆挺的陰蒂已然從軟綿綿的包皮內勃起露了出來,這就是丈母娘的陰戶,春燕二指摳著陰道口盡力扒扯,一覽無遺完美無缺地展現在我的眼前。更讓我心動的是那緊縮的肛門裏競有一長一短兩條暗紫色息肉懸在外面,怪不得她每次方便了之後總要洗屁股呢,原來的不解在這一瞬間找到了答案!春燕的肛門也有息肉,但比她媽的小得多。

很顯然,把她媽的屁股擡高就是爲了讓李明看清楚她媽陰戶內外的構造!

爲了不讓我失望,爲了永遠的擁有我,她不僅僅舍得自己而且連母親也貢獻了出來,這精神多麽的難得可貴呀!能不領情麽?

抱大腿擡屁股立挺長槍,碩大的龜頭借著水的潤滑抵進陰道口,深吸一口氣緊接著就是奮力一捅,雞巴猶如蛇鑽洞一般,不僅全插了進去還濺起了一片水花。

一針興奮劑注入體內人就會馬上有反應,同樣,硬挺粗壯的大雞巴插進陰道深處彼此之間的反應更強烈。瞬間丈母娘睜開了充滿血絲的眼睛,也許是我這頭一下杵得忒狠了,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陣顫抖,緊接著又死死抓住我的胳膊。

哎喲,我的媽喲,疼死我了,別那麽使勁,你,你拿什麽往裏頭杵啊……。看的真切,她居然明知故問,逗得我和春燕忍不住都笑出了聲。

當然是沒骨頭的肉啦。李明回答得既幽默又是實話。

世上有幾個娘兒們不喜歡讓雞巴插進屄裏狠狠的,親愛的,你就鉚足了勁招呼吧,媽的屄是不是特別緊,比我的屄還緊吧?嘻嘻………歪在旁邊的春燕邊說邊把自己的奶頭塞進她媽的嘴裏,雖說她的屄閑著,可看著我她媽的情景,那神態似乎比她媽還興奮。

女兒反哺母親,尤其處在此時此刻更顯得淫蕩無比!娘兒倆可算逮著盡情發泄郁悶的機會了,有她在旁邊幫襯,我的勁頭自然越來越大!

在春燕之前我的那個女朋友鄒麗麗,可以稱之爲大美女了,漂亮的幾乎無可挑剔。但最終李明還是娶了春燕爲老婆,後來她問我爲什麽舍美求次,我跟她說了實話:女人之間美與醜固然重要,但是我更注重人的實用價值,鄒麗麗也曾不止一次的跟我有過性上交往,可她的性反應連春燕的三分之一都不如,簡直就是一典型的性冷淡,你想性交她也答應,脫光了隨便讓你招呼,頂多到你快射精的時候應付差事哼兩聲,就完事了。實在令人掃興也打不起精神來幹這本來挺讓人激動萬分的事,我還直言不諱的告訴春燕之所以喜歡認可她,最主要的是她陰戶獨特的肥厚飽滿,至於乳房就用不著形容了,論體態她也比鄒麗麗強得多,所以我選擇了性欲旺盛的春燕爲妻。

事出偶然也是必然,好像命中注定似的丈母娘和春燕都得屬於我所有,因緣巧合,事情就那麽自然而然的發生了,事後李明還覺得不可思議呢。

一向少言寡語的春燕道出了實情我才恍然大悟。

甯玉娟,我的這位可親可愛的丈母娘還在酣睡,春燕上班走了之後我已經把早點準備好了,掀開毛巾被嘬住奶頭就是一陣先輕後重的舔弄。

終於丈母娘睜開了眼睛,大概是想起了昨晚上的情景,她下意識地抓住毛巾被想掩飾自己赤裸裸的身子,我嘿嘿一笑,搬開了她的大腿。

媽,親愛的媽呀,沒什麽不好意思的了,就這樣光著吧,瞧瞧我不也是一絲不挂嗎?生米都做成熟飯啦,你不但是我親愛的媽也是我永遠也離不開的大老婆了,不許你後悔啊……說著勸慰著,並攏在一起的二指迅速插進她的陰道深處。

臭姑爺,可讓你逮著了………嗯,別……。。怪難受的,松手,讓我起來呀。她扭動著不敢正視我,大腿在暗暗夾緊。

丈母娘朝著我極不自然地笑了笑,咬著嘴唇兒又狠狠瞪了一眼之後,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似的手叉腰站在我面前。

沒有我在家她可以盡情裸露而毫無忌諱,雖然我和她已經發生了性關係,但畢竟是頭一次大白天的讓我飽覽她所有的一切,終究有點放不開。

媽呀,你瞧它又向你致敬了。我嘻笑著搖晃著肉棒槌一樣的雞巴,紫紅的龜頭在射進屋裏的陽光下泛著一層光澤。

你呀,就犯壞吧,都幾回了還沒夠啊,又想讓我給你嘬是吧?也不讓人家穿點什麽,多寒碜呀。推開李明的手她握住了雞巴,溫柔地上下捋弄著埋怨道。

嗨!什麽也怕習慣了,一習慣了也就無所謂了呗。你不會怕我瞧吧,啊?抱起她一條光溜溜的大腿,我一邊挑逗一邊把手再一次伸到中間揪扯著陰毛玩弄。

丈母娘的陰道似乎比女兒的還嬌嫩,兩根手指剛插進去她就叫出了聲。扭著臉緊咬住嘴唇兒,表情痛苦不像是裝樣子,稍一琢磨我明白了,她已經很久沒讓人動過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使這麽大勁的……。其實,其實也不怨我,誰讓你的這兒忒迷人呀?我連忙道歉把手指頭抽出少許,嘴裏還振振有詞替自己的沖動辯解,輕輕溫柔地撫摸著那令人愛不釋手的大小陰唇兒。

憋不住了!實在是忍無可忍的憋不住了!

就在我狠狠的把雞巴一點不剩全插進丈母娘陰道的同時,熱熱濃濃的精液如決堤水一般爆發!盡情地射進她饑渴至極的陰道深處,感覺得特別清晰,絕對是正宗頂著子宮口的噴射,迅猛!激烈!快捷!

她的需要我的給予,正成正比!!!

身下的尤物在抖動,我在劇烈的陣顫!根本沒工夫考慮其它,心裏頭只一念頭:射!!!

啊……。我要,我要,我都要……。丈母娘聲嘶力竭的叫喊震耳欲聾!

射精只在一瞬間,很短促,射精對於男人來說是最痛快的享受!同樣對女人來說也是最痛快的享受!

我這位極可愛的丈母娘在瞪大眼睛的同時屏住了呼吸!

此時此刻,經曆了一次性高潮刺激的丈母娘已經差不多清醒了過來,面對面近在咫尺羞得她滿臉通紅,正要躲閃被我捧住了臉,一個響亮的親吻印在娘喘息著的嘴唇兒中間,哈哈一笑李明頂著她的額頭嘴對嘴說道:親媽喲,現在你也成我的老婆了,喜歡不喜歡呀?

去你的,小流氓兒,連我你也敢上,還不快松手啊,德行……。

罵我什麽都行,反正你已經是我老婆了,哈哈……李明肆無忌憚地放聲狂笑著,吻一個接著一個,連她的眼睛也不放過。

媽,行啦,就別假招子了,你一直不是想這樣呀,從今天起他就是咱們倆的丈夫了,你還不樂意呀,省得你下邊老癢癢,嘻嘻……。

被我刮了毛的陰戶真可謂寸草皆無,一覽無遺地展現在眼前。由於距離很近,外陰的形狀一清二楚,這絕對是一個成熟女性的陰戶!失去陰毛的遮掩,光禿禿的陰阜和大陰唇兒都顯得十分鼓脹,兩側的大陰唇兒上淺淺幾道皺紋給人一種未老先衰的感覺。其顔色與肌膚幾若相仿,並不是特別黑,顯而易見她很少或者說沒被男人用過,我知道:凡是勤於性交的女性陰戶顔色大都比較深,久經考驗,磨練的呗!

也許是因爲歲數關係吧,那兩片軟軟的小陰唇兒擁擠在中間松馳地懸垂在稍稍裂開的陰道口左右,使得那正在勃起來的陰蒂顯得格外醒目。盡管那陰蒂被包皮裹著,但也看得出來她起性了,鼓脹脹的不是起性又是什麽?陰道口的下端有一條寸許長的嫩肉向外伸展出來,這就是書裏描述的連花穴吧?

的確是正宗的連花穴,只見那陰道口周圍分別伸展出五六條短小粉嫩的軟肉,好姑爺,好丈夫了,知道我的感覺嗎?就像,就像開苞兒一樣,真的不騙你!春燕她爸給我開苞兒時的感覺和印象早就忘了也想不起來了,可是你,嘿嘿……。真棒!沒說的,簡直棒極了!跟你說實話吧,你都疼我了,那我也樂意,真的,從此以後我這個騷屄也歸你了,想什麽時候就什麽時候,啊……

行啊,沒問題,只要你扛得住就行,我巴不得插進去就不拔出來呢。

跟我說,你還打算誰呀?

嗯,那個林阿姨不錯,挺有滋味兒的,你能幫我把她勾達來嗎?

小壞蛋兒,眼神兒還挺尖的,你怎麽知道她也缺這口兒啊?

當然了,直覺呗。我覺得她也挺騷挺浪的,是吧?

是個娘兒們讓你看上了,人家就騷就浪啊,你以爲天下的娘兒們個頂個都像我似的,一挨就像抽大煙上瘾一樣的離不開呀?

不一樣,有的娘兒們不缺少性生活,有的娘兒們不喜歡幹屄這檔子事。挂相兒,我一瞧就能瞧出來,不吹牛屄,真的,林阿姨就挂相兒。

瞧把你能耐的,快趕上過去算命的先生了,哎,要是我把她拽了來,你能讓她也伺候伺候我嗎?讓她舔我,你我,一塊兒招呼呀?

估計沒問題,她一瞧見我的大雞巴準樂意,何況咱們還有假的雞巴用呢。

嗯,這話我信,誰瞧見了十有八九都會動心的,哎,跟我說說,你是怎麽瞧出她也是離不開你們男人的,我怎麽看不出來呀?

親媽呀,忘了你也是女人啦,這叫同性相斥。她長著一雙專門勾引人的媚眼兒,以後她來你留神觀察就明白了,有好幾次她看我的眼神兒都不對了,那時候我正忙著伺候你呢,就沒顧得上勾引她她這樣的娘兒們,一勾達一準,沒跑兒!

人們都說女人是賤貨,雖說貶低了人格她也不否認,的確如此,自己就是個地地道道的賤貨!沒瞧見小偉還好,人隔兩處只能想想他,可是一旦見到了她就忍不住就會情不自禁地撲上去,男女之間凡是能表達情感的方式都得盡情暢意的經曆一番,小偉舍不得下重手蹂躏,她就逼著他幹,弄疼了反倒覺得舒服,這不是賤又是什麽?經曆了身心才會獲得滿足,要不然她就會難受好幾天,盡管她知道小偉有女朋友,那也心甘情願!

撲通一聲,丈母娘把我按倒在床上,緊接著她就像餓虎撲食似的騎上來,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了還沒勃起來的雞巴就往那光禿禿的陰唇兒中間塞。嘴裏還嘟囔個不停:我就要,我就要!看你怎麽著吧!噢,光顧你合適了呀,你舔得我這麽難受,想一推六二五那可不成,哼!軟雞巴我也把它弄硬了。反正我已經是你的人了。

女人一旦耍起賴來男人差不多都沒辦法,她也不例外。

那好吧,再玩一回行了吧?

行啊,那我得過了瘾才算數,快點使勁呀,我知道一插進去就能硬幫起來,快著點,媽媽這陰道裏可癢癢死了,求你了啊……。

哎,以後別用陰道這個學名了,就一個字:屄!多簡單是吧?

屄屄屄!你就知道屄!你怎麽跟娘兒們的屄這麽有緣啊?

那是當然的啦,屄的人愛屄才對,光知道屄不知道愛屄喜歡屄,那這樣的男人當著才沒勁呢,對吧?

好你個愛屄的人,給你,給你接著,再死我一回吧!說罷她又把大白屁股朝我蹶了起來。

相關文章:
借種給迷人的嫂子
同窗之誼
三十歲女人
和朋友妻的性福生活
與女兒遊戲中的曖昧到突破了那層關係
高職家庭快樂多
我的同學紹芳
美艷女教師
代替亡父上媽媽
撞見處長夫人偷情
熱門小說:
借種給迷人的嫂子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