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極品浪女

一個有風韻的女人都需要具備什麼呢?

柔弱的性格,受過一點教育,具有母愛精神,心軟。一個美麗的女人都需要具備什麼呢?

高高的個子,鴨蛋臉,大眼睛,長長的睫毛,高高的鼻樑,櫻桃般的小嘴,水嫩白皙的皮膚,修長的大腿,飽滿的乳房,高挺的屁股,飽滿的小腳,溫柔的體香。

我恰恰具備了上面兩種條件,我覺得既幸運又不幸。

27歲了,還沒結婚,應該說可惜了,但我並不覺得可惜,我知道,美麗女人的命運通常不好,這是我的不幸。生活,對於我來說,總是亂糟糟的一片,毫無順序可言,這樣的生活我已經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一切陷入一片淫亂中……早晨,我剛從睡夢中甦醒,電話響了起來,『嘀嘀……』,我拿起電話,懶懶的說:「誰呀!」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月芬,起床了嗎?是我。」我噘起小嘴,埋怨的說:「哎呀!萍姐!這才幾點呀!這麼早。」萍姐在電話那邊說:「月芬,不早了,已經10點了,快點起吧,趕快到我這裡來,都準備好了,就等你了!」我不耐煩的說:「行了!知道了,知道了!」說完,我掛下電話。

沒辦法,總要生活吧,否則那些高級衣服呀,內衣呀,絲襪呀,皮鞋呀,手錶呀,金貨呀……不能從窗戶外面飛進來吧。

我又呆了一會兒,慢慢的從床上走下來,進入衛生間……洗澡後,我終於完全醒過來了,先是為自己做了一頓豐盛的早餐--煎蛋、麵包、牛奶。

一邊吃著早餐,一邊欣賞著早晨的電視節目。

吃過早餐以後,我坐在鏡台前面,細細的打扮著自己,今天我決定化淡妝。

一切整理好後,我對著鏡子照了照,果然很滿意,淡淡的娥眉,淡紅色的嘴唇,淺粉底,柔和的眼線,刷得亮亮的睫毛。

然後我打開衣櫃,穿什麼呢?我翻看著衣服,最後我選中了一身高級的淡黃色套裝,開領的西服式上衣配合著中裙,這讓我感覺很好。

絲襪,什麼顏色的絲襪?我想了想,覺得還是肉色的絲襪比較好,我穿好衣服,走到門口,挑了一雙新買的黑色寸跟高跟鞋,穿好以後,我高興的對著鏡子照了照,的確很滿意!

從家裡出來,我直接打的,對司機說:「金山路,富源小區。」富源小區屬於那種很平民化的小區,住在這裡的人,大多數是工薪階層,既沒錢,也沒勢,好不容易買一套小獨單,還要背上20幾年的貸款,萍姐就住在這裡,當然,她不屬於工薪階層,她和我一樣,屬於那種比工薪階層能過得更舒服一點的階層,算個小業主吧。

我剛在小區門口下車,就聽見有人叫我:「月芬,你怎麼現在才來?海哥早就到了!」迎面朝我走來的,是一個年過40的女人,個子不高,卻是乳翹臀肥,走起路來,兩個飽滿的乳房隨著擺動,剎是有味兒,圓臉蛋,小巧的鼻子,不大不小的嘴,柳葉眉,桃花眼。尤其是她的眼睛,一切風情盡在其中。她就是萍姐,骨子裡透出一種風騷。

萍姐走到我面前,拉著我的手,我笑著說:「你那麼大早就叫我,我現在還困著呢。」萍姐用手指點了我一下笑著說:「叫你還不是應該的,工作哪能遲到呢。」我笑著挎著她走進了小區。

萍姐住在小區的最後一排樓,後面就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因為遠離大街,這裡的環境既安靜又舒適。

我一邊走,一邊問:「小飛來了嗎?」萍姐說:「那個臭小子早就來了,一進門就纏著我,討厭!」萍姐雖然嘴裡說『討厭』可臉上卻展現出幸福的樣子,我看著她直想笑,心說:比人家大20多歲,還這麼惦記著。

萍姐忽然看看我,問:「月芬,你想什麼呢?」我笑著說:「沒,沒想什麼。」萍姐一臉幸福的樣子,嘻嘻的笑著說:「那個臭小子,有時候其實也挺可愛的。」我正要說話,萍姐的手機響了起來,萍姐看看手機號碼,對我說:「是海哥打來的,催咱們呢,快走。」我和萍姐進了17號樓。

進了房間,萍姐住的是兩室一廳,房間並沒怎麼裝修,也沒什麼傢俱,顯得空蕩蕩的,左手的房間是大屋,也是我們『工作』的地方,右手的小房間是萍姐住的地方。

我們剛進門,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迎了過來,笑瞇瞇的對我說:「芬姐,您來了。」年輕人高高的個子,小鼻子,小眼睛,臉上隨時都掛著頑皮的笑容,他身材挺瘦,但很精神,身上穿著目前最時髦的休閒裝,髮型相當新潮。

他就是小飛,目前還是個大學生,他是學攝影和美工的,為了多掙點錢上學才出來打工,他對於攝像機玩得很在行。

我衝他笑笑,對他說:「你來的挺早呀?不上課了?」小飛說:「寫論文了,那些課沒什麼意思,不上了。」我們正說話,從大屋裡走出一個男人,個頭不高,身材勻稱,渾身都是健壯的肌肉,短髮,消瘦的臉龐,臉上的五官彷彿是用刻刀雕刻出來的一樣,顯得堅毅有力。他光著上身,只穿了一條高級的三角小褲衩,褲襠裡鼓鼓囊囊的,看著讓人眼暈。

他就是我們這個小小『工作組』的大老闆--海哥。

海哥今年30多歲了,在監獄裡呆了將近10年,出來以後在社會上流浪,後來到了這裡,經過幾年的拚殺,在這座國際化的大都市裡打出一片天下,現在是很有名氣了,海哥很有勢力,但他並不顯露,只是干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他經常對我們說的一句話:不過是為了混口飯吃。

海哥見我來了,人也都到齊了,對我們說:「開工!大家準備一下,小飛,你去把攝像機弄好。」小飛吐了一下舌頭,急忙走進大屋裡,我和萍姐也不敢多說,急忙拐到小屋裡。

進了房間,我和萍姐把衣服脫光,每人只穿絲襪,萍姐對著鏡子又仔細的打扮了一下,才和我一起走進大屋裡。

房間裡的窗簾都是厚厚的面料,拉上後房間裡一片黑暗,小飛拿出攝影燈,把燈光調整好,房間裡的牆壁都是白色的,除了攝影機和攝影燈以外,房間的正中央擺著一張特大號的高級軟床,床上什麼也沒有,只鋪著寶藍色的高級床單。

海哥看著小飛把攝影機弄好,對我們說:「你們上床。」我和萍姐拉著手上了大床上,小飛弄好一切以後,對海哥說:「海哥,都弄好了,開始吧。」海哥對我和萍姐說:「今天是兩場,第一場你們搞同性,第二場咱們三個。

月芬搞阿萍。開始!」小飛也在攝影機後面大聲說:「THREE!……TWO!……ONE!BEGIN!」然後房間裡安靜下來,小飛站在鏡頭後面調整,海哥舉著錄音用的長把麥克風對著我們。

……我和萍姐面對面的跪在床上,互相摟抱著親嘴,兩條柔軟的舌頭伸出來,互相用舌頭逗弄著,粘粘的唾液被我們用舌頭拉起了晶瑩的細絲,然後我們擁抱在一起進行深深的接吻,萍姐的小嘴裡很香,我們把舌頭深深的插進對方的嘴裡,互相絞弄著,纏綿著,絞弄出的唾液我們爭相吸吮,吞嚥。

萍姐和我在深深的接吻中發出了膩膩的聲音:「唔……嗯……『我的手伸到萍姐的乳房上開始揉弄起來,萍姐順勢倒在我的懷裡。

……我把萍姐平放在床上,慢慢的跨在她的胸口上,把自己的兩個飽滿的乳房放在她臉上,萍姐哼哼著用臉蹭著我的乳房,我拿起一個乳房,用乳頭摩挲著她的嘴唇,哼哼著說:「來,寶貝,張開嘴,吸……舔!」萍姐張開小嘴,我把乳頭塞進她的小嘴裡,萍姐狠狠的吸吮著,房間裡充滿『嘶嘶』的吸吮聲,我仰起脖子,閉上眼睛,舒服的發出淫聲:「哦!哦!…」我一邊讓她吸吮著乳頭,一邊揉弄著我的另一個乳房,臉上的表情十分的淫蕩。

拍這種黃色錄像,其實就是演戲,男人或許在射精的時候有一點動情,可女人完全是處於一種表演的狀態。

我一邊放浪的叫著,一邊用我的另一個乳房使勁的抽打著萍姐的臉龐,萍姐大口大口的使勁吸吮著乳頭,嘴裡哼哼著,聲音也越來越大了。

我讓她吸吮了一會,然後把另一個乳頭塞進她嘴裡,讓她輪流吸吮。

大約5分鐘,我從她身上下來,萍姐淫蕩的在床上扭動著,小嘴裡嚷道:「來呀!來呀!我要!要!嗯……!我要!」我跪在她的側面,一低頭,小嘴叼住萍姐的一個乳頭猛舔,一隻手揉弄著她的另一個乳房,然後把手放在她的褲襠裡用手摩挲著。

萍姐穿的是純白色的連褲絲襪,是高級的日本貨,超薄透氣,黑黝黝的浪屄毛清晰可見,我用中指大力的摩挲著她的屄,小嘴在她的兩個乳房間忙活著,萍姐更大聲的叫起來:「哦!快!哦!……」在我的大力摩擦下,萍姐竟然被弄得出了黏液,把絲襪洇得潮濕了。

我見她『潮』了,先是直起身子,把自己的肉色連褲絲襪脫掉,然後把萍姐的絲襪也扒了下來,我們赤裸相對了。

小飛扛起攝像機,海哥一手舉著麥克風,一手拿著攝影燈,兩個人慢慢的湊了過來,著重拍攝著我的舔屄鏡頭,這可能要做個特寫吧,我這麼想著,然後一手撩起頭髮,把自己的臉露出來,另一隻手分開萍姐的屄,伸出舌頭,用舌尖戲弄著她的尿道口,萍姐浪聲的叫了出來:「哦!!啊!!快!!!啊!」我舔著她的尿道口,然後伸長脖子,開始舔著她的浪屄,把粘粘的淫水故意用舌尖挑起來對著鏡頭微微的一笑,然後把舌尖插進萍姐的屄裡,萍姐痛快的叫著:「哦!哦!哦!」我一邊舔著她,一邊搖晃著自己的屁股,讓屄在萍姐的臉上亂蹭。小飛也及時的調整鏡頭角度,把鏡頭拉近萍姐,照著她那浪浪的淫蕩表情。

萍姐一邊用小嘴快速的舔著我的屄,一邊用雙手大力的拍打著我那肥碩的大屁股。

『啪啪啪!……』清脆的響聲在房間響起,海哥及時的將麥克風對準,把這淫蕩的聲音記錄下來,在我們互相的刺激下,我和萍姐漸漸入戲,互相的叫了起來,這個嚷:「哦!快點!啊,啊,啊,啊!……」那個叫:「來了!爽!啊!哦!哦!哦!……」叫兩聲,我們就互相舔著對方,加速刺激。

玩了好一會兒,海哥突然沖小飛遞了個眼神,小飛即時的把攝影機關掉,同時把麥克也關掉,海哥這才衝我們說:「好了,休息一下。」我和萍姐都笑著從床上起來。

萍姐坐了起來,笑著對海哥說:「海哥,怎麼樣?」海哥這時正湊在小飛的跟前,仔細的看著小飛熟練的控制著攝影機重播著剛才的一段,海哥聽完,笑著說:「行!還不錯!到了那邊再整理一下,估計可以出口了。」萍姐嘻嘻的笑著說:「這次能賺一筆了吧?」海哥點點頭,忽然擡頭衝我和萍姐說:「哦!對了!上次的錢下來了,一會兒完了事情,咱們把帳都結了。」我笑著說:「海哥,謝謝您了,不過這次怎麼這麼長時間?」海哥一邊看著屏幕,一邊說:「咳!別提了,不知道南面那邊怎麼回事,送貨的人都回來了,錢才打到咱們帳上。我昨兒才提出來。」小飛在一邊聽著,高興得直搓手,說:「好了!這次又可以發一筆小財了!

哦!」小飛一說話,萍姐忽然說:「小飛!過來!」小飛一吐舌頭,乖乖的走過來,萍姐一下把他到身邊,在他的耳邊說:「我問你……」下面的話我沒聽到,我心說:看來萍姐這次玩真的了?!哎呀!他們可差20多歲呢!

一會就聽小飛辯解道:「不是……沒有!……你從哪看見了!……」萍姐看看我和海哥,見我們都沒注意,萍姐一把拉住小飛說:「嚷!你嚷!跟我過來!」說完,拉著小飛快速的走進小屋。

海哥看完了錄像,笑著對我說:「月芬,他們倆怎麼了?」我笑著說:「咳,上了兩次,不知道怎麼了,好像黏糊上了。」海哥搖搖頭一笑,對我說:「月芬,拿兩瓶汽水過來。」我答應一聲,下地走出去。

我拿了汽水進來的時候,順便看了一眼小屋,小屋的門並沒關死,我從縫隙看進去,只見萍姐光著屁股跪在地上,正給小飛唆了大雞巴呢!

我笑著走進大屋,海哥看我笑,問我:「怎麼了?」我一邊把汽水遞給海哥,一邊笑著小聲說:「我剛過來,您猜他們…嘻嘻,萍姐正亂叼雞巴呢。」海哥也笑了,說:「真他媽的!」隨後,海哥衝著小屋喊道:「快點!開始了!」我聽完,一下子躺在床上,笑得肚子疼……(二)聽到海哥的叫聲,小屋裡一陣亂糟糟的響動,小飛一邊提著褲子,一邊走進來,也不敢看我,也不敢看海哥,只是馬上走到攝影機後面鼓搗著。緊接著,萍姐也走了進來,嘴邊掛著滿意的浪笑,一邊走,還一邊用手摸著自己的浪屄,我細心的發現萍姐的嘴角還掛著一絲精液。

……萍姐笑嘻嘻的說:「不好意思,海哥……」海哥沒說什麼,只是揮揮手。小飛站在攝像機後面,對海哥說:「海哥,準備好了。」海哥說:「開始!」……萍姐趴在床上,臉貼著床單,把她的屁股高高的撅著,衝著天花板,她的雙腿分開,我坐在她腿中間,把腳伸到她的面前,萍姐小嘴一張,含住我的大腳趾細細的吸吮著。

我坐好,然後拍拍她的屁股,房間裡迴盪著清脆的響聲,萍姐膩膩的哼哼著『呢……嗯……』我的心臟漸漸跳得快了,只覺得血液往上湧,手都好像在微微顫抖。

我使勁的扒開萍姐的屁股,一股『香氣』撲鼻而來,一個肉乎乎的屁眼露了出來,屁眼的周圍很乾淨,一根毛都沒有,光溜溜的,小小的屁眼一伸一縮,蠻是可愛。

我把長髮攏到自己的耳朵後面,在鏡頭面前露出臉龐,然後慢慢的靠近,伸出舌頭,用舌尖細細的舔著萍姐的屁眼,從周圍舔到內部,萍姐放浪的叫了起來:「哦!啊!……哦!……啊!!……好!……使勁!……裡面!……啊!」我用舌尖使勁的擠進屁眼裡,然後抽出來,插進去……動作加快,脖子一伸一縮,逐漸進入淫亂的狀態。

萍姐大聲的叫著,把手伸到自己的褲襠裡使勁的摸著自己的屄,我也用手狠狠的揉弄著自己的兩個乳房,乳頭硬硬的挺起,我只覺得一陣發熱,真刺激!

……房間裡,一個美麗的女人正舔另一個風韻女人的後門,這樣的鏡頭只會讓人覺得淫亂。

海哥再次沖小飛使眼色,小飛把攝影機關閉。

海哥把麥克風放在距離我們很近的地方,小飛調整好燈光,海哥迅速的脫掉褲衩,一根雞巴一下子耷拉出來,海哥上了床,然後對小飛打了個手勢,小飛喊了聲:「開始!」……我和萍姐跪在床上,海哥站在我們跟前,用手叉著腰,任憑我和萍姐用小嘴輪流叼著他的雞巴,海哥的雞巴挺有特點,粗並不粗,長也不是很長,只是顯得很結實,很健壯,就好像他滿身的肌肉,龜頭溜圓。

我和萍姐用小嘴吸吮著他的雞巴頭,晶瑩的唾液將雞巴頭潤濕,我們的手在海哥的身上不停的撫摩,海哥逐漸喘粗氣,雞巴漸漸的挺直。我和萍姐輪流的張開小嘴,海哥在我們的小嘴裡輪流抽插。萍姐一低頭,含著他的雞巴蛋子,小嘴淹沒在他黑聳聳的雞巴毛裡。海哥舔舔嘴唇,看著我們服務著他的雞巴,忽然一伸手攥著我的乳房,用手指撚著我的乳頭,我輕輕的哼了起來……海哥讓萍姐和我親嘴,然後舉起我的雙腿,雞巴一挺,插進我的屄裡動作起來,『撲哧,撲呲,撲哧,撲呲……』我覺得下體被飽滿的充實起來,粗大火熱的雞巴頭在陰道裡不停的摩擦,一陣陣激動傳進大腦。

我使勁的吸吮著萍姐的舌頭,萍姐一邊用手使勁撚著我的乳頭,另一隻手摸著海哥的大腿,海哥揚手拍著萍姐肥碩的屁股,『啪!』,萍姐細細的哼了一聲『嗯!』,隨著海哥的拍打,萍姐一聲聲的哼哼著。

我伸出手,摸著交合的部位,粗大的雞巴從屄裡帶出滑溜黏糊的淫液,大雞巴痛快的在裡面抽插著。海哥執著我的兩個腳脖子,屁股前後的快速挺動,兩肉相碰,發出脆生的『啪啪』響聲,我痛快的叫嚷著:「啊!…快!……哦!哦!哦!」我一邊叫著,一邊搖晃著頭,萍姐咬住我的乳頭猛啃。

海哥把雞巴從我的屄裡抽出來,就著萍姐高挺的屁股,用手使勁按住,雞巴對準萍姐的屄,大力的一挺,萍姐『嗷』的一聲叫了出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少婦的愛慾交響曲
最近幾天我與兩個日本女人的事兒
不準女友穿內褲出街
豐滿女司機邵麗
女友少芳的輪姦遊戲
夜戰女同事
阿姨與外甥
淫蕩的檳榔西施被老頭內射
強暴絲襪妹
隔壁的太太實在是太棒了
熱門小說:
和太太到澳州旅遊的時交換做愛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