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精液

我放下電話,老婆出去辦公司的展會,王峰忝著臉要去幫忙,我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藉機又上我老婆,不過沒關係,我剛剛就是打電話給秦藍,叫她來陪我。

我舒服的坐在沙發上,想著秦藍的絲襪小腳摩搓我的雞巴的快感,張強和許軍替我去參加一個什麼公司的年慶,估計有些好處,不過沒人陪我一起搞秦藍,有些乏味,我早已經習慣幾個人一起插弄一個女人,視覺和感覺的刺激都比自己一個人搞來的爽,

門鈴響了,「小淫婦還挺快的嘛。」

我打開門,秦藍一下飄進客廳,「你叫我,我當然要快點了。」秦藍嘟著小嘴。

我笑著把手伸進她的裙子,咦,滑溜溜的屁股,「你沒穿內褲?」

秦藍搖搖頭,一下坐到沙發上,「我和楊姐一起買了好幾雙高筒絲襪和吊襪帶,她說你最喜歡這個,」

秦藍不介意的分著腿,我可以清楚地看見夾著絲襪的兩條黑色細帶,還有腿之間微微合攏著的淫穴,「還看,插都不知道插了多少回啦。」秦藍看見我的眼神,笑著說。

「百看不厭啊,再說你要吃多點,還是那麼瘦,乳房都沒手感了。」

我坐到她身邊。

「知道你就愛楊姐的那對,和死王峰一樣,哼!」秦藍轉過頭。

「不是不是,各有所愛。」我酣著臉把手伸進她的裙底,輕輕撫弄淫穴,秦藍轉過頭,和我親吻著,舌頭伸進我嘴裡調弄,

我剛要順勢脫她的衣服,門鈴又響了,「誰呀?」秦藍的性慾被干擾有些不快,我也摸不著頭腦的去開門。

拉開門一個漢子站在我面前,「表弟,好久沒見了。」他笑笑。

「股、股、啊,表哥,」我一下叫出來,原來是我的表哥,大我幾歲,早前去南方倒弄買賣,賺了錢,回來就開始炒弄股票,好像發了大財,滿嘴裡全是股票的事,家裡人全叫他股股,我也老叫他股表哥,我連忙把他迎進屋內。

「弟妹呢,沒在嗎?」表哥坐在沙發上,我坐在他對面。

「她出去開會,沒在,這麼好,想起我這個表弟了?」我給他上了支煙,秦藍貼著我坐在沙發扶手上,兩隻手摟著我。

「過來談點生意,呵呵,這位是?」表哥看看秦藍。

「我也是他老婆,對不對?」秦藍用手指點著我的頭。

我啊啊的應著,「她就算是吧,這次來就光談生意?」我抓住秦藍的手回應著表哥。

「呵呵,你小子,還挺能花花的,我還帶了你表姐,記得嗎?謝琳,和我老婆就差一個字,我老婆叫謝依琳。」

表哥點上煙。

我有點印象,好像是哪個姨的女兒,年齡比我大幾歲,「我當然記得,你還和我一起偷看她洗澡呢,那年我才十歲,全被你帶壞了,表姐也和你一起來談生意嗎?」我問道。

「哈哈,還記著呢,沒有,她和我老婆都在我們那裡的銀行上班,我給安排的,特輕鬆,最近她兒子剛上初三,學習緊張,她帶他來外地散散心,我就帶她們來了,別說,你表姐的體型現在也不錯。」表哥壞笑了笑又瞟了一眼秦藍。

我對表姐倒沒什麼興趣,「幹嘛不把表嫂也帶來,住在這裡也行。」我記得去參加表哥的婚禮,印象裡表嫂身材不錯,可惜,不知道表哥經常去南方,喜不喜歡這個調調。

表哥似乎注意到秦藍的裙子裡面,有點目不轉睛的看著,秦藍發現到他的目光,推了推我,「表哥,什麼時候回去呢?」我大聲問。

「啊?啊,我本來想找你去吃飯,那我就先告辭了,你這個,這個老婆的身材不錯,呵呵。」表哥先是愣了一下,接著老臉一紅。

我連忙叫住他,「我又沒讓你走,你就在我這裡歇歇吧,要不先洗個澡?生意急不急?」我站起身。

「我約了他們晚上吃飯,現在是沒事,可是留下來有點礙事呀,呵呵,」表哥倒是一臉隨和,雖然是小城市出身,但是經歷過不少大場面,辦事也有數,話中暗指我和秦藍。

「哪會,天氣太熱了,你先去洗個澡,在我這裡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再去,表姐她們呢?」我拿出我的睡衣遞給他。

「她們?我安排進飯店了,不過這邊的酒店挺貴噢。」表哥也不再推辭,跟著我進了浴室。

我幫他搞好之後,回到客廳就被秦蘭纏住了,「你又不讓他走,是不是想和他一起搞我呀,壞蛋。」秦藍倒是猜出了我的心思。

「畢竟是我的表哥,陪陪他,再說我也喜歡呀。」我的手摸到她的淫穴,已經濕乎乎的。

「算了,只要你讓我陪,誰讓我喜歡上你了,不過,不能讓他搞後面,我要留給你。」秦藍摟著我深深的一吻,我忽然感覺不到她淫蕩的感覺,我又想起我們一起淫亂的時候,秦藍好像也只用嘴和淫穴陪他們,每次只有我才能插進她的後面,一時間我的胸口有些發悶。

「好,隨你喜歡,老婆。」秦藍聽見我叫她老婆,滿意的笑了笑又和我纏在一起,

浴室的門一響,我鬆開秦藍,股表哥穿著我的睡衣來到客廳,「來,表哥,讓我先幫你鬆鬆骨。」秦藍做出挽袖子用力的樣子。

「你?瘦瘦的也行?呵呵。」

表哥側坐在沙發上,秦藍一條腿跪在沙發上一條腿站在地上,幫表哥捏著肩膀,我坐到股表哥身邊,「股表哥,感覺如何?」我笑著問。

「不錯不錯,呵呵,」表哥笑笑。

秦藍的手順著股表哥的肩膀繞到胸前,身子也貼到表哥的後背上,乳房緊貼著股表哥,表哥明顯感受到這個刺激,只是閉著眼強忍著堅持不動,秦藍的手漸漸向下摸去,到了小腹的位置,我看著股表哥的襠部慢慢挺起,臉也有點紅了,呼吸明顯加快。

接著秦藍變成跪在我和表哥之間,手輕輕捏著股表哥的大腿內側,嗯,表哥的雞巴已經有沖天之勢。秦藍的手輕巧的一解,表哥的雞巴從裡面直挺出來,「哎呀,這?」股表哥一時沒想到。

「股表哥,你已經受不了了?」秦藍用手握住表哥的雞巴,輕輕套弄。

「這,表弟,不太好吧。」表哥說著,又忍不住很享受秦藍的套弄。

「股表哥好好享受你弟妹的服務吧。」我笑著說,手輕輕撫弄秦藍的乳房。

「股表哥,忍住噢,」秦藍張開嘴套住表哥的雞巴,上下舔弄。

「噢,這真是,不錯,噢,再深點兒。」表哥半躺在沙發上,秦藍盡量深的吞吐著表哥的雞巴,雖然已經有些習慣雞巴的味道,她每次口交還是只給別人弄很短的時間,除了我,不知為什麼,我腦海裡老出些奇怪的回憶。

「別叫我表哥表哥了,叫我股股吧,他們都這麼叫我,哦。」表哥扶住秦藍的頭,又讓秦藍套弄了一陣。我把她拉起來,幫她脫掉了上衣和短裙。「哦,表弟,你老婆的身材,真不錯,呵呵,瞧這雙絲襪腿,迷死人的性感呀。」股表哥有點貪婪的看著秦藍。

我低頭看看,秦藍腳上穿了一雙露趾的高跟涼鞋,半透明的絲襪腳尖讓我蠢蠢欲動,「哦,股股,你的鬍子好扎人哦,」表哥趴在秦藍的雙腿間使勁的舔著淫穴,鬍子刺的秦藍的淫穴讓她有點受不了。

「呵呵,那可爽得很呢。」

表哥索性用手分開秦藍的淫穴,用鬍子刺弄淫穴上的小突起,「哦,啊,別動了,我受不了了,啊!」秦藍靠在我懷裡,反手抓住我的肩膀。股表哥把她的絲襪腿扛在肩上,臉幾乎埋進她的淫穴裡,晃動著頭使勁刺激著秦藍的淫穴。

「呵呵,表弟,她得味道真不錯,」股表哥抬起頭,連鼻子上都沾著秦藍的淫水,咧著嘴笑。

「股股,你不想進來嗎,你剛才刺的我好痛哦,」秦藍轉過身,半跪在沙發上,屁股對著表哥輕輕晃動。表哥哪還忍得住,扶著她的屁股,就把雞巴插進秦藍的淫穴,前後抽插起來。

「表弟,你真行,她的裡面怎麼這麼擠,她媽的,比我老婆第一次還緊。」表哥有點沒想到,「不行了,再夾我就射了。」表哥努力的忍著。

「老婆,幹嘛那麼用力啊。」我捏捏秦藍的小臉。

「那他本來就很粗嘛,我都沒夾。」秦藍努力的放鬆著淫穴,乳房被表哥插的不停的顫動,她掏出我的雞巴,「老公,給我,我要嘛,」秦藍有時一臉淫蕩還帶著嬌羞。

我把雞巴插進她嘴裡,她的舌頭仔細的舔弄著我的雞巴,由前至後,接著是雞巴蛋,輕輕的咬住,我覺得下邊一陣酸麻,差點坐倒,秦藍的舌頭又到了我龜頭後面的一圈,輕輕繞弄著,麻酥酥的刺激直到我的腦頂,「你越來越厲害了,我都不行了。」我有點感覺要射。

秦藍吐出我的雞巴,「不行我還要呢。」

我讓股表哥躺在沙發上,秦藍坐在他雞巴上,上下套弄,「真爽啊,表弟,你這個老婆讓你調教得太完美了,哦,佩服,啊!」表哥握住秦藍的乳房捏弄。

「老公,來啊。」秦藍回頭渴望的看著我,我撲上去,雞巴對準她的肛門,秦藍幫我扶著慢慢的插進她的肛門。

「表弟這也行,我真是開眼了,哇!」表哥和我同時感受到對方的雞巴的壓迫,表哥忍不住大叫,我配合著表哥一起插弄秦藍。

「哦,啊,好舒服,哦!」我知道秦藍的高潮來得很快,暗暗讓秦藍夾緊股表哥,果然又套弄了十幾下,表哥悶吼了一聲,秦藍連忙一拔淫穴,用手握住套弄表哥的雞巴,「啊,厲害,這是,哦!」表哥一洩如注,精液全噴在秦藍的絲襪腿上,足足噴了四五次之多。秦藍接著慢慢套弄著,把表哥的雞巴在自己的絲襪上慢慢磨蹭,擠出最後一點精液。

我開始加快抽插速度,手也伸到秦藍的淫穴那裡撥弄,她最喜歡我一邊插她的肛門一邊撫弄她的淫穴,「啊,啊,老公,好爽!」

秦藍緊緊抓著我的手摳在她的淫穴上,我感覺她裡面一陣潮熱,淫穴裡淫水也流出來,知道她到頂了,慢慢抽弄雞巴,多給她一些快感,「老公,只有你會讓我舒服。」秦藍的頭貼著我。

「哦,我很不舒服啊,」表哥怪叫了一聲,原來秦藍的手向前一抓,正好抓住股表哥的雞巴,她一用力,表哥可就受不了了。

「表弟,你真不賴,老婆這麼會弄,我還是第一次這麼爽,去外面找小姐也不敢這麼放肆的搞呀,呵呵。」表哥心滿意足的又點上一根煙。

「嫂子不也挺好,你還沒享受夠呀。」我從秦藍的肛門裡拔出雞巴。

「她?會什麼?就一個姿勢,每次我都不爽,真是的,唉?」表哥突然想起什麼,「下次你去我那,幫我好好調教調教你嫂子,讓她也學學,沒事,反正我們兄弟倆,呵呵,哦,順便給我也弄點像你老婆這樣的內衣,看著就過癮,我老婆穿來穿去就那幾件,絲襪內褲什麼的。」表哥有點來了情緒。

「好呀,有機會嘗嘗嫂子的味道了,哈!」表哥和我都淫笑起來。

秦藍狠狠捏了一下我的雞巴,我做痛苦狀,她剛想用嘴含住我的雞巴,我攔住她,「為什麼,不想?」秦藍貼近我的耳朵問。

「你都弄半天了,休息一下。」我抱住她。

「我沒事,可你還沒射出來呢,對身體不好。」秦藍用手握住我的雞巴,有點感動的看著我。

「看來我要先走了,免得又忍不住要再來幾回,晚上就麻煩了。」表哥站起身。

我跟著也站起來,「我跟你去看看表姐她們,來了也要打個招呼。」我拉起秦藍,「晚上我去你那裡,今晚我陪陪你,就你和我,老婆。」我對秦藍說。

「真的?太好了,」秦藍一臉幸福看著我,雖然不是那麼淫蕩,我看著也覺得很動人,難道,我驅散了想法,

和表哥一起下樓,叫了出租車讓秦藍回家,「真不錯,你找的女人,呵呵,弟妹不知道嗎?」股表哥看著秦藍的屁股目送她上車。

我看著車開走了,「如果剛才是你弟妹的話,你就下不了樓了,股股。」我拉著大笑的表哥又攔了一輛出租車。

到了王峰家,秦蘭一個人在看電視,「吃飯了嗎?你,」我走到沙發旁邊坐下,伸手摟住秦蘭。

「早吃過了,還以為你很快就來呢,這麼慢,是不是又纏上你那表姐了。」女人的直覺是十分可怕的。

「哪有,我在養精蓄銳,不然哪敢來見你。」我開著玩笑。

「你是不是只對我的身體有興趣,除此之外呢?」秦藍的微笑讓我有點摸不著頭腦。

「哪裡,我對你哪裡都很有興趣,不過你已經嫁作他人婦了,不過正因為如此,我才更有興趣。」我輕輕捏住她的下巴。

「每次和他做,總是覺得很痛,常常要忍到他射完才行,有時候我真很怕做愛。」秦藍伸了個懶腰,我順手把她的襯衣撩起來,她戴著乳托。

「喜歡嗎?我特地戴上等你來。」秦藍用手托起自己的乳房,擠在我面前。

「喜歡,王峰呢,他不好這口嗎?」我撫摸著她的乳房。

「他現在很少理我了,除了一起去你家胡鬧,他更愛你老婆的屁股。」

我也知道王峰總是藉機搞我老婆,比如這次去出差,而且我還知道這小子仗著手裡的權利,搞了他手下的幾個姑娘,許軍也有份參加,所以更對秦藍沒興趣了。

「他玩我老婆,我也玩他老婆。」我笑笑。

「你不怕你的楊影愛上他?」秦藍摟著我的脖子。

「不會,我老婆除了在床上的時候淫蕩,下了床她很明白事情的大小。」這點我對老婆倒是很有信心。

「所以我很嫉妒楊影,我也拚命讓你快樂,你喜歡看我被人插,我就淫蕩的讓人插我,其實你卻並不喜歡我。」秦藍的表情微笑,但氣氛讓我感到壓抑。

「我也很喜歡你的,你和楊影一樣重要,王峰不理你,你就來找我,隨時都可以,就算楊影在家也一樣,明白嗎?」我親親她的臉。

「和你做過後我才知道性愛的快樂,雖然你害我,在你辦公室裡的那種緊張感和刺激感我永遠都忘不了,我喜歡你那時的味道。」秦藍捏了一下我的雞巴。

「你要來隨時都行,不如,我把你調到我們公司,不知道王峰願不願意?」我想起王峰在公司裡搞姑娘的事。

「真的?管他呢,我要去你的那個部門。」

秦藍十分的開心,我卻發愁以後沒機會再去玩姑娘。

「你擔心哪,放心,我不會妨礙你去害其他的女人的。」我再次體會女人的直覺得厲害。

「哪有,等我的消息吧,你今天累不累,我先回去吧,明天有時間我再來,表姐現在住在我家裡。」我想站起來,被秦藍按住。

「你不想看我的絲襪嗎?」

秦藍慢慢拉開裙鏈,讓裙子落到地上,她穿著一雙黑色的極薄的絲襪,腰部和大腿只有四根絲帶連接,就是把吊襪帶和高筒絲襪合體,秦藍的大腿好像只有一層淺黑色的光澤蓋住,我輕輕撫摸她的絲襪腿,光滑而柔軟。

「真美,秦藍,你真美。」我情不自禁的把臉貼在她的腿上。

「你這個色狼,嘿,」秦藍腳上穿著一雙頭很尖的高跟鞋,細細的高跟如同長釘,她用一支腳踩在我的軟軟雞巴上,鞋尖隔著褲子摩搓著我的雞巴。

「噢,」我有點痛又有點快感,秦藍把我的雞巴掏出來,連同雞巴蛋一起踩在腳下,我感到雞巴蛋被擠壓得酸痛,「啊,不行了。」我呻吟著。

接著秦藍甩掉一隻高跟鞋,站在沙發上,絲襪腳用力的搓弄我的雞巴,讓它慢慢的勃起。

「硬了,臭色狼,讓我的腳就弄硬了。」秦藍的絲襪腳一邊搓弄雞巴的根部一邊踩著我的雞巴蛋。

「噢,真他媽的不行了。」我爽的直叫。

「臭色狼,還爽,舔我的腳。」秦藍似乎瘋狂的來了情緒,把絲襪腳踩在我臉上。我含住她的絲襪腳尖,隔著絲襪舔弄著她的腳趾。

「舔得不錯呀,這裡也要,快點舔。」秦藍分開腿坐在我臉上,淫穴貼在我的嘴上,手抓住我的頭髮,我伸出舌頭,探進她的淫穴,隨著我的攪弄,秦藍不停的扭動著腰。

「啊,好舒服,再往裡些,噢,」秦藍的淫水漸漸多了,我用舌頭刺激著她的淫穴上面的突起,「噢,噢,啊!」

我把秦藍翻倒在沙發上,「剛才你玩得很爽吧,還臭色狼,你真行啊。」我抓住秦藍的兩隻絲襪腳。

「啊,老公,人家玩玩嘛,讓我舔舔你的,好不好?」秦藍伸手夠到我的雞巴,輕輕套弄。

「不行,今天不給你。」我握住自己的雞巴,用龜頭慢慢地摩擦淫穴上的突起。

「啊,受不了了,老公,我錯了,求你,插我,好嘛。」秦藍的叫聲越發的淫蕩。

「再用腳給我弄弄。」我坐在沙發上,叉著腿,秦藍用穿著高跟鞋的腳墊在我的雞巴下面,另一支絲襪腳夾住我的雞巴搓弄。

「老公舒服嗎,老婆的絲襪腳就愛給你揉雞巴。」秦藍的腳尖輕輕蹭著我的龜頭,又順著雞巴滑到下面,撥弄我的雞巴蛋。

「媽的,你的技術越來越好了。」我有些把持不住。

「老公,讓我幫你舔舔吧,好不好?」秦藍把淫蕩掛在眼裡,我答應了。

秦藍的舌頭不停的在我的雞巴上遊走,時輕時重,加上手的幫忙套弄,技術實在已經在我老婆之上,又被她連著吸弄了幾回。

「噢,你是不是要我射在你嘴裡啊,小淫婦。」我努力控製著感覺。

「只要老公願意,射在哪裡都行。」秦藍吐出我的雞巴,她的狐媚功夫我已經有些吃不消了。

她剛轉過身去,我就從背後插入了淫穴,「不弄後面了嗎?老公。」秦藍直起身把臉轉向我,我把舌頭和她的糾纏在一起。

「也要做做正道。」我說著往淫穴裡抽插。秦藍最差的就是高潮來的太快,如不使勁夾住裡面的雞巴,很快她就不行了,我感到雞巴周圍的壓力。

「小淫婦,還要夾我,是不是?」我加速抽動雞巴。

「老公,我不行了,我哪敢夾你噢,啊。」秦藍喘息著呻吟著。再插弄了十幾下,我覺到淫穴裡微熱濕潮,秦藍叫了一聲,直起身反手抓住我的脖子,我夾住她興奮的挺立著的乳頭,緩慢的很深的插進淫穴再慢慢拔出。

「噢,老公,你讓我最舒服,噢,來吧,接著射在我裡面,我可以。」秦藍的指甲深深掐進我的脖子,我接著深插幾次,就拔出了雞巴。

「從後面吧,是不是老從後面已經不舒服了?」秦藍抱著我。

「哪有,你已經很厲害了,我要歇歇,你用手幫我弄。」秦藍聽話的趴在我腿中間,用手套弄我的雞巴,時而用舌頭刺激龜頭,未鬆弛的神經又被刺激的來了衝動,接著的幾下套弄,我感覺雞巴一漲,龜頭酸麻。

「老婆,我想射在你鞋裡。」

秦藍絲毫不猶豫,脫下腳上另一支高跟鞋,接在我的雞巴下面,我悶哼了一聲,精液直直的噴入秦藍的高跟鞋裡,她慢慢幫我擼動著雞巴,把鞋跟貼到我的龜頭上。

「老公好多呀。」

秦藍舉起高跟鞋給我看,鞋裡面一層精液,她把鞋斜著拿著,精液慢慢積到鞋後跟的地方,

「老公,怎麼辦呢?」秦藍看著我。

「你想不想喝呀?」我話音還沒落,秦藍已經把鞋放到嘴邊,「等等,我開玩笑的。」我拉住她的手。

「只要你願意我都會做的。」

我深知秦藍為我不惜淫亂挑逗,「不如把鞋穿在腳上吧。」秦藍把絲襪腳穿進鞋裡,

「老公好濕噢,呀。」秦藍躺在沙發上把腿抬起來伸直,精液順著高跟鞋和腳跟之間的縫隙,順著絲襪腿慢慢流下來,無比的淫蕩刺激,我把鞋脫掉一看,秦藍的絲襪腳上沾滿了精液,「老公喜歡嗎,我的腳?」秦藍動著腳趾。

「簡直愛死了,只有你才知道我的喜好。」我抱住秦藍,舌吻在一起。

我穿好衣服,「一定要回去嗎?」秦藍噘著小嘴。

「好了,我送表姐她們去旅遊團玩的時候,你就住到我家去,好了吧。」秦藍點點頭,這才開心的抱住我。

「對了,你上午的絲襪呢,穿了幾天?」我問。

「大概兩天吧,你還要?味道?」秦藍從洗衣機裡拿出上午穿的淺色高筒絲襪,我用紙袋包好放進口袋,這是給小志的好禮物,我親了下秦藍。

回到家裡已經九點多了,我打開門,小志從我的房間裡閃出來,「表舅,我媽睡著了,她穿著你買的衣服真性感,嘿,」小志一定又去偷窺他媽媽,小聲地和我說。

「給你的,」我把紙袋扔給小志。

他打開一看,「哇,太棒了!」小志迫不及待的拿出一隻絲襪,聞了起來,「噢,這味道真棒,這個女人一定很漂亮,是吧表舅?」這小子居然還會聞香識女人,不過是聞絲襪的腳香。

「媽媽在沙發上睡著了,表舅你要不要去,啊,我可想看呀。」小志一臉淫笑,和他的年紀絕不相符。

「別忘了絲襪,最好還有內褲。」這小子越來越貪婪。

我進了臥室,表姐換上了我給她買的套裝,一定是打算等我回來讓我看看,她側靠在沙發上,頭枕著手在沙發扶手上,絲襪腿一條在沙發下面還穿著拖鞋,另一條腿伸直在沙發上,灰色的套裙好像被撩起過,可以清楚地看見裡面被絲襪包著的白色內褲,很普通的那種,不用說,小志剛才一定撩起他媽媽的裙子偷看她的內褲,我回頭看看小志,小子一縮頭跑回他的房間裡。

我輕輕關好門,是留下一條小縫隙,接著把表姐橫著抱起來,表姐茫然的摟著我的脖子,清楚看到是我,臉立刻紅了。

「快放我下來,阿豐,多不像話,會讓小志看見的。」表姐掙扎著。

「他還在玩遊戲呢。」小志那邊倒是滿配合的發出陣陣叫笑聲。

「那也不好呀,放下我吧。」表姐看看門關著,稍稍安心。

我把表姐橫放在床上,「阿豐,你,不行,天啊!」表姐緊張得想坐起來,我抓住她的手把她壓在床上。「我是你表姐啊,阿豐,啊!」表姐的身體開始哆嗦,不知道是恐懼還是興奮。

「你幹什麼啊,抖得那麼厲害,我只是想讓你在床上休息,你幹嘛那麼緊張。」我輕聲說著。

「我以為,以為,噢,」表姐稍稍安定了些,深呼吸著想平復自己的情緒,臉忽然紅了,她一定是在想自己剛才的想法,不好意思了。

看著帶著眼鏡臉紅紅的表姐,我覺得她說不出的柔弱,我深深地把嘴印在她的唇上,表姐輕哼了一聲,抓住我的衣服向外推,我的舌頭已經伸進她的口裡。

唔,表姐想說些什麼,然而舌頭已經和我的攪在一起,她唯有緊緊抓著我的衣服,我感覺到她的身體在蜷縮,啊,我出了一口氣,看看下面的表姐,她無力的望著我。

「表弟,我做了什麼啊?」表姐閉上了眼睛。

「表姐,我們只是表姐弟啊,又不是血親,只是不應該結婚,又沒說接吻也不行。」我安慰著表姐,又一次吻過去。

「可是,」表姐已經半推半迎的把嘴貼上來,我緊緊摟住她,同時也感覺到她極力的蜷進我懷裡,「表弟,我是不是很老了啊?」由這句話我已經知道表姐幾年的禁慾已經結束了,她的情慾開始勃發。

「哪有,你的身體不知道多吸引人呢。」我抓住她的雙手按在床上,我深知表姐還是對亂倫有些忌諱,只有強迫式的壓迫讓她屈從。

「阿豐,別弄得太過分了,行嗎?」表姐還是怕我會插進她的淫穴裡。

「我忍不住了,我要強姦你。」我撕開她的襯衣。

「天哪,阿豐不要,表姐求你!」表姐的乳房露出來,圓滾滾的微微向下。

「好了,阿豐,只要你不那個我,我就讓你親我。」表姐忍受著我在她脖子上恣意的舔弄。

「表姐,什麼啊,哪個?」我隔著乳罩咬住她的乳房。

「噢,啊,你不要,啊,我,」表姐含糊不清的回應著,臉紅得不行。

我鬆開她的手,「好吧,表姐,我聽你的。」我又摟住她。

表姐終於主動地和我親吻,「阿豐,關上燈好不好?」

我知道在黑暗中她會覺得好一些,「不要,小志看見我們關了燈會胡思亂想的。」我卻擔心小志看不見這場面。

「阿豐,還是你想得多,謝謝。」表姐信以為真。

我暗想是小外甥求我要看他媽媽的活春宮的,反過來她還要謝我,真是該多做好人啊。

「表姐,我有點忍不住了。」我掏出半挺的雞巴擼弄著,表姐連忙轉過頭不敢看,「你不理我,我只好又強迫你了。」我剛一直身,表姐害怕我弄她,趕緊轉過身抱住我。

「阿豐,我幫你弄,你先忍一下。」表姐脫下撕壞的襯衣,又怕我再把裙子也弄壞了,咬牙又脫掉了套裙,表姐身上只剩下乳罩內褲和絲襪,散發著一股熟女的誘惑感。

我瞥了一眼門縫,小志應該正在看吧,表姐跪坐在我的雙腿之間,用手握住我的雞巴上下套弄,使勁低著頭不敢看我的臉。

「表姐,是我逼你的,不是你的錯。」

表姐輕輕嗯了一聲,我知道讓她覺得是我逼迫她,她的廉恥心會好一點。

「過來,親親我。」我扶著表姐的頭,舌頭和她交弄著,「身上也要親。」我推著她的頭慢慢親過我的脖子,胸膛,和小腹,表姐幾乎已經不是在親吻,而是用舌頭不停舔弄,我不停的用語言威脅著她,表姐似乎是在我的威脅下享受著性愛的快感。

我握住我的雞巴,貼到表姐臉上,「含住它,快點。」表姐拒絕的搖搖頭,我捏住她的下巴,不太費力的就把雞巴插進她的口裡,「快點吸弄。」表姐已經喜歡服從我的命令,可以掩飾她的情慾的需要。

我站在床上,表姐跪在下面,手扶著我的屁股,吞吐著我的雞巴,不過技術比秦藍要差多了,只是一味的吸弄,沒有重點。

我抬起腳把她的乳罩拉到下面,用腳趾玩弄著表姐的乳頭,表姐只是在不停吸弄著許久不曾嘗到的雞巴的味道,我抓住她的頭髮把她的臉往我的胯下送,表姐的舌頭滑過我的雞巴蛋,停留在我的屁眼和雞巴蛋之間。

「啊,啊,」表姐張開嘴呼著氣,我看見小志站在門口張著大嘴愣愣的看著他媽媽的淫蕩樣子,我鬆開表姐的頭髮,她的眼鏡被擠到上面。臉上有不少口水和粘液。

「嗯,啊,啊,表弟,你好粗暴,噢,啊!」

我看了眼小志,他連忙把門縫又關小了,我又把表姐的絲襪和內褲扒下來,「表弟,你?你說不弄的。」表姐有些慌張。

「放心,我不會的,不過我要你脫了內褲,不然我就……」

表姐無奈只好脫下一條腿的絲襪,把內褲也脫下來掛在小腿上,夾著腿坐在床上,「好了表弟,差不多了,我再幫你弄弄,就不要玩了,好嗎?」

表姐只是怕我插了她,想快點讓我射精,

我摸出平常就放在枕頭下面的手銬和眼罩,「呀,表弟,是什麼?我不要,你,啊!」我把表姐的手反銬在背後,「表弟,真的不行,求你。」表姐向後躲著,我把她的眼鏡摘掉,眼罩套在她臉上。

「表弟,我好怕,真的,不鬧了,我再幫你吸,好不好?」

表姐有點害怕了,我輕吻著她,表姐的舌頭迎合著我,我的手指在她淫穴外面撥弄,「啊,啊,」表姐緊張的又有些哆嗦。

「放鬆點,表姐,我只用手弄弄,真的。」表姐稍稍安心,腿也放鬆了些。

淫穴已經非常鬆軟,手指輕鬆的就伸進去了,表姐的淫水不是很多,大概很久沒有調情的緣故,「表姐,再把腿分開點,我再弄一下就好。」表姐急著讓我鬆開她,把腿分得大大的,淫穴也被扯開了,可以看見裡面的小洞和淫穴上的突起。

小志已經站在房間裡面了,小雞巴挺著,上面套著我給他的秦藍的絲襪,自己套弄著,使勁的看他媽媽的淫穴,我把表姐的腿往兩邊壓著,示意小志過來貼近看他媽媽的淫穴。

小志走近床邊蹲下,鼻子貼近他媽媽的淫穴輕輕的聞著味道,胖胖的小臉上有點陶醉。

「不要,太變態了,阿豐求你,放開我吧。」表姐低聲乞求著我。

「叫我老公,不然我就搞你了。」

表姐現在動也動不了,只好順著我說,「好,放開我吧,老公,我受不了了。」

我踢了一下小志,他伸出舌頭舔在他媽媽的淫穴上面,「啊,阿豐,不要,哦,老公,好刺激,求你。」表姐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這種刺激了,她沒想到的是她叫的老公就是她兒子。

小志賣力的舔著他媽媽的淫穴,我用一隻手幫他分開淫穴的兩邊,讓他的舌頭能伸進去更深些。

「噢,啊,老公,我真得受不了了,啊!」表姐搖著頭,腰也抬起來,淫穴配合著小志的舔弄。

小志上了癮,貪婪的舔著淫穴,短短的淫毛,大腿,我把表姐的腿抬高些,把屁眼也露出來,「不要,哦,真的,老公,髒呀,啊,噢!」小志的舌頭已經在表姐的肛門上畫圓了。

我鬆開了表姐的一條腿,她自己已經在使勁的分著腿,享受著口交的快感,「不行了,哦,老公,慢點。」表姐不停的在叫著自己的兒子老公,我捏住淫穴上面的一點突起,輕輕揉弄,「嗯,不行了,噢,天哪,啊!」表姐的腰挺成了弓字。

小志也受不了了,站起來使勁套弄自己的小雞巴,我扒下表姐腿上掛著的絲襪和內褲扔給小志,他使勁聞了聞絲襪的腳尖,然後叼著他媽媽的內褲的襠部,拚命套弄著小雞巴上的絲襪,唔,小志一震,雞巴前端好像出了些液體,射在絲襪裡面,

我看看喘著粗氣的小志,手裡加快對表姐淫穴的刺激,「啊啊,啊!」表姐的淫穴湧出一股淫水,接著她攤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老公,」表姐的高潮到了,「老公,阿豐,鬆開我吧,我有點急,求你。」我沒理她,接著刺激她的淫穴突起。

「啊,不要,噢!」

表姐幾乎哭出來了,淫穴的巨大刺激讓她無法控製自己,「不要,呀!」表姐使勁壓抑的驚呼中,一股,又一股,兩股液體從淫穴下面噴射而出,幾乎射到小志的腳上,小志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的媽媽失禁了,尿液的味道瀰漫著,「嗚嗚,嗚,嗚,嗚,」表姐哭泣起來,實在太羞恥了,竟然失禁撒尿。

我抱起表姐,她軟軟的靠在我懷裡,我用手分別架著她的腿,「嗚,老公,讓我去廁所,求你。」表姐哭著說。

「你現在這樣就出去?小志會看見的。」小志就在她面前呢。

「放鬆點,我覺得你剛才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讓我有成就感,表姐,我愛死你了。」最有成就感的是小志,他搞得他媽媽失禁,表姐也知道男人把女人幹得失禁很有成就感,可是還是難以接受,「快點,來吧親愛的。」我哄著表姐,

「不要看,求你,求你。」尿液射出來,我把著表姐的腿,小志直直的看著他媽媽在男人的懷裡撒尿,樣子多麼淫蕩變態,小雞巴又挺起來,表姐的尿滴滴答答的落在我腿上,我把她放倒在床上。

我套弄著自己的雞巴,讓表姐舔弄著我的龜頭,表姐已經有些淫亂,配合著我舔弄著,小志也站在我身邊使勁擼著自己的小雞巴,看著自己的淫蕩媽媽含著別人的雞巴,小志套弄的速度越來越快,我也拔出雞巴一起擼著,啊,小志的精液噴在自己媽媽的臉上,我也射了,兩股精液混合在一起射在表姐的臉上。

一臉疲憊的小志看都沒看他淫蕩媽媽的樣子,就慢慢的走出去,我等他關上門,也鬆開了同樣疲憊的表姐,幫她擦掉臉上的精液,不知道小志現在是不是很討厭他的淫蕩媽媽呢,我悄悄的想。

第二天,表姐很早就起床做早飯,又恢復了賢良熟女的樣子,她以為小志什麼都不知道,其實小志才是玩弄她的人,小志嘻嘻哈哈的和我聊著天,表姐看見小志和我這麼開心,自己又忍不住回想昨晚的勾當,臉時紅時白,我和小志看在眼裡,各自心裡明白。

雖然小志年紀小,我卻覺得將來他一定會害了不少女人,首當其衝的就是他媽媽。

「表舅,我覺得你昨天弄我媽的時候特帥,玩的她都哭了,唉∼∼我第一次嘗女人的味道,真是。」小志掩飾不住的興奮,趁著表姐進了廚房,急著和我說著。

「你別急,慢慢的,你媽媽就成了你的了,」我知道表姐的情慾一開,最後一定會讓小志搞上手,「記住成績再好些,就更沒問題了。」我提醒著小志,他點點頭。

我安排表姐和小志加入了去風景區的旅行團,本準備舒服的和秦藍玩幾天,誰知道她突然要去看她生病的姑姑,也要去些日子,我送走了一臉歉意的秦藍,後悔自己沒和小志表姐一起去玩,至少可以和小志一起分享表姐的身體。

我稀裡糊塗的回到公司,如今的我在公司裡橫行的很,有老闆賞識和業績撐腰,我就是無敵,我安排安排手下的工作,把新來的秘書叫進來調戲調戲。

手機響了,我感覺有好事來了,我一邊聽電話一邊把手伸進秘書的短裙裡,隔著絲襪摸她的屁股。

「表弟,怎麼樣啊?」原來是股表哥。

「挺好,你生意談成了?」我問。

表哥果然有辦法已經和人家簽了約,看來有賺了一筆。

「表弟,還是那事,最好你能來一趟,要不我去接你吧。」表哥有點急不可耐,我想起他說的調教他老婆的事。

「啊--」小秘書紅著臉叫了一聲,我把手指探進她的內褲裡面,一條緊緊的丁字褲。

「行啊,股表哥,你過來,正好我帶你去買點正貨。」我看著小秘書紅著臉忍著我手指的撥弄,慢慢的幫我整理桌上的文件。

「我這就去,你在公司等我吧。」表哥的急性子應該改改。

「林經理……我、我受不了了……讓我出去吧……」小秘書被我搞得氣喘籲籲的。

「你還沒幫我收拾好呢。」我用腿夾住了她的雙腿,讓她背對著我站在我身前,我撩起他的套裙,紅色的丁字褲緊緊勒進屁股裡面,薄薄的肉色絲襪。

「你有男朋友嗎?」我問她,秘書點點頭。

「那你為什麼不反抗,說我性騷擾呀!」我接著問。

「林經理你是公司的第一紅人,得罪你我哪還有好日子過,現在要份薪水高的工作不容易啊!」

說到這裡,各位看官要小心自己的老婆女友找到一份薪水高的工作哦,很可能是送肉入狼口呀。

我點點頭,如今的我的地位除了開始是我的努力外,之後好像也是拜老婆的身體所賜,我是很尊重靠頭腦和身體吃飯的女性的。

「所以,做你的秘書就準備好讓你騷擾了。」小秘書的臉又紅了。

「你沒聽他們說,我很變態的。」我的手同時抓住她的兩片屁股。

「那在公司裡也不會特別的過分吧。」她用手撐著寫字桌,把屁股翹起來。

「我會直接要插你這裡。」我的手指隔著內褲頂在她的淫穴上,小秘書的臉更紅了。

「我的書包,裡有,有安全套,我可以去拿。」我真是被這個充滿獻身精神的秘書搞倒了。

我讓小臉紅紅的秘書回到她的座位上,歎了口氣,似乎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公司,或者是生意場上,我所見的只有女人的身體,難道這就是生活嗎?

中午我讓小秘書給我買了個盒飯,她給自己也買了一個,我讓她坐在我辦公室裡陪我一起吃,這我才知道她叫葉敏,大專畢業會日語和韓語。

「可以啊,下次有小日本或者高麗的客官就讓你陪他們。」我挑笑著她。

「我可沒有楊姐的那麼好的技術,和客戶……」葉敏忽然看見我臉色不善,嚇得趕緊低下頭吃飯。

我也知道老婆來公司後,有些關於她的傳言,沒想到葉敏當面說給我聽,悶了一陣。

「其實林經理,我也被兩個人搞過。」葉敏紅著小臉小聲地說。

「你?交了兩個男朋友吧?」我有些不耐煩。

「不是,是我男朋友和他朋友一起。」我抬頭看看葉敏,她羞得低下頭。

「真的?對了,你以後沒人的時候叫我林哥就行了,有客戶的時候再叫我經理,知道嗎?」葉敏點點頭。

「你剛才說你男朋友?」我接上話題。

「是呀,上次他過生日,在他家裡,他讓他朋友上我,他自己在旁邊看。」葉敏說得是輕鬆,沒想到現在的男人都這麼放得開。

「我想他也上過他朋友的馬子了。」我分析。

「也許吧,不知道,一開始我特別受不了,他們兩個人一起按著我,後來就刺激的忍不住了,讓他們一前一後的弄我,最後他還讓他朋友射在我裡面,想想真噁心。」她說得還是那麼輕鬆,我看著葉敏。

「可是你們現在還是在一起吧。」

「是呀,不過最近他很少和我上床了,所以,林大哥,你要多騷擾我哦,嘻嘻……」葉敏作了個鬼臉。

女人會為了男人改變,我想想我老婆,本來是個淑女,經我的多次調教,現在無淫不歡三穴全通。

「經理,股先生找你,嘻……」葉敏笑著出去了。

「你也真是的,表哥,直接說自己是股先生。」

表哥大喇喇的坐下,「我昨晚搞成了生意,就連夜回去了,本想用老婆洩洩火,上午讓你的小老婆搞得我忍不住了,沒想到,唉呀∼∼」表哥接過我遞給他的茶,喝了一口。

「無論如何也沒情緒,總想著和你一起上的時候,太爽了,今天,你一定要和我回去,幫我好好調教調教我老婆,她全聽我的。」表哥坐不及了,拉著我就走,我急忙囑咐了葉敏一下,就和表哥出了公司。

我先帶著他去了我常光顧的內衣店,老闆早和我熟了,經常幫我搞些國外的正品貨,變態用的或者虐待用的,表哥讓我幫他找了幾套,老闆還特別送了我幾套器具,我們直接開車回去表哥家。

表哥他們的小城市離我不算太遠,大概開車要兩個多小時吧。城市不算大,在南方,這樣的小城市星星點點,據說黃老邪大大所在的淫城也在同一方向,常在網上看到有兄弟形容淫城的姑娘美的不行,不知道又沒有機會試試。

「表哥,你真是急性子,你知道我調教我老婆足足用了幾個月,你讓我一兩天就搞定表嫂,太難了……」我埋怨著股表哥。

「你不知道,表弟啊,我老婆什麼都不錯,就是不會調個情,就一個姿勢從頭到尾,我又不知道該怎麼教教她,這次全拜託你了,以後我就有的爽了,等到了家,你先和她來一回,讓我好好欣賞欣賞,嘿……」

沒想到一個秦藍徹底的挑起了表哥的淫妻欲,不過當時的我也是看到張強和許軍用我老婆的乳罩內褲手淫才意識到自己的淫妻慾望。

「小股呢,他在家嗎?」我忽然想起表哥的兒子,因為表哥常被人叫股股,他索性給自己的兒子起名叫小股。

「小股去他姑姑家補習了,就是依琳的妹妹家,最近他的成績變差了,我打了他兩回,讓他住到他姑姑家去學習了,對了,他和小志在一個學校,就差一年級。」表哥連拐了幾個彎,我心中一動,滑過一個念頭。

車停了,附近全是兩三層的小樓,看來大家的生活水平都上去了,俗話說:飽暖思淫慾。果然沒什麼錯。

「依林,阿豐來了,出來。」表哥把表嫂叫出來。

「好久沒見了,表嫂。」我看著她。

「阿豐,你好。」表嫂的臉突然紅了,她很清楚表哥叫我來的目的。

我仔細打量了一回表嫂,她穿著藍色的吊帶連衣裙,上面斜斜的花紋,看起來蠻瘦的,不過倒顯出乳房的飽滿,我覺得和我老婆差不多大。

肩膀上看不到乳罩的肩帶,我又仔細看看表嫂的乳房,前端有稍稍的突起,應該是沒帶乳罩,腳上是一雙白色的高跟涼鞋,腿上也沒穿絲襪。

「阿豐,先進去坐吧。」表姐看見我盯著她看更加不好意思了。

「還坐什麼,來吧。」表哥反手關上門,摟著表嫂就往裡面走,招呼著我跟著他。

上了二樓,我進了表哥的臥房,裡面挺寬敞,房裡就有浴室衛生間,和酒店差不多。

表哥把表嫂推倒床上,「股股,再等一下,我……」表嫂有點緊張,我也沒想到表哥直接就進正題。

「股表哥,不如先聊聊天吧,」我想要先放鬆表嫂,「什麼呀,阿琳,你不聽我的話?」表哥在家裡是絕對暴力執政,表嫂不敢出聲搖搖頭。

「就是,」表哥讓表嫂跪趴在床上,一手撩起了她連衣裙的下擺,裡面是黑色的內褲,表嫂低著頭忍受著,接著股表哥抓住內褲往旁邊一拉,表嫂的淫穴和屁眼全露出來,「呀∼∼」羞得表嫂把臉貼在床上。

表嫂的淫穴微微翻開,淫毛很密都聚在淫穴的上面,暗粉色的屁眼應該很少被利用吧,「怎麼樣,表弟,你表嫂的不錯吧,來,你先上。」表哥過來拉我。

「表哥,別急啊,先讓表嫂換上內衣好了,」我拿起提袋,挑了幾件內衣出來。

「對,對,快來依琳,有情趣的,呵呵……」表哥不讓表嫂去衛生間換衣服就讓她在我們面前穿上內衣。

我和股表哥坐在床上,無奈的表嫂只好脫下自己的連衣裙,身上就穿著黑色的內褲和涼鞋,她想用手掩蓋住自己的身體卻又怕表哥發怒。

我把絲襪遞給了不知所措的表嫂,讓她坐在我和表哥之間,表嫂脫掉內褲和鞋,把腳伸進絲襪慢慢的拉上去,這是一雙淺白色的超薄連褲絲襪,特地在淫穴和屁眼的位置開了兩個孔,以方便插入,穿上絲襪的表嫂的腿看起來特別性感。

接著我給表嫂一件緊身背心,長度只到乳房的下面一點,表嫂在我的幫助下才穿上,在胸部的位置有兩道縫隙把乳房從裡面擠出來,顯得十分的變態,乳房看起來就好像被捆著一樣挺立著,我讓表嫂穿好高跟涼鞋,背對著我們站著。

「表弟,你的眼光實在不錯,夠刺激。」表哥很興奮,脫掉了自己的衣服。

「這個給你,可以插進去,」我把塗好藥油的肛門棒遞給表哥。

「這個真有意思。」表哥拿著仔細看,那時有十幾個小塑料球連接而成,一個比一個大,後面是一個拴狀的把手,股表哥扶著表嫂的屁股,讓她彎下腰,慢慢把肛門棒插進她的屁眼。

「啊……噢……老公不要了……」表嫂忍不住叫出聲,一個接一個的球塞進肛門,表嫂的肛門被一次次的撐開,而且一次比一次大,等到最後面的比乒乓球還大的塑料球塞進表嫂的屁眼,外面只留下了一個把手,表姐的淫穴已經淫水濫濫。

「老公,我好想去衛生間啊!」表嫂被肛門棒插的難受。

「別叫我老公,叫我股股,現在阿豐才是你老公,求他吧。」表哥滿意地看著表嫂的屁股。

「阿豐老公,幫我拿出來吧。」表嫂求著我。

「先讓我和股股爽了再說,不然我就把你綁起來。」

表嫂沒辦法,只好分別拉開我和表哥的褲鏈,掏出我們的雞巴一起套弄。

「用嘴幫我們弄。」表哥和我並排躺在床上,表嫂趴在我們的中間,不停的左右來回的吸舔著我們的雞巴。

「老公,屁眼好漲啊!」「老公,我的淫穴好多水呀!」表嫂被我們逼著不停的說一些淫蕩的話,她一邊說一邊羞得不敢抬起頭。

股表哥用腳玩弄著表嫂的乳頭,「這個女人,一定很想讓人幹她,乳頭都是硬的,再吃深點。」表哥按著他老婆的頭,讓她把整個雞巴都含進嘴裡,嗆得表姐的口水不停的流出來,

「表弟,我先上了。」表哥把表嫂往前推了推,我扶著表嫂的頭讓含住我的雞巴,表哥從背後插進她的淫穴。

「啊……啊……噢……」興奮的表哥插得格外用力,表嫂忍不住叫出聲。

「賤貨,被別的男人幹的那麼爽,用力叫。」我捏著表嫂依琳的下巴,我知道表哥最愛聽他老婆說些淫蕩的話。

「啊……老公……股股把我的淫穴都插壞了……他太用力了……股股……你不要再插我了……」表嫂倒是挺上路,不停的說著淫話來刺激著表哥的情慾。

表哥一邊出著粗氣一邊更加用力的插著淫穴,小腹不停的撞倒屁眼外面的肛門棒把手,

「啊……啊……股股……輕點……我真的……哦……受不了了……噢……」被干的亂顫的表嫂斷斷續續的說著。

我拉著看著快不行的表哥換了位置。

「再插的話我就要射了,停不住啊。」表哥把雞巴又插進表嫂的嘴裡。

我把表嫂的腿架在我的腿上,半蹲著把雞巴插進表嫂的淫穴,這樣一來,表嫂只有手還扶著床,表哥接著用手握住表嫂的乳房向上一抬,表嫂被架在在半空中,全靠嘴裡的表哥雞巴還有淫穴裡的我的雞巴撐著。

「這樣的姿勢真是沒見過,呵呵……」表嫂的手拚命抓著表哥的胳膊,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我抓著表嫂的腰,抽動著雞巴,表哥也配合著一前一後的動著腰。

「表哥,爽嗎?」我喘著氣問。

「真是,說不出的爽,表弟你用力插她的淫穴啊!」表哥是名副其實的虐妻狂人,從妻子被人玩弄中獲得快感。

「別急,我們還要一起插呢。」我和表哥慢慢的把表嫂放在床上。

「天哪,你們想玩死我啊!」表嫂被折騰得快暈了,第一次被架在空中幹了那麼長時間。

表哥把她架起來,讓她蹲坐在我的雞巴上面。

「啊……阿豐……老公……你的雞巴進到我的裡面了……噢∼∼好漲……」我也感到我的龜頭撞倒了軟軟的肉壁,摩擦著倒是很舒服,表嫂扶著小腹叫著,趴在我身上。

我扶著她的屁股慢慢抽插著,「表哥,拿出來吧。」我對股股說。

表哥握住肛門棒,慢慢的拔出來。

「啊……啊……噢……啊啊……噢……」每抽出一個球,表嫂都大聲呻吟。

「女人,屁眼還真緊。」表哥一用勁把肛門棒拉出來,上面還有些棕黃色的液體,「呵呵……她的屁眼還沒合上呢,能伸進兩隻手指。」表哥的手指插進表嫂的屁眼。

「哈,又軟又熱,我試試。」表哥把雞巴對準他老婆的屁眼,表嫂哼哼著忍著屁眼撐開的疼痛,不過剛才被肛門棒撐得已經有些習慣了。

「股股,你幹嗎非要插人家屁眼,好痛噢∼∼」表嫂有些埋怨。

「廢話,我想插你哪裡就插哪裡,你就得受著。」表哥在表嫂的屁股上啪的打了一下,表嫂只好默默的忍受。

「表弟,來呀,一起動。」表哥開始抽動雞巴,我也感覺到他雞巴的運動,配合著一起抽弄。

「啊……哦……啊啊……哦……啊……停……啊……不哦……要了……」表嫂第一次哪受得了兩隻雞巴一起插弄,手撐在我的胸上,閉著眼叫著。

表哥扶著她的肩,加快了抽動的速度,我幫著表哥扶著表嫂的屁股,還感覺到表嫂的淫水越來越多。

「嗚……哦……唔……」表嫂有些失神,全靠我和表哥扶著她,「呀呀……呀……」表哥跪在床上,使勁向上抽插雞巴。

「表弟,屁眼緊,我不行了,唔∼∼」表哥忽然放慢了動作,緊緊貼著表嫂的屁股。

「啊……」表嫂哼了一聲,應該是被精液射進裡面的,我感覺到表哥的雞巴慢慢抽動,而且有變小的感覺,表嫂趴在我身上。

「啊……噢……」表哥抽出雞巴,龜頭和屁眼間還連著精液絲,「太爽了,表弟。」

我把表嫂翻倒身下,表哥幫我握著表嫂的腳腕,把腿分得更大,自己又把雞巴放在表嫂的嘴邊,昏昏沉沉的表嫂已經不知道是什麼,只是張開嘴含住。

「慢慢吸,噢∼∼」表哥爽的閉上眼。

我抓著表嫂的乳房,開始用力的抽插她的淫穴,淫水被插的噗呲噗呲得響。

「快點,再快點,射在她裡面。」表哥催促著我。

表姐的淫穴比我老婆的還要鬆一些,大概是生了孩子的原因,我拚命的插著淫穴,每下都撞在淫穴的深處的宮口。

龜頭的摩擦帶來的快感積蓄在一起,我感到一陣酸麻,雞巴使勁往前一挺,精液連續的噴出來。

「全射進去,別急著拔出來!」股表哥一臉的興奮。

我拔出雞巴的時候已經是軟軟的了,精液混著淫水從淫穴裡流出來,表哥這才把表嫂的腿放下來。

「依琳,爽不爽?你裡面全是阿豐的精液,呵呵……痛快!」

表哥推著表嫂,這時表嫂已經昏睡過去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媽媽的穴真緊
擔任空服員的舅媽
公媳一家春
小學老師的媽媽
淫蕩學院
失控的母愛
龍鳳胎
姐姐淫水潺潺的緊狹陰道 (精彩)
超辣的姐姐
那些年的戀母日誌
熱門小說:
夜市中的暴露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