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鍋店打工奇遇

我想很多大大的第一次,不論男女,他們的初夜多是跟自己的男女朋友發生,而我的第一次卻並不是自己的女朋友,每次回想起來總是………(真是刺激又…@@!)

記得那年我十九歲,是高二的暑假,並不喜歡唸書的我,對接下來的聯考並不當作一回事,故終日遊手好閒,母親大人實在看不過去,故決定用「封鎖政策!」來「鼓勵!」我出外找份工作,甚麼是「封鎖政策? >>>但凡當過人家小孩的都會知道,那就是不給零用錢…在家開始以泡麵解決三餐的第四天,我終於屈服於金錢之下,決定出外隨便找一份工作,最後找了一份火鍋店的工讀,原因很簡單,因為做餐廳一定包膳食,除了可以省下每天一百塊的夥食費,更可以吃到飽。當然在找工作的時候,我真的隻是單純的希望在食物方面可以吃到飽,並沒有多想其他….

那是一間家庭式經營的火鍋店,樓面不大,約四十坪,櫃檯收銀的是老闆娘,而老闆則負責廚房,負責外場的有我以及另一個女生,而老闆的兒子在有空的時候也會來幫忙一下,但他兒子真的「很少有空><!」,而且每次來到只會「愈幫愈忙 @@!」,所以扣除掉那個可有可無的太子爺,每天在外場工作的就只有我跟那女生-小玲。

說真的,在暑假的時候,有誰會想去吃熱騰騰的火鍋@@?所以每天午飯時段生意都是很淡,只有在晚上以及假日的時候客人才會比較多,因為這樣所以每天的工作真的蠻輕鬆,早上十一點上班打掃一下,跟老闆在廚房準備一天份的火鍋肉料,吃過午餐,應付午間時段的幾個客人,然後就到兩點到四點的的午休時間,因為火鍋店離家有點距離,要二十分鐘的公車車程,故在午休時段我都會在店裡閣樓的雜物室午睡,老闆跟老闆娘則會回三樓的家或外出,而小玲則會回家。才工作了兩天,因為中午時段實在沒甚麼客人,故跟小玲已聊很多,原來她比我小一歲,但在國中畢業後就輟學,來這店作正職已有半年多;雖然她比我小,但跟我比她是老鳥><,我開始虧她叫她「玲姐!」,她也不服氣的回敬叫我「小菜鳥@@!」!

小玲並不高,約155公分,黑黝的膚色,圓圓的臉蛋配上短髮,加上工作時的幹勁及體力,活像一個小男生,不過每次看到她因身材矮小而顯得更為豐滿的雙峰,總是令我臉紅赤熱!久了以後,開始覺得小玲不隻工作時像男生,在思想上更像男生的「豪放@@」!

何謂「豪放」 >>>豪邁奔放也!才認識沒多久,當小玲知道我家跟店有段距離時,便提議在午休時可以到她家休息,因為她家跟店很近!

看到這裡的各大大,一定是拍手叫好了吧?「女生主動邀請還不快答應>>>「反正我已習慣睡雜物室!」這爛理由來婉拒了…雖然我已高二,而且還會虧妹妹、看A片,但一想到「男女共處一室@@」我就害怕起來,雖然我國三時也有一個女朋友,但我們那時也只是處於二壘階段,從沒有想過更進一步,說到底,因為我怕…所以每次跟小玲聊到男女忌諱問題,我外表總是裝著一副老手樣子然後虧她一下來輕輕帶過,實質是內心小鹿亂撞,尷尬不已!(YO~遇到妹妹當然假一下 >>>假死一下><!)

就這樣,日子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個月,店裡的工作早已駕輕就熟,而在店裡跟小玲、老闆和老闆娘已混得很熟了,有時候下班後還會跟老闆喝兩杯,而跟小玲則玩鬧歸玩鬧,但也隻局限於上班時間,晚上十點下班後就各自回家。

有一天晚上,忘了那颱風的名字(= =a颱風的名字不重要吧,嘿嘿 >>>重要的是看倌們繼續看下去就對啦^^!),反正是中颱以上的,外面一直嘩啦的下著大雨,整個晚上一桌客人也沒有!(誰颱風天會來火鍋店吃飯的= =a)

到晚上九點,老闆娘正打算要提早打烊的時候,卻來了一群客人 >>>(還真的有!!!)其中一個看來是老闆的老朋友,老闆一見他就立即跟他寒暄一下及帶上桌,並令我跟小玲快點準備伴酒菜跟啤酒,見到他們紅光滿臉、滿身酒氣,應該是來續攤的,老闆也跟他們喝起來,吵吵鬧鬧的,老闆娘悄悄把我拉到一旁道:「小諾真對不起,今晚可以幫我加班一下嗎?因為老闆他一高興 >>>喝酒就容易醉,而我明天還要早起去菜市場進貨,我先回去睡,你跟小玲幫我服侍一下他們吧!」

反正加班時也沒有什麼工作,只是要坐在櫃檯看他們有什麼需要就可,當然我也爽快答應,老闆更叫我們拿啤酒喝沒關係,等一下幫忙善後就可!(真爽~可以加班賺錢又有的喝><!)

然後我就跟小玲坐到櫃檯那邊喝啤酒,聊著有的沒的,這根本就是享受,我來火鍋店上班是正確的^^!

客人們坐到十二點才離開,老闆也醉得有點迷糊,我跟小玲兩人開始去收桌洗碗,然後把老闆「帶」回三樓的住處,就準備回家。雨還是一直的下著,看一下錶,才發現已是半夜一點多 >>>公車早就沒了!(嘿~有半夜公車嗎?!!!)

「糟了!尾班公車早已開出…」 我跟小玲站在店門外,看著那像小河流的水溝!

「來我家住一晚吧,反正你明早也要上班!」 >>>「不…不用了,我改坐計程車回去就好!」

「你白癡耶,現在截到車司機一定會收附加費,那你加班不就白做?」挖哩勒!!!對噢,真的是白做,唉…開始後悔答應加班!

「不用想了,來我家吧,想你也不會走回家吧!」的確,雨下得太大了…小玲已拉著我並撐了雨傘就走!

因為雨下得實在太大,而小玲的只是一人用的小傘,她把雨傘給我撐後就緊緊的挽著我的手臂,胸部也就貼在我的手臂上,那軟棉的感覺實在舒服><!(突然起了色慾!)

在往她家的途中,想到她是跟父親一起住,如果她父親看到她帶了一個男生回家過夜,那不就…

「玲姐,妳不是跟妳爸一起住嗎,那麼晚我跟妳上去過夜,不太好吧…?」小玲眼角向上瞄了我一眼,帶著鬼魅的眼神對我說:「放心,我爸常回大陸工作,一年也沒有回來幾次!」

不會吧?那不就是我一直擔心的 >>>「男女共處一室?」「玲姐,那就更不好了…我還是回家比較好!」 「你男生怕什麼?連我也不怕了,龜龜毛毛的!」 小玲的家離火鍋店真的很近,隔了一條街就到了,那是棟舊式大樓,跟她摸黑上樓梯之後就到她家了!

她的家並不大,一廳兩房加起來約三十坪,她給了我毛巾跟t-shirt短褲之後就叫我先洗澡 >>>洗完澡之後就換她洗,進浴室以前她先帶我到她房間的書桌並給我看相簿來消磨時間 >>>一整本相簿都是小玲國小及國中時的照片,有跟同學一起照的,也有獨照,感覺小玲其實也蠻可愛的,加上她熱情的性格,在學校應該蠻活躍,而且她那雙長長的眼睫毛,實在蠻吸引人…「你怎麼看到流口水?」看著看著,突然聽到小玲的聲音,害嚇了我一跳,抬頭看著房門外的她,更差點讓我流鼻血>?<!

洗澡後的小玲,上半身只穿著一件墨綠色的肚臍= =a沒錯,那是中國式的肚兜,就是前面一塊布,後面結著兩根繩子的那種 >>>那豐滿的乳房像是要破布而出似的,而胸前那兩顆跳豆若隱若現,而下半身則穿著一條藍色的熱褲,那是不能再短的程度… 「玲…小玲姐 >>>妳怎麼穿成這樣?」她回說:「我這樣穿會很奇怪嗎?夏天睡覺當然是穿成這樣!」(眼前這景象真的會讓人想入非非阿><!)

話是沒錯,但在男生面前,也應該忌諱一下吧…「你還沒告訴我你看什麼看到流口水?」小玲邊說邊來到床上盤腿坐著正對著我 >>>因為小玲採用盤坐,而坐在書桌前的我看著她的時候,目光自然的向下移,不自覺的瞄她的大腿跟小熱褲,那寬鬆的褲管讓人想入非非…我回說:「我哪有流口水,只是看到穿校服裙子的妳,覺得好笑!」 「什麼好笑?」小玲帶點要殺人的語氣問我!

我說:「呀!沒什麼 >>>我累了,我去客廳的沙發睡吧!」

小玲說:「那是木造的,那麼硬怎麼睡!」

我又說:「那…妳是說讓我睡你爸的床囉?」

小玲回說:「我爸的睡房是鎖住的,我沒有鑰匙耶!」

我繼續無言的問著:「那我到底…?」

小玲說「睡在這房間就好了!」

我說:「妳房間地闆面積太小了,怎麼睡得下?要我坐在椅子上睡嗎?!」

小玲又說:「笨蛋,誰叫你睡地闆,我房間沒有床嗎?」

我說:「那妳要睡…?」

小玲說:「我當然也是睡床,難道要把床讓給你嗎?找死!」

我回說:那就是要我們一起睡?不太好吧,那真的是很危險…@@!

小玲說:「死色鬼你在想什麼?晚上你敢碰我你就死定!」

我又回說:「是是是…玲姐我都聽妳的,小人莫敢不從!」

女生的心態真是奇怪,但也好,既然小玲自己都這樣說,那我想我們今天晚上一定可以安睡到天亮的。我跟小玲也躺在床上,她靠牆睡床左邊,而我則睡右邊床外側背對著她睡,關燈以後,睡意很快的襲上,也難怪,今天加班到淩晨一點,到現在兩點多才睡><!

小玲說:「小菜鳥!」

我說:「怎樣,玲姐大人!」

小玲說:「你記得我剛說的話嗎?」

我說「當然記得,放心,我不會碰妳的!」

小玲說:「如果你碰我的話怎麼辦?」

我說:「隨妳怎樣都沒關係,反正我不會碰!」

小玲說:「呵…這可是你說的噢!」「嗯,睡吧,晚安!」

說真的,一個穿得這麼清涼的女生躺在自己身邊睡覺,又怎會不心癢癢…當然我阿 >>>想借睡摸一下,但想到既然小玲那麼安心的讓我睡在旁,自然就是相信我,我怎麼可以做出小人之行為?

正當要倒頭大睡的時候,突然感覺腳底闆癢癢的,像是有螞蟻在騷的樣子。不會吧?難道是因為颳颱風,故螞蟻跑到二樓來?很快,我感覺到那並不是螞蟻,而是冰涼的腳指甲 >>>當然,那並不是我在左腳騷右腳底的癢,那是小玲的腳 >>>一開始我還以為小玲已經入睡了,故不自覺的腳伸了過來,因為我是側躺背對著她睡的,所以我看不到她,但漸漸的我感覺到小玲光滑的大腿貼到我的大腿後方。那麼快就翻身了 >>>睡得也真快!

很快的,我就感覺到小玲的左手搭在我的腰上,手指張開,似動非動,像是撫摸,害得我心跳加速,想要轉一下身來避免尷尬。正想要轉身改成正躺的時候,發現背後有一股壓迫感,害我進退兩難,那並不是小玲的殺氣,而是小玲那飽滿的雙峰緊貼在我的背部,她的心跳亦隨著她的乳尖傳到我心房。我跟她前後「胸貼背><」的睡姿實在令我不知如何是好,正在想辦法「解脫@@」的時候,又發現隨著小玲的呼吸,她正從嘴巴把熱氣呼到我後頸。這一呼可真不得了,因而令我睡意全消的同時,也喚醒了我的小老弟了!

我心想 >>>好兄弟,乖,不要亂來,快點睡覺!正當我嘗試用精神催眠我的小老弟叫他快點睡覺的時候,小玲搭在我腰上的左手,突然再往前伸一手舊把我的小老弟給緊緊的抓住,小玲這一抓真的是把我三魂七魄也抓起來,立即轉身面對小玲並開口道: 「小玲,妳在幹嘛?!!!」在微弱光線下,我看到小玲正看著我忍著笑,左手還是抓著我的小老弟!

我荒了,問著小玲說著:「妳…妳….妳在幹嘛@@?」雖然光線很暗,但我知道我現在的臉紅得像關公一樣。

小玲淫淫笑說:「嘻,我正在誘惑你呢!」

我說:「但…妳不是說….不可以…..不可以碰?!」這真的是我一生中遇到最尷尬的事,因為我正跟著一個抓著我小老弟的女生在床上對話,但這卻令我的小老弟更加莫名興奮了起來><!

我心想 >>>拜託,這種時候你大哥快被嚇得縮陽了,你到底在興奮什麼!

「對噢,我是說你不可以碰我,但可沒說我不可以碰你噢!誰叫你平常老是虧我,現在我就看你現在可以忍多久!」小玲在奸笑著的同時,隔著短褲抓著我小老弟的左手,開始緩緩的上下套弄著!

我說著:「妳…妳好….卑鄙!」這可是我第一次被女生套弄小弟弟,雖然是隔著褲子,但那感覺對我來說實在受不了,才沒一下子就讓我龜頭一縮,想有射精的衝動,我趕緊把小玲的手撥開,以解燃眉之急 >>>正當我為剛剛的危機鬆一口氣時,卻發現在黑暗中,小玲的雙眼正不懷好意的看著我。那真的是一雙勾魂的瞳孔,怎麼我以前一直沒有發現?

小玲說著:「呵呵,小諾,你違反協定了@@!」

我說著:「呀…那是因為><!」我實在難以啟齒,故隻好舉手投降:「好,我認了,要怎樣悉隨尊便!」

「那我就要…你….親我!」正當我還在懷疑我是不是幻聽的時候,一沬濕潤的唇印上了我的嘴巴,不輕不重的滋潤著,而小玲用右手摟著我背的同時,左手也再一次摟著我的小老弟 >>>對於一瞬間發生的事情我實在反應不過來,為了靜觀其變,我「安份的」把雙手放在小玲翹翹的臀部不動。小玲嘴巴跟左手的行動對我來說有著矛盾的感覺,如果說她左手的套弄是在挑逗我的話,她的唇卻像是安撫著我內心的衝動!

漸漸的,我們二人的專注力像是集中在親吻上,我們從一開始蜻蜓點水式的吻,轉為像八爪魚般吸啜的吻,再化為激情的舌吻 >>>小玲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而我們的吻更變得激情貪婪,小玲的手亦離開了我那堅硬的小老弟,轉而把手插進我的頭髮內亂抓,左腿也自然的勾著我的腳。受著小玲的影響,我放在她臀上的雙手也開始不安份了起來,開始慢慢的撫摸她赤裸的背及穿小熱褲的臀部,那充滿彈性的臀部讓我愛不惜手,貪戀的用指頭在上面打圈。突然,正在舌吻中的舌頭,被小玲狠狠的咬住,並停止了我們所有的動作!
我大叫著:「呀!呀…呀….痛痛!不要!!!」

小玲這一也突如奇來的舉動,又讓我的小老弟縮了一下 >>>小弟弟,辛苦你了…

小玲鬆開了牙齒,厲正嚴詞的問:「喂,你的雙手在幹嘛?」

我說:「呀…在@@!」

小玲又說:「唉…早說你不行,你又違反協定了!」

我實在百口莫辯,輸得心服口服!

小玲說著:「好 >>>現在再命令你…繼續剛才的動作!」話一說完 >>>小玲立即跨壓在我身上 >>>把舌頭再一次鑽進我口中!為了接受「懲罰@@」,我只好繼續剛才的動作,雙手繼續遊走在她的背及小屁股上。由於現在小玲是跨壓在我身上,兩腿分在我兩側,嘿嘿,我突然想到了一個惡作劇!

我假裝不經意的分別把她兩條腿往上方提,讓大腿分更開,從上而看變成一個「M」字型,然後緩緩向上撫慰著她的大腿,慢慢的,我把手指頭伸進了她寬鬆的褲管,最後 >>>整支右手伸進了褲中,直接撫摸著她的屁股;在此同時,我也一直留意著小玲的表情,深怕她發現後再一次把我舌頭咬住(這次可能會咬掉也不一定>?<),但奇怪這次小玲並沒有咬我的舌頭,只是舌吻變得更激烈、更貪婪的吸啜我雙唇,而臀部亦開始上下的緩緩擺動,像是要甩開我的手的感覺!

我的右手早已處身小熱褲內,不論她屁股怎樣的擺動我還是貼在上面,沒辦法,我是一個守信的人,正乖乖的接受懲罰@@!

而她越是擺脫不了,動作亦越大,連帶關係下,她上下的擺動,也令到她的胸部開始在我的胸口摩擦,雖然隔著她的肚兜及我的t-shirt,但明顯的她的乳頭早已堅挺起來,正在不自覺的誘惑著我 >>>隔靴騷癢總是難耐,我比較閒的左手開始慢慢往上移,來到小玲腰後的肚兜繩子,隨著她身體的上下擺動而輕輕的拉解開蝴蝶結,小玲並沒有發覺,像是享受著我右手在屁股上的愛撫,繼續的跟我吻著;解開了腰後的繩子,左手繼續的往上輕撫,來到了她後頸的蝴蝶結上,隻要再解開這繩子,她的肚兜就完全解開了!(YO~我還真是解衣高手阿><!)

我重施故技把後頸的繩子解開後,內心正為完成這完美動作而喝采的時候,小玲像是察覺了甚麼,立即停止了所有動作,這次我沒有那麼笨,立刻把舌頭收回去。

我痛叫著:「呀!呀…呀….痛痛…不要!」沒錯,她的確沒有咬到我的舌頭,但我還是痛得呻吟起來,因為她再一次握住我的小老弟,而且感覺到她的指甲正慢慢陷入肉中 >>>不…不要!我小弟可還是處子之身@@,饒命呀玲姐…><!

小玲說著:「死色鬼,竟敢偷偷脫我的內衣。」

我回說:小姐那妳是什麼,竟然明目張膽的握住我的小老弟!

我又說:「我…我看妳熱嘛,所以幫你脫一下,免得流汗咩!」 >>>完了,這種爛理由我竟然都可以說出口,我的小老弟,來生再做好兄弟吧!

「噢,原來是怕我熱,那麼好心…」小玲在說話的時候,手已沒有再用力,但還是握住我的小老弟的說著:「我看你比較熱,那你也脫吧!」

我回說:「我…不….不用了…..不……不熱不熱,哈@@!」完了,如果脫了真的完了,我們一定會走上不歸路,不行 >>>我心想著!

小玲又用帶著威脅的語氣說著:「小菜鳥,因為剛剛你又再一次違反協定,所以這次換你脫衣服!」

我說過我是守信之人,所以我只好無奈的照著辦,而在我脫t-shirt的時候,小玲不免要移一下上半身好讓我脫,而同時由於她肚兜的兩條繩子已解開,讓它亦順著滑了下來 >>>在看到肚兜滑下的一瞬間,因為光線微弱故我看不到甚麼,但讓我靈機一動的想放手一博!!!
在我把上衣快要從手臂脫掉的一剎那,我用力的用雙手把小玲的肩膀往上一推,讓她從跨壓在我身上的姿態,變成跨坐在我腰上的姿態,而她的肚兜當然沒有附在她身上,令她上半身形成赤裸裸的狀態;小玲被這一情況嚇得啞口無言,立即鬆開她握住我小老弟的手並自然的用雙手護著胸部!

嘿嘿~小老弟快感謝我吧,我不只是要讓你脫離苦海,更要你建立霸業大展鴻圖!!!

我見機不可失,立刻起來把小玲雙手往左右兩側拉開,並反壓她在床上;當她回過神來想要反抗的時候,我已經展開舌頭攻勢,但地點不是她的嘴巴,而是坦蕩蕩展露在我面前的雙峰!

小玲舒服的叫著:「呀!可惡~你…卑….鄙…..嗯…哼….嗯…..舒服!!!」

從剛才被小玲握住小老弟,到我反守為攻,一切發生的也隻是在三秒鐘以內,轉攻後我一直沒有停下來,用舌頭攻擊著小玲左胸凸出的乳頭,時而打圈,時而輕咬,讓小玲舒服呻吟著!

看到這裡也許會有大大疑問:「小諾不是處子之身嗎?怎麼像老手一樣,竟然還來一招轉守為攻?」這一切可就要拜訪上天賜給人類的偉大發明~~就是~A片雖然我並沒有實際的上場經驗,但因為閒時也偶有研習A片之技巧,並常處於「精神想像訓練狀態」(就是幻想),故在實際使用時得心應手,如有神助!

小玲舒服呻吟著:「呀!你…哼….死菜鳥…..呀!舒服!!!」小玲在剛開始的幾秒鐘掙紮以後,開始慢慢享受著乳尖因刺激而帶來的興奮,雙手反抗之力漸失,並開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有一句沒一句的呻吟著,在確認她已沒有攻擊力的時候,我鬆開了捉著她的雙手,右手開始搓揉著她的右胸,由裡而外的,均勻的搓揉著!

由於在黑暗中,並不能目測小玲那飽滿的胸部,而我也不會分甚麼罩杯,只是感覺她的胸部一隻手也掌握不了,而且富彈性,像麵粉一樣。

小玲突然叫著:「你!你!!你的手!!!在搓麵粉嗎???」

我說:「呵…被發現了><!」

小玲說著:「但!但…><」

我問著:「但是什麼?」

小玲呻吟著:「但…很….很舒服!!!」

我說著:「當然,我的師父是加騰 英!」「什…麼….誰…..是…呀….是誰…..」我沒有再回答小玲,繼續專心於我的攻擊,在我手口並用的刺激她胸部的時候,我的左手並沒有閒著,我漫遊於她的小腹,並來到了她的大腿根部!

喔喔~是這裡了,那秘密花園到了 >>其實由一開始到現在,我一直也在猶豫著到底我應不應該這樣做,雖然很明顯的是小玲一直誘惑著我,但我們之間並不是男女朋友,只是在一起工作了一個月的同事而已 >>>我對她的好感不會沒有,但我清楚知道那並不到「愛」的程度,而且這可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而初夜這回事亦永遠只得一次,我應該要清楚考慮到底我的初夜是要給我所愛的人還是只]為了那一時衝動,但來到了現在,我知道我們雙方都沒有退路,如果現在我決定停止的話,相信對小玲也是一種傷害…我只是隔著小熱褲來上下按摩著那花園的入口,發現那裡早已氾濫成災,整條小熱褲早已沾滿了愛液,粘粘瘩瘩的><!

我挑逗的說著:「玲姐,妳的小熱褲都濕透了呢!」

小玲呻吟著說:「呀!死…色….鬼…..你……呀哈!不要…不要再說….了!」小玲被我上下其手,早已整個人癱軟下來,仰著頭喘著氣!

現在開始換成我對她奸笑著:「這樣對皮膚不好的,會起紅疹,我幫妳脫掉好嗎?」

小玲呻吟著:「你…嗯哼….噢…..色鬼!隨…隨便你….哼><!」

我整個人開始往下移,來到了小熱褲前,開始用雙手替小玲把小熱褲脫掉,而小玲亦配合著我的抬高了大腿。在黑暗中,我實在不能看清楚小玲的秘密花園,但夾雜了小玲的體香、汗味和愛液,令我產生了異樣的感覺!

終於,真實的胴體出現在我面前了 >>>小玲問著:「你…你在看什麼?羞死了><!」被小玲這麼一說,才發現自己正在她的花園前發呆,當然她並不知道我在想什麼,還以為我一直盯著她那地方看!

為了慶祝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女生的秘密花園以及「賑災@@?」,我毫不猶豫的把頭埋進小玲的溫柔鄉,努力的吸啜著:小玲受不了我突如其來的刺激,禁不住的大聲呻吟著…以及用雙手按壓著我的頭部往她花園去…呻吟著:呀呀呀!你…哈….哈…..受不了!!!呀!停…停….快點停><!」

奇怪,又叫我停,卻又壓著我讓我差點呼吸不了,而那黃河or長江 >>>氾濫的災情愈來愈嚴重,我也只好更賣力的吸水,而雙手就移回到她的雙峰上繼續按摩!

小玲呻吟著:「呀!哈…哈….嗯哼…..嗯…嗯嗯嗯….不行了!呀呀><!!!」

我趕緊停止所有動作,抬頭擔心的問:「怎麼了?是不是痛?」

「不是!」小玲氣急敗壞的說!

我又問:「那妳怎麼喊救命?」

「呀!!!」小玲像是快要爆炸的說:「沒事!!!繼續!!!」我實在不明白,但看她氣沖沖的樣子我也只好聽命,再一次觸碰那肉豆,跟剛才一樣小玲又像觸電似的整個人弓了起來 >>>叫著:「呀呀!哈…呀呀呀!!!」為了怕被她罵,我這次沒有停,繼續的快速輕颳著,小玲的叫聲不斷,一面大幅度擺動身體像要掙脫我,卻又同時用雙腿雙手把我壓得死死的。這招果然利害,除了舌頭,我頭部根本動彈不得。花園又再一次氾水災,但亦明白到剛剛那位置讓小玲非常興奮,應該就是A片所說的陰核!(小豆豆@@)

小玲受不了的呻吟著:「小諾…不要….不要再鬧了…..來吧…哈….求求你><!」

我心想著;「哈~終於求饒了吧?」我還是沒有停下來,並改為嘗試把舌頭在花園洞中進進出出!

小玲呻吟著:「呀呀呀~對…不要了….呀…嗯….哼@@!」小玲像是洩了氣似的整個人大字型的癱在床上,看來她已沒力反擊。說真的,這一刻突然變得感性起來!

因為我終於要破處子之身,一嘗禁果的滋味 >>>我強忍著感動的淚水,跪坐在小玲的大腿間,並抓著她的腳踝提高慢慢向兩側分開,形成一個大的「V」小玲的花園沒有遮掩濕潤的完全呈現在我面前,並形成了一個淫邪的畫面,而到現在我才注意到,原來小玲是白虎,沒有體毛,難怪剛才一直總是覺得少了一點甚麼><!

我不自覺的小聲問到:「妳是白虎?」 >>>小玲說著:「你…是瞎子噢….還一直看…..討厭!」小玲喘著氣的別過了臉,韱腰像是害羞的扭動著,這時才發現小玲已變得嬌媚,不再是火鍋店的小男生,而她現在這扭腰的姿勢更激發起了我原始的獸性,小老弟已到了堅硬的頂點!

「你…你還在幹嘛@@?」小玲帶點催促的語氣說道!

我說著:「嗯,我來了…」這一句不像是回答她,我更像是說給自己內心聽,說給小老弟聽,說給快要成為過去的處男小諾聽 >>>我把小玲的腳踝拉下來往兩旁壓,讓她的成了一個「M」字型,然後我把小老弟抵在她的洞口上,花園的愛液亦自然的沾到龜頭上去 @@!

「小玲,要進去囉…」在攻城以前,我再一次柔聲的問小玲!

「嗯…..」小玲閉著雙眼別過臉,像是靜待著接下來的激情 >>>我慢慢的往洞內挺進了一點,小玲眉毛動了一下,從她的表情我難以理解她是痛苦還是舒服 >>>由於之前已作了長時間的挑逗,濕潤的秘密花園像是一個吸盤似的慢慢把我的小老弟給吞噬下去!

「嗯…呀….呀哼…..嗯嗯……」在小玲小聲呻吟的同時,我整支小弟弟也已完全探入洞內 >>>挖~原來這就是女生的花園,難怪每個男人也愛她,每個男人也天生注定好色 >>>被那濕潤的肉洞給包圍著,小弟有著說不出的騷麻,我停止了動作,用心去慢慢感受這奇怪的一切!

「你…怎麼停了@@?」小玲按捺不住自己扭動著小腰,讓我的小老弟在她洞內順時針的打轉 >>>受到這初體驗的刺激,我的衝動勝過了一直保持的冷靜理性,雙手撐在小玲的雙肩旁,以伏地挺身的姿態進行劇烈的活塞動作!

「呀呀呀呀…你….怎麼…..呀呀哈呀……嗚嗚…哼….呀…..不要>>>才剛進行了三十下的快速活塞動作,正感到自己快要昇天而大聲喘氣的時候,突然感到小弟弟開始不受控製抽動了起來,我知道我忍不住要射了!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我想把小弟抽出以免射在裡面的時候,龜頭一縮,腦袋變得一片空白,我已感覺到我的精液已全數的釋放出來@@!

我呻吟著:「嗯嗯…嗯….哈…..嗯!」我無力的壓在小玲身上,跟她一樣大口的喘著氣,內心正在回想著剛剛的情形…遜弊了….竟然那麼快就射了…..我把已變軟的小弟弟抽出,感覺到洞內的精液跟愛液也緩緩流出!

「對不起呢,那麼快>>>「嗯,沒關係…」小玲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我摟抱入懷,像是在安慰著我似的!

很快我就墜入了夢鄉,就在小玲的懷裡。我沒有注意到我們做愛做了多久,也沒有注意我睡了多久,我隻知道在我醒來的時候,感覺到我的小老弟早已比我早起床,抬頭看一下窗外,天空有點亮,應該是清晨,低頭一看,這一看真不得了!!!

只見小玲早已醒來,側躺在床較末端,在她臉前的五公分處,正是我那已朝氣勃勃的小弟弟 >>>「呀!妳…」小玲聽到我的聲音,視線從我的小弟弟轉到我的臉上 >>>小玲說著:「呵,你醒來囉!」
我問著:「妳…妳在幹嘛?」

小玲說著:「沒…沒有,我只是在看小小諾,他很可愛呢><!」

我問說:「怎麼說呢?」

小玲:「因為他很嬌小^^!」

我無言:「…….」相信任何一個男生被人說他的小弟弟嬌小,實在很難回什麼客套話。小玲嘻嘻哈哈的躺回我旁邊,嬌滴的依在我懷裡 >>>「而且看昨晚的你,就知道你是處男@@」我心想:「…….」還是被發現了…

「所以你是名符其實的『小菜鳥@@!』,嘻…」小玲癡癡的笑著,在她沒注意時,我一手就伸進她的秘密花園去……

小玲笑著:「嘻嘻…呀….呀哈…..你…你幹嘛….嗯!!!」 >>>「被你這麼一說,害我有點羞!」 >>>「呀…嗯哼….那…..那為什麼!!!」 >>>「羞死了,所以小小諾要找洞去鑽^^」

「呀…你….嗯……不要…使壞….呀哈…..哈!!!」看來小玲的花園是極度敏感帶,才用指頭摸一下,她就忍不住吟聲不斷,愛液亦很快的再次氾濫!

我說著:呵,妳的小妹妹也很可愛呢,才碰她一下就一直流鼻水@@」

小玲呻吟著:「呀…哼….都…..嗯..都是….你害的…..嗯哼!!!」才一下子我的手就沾滿了小玲的愛液,我把它沾在一直在堅挺狀態的小老弟上,然後把小玲的身體伏臥在床上,然後左手一把從她腰部提起,讓她成為背對著我的跪拜狀,我這次沒有猶豫,對準了洞口之後就一桿直入 >>>「呀呀呀…受不了….嗚…..哼…呀呀!」由於昨晚才射精一次 >>>所以小老弟的敏感度下降,在我快速在小玲花園進出時,並沒有出現昨晚早洩的情況。在天未亮的清晨,看著眼前小玲玲瓏的臀部曲線,下體間的拍打碰撞聲,再加上絡繹不絕的呻吟聲,實在是人生一大快事也!

小玲激烈的呻吟著:「呀呀呀呀…不…不行了…到….到…..到底了…呀呀….嗯嗯!」

我叫著:「哼!誰剛才說小小諾很嬌小的@@!」
小玲呻吟著:「嗚嗚嗚…嗯嗯呀….饒…..饒了我吧…呀呀哈呀!」小玲的雙手早已無力支撐,整個上半身已倒在床上,我把她推倒變成側臥,然後把她雙腿合攏提到她胸前,繼續採用從後插入式的姿態插入,此角度令小玲的花園更凸,而合攏的雙腿亦令洞穴更狹窄!

「呀…真的….受不了…..救…救命呀呀呀….嗯呀…..嗚嗚!」看著小玲的臉部表情,一副似哭非哭的樣子,雙頰紅潤,最後更羞得用雙手掩臉!

我說著:「那剛才誰說我是『小菜鳥』呢?嗯?!」想到昨晚她對我的挑逗及今天早上的玩笑,我得勢不饒人的繼續問道 >>>「嗯嗯嗯…呀呀….對…..對不起…我….是我…..錯!」再抽插了大約五十下以後,看來小玲終於到達高潮!

「呀呀呀…到了….到了…..呀呀哈…到了….呀!」小玲先是整個人抖了一下,雙手扯著床單,像是要把它撕破一樣,然後在一聲高昂的長長叫聲以後,翻二一下白眼,像是昏死了一般。此時我也到達了高漸,低沉的哼了一聲,我也把那精液再次射在小玲洞穴內,然後再一次無力的倒在她身上。真的是難忘的初夜,而且還是一天兩次@@!

倒下去又回鍋睡之後,快十點時我們就起床然後 >>>一起去淋浴,更互相愛撫,差一點就想再幹一次的時候,才又記起要回火鍋店上班><!

「疑?小諾你怎麼還是穿著昨天的衣服,而且一臉疲態,你沒有回家嗎?」老闆娘一看到我就好奇的問。

「呀…那是因為….昨晚太晚下班沒有公車了了,雨也下太大,所以到了附近的網咖待到早上@@!」

「真的抱歉呢,沒想到昨天要加班到那麼晚,還害你回不了家,這樣吧,你今天不要上班了,好好回家睡一覺,薪水我會照付你,放心!」

天啊!這麼好的老闆娘可以到哪裡找?回頭看了一下小玲,發現她正不服氣的看著我,對我做了一個鬼臉,我像是說謊成功的小孩子一樣,吐了吐舌頭,然後跟老闆打過招呼就回家!

自此以後,我跟小玲在店裡時還是一樣的斗嘴,但每到午休時間,我都會到小玲家跟她「交戰」一番,此亦讓我的性愛技巧更趨成熟,說真的,我知道小玲喜歡我,但我卻一直在猶豫,故沒有給她甚麼承諾,因為那時候在我心中一直存在著另一個人,故在暑假快結束時我就辭去了火鍋店的工作,無情的跟小玲斷了聯絡@@到了現在每次回想起那年少的一時衝動,自己的初夜竟然不是跟女朋友,而且還傷了別人的心,真的後悔莫及,也許我有著奇怪的「處子情意結」吧,在此也希望還是處子的少年們,不要因一時之性衝動讓自己後悔……

我想很多大大的第一次,不論男女,他們的初夜多是跟自己的男女朋友發生,而我的第一次卻並不是自己的女朋友,每次回想起來總是………(真是刺激又…@@!)

記得那年我十九歲,是高二的暑假,並不喜歡唸書的我,對接下來的聯考並不當作一回事,故終日遊手好閒,母親大人實在看不過去,故決定用「封鎖政策!」來「鼓勵!」我出外找份工作,甚麼是「封鎖政策? >>>但凡當過人家小孩的都會知道,那就是不給零用錢…在家開始以泡麵解決三餐的第四天,我終於屈服於金錢之下,決定出外隨便找一份工作,最後找了一份火鍋店的工讀,原因很簡單,因為做餐廳一定包膳食,除了可以省下每天一百塊的夥食費,更可以吃到飽。當然在找工作的時候,我真的隻是單純的希望在食物方面可以吃到飽,並沒有多想其他….

那是一間家庭式經營的火鍋店,樓面不大,約四十坪,櫃檯收銀的是老闆娘,而老闆則負責廚房,負責外場的有我以及另一個女生,而老闆的兒子在有空的時候也會來幫忙一下,但他兒子真的「很少有空><!」,而且每次來到只會「愈幫愈忙 @@!」,所以扣除掉那個可有可無的太子爺,每天在外場工作的就只有我跟那女生-小玲。

說真的,在暑假的時候,有誰會想去吃熱騰騰的火鍋@@?所以每天午飯時段生意都是很淡,只有在晚上以及假日的時候客人才會比較多,因為這樣所以每天的工作真的蠻輕鬆,早上十一點上班打掃一下,跟老闆在廚房準備一天份的火鍋肉料,吃過午餐,應付午間時段的幾個客人,然後就到兩點到四點的的午休時間,因為火鍋店離家有點距離,要二十分鐘的公車車程,故在午休時段我都會在店裡閣樓的雜物室午睡,老闆跟老闆娘則會回三樓的家或外出,而小玲則會回家。才工作了兩天,因為中午時段實在沒甚麼客人,故跟小玲已聊很多,原來她比我小一歲,但在國中畢業後就輟學,來這店作正職已有半年多;雖然她比我小,但跟我比她是老鳥><,我開始虧她叫她「玲姐!」,她也不服氣的回敬叫我「小菜鳥@@!」!

小玲並不高,約155公分,黑黝的膚色,圓圓的臉蛋配上短髮,加上工作時的幹勁及體力,活像一個小男生,不過每次看到她因身材矮小而顯得更為豐滿的雙峰,總是令我臉紅赤熱!久了以後,開始覺得小玲不隻工作時像男生,在思想上更像男生的「豪放@@」!

何謂「豪放」 >>>豪邁奔放也!才認識沒多久,當小玲知道我家跟店有段距離時,便提議在午休時可以到她家休息,因為她家跟店很近!

看到這裡的各大大,一定是拍手叫好了吧?「女生主動邀請還不快答應>>>「反正我已習慣睡雜物室!」這爛理由來婉拒了…雖然我已高二,而且還會虧妹妹、看A片,但一想到「男女共處一室@@」我就害怕起來,雖然我國三時也有一個女朋友,但我們那時也只是處於二壘階段,從沒有想過更進一步,說到底,因為我怕…所以每次跟小玲聊到男女忌諱問題,我外表總是裝著一副老手樣子然後虧她一下來輕輕帶過,實質是內心小鹿亂撞,尷尬不已!(YO~遇到妹妹當然假一下 >>>假死一下><!)

就這樣,日子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個月,店裡的工作早已駕輕就熟,而在店裡跟小玲、老闆和老闆娘已混得很熟了,有時候下班後還會跟老闆喝兩杯,而跟小玲則玩鬧歸玩鬧,但也隻局限於上班時間,晚上十點下班後就各自回家。

有一天晚上,忘了那颱風的名字(= =a颱風的名字不重要吧,嘿嘿 >>>重要的是看倌們繼續看下去就對啦^^!),反正是中颱以上的,外面一直嘩啦的下著大雨,整個晚上一桌客人也沒有!(誰颱風天會來火鍋店吃飯的= =a)

到晚上九點,老闆娘正打算要提早打烊的時候,卻來了一群客人 >>>(還真的有!!!)其中一個看來是老闆的老朋友,老闆一見他就立即跟他寒暄一下及帶上桌,並令我跟小玲快點準備伴酒菜跟啤酒,見到他們紅光滿臉、滿身酒氣,應該是來續攤的,老闆也跟他們喝起來,吵吵鬧鬧的,老闆娘悄悄把我拉到一旁道:「小諾真對不起,今晚可以幫我加班一下嗎?因為老闆他一高興 >>>喝酒就容易醉,而我明天還要早起去菜市場進貨,我先回去睡,你跟小玲幫我服侍一下他們吧!」

反正加班時也沒有什麼工作,只是要坐在櫃檯看他們有什麼需要就可,當然我也爽快答應,老闆更叫我們拿啤酒喝沒關係,等一下幫忙善後就可!(真爽~可以加班賺錢又有的喝><!)

然後我就跟小玲坐到櫃檯那邊喝啤酒,聊著有的沒的,這根本就是享受,我來火鍋店上班是正確的^^!

客人們坐到十二點才離開,老闆也醉得有點迷糊,我跟小玲兩人開始去收桌洗碗,然後把老闆「帶」回三樓的住處,就準備回家。雨還是一直的下著,看一下錶,才發現已是半夜一點多 >>>公車早就沒了!(嘿~有半夜公車嗎?!!!)

「糟了!尾班公車早已開出…」 我跟小玲站在店門外,看著那像小河流的水溝!

「來我家住一晚吧,反正你明早也要上班!」 >>>「不…不用了,我改坐計程車回去就好!」

「你白癡耶,現在截到車司機一定會收附加費,那你加班不就白做?」挖哩勒!!!對噢,真的是白做,唉…開始後悔答應加班!

「不用想了,來我家吧,想你也不會走回家吧!」的確,雨下得太大了…小玲已拉著我並撐了雨傘就走!

因為雨下得實在太大,而小玲的只是一人用的小傘,她把雨傘給我撐後就緊緊的挽著我的手臂,胸部也就貼在我的手臂上,那軟棉的感覺實在舒服><!(突然起了色慾!)

在往她家的途中,想到她是跟父親一起住,如果她父親看到她帶了一個男生回家過夜,那不就…

「玲姐,妳不是跟妳爸一起住嗎,那麼晚我跟妳上去過夜,不太好吧…?」小玲眼角向上瞄了我一眼,帶著鬼魅的眼神對我說:「放心,我爸常回大陸工作,一年也沒有回來幾次!」

不會吧?那不就是我一直擔心的 >>>「男女共處一室?」「玲姐,那就更不好了…我還是回家比較好!」 「你男生怕什麼?連我也不怕了,龜龜毛毛的!」 小玲的家離火鍋店真的很近,隔了一條街就到了,那是棟舊式大樓,跟她摸黑上樓梯之後就到她家了!

她的家並不大,一廳兩房加起來約三十坪,她給了我毛巾跟t-shirt短褲之後就叫我先洗澡 >>>洗完澡之後就換她洗,進浴室以前她先帶我到她房間的書桌並給我看相簿來消磨時間 >>>一整本相簿都是小玲國小及國中時的照片,有跟同學一起照的,也有獨照,感覺小玲其實也蠻可愛的,加上她熱情的性格,在學校應該蠻活躍,而且她那雙長長的眼睫毛,實在蠻吸引人…「你怎麼看到流口水?」看著看著,突然聽到小玲的聲音,害嚇了我一跳,抬頭看著房門外的她,更差點讓我流鼻血>?<!

洗澡後的小玲,上半身只穿著一件墨綠色的肚臍= =a沒錯,那是中國式的肚兜,就是前面一塊布,後面結著兩根繩子的那種 >>>那豐滿的乳房像是要破布而出似的,而胸前那兩顆跳豆若隱若現,而下半身則穿著一條藍色的熱褲,那是不能再短的程度… 「玲…小玲姐 >>>妳怎麼穿成這樣?」她回說:「我這樣穿會很奇怪嗎?夏天睡覺當然是穿成這樣!」(眼前這景象真的會讓人想入非非阿><!)

話是沒錯,但在男生面前,也應該忌諱一下吧…「你還沒告訴我你看什麼看到流口水?」小玲邊說邊來到床上盤腿坐著正對著我 >>>因為小玲採用盤坐,而坐在書桌前的我看著她的時候,目光自然的向下移,不自覺的瞄她的大腿跟小熱褲,那寬鬆的褲管讓人想入非非…我回說:「我哪有流口水,只是看到穿校服裙子的妳,覺得好笑!」 「什麼好笑?」小玲帶點要殺人的語氣問我!

我說:「呀!沒什麼 >>>我累了,我去客廳的沙發睡吧!」

小玲說:「那是木造的,那麼硬怎麼睡!」

我又說:「那…妳是說讓我睡你爸的床囉?」

小玲回說:「我爸的睡房是鎖住的,我沒有鑰匙耶!」

我繼續無言的問著:「那我到底…?」

小玲說「睡在這房間就好了!」

我說:「妳房間地闆面積太小了,怎麼睡得下?要我坐在椅子上睡嗎?!」

小玲又說:「笨蛋,誰叫你睡地闆,我房間沒有床嗎?」

我說:「那妳要睡…?」

小玲說:「我當然也是睡床,難道要把床讓給你嗎?找死!」

我回說:那就是要我們一起睡?不太好吧,那真的是很危險…@@!

小玲說:「死色鬼你在想什麼?晚上你敢碰我你就死定!」

我又回說:「是是是…玲姐我都聽妳的,小人莫敢不從!」

女生的心態真是奇怪,但也好,既然小玲自己都這樣說,那我想我們今天晚上一定可以安睡到天亮的。我跟小玲也躺在床上,她靠牆睡床左邊,而我則睡右邊床外側背對著她睡,關燈以後,睡意很快的襲上,也難怪,今天加班到淩晨一點,到現在兩點多才睡><!

小玲說:「小菜鳥!」

我說:「怎樣,玲姐大人!」

小玲說:「你記得我剛說的話嗎?」

我說「當然記得,放心,我不會碰妳的!」

小玲說:「如果你碰我的話怎麼辦?」

我說:「隨妳怎樣都沒關係,反正我不會碰!」

小玲說:「呵…這可是你說的噢!」「嗯,睡吧,晚安!」

說真的,一個穿得這麼清涼的女生躺在自己身邊睡覺,又怎會不心癢癢…當然我阿 >>>想借睡摸一下,但想到既然小玲那麼安心的讓我睡在旁,自然就是相信我,我怎麼可以做出小人之行為?

正當要倒頭大睡的時候,突然感覺腳底闆癢癢的,像是有螞蟻在騷的樣子。不會吧?難道是因為颳颱風,故螞蟻跑到二樓來?很快,我感覺到那並不是螞蟻,而是冰涼的腳指甲 >>>當然,那並不是我在左腳騷右腳底的癢,那是小玲的腳 >>>一開始我還以為小玲已經入睡了,故不自覺的腳伸了過來,因為我是側躺背對著她睡的,所以我看不到她,但漸漸的我感覺到小玲光滑的大腿貼到我的大腿後方。那麼快就翻身了 >>>睡得也真快!

很快的,我就感覺到小玲的左手搭在我的腰上,手指張開,似動非動,像是撫摸,害得我心跳加速,想要轉一下身來避免尷尬。正想要轉身改成正躺的時候,發現背後有一股壓迫感,害我進退兩難,那並不是小玲的殺氣,而是小玲那飽滿的雙峰緊貼在我的背部,她的心跳亦隨著她的乳尖傳到我心房。我跟她前後「胸貼背><」的睡姿實在令我不知如何是好,正在想辦法「解脫@@」的時候,又發現隨著小玲的呼吸,她正從嘴巴把熱氣呼到我後頸。這一呼可真不得了,因而令我睡意全消的同時,也喚醒了我的小老弟了!

我心想 >>>好兄弟,乖,不要亂來,快點睡覺!正當我嘗試用精神催眠我的小老弟叫他快點睡覺的時候,小玲搭在我腰上的左手,突然再往前伸一手舊把我的小老弟給緊緊的抓住,小玲這一抓真的是把我三魂七魄也抓起來,立即轉身面對小玲並開口道: 「小玲,妳在幹嘛?!!!」在微弱光線下,我看到小玲正看著我忍著笑,左手還是抓著我的小老弟!

我荒了,問著小玲說著:「妳…妳….妳在幹嘛@@?」雖然光線很暗,但我知道我現在的臉紅得像關公一樣。

小玲淫淫笑說:「嘻,我正在誘惑你呢!」

我說:「但…妳不是說….不可以…..不可以碰?!」這真的是我一生中遇到最尷尬的事,因為我正跟著一個抓著我小老弟的女生在床上對話,但這卻令我的小老弟更加莫名興奮了起來><!

我心想 >>>拜託,這種時候你大哥快被嚇得縮陽了,你到底在興奮什麼!

「對噢,我是說你不可以碰我,但可沒說我不可以碰你噢!誰叫你平常老是虧我,現在我就看你現在可以忍多久!」小玲在奸笑著的同時,隔著短褲抓著我小老弟的左手,開始緩緩的上下套弄著!

我說著:「妳…妳好….卑鄙!」這可是我第一次被女生套弄小弟弟,雖然是隔著褲子,但那感覺對我來說實在受不了,才沒一下子就讓我龜頭一縮,想有射精的衝動,我趕緊把小玲的手撥開,以解燃眉之急 >>>正當我為剛剛的危機鬆一口氣時,卻發現在黑暗中,小玲的雙眼正不懷好意的看著我。那真的是一雙勾魂的瞳孔,怎麼我以前一直沒有發現?

小玲說著:「呵呵,小諾,你違反協定了@@!」

我說著:「呀…那是因為><!」我實在難以啟齒,故隻好舉手投降:「好,我認了,要怎樣悉隨尊便!」

「那我就要…你….親我!」正當我還在懷疑我是不是幻聽的時候,一沬濕潤的唇印上了我的嘴巴,不輕不重的滋潤著,而小玲用右手摟著我背的同時,左手也再一次摟著我的小老弟 >>>對於一瞬間發生的事情我實在反應不過來,為了靜觀其變,我「安份的」把雙手放在小玲翹翹的臀部不動。小玲嘴巴跟左手的行動對我來說有著矛盾的感覺,如果說她左手的套弄是在挑逗我的話,她的唇卻像是安撫著我內心的衝動!

漸漸的,我們二人的專注力像是集中在親吻上,我們從一開始蜻蜓點水式的吻,轉為像八爪魚般吸啜的吻,再化為激情的舌吻 >>>小玲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而我們的吻更變得激情貪婪,小玲的手亦離開了我那堅硬的小老弟,轉而把手插進我的頭髮內亂抓,左腿也自然的勾著我的腳。受著小玲的影響,我放在她臀上的雙手也開始不安份了起來,開始慢慢的撫摸她赤裸的背及穿小熱褲的臀部,那充滿彈性的臀部讓我愛不惜手,貪戀的用指頭在上面打圈。突然,正在舌吻中的舌頭,被小玲狠狠的咬住,並停止了我們所有的動作!
我大叫著:「呀!呀…呀….痛痛!不要!!!」

小玲這一也突如奇來的舉動,又讓我的小老弟縮了一下 >>>小弟弟,辛苦你了…

小玲鬆開了牙齒,厲正嚴詞的問:「喂,你的雙手在幹嘛?」

我說:「呀…在@@!」

小玲又說:「唉…早說你不行,你又違反協定了!」

我實在百口莫辯,輸得心服口服!

小玲說著:「好 >>>現在再命令你…繼續剛才的動作!」話一說完 >>>小玲立即跨壓在我身上 >>>把舌頭再一次鑽進我口中!為了接受「懲罰@@」,我只好繼續剛才的動作,雙手繼續遊走在她的背及小屁股上。由於現在小玲是跨壓在我身上,兩腿分在我兩側,嘿嘿,我突然想到了一個惡作劇!

我假裝不經意的分別把她兩條腿往上方提,讓大腿分更開,從上而看變成一個「M」字型,然後緩緩向上撫慰著她的大腿,慢慢的,我把手指頭伸進了她寬鬆的褲管,最後 >>>整支右手伸進了褲中,直接撫摸著她的屁股;在此同時,我也一直留意著小玲的表情,深怕她發現後再一次把我舌頭咬住(這次可能會咬掉也不一定>?<),但奇怪這次小玲並沒有咬我的舌頭,只是舌吻變得更激烈、更貪婪的吸啜我雙唇,而臀部亦開始上下的緩緩擺動,像是要甩開我的手的感覺!

我的右手早已處身小熱褲內,不論她屁股怎樣的擺動我還是貼在上面,沒辦法,我是一個守信的人,正乖乖的接受懲罰@@!

而她越是擺脫不了,動作亦越大,連帶關係下,她上下的擺動,也令到她的胸部開始在我的胸口摩擦,雖然隔著她的肚兜及我的t-shirt,但明顯的她的乳頭早已堅挺起來,正在不自覺的誘惑著我 >>>隔靴騷癢總是難耐,我比較閒的左手開始慢慢往上移,來到小玲腰後的肚兜繩子,隨著她身體的上下擺動而輕輕的拉解開蝴蝶結,小玲並沒有發覺,像是享受著我右手在屁股上的愛撫,繼續的跟我吻著;解開了腰後的繩子,左手繼續的往上輕撫,來到了她後頸的蝴蝶結上,隻要再解開這繩子,她的肚兜就完全解開了!(YO~我還真是解衣高手阿><!)

我重施故技把後頸的繩子解開後,內心正為完成這完美動作而喝采的時候,小玲像是察覺了甚麼,立即停止了所有動作,這次我沒有那麼笨,立刻把舌頭收回去。

我痛叫著:「呀!呀…呀….痛痛…不要!」沒錯,她的確沒有咬到我的舌頭,但我還是痛得呻吟起來,因為她再一次握住我的小老弟,而且感覺到她的指甲正慢慢陷入肉中 >>>不…不要!我小弟可還是處子之身@@,饒命呀玲姐…><!

小玲說著:「死色鬼,竟敢偷偷脫我的內衣。」

我回說:小姐那妳是什麼,竟然明目張膽的握住我的小老弟!

我又說:「我…我看妳熱嘛,所以幫你脫一下,免得流汗咩!」 >>>完了,這種爛理由我竟然都可以說出口,我的小老弟,來生再做好兄弟吧!

「噢,原來是怕我熱,那麼好心…」小玲在說話的時候,手已沒有再用力,但還是握住我的小老弟的說著:「我看你比較熱,那你也脫吧!」

我回說:「我…不….不用了…..不……不熱不熱,哈@@!」完了,如果脫了真的完了,我們一定會走上不歸路,不行 >>>我心想著!

小玲又用帶著威脅的語氣說著:「小菜鳥,因為剛剛你又再一次違反協定,所以這次換你脫衣服!」

我說過我是守信之人,所以我只好無奈的照著辦,而在我脫t-shirt的時候,小玲不免要移一下上半身好讓我脫,而同時由於她肚兜的兩條繩子已解開,讓它亦順著滑了下來 >>>在看到肚兜滑下的一瞬間,因為光線微弱故我看不到甚麼,但讓我靈機一動的想放手一博!!!
在我把上衣快要從手臂脫掉的一剎那,我用力的用雙手把小玲的肩膀往上一推,讓她從跨壓在我身上的姿態,變成跨坐在我腰上的姿態,而她的肚兜當然沒有附在她身上,令她上半身形成赤裸裸的狀態;小玲被這一情況嚇得啞口無言,立即鬆開她握住我小老弟的手並自然的用雙手護著胸部!

嘿嘿~小老弟快感謝我吧,我不只是要讓你脫離苦海,更要你建立霸業大展鴻圖!!!

我見機不可失,立刻起來把小玲雙手往左右兩側拉開,並反壓她在床上;當她回過神來想要反抗的時候,我已經展開舌頭攻勢,但地點不是她的嘴巴,而是坦蕩蕩展露在我面前的雙峰!

小玲舒服的叫著:「呀!可惡~你…卑….鄙…..嗯…哼….嗯…..舒服!!!」

從剛才被小玲握住小老弟,到我反守為攻,一切發生的也隻是在三秒鐘以內,轉攻後我一直沒有停下來,用舌頭攻擊著小玲左胸凸出的乳頭,時而打圈,時而輕咬,讓小玲舒服呻吟著!

看到這裡也許會有大大疑問:「小諾不是處子之身嗎?怎麼像老手一樣,竟然還來一招轉守為攻?」這一切可就要拜訪上天賜給人類的偉大發明~~就是~A片雖然我並沒有實際的上場經驗,但因為閒時也偶有研習A片之技巧,並常處於「精神想像訓練狀態」(就是幻想),故在實際使用時得心應手,如有神助!

小玲舒服呻吟著:「呀!你…哼….死菜鳥…..呀!舒服!!!」小玲在剛開始的幾秒鐘掙紮以後,開始慢慢享受著乳尖因刺激而帶來的興奮,雙手反抗之力漸失,並開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有一句沒一句的呻吟著,在確認她已沒有攻擊力的時候,我鬆開了捉著她的雙手,右手開始搓揉著她的右胸,由裡而外的,均勻的搓揉著!

由於在黑暗中,並不能目測小玲那飽滿的胸部,而我也不會分甚麼罩杯,只是感覺她的胸部一隻手也掌握不了,而且富彈性,像麵粉一樣。

小玲突然叫著:「你!你!!你的手!!!在搓麵粉嗎???」

我說:「呵…被發現了><!」

小玲說著:「但!但…><」

我問著:「但是什麼?」

小玲呻吟著:「但…很….很舒服!!!」

我說著:「當然,我的師父是加騰 英!」「什…麼….誰…..是…呀….是誰…..」我沒有再回答小玲,繼續專心於我的攻擊,在我手口並用的刺激她胸部的時候,我的左手並沒有閒著,我漫遊於她的小腹,並來到了她的大腿根部!

喔喔~是這裡了,那秘密花園到了 >>其實由一開始到現在,我一直也在猶豫著到底我應不應該這樣做,雖然很明顯的是小玲一直誘惑著我,但我們之間並不是男女朋友,只是在一起工作了一個月的同事而已 >>>我對她的好感不會沒有,但我清楚知道那並不到「愛」的程度,而且這可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而初夜這回事亦永遠只得一次,我應該要清楚考慮到底我的初夜是要給我所愛的人還是只]為了那一時衝動,但來到了現在,我知道我們雙方都沒有退路,如果現在我決定停止的話,相信對小玲也是一種傷害…我只是隔著小熱褲來上下按摩著那花園的入口,發現那裡早已氾濫成災,整條小熱褲早已沾滿了愛液,粘粘瘩瘩的><!

我挑逗的說著:「玲姐,妳的小熱褲都濕透了呢!」

小玲呻吟著說:「呀!死…色….鬼…..你……呀哈!不要…不要再說….了!」小玲被我上下其手,早已整個人癱軟下來,仰著頭喘著氣!

現在開始換成我對她奸笑著:「這樣對皮膚不好的,會起紅疹,我幫妳脫掉好嗎?」

小玲呻吟著:「你…嗯哼….噢…..色鬼!隨…隨便你….哼><!」

我整個人開始往下移,來到了小熱褲前,開始用雙手替小玲把小熱褲脫掉,而小玲亦配合著我的抬高了大腿。在黑暗中,我實在不能看清楚小玲的秘密花園,但夾雜了小玲的體香、汗味和愛液,令我產生了異樣的感覺!

終於,真實的胴體出現在我面前了 >>>小玲問著:「你…你在看什麼?羞死了><!」被小玲這麼一說,才發現自己正在她的花園前發呆,當然她並不知道我在想什麼,還以為我一直盯著她那地方看!

為了慶祝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女生的秘密花園以及「賑災@@?」,我毫不猶豫的把頭埋進小玲的溫柔鄉,努力的吸啜著:小玲受不了我突如其來的刺激,禁不住的大聲呻吟著…以及用雙手按壓著我的頭部往她花園去…呻吟著:呀呀呀!你…哈….哈…..受不了!!!呀!停…停….快點停><!」

奇怪,又叫我停,卻又壓著我讓我差點呼吸不了,而那黃河or長江 >>>氾濫的災情愈來愈嚴重,我也只好更賣力的吸水,而雙手就移回到她的雙峰上繼續按摩!

小玲呻吟著:「呀!哈…哈….嗯哼…..嗯…嗯嗯嗯….不行了!呀呀><!!!」

我趕緊停止所有動作,抬頭擔心的問:「怎麼了?是不是痛?」

「不是!」小玲氣急敗壞的說!

我又問:「那妳怎麼喊救命?」

「呀!!!」小玲像是快要爆炸的說:「沒事!!!繼續!!!」我實在不明白,但看她氣沖沖的樣子我也只好聽命,再一次觸碰那肉豆,跟剛才一樣小玲又像觸電似的整個人弓了起來 >>>叫著:「呀呀!哈…呀呀呀!!!」為了怕被她罵,我這次沒有停,繼續的快速輕颳著,小玲的叫聲不斷,一面大幅度擺動身體像要掙脫我,卻又同時用雙腿雙手把我壓得死死的。這招果然利害,除了舌頭,我頭部根本動彈不得。花園又再一次氾水災,但亦明白到剛剛那位置讓小玲非常興奮,應該就是A片所說的陰核!(小豆豆@@)

小玲受不了的呻吟著:「小諾…不要….不要再鬧了…..來吧…哈….求求你><!」

我心想著;「哈~終於求饒了吧?」我還是沒有停下來,並改為嘗試把舌頭在花園洞中進進出出!

小玲呻吟著:「呀呀呀~對…不要了….呀…嗯….哼@@!」小玲像是洩了氣似的整個人大字型的癱在床上,看來她已沒力反擊。說真的,這一刻突然變得感性起來!

因為我終於要破處子之身,一嘗禁果的滋味 >>>我強忍著感動的淚水,跪坐在小玲的大腿間,並抓著她的腳踝提高慢慢向兩側分開,形成一個大的「V」小玲的花園沒有遮掩濕潤的完全呈現在我面前,並形成了一個淫邪的畫面,而到現在我才注意到,原來小玲是白虎,沒有體毛,難怪剛才一直總是覺得少了一點甚麼><!

我不自覺的小聲問到:「妳是白虎?」 >>>小玲說著:「你…是瞎子噢….還一直看…..討厭!」小玲喘著氣的別過了臉,韱腰像是害羞的扭動著,這時才發現小玲已變得嬌媚,不再是火鍋店的小男生,而她現在這扭腰的姿勢更激發起了我原始的獸性,小老弟已到了堅硬的頂點!

「你…你還在幹嘛@@?」小玲帶點催促的語氣說道!

我說著:「嗯,我來了…」這一句不像是回答她,我更像是說給自己內心聽,說給小老弟聽,說給快要成為過去的處男小諾聽 >>>我把小玲的腳踝拉下來往兩旁壓,讓她的成了一個「M」字型,然後我把小老弟抵在她的洞口上,花園的愛液亦自然的沾到龜頭上去 @@!

「小玲,要進去囉…」在攻城以前,我再一次柔聲的問小玲!

「嗯…..」小玲閉著雙眼別過臉,像是靜待著接下來的激情 >>>我慢慢的往洞內挺進了一點,小玲眉毛動了一下,從她的表情我難以理解她是痛苦還是舒服 >>>由於之前已作了長時間的挑逗,濕潤的秘密花園像是一個吸盤似的慢慢把我的小老弟給吞噬下去!

「嗯…呀….呀哼…..嗯嗯……」在小玲小聲呻吟的同時,我整支小弟弟也已完全探入洞內 >>>挖~原來這就是女生的花園,難怪每個男人也愛她,每個男人也天生注定好色 >>>被那濕潤的肉洞給包圍著,小弟有著說不出的騷麻,我停止了動作,用心去慢慢感受這奇怪的一切!

「你…怎麼停了@@?」小玲按捺不住自己扭動著小腰,讓我的小老弟在她洞內順時針的打轉 >>>受到這初體驗的刺激,我的衝動勝過了一直保持的冷靜理性,雙手撐在小玲的雙肩旁,以伏地挺身的姿態進行劇烈的活塞動作!

「呀呀呀呀…你….怎麼…..呀呀哈呀……嗚嗚…哼….呀…..不要>>>才剛進行了三十下的快速活塞動作,正感到自己快要昇天而大聲喘氣的時候,突然感到小弟弟開始不受控製抽動了起來,我知道我忍不住要射了!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我想把小弟抽出以免射在裡面的時候,龜頭一縮,腦袋變得一片空白,我已感覺到我的精液已全數的釋放出來@@!

我呻吟著:「嗯嗯…嗯….哈…..嗯!」我無力的壓在小玲身上,跟她一樣大口的喘著氣,內心正在回想著剛剛的情形…遜弊了….竟然那麼快就射了…..我把已變軟的小弟弟抽出,感覺到洞內的精液跟愛液也緩緩流出!

「對不起呢,那麼快>>>「嗯,沒關係…」小玲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我摟抱入懷,像是在安慰著我似的!

很快我就墜入了夢鄉,就在小玲的懷裡。我沒有注意到我們做愛做了多久,也沒有注意我睡了多久,我隻知道在我醒來的時候,感覺到我的小老弟早已比我早起床,抬頭看一下窗外,天空有點亮,應該是清晨,低頭一看,這一看真不得了!!!

只見小玲早已醒來,側躺在床較末端,在她臉前的五公分處,正是我那已朝氣勃勃的小弟弟 >>>「呀!妳…」小玲聽到我的聲音,視線從我的小弟弟轉到我的臉上 >>>小玲說著:「呵,你醒來囉!」
我問著:「妳…妳在幹嘛?」

小玲說著:「沒…沒有,我只是在看小小諾,他很可愛呢><!」

我問說:「怎麼說呢?」

小玲:「因為他很嬌小^^!」

我無言:「…….」相信任何一個男生被人說他的小弟弟嬌小,實在很難回什麼客套話。小玲嘻嘻哈哈的躺回我旁邊,嬌滴的依在我懷裡 >>>「而且看昨晚的你,就知道你是處男@@」我心想:「…….」還是被發現了…

「所以你是名符其實的『小菜鳥@@!』,嘻…」小玲癡癡的笑著,在她沒注意時,我一手就伸進她的秘密花園去……

小玲笑著:「嘻嘻…呀….呀哈…..你…你幹嘛….嗯!!!」 >>>「被你這麼一說,害我有點羞!」 >>>「呀…嗯哼….那…..那為什麼!!!」 >>>「羞死了,所以小小諾要找洞去鑽^^」

「呀…你….嗯……不要…使壞….呀哈…..哈!!!」看來小玲的花園是極度敏感帶,才用指頭摸一下,她就忍不住吟聲不斷,愛液亦很快的再次氾濫!

我說著:呵,妳的小妹妹也很可愛呢,才碰她一下就一直流鼻水@@」

小玲呻吟著:「呀…哼….都…..嗯..都是….你害的…..嗯哼!!!」才一下子我的手就沾滿了小玲的愛液,我把它沾在一直在堅挺狀態的小老弟上,然後把小玲的身體伏臥在床上,然後左手一把從她腰部提起,讓她成為背對著我的跪拜狀,我這次沒有猶豫,對準了洞口之後就一桿直入 >>>「呀呀呀…受不了….嗚…..哼…呀呀!」由於昨晚才射精一次 >>>所以小老弟的敏感度下降,在我快速在小玲花園進出時,並沒有出現昨晚早洩的情況。在天未亮的清晨,看著眼前小玲玲瓏的臀部曲線,下體間的拍打碰撞聲,再加上絡繹不絕的呻吟聲,實在是人生一大快事也!

小玲激烈的呻吟著:「呀呀呀呀…不…不行了…到….到…..到底了…呀呀….嗯嗯!」

我叫著:「哼!誰剛才說小小諾很嬌小的@@!」
小玲呻吟著:「嗚嗚嗚…嗯嗯呀….饒…..饒了我吧…呀呀哈呀!」小玲的雙手早已無力支撐,整個上半身已倒在床上,我把她推倒變成側臥,然後把她雙腿合攏提到她胸前,繼續採用從後插入式的姿態插入,此角度令小玲的花園更凸,而合攏的雙腿亦令洞穴更狹窄!

「呀…真的….受不了…..救…救命呀呀呀….嗯呀…..嗚嗚!」看著小玲的臉部表情,一副似哭非哭的樣子,雙頰紅潤,最後更羞得用雙手掩臉!

我說著:「那剛才誰說我是『小菜鳥』呢?嗯?!」想到昨晚她對我的挑逗及今天早上的玩笑,我得勢不饒人的繼續問道 >>>「嗯嗯嗯…呀呀….對…..對不起…我….是我…..錯!」再抽插了大約五十下以後,看來小玲終於到達高潮!

「呀呀呀…到了….到了…..呀呀哈…到了….呀!」小玲先是整個人抖了一下,雙手扯著床單,像是要把它撕破一樣,然後在一聲高昂的長長叫聲以後,翻二一下白眼,像是昏死了一般。此時我也到達了高漸,低沉的哼了一聲,我也把那精液再次射在小玲洞穴內,然後再一次無力的倒在她身上。真的是難忘的初夜,而且還是一天兩次@@!

倒下去又回鍋睡之後,快十點時我們就起床然後 >>>一起去淋浴,更互相愛撫,差一點就想再幹一次的時候,才又記起要回火鍋店上班><!

「疑?小諾你怎麼還是穿著昨天的衣服,而且一臉疲態,你沒有回家嗎?」老闆娘一看到我就好奇的問。

「呀…那是因為….昨晚太晚下班沒有公車了了,雨也下太大,所以到了附近的網咖待到早上@@!」

「真的抱歉呢,沒想到昨天要加班到那麼晚,還害你回不了家,這樣吧,你今天不要上班了,好好回家睡一覺,薪水我會照付你,放心!」

天啊!這麼好的老闆娘可以到哪裡找?回頭看了一下小玲,發現她正不服氣的看著我,對我做了一個鬼臉,我像是說謊成功的小孩子一樣,吐了吐舌頭,然後跟老闆打過招呼就回家!

自此以後,我跟小玲在店裡時還是一樣的斗嘴,但每到午休時間,我都會到小玲家跟她「交戰」一番,此亦讓我的性愛技巧更趨成熟,說真的,我知道小玲喜歡我,但我卻一直在猶豫,故沒有給她甚麼承諾,因為那時候在我心中一直存在著另一個人,故在暑假快結束時我就辭去了火鍋店的工作,無情的跟小玲斷了聯絡@@到了現在每次回想起那年少的一時衝動,自己的初夜竟然不是跟女朋友,而且還傷了別人的心,真的後悔莫及,也許我有著奇怪的「處子情意結」吧,在此也希望還是處子的少年們,不要因一時之性衝動讓自己後悔……

相關文章:
淫蕩少婦白潔之人妻女上司
我女友的女友
與表叔的對話
輪奸鄰家的姐姐
回憶我和我母親的曖昧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愛戀閨母之台北往事
偷看女生洗澡的後果
小英的口交
高個子婦女
熱門小說:
飛機上女秘書的口交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