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套裙的政治老師

長久以來,我一直對我的政治老師彭瑾垂涎三尺——美麗而不乏嫵媚的笑容,一張可愛的娃娃臉,凹凸有致的身段(雖然生過小孩了卻保養地非常地好)。

這對我這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來說實在是一大誘惑啊!於是,她便成了我手淫和性幻想時的最佳對像……這也常常令我如鯁在喉:假如……我能摸摸她的小妹妹,插插她的騷穴——靠!有賊心沒賊膽。

我的好哥們兒阿鎧和我一樣對她想入非非,我們經常大肆討論怎樣搞她才爽,研究出了許多荒淫至極的手段,只待終有那麼一天能夠用上。而時機,總是這麼悄然而至了……那天是我們的最後一節政治課。她穿了一身非常緊身的湛藍色套裙,畫了淡淡的面妝——少婦所特有的那種豐滿和成熟韻味深深地把我給吸引住了。

那一刻,我的雙眼不由自主地盯著她那幾乎要從衣服裡彈出的碩大奶子,然後往下移動,視線貪婪地滑動在隱隱約約透出地小內褲的輪廓上。我感到我的小弟弟已經硬了。就這樣我意淫了一整節課。

「同學們,老師感謝你們陪我度過了難忘的兩年時光。你們都是好學生,我的教學工作很愉快。謝謝你們。好了,下課!」這時,我慌了。我想到以後很難會有這麼多機會見到她便難過不已。

怎麼辦?我策劃了兩年的的淫師大計還沒實現呢!我扭頭看了阿鎧一眼,只見他也顯得十分焦躁。料想他也和我一樣吧?我低下頭,咬著嘴唇下了決心——他媽的,就是今天了!說幹就幹!眼見她走出教室,我叫過阿鎧,對他說:「咱們跟上她。」阿鎧遲疑了一下,重重地點了點頭。

我們便跟著她出了校門。老師家離學校很近,只要拐個角就到了她所在的宿舍區。我和阿鎧緊緊影隨,邊吸著煙邊看著她風騷地晃扭著的屁股——我們清楚地明白接下來要幹的事的性質,但我們那時已不顧一切了,滿腦子只想著該怎樣轟轟烈烈地姦淫她——我們的政治老師。

走進宿舍樓,彭瑾突然轉過了身,嚇了我們一大跳。在半明半暗的光線中,她的表情我無法看清楚。這更令我心跳加速。

「你們……為甚麼一直跟著我啊?找老師有事兒……?」語氣中竟然帶著些許的曖昧(這可絕對不是本人自多)。

「沒、沒有!啊……」阿鎧急了。

「是啊,老師,想到以後您不教我們了,我們很捨不得您呢。」我抑制住緊張的情緒,趕緊說道。可眼睛卻在不老實地看著那在暗處仍由於高聳著而發出略微白色高光的乳溝。

「啊,是嗎?」她對我微微一笑:「你們……去我那兒坐坐?和老師聊聊吧。」所以我前面說過嘛,這他媽就叫無心插柳柳成蔭啊……乾脆可以說是:無心插棒棒撐陰?!(笑)

「好哇,我們正想和您聊聊又不知您肯不肯。」直覺告訴我,可能有戲——或許都不用來硬的了?

「那,」她一個媚笑:「跟我來吧。」

「哦。」我走在最後,於是在關門時,我順手搭下了鎖上的扣栓,反鎖上了房門。然後,我們便坐在了沙發上。

「喝可樂行嗎?」她從冰箱取出幾聽飲料,走了過來:「恩……老師,老師坐中間吧。我們好好聊聊。」

「行啊,您坐。」我們連忙騰出座位。隨著彭瑾的落座,她的身上飄來了一股淡香,這使我們有了些性慾。我拿起飲料一飲而盡,朝阿鎧使了個眼色,對彭瑾說道:「老師,您身上好香喔。真的。」

「是嗎?嗯……喜歡這種味道?」她的眼神已經不對勁兒了——我相信自己的判斷:好戲就要上演。

「是啊,老師……您……好迷人呢。」我裝出一副純情的模樣。

「哈……那……你湊近點兒聞聞吧……」她面泛紅霞,眼中閃著光。我確定她是在引誘我們了,這可興奮不已。

在一旁不作聲的阿鎧急了——誰叫他膽兒小——算了,也分他一杯羹:「好啊。阿鎧,真的挺好聞,你也聞聞吧?」

「哦……哦!」他有些猴急了。於是,我們靠在了彭瑾的身上很陶醉地嗅著,吸著。我的手已經不老實地搭在她的小蠻腰上——那裡的觸感太棒了,年青少婦的丰韻柔軟使我好爽。接著,我開始慢慢地撫摸著她,而她的呼吸也逐漸急促了起來。

「啊……你們,恐怕不是只想聊聊的吧?」她看著我說道。

「對呀,我們……我們想……」我說道。

「我他媽就是來奸你的!」阿鎧大吼著撲了上去。

我很吃驚,真想不到這小子竟會突然玩兒起粗的來。

「啊……」她應聲倒在我的懷裡——我有點兒不堪重負,因為阿鎧也他媽壓了上來。操,我只得讓出位子,站起身來,打算等他先上——也算是對他剛才行為的嘉獎吧。阿鎧感激地望我一眼,看來他明白我的好意了。

我投以鼓厲的目光,示意他好好幹。只見他粗暴地撕下彭瑾的上衣,在她的粉頸上狂烈地亂啃著;左手扒下奶罩,玩弄著她那肥大的奶子,一對肉包似的美物在撮抓下顯得十分痛苦;而右手則沿著身體的玲瓏曲線滑下,停在大腿上,又繼續往裙子裡頭摸索……

我開始有些於心不忍了,我發現彭瑾看上去並無絲毫快意——阿鎧太心急了,這樣做只會令女性厭惡。「阿鎧你慢點兒,別傷著老師了。」

她看了我一眼,那是感激的目光。阿鎧也冷靜下來了,他開始慢慢地撫摸著彭瑾的奶頭,腦袋也低了下去,用牙拖下了老師的白色三角褲。

「對……啊……就是它了……恩……哦……」她被刺激得呻吟了起來,面色桃紅。我利用這個機會貪婪地飽覽著眼前這雪白的裸體——這在以前是多麼地不可思議啊!粉嫩的大乳頭;白晰而渾圓挺拔的奶子;豐滿光滑的腰身;彈指可破而肉滾滾的屁股;以及我最最最日思夜夢的在內褲裡若隱若現的小蜜桃……

「老師,讓我們一起來滿足您吧……」看著看著我也衝動起來了,雞巴怒漲,性慾翻湧。

我把她的大腿張開,隔著內褲撫弄起她的小穴,另一隻手就玩著她的奶頭;阿鎧在我的後面舔吸著她的腳趾及足根——顯然這使她慾火焚身,她這時已是渾身顫抖,淫叫連連:「噢……哦!我的……我的……好癢啊……那兒……那兒……不……要……」

這越發使我們血脈噴張,更是仔細地舔弄著她的每一處敏感部位。我剝下她的三角褲,發現那裡早已是淫液狂噴,泛著瑩光一閃一閃亮晶晶,映襯著黑油油的陰毛,簡直太美了。我湊上去聞,氣吸的刺激使彭瑾屁股幾乎抬了起來。我伸出舌頭,想要好好品嚐蜜汁的滋味。

「啊……難道你……你要舔……那裡?」她呼吸急促地說道。

「對啊,我想嘗嘗味道呀……肯定很好吧。您會很舒服的,我向毛主席保證。」我衝她猥褻地壞笑,接著舌頭便慢慢伸向那塊充滿誘惑的淫穴。

好軟——這是我的第一感覺,然後我不停翻轉舌頭,陰唇的觸感令我十分的陶醉,滑滑的,鹹鹹的,我實在是喜歡這股特別的味道。我輕輕地分開她的陰唇,看見那黃豆般大小的陰締——我明白這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帶,接下來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地玩弄它,這一定能讓它的主人爽到極點。

「呀……我……怎麼好……好舒服……不要……不要……」——我的舌頭猶如小蛇一般對著她的陰締翻舔撥弄,那顆小豆豆被我舌尖和嘴唇不停地又插又吸又舔又吹,不一會兒就是騷水滾滾了。

「哦哈……哼……你這小鬼啊……快弄死姐姐了啊……哪兒學的……這麼厲害……我要死了……被你弄死了……不要……停啊……不……不要停……放過姐姐吧……別停……繼續吸……啊……」彭瑾被我們上中下三路齊攻,搞得大聲浪叫,在沙發上不停翻滾著——這顯然是——太刺激了?

不過,這也使我們更加興奮了,便更賣力地搞她,每一下都足以令她欲仙欲死。忽然,我嘴邊一熱,一股濁液從小穴噴出——她達到高潮了——我一滴不漏地將愛液全部吸入口中,然後吞進喉中。香而腥的一陣回味蕩然湧上,我想到這吞入的竟是我朝思暮想的美麗的老師的陰精覺得便興奮不已。

性高潮一剎那一剎那地襲捲著彭瑾的腦垂體,使她仍在不住地發抖,面色更加紅潤。而我們還在豪不松瀉地玩弄、刺激著她那高潮後格外敏感的各處性器,這時她一定快崩潰了快爽瘋了。

「哎……哎……停吧……求求你們了……好弟弟……好孩子……」她的面容幾乎快要扭曲了,可見我們的刺激已經令她爽到無法形容。於是我們也便停了下來。

「恩……你們真是厲害呢……連我老公都比不上你們的技術好。現在的小孩啊……」她嬌嘖地對我們說。

「其實……我們也是從A片裡學的,哈哈。」阿鎧笑著說。

「怎麼課業就這麼差呢?算了,我也蠻喜歡你們的……早發現你們看我的眼神不對勁兒了……好吧,現在輪到我讓你們舒服……」說著她一手握住阿鎧粗壯的陽具往嘴裡塞,另一隻手則拉下我的褲鏈,掏出大雞八。

「都這麼大啊……?」她有些吃驚的樣子,但又馬上舔起阿鎧來,同時也握著我的雞八前後套弄著。著簡直使我美死了——大老二第一次被女人的柔軟的手來回撮弄。強烈的刺激使我的大腦一片空白。

而此時的阿鎧,早已是把持不住了,只見他白眼上翻,嘴唇抽搐,幾乎是已不省人事。女人的手的撫弄和自己打手槍絕對是天壤之別!!——我是確切地明白了。

幾分鐘功夫,我已有了射的慾望,可我強忍著沒射出來——我要留著等下操她的大騷逼時再用!!我走到她的後面,拖起她那軟如布丁般的白屁股,打算玩小狗式。

就在我將要插進之前,她突然抓住我的老二不讓我進去。這可急壞了我:「不是吧?!我還……」

「不行啊,你一定會忍不住射在裡面的……今天是危險期,你懂甚麼叫危險期的吧?所以……我們還是來口交吧?好嗎?」

「但是……我從沒插過……想試試,怎麼這樣倒霉啊……」這下我失望至極。

「那……」她紅著臉撫摸著我的龜頭:「下次還有機會的……恩?」

聽她這麼說我轉憂為喜,可看著阿鎧的老二正在彭瑾的櫻口裡進進出出,心裡不願再讓她口交——我嫌髒,因為阿鎧是男人。我的目光轉向她的屁股,我被那菊花(這個比喻可實在是形象極了,也不知是誰發明的)一樣的屁眼給吸引住了,不禁用手指輕輕按了上去。

彭瑾一個機靈,轉過臉笑著說:「喂……你這小孩怎麼花樣玩盡呀?」接著又繼續幫阿鎧吹蕭。我不理她,也繼續摳玩她的屁眼。一會兒,小穴又濕了。我沾上些稠汁,使手指潤滑,便插入了半節中指。

「唔……」她含著老二小聲哼了一聲。我運動手指,使之在她的屁眼裡攪弄起來。而她的小穴也已是洪潮洶湧了。我低下頭,再次伸出舌頭,不同的是這次要舔的就是彭瑾的屁眼了。其實,她的屁眼很光潔細嫩,舔起來的觸感絕對是比陰道有過之而無不及。舔著舔著,我的雞八也直了。

「喔……哼……啊……那兒……那兒怎麼……怎麼能舔呢……唔……啊!」

她的屁股不住地搖晃,顫動。我終於忍不住了,舉起塗抹了些淫液的紅漲得發紫的大雞八使勁兒往她的屁眼裡猛插——「啊——」她發出痛苦的尖叫聲,並試圖罵我幾句,卻被正處在癢處的阿鎧牢牢地按住了頭。

我感激地望了阿鎧一眼。接著我在她的屁眼裡玩命地抽插——緊固,溫暖,由此我判段她從沒被人操過屁眼——於是我更加亢奮,每一插都幾乎抵達了直腸。漸漸的,彭瑾的喊聲不再是淒慘了,而是:叫春。

「哦……啊……我要吃下鎧鎧的大雞八……恩……哼啊……屁眼……瑾瑾的小菊花啊……插我……插死我了啊……姐姐快……快……」我們一聽這話,性慾已到了頂峰,一個閉著眼享受著香唇的愛吸,一個狠命地死插屁眼。

「老師……我的親娘……我他媽要射……哦、哦、哦……」阿鎧把大股精液射在了她的口裡。

「恩……抹也優熱(我也丟了)……」這時,我感到肉棒在扭動著的屁股裡漲的好大好大,忽然一股熱熱的穢物從馬眼內噴勃而出,陰莖一陣痙攣,頭腦一片空白……

我們三人同時達到了高潮。阿鎧癱坐在地毯上,長吁了一口氣;彭瑾則趴在沙發上抖個不停;我閉起眼回味著那一股仍在迴盪的快感,一手抓著她的乳房,一手搭在她的屁股上面。

而那湛藍的套裙,只有下裙還在彭瑾的身上——它也已被翻至腰部,裸露出肥嫩並在微微抖動著的大屁股。你甚至還能看到,一線純白的黏液正從那屁眼裡緩緩流了出來……

小琪是我同學的妹妹,不過才16歲,卻是很迷人。

一天中午我去找同學玩,看見小琪正在睡覺,她睡覺的樣子是那麼迷人,腥紅的小嘴,粉白的臉,柔軟的粉頸,高聳立的乳房,平滑的小腹及那雙豐滿、細膩的又腿,圓潤的屁股,我盡量輕的翻進屋去,輕輕的開始解她的上衣,我的手心直冒汗,心裡非常緊張,真害怕她會醒來,那樣的話,我強姦她的願望就破滅了,還好,她的呼吸非常均勻,她的上衣終於被我解開了。

我鬆了一口氣,她沒戴乳罩,兩隻粉白、誘人的乳房展露在我的眼前,我的心彭彭直跳,真想捏一把,可是這樣就會便我前功盡棄,我開始脫她的褲子,腰帶一鬆就開,可是卻很難往下脫,我費力的將褲子脫到了她的小腹,黑漆漆的陰毛,讓我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肉棍也開始有些硬了。

這時,突然小琪一動,嚇了我一跳,還好,她並沒有醒,這一動,卻好像專門為我方便一樣,很輕鬆把她的褲子脫到了膝蓋,終於可以看到她的小穴了,紅紅的,飽滿的兩片小唇,被淡淡的毛包圍著,我的手輕輕的伸了進去,在她的小穴裡輕揉,我已聽見她嘴裡的夢吟了,又腿也漸漸的分開了,哈,我終於把她的褲子完全地脫下來了。

一條豐滿、圓潤、光滑誘人的胴體展現在我的眼前,我感覺自己已經熱血沸騰了,堅實的肉棍已經無法安靜了,我迫不急待地掏了出來,又粗又大的雞巴,終於可以出來透透氣了我的手輕摳她的小穴,晶晶亮的淫水已經開始往下溢了,順著她的小穴往下流,她的白屁股、屁溝全是淫水,肉紅的小穴散發出一股腥臊的味道。

小琪的腿已經分的很大了,我的手掰開她的小穴,手指可以往更深裡摳了,她的小嘴微張,乳房急促而有節奏的起伏著,夢呻般地發出了呻吟:「啊……嗯……啊……嗯……」

這更激發了我的性慾我在她張開的小穴裡,摸到陰蒂,用舌輕輕地在她的陰蒂上滑過,她的身子一陣陣輕快地顫抖,我的舌尖每刮她的陰蒂一次,她就會全身顫抖一次,而且,淫水越流越多,床單都濕了,可我並不急於操她的小穴,我用手指在職她的小穴更深處摳動,她叫得聲音更大了:「啊……啊……快操我吧!」

我想她現在早已醒了,但並沒有睜開眼睛,,或許她想默默享受這一切吧,可我偏不操她,我用力更大了,用力地摳她的小穴,她的全身發出了猛烈地顫抖,小穴裡身出一股淫精,她已到了高潮,全身軟軟的,臉蛋緋紅,床單已經濕了一大片……

我把她的雙腿彎起來,可以更清地看清她的小穴,淫水范濫,我接著用我的舌頭刮著她的陰蒂,不一會兒,她的身子又開始僵了,附帶著輕輕的顫抖,我明白,我又挑起了她的性慾,我脫下褲子,用肉棍在她的小穴口滑動,她的屁股不停地起伏,來配合我的龜頭。

我並不急於插入,不過,小琪已經急了,她終於睜開了雙眼:「好哥哥,快,快操我吧,快快,快操我的小穴吧,別折磨我了,快操我吧!」

她挺起身來,抱住我的身子,她的小穴不停地迎合我的雞巴,她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挑逗著我,我不受她的誘惑依然在小穴口挑逗她,她好難受,想讓我插進去,使勁用她的小穴在我的肉棍上磨擦,穴裡流出了好多的淫水。

我當然不能受她的控制,我不動,讓她難受去吧小琪挑逗了半天,見我沒有什麼動靜,有些失望,我在她準備躺下,要放鬆自己的時候發動了我的第一次猛攻。突然得衝刺,一下子扎到了小穴的最深處,「啊」的一聲小琪愉快地叫了起來,「你真壞,弄死我了,噢,噢,噢。」

我感覺她怎麼不是處女呀,好像處女膜對我的雞巴沒有任何阻礙,一直就插到了小穴的最深處,難道她不是處女,我的行動沒有停止,但我偷眼看了她的小穴一下,嚇了我一跳,從她的小穴裡,被我的雞巴帶出來紅紅的鮮血,夾帶在淫水裡面,好多呀,她怎麼會沒有疼痛的感覺呢,我有點懷疑,但我感覺到她的淫水流得很多,肯定是我剛才對她的愛撫起了很大的作用。

哼,我用力地在她的小穴最深處猛扎,感覺到自己已經深入了她的子宮。伴隨著她有力的呻吟,我忘情地紮著她的小穴深處。「啊,啊,啊,噢,嗯,噢」

萊塢她的小穴有點緊,這樣反而使我更忘情了,而且我的雞巴更粗了,「好疼呀,好哥哥,你輕點你的雞巴好粗好大呀。幹得我好舒服」

「噢!深點再深點,噢!你干死我吧!噢,啊」

「我流了好多呀,好舒服呀,你操死我吧,你操爛我的小穴吧。」

「噢,你怎麼那麼用力呀。」

「哥哥,噢,我要到了,你別弄了。噢,啊!」

我感覺她的小穴一下子變得好寬喲,而且她的淫水一下子流了好多,只聽「噢」得一聲,好被我干到了高潮。

她閉著眼睛享受著高潮後的感覺,可是我卻很難受,只好接著用我的雞巴在她的小穴裡磨擦著,我只覺得我的雞巴好粗好硬,她的小穴好像沒有什麼吸引力了,只有淡淡的感覺,怎麼會這樣,我問自己,但我不肯放棄,我要干到最後,我用我的雞巴使勁但不猛烈地磨擦著好的陰道,我用自己的手揉搓著她的乳房,好的乳頭很小,像一隻鮮紅的櫻桃……

我輕輕地咬著她的乳頭,一邊在她柔弱滑潤的身體上輕撫,她的皮膚象絲一樣滑,我在她的臉、唇、勁、胸前都留下了我的唇印,我的雞巴可並沒有因為我吻他而停止進攻,依然在她的小穴中來回地抽動,時不時用我的龜頭在她的陰蒂上滑過,剛剛開始她沒有反應,可是在我的嘴、手以及肉棍的夾攻之下,我感覺到她開始有反應了。

她的呼吸漸漸地由平穩變得急促,雙腿稍微有點力氣了,小穴中的淫水也開始流了,尤其是我的龜頭刺激她的陰蒂的時候,她的小腿及小腹發出了輕微的顫抖,舌頭也伸出來,開始配合我了,她的小白屁股配合著我的雞巴的插入一挺一挺地迎合著,陰道溢出了沽沽的淫水,順著她的穴溝,順著我的雞巴往下流,而且她的小穴變得突然有彈性了,噢,我心裡暗暗高興,我要使勁地幹她。

在她的興奮激情配合之下,我感覺我的雞巴又在漲大,已經把她的小穴塞得滿滿的,不留一絲空隙,我都有感覺她的小穴兩邊的肌肉已經繃得緊緊得,我們的雞巴與小穴之間的配合太美妙了,肉與肉之間的磨擦在淫水的潤滑之下,變得更輕鬆,更完美。

「噢,好哥哥,真是太美了,你的雞巴把我的小穴弄得太舒服了」

「嘶……」她愉快地呻吟著,享受著我的雞巴對她的小穴內部及小穴四壁愛撫。

「啊,你的雞巴好粗好大呀,漲得我的小穴都大了好多呀,好哥哥你的雞巴好壞呀,都插到我的心裡了,噢,好舒服呀」

「啊……你……干……死……我……了……」

「啊,好哥哥,你……的……大……雞……巴……好……硬……呀……」

「噢……噢……。噢……輕點……大……雞……巴……弄……得……我受……不……了……了」

「好哥哥,你輕點,我的小穴都受不了了!」

「壞哥哥,你真壞,噢……噢……你把我的小穴都……噢……噢……弄壞了……噢……」

「噢,壞,你真壞……你的雞巴……噢……噢……插到我……噢!小穴……噢……心裡……了……噢……」

「壞哥……哥……啊……啊……」

「別……別……操……我……的……小……穴……了……」

「好……硬……喲……好……粗……好……大……呀。」

「噢……好……哥哥……停……一……下……」

「求……你……了……讓你的……雞……巴……停……一下……」

「噢……啊……我受……不……了……了。」

「我的……小……穴……流了……好……多……喲……啊……」

「卜滋」「卜滋」「卜滋」我的雞巴在她小穴裡不停地抽動著,她得欲大,我就幹得愈用力,好想頂爛她的小穴。我的雞巴用力地頂著她的小穴,我感覺到她已經無力來迎合我了,我要再干她幾下。

小琪畢竟還小,她這麼小的年齡竟然能配合我這麼長時間的插入,真是難得了,她的小穴已經變得無有彈性了,無力地張著穴口,她已經再次被我頂到了高潮,她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抱緊我,雙腿夾著我的屁股,「啊……」發出了愉快的呻吟。

我發覺她真是不行了,全身軟綿綿地,臉紅的小臉冒著晶瑩的汗滴,紅紅的小嘴夾雜著呻吟喘著粗氣,雙腿分得好大,雙臂也甩在兩旁,眼睛緊閉,粉紅的乳房急促地起伏著,我有些怪自己,是不是太過份了,把她幹成這樣。

雖然是這樣想但我還是不願意離開她的身體,我伏在她的身上,輕輕地吻著她的臉頰,疼愛地撫摸著她的身體。小琪任憑我做任何事,她靜靜地恢復體力。就在我們正在愛撫時,突然……

「你們在做什麼。」一聲歷吼,嚇了我們兩個一跳轉臉忘去,我感覺小琪全身在發抖,小穴突然一下子變得好緊,夾住了我的雞巴。我一看,是她的母親,心裡也有點虛,但並不害怕,反正已經是做了,有什麼好怕的。

我也瞪著她的母親,「阿姨,我們是自原的!」

「滾,滾你的自願,你讓小琪以後怎麼做人,小琪,你怎麼還不起來,想讓我打死你嗎?」

小琪不是不想爬起來,只是小穴一下子變得太緊了,我的雞巴無法從她的小穴裡抽出,所以她也動不得。她媽似乎也看出來這一點,只好過來幫忙,開始時她用力地拉小琪,發覺不管用,反而讓我們更痛,只好用一隻手抓住我的雞巴。

「噢」我心裡暗叫了一聲,她的手好嫩好熱呀,抓得我的雞巴反而更粗了,我感覺到抓我的那隻手在出汗,而且並不急於弄出來,好像想多抓一會兒似的,我偷偷地樂了,慢慢地從身後開始摸她的屁股,剛開始時好還扭了扭屁股,可是後來就任憑我任意地摸了,不過卻用眼狠狠地瞪了我一下,可是並沒有反感的意思,我時我開始慢慢地打量她了。

三十大幾歲,擁有著魔鬼般的身材,直挺的乳房,細細的腰身,豐滿而有彈性的屁股,紅裡透白,細膩的肌膚,烏黑的頭髮在她的皮膚襯托下,愈發顯得迷人,她手裡抓著我的雞巴,臉紅紅的,真好像害羞的小姑娘一樣可愛。我的雞巴終於從小琪的小穴裡弄了出來,小琪一直緊閉著雙眼,不敢看她的母親。

「還不滾回屋去」小琪嚇得連衣服都顧不上穿轉身跑進小屋。

小琪的母親用無奈的語氣說:「唉,你們這些年輕人,叫我怎麼說呢,只圖一時的快樂,你讓小琪以後怎麼做人呀?再說我與你父母的關係都不錯,唉,你這個孩子呀!」

小琪的母親說著話,那雙迷人的雙眼不時地盯著我的大雞巴,當遇到我的目光時,臉騰地就紅了,我開始靠近她的身體,她一動不動,我的手開始伸向了她的乳房。

「幹什麼,你連我也要弄嗎?」語氣雖然重了,可是話裡卻有挑逗的意思,我的手已經按住了她的乳房,而且另一隻手將她擁入懷裡,她扭捏地掙扎著,不過卻更激發了我的情慾,我用力地捏著她的豐滿而碩大的乳房,雞巴隔著她的短裙頂住了她的又腿之間,這時,她不但沒有反抗,身體反而又向我的身體靠近了。

我開始吻她的臉頰,脖子,低胸,直吻得她全身都在顫抖,我緊緊抱著好柔軟而成熟的身體,好像發瘋一樣抓著她,她也被我的樣子感動了,身體開始扭動,嘴裡發出了輕聲的呻吟。我開始脫她的衣服,在她的努力配合下很容易就脫光了,望著好感性的身體我的血液都要沸騰了,太美了,無一處不讓人目眩神迷的。

「我要親你的穴。」我發現我的聲音都有些抖了。

她正想往床上躺時,看到滿床的污穢,皺皺了眉,我明白她的意思,搬了一個凳子,讓她的一條腿放在凳子上,這樣我就可以容易做了。哇,好正點,她的成熟的肥穴在濃濃的陰毛的包圍下,翻露出兩片紅潤的陰唇,亮晶晶的淫液沾滿了陰道四周,紅紅的陰蒂,好誘人。

我用舌頭開始輕舔她的陰唇,溫柔地,慢慢地舔著她的全部肥穴,不時地輕點一下她的陰蒂,之後,她的小腹就會輕輕地顫抖一次,接下來,肥穴裡的淫水沽沽地往外冒,弄得我一嘴。

「啊……啊……啊……自從我生下小琪後,她父親就得病再也不能做愛了,這十幾年來,我從來沒有讓別人弄過,整天到晚上就以淚洗面,好難過呀。噢……」

「好弟弟,好寶貝,輕點,好舒服呀……」

「噢,,噢……輕點……別……別……咬我的小妹妹……」

「噢……好美呀……好舒服呀……你的舌頭好歷害呀。」我的舌頭在她的陰道裡滑過,不時地輕咬一下她的陰蒂。

「噢……呀……呀……」她張著嘴,發出美妙的淫樂。肥穴也流出了誘人的津液,沒辦法,因為在她的肥穴下面,我只好用好的淫液洗臉了,好多呀。

「好姐姐,你的肥穴流了好多呀,你的穴好臊呀。」

「別說了,羞死人了,你不知道我的穴有多久沒有弄過嗎,真是的!」

「噢……噢……好弟弟……輕點……輕點……」我開始猛舔她的肥穴,張大嘴恨不得咬下她的肥穴,我開始用鐵牙齒咬她的陰蒂,輕輕地,慢慢地,咬住陰蒂,用牙齒輕輕磨擦。

「啊……啊……好……癢……啊……」她的淫聲愈來愈大了,身體拚命地扭動。我緊緊地抱住她的屁股,讓她和陰蒂不能脫離我的牙齒。

「啊……啊……啊……啊……」

「別咬了……快……舒服……死……了……」

「噢,噢……噢……」

「別弄我了……我要……死……了……」

「啊……」一聲長淫。伴隨著身體愉快地抖動,她竟然被我弄到了高潮。臉上的紅潮像晚霞,緊閉著雙眼,在享受高潮後的快感,我輕撫著她的身體,吻著她的乳房。她默默地享受著這一切。

突然我的動作停了,好睜開眼睛,因為我看到小琪不知何時站在旁邊,驚訝地看著我們,我無所謂,但好母親有點不好意思了。「小琪,別怪我,你父親根本就不是男人,我怎麼過呢?」

「媽媽,我不怪你,你就好好玩吧!」她睜大了眼睛,似乎有點不相信。

「那好,小琪,媽有點累了,你陪哥玩好嗎?」果然,小琪聽話地走到了我的身邊,我讓她爬下,我要從後邊幹她,可是我看到她紅腫的小穴,有點不忍了,不過,也不能讓我的雞巴受罪呀我在她媽的肥穴中弄了點淫水,弄到小琪的小穴上,再弄到自己的雞巴上點,然後只聽「卜」得一聲,就插入了小琪的小穴裡。

我有點不忍,輕輕地插入著,可是沒有幾下,小琪再次被我干到了高潮,「啊……媽媽……快……救救……我……我……不……行……了……我……啊……」

「媽媽……求你了……你陪哥干吧……啊……噢……」沒有幾下,小琪就被我干到了高潮,無力地躲在一邊。

我發現小琪的母親正在手淫,我有些興奮不已。她的手輕輕地在她的陰道裡摳弄,另一隻手將她的陰道掰開,淫水順著穴溝往下流,自己在自娛自樂,發出愉快的淫聲。我躡手躡腳地走到她面前,將我的雞巴,猛地插入了她的肥穴中。

「啊,你要幹什麼?」她一邊輕輕地用手推我,卻又在享受我的雞巴插入她肥穴的美妙感覺,發出浪叫。「噢……噢……你的雞巴……噢……好……粗……大……」

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麼舒服的陰道,柔軟而富有彈性。陰道四壁的肌肉,在淫水的潤滑之下,有力而均勻地夾著我的雞巴。

她的淫水好熱,好多,我幾乎把持不住要射進她,不強忍著,我不能這樣無用,我要讓她好好的享受一次,這樣以後我才會有更多的機會。我一邊用我的手撫摸著她的陰道口,一邊用嘴吻著她的身上,盡量讓自己放鬆。

覺得自己差不多的時候,我站直身子,將她的雙腿抬起,並用力地向外分開,她明白我要開始發動進攻了,非常配合,我用我的雞巴,慢慢地在她的肥穴口挑逗著,不時用我的龜頭頂一下她的陰蒂。

「噢……好弟弟,快進來吧,我的肥穴都受不了了。」說著使勁地抬高她的屁股,想讓我的雞巴進入,我不可能讓她這麼快得懲,我卻往後腿,我要折磨她。

「噢……你個壞傢伙,想氣死我呀,我的穴好難受。快進來!」我邊撫摸著她的兩條豐滿、滑潤的大腿,邊用我的雞巴在她的陰蒂上磨擦,弄得她的屁溝、陰毛、大腿根都是亮晶晶的淫水,滑滑的,粘粘的。

「噢……噢……別……別……弄……我……的……穴……」

「噢……好……難受……噢……」好的淫叫,使我的大腦變得更加興奮,我覺得好的身體似乎要比小琪的好。我的嘴開始輕輕的在她的大腿上吻過,就像刺激她的陰蒂一樣,每滑一次,她的大腿就輕輕地顫抖一次,而且將她的腿分開得更大。

「噢……好……美……好……癢……噢」

「呀……好……弟弟……快弄我的……穴……吧……噢……」

我看時機差不多了,對準她的穴口,猛得插了進去。「卜滋」一下子就進入到了穴道的底處。

「噢……你的……雞……巴……好……熱……呀……」我也感覺到她的穴裡好燙呀,我幾乎把持不住,我盡量地大口喘氣,避免自己提前射精。我克制著自己,畢竟我暗地裡喜歡她已經好久了,雖然她生過孩子,但是身材卻比小姑娘們的漂亮多了,而且皮膚細膩,我做夢都想著要跟好做愛,好不容易有了這一次機會,我不能失去,我要讓她真正享受到做女人的快樂。

我慢慢地抽動,卻很有力,「卜滋、卜滋」也許她是太久沒有性感覺了,這次被我弄得好舒服。「噢……你……的……雞……巴……好……大……呀……好……粗……喲……啊……啊……」

「噢……好美……好……爽……噢……噢」

「噢……你……插……死……我……吧……」隨著她的叫聲,我操穴的速度開始加快。

我用力地在她的穴裡搗著,她的穴實在是太美妙了,滑潤的陰道壁,富有彈性的陰唇,豐滿厚實的穴洞,真是太舒服了。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四壁的緊密磨擦之下,變得更粗而壯,擠滿了她的穴洞,實實在在的刺激著她的子宮,陰道、陰蒂、陰唇。

「噢……好……粗……好……燙……噢……」我也從沒有過這樣的享受。看來成熟女人的穴就是好,真是太爽了。「好姐姐。你的穴真是舒服死了,我願意被你的穴征服。我真是願意死在你的穴裡。噢。好美呀。你流得淫水好燙呀」

我也被她的穴弄得好舒服,忍不住也叫也起來。這樣她叫得更浪了。「噢……你……操……死……我……吧……」

「我……愛……死……你……的……大……雞……巴……了……噢……好……爽!」

「插……快……插……死……我……的……穴……吧……」

「噢……快……快……快……姐姐……不。行……了」她的淫水四溢,陰道四壁的肌肉開始收縮。她的眼睛也變得木了,雙臂有力地抱著我,她的屁股用力地貼住我的雞巴,又腿使勁地夾住我的身體。

「噢……我……完……了……我……要……死……了……」我不顧一切地猛衝了幾下,「啊」一股熱精泉,一股腦地射入到她的子宮深處。

太美了,我的雞巴在好的穴洞裡掙扎了幾下,噴出一股精泉後,僵僵地杵在她的子宮深處,一動也不動了,我的身體也發出了輕微的顫抖,癱軟地爬在她的身上。我累了,真是太累了,也太舒服了,竟然讓她們母女到了好多次高潮。太棒了,以後我的雞巴就成了她們母女穴洞的常客。

【全文完】

長久以來,我一直對我的政治老師彭瑾垂涎三尺——美麗而不乏嫵媚的笑容,一張可愛的娃娃臉,凹凸有致的身段(雖然生過小孩了卻保養地非常地好)。

這對我這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來說實在是一大誘惑啊!於是,她便成了我手淫和性幻想時的最佳對像……這也常常令我如鯁在喉:假如……我能摸摸她的小妹妹,插插她的騷穴——靠!有賊心沒賊膽。

我的好哥們兒阿鎧和我一樣對她想入非非,我們經常大肆討論怎樣搞她才爽,研究出了許多荒淫至極的手段,只待終有那麼一天能夠用上。而時機,總是這麼悄然而至了……那天是我們的最後一節政治課。她穿了一身非常緊身的湛藍色套裙,畫了淡淡的面妝——少婦所特有的那種豐滿和成熟韻味深深地把我給吸引住了。

那一刻,我的雙眼不由自主地盯著她那幾乎要從衣服裡彈出的碩大奶子,然後往下移動,視線貪婪地滑動在隱隱約約透出地小內褲的輪廓上。我感到我的小弟弟已經硬了。就這樣我意淫了一整節課。

「同學們,老師感謝你們陪我度過了難忘的兩年時光。你們都是好學生,我的教學工作很愉快。謝謝你們。好了,下課!」這時,我慌了。我想到以後很難會有這麼多機會見到她便難過不已。

怎麼辦?我策劃了兩年的的淫師大計還沒實現呢!我扭頭看了阿鎧一眼,只見他也顯得十分焦躁。料想他也和我一樣吧?我低下頭,咬著嘴唇下了決心——他媽的,就是今天了!說幹就幹!眼見她走出教室,我叫過阿鎧,對他說:「咱們跟上她。」阿鎧遲疑了一下,重重地點了點頭。

我們便跟著她出了校門。老師家離學校很近,只要拐個角就到了她所在的宿舍區。我和阿鎧緊緊影隨,邊吸著煙邊看著她風騷地晃扭著的屁股——我們清楚地明白接下來要幹的事的性質,但我們那時已不顧一切了,滿腦子只想著該怎樣轟轟烈烈地姦淫她——我們的政治老師。

走進宿舍樓,彭瑾突然轉過了身,嚇了我們一大跳。在半明半暗的光線中,她的表情我無法看清楚。這更令我心跳加速。

「你們……為甚麼一直跟著我啊?找老師有事兒……?」語氣中竟然帶著些許的曖昧(這可絕對不是本人自多)。

「沒、沒有!啊……」阿鎧急了。

「是啊,老師,想到以後您不教我們了,我們很捨不得您呢。」我抑制住緊張的情緒,趕緊說道。可眼睛卻在不老實地看著那在暗處仍由於高聳著而發出略微白色高光的乳溝。

「啊,是嗎?」她對我微微一笑:「你們……去我那兒坐坐?和老師聊聊吧。」所以我前面說過嘛,這他媽就叫無心插柳柳成蔭啊……乾脆可以說是:無心插棒棒撐陰?!(笑)

「好哇,我們正想和您聊聊又不知您肯不肯。」直覺告訴我,可能有戲——或許都不用來硬的了?

「那,」她一個媚笑:「跟我來吧。」

「哦。」我走在最後,於是在關門時,我順手搭下了鎖上的扣栓,反鎖上了房門。然後,我們便坐在了沙發上。

「喝可樂行嗎?」她從冰箱取出幾聽飲料,走了過來:「恩……老師,老師坐中間吧。我們好好聊聊。」

「行啊,您坐。」我們連忙騰出座位。隨著彭瑾的落座,她的身上飄來了一股淡香,這使我們有了些性慾。我拿起飲料一飲而盡,朝阿鎧使了個眼色,對彭瑾說道:「老師,您身上好香喔。真的。」

「是嗎?嗯……喜歡這種味道?」她的眼神已經不對勁兒了——我相信自己的判斷:好戲就要上演。

「是啊,老師……您……好迷人呢。」我裝出一副純情的模樣。

「哈……那……你湊近點兒聞聞吧……」她面泛紅霞,眼中閃著光。我確定她是在引誘我們了,這可興奮不已。

在一旁不作聲的阿鎧急了——誰叫他膽兒小——算了,也分他一杯羹:「好啊。阿鎧,真的挺好聞,你也聞聞吧?」

「哦……哦!」他有些猴急了。於是,我們靠在了彭瑾的身上很陶醉地嗅著,吸著。我的手已經不老實地搭在她的小蠻腰上——那裡的觸感太棒了,年青少婦的丰韻柔軟使我好爽。接著,我開始慢慢地撫摸著她,而她的呼吸也逐漸急促了起來。

「啊……你們,恐怕不是只想聊聊的吧?」她看著我說道。

「對呀,我們……我們想……」我說道。

「我他媽就是來奸你的!」阿鎧大吼著撲了上去。

我很吃驚,真想不到這小子竟會突然玩兒起粗的來。

「啊……」她應聲倒在我的懷裡——我有點兒不堪重負,因為阿鎧也他媽壓了上來。操,我只得讓出位子,站起身來,打算等他先上——也算是對他剛才行為的嘉獎吧。阿鎧感激地望我一眼,看來他明白我的好意了。

我投以鼓厲的目光,示意他好好幹。只見他粗暴地撕下彭瑾的上衣,在她的粉頸上狂烈地亂啃著;左手扒下奶罩,玩弄著她那肥大的奶子,一對肉包似的美物在撮抓下顯得十分痛苦;而右手則沿著身體的玲瓏曲線滑下,停在大腿上,又繼續往裙子裡頭摸索……

我開始有些於心不忍了,我發現彭瑾看上去並無絲毫快意——阿鎧太心急了,這樣做只會令女性厭惡。「阿鎧你慢點兒,別傷著老師了。」

她看了我一眼,那是感激的目光。阿鎧也冷靜下來了,他開始慢慢地撫摸著彭瑾的奶頭,腦袋也低了下去,用牙拖下了老師的白色三角褲。

「對……啊……就是它了……恩……哦……」她被刺激得呻吟了起來,面色桃紅。我利用這個機會貪婪地飽覽著眼前這雪白的裸體——這在以前是多麼地不可思議啊!粉嫩的大乳頭;白晰而渾圓挺拔的奶子;豐滿光滑的腰身;彈指可破而肉滾滾的屁股;以及我最最最日思夜夢的在內褲裡若隱若現的小蜜桃……

「老師,讓我們一起來滿足您吧……」看著看著我也衝動起來了,雞巴怒漲,性慾翻湧。

我把她的大腿張開,隔著內褲撫弄起她的小穴,另一隻手就玩著她的奶頭;阿鎧在我的後面舔吸著她的腳趾及足根——顯然這使她慾火焚身,她這時已是渾身顫抖,淫叫連連:「噢……哦!我的……我的……好癢啊……那兒……那兒……不……要……」

這越發使我們血脈噴張,更是仔細地舔弄著她的每一處敏感部位。我剝下她的三角褲,發現那裡早已是淫液狂噴,泛著瑩光一閃一閃亮晶晶,映襯著黑油油的陰毛,簡直太美了。我湊上去聞,氣吸的刺激使彭瑾屁股幾乎抬了起來。我伸出舌頭,想要好好品嚐蜜汁的滋味。

「啊……難道你……你要舔……那裡?」她呼吸急促地說道。

「對啊,我想嘗嘗味道呀……肯定很好吧。您會很舒服的,我向毛主席保證。」我衝她猥褻地壞笑,接著舌頭便慢慢伸向那塊充滿誘惑的淫穴。

好軟——這是我的第一感覺,然後我不停翻轉舌頭,陰唇的觸感令我十分的陶醉,滑滑的,鹹鹹的,我實在是喜歡這股特別的味道。我輕輕地分開她的陰唇,看見那黃豆般大小的陰締——我明白這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帶,接下來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地玩弄它,這一定能讓它的主人爽到極點。

「呀……我……怎麼好……好舒服……不要……不要……」——我的舌頭猶如小蛇一般對著她的陰締翻舔撥弄,那顆小豆豆被我舌尖和嘴唇不停地又插又吸又舔又吹,不一會兒就是騷水滾滾了。

「哦哈……哼……你這小鬼啊……快弄死姐姐了啊……哪兒學的……這麼厲害……我要死了……被你弄死了……不要……停啊……不……不要停……放過姐姐吧……別停……繼續吸……啊……」彭瑾被我們上中下三路齊攻,搞得大聲浪叫,在沙發上不停翻滾著——這顯然是——太刺激了?

不過,這也使我們更加興奮了,便更賣力地搞她,每一下都足以令她欲仙欲死。忽然,我嘴邊一熱,一股濁液從小穴噴出——她達到高潮了——我一滴不漏地將愛液全部吸入口中,然後吞進喉中。香而腥的一陣回味蕩然湧上,我想到這吞入的竟是我朝思暮想的美麗的老師的陰精覺得便興奮不已。

性高潮一剎那一剎那地襲捲著彭瑾的腦垂體,使她仍在不住地發抖,面色更加紅潤。而我們還在豪不松瀉地玩弄、刺激著她那高潮後格外敏感的各處性器,這時她一定快崩潰了快爽瘋了。

「哎……哎……停吧……求求你們了……好弟弟……好孩子……」她的面容幾乎快要扭曲了,可見我們的刺激已經令她爽到無法形容。於是我們也便停了下來。

「恩……你們真是厲害呢……連我老公都比不上你們的技術好。現在的小孩啊……」她嬌嘖地對我們說。

「其實……我們也是從A片裡學的,哈哈。」阿鎧笑著說。

「怎麼課業就這麼差呢?算了,我也蠻喜歡你們的……早發現你們看我的眼神不對勁兒了……好吧,現在輪到我讓你們舒服……」說著她一手握住阿鎧粗壯的陽具往嘴裡塞,另一隻手則拉下我的褲鏈,掏出大雞八。

「都這麼大啊……?」她有些吃驚的樣子,但又馬上舔起阿鎧來,同時也握著我的雞八前後套弄著。著簡直使我美死了——大老二第一次被女人的柔軟的手來回撮弄。強烈的刺激使我的大腦一片空白。

而此時的阿鎧,早已是把持不住了,只見他白眼上翻,嘴唇抽搐,幾乎是已不省人事。女人的手的撫弄和自己打手槍絕對是天壤之別!!——我是確切地明白了。

幾分鐘功夫,我已有了射的慾望,可我強忍著沒射出來——我要留著等下操她的大騷逼時再用!!我走到她的後面,拖起她那軟如布丁般的白屁股,打算玩小狗式。

就在我將要插進之前,她突然抓住我的老二不讓我進去。這可急壞了我:「不是吧?!我還……」

「不行啊,你一定會忍不住射在裡面的……今天是危險期,你懂甚麼叫危險期的吧?所以……我們還是來口交吧?好嗎?」

「但是……我從沒插過……想試試,怎麼這樣倒霉啊……」這下我失望至極。

「那……」她紅著臉撫摸著我的龜頭:「下次還有機會的……恩?」

聽她這麼說我轉憂為喜,可看著阿鎧的老二正在彭瑾的櫻口裡進進出出,心裡不願再讓她口交——我嫌髒,因為阿鎧是男人。我的目光轉向她的屁股,我被那菊花(這個比喻可實在是形象極了,也不知是誰發明的)一樣的屁眼給吸引住了,不禁用手指輕輕按了上去。

彭瑾一個機靈,轉過臉笑著說:「喂……你這小孩怎麼花樣玩盡呀?」接著又繼續幫阿鎧吹蕭。我不理她,也繼續摳玩她的屁眼。一會兒,小穴又濕了。我沾上些稠汁,使手指潤滑,便插入了半節中指。

「唔……」她含著老二小聲哼了一聲。我運動手指,使之在她的屁眼裡攪弄起來。而她的小穴也已是洪潮洶湧了。我低下頭,再次伸出舌頭,不同的是這次要舔的就是彭瑾的屁眼了。其實,她的屁眼很光潔細嫩,舔起來的觸感絕對是比陰道有過之而無不及。舔著舔著,我的雞八也直了。

「喔……哼……啊……那兒……那兒怎麼……怎麼能舔呢……唔……啊!」

她的屁股不住地搖晃,顫動。我終於忍不住了,舉起塗抹了些淫液的紅漲得發紫的大雞八使勁兒往她的屁眼裡猛插——「啊——」她發出痛苦的尖叫聲,並試圖罵我幾句,卻被正處在癢處的阿鎧牢牢地按住了頭。

我感激地望了阿鎧一眼。接著我在她的屁眼裡玩命地抽插——緊固,溫暖,由此我判段她從沒被人操過屁眼——於是我更加亢奮,每一插都幾乎抵達了直腸。漸漸的,彭瑾的喊聲不再是淒慘了,而是:叫春。

「哦……啊……我要吃下鎧鎧的大雞八……恩……哼啊……屁眼……瑾瑾的小菊花啊……插我……插死我了啊……姐姐快……快……」我們一聽這話,性慾已到了頂峰,一個閉著眼享受著香唇的愛吸,一個狠命地死插屁眼。

「老師……我的親娘……我他媽要射……哦、哦、哦……」阿鎧把大股精液射在了她的口裡。

「恩……抹也優熱(我也丟了)……」這時,我感到肉棒在扭動著的屁股裡漲的好大好大,忽然一股熱熱的穢物從馬眼內噴勃而出,陰莖一陣痙攣,頭腦一片空白……

我們三人同時達到了高潮。阿鎧癱坐在地毯上,長吁了一口氣;彭瑾則趴在沙發上抖個不停;我閉起眼回味著那一股仍在迴盪的快感,一手抓著她的乳房,一手搭在她的屁股上面。

而那湛藍的套裙,只有下裙還在彭瑾的身上——它也已被翻至腰部,裸露出肥嫩並在微微抖動著的大屁股。你甚至還能看到,一線純白的黏液正從那屁眼裡緩緩流了出來……

小琪是我同學的妹妹,不過才16歲,卻是很迷人。

一天中午我去找同學玩,看見小琪正在睡覺,她睡覺的樣子是那麼迷人,腥紅的小嘴,粉白的臉,柔軟的粉頸,高聳立的乳房,平滑的小腹及那雙豐滿、細膩的又腿,圓潤的屁股,我盡量輕的翻進屋去,輕輕的開始解她的上衣,我的手心直冒汗,心裡非常緊張,真害怕她會醒來,那樣的話,我強姦她的願望就破滅了,還好,她的呼吸非常均勻,她的上衣終於被我解開了。

我鬆了一口氣,她沒戴乳罩,兩隻粉白、誘人的乳房展露在我的眼前,我的心彭彭直跳,真想捏一把,可是這樣就會便我前功盡棄,我開始脫她的褲子,腰帶一鬆就開,可是卻很難往下脫,我費力的將褲子脫到了她的小腹,黑漆漆的陰毛,讓我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肉棍也開始有些硬了。

這時,突然小琪一動,嚇了我一跳,還好,她並沒有醒,這一動,卻好像專門為我方便一樣,很輕鬆把她的褲子脫到了膝蓋,終於可以看到她的小穴了,紅紅的,飽滿的兩片小唇,被淡淡的毛包圍著,我的手輕輕的伸了進去,在她的小穴裡輕揉,我已聽見她嘴裡的夢吟了,又腿也漸漸的分開了,哈,我終於把她的褲子完全地脫下來了。

一條豐滿、圓潤、光滑誘人的胴體展現在我的眼前,我感覺自己已經熱血沸騰了,堅實的肉棍已經無法安靜了,我迫不急待地掏了出來,又粗又大的雞巴,終於可以出來透透氣了我的手輕摳她的小穴,晶晶亮的淫水已經開始往下溢了,順著她的小穴往下流,她的白屁股、屁溝全是淫水,肉紅的小穴散發出一股腥臊的味道。

小琪的腿已經分的很大了,我的手掰開她的小穴,手指可以往更深裡摳了,她的小嘴微張,乳房急促而有節奏的起伏著,夢呻般地發出了呻吟:「啊……嗯……啊……嗯……」

這更激發了我的性慾我在她張開的小穴裡,摸到陰蒂,用舌輕輕地在她的陰蒂上滑過,她的身子一陣陣輕快地顫抖,我的舌尖每刮她的陰蒂一次,她就會全身顫抖一次,而且,淫水越流越多,床單都濕了,可我並不急於操她的小穴,我用手指在職她的小穴更深處摳動,她叫得聲音更大了:「啊……啊……快操我吧!」

我想她現在早已醒了,但並沒有睜開眼睛,,或許她想默默享受這一切吧,可我偏不操她,我用力更大了,用力地摳她的小穴,她的全身發出了猛烈地顫抖,小穴裡身出一股淫精,她已到了高潮,全身軟軟的,臉蛋緋紅,床單已經濕了一大片……

我把她的雙腿彎起來,可以更清地看清她的小穴,淫水范濫,我接著用我的舌頭刮著她的陰蒂,不一會兒,她的身子又開始僵了,附帶著輕輕的顫抖,我明白,我又挑起了她的性慾,我脫下褲子,用肉棍在她的小穴口滑動,她的屁股不停地起伏,來配合我的龜頭。

我並不急於插入,不過,小琪已經急了,她終於睜開了雙眼:「好哥哥,快,快操我吧,快快,快操我的小穴吧,別折磨我了,快操我吧!」

她挺起身來,抱住我的身子,她的小穴不停地迎合我的雞巴,她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挑逗著我,我不受她的誘惑依然在小穴口挑逗她,她好難受,想讓我插進去,使勁用她的小穴在我的肉棍上磨擦,穴裡流出了好多的淫水。

我當然不能受她的控制,我不動,讓她難受去吧小琪挑逗了半天,見我沒有什麼動靜,有些失望,我在她準備躺下,要放鬆自己的時候發動了我的第一次猛攻。突然得衝刺,一下子扎到了小穴的最深處,「啊」的一聲小琪愉快地叫了起來,「你真壞,弄死我了,噢,噢,噢。」

我感覺她怎麼不是處女呀,好像處女膜對我的雞巴沒有任何阻礙,一直就插到了小穴的最深處,難道她不是處女,我的行動沒有停止,但我偷眼看了她的小穴一下,嚇了我一跳,從她的小穴裡,被我的雞巴帶出來紅紅的鮮血,夾帶在淫水裡面,好多呀,她怎麼會沒有疼痛的感覺呢,我有點懷疑,但我感覺到她的淫水流得很多,肯定是我剛才對她的愛撫起了很大的作用。

哼,我用力地在她的小穴最深處猛扎,感覺到自己已經深入了她的子宮。伴隨著她有力的呻吟,我忘情地紮著她的小穴深處。「啊,啊,啊,噢,嗯,噢」

萊塢她的小穴有點緊,這樣反而使我更忘情了,而且我的雞巴更粗了,「好疼呀,好哥哥,你輕點你的雞巴好粗好大呀。幹得我好舒服」

「噢!深點再深點,噢!你干死我吧!噢,啊」

「我流了好多呀,好舒服呀,你操死我吧,你操爛我的小穴吧。」

「噢,你怎麼那麼用力呀。」

「哥哥,噢,我要到了,你別弄了。噢,啊!」

我感覺她的小穴一下子變得好寬喲,而且她的淫水一下子流了好多,只聽「噢」得一聲,好被我干到了高潮。

她閉著眼睛享受著高潮後的感覺,可是我卻很難受,只好接著用我的雞巴在她的小穴裡磨擦著,我只覺得我的雞巴好粗好硬,她的小穴好像沒有什麼吸引力了,只有淡淡的感覺,怎麼會這樣,我問自己,但我不肯放棄,我要干到最後,我用我的雞巴使勁但不猛烈地磨擦著好的陰道,我用自己的手揉搓著她的乳房,好的乳頭很小,像一隻鮮紅的櫻桃……

我輕輕地咬著她的乳頭,一邊在她柔弱滑潤的身體上輕撫,她的皮膚象絲一樣滑,我在她的臉、唇、勁、胸前都留下了我的唇印,我的雞巴可並沒有因為我吻他而停止進攻,依然在她的小穴中來回地抽動,時不時用我的龜頭在她的陰蒂上滑過,剛剛開始她沒有反應,可是在我的嘴、手以及肉棍的夾攻之下,我感覺到她開始有反應了。

她的呼吸漸漸地由平穩變得急促,雙腿稍微有點力氣了,小穴中的淫水也開始流了,尤其是我的龜頭刺激她的陰蒂的時候,她的小腿及小腹發出了輕微的顫抖,舌頭也伸出來,開始配合我了,她的小白屁股配合著我的雞巴的插入一挺一挺地迎合著,陰道溢出了沽沽的淫水,順著她的穴溝,順著我的雞巴往下流,而且她的小穴變得突然有彈性了,噢,我心裡暗暗高興,我要使勁地幹她。

在她的興奮激情配合之下,我感覺我的雞巴又在漲大,已經把她的小穴塞得滿滿的,不留一絲空隙,我都有感覺她的小穴兩邊的肌肉已經繃得緊緊得,我們的雞巴與小穴之間的配合太美妙了,肉與肉之間的磨擦在淫水的潤滑之下,變得更輕鬆,更完美。

「噢,好哥哥,真是太美了,你的雞巴把我的小穴弄得太舒服了」

「嘶……」她愉快地呻吟著,享受著我的雞巴對她的小穴內部及小穴四壁愛撫。

「啊,你的雞巴好粗好大呀,漲得我的小穴都大了好多呀,好哥哥你的雞巴好壞呀,都插到我的心裡了,噢,好舒服呀」

「啊……你……干……死……我……了……」

「啊,好哥哥,你……的……大……雞……巴……好……硬……呀……」

「噢……噢……。噢……輕點……大……雞……巴……弄……得……我受……不……了……了」

「好哥哥,你輕點,我的小穴都受不了了!」

「壞哥哥,你真壞,噢……噢……你把我的小穴都……噢……噢……弄壞了……噢……」

「噢,壞,你真壞……你的雞巴……噢……噢……插到我……噢!小穴……噢……心裡……了……噢……」

「壞哥……哥……啊……啊……」

「別……別……操……我……的……小……穴……了……」

「好……硬……喲……好……粗……好……大……呀。」

「噢……好……哥哥……停……一……下……」

「求……你……了……讓你的……雞……巴……停……一下……」

「噢……啊……我受……不……了……了。」

「我的……小……穴……流了……好……多……喲……啊……」

「卜滋」「卜滋」「卜滋」我的雞巴在她小穴裡不停地抽動著,她得欲大,我就幹得愈用力,好想頂爛她的小穴。我的雞巴用力地頂著她的小穴,我感覺到她已經無力來迎合我了,我要再干她幾下。

小琪畢竟還小,她這麼小的年齡竟然能配合我這麼長時間的插入,真是難得了,她的小穴已經變得無有彈性了,無力地張著穴口,她已經再次被我頂到了高潮,她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抱緊我,雙腿夾著我的屁股,「啊……」發出了愉快的呻吟。

我發覺她真是不行了,全身軟綿綿地,臉紅的小臉冒著晶瑩的汗滴,紅紅的小嘴夾雜著呻吟喘著粗氣,雙腿分得好大,雙臂也甩在兩旁,眼睛緊閉,粉紅的乳房急促地起伏著,我有些怪自己,是不是太過份了,把她幹成這樣。

雖然是這樣想但我還是不願意離開她的身體,我伏在她的身上,輕輕地吻著她的臉頰,疼愛地撫摸著她的身體。小琪任憑我做任何事,她靜靜地恢復體力。就在我們正在愛撫時,突然……

「你們在做什麼。」一聲歷吼,嚇了我們兩個一跳轉臉忘去,我感覺小琪全身在發抖,小穴突然一下子變得好緊,夾住了我的雞巴。我一看,是她的母親,心裡也有點虛,但並不害怕,反正已經是做了,有什麼好怕的。

我也瞪著她的母親,「阿姨,我們是自原的!」

「滾,滾你的自願,你讓小琪以後怎麼做人,小琪,你怎麼還不起來,想讓我打死你嗎?」

小琪不是不想爬起來,只是小穴一下子變得太緊了,我的雞巴無法從她的小穴裡抽出,所以她也動不得。她媽似乎也看出來這一點,只好過來幫忙,開始時她用力地拉小琪,發覺不管用,反而讓我們更痛,只好用一隻手抓住我的雞巴。

「噢」我心裡暗叫了一聲,她的手好嫩好熱呀,抓得我的雞巴反而更粗了,我感覺到抓我的那隻手在出汗,而且並不急於弄出來,好像想多抓一會兒似的,我偷偷地樂了,慢慢地從身後開始摸她的屁股,剛開始時好還扭了扭屁股,可是後來就任憑我任意地摸了,不過卻用眼狠狠地瞪了我一下,可是並沒有反感的意思,我時我開始慢慢地打量她了。

三十大幾歲,擁有著魔鬼般的身材,直挺的乳房,細細的腰身,豐滿而有彈性的屁股,紅裡透白,細膩的肌膚,烏黑的頭髮在她的皮膚襯托下,愈發顯得迷人,她手裡抓著我的雞巴,臉紅紅的,真好像害羞的小姑娘一樣可愛。我的雞巴終於從小琪的小穴裡弄了出來,小琪一直緊閉著雙眼,不敢看她的母親。

「還不滾回屋去」小琪嚇得連衣服都顧不上穿轉身跑進小屋。

小琪的母親用無奈的語氣說:「唉,你們這些年輕人,叫我怎麼說呢,只圖一時的快樂,你讓小琪以後怎麼做人呀?再說我與你父母的關係都不錯,唉,你這個孩子呀!」

小琪的母親說著話,那雙迷人的雙眼不時地盯著我的大雞巴,當遇到我的目光時,臉騰地就紅了,我開始靠近她的身體,她一動不動,我的手開始伸向了她的乳房。

「幹什麼,你連我也要弄嗎?」語氣雖然重了,可是話裡卻有挑逗的意思,我的手已經按住了她的乳房,而且另一隻手將她擁入懷裡,她扭捏地掙扎著,不過卻更激發了我的情慾,我用力地捏著她的豐滿而碩大的乳房,雞巴隔著她的短裙頂住了她的又腿之間,這時,她不但沒有反抗,身體反而又向我的身體靠近了。

我開始吻她的臉頰,脖子,低胸,直吻得她全身都在顫抖,我緊緊抱著好柔軟而成熟的身體,好像發瘋一樣抓著她,她也被我的樣子感動了,身體開始扭動,嘴裡發出了輕聲的呻吟。我開始脫她的衣服,在她的努力配合下很容易就脫光了,望著好感性的身體我的血液都要沸騰了,太美了,無一處不讓人目眩神迷的。

「我要親你的穴。」我發現我的聲音都有些抖了。

她正想往床上躺時,看到滿床的污穢,皺皺了眉,我明白她的意思,搬了一個凳子,讓她的一條腿放在凳子上,這樣我就可以容易做了。哇,好正點,她的成熟的肥穴在濃濃的陰毛的包圍下,翻露出兩片紅潤的陰唇,亮晶晶的淫液沾滿了陰道四周,紅紅的陰蒂,好誘人。

我用舌頭開始輕舔她的陰唇,溫柔地,慢慢地舔著她的全部肥穴,不時地輕點一下她的陰蒂,之後,她的小腹就會輕輕地顫抖一次,接下來,肥穴裡的淫水沽沽地往外冒,弄得我一嘴。

「啊……啊……啊……自從我生下小琪後,她父親就得病再也不能做愛了,這十幾年來,我從來沒有讓別人弄過,整天到晚上就以淚洗面,好難過呀。噢……」

「好弟弟,好寶貝,輕點,好舒服呀……」

「噢,,噢……輕點……別……別……咬我的小妹妹……」

「噢……好美呀……好舒服呀……你的舌頭好歷害呀。」我的舌頭在她的陰道裡滑過,不時地輕咬一下她的陰蒂。

「噢……呀……呀……」她張著嘴,發出美妙的淫樂。肥穴也流出了誘人的津液,沒辦法,因為在她的肥穴下面,我只好用好的淫液洗臉了,好多呀。

「好姐姐,你的肥穴流了好多呀,你的穴好臊呀。」

「別說了,羞死人了,你不知道我的穴有多久沒有弄過嗎,真是的!」

「噢……噢……好弟弟……輕點……輕點……」我開始猛舔她的肥穴,張大嘴恨不得咬下她的肥穴,我開始用鐵牙齒咬她的陰蒂,輕輕地,慢慢地,咬住陰蒂,用牙齒輕輕磨擦。

「啊……啊……好……癢……啊……」她的淫聲愈來愈大了,身體拚命地扭動。我緊緊地抱住她的屁股,讓她和陰蒂不能脫離我的牙齒。

「啊……啊……啊……啊……」

「別咬了……快……舒服……死……了……」

「噢,噢……噢……」

「別弄我了……我要……死……了……」

「啊……」一聲長淫。伴隨著身體愉快地抖動,她竟然被我弄到了高潮。臉上的紅潮像晚霞,緊閉著雙眼,在享受高潮後的快感,我輕撫著她的身體,吻著她的乳房。她默默地享受著這一切。

突然我的動作停了,好睜開眼睛,因為我看到小琪不知何時站在旁邊,驚訝地看著我們,我無所謂,但好母親有點不好意思了。「小琪,別怪我,你父親根本就不是男人,我怎麼過呢?」

「媽媽,我不怪你,你就好好玩吧!」她睜大了眼睛,似乎有點不相信。

「那好,小琪,媽有點累了,你陪哥玩好嗎?」果然,小琪聽話地走到了我的身邊,我讓她爬下,我要從後邊幹她,可是我看到她紅腫的小穴,有點不忍了,不過,也不能讓我的雞巴受罪呀我在她媽的肥穴中弄了點淫水,弄到小琪的小穴上,再弄到自己的雞巴上點,然後只聽「卜」得一聲,就插入了小琪的小穴裡。

我有點不忍,輕輕地插入著,可是沒有幾下,小琪再次被我干到了高潮,「啊……媽媽……快……救救……我……我……不……行……了……我……啊……」

「媽媽……求你了……你陪哥干吧……啊……噢……」沒有幾下,小琪就被我干到了高潮,無力地躲在一邊。

我發現小琪的母親正在手淫,我有些興奮不已。她的手輕輕地在她的陰道裡摳弄,另一隻手將她的陰道掰開,淫水順著穴溝往下流,自己在自娛自樂,發出愉快的淫聲。我躡手躡腳地走到她面前,將我的雞巴,猛地插入了她的肥穴中。

「啊,你要幹什麼?」她一邊輕輕地用手推我,卻又在享受我的雞巴插入她肥穴的美妙感覺,發出浪叫。「噢……噢……你的雞巴……噢……好……粗……大……」

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麼舒服的陰道,柔軟而富有彈性。陰道四壁的肌肉,在淫水的潤滑之下,有力而均勻地夾著我的雞巴。

她的淫水好熱,好多,我幾乎把持不住要射進她,不強忍著,我不能這樣無用,我要讓她好好的享受一次,這樣以後我才會有更多的機會。我一邊用我的手撫摸著她的陰道口,一邊用嘴吻著她的身上,盡量讓自己放鬆。

覺得自己差不多的時候,我站直身子,將她的雙腿抬起,並用力地向外分開,她明白我要開始發動進攻了,非常配合,我用我的雞巴,慢慢地在她的肥穴口挑逗著,不時用我的龜頭頂一下她的陰蒂。

「噢……好弟弟,快進來吧,我的肥穴都受不了了。」說著使勁地抬高她的屁股,想讓我的雞巴進入,我不可能讓她這麼快得懲,我卻往後腿,我要折磨她。

「噢……你個壞傢伙,想氣死我呀,我的穴好難受。快進來!」我邊撫摸著她的兩條豐滿、滑潤的大腿,邊用我的雞巴在她的陰蒂上磨擦,弄得她的屁溝、陰毛、大腿根都是亮晶晶的淫水,滑滑的,粘粘的。

「噢……噢……別……別……弄……我……的……穴……」

「噢……好……難受……噢……」好的淫叫,使我的大腦變得更加興奮,我覺得好的身體似乎要比小琪的好。我的嘴開始輕輕的在她的大腿上吻過,就像刺激她的陰蒂一樣,每滑一次,她的大腿就輕輕地顫抖一次,而且將她的腿分開得更大。

「噢……好……美……好……癢……噢」

「呀……好……弟弟……快弄我的……穴……吧……噢……」

我看時機差不多了,對準她的穴口,猛得插了進去。「卜滋」一下子就進入到了穴道的底處。

「噢……你的……雞……巴……好……熱……呀……」我也感覺到她的穴裡好燙呀,我幾乎把持不住,我盡量地大口喘氣,避免自己提前射精。我克制著自己,畢竟我暗地裡喜歡她已經好久了,雖然她生過孩子,但是身材卻比小姑娘們的漂亮多了,而且皮膚細膩,我做夢都想著要跟好做愛,好不容易有了這一次機會,我不能失去,我要讓她真正享受到做女人的快樂。

我慢慢地抽動,卻很有力,「卜滋、卜滋」也許她是太久沒有性感覺了,這次被我弄得好舒服。「噢……你……的……雞……巴……好……大……呀……好……粗……喲……啊……啊……」

「噢……好美……好……爽……噢……噢」

「噢……你……插……死……我……吧……」隨著她的叫聲,我操穴的速度開始加快。

我用力地在她的穴裡搗著,她的穴實在是太美妙了,滑潤的陰道壁,富有彈性的陰唇,豐滿厚實的穴洞,真是太舒服了。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四壁的緊密磨擦之下,變得更粗而壯,擠滿了她的穴洞,實實在在的刺激著她的子宮,陰道、陰蒂、陰唇。

「噢……好……粗……好……燙……噢……」我也從沒有過這樣的享受。看來成熟女人的穴就是好,真是太爽了。「好姐姐。你的穴真是舒服死了,我願意被你的穴征服。我真是願意死在你的穴裡。噢。好美呀。你流得淫水好燙呀」

我也被她的穴弄得好舒服,忍不住也叫也起來。這樣她叫得更浪了。「噢……你……操……死……我……吧……」

「我……愛……死……你……的……大……雞……巴……了……噢……好……爽!」

「插……快……插……死……我……的……穴……吧……」

「噢……快……快……快……姐姐……不。行……了」她的淫水四溢,陰道四壁的肌肉開始收縮。她的眼睛也變得木了,雙臂有力地抱著我,她的屁股用力地貼住我的雞巴,又腿使勁地夾住我的身體。

「噢……我……完……了……我……要……死……了……」我不顧一切地猛衝了幾下,「啊」一股熱精泉,一股腦地射入到她的子宮深處。

太美了,我的雞巴在好的穴洞裡掙扎了幾下,噴出一股精泉後,僵僵地杵在她的子宮深處,一動也不動了,我的身體也發出了輕微的顫抖,癱軟地爬在她的身上。我累了,真是太累了,也太舒服了,竟然讓她們母女到了好多次高潮。太棒了,以後我的雞巴就成了她們母女穴洞的常客。

【全文完】

相關文章:
幹了熟睡中的豐滿姊姊
女律師在電梯裡被姦
催眠強姦家人
愛上親媽跟後媽
長髮的美女老師
兒子的遺傳
畢春豔老師和我激情
補習姐姐
留學交換之樂
做美容院的媽媽
熱門小說:
相親時大姨子誘惑幹她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