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幫年輕女房東吸奶

十九歲那年,我離了婚。第二年,我便辭職不幹了,來到省城準備考研。聽說市郊租房便宜些,於是我便在城郊租房住下來,以便複習功課。

房東是個滿年輕的女人,叫趙小梅,剛生了孩子不久,所以顯得很豐滿,特別是那兩隻圓潤的大白奶,將那短得齊腰的彈力背心鼓起,可以清晰看出那圓圓的乳頭。

這女人長得還不錯,中等個頭,白淨的臉,豐滿的屁股緊緊的包裹在那條洗得有些發白的牛仔褲裡,露出明顯的股溝,過短的彈力背心時時蓋不住那白嫩的肚皮,尤其是那一動一動的肚臍眼,看來這女人還是屬於露臍一族的。

她要了我的身份證,說是還要去附近派出所登記,我把身份證和當月的房租交給她,由於一人忙不過來,所以只管住不管飯,我吃飯得去旁邊的小食店。我正在收拾書籍,小梅進來。見她進來,我忙說道:「老闆娘,有事啊。」

小梅有些不高興的說:「我說大哥啊,人家才二十二歲,別叫我老闆娘了,就叫我小梅吧,以後我就叫你哥行不?」說著,把身份證遞給我,看著這位純樸的女人,我高興地說道:「行啊。」

一天晚上,天氣很熱,我的左眼皮老在跳,常常聽人說:「左眼皮跳,桃花運要到。」正忖著,突然聽到敲門聲,我起身開門,小梅眉頭緊鎖說:「哥啊,我兩隻奶脹得發痛,晚上把擠奶器摔碎了,你能不能替我到附近小超市買一個?」我回答說:「那行啊。」

說著, 趕緊便轉身出去。但我轉遍了附近的超市都沒有,又急忙趕回去。」 「那咋辦呢?」她雙手摀住奶子說著。突然,我靈機一動的對她說:「那我替你吸吧。」由於脹痛,小梅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我們選擇了幾種位置,,因為我個子高,都不便操作。最後選擇我坐在凳子上,她坐在我雙腿上,這一位置正好合適。

小梅張開雙腿跨坐在我並起的大腿上,接著拉起齊腰的女式彈力背心,露出兩隻圓鼓鼓的白奶。我雙手抱住她那白嫩的腰肢,將舌頭捲住左乳頭用力一吸,我感到一股甘甜的乳汁流入嘴中。此時小梅的臉上出現了紅暈,身體有點顫動。

她雙手搭在我的肩上,輕輕扭動了屁股。迅速的吸完左乳,我又將舌頭捲住她的右乳頭,同時我也開始有點心猿意馬了,將手輕輕的撫摸她那細嫩的腰肢,探索著插入她那寬鬆的花短褲中,我摸到了股溝後,又順勢用指頭撫弄她的屁眼。

接著又深入到她陰戶中,那屄兩邊的陰唇因充血而張開,露出小陰唇和陰道口。潤滑液已從陰道口流出,一片濕潤。

女人陰道潤滑液的出現,無疑是性喚醒的標誌。我又揉捏她的左乳房,小梅全身癱軟的趴在我身上,緊緊地抱住我。我很快的吸完右邊的乳房,迅速的把她放在床上,飛快的拉掉花短褲,分開她的雙腿,把早已硬得發紫的雞巴對準淫水四溢的陰門頂進她的屄中,將一年多來積蓄的能量全部發洩在這女人的身體內。

我拚命的抽插她,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猛,我緊緊的揉捏她的奶子,我剛吮吸過的奶子,這女人搖動著頭,扭動著屁股來迎合著我的猛烈抽插,嘴裡發出快樂的呻吟聲。

這聲音越來越大,突然,她發出一聲尖叫,我感到她身體變得僵硬,毫無疑問,她已先我進入性高潮。我受到她那尖叫聲的刺激,覺得屁眼一陣一陣緊縮,突然的扣動了扳機,一股股熱烘烘的精液直射進這位豐滿女人的花心中。

看著被我玩弄得尖叫的女人,心裡升起一股溫暖而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