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雪白乳房

藤村惠子下課後,坐在學校圖書館的長排桌上。那件水軍服的清麗學園的制服,襯托惠子楚楚可憐的美貌。

學校的男生,常常評判女生的美貌,而以惠子的評價最好,圖書館的男學生一直盯著她看。

惠子拿出了英語教科書,將書本攤開,放在桌上,她開始專心的看書。她的瞳孔清,亮像凋刻的五官,輪廓非常的深刻,臉上飄著哀愁的感覺,就像她敬愛的老師,山葉最近的樣子。

裕美的美貌,令男人發狂。克敏是三年6班的學生,在課堂上公然的挑撥老師,傳進了惠子的耳朵,這種事是不可以的,克敏是她一個人的,不管是不是她敬愛的老師。

而另一方面,惠子承認秘美上課的時候,講得很精彩,她常常的回答學生的問題,而裕美也覺得惠子很可愛,也非常的愛她。

對於克敏桀訓不羈的態度,裕美非常的憎恨。

學校的校花惠子,非常的仰慕學長克敏。他們常常的在校園中討論著無關學朮的話題。惠子那第一次戀愛的表情,非常的好看,而她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對於她和不良少年克敏成為一對,大家都覺得趺破眼鏡。

她之所以看上克敏,是因為他有比別人強一倍的正義感。在小學,惠子經常的被欺負,而他就像保鏢一樣的保護公主的保護著她,而在那時,惠子就把他當成偶像一樣,並且長大後,要嫁給他。

克敏如此的墮落,大部份的原因,應該是出在他父親的身上。他的雙親離婚,是在克敏高中一年級時時。克敏的母親,因為忍受不了丈夫的放蕩而離婚了。當他知道他的母親再婚時,他實在無法忍受這個事實。給他一個相當大的打擊。

這幾年來,他變成街上的不良少年,常常的和黑社的老人生起,一付地頭的流氓一樣。

他也經常被警察抓到,而遭到了停學處分。本來是應該退學的,也不知什原因,而改為留級。

克敏是一個人住在外面的,他不喜歡回到那個沒有溫暖的家庭。

克敏走近惠子的身邊,跟她耳語了幾句,她來到他的房間。

惠子喝著飲料,問坐在床上的克敏說:

「你到底對山葉老師怎了?老實的回答我。」

惠子悲傷的說著,長長的睫毛閃著淚珠,那制服包裹著惠子的清純身體,使克敏倒抽了一口氣。

當他帶她進房時,瞧著她的美姿,他整個人都迷惘了。

「你是不是和山葉老師很好?」

這時,克敏默默的,忽然開口問說。

「啊!當然好了!她是我的英語老師,而且她所教的功課,又是那的有趣,你問這個干嘛?」

「啊,這….」

惠子的質詞的語氣,使克敏呆了一下。他喝了一口啤酒,站了起來,坐在惠子的身邊。惠子的身體散發美少女的氣息。

「我有話對你說,惠子」

克敏梳著惠子的頭發,輕聲的說著。

「啊!什事呀?克敏」

那美麗的瞳孔閃著光輝。克敏看著惠子的樣子,心情極為激動。

「啊!我….這個….」

克敏有一點結巴,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在她的身邊囁嚅著。

「….惠子還是個處女嗎?」

克敏他才不去做單純的交遊活動,他大部份的性經驗,都是強奸女孩而累積的經驗.對於眼前這位純潔的女孩,他想要奪取她的身體。

「啊,你不可以….我當然是。」

惠子拼命的點著頭。

「老師都幫我解決性事,你願不願幫助我?」

「啊!什?你說山葉老師….」

「嗯!」克敏看著惠子純純的臉,穿著制服的身體,然後看著她的裙子伸出來的白色長腿。

克敏的手伸向惠子的裙子,惠子驚訝的站立起來。

「不可以啊….克敏!我….」

惠子站了起來,支手抱在胸前,走出了房間。克敏復雜的心情目送著她的背影。他喝下了最後一口啤酒,用手用力的握緊啤酒罐,酒罐被他捏的肩扁平,他用力的扔向牆壁,匡琅一聲,掉在地上。

房間里留著惠子的體香,他的股間起了異漾的變化。眼前浮現著惠子裸身的身體,妄想著惠子白色的肌膚。她的臉和山葉老師的臉重疊在一起,石黑巨大的肉棒插進被壓而愉悅的女人身體深處。

「惠子!看見了嗎?那就是女人的本性。」

他的手摸著下腹部怒張的肉棒,克敏妄想著。克敏的手離開了股間,站起身,走出房間,看見惠子在客廳。

「惠子,你哭了….」惠子兩手掩著臉,肩膀因為啜位而抖動著。

「克敏,我現在才看清你,你以前不是這樣的,所以我難過的哭了。」

惠子一面說,一面哭泣著。

這時,惠子靠近他的身邊,她已下定決心了,羞紅著臉,仰起頭看著克敏說:「抱我….」

「啊什?現在….」

克敏無法相信,看著惠子臉上的表情,以及穿著制服的肢體。

「快!快來抱我吧!」

惠子心底呼叫著。她想既然裕美占有她愛慕的人,為什她不能,反正她本來就是要將處女之夜留給他的。

「我要開始脫衣服了。」

那細細的聲音說著,克敏的胸口卜卜的激烈的心跳著。惠子說話的同時,轉身過去,背對著他。

惠子緩緩的脫著衣服,那纖纖王手脫上衣,然後彎著腰脫下了裙子,克敏窺視著他的樣子,心中很感動。

她閉著眼睛,纖細的指尖撫著自己的身體,想著:「啊!我就要變成女人了!」

惠子的胸部起伏著,十七歲真珠般光澤的柔軟肌膚露了出來。她終於脫掉了裙子。她穿著純白的內衣褲,意外的隆起的胸部很豐滿,克敏看著她那優美的背脊。

惠子將內褲拉至腳邊,輕輕的扯了下來,然後也脫了胸罩,兩手抱在胸前,遮著胸部。

克敏看著她背後的姿色,忍不住的想看看她的正面,他吸了一大口氣,靠近惠子。

「呀!不要!不要看,轉過去。」

惠子抱著胸部,克敏看到她的正面,少女惠子的身體充分的表面出魅力的曲線。

「啊!好羞哦!看見了嗎?克敏!」

「哦!好可愛呀!惠子。」

惠子羞恥的微啟著紅色的朱唇,露出白色的牙齒,克敏的手放在她的下顎,輕輕的擡起她的臉,使她的唇向上,他再重重的壓了下去。他吻著惠子柔軟的唇,用舌頭愛撫著,惠子小聲的呻吟著。

他們熱情的接吻著。克敏舔著她的唇,惠子張開嘴吐出了舌頭,克敏捉住了那甘甜濕潤的舌尖,用力的吸著、吹著。惠子的胸部壓在克敏的胸上,使得克敏的感情亢奮。

他們忽左忽右的傾著頭,熱烈的接吻著。克敏抱著惠子的身體,手伸向她的腰後,在她的屁股上愛撫著。惠子吸吮著他的唇,美少女純潔的心也被激情引起了快感。

激烈的接吻,使她眼前辯朧了。克敏握著那顫抖的細節,將唾液送進惠子的口中,撫摸她柔軟的肌膚。

惠子跎著腳尖,自喉嚨深處發生了聲音。她是第一次在異性的面前裸身,激情使得她的膝蓋抖動。

克敏終於開始行動「哎呀!別蓋著呀!讓我看哪!」

l惠子的兩手覆蓋下半身,克敏強力的拉開她的手。

「啊!啊!不要嘛!」

美麗的黑發搖晃著,他將她的雙手至頭頂上壓著,克敏看見了女孩羞恥的部份了。

「嘿嘿….真是清純呀!讓我欣賞一下你的身體結構。」

克敏上上下下的用灼熱的眼搜索著,她羞得美麗的上半身震動著,那白色的肌膚,散發著光澤的光彩,看得令人眩目。她羞得垂下了頭,頭發垂了下來,看著惠子風情萬種的神情,克敏男人的本性露了出來。

惠子斷斷續續的呻吟著,接納克敏的攻擊。

在學園大家所僮憬的美少女,讓他獨占到了,克敏深深的感覺到滿足,對於女老師裕美的感覺是一樣的。

「怎了!舒服吧!」

克敏挑逗的說著。

「啊!討厭啦!克敏」

克敏的眼望惠子瞳孔的深處,看著那黑發輕拂著臉頰,身上散發出處女的體香。

「啊!脫衣服,你怎不脫呢?」

她難逃克敏灼熱的眼線,將臉埋在他的胸前。惠子看著他,緩緩的脫著他的衣服。

男孩的手撫摸著她的乳房,托起那雪白充實的乳房。半球型頂點薄桃色的乳頭振動著,令人憐愛。

克敏這時仔仔細細的看著惠子的身體,和裕美的是不同的。少女的女體較為青澀,而裕美是成熟的身體。他經常妄想著惠子的女體,在心底描繪著那惱人的下半身,而現在真實的她就在眼前,克敏體內熊熊欲火升高了,他有一種沖動感覺。放開了惠子的腰,鑒賞著惠子的美姿。那楚楚可憐的身體,使克敏的眼睛盯著她的身體每一部分。

惠子縮著身體,克敏將她抱住,在她的額上、臉上印上熱吻,惠子粉白的臉紅了。克敏緊緊的吸氣,嗅著她的體香。

「唔!」

克敏的手揉著她的乳房,那是個青澀的果實,惠子吐出熱熱的氣息,她第一次被愛撫乳房,使她又慌亂又興奮。克敏的口再一次捕捉她的。

l克敏吸吹著她的舌頭。將她的唾液吞了進去。而惠子吐著慌亂的氣息。吸著克敏甘美的舌尖。他們就這樣淫靡的接吻著。克敏用手探著乳房,用身體壓住雪白熱熱的肉體。

惠子沒有性經驗,對於克敏的感情相當的強烈。但是對於性交,她覺得可怖

特別是克敏的下腹部,那硬直的肉莖,使她感到恐怖。她冒著冷汗,想要逃走,但惠子對於目前的情況,開始後悔了。

在另一方面的克敏,吸吹著惠子的朱唇,手揉著她的乳房,未到達昂奮的頂端。賞長長的一吻之後,將十七歲的身體壓倒。

「啊啊….好可怕,好恐怖啊!克敏。」

那支肉棒頂在克敏的小腹上,惠子覺得很害怕。克敏心平氣和的說:「不要怕!這是你快樂的泉源啊!」

克敏充血的肉棒前端的馬眼,閃著透明液體的晶亮,瞬間,惠子的全身僵硬了,大聲的悲嗚著。初次性經驗的惠子很狼狽,引起了男人的獸性。克敏的嘴角牽引著,露出了淫猥的笑容。他抖著肉莖,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雪白肉體的陰洞,恍惚的看見它一張一合的。

惠子握著拳頭,哀淒的表情,克敏那剝了皮的龜頭露了出來碰觸她的大腿,她用手掩著臉,肩膀震動著。

「惠子!張開眼睛,好好的看著我的身體。」

[即將失去處女的惠子,感覺胸口悶得使她透不氣來,惠子哭泣著,而克敏產生性虐的心情,看她哭泣的樣子,使他更爽快。

惠子感覺很厭惡。克敏說著下流的話,抱著她的屁股,押著龜裂的部位,呈現了淡粉紅的菊蕾。

「啊!不!不要看!求求你,克敏。」

他挖著她的屁股穴,處女的花心,覺得血液逆流,痛苦萬分。她想要逃也逃不了了。

「惠子!大人做愛之前,都是要先做前戲的。」

「….我知道….但是….」

「哈….!好可愛哦」

克敏閉上了嘴,淫靡的揉著她的屁股。惠子的背對著他,有一種不潔的感覺,但全身麻痺,快感遊走著,她無法形容那種感覺。

「不!不要!」

克敏開始的舔著她的屁股穴。惠子覺得這樣的行為,真是骯臟。克敏的舌頭在周圍舔著,大膽的將菊蕾押開,舌尖刺進去的汙辱感,使惠子全身震動著,同時心中覺得很可怖。

「惠子!怎樣,舒服吧!」

他昂起頭來說著,然後克敏再次的將臉埋進屁股里。

涮!涮!的聲音,舔著花蕾的內側,然後將小指頭插進屁股穴,做著抽送的動作。惠子的屁股肉含著唾液的亮光,他的口舔著羞恥的菊蕾。克敏再一次的將小指頭突進去了。

「嗚!痛!克敏,求求你。」

「哦!我慢慢來的,第一次總是痛的。」

克敏溫柔的說著,克敏的身體伏在惠子震動的背上,右手的小指頭插進屁股穴,左手揉著如果實的乳房,對於這個處女,克敏產生了一種快感,他上下其手的揉著。用舌頭貪婪的舔著處女的背後。

那怒張的肉塊,頂著她的屁股,惠子覺得碰觸的地方,就像被火灼熱一般,好燙啊!

惠子的頭無法活動。克敏的鼻子不停的嗅著,帶領戀人進入甘美的性體驗,進了大人的性世界中。克敏的手指自屁股反抽了出來,摸著貝殼似的,閉著的秘洞。

「哇!都濕了。」

惠子對於克敏說這句話,甚為敏感,他將她翻過身體,手指撫著她的肉唇,那帶一般茂密的陰毛顯露在他的眼前。克敏的眼看著漆黑的下陰部,他的心臟在胸口激烈的跳動著。惠子悲嗚著,兩支手掩蓋著臉。他強力的拉開她的大腿,翻著滿是陰毛的花園。

「不要!我不要….不要看!克敏。求求你。」

「嘿嘿,我看見了小穴了」

她無法閉起大腿,她覺得羞恥而哭泣著,克敏將那雪白的雙腿搭在肩上,凝視著桃色秘裂的肉唇。

克敏像肉食動物,舔著新鮮的獲物。他的手在花園上摸著,將那花蕊打開,看見了秘肉那紅色的果肉。

克敏的唇吸著肉唇,用舌頭舔著,然後剌戟著碰到了肉芽。

「啊啊….」

惠子全身抖著,她陷入情感的漩渦中。克敏的舌尖舔著肉唇的內側,吸吮著花蕾。

克敏的唇愛撫著處女的花園,惠子的花園更加濕潤了,而她也感到克敏的肉塊更加的硬挺、灼熱了。

「我怕!我怕!克敏。」

她搖晃著柔軟的秀發,全身發紅,微微的抖著,破瓜的感覺,使惠子覺得怪恐怖。

「別怕呀!我很溫柔的。」

克敏微笑著,腰落了下來,肉棒押進秘裂的入口,感覺濡濕的花蕊,龜頭只進去了一寸,然後一用力,將怒張的肉棒一口氣突進內側。

瞬間,體內的器官像是移了位,惠子激痛的悲嗚著,她哀傷失去了純潔,大粒的淚珠滾了下來。

「我的好女孩,怎哭了?」

克敏的肉莖在肉縫中刺戟著,兩手揉著乳房,薄桃色的乳房跳躍著,他利用粘膜的濕潤,將怒張的肉莖,插入更深處。

「呀!痛啊!克敏,救我。」

第二次的襲擊,使她大聲的叫著。強烈的激痛,像怒濤淹沒了她的意識。肉胸中流出了鮮血,沿著大腿滴了下來。肉塊全部埋入,惠子的處女膜使他感動的醉了。白濁的淫水燙著他的肉莖,惠子迷失了。

克敏開始抽送著,手揉著雙紅,肉層的周圍用淫水塗著,將中指揮進屁股穴中。

克敏繼續運動著,惠子的果汁燙著肉棒,手指在她的肛門洞里,他們的舌頭熱烈的交織著,好像吸了麻藥一樣,惠子感覺意識錯亂了。

克敏的積極的吸吹著她的唇,吸著甘美香甜的唾液,惠子從鼻子哼出聲音。

惠子感覺響起了性的音樂聲,肉壁的黏膜收縮著,夾緊他的肉莖。

「啊啊….惠子!呀!最高潮….啊啊!」

克敏的腰激烈的前後的動著,膨脹的肉塊突進最深處,沖擊著子宮,壓迫感使她快要窒息了。直到精液灌滿她的子宮,也因此昏死過去。

藤村惠子下課後,坐在學校圖書館的長排桌上。那件水軍服的清麗學園的制服,襯托惠子楚楚可憐的美貌。

學校的男生,常常評判女生的美貌,而以惠子的評價最好,圖書館的男學生一直盯著她看。

惠子拿出了英語教科書,將書本攤開,放在桌上,她開始專心的看書。她的瞳孔清,亮像凋刻的五官,輪廓非常的深刻,臉上飄著哀愁的感覺,就像她敬愛的老師,山葉最近的樣子。

裕美的美貌,令男人發狂。克敏是三年6班的學生,在課堂上公然的挑撥老師,傳進了惠子的耳朵,這種事是不可以的,克敏是她一個人的,不管是不是她敬愛的老師。

而另一方面,惠子承認秘美上課的時候,講得很精彩,她常常的回答學生的問題,而裕美也覺得惠子很可愛,也非常的愛她。

對於克敏桀訓不羈的態度,裕美非常的憎恨。

學校的校花惠子,非常的仰慕學長克敏。他們常常的在校園中討論著無關學朮的話題。惠子那第一次戀愛的表情,非常的好看,而她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對於她和不良少年克敏成為一對,大家都覺得趺破眼鏡。

她之所以看上克敏,是因為他有比別人強一倍的正義感。在小學,惠子經常的被欺負,而他就像保鏢一樣的保護公主的保護著她,而在那時,惠子就把他當成偶像一樣,並且長大後,要嫁給他。

克敏如此的墮落,大部份的原因,應該是出在他父親的身上。他的雙親離婚,是在克敏高中一年級時時。克敏的母親,因為忍受不了丈夫的放蕩而離婚了。當他知道他的母親再婚時,他實在無法忍受這個事實。給他一個相當大的打擊。

這幾年來,他變成街上的不良少年,常常的和黑社的老人生起,一付地頭的流氓一樣。

他也經常被警察抓到,而遭到了停學處分。本來是應該退學的,也不知什原因,而改為留級。

克敏是一個人住在外面的,他不喜歡回到那個沒有溫暖的家庭。

克敏走近惠子的身邊,跟她耳語了幾句,她來到他的房間。

惠子喝著飲料,問坐在床上的克敏說:

「你到底對山葉老師怎了?老實的回答我。」

惠子悲傷的說著,長長的睫毛閃著淚珠,那制服包裹著惠子的清純身體,使克敏倒抽了一口氣。

當他帶她進房時,瞧著她的美姿,他整個人都迷惘了。

「你是不是和山葉老師很好?」

這時,克敏默默的,忽然開口問說。

「啊!當然好了!她是我的英語老師,而且她所教的功課,又是那的有趣,你問這個干嘛?」

「啊,這….」

惠子的質詞的語氣,使克敏呆了一下。他喝了一口啤酒,站了起來,坐在惠子的身邊。惠子的身體散發美少女的氣息。

「我有話對你說,惠子」

克敏梳著惠子的頭發,輕聲的說著。

「啊!什事呀?克敏」

那美麗的瞳孔閃著光輝。克敏看著惠子的樣子,心情極為激動。

「啊!我….這個….」

克敏有一點結巴,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在她的身邊囁嚅著。

「….惠子還是個處女嗎?」

克敏他才不去做單純的交遊活動,他大部份的性經驗,都是強奸女孩而累積的經驗.對於眼前這位純潔的女孩,他想要奪取她的身體。

「啊,你不可以….我當然是。」

惠子拼命的點著頭。

「老師都幫我解決性事,你願不願幫助我?」

「啊!什?你說山葉老師….」

「嗯!」克敏看著惠子純純的臉,穿著制服的身體,然後看著她的裙子伸出來的白色長腿。

克敏的手伸向惠子的裙子,惠子驚訝的站立起來。

「不可以啊….克敏!我….」

惠子站了起來,支手抱在胸前,走出了房間。克敏復雜的心情目送著她的背影。他喝下了最後一口啤酒,用手用力的握緊啤酒罐,酒罐被他捏的肩扁平,他用力的扔向牆壁,匡琅一聲,掉在地上。

房間里留著惠子的體香,他的股間起了異漾的變化。眼前浮現著惠子裸身的身體,妄想著惠子白色的肌膚。她的臉和山葉老師的臉重疊在一起,石黑巨大的肉棒插進被壓而愉悅的女人身體深處。

「惠子!看見了嗎?那就是女人的本性。」

他的手摸著下腹部怒張的肉棒,克敏妄想著。克敏的手離開了股間,站起身,走出房間,看見惠子在客廳。

「惠子,你哭了….」惠子兩手掩著臉,肩膀因為啜位而抖動著。

「克敏,我現在才看清你,你以前不是這樣的,所以我難過的哭了。」

惠子一面說,一面哭泣著。

這時,惠子靠近他的身邊,她已下定決心了,羞紅著臉,仰起頭看著克敏說:「抱我….」

「啊什?現在….」

克敏無法相信,看著惠子臉上的表情,以及穿著制服的肢體。

「快!快來抱我吧!」

惠子心底呼叫著。她想既然裕美占有她愛慕的人,為什她不能,反正她本來就是要將處女之夜留給他的。

「我要開始脫衣服了。」

那細細的聲音說著,克敏的胸口卜卜的激烈的心跳著。惠子說話的同時,轉身過去,背對著他。

惠子緩緩的脫著衣服,那纖纖王手脫上衣,然後彎著腰脫下了裙子,克敏窺視著他的樣子,心中很感動。

她閉著眼睛,纖細的指尖撫著自己的身體,想著:「啊!我就要變成女人了!」

惠子的胸部起伏著,十七歲真珠般光澤的柔軟肌膚露了出來。她終於脫掉了裙子。她穿著純白的內衣褲,意外的隆起的胸部很豐滿,克敏看著她那優美的背脊。

惠子將內褲拉至腳邊,輕輕的扯了下來,然後也脫了胸罩,兩手抱在胸前,遮著胸部。

克敏看著她背後的姿色,忍不住的想看看她的正面,他吸了一大口氣,靠近惠子。

「呀!不要!不要看,轉過去。」

惠子抱著胸部,克敏看到她的正面,少女惠子的身體充分的表面出魅力的曲線。

「啊!好羞哦!看見了嗎?克敏!」

「哦!好可愛呀!惠子。」

惠子羞恥的微啟著紅色的朱唇,露出白色的牙齒,克敏的手放在她的下顎,輕輕的擡起她的臉,使她的唇向上,他再重重的壓了下去。他吻著惠子柔軟的唇,用舌頭愛撫著,惠子小聲的呻吟著。

他們熱情的接吻著。克敏舔著她的唇,惠子張開嘴吐出了舌頭,克敏捉住了那甘甜濕潤的舌尖,用力的吸著、吹著。惠子的胸部壓在克敏的胸上,使得克敏的感情亢奮。

他們忽左忽右的傾著頭,熱烈的接吻著。克敏抱著惠子的身體,手伸向她的腰後,在她的屁股上愛撫著。惠子吸吮著他的唇,美少女純潔的心也被激情引起了快感。

激烈的接吻,使她眼前辯朧了。克敏握著那顫抖的細節,將唾液送進惠子的口中,撫摸她柔軟的肌膚。

惠子跎著腳尖,自喉嚨深處發生了聲音。她是第一次在異性的面前裸身,激情使得她的膝蓋抖動。

克敏終於開始行動「哎呀!別蓋著呀!讓我看哪!」

l惠子的兩手覆蓋下半身,克敏強力的拉開她的手。

「啊!啊!不要嘛!」

美麗的黑發搖晃著,他將她的雙手至頭頂上壓著,克敏看見了女孩羞恥的部份了。

「嘿嘿….真是清純呀!讓我欣賞一下你的身體結構。」

克敏上上下下的用灼熱的眼搜索著,她羞得美麗的上半身震動著,那白色的肌膚,散發著光澤的光彩,看得令人眩目。她羞得垂下了頭,頭發垂了下來,看著惠子風情萬種的神情,克敏男人的本性露了出來。

惠子斷斷續續的呻吟著,接納克敏的攻擊。

在學園大家所僮憬的美少女,讓他獨占到了,克敏深深的感覺到滿足,對於女老師裕美的感覺是一樣的。

「怎了!舒服吧!」

克敏挑逗的說著。

「啊!討厭啦!克敏」

克敏的眼望惠子瞳孔的深處,看著那黑發輕拂著臉頰,身上散發出處女的體香。

「啊!脫衣服,你怎不脫呢?」

她難逃克敏灼熱的眼線,將臉埋在他的胸前。惠子看著他,緩緩的脫著他的衣服。

男孩的手撫摸著她的乳房,托起那雪白充實的乳房。半球型頂點薄桃色的乳頭振動著,令人憐愛。

克敏這時仔仔細細的看著惠子的身體,和裕美的是不同的。少女的女體較為青澀,而裕美是成熟的身體。他經常妄想著惠子的女體,在心底描繪著那惱人的下半身,而現在真實的她就在眼前,克敏體內熊熊欲火升高了,他有一種沖動感覺。放開了惠子的腰,鑒賞著惠子的美姿。那楚楚可憐的身體,使克敏的眼睛盯著她的身體每一部分。

惠子縮著身體,克敏將她抱住,在她的額上、臉上印上熱吻,惠子粉白的臉紅了。克敏緊緊的吸氣,嗅著她的體香。

「唔!」

克敏的手揉著她的乳房,那是個青澀的果實,惠子吐出熱熱的氣息,她第一次被愛撫乳房,使她又慌亂又興奮。克敏的口再一次捕捉她的。

l克敏吸吹著她的舌頭。將她的唾液吞了進去。而惠子吐著慌亂的氣息。吸著克敏甘美的舌尖。他們就這樣淫靡的接吻著。克敏用手探著乳房,用身體壓住雪白熱熱的肉體。

惠子沒有性經驗,對於克敏的感情相當的強烈。但是對於性交,她覺得可怖

特別是克敏的下腹部,那硬直的肉莖,使她感到恐怖。她冒著冷汗,想要逃走,但惠子對於目前的情況,開始後悔了。

在另一方面的克敏,吸吹著惠子的朱唇,手揉著她的乳房,未到達昂奮的頂端。賞長長的一吻之後,將十七歲的身體壓倒。

「啊啊….好可怕,好恐怖啊!克敏。」

那支肉棒頂在克敏的小腹上,惠子覺得很害怕。克敏心平氣和的說:「不要怕!這是你快樂的泉源啊!」

克敏充血的肉棒前端的馬眼,閃著透明液體的晶亮,瞬間,惠子的全身僵硬了,大聲的悲嗚著。初次性經驗的惠子很狼狽,引起了男人的獸性。克敏的嘴角牽引著,露出了淫猥的笑容。他抖著肉莖,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雪白肉體的陰洞,恍惚的看見它一張一合的。

惠子握著拳頭,哀淒的表情,克敏那剝了皮的龜頭露了出來碰觸她的大腿,她用手掩著臉,肩膀震動著。

「惠子!張開眼睛,好好的看著我的身體。」

[即將失去處女的惠子,感覺胸口悶得使她透不氣來,惠子哭泣著,而克敏產生性虐的心情,看她哭泣的樣子,使他更爽快。

惠子感覺很厭惡。克敏說著下流的話,抱著她的屁股,押著龜裂的部位,呈現了淡粉紅的菊蕾。

「啊!不!不要看!求求你,克敏。」

他挖著她的屁股穴,處女的花心,覺得血液逆流,痛苦萬分。她想要逃也逃不了了。

「惠子!大人做愛之前,都是要先做前戲的。」

「….我知道….但是….」

「哈….!好可愛哦」

克敏閉上了嘴,淫靡的揉著她的屁股。惠子的背對著他,有一種不潔的感覺,但全身麻痺,快感遊走著,她無法形容那種感覺。

「不!不要!」

克敏開始的舔著她的屁股穴。惠子覺得這樣的行為,真是骯臟。克敏的舌頭在周圍舔著,大膽的將菊蕾押開,舌尖刺進去的汙辱感,使惠子全身震動著,同時心中覺得很可怖。

「惠子!怎樣,舒服吧!」

他昂起頭來說著,然後克敏再次的將臉埋進屁股里。

涮!涮!的聲音,舔著花蕾的內側,然後將小指頭插進屁股穴,做著抽送的動作。惠子的屁股肉含著唾液的亮光,他的口舔著羞恥的菊蕾。克敏再一次的將小指頭突進去了。

「嗚!痛!克敏,求求你。」

「哦!我慢慢來的,第一次總是痛的。」

克敏溫柔的說著,克敏的身體伏在惠子震動的背上,右手的小指頭插進屁股穴,左手揉著如果實的乳房,對於這個處女,克敏產生了一種快感,他上下其手的揉著。用舌頭貪婪的舔著處女的背後。

那怒張的肉塊,頂著她的屁股,惠子覺得碰觸的地方,就像被火灼熱一般,好燙啊!

惠子的頭無法活動。克敏的鼻子不停的嗅著,帶領戀人進入甘美的性體驗,進了大人的性世界中。克敏的手指自屁股反抽了出來,摸著貝殼似的,閉著的秘洞。

「哇!都濕了。」

惠子對於克敏說這句話,甚為敏感,他將她翻過身體,手指撫著她的肉唇,那帶一般茂密的陰毛顯露在他的眼前。克敏的眼看著漆黑的下陰部,他的心臟在胸口激烈的跳動著。惠子悲嗚著,兩支手掩蓋著臉。他強力的拉開她的大腿,翻著滿是陰毛的花園。

「不要!我不要….不要看!克敏。求求你。」

「嘿嘿,我看見了小穴了」

她無法閉起大腿,她覺得羞恥而哭泣著,克敏將那雪白的雙腿搭在肩上,凝視著桃色秘裂的肉唇。

克敏像肉食動物,舔著新鮮的獲物。他的手在花園上摸著,將那花蕊打開,看見了秘肉那紅色的果肉。

克敏的唇吸著肉唇,用舌頭舔著,然後剌戟著碰到了肉芽。

「啊啊….」

惠子全身抖著,她陷入情感的漩渦中。克敏的舌尖舔著肉唇的內側,吸吮著花蕾。

克敏的唇愛撫著處女的花園,惠子的花園更加濕潤了,而她也感到克敏的肉塊更加的硬挺、灼熱了。

「我怕!我怕!克敏。」

她搖晃著柔軟的秀發,全身發紅,微微的抖著,破瓜的感覺,使惠子覺得怪恐怖。

「別怕呀!我很溫柔的。」

克敏微笑著,腰落了下來,肉棒押進秘裂的入口,感覺濡濕的花蕊,龜頭只進去了一寸,然後一用力,將怒張的肉棒一口氣突進內側。

瞬間,體內的器官像是移了位,惠子激痛的悲嗚著,她哀傷失去了純潔,大粒的淚珠滾了下來。

「我的好女孩,怎哭了?」

克敏的肉莖在肉縫中刺戟著,兩手揉著乳房,薄桃色的乳房跳躍著,他利用粘膜的濕潤,將怒張的肉莖,插入更深處。

「呀!痛啊!克敏,救我。」

第二次的襲擊,使她大聲的叫著。強烈的激痛,像怒濤淹沒了她的意識。肉胸中流出了鮮血,沿著大腿滴了下來。肉塊全部埋入,惠子的處女膜使他感動的醉了。白濁的淫水燙著他的肉莖,惠子迷失了。

克敏開始抽送著,手揉著雙紅,肉層的周圍用淫水塗著,將中指揮進屁股穴中。

克敏繼續運動著,惠子的果汁燙著肉棒,手指在她的肛門洞里,他們的舌頭熱烈的交織著,好像吸了麻藥一樣,惠子感覺意識錯亂了。

克敏的積極的吸吹著她的唇,吸著甘美香甜的唾液,惠子從鼻子哼出聲音。

惠子感覺響起了性的音樂聲,肉壁的黏膜收縮著,夾緊他的肉莖。

「啊啊….惠子!呀!最高潮….啊啊!」

克敏的腰激烈的前後的動著,膨脹的肉塊突進最深處,沖擊著子宮,壓迫感使她快要窒息了。直到精液灌滿她的子宮,也因此昏死過去。

相關文章:
回憶
一次露水情事
淫蕩少婦白潔之人妻女上司
我女友的女友
與表叔的對話
輪奸鄰家的姐姐
回憶我和我母親的曖昧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愛戀閨母之台北往事
偷看女生洗澡的後果
熱門小說:
回憶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