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二嫂的秘密

我有個二堂嫂,很年輕就嫁給堂哥,最近他常出外經商,這一趟起碼要半年再回來,年輕的表嫂帶著小朋友自己住蠻無聊寂寞的,所以先過來我家裡一起住,而常年在外讀書的我只好空出我的房間,當成她們生活起居的臥室,從臺北到台南來來回回實在太遠了,總讓我不常回家。

二嫂大概也只大我五歲不到,蓄著一頭飄飄的長髮,兩彎濃眉但修的很勻稱,一對大眼睛再加上雙眼皮搭配長長的睫毛,看來水水的,那就叫深邃吧,教人不敢凝視。鼻子倒是蠻秀氣的,挺挺的但是小小的,不是櫻桃小嘴但五官排列起來就顯的嘴巴有點小,嘴唇其實還滿有肉的,我光看著說話的兩片唇,就能挑逗著我的幻想。不像現在時下的年輕女生,空有著一張瘦瘦的瓜子臉,她笑起來兩頰很有肉,我好想好想沒事就捏捏她的粉粉的兩頰,用雞巴在她兩頰戳幾下。

平常看她都穿喇叭牛仔褲,最近穿美臀系列的牛仔褲,不過她生了兩個小朋友身材依舊那麼好。前凸後翹不說,小腹沒有多餘的贅肉,臀部也不會因為飽滿而稍稍下垂〈也許是因為有上瑜珈課吧∼〉,每每走在她後面,總是情不自禁地一直順著大腿的曲線往上,再沿著飽滿的臀部曲線走到中心點,再往下回到大腿中間的那塊空隙,想像由我來補滿那塊空洞的區塊。

十八歲就出嫁的她,現在已經三十出頭了,小朋友也已經就讀國小了。我大概一個月回老家一次,我的房間總放著我私密的文件之類的,我回家都要先偷偷去檢查我那些私密的東西有沒有被小朋友亂搞。我一直沒有女朋友,總覺得該來的就會來,需要洩慾時,只需要看看珍藏的光碟,發洩發洩。

這天午餐爸媽去參加喜宴,家裡剩下我跟她和小姪子吃飯,她難得穿了件短褲搭配白色緊身T-shirt,把頭髮倒盤在頭頂用夾子固定起來,圍著圍裙就開始煮飯菜了,我坐在餐桌,一邊跟她聊天一邊一直偷盯著她的臀還有背後浮出的淡藍色蕾絲胸罩。她並不是很會煮菜的,就煎了條魚,煮了魚湯,炒盤空心菜,熱了兩條昨天去夜市幫小朋友買很香的大腸包小腸••小朋友吃剩的米腸,再加熱一鍋牛肉滷汁。我一直說著感謝她,開始我今天的第一餐,她夾了兩碗飯菜給小朋友後,脫下了圍巾擦擦汗,坐在我旁邊吃飯。看著她T-shirt浮現被頂出來的蕾絲胸罩,彷彿我能看透她那一對激凸,看到那一對乳頭隨著呼吸而擺動••

她說:「阿皖,昨天小朋友吃剩的兩條米腸,我們一人一條吃掉喔∼」

我答著說:「二嫂,沒有問題,下次去別買這給他們吃了。」

她說:「沒辦法,老闆就烤得很香,他們吵著要••三條才一百••」

我對著小朋友說:「下次知道自己喜歡吃什麼了吧!以後點香腸就好了。」

他們點點頭,埋著頭吃飯趕著看卡通。

我吃完半碗飯後,開始邊吃邊看著二嫂吃飯,果然,那兩片嘴唇的一閉一合,我的目光就落在那裡,塞著嘴巴難以咬斷的米腸,不斷的在兩片唇進出,好想將米腸成為我的雞巴,投在那濕潤的嘴裡攪動一番,想著想著出神,雞巴也跟著硬了起來。二嫂說:「怎麼吃著吃著停下來啦?我的臉上怎麼了嗎?還是你課業太重,連吃飯都不專心啊?」

我趕緊回神說:「我剛吃米腸覺得味道有點怪,所以等著看妳吃,看味道有沒有問題。」

二嫂說:「不會啊,味道差不多,不過就是腸衣咬不斷••」

二嫂說著說著繼續試著咬斷米腸,然後對一直望著她吃米腸的我,靦腆的笑了一下,似乎她也覺得吃米腸的樣子可能有點讓我遐想。

二嫂說:「女孩子吃這麼難咬的東西,真不雅觀,還直被你盯著看,還是不吃了。」

我說:「不會不會啦,妳咬的蠻優雅的。」

二嫂說:「你還虧我,我不吃了。」說著就把剩下的米腸扔在桌上。

我說:「別浪費了,我幫妳吃好了,反正我蠻餓的。」

我把沾滿二嫂口水的半條米腸,塞進口裡再拿出來,先要把她的口水全部流進我嘴裡,再慢慢享用。

二嫂說:「你幹麻吃的那麼噁心,先把我的口水過過湯,再吃嘛∼讓你吃我口水不好意思。」我跟她說沒關係,我很願意吃美女的口水,然後竊喜的繼續吃飯。她看著看著我吃的有味的樣子,搖搖頭,繼續吃飯。吃完飯她對著客廳喊:「再二十分鐘就要帶你們去上課了啊~快去準備啊。」

二嫂說:「阿皖,你慢慢吃啊,我先上去換套衣服,待會兒要載他們去上課。」

我對她說:」OK!要不要我幫妳帶他們去?妳可以休息一下。」

二嫂說我不知道地方,她還是親自去,順便跟老師打個招呼。

二嫂穿著一貫的打扮--牛仔褲加了件V領Polo衫帶著小孩出去了,我吃飽洗完碗盤,HBO和體育台都沒有好看的,只好看個新聞,對著女主播搓幾下我的雞巴••看著看著打了個盹,醒來打算去我的房間,看看我的隱私有沒有亂破壞,這樣打算以後我便往我的房間前去。

打開房間,先是嚇了一跳,二嫂竟然在房間了,我很不好意思,因為這裡已經是她的房間了,我連忙著說不好意思,正打算要說明我的來意。只見二嫂表情更是愧疚,把東西收進她大腿上的盒子,忙著對我說不好意思,我終於進入狀況了。

「二嫂,妳怎麼可以偷看我的隱私啊?妳不是帶小朋友上課去嗎?」

「我送他們去上課都已經一個小時了。我剛回來一陣子,看你在客廳睡著了,沒吵醒你,先上來換衣服休息一下,至於妳的隱私••我可以解釋」

「喔∼我睡那麼久了啊。」我忙著說:」怎麼了,妳有什麼資格可以偷看我的隱私啊?雖然房間讓給妳住,不代表妳可以侵犯我隱私。」

「阿皖。我對不起你在先,你別跟我計較啦∼,啊不然看你要我怎樣,原諒我就是啦∼」

「原諒妳••」我的心裡卻浮出壞念頭••「二嫂,真的怎樣都可以嗎?」

「可以啦∼可以啦∼真的很不好意思啦,你想吃什麼大餐嗎?」

「大餐?大可不必。」我吞了口水說:「二嫂,妳知道我一直沒有女朋友的。」 「我知道啊,你媽常跟我講,所以我••」

我打斷她的話道:「二嫂,二十五歲沒碰過女人,我感覺好難耐啊,所以我想••」

「想怎樣啊?我幫你介紹啊?」二嫂接著說。

「介紹就不用了,只是••我想摸摸妳的胸部,可以嗎?」

二嫂面有難色的看著大腿上的盒子,想了很久。

這時我的理智逐漸回復了,我說:「二嫂,對不起,我不該提這種事的。我真是不知道在想什麼••我下去了。」

二嫂回過頭來說:「沒關係啦∼我想••給你摸一摸也沒差啦∼你真的蠻悲哀的。不過給你摸完以後,我要把你盒子裡的東西看光喔。」

「沒問題,沒問題••謝謝二嫂,我要摸了喔。」

對了,提一下二嫂現在的服裝,為了休息輕鬆,她換了條石榴短裙,襯衫換成原本的緊身白T-shirt,而胸罩也已經脫掉,放在床頭邊了。

我挨著她身邊坐下,開始隔著衣服,搓揉著她那一對奶子。

「二嫂,我這樣很難摸耶,可以跨坐在妳上面摸嗎?」

二嫂有點不耐煩的說:」好啦好啦,可是你要摸多久啊?」

我一時想起來,把我盒子的CD拿起來放進音響裡。

「二嫂,CD播完就好了。」二嫂說:」兩首就好了啦,整片太久。」

「好啊好啊,我要好好把握。」我暗自竊喜••

我跨坐二嫂的腹部,先揉著一支奶,另一手拿遙控播CD。這片CD可是我從A片裡擷曲片段轉CD的耶∼我心裡想著搭配著音樂享受這對奶,感覺一定會很棒。我先是用力的戳揉,感覺二嫂奶子的柔軟後,感覺到激凸也醒了,用我的指尖去夾那兩顆乳頭。只見二嫂把頭別了過去,喉嚨悶哼了兩聲,又回過頭盯著我。

「阿皖,怎麼是這種音樂啊?」

「二嫂∼既然都讓我摸了,就讓我有那種情境享受一下啦。妳避著眼睛忍一下就過去了啦∼我平常自己打手槍也都有看A片啊∼拜託拜託。」

二嫂索性閉上眼睛,由我去了。 我持續刺激著二嫂的奶頭,伸出我的舌頭去舔,用我的牙齒輕咬,配著淫叫聲,我的肉棒變得好硬好硬。我把我牛仔短褲退到膝蓋,只剩下子彈內褲。手和嘴巴不停的忙著刺激兩顆奶子,而我的肉棒也不自主的在二嫂的腹部戳弄了起來。 二嫂依然閉著眼睛,但猛咳了兩聲像在阻止我,我大膽的將臉湊近她的臉,她依然閉著眼,我當作沒聽到繼續忙我的。

搭配著音樂以及淫叫聲,我一下一下的摩擦著。二嫂的臉頰越來越紅了,喉頭也發出斷續的哼聲。 我索性當成我已經在做愛,兩隻手撐在她一對乳房,腰擺動的更激烈,更使勁的摩擦著我的肉棒,但是肉棒一直往下移。用我的陰莖撥開石榴短裙,隔著內褲,塞進她兩腿間,龜頭頂著她內褲裡的那條縫。

「嗯••嗯••嗯••啊••喔厚••阿皖,不要啊∼嗯∼」

「二嫂,撫慰一下我的心情嘛∼我不要停,一定要射出來。」

順著此起彼落的淫叫聲,我繼續幻想我已經進入二嫂的肉穴,用我的龜頭摩擦著她的陰唇。二嫂的呻吟聲已經可以聽出來她失去了她的矜持了,隨著我一起一伏,淫叫著:「阿皖,再大力一點,佔有我吧。肏我~ 用你的大雞巴肏我∼」

我盡力的戳頂著,因為都是隔著內褲的關係,二嫂老叫我深一點大力一點。但我大力的再戳幾下後,喉嚨開始低吼,還來不及給二嫂享受到,我內褲就濕了。我把射完精但還硬硬的雞巴繼續頂著她的陰唇,身體趴在她身上,感覺彼此急促的呼吸。[二]「二嫂,謝謝。我體會到做愛的感覺了,跟看A片打手槍感覺很不同,戳幾下我就洩了••好爽啊,可是太快了」

「阿皖,沒關係。你是第一次。而且你等於是在幹兩件內褲,龜頭很容易受摩擦刺激,支撐不久的。」

「二嫂,你是說我直接幹妳的話,會撐得很久嗎?」她捏捏我的雞巴。

「新手••我不敢說。但以你射過一次,雞巴還硬硬的情況來說,應該是還夠我用一陣子,而且你的雞巴進來以後會感覺熱熱的、濕濕的,會讓你很舒服的。」

「二嫂,我不行啦!我看A片打手槍沒有連續發射過啦,我最多早上打一次,下午再打一次,我可能不行喔。」

「傻瓜,男人都有這種本錢的,而且你射一次過後,馬上肏我會持久一點。你都把我的小穴搞的那麼濕,然後我也讓你射出來。比起當初隻給你摸胸部還要多得太多了多耶∼但你這小淫魔,現在隔著內褲幹完,跟老娘說你沒連射過兩次。我告訴你,老娘我現在欠你幹,你要是現在不幹,我就自己來,以後你也沒機會了••現在我想要,而且幾次你都要射出來••滿足我。」

「二嫂,對不起啦∼我只是沒經驗,怕怕的。那妳來帶我肏妳了喔∼」

她說:「乖∼快來啊∼」

「我把雞巴上的精液先擦掉。」我說。

「你先內褲脫掉」我聽話脫掉,她手握著我雞巴往她嘴嘟去。

「嗯∼吱••吱••啵∼」我正要享受雞巴在她嘴裡任她舌根攪動的滿足感,她抽出來說:「阿皖,雞巴清乾淨啦∼」

「二嫂,在幫我口交一下啦∼我常幻想被妳濕潤的小嘴包住,在裡面抽送,把我雞巴當成中午的米腸啦∼我要享受妳幫我舔吸套弄的口技啦∼」

「你這色鬼,原來老是色咪咪的看著我吃飯,就是在想這檔事喔~」

「哼~ 不要,萬一你一下子又洩了,還沒幹到我你又要喊休息。會掃我性!」

我忙道:「一定不會,就算我洩了,我也還要幹妳,連射三次也行。拜託∼多吃點我的雞巴啦∼」

二嫂禁不住我求:「好啦∼把你雞巴舔硬一點再進來肏我也好。」

我心裡也要幫二嫂口交,頭轉個方向,往她雞掰舔。先撥開細嫩帶粉紅邊的兩片貝唇,整塊舌頭覆蓋著兩片唇還有那顆粉紅的陰蒂,用鬍渣輕輕磨著陰唇外的地方,再輕輕地用舌尖點著陰蒂,舌頭往陰道裡戳。二嫂含著我雞巴,隨著我的舌頭攻擊,發出淫叫聲。我不自覺的往她喉嚨深去,感覺我的龜頭頂著她的咽喉,緊緊的,然後不規則的收縮。

她把我雞巴推出來:「幹什麼插那麼深啊你∼要把午餐吐在床上你才甘願啊?」

「就是幹妳嘴巴才幹那麼深啊,感覺好棒啊,不插那麼深就是了∼」我埋頭繼續舔她雞掰。「喔?∼∼好酥好麻啊。A片沒白看啊你,看我也把你雞巴舔的受不了」

「來啊~我的好二嫂。」

她把我翻過身,把壓我在下麵,開始用力的套弄我的雞巴,發出嘰嘰吱吱的吸雞巴聲。我把她的上衣退到胸部上面,邊舔她雞掰,邊玩她奶子。

「二嫂,妳那張淫嘴好厲害啊。套的我好舒服啊~好好幹的嘴啊。」

「你舌頭也蠻靈活的,而且雞巴也蠻好吃的,我用個招數讓你快樂一下,盡量忍住不要射喔。」她含了口床頭櫃飲水機的冰水,往我雞巴套下來。

「冰冰的,好麻啊∼」二嫂的舌頭沿著我龜頭的邊緣舔,快速地在龜頭與包皮的接縫處來回攪動,感覺我的雞巴不尋常的硬時,她就停下來,用舌頭底著我的馬眼,塞著不給我射精。來回幾次,她總在我脊椎挺直最忍不住要射精時停下來,緊握我的雞巴,憋的我好想把她壓住,一股腦兒急射在她身上。

「很急嗎? 就是不給你射出來,這次你憋那麼久會射很多,等一下會更持久,多憋幾次可以幫你練習持久度。阿皖∼你要加油喔。要幹我要付出代價的。」

「吼∼∼」我已經沒辦法舔她雞掰了。我用力拍打她的屁股,想告訴她我真的想射出來。她回了我兩巴掌在大腿上,倒是幫我減少一點急迫感。但隨著她反覆的套弄,沒多久我又快不行了。

「賤女人,讓我射在妳身上吧。待會兒一定要幹死妳才行。」我大喊。

「我不賤怎麼當你的好二嫂啊? 再套五次我就讓你出來,但我可不能讓你射我身上。就射在我臉上或嘴巴裡吧!多說一點話求我吧••大聲的淫叫啊∼」

「喔?∼∼喔?∼∼YES••」我低沉的淫叫著。我幾次偷偷的要加速我的腰部擺動頻率,卻被她使勁的壓下。「吃得苦中苦,方得爽上爽啊∼阿皖。待會兒就要幹我了喔∼」我說:「賤女人,為了幹妳,值得我忍下去。待會兒一定要幹得妳上天堂。」

這次她轉個方向,面對著我舔雞巴。「看妳套弄的表情,我真的要射了啦∼」

「好啦好啦∼一起準備最後加速喔∼」她用舌頭接著我的馬眼,手以很快速的頻率套弄我的雞巴,我的腰擺終於追到她的頻率了。我閉上眼睛,作最後的衝刺,很快的我意識到我衝破百米終點線了。我的精液一汩汩的往她嘴裡射,她始終一直加快速度,彷彿想在這一次吸光我的精液。她終於住手了,我看著她臉上掛一大條從睫毛到鼻孔再劃過嘴角的精液,我想應該是剛射出來時,精柱太強,她嘴巴接不到我的精液。

「妳可把我整慘了,但看到妳臉被我射的很淫蕩的模樣,算是補償了。」她什麼也沒說,嘟著嘴往我嘴湊過來。兩張嘴交在一起,舌頭打來打去,但是味道怪怪的--她精液還沒吞下去,她全部吐過來給我!!!

「哈哈∼讓你嚐嚐自己的美味精液。這可是很補的喔。我好久沒吃了,你可別吞下去喔,待會兒我可要接過來吃掉。」我點著頭,伸手她的頭湊過來。

「等等啦∼急什麼啦,借放一下而已。我要先脫掉衣服和勾著膝蓋的內褲,你看我身材棒不棒啊?!」二嫂脫完衣服後,把我精液接過去咕嚕咕嚕的吞掉,舌頭深出來舔乾淨她的嘴角,手指頭勾起臉上那條精液,又用舌頭舔乾淨了。

我把她壓在床上,邪惡的看著她。」妳的身材當然棒了,不然我就不會想幹妳啦∼」

「我的賤二嫂,妳把我的雞巴搞的是越來越硬了,換我幹濫妳的淫穴。」

「來吧∼快來幹我這個淫嫂啊。肏我肏我••喔?咿呦∼∼」

我抓著雞巴,拇指抵著龜頭,先在她外陰唇磨蹭許久,然後用雞巴一點一點的撥開陰唇,溫柔的觸碰那小紅點,來來回回的。這次總該我吊吊二嫂的胃口了吧。

「二嫂,妳的乳暈怎麼還是那麼粉嫩啊?我剛幫妳口交注意到連妳的陰唇都嫩嫩的,給哥幹那麼久,怎麼保持的啊?」

「其實,已經很久沒給他幹過了,我偶爾會找一些保養品來保持我的性感,期待他回來能夠馬上跟我做愛,但他其實工作壓力大,回來搞我沒幾次,我總以為他在外面有包二奶。」

「妳那麼漂亮又年輕,哪個男人想背著妳偷吃啊?看著妳我都硬梆梆的了••不然,妳以後都來讓我幹,我當妳的專用雞巴。」

「你別一直轉移話題,只拿你雞巴在我雞掰外面蹭啊蹭的,弄得我好癢啊。」二嫂焦急地說著。「快點肏我啊∼」

我裝著沒聽到,依然蹭來蹭去,玩著她的兩條腿,看著淫穴開開合合的,把她的腿往頭上扳。「二嫂,妳柔軟度真好,我想妳可以做很多特別的姿勢喔∼」

「不然我白上瑜珈課了啊,趕快幹我你才會知道我有多軟。」我開始不說話了,聽著二嫂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摩擦陰蒂的頻率也越快,很快的,二嫂的上下起伏的酥胸已經有汗珠了,臉頰也紅的很誇張,半開闔的失神雙眼,失焦的對著我的雞巴。我見機會差不多了,湊著她耳邊吹氣,感覺她的腰不規則的抖動,呼吸聲伴隨著淫叫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她輕聲的說:「親愛的,插進來幹我好不好?讓我高潮好不?」

我道:「妳剛剛搞的我好急,現在也該讓妳嚐嚐這滋味。」「我剛搞你那麼久,也是為了現在讓我可以享用你堅硬的大雞巴,快來肏我嘛∼。」「妳這淫蕩女人,說些話讓我高興吧∼」二嫂急著說:「我淫蕩下流!但我只是希望哥哥你的雞巴快點塞進來我的小淫穴。

我已經濕濕的在等你的雞巴了喔∼你要我怎樣,我都願意配合。」「糟了,二嫂。我沒有戴保險套耶。」二嫂接著說:「別擔心,你盒子裡有你朋友生日送你的保險套。你不帶也無所謂,我今天很安全,儘管把你的精液注滿我的子宮。」我伸手打開盒子,發現保險套有誇張的顆粒。

「二嫂,我盒子的東西妳早就看光了嘛∼ 是狼牙棒保險套喔,妳要撐久一點啊,我要多帶兩層,增加我的持久度。還有,我還是要內射在妳裡面喔,我要妳盡情的吸收我的精液∼」二嫂有氣沒氣的說:「寶貝,隨便你怎麼搞我,我都無所謂了,用狼牙棒幹我也好,電擊棒幹我也好,只要快幹我~妳要射在我肛門也行啊∼」我戴完套子,順著流濕床單的那條透明卻黃黃的溪流,朔溪而上。腰這麼往前一頂,噗滋的一聲,我的雞巴就滑進去了,沒想到第一次插穴,那麼順利。 二嫂的喘息聲隨著我腰部的來回擺動而嬌嗔著。我抬起她右腳,摺到她耳朵旁,隨著腳張開的弧度越大,我調整入插的角度,將陰莖插的更深入了。

「你插的好深啊,感覺都頂到我子宮了。好酥麻啊∼淫水一直流不停,好羞人啊∼」

「想要我繼續幹妳嗎?淫叫聲大點,反正沒有鄰居,給我叫••怕羞人我就抽出來,不幹妳了喔∼」

「喔∼喔∼∼繼續幹我這賤人!我不怕羞,哥哥的雞巴別離開我∼嗯嗯嗯∼啊啊啊∼再快點∼哥哥∼我快丟了∼」

我增加了速度,她大唉一聲。她的雞掰更濕了,而且感覺她身體都軟了,但是雞巴在她穴裡激烈的被她的收縮所包圍而迎合著抖動。接下來我把她兩條腿都摺到她耳朵旁,將穴撐到最開,垂直地繼續我的活塞運動,她的淫水已經溢出淫穴,跟著我噗滋噗滋的叫著。「哥哥∼別馬上讓我又高潮了啊∼讓我喘一下嘛!」我繼續抽送,感覺她放軟的身體突然又緊縮了起來,我決定先停手。雞巴繼續插著她的淫穴,抱起她來,往房間的小陽台邊走邊幹去。我抬起她的右腳跨在陽台欄桿上,對著馬路以及綠油油的草地,狂肏著她的淫穴。

「討厭。你怎麼帶著人家幹到外面來啊?給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啊?!」

「我看妳根本就很想給人看,妳可是個大淫娃耶。妳看看,我們彼此互幹,和大自然融在一起,妳不覺得特別興奮嗎?我還蠻想帶妳去樓下草皮幹妳。再不然,我不幹妳了。」

「不要啊你,討厭鬼。明明知道我離不開你的雞巴,不管你幹我到哪裡,我都願意。嗯嗯••喔呵∼∼要在草地幹我的話,等晚上嘛∼再讓我丟第二次吧。」

「二嫂,妳果然生來讓我雞巴幹的!妳待會兒用手抓牢欄桿啊∼」

說完我把她腳抱回來,讓她兩支腳倒勾著我的腰,雙手使勁揉著那兩支奶,快速的抽送著。噗滋噗滋的聲音因為我陰囊跟陰唇的撞擊而吱吱作響•• 「嗯••咿••喔∼感覺我騰空飛起來了,來了來了,我丟了!」我感覺二嫂的淫水順著我睪丸流到我腳下,她倒勾著腳因為高潮而夾的我更緊有點難受。我知道要讓她的腳放開我的腰就只有不斷抽送,讓她崩潰。我不管她夾多緊,拚命的擺動我的腰,希望她快放開我,又抽送了三分鐘,終於她超脫了淫穴刺激帶來的抽蓄,而到輕飄飄的境界了,她右腳鬆掉了,我急忙抱住她右腳,免得她腳撞到地上受傷。

「二嫂,妳看起來精神渙散,不知道心思都跑哪裡去了,快回神,我還沒高潮射精咧∼別再軟趴趴的了。」二嫂嬌喘的說:「不來了啦,人家都不知道被你搞上幾層天去了。我的身體你就拿去幹吧,我會一直享受你肏我的過程的。」我看著潤紅的臉頰,乾烈的雙唇。

「那我上了喔,最後一回合囉∼」說完,我抱著二嫂回到床上,再親吻一次她的雙唇。「妳要夾緊妳的穴喔∼這樣我比較快射出來。」「人家不行了啦,被你幹到腳都合不起來了,洞越來越大了啦~」雖然二嫂這樣說,但我感覺的陰道的收縮還挺有力的夾著我的雞巴。我把她雙腳併攏往我的左邊大腿掰過去,這樣一來她的穴夾的我雞巴很緊,我的雞巴也插的蠻進去的,我閉著眼睛這麼的一抽一送著的喘息。

「二嫂。喔∼妳再多讓我幹一會兒,我馬上讓妳休息,我好愛妳喔,愛到想一直幹妳,幹到妳陰唇合不起來,幹到妳陰唇變成深色,幹到妳常常飛上天。」「我的阿皖,我也好愛你,愛到想一直給你幹,幹到我站也站不穩,幹到我口渴叫不出聲音••」我戴著狼牙棒作最後衝刺,二嫂的淫叫聲都帶著沙啞聲了,小穴又大量流出淫水一次,我知道二嫂又丟一次了。我趕緊加速,腦後跟一股酥麻感上來,我趕快拔出我雞巴,拔掉套子,射到二嫂臉上跟嘴巴。我轉頭回去看二嫂的雞掰,被我幹到外陰唇都紅紅的,我好心疼啊∼不該用狼牙棒的。

「二嫂,不好意思,讓妳高潮三次流失那麼多水分,又沒讓妳休息補充水分,顆粒用太大顆了,妳雞掰外面都紅紅的。」二嫂撐起身體躺在我懷裡。「哪有啊,吃你的精液就夠我補的了,我的淫穴有你一直刺激分泌淫水潤滑,沒有弄疼我啦!倒是一下子讓你連射三次真過意不去。」「為了妳,多射幾次給你喝都不是問題,二嫂。」

「那以後起床就先射一砲給我吃,這樣的早餐我喜歡。啊∼時間差不多要接他們下課了,我被你幹的手軟腳軟的,現在沒法去了啦。」

「二嫂。妳把我雞巴舔乾淨,告訴我在哪裡,我幫妳接。順便把我們滿地的愛液清乾淨喔。」「阿皖,你真是體貼,謝謝你了,讓我幫你舔雞巴。OK,不過你的子彈內褲都是精液了,你先穿我一件內褲出去吧,牛仔褲會磨破你龜頭的!」我伸過手拿內褲,是一件很小的絲質蕾絲內褲,天啊,雞巴越穿越硬,硬了以後內褲更是包不住雞巴。二嫂看的笑瞇瞇的。

「二嫂,一定要這樣搞我嗎?」

「我不是故意的,我的內褲剪裁布料就是那麼少,沒想到包不住你的雞巴。而且搞你很好玩耶,我得多把你雞巴搞得腫腫的,把你搞硬你才會來幹我啊∼呵呵∼你先出去吧∼回來我們再討論討論我們的關係∼」

我去接他們,一路上覺得很彆扭,走起路來,我像在用我的雞巴幹著二嫂的內褲,覺得其他的媽媽都在盯著我短褲那一丸突出的肉塊。 心裡一直想著二嫂完蛋了,讓我在外面出糗。等我逮到時間一定狠狠幹她。

我有個二堂嫂,很年輕就嫁給堂哥,最近他常出外經商,這一趟起碼要半年再回來,年輕的表嫂帶著小朋友自己住蠻無聊寂寞的,所以先過來我家裡一起住,而常年在外讀書的我只好空出我的房間,當成她們生活起居的臥室,從臺北到台南來來回回實在太遠了,總讓我不常回家。

二嫂大概也只大我五歲不到,蓄著一頭飄飄的長髮,兩彎濃眉但修的很勻稱,一對大眼睛再加上雙眼皮搭配長長的睫毛,看來水水的,那就叫深邃吧,教人不敢凝視。鼻子倒是蠻秀氣的,挺挺的但是小小的,不是櫻桃小嘴但五官排列起來就顯的嘴巴有點小,嘴唇其實還滿有肉的,我光看著說話的兩片唇,就能挑逗著我的幻想。不像現在時下的年輕女生,空有著一張瘦瘦的瓜子臉,她笑起來兩頰很有肉,我好想好想沒事就捏捏她的粉粉的兩頰,用雞巴在她兩頰戳幾下。

平常看她都穿喇叭牛仔褲,最近穿美臀系列的牛仔褲,不過她生了兩個小朋友身材依舊那麼好。前凸後翹不說,小腹沒有多餘的贅肉,臀部也不會因為飽滿而稍稍下垂〈也許是因為有上瑜珈課吧∼〉,每每走在她後面,總是情不自禁地一直順著大腿的曲線往上,再沿著飽滿的臀部曲線走到中心點,再往下回到大腿中間的那塊空隙,想像由我來補滿那塊空洞的區塊。

十八歲就出嫁的她,現在已經三十出頭了,小朋友也已經就讀國小了。我大概一個月回老家一次,我的房間總放著我私密的文件之類的,我回家都要先偷偷去檢查我那些私密的東西有沒有被小朋友亂搞。我一直沒有女朋友,總覺得該來的就會來,需要洩慾時,只需要看看珍藏的光碟,發洩發洩。

這天午餐爸媽去參加喜宴,家裡剩下我跟她和小姪子吃飯,她難得穿了件短褲搭配白色緊身T-shirt,把頭髮倒盤在頭頂用夾子固定起來,圍著圍裙就開始煮飯菜了,我坐在餐桌,一邊跟她聊天一邊一直偷盯著她的臀還有背後浮出的淡藍色蕾絲胸罩。她並不是很會煮菜的,就煎了條魚,煮了魚湯,炒盤空心菜,熱了兩條昨天去夜市幫小朋友買很香的大腸包小腸••小朋友吃剩的米腸,再加熱一鍋牛肉滷汁。我一直說著感謝她,開始我今天的第一餐,她夾了兩碗飯菜給小朋友後,脫下了圍巾擦擦汗,坐在我旁邊吃飯。看著她T-shirt浮現被頂出來的蕾絲胸罩,彷彿我能看透她那一對激凸,看到那一對乳頭隨著呼吸而擺動••

她說:「阿皖,昨天小朋友吃剩的兩條米腸,我們一人一條吃掉喔∼」

我答著說:「二嫂,沒有問題,下次去別買這給他們吃了。」

她說:「沒辦法,老闆就烤得很香,他們吵著要••三條才一百••」

我對著小朋友說:「下次知道自己喜歡吃什麼了吧!以後點香腸就好了。」

他們點點頭,埋著頭吃飯趕著看卡通。

我吃完半碗飯後,開始邊吃邊看著二嫂吃飯,果然,那兩片嘴唇的一閉一合,我的目光就落在那裡,塞著嘴巴難以咬斷的米腸,不斷的在兩片唇進出,好想將米腸成為我的雞巴,投在那濕潤的嘴裡攪動一番,想著想著出神,雞巴也跟著硬了起來。二嫂說:「怎麼吃著吃著停下來啦?我的臉上怎麼了嗎?還是你課業太重,連吃飯都不專心啊?」

我趕緊回神說:「我剛吃米腸覺得味道有點怪,所以等著看妳吃,看味道有沒有問題。」

二嫂說:「不會啊,味道差不多,不過就是腸衣咬不斷••」

二嫂說著說著繼續試著咬斷米腸,然後對一直望著她吃米腸的我,靦腆的笑了一下,似乎她也覺得吃米腸的樣子可能有點讓我遐想。

二嫂說:「女孩子吃這麼難咬的東西,真不雅觀,還直被你盯著看,還是不吃了。」

我說:「不會不會啦,妳咬的蠻優雅的。」

二嫂說:「你還虧我,我不吃了。」說著就把剩下的米腸扔在桌上。

我說:「別浪費了,我幫妳吃好了,反正我蠻餓的。」

我把沾滿二嫂口水的半條米腸,塞進口裡再拿出來,先要把她的口水全部流進我嘴裡,再慢慢享用。

二嫂說:「你幹麻吃的那麼噁心,先把我的口水過過湯,再吃嘛∼讓你吃我口水不好意思。」我跟她說沒關係,我很願意吃美女的口水,然後竊喜的繼續吃飯。她看著看著我吃的有味的樣子,搖搖頭,繼續吃飯。吃完飯她對著客廳喊:「再二十分鐘就要帶你們去上課了啊~快去準備啊。」

二嫂說:「阿皖,你慢慢吃啊,我先上去換套衣服,待會兒要載他們去上課。」

我對她說:」OK!要不要我幫妳帶他們去?妳可以休息一下。」

二嫂說我不知道地方,她還是親自去,順便跟老師打個招呼。

二嫂穿著一貫的打扮--牛仔褲加了件V領Polo衫帶著小孩出去了,我吃飽洗完碗盤,HBO和體育台都沒有好看的,只好看個新聞,對著女主播搓幾下我的雞巴••看著看著打了個盹,醒來打算去我的房間,看看我的隱私有沒有亂破壞,這樣打算以後我便往我的房間前去。

打開房間,先是嚇了一跳,二嫂竟然在房間了,我很不好意思,因為這裡已經是她的房間了,我連忙著說不好意思,正打算要說明我的來意。只見二嫂表情更是愧疚,把東西收進她大腿上的盒子,忙著對我說不好意思,我終於進入狀況了。

「二嫂,妳怎麼可以偷看我的隱私啊?妳不是帶小朋友上課去嗎?」

「我送他們去上課都已經一個小時了。我剛回來一陣子,看你在客廳睡著了,沒吵醒你,先上來換衣服休息一下,至於妳的隱私••我可以解釋」

「喔∼我睡那麼久了啊。」我忙著說:」怎麼了,妳有什麼資格可以偷看我的隱私啊?雖然房間讓給妳住,不代表妳可以侵犯我隱私。」

「阿皖。我對不起你在先,你別跟我計較啦∼,啊不然看你要我怎樣,原諒我就是啦∼」

「原諒妳••」我的心裡卻浮出壞念頭••「二嫂,真的怎樣都可以嗎?」

「可以啦∼可以啦∼真的很不好意思啦,你想吃什麼大餐嗎?」

「大餐?大可不必。」我吞了口水說:「二嫂,妳知道我一直沒有女朋友的。」 「我知道啊,你媽常跟我講,所以我••」

我打斷她的話道:「二嫂,二十五歲沒碰過女人,我感覺好難耐啊,所以我想••」

「想怎樣啊?我幫你介紹啊?」二嫂接著說。

「介紹就不用了,只是••我想摸摸妳的胸部,可以嗎?」

二嫂面有難色的看著大腿上的盒子,想了很久。

這時我的理智逐漸回復了,我說:「二嫂,對不起,我不該提這種事的。我真是不知道在想什麼••我下去了。」

二嫂回過頭來說:「沒關係啦∼我想••給你摸一摸也沒差啦∼你真的蠻悲哀的。不過給你摸完以後,我要把你盒子裡的東西看光喔。」

「沒問題,沒問題••謝謝二嫂,我要摸了喔。」

對了,提一下二嫂現在的服裝,為了休息輕鬆,她換了條石榴短裙,襯衫換成原本的緊身白T-shirt,而胸罩也已經脫掉,放在床頭邊了。

我挨著她身邊坐下,開始隔著衣服,搓揉著她那一對奶子。

「二嫂,我這樣很難摸耶,可以跨坐在妳上面摸嗎?」

二嫂有點不耐煩的說:」好啦好啦,可是你要摸多久啊?」

我一時想起來,把我盒子的CD拿起來放進音響裡。

「二嫂,CD播完就好了。」二嫂說:」兩首就好了啦,整片太久。」

「好啊好啊,我要好好把握。」我暗自竊喜••

我跨坐二嫂的腹部,先揉著一支奶,另一手拿遙控播CD。這片CD可是我從A片裡擷曲片段轉CD的耶∼我心裡想著搭配著音樂享受這對奶,感覺一定會很棒。我先是用力的戳揉,感覺二嫂奶子的柔軟後,感覺到激凸也醒了,用我的指尖去夾那兩顆乳頭。只見二嫂把頭別了過去,喉嚨悶哼了兩聲,又回過頭盯著我。

「阿皖,怎麼是這種音樂啊?」

「二嫂∼既然都讓我摸了,就讓我有那種情境享受一下啦。妳避著眼睛忍一下就過去了啦∼我平常自己打手槍也都有看A片啊∼拜託拜託。」

二嫂索性閉上眼睛,由我去了。 我持續刺激著二嫂的奶頭,伸出我的舌頭去舔,用我的牙齒輕咬,配著淫叫聲,我的肉棒變得好硬好硬。我把我牛仔短褲退到膝蓋,只剩下子彈內褲。手和嘴巴不停的忙著刺激兩顆奶子,而我的肉棒也不自主的在二嫂的腹部戳弄了起來。 二嫂依然閉著眼睛,但猛咳了兩聲像在阻止我,我大膽的將臉湊近她的臉,她依然閉著眼,我當作沒聽到繼續忙我的。

搭配著音樂以及淫叫聲,我一下一下的摩擦著。二嫂的臉頰越來越紅了,喉頭也發出斷續的哼聲。 我索性當成我已經在做愛,兩隻手撐在她一對乳房,腰擺動的更激烈,更使勁的摩擦著我的肉棒,但是肉棒一直往下移。用我的陰莖撥開石榴短裙,隔著內褲,塞進她兩腿間,龜頭頂著她內褲裡的那條縫。

「嗯••嗯••嗯••啊••喔厚••阿皖,不要啊∼嗯∼」

「二嫂,撫慰一下我的心情嘛∼我不要停,一定要射出來。」

順著此起彼落的淫叫聲,我繼續幻想我已經進入二嫂的肉穴,用我的龜頭摩擦著她的陰唇。二嫂的呻吟聲已經可以聽出來她失去了她的矜持了,隨著我一起一伏,淫叫著:「阿皖,再大力一點,佔有我吧。肏我~ 用你的大雞巴肏我∼」

我盡力的戳頂著,因為都是隔著內褲的關係,二嫂老叫我深一點大力一點。但我大力的再戳幾下後,喉嚨開始低吼,還來不及給二嫂享受到,我內褲就濕了。我把射完精但還硬硬的雞巴繼續頂著她的陰唇,身體趴在她身上,感覺彼此急促的呼吸。[二]「二嫂,謝謝。我體會到做愛的感覺了,跟看A片打手槍感覺很不同,戳幾下我就洩了••好爽啊,可是太快了」

「阿皖,沒關係。你是第一次。而且你等於是在幹兩件內褲,龜頭很容易受摩擦刺激,支撐不久的。」

「二嫂,你是說我直接幹妳的話,會撐得很久嗎?」她捏捏我的雞巴。

「新手••我不敢說。但以你射過一次,雞巴還硬硬的情況來說,應該是還夠我用一陣子,而且你的雞巴進來以後會感覺熱熱的、濕濕的,會讓你很舒服的。」

「二嫂,我不行啦!我看A片打手槍沒有連續發射過啦,我最多早上打一次,下午再打一次,我可能不行喔。」

「傻瓜,男人都有這種本錢的,而且你射一次過後,馬上肏我會持久一點。你都把我的小穴搞的那麼濕,然後我也讓你射出來。比起當初隻給你摸胸部還要多得太多了多耶∼但你這小淫魔,現在隔著內褲幹完,跟老娘說你沒連射過兩次。我告訴你,老娘我現在欠你幹,你要是現在不幹,我就自己來,以後你也沒機會了••現在我想要,而且幾次你都要射出來••滿足我。」

「二嫂,對不起啦∼我只是沒經驗,怕怕的。那妳來帶我肏妳了喔∼」

她說:「乖∼快來啊∼」

「我把雞巴上的精液先擦掉。」我說。

「你先內褲脫掉」我聽話脫掉,她手握著我雞巴往她嘴嘟去。

「嗯∼吱••吱••啵∼」我正要享受雞巴在她嘴裡任她舌根攪動的滿足感,她抽出來說:「阿皖,雞巴清乾淨啦∼」

「二嫂,在幫我口交一下啦∼我常幻想被妳濕潤的小嘴包住,在裡面抽送,把我雞巴當成中午的米腸啦∼我要享受妳幫我舔吸套弄的口技啦∼」

「你這色鬼,原來老是色咪咪的看著我吃飯,就是在想這檔事喔~」

「哼~ 不要,萬一你一下子又洩了,還沒幹到我你又要喊休息。會掃我性!」

我忙道:「一定不會,就算我洩了,我也還要幹妳,連射三次也行。拜託∼多吃點我的雞巴啦∼」

二嫂禁不住我求:「好啦∼把你雞巴舔硬一點再進來肏我也好。」

我心裡也要幫二嫂口交,頭轉個方向,往她雞掰舔。先撥開細嫩帶粉紅邊的兩片貝唇,整塊舌頭覆蓋著兩片唇還有那顆粉紅的陰蒂,用鬍渣輕輕磨著陰唇外的地方,再輕輕地用舌尖點著陰蒂,舌頭往陰道裡戳。二嫂含著我雞巴,隨著我的舌頭攻擊,發出淫叫聲。我不自覺的往她喉嚨深去,感覺我的龜頭頂著她的咽喉,緊緊的,然後不規則的收縮。

她把我雞巴推出來:「幹什麼插那麼深啊你∼要把午餐吐在床上你才甘願啊?」

「就是幹妳嘴巴才幹那麼深啊,感覺好棒啊,不插那麼深就是了∼」我埋頭繼續舔她雞掰。「喔?∼∼好酥好麻啊。A片沒白看啊你,看我也把你雞巴舔的受不了」

「來啊~我的好二嫂。」

她把我翻過身,把壓我在下麵,開始用力的套弄我的雞巴,發出嘰嘰吱吱的吸雞巴聲。我把她的上衣退到胸部上面,邊舔她雞掰,邊玩她奶子。

「二嫂,妳那張淫嘴好厲害啊。套的我好舒服啊~好好幹的嘴啊。」

「你舌頭也蠻靈活的,而且雞巴也蠻好吃的,我用個招數讓你快樂一下,盡量忍住不要射喔。」她含了口床頭櫃飲水機的冰水,往我雞巴套下來。

「冰冰的,好麻啊∼」二嫂的舌頭沿著我龜頭的邊緣舔,快速地在龜頭與包皮的接縫處來回攪動,感覺我的雞巴不尋常的硬時,她就停下來,用舌頭底著我的馬眼,塞著不給我射精。來回幾次,她總在我脊椎挺直最忍不住要射精時停下來,緊握我的雞巴,憋的我好想把她壓住,一股腦兒急射在她身上。

「很急嗎? 就是不給你射出來,這次你憋那麼久會射很多,等一下會更持久,多憋幾次可以幫你練習持久度。阿皖∼你要加油喔。要幹我要付出代價的。」

「吼∼∼」我已經沒辦法舔她雞掰了。我用力拍打她的屁股,想告訴她我真的想射出來。她回了我兩巴掌在大腿上,倒是幫我減少一點急迫感。但隨著她反覆的套弄,沒多久我又快不行了。

「賤女人,讓我射在妳身上吧。待會兒一定要幹死妳才行。」我大喊。

「我不賤怎麼當你的好二嫂啊? 再套五次我就讓你出來,但我可不能讓你射我身上。就射在我臉上或嘴巴裡吧!多說一點話求我吧••大聲的淫叫啊∼」

「喔?∼∼喔?∼∼YES••」我低沉的淫叫著。我幾次偷偷的要加速我的腰部擺動頻率,卻被她使勁的壓下。「吃得苦中苦,方得爽上爽啊∼阿皖。待會兒就要幹我了喔∼」我說:「賤女人,為了幹妳,值得我忍下去。待會兒一定要幹得妳上天堂。」

這次她轉個方向,面對著我舔雞巴。「看妳套弄的表情,我真的要射了啦∼」

「好啦好啦∼一起準備最後加速喔∼」她用舌頭接著我的馬眼,手以很快速的頻率套弄我的雞巴,我的腰擺終於追到她的頻率了。我閉上眼睛,作最後的衝刺,很快的我意識到我衝破百米終點線了。我的精液一汩汩的往她嘴裡射,她始終一直加快速度,彷彿想在這一次吸光我的精液。她終於住手了,我看著她臉上掛一大條從睫毛到鼻孔再劃過嘴角的精液,我想應該是剛射出來時,精柱太強,她嘴巴接不到我的精液。

「妳可把我整慘了,但看到妳臉被我射的很淫蕩的模樣,算是補償了。」她什麼也沒說,嘟著嘴往我嘴湊過來。兩張嘴交在一起,舌頭打來打去,但是味道怪怪的--她精液還沒吞下去,她全部吐過來給我!!!

「哈哈∼讓你嚐嚐自己的美味精液。這可是很補的喔。我好久沒吃了,你可別吞下去喔,待會兒我可要接過來吃掉。」我點著頭,伸手她的頭湊過來。

「等等啦∼急什麼啦,借放一下而已。我要先脫掉衣服和勾著膝蓋的內褲,你看我身材棒不棒啊?!」二嫂脫完衣服後,把我精液接過去咕嚕咕嚕的吞掉,舌頭深出來舔乾淨她的嘴角,手指頭勾起臉上那條精液,又用舌頭舔乾淨了。

我把她壓在床上,邪惡的看著她。」妳的身材當然棒了,不然我就不會想幹妳啦∼」

「我的賤二嫂,妳把我的雞巴搞的是越來越硬了,換我幹濫妳的淫穴。」

「來吧∼快來幹我這個淫嫂啊。肏我肏我••喔?咿呦∼∼」

我抓著雞巴,拇指抵著龜頭,先在她外陰唇磨蹭許久,然後用雞巴一點一點的撥開陰唇,溫柔的觸碰那小紅點,來來回回的。這次總該我吊吊二嫂的胃口了吧。

「二嫂,妳的乳暈怎麼還是那麼粉嫩啊?我剛幫妳口交注意到連妳的陰唇都嫩嫩的,給哥幹那麼久,怎麼保持的啊?」

「其實,已經很久沒給他幹過了,我偶爾會找一些保養品來保持我的性感,期待他回來能夠馬上跟我做愛,但他其實工作壓力大,回來搞我沒幾次,我總以為他在外面有包二奶。」

「妳那麼漂亮又年輕,哪個男人想背著妳偷吃啊?看著妳我都硬梆梆的了••不然,妳以後都來讓我幹,我當妳的專用雞巴。」

「你別一直轉移話題,只拿你雞巴在我雞掰外面蹭啊蹭的,弄得我好癢啊。」二嫂焦急地說著。「快點肏我啊∼」

我裝著沒聽到,依然蹭來蹭去,玩著她的兩條腿,看著淫穴開開合合的,把她的腿往頭上扳。「二嫂,妳柔軟度真好,我想妳可以做很多特別的姿勢喔∼」

「不然我白上瑜珈課了啊,趕快幹我你才會知道我有多軟。」我開始不說話了,聽著二嫂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摩擦陰蒂的頻率也越快,很快的,二嫂的上下起伏的酥胸已經有汗珠了,臉頰也紅的很誇張,半開闔的失神雙眼,失焦的對著我的雞巴。我見機會差不多了,湊著她耳邊吹氣,感覺她的腰不規則的抖動,呼吸聲伴隨著淫叫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她輕聲的說:「親愛的,插進來幹我好不好?讓我高潮好不?」

我道:「妳剛剛搞的我好急,現在也該讓妳嚐嚐這滋味。」「我剛搞你那麼久,也是為了現在讓我可以享用你堅硬的大雞巴,快來肏我嘛∼。」「妳這淫蕩女人,說些話讓我高興吧∼」二嫂急著說:「我淫蕩下流!但我只是希望哥哥你的雞巴快點塞進來我的小淫穴。

我已經濕濕的在等你的雞巴了喔∼你要我怎樣,我都願意配合。」「糟了,二嫂。我沒有戴保險套耶。」二嫂接著說:「別擔心,你盒子裡有你朋友生日送你的保險套。你不帶也無所謂,我今天很安全,儘管把你的精液注滿我的子宮。」我伸手打開盒子,發現保險套有誇張的顆粒。

「二嫂,我盒子的東西妳早就看光了嘛∼ 是狼牙棒保險套喔,妳要撐久一點啊,我要多帶兩層,增加我的持久度。還有,我還是要內射在妳裡面喔,我要妳盡情的吸收我的精液∼」二嫂有氣沒氣的說:「寶貝,隨便你怎麼搞我,我都無所謂了,用狼牙棒幹我也好,電擊棒幹我也好,只要快幹我~妳要射在我肛門也行啊∼」我戴完套子,順著流濕床單的那條透明卻黃黃的溪流,朔溪而上。腰這麼往前一頂,噗滋的一聲,我的雞巴就滑進去了,沒想到第一次插穴,那麼順利。 二嫂的喘息聲隨著我腰部的來回擺動而嬌嗔著。我抬起她右腳,摺到她耳朵旁,隨著腳張開的弧度越大,我調整入插的角度,將陰莖插的更深入了。

「你插的好深啊,感覺都頂到我子宮了。好酥麻啊∼淫水一直流不停,好羞人啊∼」

「想要我繼續幹妳嗎?淫叫聲大點,反正沒有鄰居,給我叫••怕羞人我就抽出來,不幹妳了喔∼」

「喔∼喔∼∼繼續幹我這賤人!我不怕羞,哥哥的雞巴別離開我∼嗯嗯嗯∼啊啊啊∼再快點∼哥哥∼我快丟了∼」

我增加了速度,她大唉一聲。她的雞掰更濕了,而且感覺她身體都軟了,但是雞巴在她穴裡激烈的被她的收縮所包圍而迎合著抖動。接下來我把她兩條腿都摺到她耳朵旁,將穴撐到最開,垂直地繼續我的活塞運動,她的淫水已經溢出淫穴,跟著我噗滋噗滋的叫著。「哥哥∼別馬上讓我又高潮了啊∼讓我喘一下嘛!」我繼續抽送,感覺她放軟的身體突然又緊縮了起來,我決定先停手。雞巴繼續插著她的淫穴,抱起她來,往房間的小陽台邊走邊幹去。我抬起她的右腳跨在陽台欄桿上,對著馬路以及綠油油的草地,狂肏著她的淫穴。

「討厭。你怎麼帶著人家幹到外面來啊?給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啊?!」

「我看妳根本就很想給人看,妳可是個大淫娃耶。妳看看,我們彼此互幹,和大自然融在一起,妳不覺得特別興奮嗎?我還蠻想帶妳去樓下草皮幹妳。再不然,我不幹妳了。」

「不要啊你,討厭鬼。明明知道我離不開你的雞巴,不管你幹我到哪裡,我都願意。嗯嗯••喔呵∼∼要在草地幹我的話,等晚上嘛∼再讓我丟第二次吧。」

「二嫂,妳果然生來讓我雞巴幹的!妳待會兒用手抓牢欄桿啊∼」

說完我把她腳抱回來,讓她兩支腳倒勾著我的腰,雙手使勁揉著那兩支奶,快速的抽送著。噗滋噗滋的聲音因為我陰囊跟陰唇的撞擊而吱吱作響•• 「嗯••咿••喔∼感覺我騰空飛起來了,來了來了,我丟了!」我感覺二嫂的淫水順著我睪丸流到我腳下,她倒勾著腳因為高潮而夾的我更緊有點難受。我知道要讓她的腳放開我的腰就只有不斷抽送,讓她崩潰。我不管她夾多緊,拚命的擺動我的腰,希望她快放開我,又抽送了三分鐘,終於她超脫了淫穴刺激帶來的抽蓄,而到輕飄飄的境界了,她右腳鬆掉了,我急忙抱住她右腳,免得她腳撞到地上受傷。

「二嫂,妳看起來精神渙散,不知道心思都跑哪裡去了,快回神,我還沒高潮射精咧∼別再軟趴趴的了。」二嫂嬌喘的說:「不來了啦,人家都不知道被你搞上幾層天去了。我的身體你就拿去幹吧,我會一直享受你肏我的過程的。」我看著潤紅的臉頰,乾烈的雙唇。

「那我上了喔,最後一回合囉∼」說完,我抱著二嫂回到床上,再親吻一次她的雙唇。「妳要夾緊妳的穴喔∼這樣我比較快射出來。」「人家不行了啦,被你幹到腳都合不起來了,洞越來越大了啦~」雖然二嫂這樣說,但我感覺的陰道的收縮還挺有力的夾著我的雞巴。我把她雙腳併攏往我的左邊大腿掰過去,這樣一來她的穴夾的我雞巴很緊,我的雞巴也插的蠻進去的,我閉著眼睛這麼的一抽一送著的喘息。

「二嫂。喔∼妳再多讓我幹一會兒,我馬上讓妳休息,我好愛妳喔,愛到想一直幹妳,幹到妳陰唇合不起來,幹到妳陰唇變成深色,幹到妳常常飛上天。」「我的阿皖,我也好愛你,愛到想一直給你幹,幹到我站也站不穩,幹到我口渴叫不出聲音••」我戴著狼牙棒作最後衝刺,二嫂的淫叫聲都帶著沙啞聲了,小穴又大量流出淫水一次,我知道二嫂又丟一次了。我趕緊加速,腦後跟一股酥麻感上來,我趕快拔出我雞巴,拔掉套子,射到二嫂臉上跟嘴巴。我轉頭回去看二嫂的雞掰,被我幹到外陰唇都紅紅的,我好心疼啊∼不該用狼牙棒的。

「二嫂,不好意思,讓妳高潮三次流失那麼多水分,又沒讓妳休息補充水分,顆粒用太大顆了,妳雞掰外面都紅紅的。」二嫂撐起身體躺在我懷裡。「哪有啊,吃你的精液就夠我補的了,我的淫穴有你一直刺激分泌淫水潤滑,沒有弄疼我啦!倒是一下子讓你連射三次真過意不去。」「為了妳,多射幾次給你喝都不是問題,二嫂。」

「那以後起床就先射一砲給我吃,這樣的早餐我喜歡。啊∼時間差不多要接他們下課了,我被你幹的手軟腳軟的,現在沒法去了啦。」

「二嫂。妳把我雞巴舔乾淨,告訴我在哪裡,我幫妳接。順便把我們滿地的愛液清乾淨喔。」「阿皖,你真是體貼,謝謝你了,讓我幫你舔雞巴。OK,不過你的子彈內褲都是精液了,你先穿我一件內褲出去吧,牛仔褲會磨破你龜頭的!」我伸過手拿內褲,是一件很小的絲質蕾絲內褲,天啊,雞巴越穿越硬,硬了以後內褲更是包不住雞巴。二嫂看的笑瞇瞇的。

「二嫂,一定要這樣搞我嗎?」

「我不是故意的,我的內褲剪裁布料就是那麼少,沒想到包不住你的雞巴。而且搞你很好玩耶,我得多把你雞巴搞得腫腫的,把你搞硬你才會來幹我啊∼呵呵∼你先出去吧∼回來我們再討論討論我們的關係∼」

我去接他們,一路上覺得很彆扭,走起路來,我像在用我的雞巴幹著二嫂的內褲,覺得其他的媽媽都在盯著我短褲那一丸突出的肉塊。 心裡一直想著二嫂完蛋了,讓我在外面出糗。等我逮到時間一定狠狠幹她。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獨生女脫得精赤溜光
我背叛了老公
老婆的放縱
上日本朋友女友
淫蕩妹妹遇上叔叔
我的蕩妻
上了好朋友的美麗性感老婆
校花的淫蕩學期
上了女友的堂妹
操了險被輪奸的巨乳老師後,她成為了我的媽媽
熱門小說:
和女網友發生的故事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