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將媽媽幹到虛脫

我的爸爸和媽媽在他們最初結婚的16-17年裡曾經擁有過幸福美滿的性損害了他的婚姻。

在我快十七歲時,爸爸被委派管理工廠的第二班生產,當然,薪水也相應地提高了,但同時承擔的責任也更重了。

這意味著,他不得不從下午3:30工作到午夜,而且隨時可能加班。

星期六他還得開會,有時休息日還要到其它生產現場看看。

他很晚才回家,往往要到淩晨才可能睡覺,而且大多數時間都顯得很疲倦。

我的爸爸絕對是一個工作努力、有責任感的人,他總是將110%的精力和時間投入到工作中去。

但我們家並不缺錢,我真的不明白他整天忙忙碌碌地工作卻沒有時間去享受生活是為的什麼。

在家裡,爸爸越來越顯得多餘,他和媽媽越來越不合拍,幾乎媽媽關心的所有事情爸爸都插不上手。

他們的性生活事實上已經不復存在了。

然而媽媽是一個喜歡性事的女人(後來我才知道),在最初的幾個月裡,媽媽還曾經嘗試喚起爸爸的性趣。

有時她會打扮得十分性感,等到很晚,直到爸爸回來,但爸爸總是令她失望,這不能怪他,因為他實在太累了,無心再做其它事情。

到了下午,他又總是忙著準備晚上上班的事,無暇顧及媽媽。

偶爾碰上星期天來上那麼一下,也是草草了事。

漸漸地媽媽也就放棄了,開始變得沈默寡言、難以相處起來,而忙於工作的爸爸當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公平地說,只要稍稍留意,你就會發現,我的媽媽其實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

我這裡說的“女人”不是那些時下流行的嬌小玲瓏、外表美麗、頭腦簡單的女人。

我的媽媽個頭不矮,身高5英尺7英寸,體重140磅,乳房圓而堅挺,臀部豐滿而且曲線優美,屁股結實挺拔,大腿渾圓豐滿,小腿曲線很好,腳踝也很整齊,笑起來臉頰上會現出深深的酒窩,配合挺拔的鼻子和明朗的嘴形,加上明亮的黑棕色眼睛和鬆軟呈波浪形的黃褐色頭髮,給人以驚艷的感覺,尤其對我來說是這樣。

之所以做這麼詳細的描述,無非是告訴你,我的媽媽是個大美人,無論她走到那裡,她都會是人們注目的焦點。

至於我自己——這個家庭的最後一個成員。

當時我只是一個高中三年級的學生,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學生,成績在班上出類拔萃,同時,也是一個出色的運動員,尤其喜歡打橄欖球,是校隊的成員。

我身高5英尺11英寸,體重175磅,肌肉發達,身材健美,在球隊裡我是跑第二快的人。

然而我在社交上存在一些問題,比如我很討厭與別人作一些無聊的談話,面對女孩子我會不知所措,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盡管我對異性有強烈的渴望,但我往往隱藏自己的這種向往。

我也曾經有過與異性交往的經歷,先後總共交過兩個女朋友。

第一個女孩是那種只想支配男人並對其指手劃腳的女人,在我們交往的日子裡,她總是對我看不順眼,這也不是,那也不是,幸好我很快就厭倦了和她的交往。

我承認她是一個很好的接吻對像,我唯一有印像的是她喜歡擁吻,但我從來都不曾想過涉足她短褲內的世界。

現在她和一個喜歡不時用皮帶抽打她的下流胚子結婚了,當然也輪不到她來指點他的生活了。

第二個是一個害羞的個子很矮的女孩,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教會她接吻,盡管她很用心地學,看起來也很喜歡我,並且慢慢學會了享受擁吻,但她仍然很敏感。

一旦我忘乎所以地觸摸到她的胸部時,她會立刻發出尖叫聲,並威脅說要告訴她的父母。

沒辦法,我們的關係只好告吹。

後來,我們學校的一個花花公子把她弄上了手,很快她就變成了一個蕩婦,任何找上她的人都可以上她。

有一次,她暗示我如果想要她,她會很樂意合作,但我已經對她身體的任何部位都不再有興趣了,我不會為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浪費我的熱情和精液。

好了,閑話少說,書歸正傳。

我,一個血氣方剛的青春少年,不算難看,對於兩性方面的諸多不如意只能靠手淫來打發。

而我的媽媽,一個性慾強烈的美麗女人,被耽於工作的丈夫疏於照料。

我常常憑空生出許多異想天開、逼真生動的性幻想,而幻想中出現最頻繁的對像是我那美麗性感的媽媽。

想想看,丈夫、父親絕大多數時間不在家,留下兩個孤獨飢渴的人空守良宵,而你又有一個非常明顯的解決辦法--的確非常明顯,那就是--亂倫(如果你贊成這種行為的話),這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但有時候,事情的發展總是令人想像不到。

我贊成亂倫,至少有這種想法,我不認為亂倫是一件不道德的事,在傳統的理念裡,亂倫是受譴責的,但我認為在家庭關係中,父母、子女的關係比其他任何人都密切,血緣關係使他們相互依靠,彼此之間有好感是必然的,更進一步發展成性關係也並非沒有可能。

說真的,想歸想,但我從未想到過這種事會真的發生,雖然在我的夢裡我早就和我美麗的媽媽做過無數次了,並且我熱切地盼望有一天能夠美夢成真。

但當要將這一切付諸實施時,我卻沒有了主意。

我花了很長時間來觀察、思考,最後得出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結論:其實媽媽一直對我很有興趣--在性方面。

意識到這點後,雖然不是很肯定,但我決定展開攻勢。

從有預謀的簡單調侃到相互間隱晦的挑逗,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地慢慢開始。

我知道媽媽的自我感覺並不太好,甚至在懷疑自己的魅力,這都是因為爸爸對她的冷淡造成的。

因此我開        始嘗試通過讚美來使她振作起來,讓她了解到對她的兒子來說她是多麼的美麗動人。

最初我很笨拙,往往詞不達意,常常因說錯話而臉紅,但是媽媽總是能夠很快理解我的意思,我可以看得出她很喜歡,她知道我是真誠的,盡管我的言辭聽起來沒有演說家們說的那麼堂皇動聽,她可以揣摩到藏在這些話背後的含義。

隨著每一次的讚美,我的口才越來越好,嘴巴也越來越甜,由此我也常常因此而得到媽媽熱情的擁抱作為獎賞。

我開始花更多的時間待在家裡陪伴媽媽,撫慰被丈夫冷落的她,我們無所不談。

從我們的談話中,我知道了媽媽年輕時的生活經歷,她所有的興趣、愛好和夢想。

媽媽不再像以前那樣高高在上,離我那麼遙遠,而是像現在這樣,和我那麼地親近,像個有趣的朋友,深深地吸引著我。

我發現對著她我可以無話不談,甚至是一些我從來不敢在別人面前說出口的事情。

老實說,盡管我也常常和一班狐朋狗友去看電影、玩遊戲,但我從來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朋友。

而現在,媽媽成了我最親密的好朋友,對於這種關係我既迷茫也滿足。

我們一起看電視、玩牌,偶爾出去聚餐或欣賞音樂會。

我時常幫媽媽做家務、做飯或收拾餐具,甚至還幫她洗衣服。

然而我一直對她的身體有極端強烈的慾望,而且這種慾望與日俱增,我只能靠頻繁的手淫、在夢中與她瘋狂作愛來勉強壓制這種不健康的慾望。

我曾想偷窺媽媽洗澡,但她的浴室在她的房間裡,除非她開著門洗澡,否則我沒有機會。

然而每天面對成熟性感的媽媽,我感到自制力在迅速下降,離崩潰的邊緣越來越近了。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我又很欣賞我們現在這樣最親密的朋友關係。

我也可以感覺到媽媽非常欣賞我這個同伴,她現在看起來比過去更輕鬆和快樂,也比過去更熱愛生活,對於和爸爸之間越來越疏遠這種狀況,她似乎不願再提起,也放棄了作再努力的嘗試。

她時常對我提及她和爸爸交往的經歷,他們從相見、相識到相戀,最後相結合,間接、巧妙而含蓄地使我明白她已經失去了他們曾經共同擁有並熱愛過的性生活。

每當此時,她總是輕輕地搖著頭,顯得很憂鬱,告訴我她是多麼地希望能有人安慰她,陪她說話。

每當此時,我都差點脫口而出:“媽媽,讓我代替爸爸,陪你好嗎?”但每次話到舌尖又咽了下去。

我真狠我的膽小懦弱,我真沒用。

現在媽媽又開始關心起她的外表來了。

她又像過去那樣開始使用化妝品,留上時髦的髮型,穿著上也開始留意起來。

經常是洗得發白的牛仔褲,外套一件寬鬆的上衣,有時穿上緊身的短T恤,像是在向我炫耀她美得耀眼的大腿和怒突、豐滿誘人的乳房以及身體浮凸有致的曲線。

後來,天氣轉暖,夏天來臨,她更是穿上了非常大膽暴露的高爾夫短裙,而這以前我從未見過她有這樣的打扮。

這一切都令我心癢難耐,尤其是當我瞥見她的白內褲時更是如此。

當然,這些變化使我有更多的機會讚揚她,有時甚至很放肆很肉麻,但說實在,我從心底裡欣賞她的變化,而媽媽顯然更陶醉於我的讚揚,也會借機和我摟摟抱抱,以示嘉獎。

媽媽越來越傾向於用身體來暗示我她是多麼的愛她的兒子。

這種若即若離的遊戲在進行著,令我陶醉。

每一次的擁抱都會令我的慾火像夏天的太陽一樣越來越熾熱。

我們的擁抱越來越頻繁,對於將來的發展我越來越渴望,而這中間有些東西是我從來也沒有體驗過的,我已經不再是一個小孩了。

每天早上我上學時,都要和媽媽擁抱道別,放學回家後迎接我的是另一個熱情的擁抱,我們會擁抱著互道晚安和早安。

當我問候她時,會得到一個擁抱,當我幫她做家務時,又是另一個熱情的擁抱。

漸漸地在擁抱的基礎上又加上了親吻。

最初我們只限於對臉頰的一沾即逝的親吻,但很快就發展成重重的親吻,最後又自然地演變成嘴對嘴的接觸。

於是我開始主動尋找各種機會以求得到這些我夢寐以求的吻,而不是坐等他們的到來。

比如晚飯後在收拾餐桌的時候,我會趁機摟住媽媽,然後給她一個吻,再告訴她這是多麼甜蜜的事情。

在她試穿新衣服時,我會擺出一本正經觀察的樣子,然後來上一聲羨慕的口哨,緊緊地摟住她,送上一個猴急的親吻。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吻漸漸變得溫柔和甜蜜。

我想,如果不是各睡各床的話,我和媽媽看起來就像是一對非常幸福的夫婦。

我對媽媽的愛意與日俱增,而我對媽媽誘人的身體的慾望也越來越強烈。

你也許會認為媽媽會明確地表示對我的愛意,不幸地是這種情況從來也沒有發生。

我只能靠觀察、推測和身體的接觸來揣摩、試探和感覺媽媽的愛,如果我誤解了媽媽的意思貿然行動卻被媽媽一腳踢下床,你猜後果會怎樣?女人的心是最難捉摸的,好在媽媽給了我許多的暗示,但我不清楚哪些暗示可能給我帶來好運。

不過,媽媽漸漸地不再遮遮掩掩,也不再掩飾她性感迷人的身體。

她常常會在早上穿著半透明的長袍,同時還養成了彎腰時令她的豐滿的乳房若隱若現的習慣,或者讓我蒙蒙朧朧地看到她內裡貼身的內衣。

每當此時,我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挺立的乳頭,有時我甚至可以透過薄薄的絲衣看到她那黑成一片的陰毛。

有時我晚上路過她的臥室到廚房找吃的時,都可以看到她穿著睡衣獨自一人的情景。

而這些絲質睡衣顯然無法遮掩她的身體,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媽媽身體那美麗的曲線。

太動人了!活著真好!雖然不能真個消魂,但是大飽眼福也不錯了。

 

我的爸爸和媽媽在他們最初結婚的16-17年裡曾經擁有過幸福美滿的性損害了他的婚姻。

在我快十七歲時,爸爸被委派管理工廠的第二班生產,當然,薪水也相應地提高了,但同時承擔的責任也更重了。

這意味著,他不得不從下午3:30工作到午夜,而且隨時可能加班。

星期六他還得開會,有時休息日還要到其它生產現場看看。

他很晚才回家,往往要到淩晨才可能睡覺,而且大多數時間都顯得很疲倦。

我的爸爸絕對是一個工作努力、有責任感的人,他總是將110%的精力和時間投入到工作中去。

但我們家並不缺錢,我真的不明白他整天忙忙碌碌地工作卻沒有時間去享受生活是為的什麼。

在家裡,爸爸越來越顯得多餘,他和媽媽越來越不合拍,幾乎媽媽關心的所有事情爸爸都插不上手。

他們的性生活事實上已經不復存在了。

然而媽媽是一個喜歡性事的女人(後來我才知道),在最初的幾個月裡,媽媽還曾經嘗試喚起爸爸的性趣。

有時她會打扮得十分性感,等到很晚,直到爸爸回來,但爸爸總是令她失望,這不能怪他,因為他實在太累了,無心再做其它事情。

到了下午,他又總是忙著準備晚上上班的事,無暇顧及媽媽。

偶爾碰上星期天來上那麼一下,也是草草了事。

漸漸地媽媽也就放棄了,開始變得沈默寡言、難以相處起來,而忙於工作的爸爸當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公平地說,只要稍稍留意,你就會發現,我的媽媽其實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

我這裡說的“女人”不是那些時下流行的嬌小玲瓏、外表美麗、頭腦簡單的女人。

我的媽媽個頭不矮,身高5英尺7英寸,體重140磅,乳房圓而堅挺,臀部豐滿而且曲線優美,屁股結實挺拔,大腿渾圓豐滿,小腿曲線很好,腳踝也很整齊,笑起來臉頰上會現出深深的酒窩,配合挺拔的鼻子和明朗的嘴形,加上明亮的黑棕色眼睛和鬆軟呈波浪形的黃褐色頭髮,給人以驚艷的感覺,尤其對我來說是這樣。

之所以做這麼詳細的描述,無非是告訴你,我的媽媽是個大美人,無論她走到那裡,她都會是人們注目的焦點。

至於我自己——這個家庭的最後一個成員。

當時我只是一個高中三年級的學生,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學生,成績在班上出類拔萃,同時,也是一個出色的運動員,尤其喜歡打橄欖球,是校隊的成員。

我身高5英尺11英寸,體重175磅,肌肉發達,身材健美,在球隊裡我是跑第二快的人。

然而我在社交上存在一些問題,比如我很討厭與別人作一些無聊的談話,面對女孩子我會不知所措,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盡管我對異性有強烈的渴望,但我往往隱藏自己的這種向往。

我也曾經有過與異性交往的經歷,先後總共交過兩個女朋友。

第一個女孩是那種只想支配男人並對其指手劃腳的女人,在我們交往的日子裡,她總是對我看不順眼,這也不是,那也不是,幸好我很快就厭倦了和她的交往。

我承認她是一個很好的接吻對像,我唯一有印像的是她喜歡擁吻,但我從來都不曾想過涉足她短褲內的世界。

現在她和一個喜歡不時用皮帶抽打她的下流胚子結婚了,當然也輪不到她來指點他的生活了。

第二個是一個害羞的個子很矮的女孩,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教會她接吻,盡管她很用心地學,看起來也很喜歡我,並且慢慢學會了享受擁吻,但她仍然很敏感。

一旦我忘乎所以地觸摸到她的胸部時,她會立刻發出尖叫聲,並威脅說要告訴她的父母。

沒辦法,我們的關係只好告吹。

後來,我們學校的一個花花公子把她弄上了手,很快她就變成了一個蕩婦,任何找上她的人都可以上她。

有一次,她暗示我如果想要她,她會很樂意合作,但我已經對她身體的任何部位都不再有興趣了,我不會為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浪費我的熱情和精液。

好了,閑話少說,書歸正傳。

我,一個血氣方剛的青春少年,不算難看,對於兩性方面的諸多不如意只能靠手淫來打發。

而我的媽媽,一個性慾強烈的美麗女人,被耽於工作的丈夫疏於照料。

我常常憑空生出許多異想天開、逼真生動的性幻想,而幻想中出現最頻繁的對像是我那美麗性感的媽媽。

想想看,丈夫、父親絕大多數時間不在家,留下兩個孤獨飢渴的人空守良宵,而你又有一個非常明顯的解決辦法--的確非常明顯,那就是--亂倫(如果你贊成這種行為的話),這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但有時候,事情的發展總是令人想像不到。

我贊成亂倫,至少有這種想法,我不認為亂倫是一件不道德的事,在傳統的理念裡,亂倫是受譴責的,但我認為在家庭關係中,父母、子女的關係比其他任何人都密切,血緣關係使他們相互依靠,彼此之間有好感是必然的,更進一步發展成性關係也並非沒有可能。

說真的,想歸想,但我從未想到過這種事會真的發生,雖然在我的夢裡我早就和我美麗的媽媽做過無數次了,並且我熱切地盼望有一天能夠美夢成真。

但當要將這一切付諸實施時,我卻沒有了主意。

我花了很長時間來觀察、思考,最後得出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結論:其實媽媽一直對我很有興趣--在性方面。

意識到這點後,雖然不是很肯定,但我決定展開攻勢。

從有預謀的簡單調侃到相互間隱晦的挑逗,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地慢慢開始。

我知道媽媽的自我感覺並不太好,甚至在懷疑自己的魅力,這都是因為爸爸對她的冷淡造成的。

因此我開        始嘗試通過讚美來使她振作起來,讓她了解到對她的兒子來說她是多麼的美麗動人。

最初我很笨拙,往往詞不達意,常常因說錯話而臉紅,但是媽媽總是能夠很快理解我的意思,我可以看得出她很喜歡,她知道我是真誠的,盡管我的言辭聽起來沒有演說家們說的那麼堂皇動聽,她可以揣摩到藏在這些話背後的含義。

隨著每一次的讚美,我的口才越來越好,嘴巴也越來越甜,由此我也常常因此而得到媽媽熱情的擁抱作為獎賞。

我開始花更多的時間待在家裡陪伴媽媽,撫慰被丈夫冷落的她,我們無所不談。

從我們的談話中,我知道了媽媽年輕時的生活經歷,她所有的興趣、愛好和夢想。

媽媽不再像以前那樣高高在上,離我那麼遙遠,而是像現在這樣,和我那麼地親近,像個有趣的朋友,深深地吸引著我。

我發現對著她我可以無話不談,甚至是一些我從來不敢在別人面前說出口的事情。

老實說,盡管我也常常和一班狐朋狗友去看電影、玩遊戲,但我從來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朋友。

而現在,媽媽成了我最親密的好朋友,對於這種關係我既迷茫也滿足。

我們一起看電視、玩牌,偶爾出去聚餐或欣賞音樂會。

我時常幫媽媽做家務、做飯或收拾餐具,甚至還幫她洗衣服。

然而我一直對她的身體有極端強烈的慾望,而且這種慾望與日俱增,我只能靠頻繁的手淫、在夢中與她瘋狂作愛來勉強壓制這種不健康的慾望。

我曾想偷窺媽媽洗澡,但她的浴室在她的房間裡,除非她開著門洗澡,否則我沒有機會。

然而每天面對成熟性感的媽媽,我感到自制力在迅速下降,離崩潰的邊緣越來越近了。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我又很欣賞我們現在這樣最親密的朋友關係。

我也可以感覺到媽媽非常欣賞我這個同伴,她現在看起來比過去更輕鬆和快樂,也比過去更熱愛生活,對於和爸爸之間越來越疏遠這種狀況,她似乎不願再提起,也放棄了作再努力的嘗試。

她時常對我提及她和爸爸交往的經歷,他們從相見、相識到相戀,最後相結合,間接、巧妙而含蓄地使我明白她已經失去了他們曾經共同擁有並熱愛過的性生活。

每當此時,她總是輕輕地搖著頭,顯得很憂鬱,告訴我她是多麼地希望能有人安慰她,陪她說話。

每當此時,我都差點脫口而出:“媽媽,讓我代替爸爸,陪你好嗎?”但每次話到舌尖又咽了下去。

我真狠我的膽小懦弱,我真沒用。

現在媽媽又開始關心起她的外表來了。

她又像過去那樣開始使用化妝品,留上時髦的髮型,穿著上也開始留意起來。

經常是洗得發白的牛仔褲,外套一件寬鬆的上衣,有時穿上緊身的短T恤,像是在向我炫耀她美得耀眼的大腿和怒突、豐滿誘人的乳房以及身體浮凸有致的曲線。

後來,天氣轉暖,夏天來臨,她更是穿上了非常大膽暴露的高爾夫短裙,而這以前我從未見過她有這樣的打扮。

這一切都令我心癢難耐,尤其是當我瞥見她的白內褲時更是如此。

當然,這些變化使我有更多的機會讚揚她,有時甚至很放肆很肉麻,但說實在,我從心底裡欣賞她的變化,而媽媽顯然更陶醉於我的讚揚,也會借機和我摟摟抱抱,以示嘉獎。

媽媽越來越傾向於用身體來暗示我她是多麼的愛她的兒子。

這種若即若離的遊戲在進行著,令我陶醉。

每一次的擁抱都會令我的慾火像夏天的太陽一樣越來越熾熱。

我們的擁抱越來越頻繁,對於將來的發展我越來越渴望,而這中間有些東西是我從來也沒有體驗過的,我已經不再是一個小孩了。

每天早上我上學時,都要和媽媽擁抱道別,放學回家後迎接我的是另一個熱情的擁抱,我們會擁抱著互道晚安和早安。

當我問候她時,會得到一個擁抱,當我幫她做家務時,又是另一個熱情的擁抱。

漸漸地在擁抱的基礎上又加上了親吻。

最初我們只限於對臉頰的一沾即逝的親吻,但很快就發展成重重的親吻,最後又自然地演變成嘴對嘴的接觸。

於是我開始主動尋找各種機會以求得到這些我夢寐以求的吻,而不是坐等他們的到來。

比如晚飯後在收拾餐桌的時候,我會趁機摟住媽媽,然後給她一個吻,再告訴她這是多麼甜蜜的事情。

在她試穿新衣服時,我會擺出一本正經觀察的樣子,然後來上一聲羨慕的口哨,緊緊地摟住她,送上一個猴急的親吻。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吻漸漸變得溫柔和甜蜜。

我想,如果不是各睡各床的話,我和媽媽看起來就像是一對非常幸福的夫婦。

我對媽媽的愛意與日俱增,而我對媽媽誘人的身體的慾望也越來越強烈。

你也許會認為媽媽會明確地表示對我的愛意,不幸地是這種情況從來也沒有發生。

我只能靠觀察、推測和身體的接觸來揣摩、試探和感覺媽媽的愛,如果我誤解了媽媽的意思貿然行動卻被媽媽一腳踢下床,你猜後果會怎樣?女人的心是最難捉摸的,好在媽媽給了我許多的暗示,但我不清楚哪些暗示可能給我帶來好運。

不過,媽媽漸漸地不再遮遮掩掩,也不再掩飾她性感迷人的身體。

她常常會在早上穿著半透明的長袍,同時還養成了彎腰時令她的豐滿的乳房若隱若現的習慣,或者讓我蒙蒙朧朧地看到她內裡貼身的內衣。

每當此時,我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挺立的乳頭,有時我甚至可以透過薄薄的絲衣看到她那黑成一片的陰毛。

有時我晚上路過她的臥室到廚房找吃的時,都可以看到她穿著睡衣獨自一人的情景。

而這些絲質睡衣顯然無法遮掩她的身體,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媽媽身體那美麗的曲線。

太動人了!活著真好!雖然不能真個消魂,但是大飽眼福也不錯了。

 

相關文章:
媽媽的性奴之路
真實的母子亂倫
勾引公公與大哥的淫蕩老婆
我的大小老婆
大亂倫近親換妻
姐弟、母子、父女、亂倫樂
調教美婦
亂倫的大家庭
我有一個妹妹
超淫亂的母子
熱門小說:
幹了我老婆的好友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