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滿惠玲母子間

小學五年級還六年級的時候,爸媽原計畫好要換房,但後來爸認為房價會跌,所以想先緩一緩,但據我媽說,其實是他想買新車。

因為兩人爭執不下,導致媽那段時期,常跑來我跟我弟房間(當時同一間)控訴老爸出爾反爾。後來父親還是買了車,但媽也把剩下的存款,加上另外標會(台灣民間最早P2P)硬湊出的頭期款,買了後來我們住的房子。

只是日子跟著變得緊巴巴,不但我跟我弟的零用錢減少了,父母親之間也常有口角。身為最後一屆國中聯考生,從國二就被逼著全心全意在課業上。除了面對激增得壓力外,媽幾乎整副心思都在我身上,也讓我感覺很不習慣。

「維他命吃了沒?」

「功課寫完了沒?」

「明天不是要考試?早點睡,聽到沒?」

國中時期,這幾句媽最常掛在嘴邊。

早上去學校、晚餐前從補習班回家,都是媽騎機車接送。我弟有抱怨說媽偏心;但其實他打小獨立、有主見,敢說敢爭。往好處說是擇善固執,往壞處說是剛愎自用。每次媽念他不用兩句,他就會跟媽頂嘴,執拗的個性讓爸媽不知道多頭痛。

其實不是媽不願意接送他,是他自己堅持要跟同學排路隊,一起上下學。相較起來,我承認我比較貪財怕死。小時候父母管教嚴厲時,為了不挨打,也為了零用錢,或新玩具而用功。大概是這樣積年累月下來,被慢慢「馴養」了我猜。

那時晚飯吃飽後差不左右半個小時左右,我會繼續讀書。沒多久媽會切水果進來,她常坐在房間等我吃完,才把碗盤收出去。每晚讀書得時候,都是我佔據整個房間,弟弟不是在飯廳桌上寫功課,就是在客廳裡,聲音調小小地看電視。

剛開始當然會覺得媽很煩,認為她每時每刻都盯著我。有次媽切完水果又坐在床邊,原本想叫她出去不要打擾我,但媽竟然開始偷偷掉眼淚。我以為我不耐煩得眼神傷到她了,嚇地忙問媽怎麼了,同時急著辯解說,不是煩她云云。

沒想到媽眼淚更嘩啦嘩啦地流,後來媽才自言自語般,說出她的委屈。早不記得確實內容了,好像與貸款和父親有關。聽她訴完苦,我發現原來媽也蠻不容易。不是爽爽在家,買菜做飯,閒時逛逛街,上上美容就好得樣子。

那次以後,我會不時請媽切水果,然後叫媽坐著等我吃完,每次媽看起來都很高興。察覺這點的我有些難過,心裡自問:「為什麼這樣也能讓她高興?」跟媽的感情,從那時起慢慢回溫,也比較不煩她坐房間陪我讀書(她也不會坐很久啦)。

國三開課沒多久,台灣發生了那次著名的大地震。睡夢中被地震驚醒,我驚慌地叫醒睡上舖的老弟,被叫醒後他頗為不爽,嘴裡模模糊糊不知道在唸些什麼。印象中搖了好久才停下來,正準備要睡得時候,第二次,也是最強的震波來了。

這次不止我弟嚇得不輕,我也聽見父母房間傳來媽的驚叫。然後我爸大喊:「躲在床底下!」搖晃結束後,我們全家匆忙下到公寓樓下的馬路上,而街上早已都是驚慌失措的人們。

待了十幾分鐘後,爸開始跟其他鄰居討論,說這次地震不知道有多嚴重。媽抓著我的手臂,開始有些瑟瑟發抖,也不知道是冷得還是嚇得。

我自告奮勇要上樓幫她拿件衣服(其實是我尿急,憋得有些難受),可她抓緊我,死也不讓我上樓。又過了好漫長的一陣子,隨著人群逐漸散去,我爸終於決定可以回家了。隔天一大早爬起來看新聞,才知道南投災情慘重。

國中生的身份對我來說,是聯考前一天才結束的。考完那天,印象中我睡了整個下午吧?隔天,媽買了印有考卷答案的報紙叫我試算,那時才終於有緊張得感覺。

算了下應該是會上,但我跟媽說大概只有五成把握。記得媽用不知道難過,還是失望的表情說:「好吧,只能等放榜再說。」放榜那天,我跟媽說她去看就好,期待又怕受傷害得心情讓我沒有勇氣面對。

那天接近中午,我媽突然衝進房間,歡喜地跟我說:「你考上了!上了!」考上是考上了,但建設公司的進度也不馬虎,工程款收款單一張張寄到,父母冷戰也漸漸增多。那時期媽心情經常是低落的,只不過在小孩子面前她都裝沒事。

但連我那超沒神經的老弟都感覺出來了,何況更敏感的我?因為有些擔心父母的關係,暑假時,如果父母雙方又陷入冷戰,我會試著當和事佬。偶而想起,也會幫媽做些家事,但最主要的,還是曉得要主動跟媽聊聊天。

一開始真沒啥話題好聊,但後來發現回憶是最好話匣子,所以吃飯得時候,常會問起一些往事,有次聊到爸跟媽求婚得經歷,一直都知道我爸不怎麼浪漫,但真正不浪漫的人好像是我媽。

有次約會回家路上,我爸:「啊,那個,妳有想要結婚吧?」

我媽:「有啊。」

我爸:「喔……那……我們……」

我媽:「我問過了,小聘16萬,大聘50,大聘會退。」

我爸:「66喔?好,我回家拿錢……」

父親回家要了66萬,然後他們就發喜帖了……沒有燭光,沒有大餐,沒有單腳跪下,連鑽戒也奉欠。父母從交往到結婚才半年左右,他們的想法是既然雙方都有共識了,那就早點定下吧。

那個暑假最值得回憶的事,是跟媽去KTV。媽本身還蠻愛唱的,只是忙著家裡跟小孩,很少有空去罷了。那次她剛好有優惠卷,所以計畫好要帶我跟我弟一起去,但我弟打死都不想跟(他只想在家打電動)。

我拗不過媽可憐的眼神跟碎念,加上我從沒去過,所以就答應了。

剛開始在包廂裡有點尷尬,母子倆不太會操作點歌機,又面對多如繁星的曲目,所以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我那時都在讀書,不清楚哪些歌手當紅,只知道那陣子都在放孫燕姿。

好不容易點了幾首她的歌,媽卻推說她不會唱,我只好硬著頭皮抓起麥克風。變聲期的詭異嗓音,與忽快忽慢的節拍,使得媽從頭笑到尾。我還真以為自己有把那帶著感傷的歌詞,充分表達出來得說……

實際上那首歌把歡樂的氛圍打開了,我開始跟媽互相捉弄起來;我點了首聽都沒聽過的古老民謠給媽,媽則點了首英文歌給我。總之兩個人輪流亂唱,沒想到後來HIGH到,在包箱裡跟媽情歌對唱。

第一首還沒什麼,第二首開始出現某種說不出、道不明得感覺。我跟媽唱到後面還稍微對看了幾眼。

國三我認為是地獄,沒想到上了高中,才知道地獄底下還有十八層。國中時,在班上我還能考個前五名,到了鶴群裡,我苦澀的發現自己只是隻雞。名次一下子落到十幾名外,不要說爸媽,連我都很沮喪。

我堂姐那時給了許多很有用的建議,這裡特別感激她一下(不過希望她永遠不會看到此文);她高中考得比我更好,大學也考上第二志願。她以過來人的經驗告訴我,在明星高中裡,同學都是通過考試篩選過來的,不是國小、國中那種高斯分佈的環境,所以要學會忘記以前種種成就。

「你得專注先跟自己比,藉此重拾自信」

「每科都以下次月考再進步一、兩分為目標。」

「不要小看這種進步喔,整年累積下來成果是巨大的。」她如是說。

那年房子終於蓋好,大概是最值得高興的事了,因為新家意味著我能擁有自己的房間。搬進新家後,媽來我房間的次數也少了;主要還是放學後,如果不需要去補習班,我會留校晚自習。週間我通常十點左右才到家;週末也是早上八點到學校,下午五六點才回家。

高一的日字就是每週那樣輪迴,除了讀書之外,休閒就只能跟同學打打球。不過老師也鼓勵我們去打球,因為他們說這樣才有體力更用功,他喵得咧!升高二的暑假,日子跟平常沒什麼兩樣;週一到週五學校有暑輔,六、日則自習。

有天難得全家聚在一起吃晚餐,趁著輕鬆的氛圍,我問爸晚上可不可以打PS2。

「喔,媽媽你說呢?」爸望向媽。

聽到爸那樣問,我心裡哀嘆:「大事休矣~」

「不可以,你還嫌近視度數不夠深?媽寧願你去打打球。」果然!

「哪有這樣的!?為什麼弟弟就可以一天到晚跟朋友出去?我除了讀書,什麼都不能做?」我抱怨道。

「我哪有!?!我是跟朋友去圖書館好不好?」我弟急忙辯解著。

「屁啦」

「好了!吃飯吵什麼吵?」媽將鬩牆之勢止於萌芽。爸對我苦笑了下,低頭吃飯。

見飯桌上氣氛有些僵,媽緩和了下表情,開口道:「你們要不要陪媽媽去唱卡拉OK啊?」「我有優惠卷呦!」

「媽媽這禮拜我輪班歐」我爸毫不遲疑地提醒道。

「我知道,又不是問你。」媽說完看向我們兄弟倆,滿臉期待地問:「怎麼樣?」

「那個……我跟同學已經約好了……」我弟趕忙推託。

「又要跑出去玩?你怎麼就不好好用功……」我媽開始念我弟。

好不容易才唸完,她看向我,發現我臉上不置可否的表情後,明顯有些失望。

飯後爸找了個機會,要我跟我弟認真考慮跟媽去唱歌。他說我們該多珍惜還在家的時光;也該再懂事一點、孝順一點。當時雖有些勉為其難,但很慶幸事後有聽父親的話;那晚媽送水果來我房間時,我就問她願不願意帶我去唱歌。

「少來了,你暑輔不去啦?」媽笑道。

「星期四的話,下午是體育、綜合啥的,不去也沒差啦。」

「況且媽既然願意獻醜,我也該不藏拙啊。」

「欸~我唱得比你好多了好嗎?」媽笑著抗議。

「那禮拜六怎麼樣?」

「週末有優惠嗎?」我懷疑道。

「對厚……」媽想了下「那幾節課不去,真的沒關係嗎?」

「我們班還有人暑輔都沒來咧」

「嗯……我考慮看看」

「噯呦,不會怎樣啦。拜託啦媽,我連週末都在讀書……」

「這樣子的話……嗯……好吧……那禮拜四中午我去接你?」

「真的嗎?說好嘍?」

那天中午,媽竟然開爸的車來接我。上車後我問:「妳怎麼開爸的車?」

「他的車之前被刮到啊,今天早上車廠通知弄好了,所以我就去車廠把它開回來嘍。」

「喔。」

「中午想吃什麼?」

「嗯……吃個XXX吧?」我提議的那間麵館,媽跟我都很愛。

「我弟咧?」

「他跟朋友去游泳池。」

「過太爽……」我小聲道。

「好啦,再堅持兩年,聽說大學由你玩四年耶!媽要不是太早結婚,其實很想上大學的……」媽開始滔滔不絕,回憶起她的青春時代。

「……」

「怎麼啦……?」媽說了好久,發現我都沒反應。

「……」

「其實你的努力媽都看我在眼裡,媽很心疼你的,你知道嗎?」

不好意思說得是,那時我正在意淫學校裡,剛到任的某女老師。我們班依照常理,猜她大概三十出頭,但她外表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的樣子。除了精緻的臉蛋,她還有種知性、成熟與自信的美;好一陣子,她都是我打槍得幻想對象。

「哥哥你有在聽嗎?」媽擔憂地問道。

我回過神來,帶點慌亂地說:「有……有啦……」轉頭時,雙眼不經意瞄到媽的大腿。媽當時穿了件休閒短褲,可能是坐著得關係還怎樣,她的大腿有大概四分之三暴露在空氣中。雖然迅速將目光收回,但一路上,我有好幾次忍不住偷瞄。

必須說,除了曲線豐盈柔美之外,媽那雙腿真的白膩非常,白到可以微微看到肌膚下青色的靜脈。

媽載我回家先讓我把制服換了,我們才去吃飯。吃完午餐到了KTV後,在我刻意營造之下,包廂裡氛圍迅速歡樂起來;每次換媽唱得時候,我會在旁邊伴舞鬧她,害得她又唱又笑,沒兩句完整的歌詞。

有些鬧上癮了,我突然興起,趁媽去化妝間時,點了首情歌。當時欲蓋彌彰得對自己解釋說,只是捉弄她罷了,結果忍不住,又點了幾首對唱情歌。媽回來後我開始唱,印象中超緊張,死死盯著螢幕不敢看媽。

坐在身旁的她異常安靜,結束後媽依舊沒說話,氣氛亂蠻尷尬的。終於,我點的對唱情歌開始了,沒想到媽先拿起麥克風唱了起來,然後我大著膽子也加入,可以感覺兩個人都有點走調。

我不自主地向媽坐靠近了些,驚喜的是媽也向我靠近了點。一首歌結束,我跟媽還是坐得很近,但都沒說話。下一首歌開始後,我偷偷看媽,媽也偷偷看我。我先唱了起來,輪到她時,她也毫不猶豫地開啟嗓子。那首歌結束後,或出於戲弄,或出於我也解釋不出得衝動,我轉身便抱了上去。

抱住時感覺媽震了下,嬌驅開使僵硬;成功得手的我反而楞了下,因為沒想到真能抱住。我以為鐵定會被推開,然後被她狠狠教訓一番,但媽竟然沒有抵抗。又驚又喜的我,失控地朝媽臉上親去,媽嘗試閃躲了下,但被抱住的她能閃到哪裡去?我輕吻著她的臉頰、脖頸,雙手忍不住開始在她身上亂摸起來。

過了一陣子,媽忽然推開我並站起來,我有點不解甚至惱羞地看著媽,媽避開我的目光,然後說她去一下洗手間。之後當然唱不下去,老實說我不記得是怎麼出了KTV,又怎麼回到家的。只記得坐在助手席上,滿心都是尷尬與懊惱。

好不容易到家,我急切的掏出鑰匙,開了門、除掉球鞋正想往房間走去,背後傳來門關上的聲音。我忍不住回頭,看見媽正彎腰去脫她的高跟鞋;由於媽把頭髮盤起得緣故,我的視線可以稍稍穿進媽的領口。

我情不不自禁地拼湊起媽的胸形。到現在都還記得那件黑色蕾絲上衣,與米色休閒短褲。媽確實會打扮自己,自我有映象起,她在外頭好像從沒邋遢過,出門打扮總能既簡約又時尚。

當時媽身姿充滿了女人味,還有某種魅惑力。高跟鞋脫到一半,媽抬頭見我在看她,又慌忙低下頭去。把鞋脫好,然後放到鞋櫃裡後,起身見我還在看她,媽表情開始有些不自然。

當她想從我身邊繞過時,真不知道哪來得勇氣,我又一把抱住她。這次媽好像沒有嚇到,也跟在包廂裡一樣,沒有反抗。我大起膽子來又去親她,媽閃躲著,沒有讓我親到她的嘴唇。但除此之外,臉頰、耳朵與額頭都被我親到了。

漸漸得,我開始從媽側臉往下親去,媽呼吸不勻地開口說:「哥哥你等一下……停一下好嗎?」

我慢慢停下來。

「你可以先放開我嗎?」媽軟聲道。

不但沒放,我還看向媽,她與我的目光一觸即分;但至今都還記得,媽眼神中的迷離。見她低著頭不敢看我,我又壯起色膽去親吻媽的肩膀。

「你等一下……」

忽視媽的軟語相求,我繼續親吻著她的香肩。

「你知道……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我不知該如何回答,只是越發將懷中的女人抱緊。

「你……你……真的要這樣?」

我心「咚咚」直跳,看著她點點頭。

「有些……有些事情發生了……就再也回不去了……你有想過嗎?」媽看著地板說完,沈默下來。

母子倆就那樣僵持在玄關那裡,後來與其說聽見,倒不如說感覺媽嘆了口氣;她又小聲又艱澀地說:「去洗澡……」

聽到那細如蚊聲的幾個字,心臟幾乎要跳出胸腔。我立時鬆開雙臂,轉身衝去洗澡間;扭開蓮蓬頭後,開始邊沖邊脫衣服。那興奮非言語能描述,只知道在心裡大喊著:「我的第一砲耶!好興奮,好興奮,好興奮啊!!!」

洗澡時滿心都是激動,雖有稍微想到她的身份,但理智早就被獸慾吞噬了。在那個當下,對滿腦精蟲的我來說,母子不母子的根本不是問題。

披著浴巾從浴室出來,卻不知道該去哪,試了下爸媽房門,發現是鎖著的,只好先回房間。

隨便套了一件短T與籃球褲。坐在床上渾身只覺躁熱無比,把冷氣打開後,考慮著要不要把門關上。還在猶豫得時候,媽出現在房門口;上半身一件很普通白色短T,下半身則是一件迷你短褲。

一身家居的她站在那裡,似乎沒有要進來得意思。

「媽要你想清楚……有些事改變了,你再後悔,也變不回去了……」媽再次問我。

我承認,當時沒聽懂媽話裡的含意,只是下意識地點點頭,表示我懂。

媽示意我把背後的百葉窗放下,雖然有貼防窺隔熱紙,我還是依言配合。媽反手才把房門關上,就被我整個抱起來;我一邊把媽重重壓在床上,一邊胡亂親吻著媽。

猴急的我沒多久便想去脫媽的短褲,只是媽用手壓著我的手,不讓我脫。那時沒經驗,也沒想太多,既然意圖受阻,雙手便迅速轉移陣地,撫摸起媽的上半身。

當然嘴也沒閒著,我狂亂地親吻著媽的側臉與脖頸;親著親著,就把媽的T恤撩直到胸部。即使房間裡稍嫌昏暗,那件深咖啡色的蕾絲胸罩,與媽雪白的上半身,依舊互相輝映著。顧不得去解開,便低頭朝媽胸前的隆起,狂熱地親吻起來,手也在媽渾身上下亂摸著。

摸過癮之後,又把手伸進胸罩底下,開始搓揉媽的胸部,媽的乳房好軟好軟,乳頭的形狀好像小葡萄。忍不住把胸罩往上推,讓媽雙乳曝入在空氣中;一隻手柔捏著媽左乳,然後張嘴含住另一邊。

媽呼吸逐漸沈重起來,那鼻息如某種訊號般提醒了我,再次嘗試去脫媽的褲子,這次媽沒有阻擋。把褲子連同內褲一起剝除後,映入眼簾的,是媽那雙白膩的大腿,與茂盛的三角地帶。

我迅速地脫光自己,媽卻趁我脫衣服得時候坐起來,撈起被我脫掉的褲子,如變魔法般,拿出一個四方形的小包裝遞給我,輕聲問:「知道怎麼用嗎?」

我點點頭從媽手中接過,手上拿著套子開始有點猶豫,我看向已經仰躺回去的媽,看看手上的套子,又看看媽,小心翼翼地開口道:「可……可不可以不戴?」

除了胸腹間微微起伏著,媽只是靜靜躺在那裡,我以為她沒聽見,又弱弱地問了一次,可媽還是沒有反應。我決定把套子放一邊,先試試看再說。

剛開始靠近她時,我真得興奮到了極處,心跳劇烈撞擊著胸腔,嘴巴也乾得要命。深怕她跑了似的,小心翼翼地接近著她,隨著我的靠近,媽雙眼緊閉著,感覺好像也很緊張得樣子。

當膝蓋往媽雙腿間靠近時,她配合著把腿分開了,目光很自然移向媽雙腿之間,而媽的陰毛實在蠻濃密的。

第一次跪在女人雙腿之間,跪得有點太遠,俯身下去發現距離不對,結果很矬的再往上靠近了些。一隻手扶著肉屌接近媽腿心處時,讓媽的陰毛弄得有點癢癢的。首次嘗試,結果角度太高滑開了;用手自發地探索了下媽腿間的熟軟,發現「入口」比原來估計的再低一些。

稍稍壓下角度,再次前推,這次龜頭果然陷進了一個溫軟滑膩的地方,屁股毫不猶豫地加速推進直到感覺有些窒礙,稍微後退一點再次嘗試,這次除了根部幾乎整根都進去了,雄性的本能要求我務要盡根而入。

正準備稍微抽出時,想不到媽臀部很巧妙地調整了下角度,然後我跟媽的恥骨便抵住了彼此。

人生第一次完全得「插入」,只能說超級~超級~超級爽的!「這種被層層疊疊的嫩肉,緊緊包住得瘋狂爽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在內心大喊著。更有甚者,是媽體內那種難以言喻得「溫暖」;不只是肉屌而已,那是種連靈魂都暖暖包縛住得感覺。我真的在各種意義上,回到母親的「懷抱」裡了。

我情不自禁地馳騁起來,雖然屁股與腰還不太協調;抽插得頻率與動作也都非常滯澀,但那一點也不影響媽帶給我的爆腦快感。

誰也想不到那一年,那個暑假,那個炙熱的下午;北台灣某處,有對母子跨越了,屬於血親間絕對的禁忌。他們從對方身上,品嚐到了決不該品嚐到得快感與滋味。

那女人是我弟又敬又畏的母親,是我父親合法的妻子。在那天之前,他一直是她唯一的男人,也只有他能在床上,享用她那具白膩柔軟的身子。但那個下午,那女人被某個削瘦的少年緊抱在懷裡;她被壓在床上,任由那少年狠很地姦淫著她。

我把臉埋在媽側臉旁,急促地呼吸裡,盡是媽甜美的髮香。被壓在床上的她,只能一下又一下地,承接著自己兒子的力量與獸慾。沒有任何姿勢變化,我只是本能地緊扣著媽的雙肩,體會著越勇猛就越強烈的快感。

房間裡充斥著我與媽急促地喘息聲,勉強刨刮媽的嫩膣最後幾下,我突然發狠似地猛力一頂。猛烈漲大的肉菇,緊緊抵著媽熟美膣腔的最裡面,我開始又狠又急地噴射著。

窖藏十六年的童精,一大股又一大股爆射而出,媽體內深處的穹窿,很快便被濃精灌滿。無套中出熟美婦的快感,炸得我腦袋一片空白。

神遊太虛好一陣子,心識回覆過來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原來已經並躺在媽身旁。聽見自己逐漸平息下來地呼吸,各種情緒倏然湧上心頭;嗜人得罪惡感、羞恥感與愧疚感猛烈地鞭韃著我。

「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我對自己大喊道。

內心正狂風暴雨著,沒想身旁的女人忽然動了起來;只見媽起身下了床,從書桌上抽了幾張面紙,然後背對著我,開始清理她自己。

媽那時的背影,今天還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

胸罩在雙肩上,要掉不掉得勉強掛著;她低著頭,一隻腿微曲,很仔細地用面紙擦拭著自己的下體。媽那個動作,卻讓我的老二再次怒漲起來。

我從背後把媽抱回床上,剛被我抱著得時候,媽有點驚詫。等我再次把她壓倒在身下,媽才閉上雙眼咬著下唇,順從著讓我又一次進入了她。

房間裡再次迴盪起母子兩人地喘息。

直到現在,媽也從不叫床;興奮時悶喘,高潮時抽氣。她總是用卡在喉嚨裡,抑在鼻腔中的氣息,表達她在床地間享受到得歡愉。

母子之間梅開二度,我依然不懂溫柔,只曉得狂抽猛幹,在媽身上逞著肉欲。乾瘦的腰臀在媽雙腿間挺聳著,每一次退出,都能感受到菇棱在肉穴裡,一路刮出得美妙。

不過我總捨不得退出太多,便又迫不及待地再次挺腰,把男根原路插回,直至恥骨相連。我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鼻腔裡盡是媽馥鬱甜美的汗香;身心靈全方面得享受著媽熟透的肉體,感受著她帶給我妙到巔毫得快感。

毫無預警的,肉屌再次在媽嫩穴裡猛挑起來,一股酸麻,從腰錐經臀部直往下蔓延。陰囊感受到那股酸麻後,開始一次次猛力地收縮,我媽嬌喘著,再次承接了我熱燙的精華。

射精得爽快幾乎讓我抽搐起來,同時也訝異怎麼還有這麼多可以射?終於,在媽體內地跳動逐次平息下來,我也慢慢地癱倒在媽身上,感受著媽胸口劇烈地起伏與心跳。

時光在母子間模糊的流逝著,好一會兒之後,媽悶聲道:「你可不可以下來?」

我依言翻身躺在床上,只覺得整副卵囊乾癟癟、輕飄飄的。

媽起身跨過我的時候,好像有幾滴什麼東西滴到我肚子上了,但我實在懶得去管。媽下床撿起自己的衣物,匆匆套上後,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了。

房間裡只剩我一個人,孤獨得體會著來自良知的譴責。

這件發生在升高二前的事,既使我充滿罪惡感,也使我非常心虛;我不敢面對家裡任何人,而我猜媽大概也是吧?那幾個禮拜,我根本不敢看媽,也不敢跟她說話,我跟媽彼此之間好像在互相迴避著。

不過反正我都是一大早騎腳踏車到學校,然後晚上十點半左右才到家,所以兩人打照面的機會其實也不多。

但嘗過肉味的少年,豈是「欲壑難填」四字可以形容?大概是第二次月考前吧?雖然我跟媽幾乎還是沒有互動,但我又忍不住開始想她了。

試過讓自己專注在課業與運動上,也試過責備自己,更試過幻想其他女性。但越是逃避,對媽的渴求就越深。

有天晚上在家洗完澡後,聽見媽好像在廚房,我終於控制不住自己,「偷偷」地摸了過去。發現媽在廚房後的陽台晾衣服,她轉頭看見我,明顯嚇了一跳,卻又裝作若無其事般,繼續掛著衣服。

我站在她背後不知如何啟齒,但在慾望強烈得催使下,我忍不住弱弱地問了聲:「媽……?」

媽手上地動作暫停了下來,但沒有回頭,隔了下才回問:「怎麼樣?」

我決定靠近媽,但似乎感受到我的動作,媽轉過身來壓低聲音急道:「等一下!你不要過來!家裡其他人都在……」

「媽……」我有些搖尾乞憐地看著她。

「什麼事過幾天再說,聽話,知道嗎?」媽看著手中的衣服悄聲說。

那時聽不太出媽語中含意,感覺被拒絕了,但口氣聽起來又不像。心中雖猶疑不定,但媽堅定地站在那裡,我不知該怎麼確認。

「很晚了,趕快去睡吧。」媽催促道。

見媽態度堅決,我不敢再糾纏,只好悻悻然離開。回到房間想著媽,狠狠地打了一槍後,才帶著複雜得心情睡了。後面幾天,我繼續靠著功課和籃球,努力想把媽的事拋在腦後。

有一晚又是洗完澡後,才打開浴室門,我便看見媽站在門口。

「有話跟你說」媽小聲說完便直接走向我房間。

不得不說,那時心情是激動與期待的。

如往常般,我坐在書桌前,媽坐在床邊;她等我坐好便開口說:「你記得以前國中讀書得時候嗎?那時媽對你跟弟弟的功課都逼很緊對不對?」

「但是只有你聽話,有好好用功……我看在眼裡真的很欣慰……」「其實媽媽知道哥哥你很辛苦,所以媽總是期望,自己能為你做些什麼。」媽眼裡盡是回憶。

「那你也還記得那次地震吧?」媽柔聲問道。「那次你發現我冷,就說要上去幫我拿衣服,那時媽媽真得好感動你知道嗎?」

我慚愧地低下頭,因為真正的原因不只是那樣。

「那次媽媽是真得嚇到了……也體會到,原來平平安安的才是福氣。」「所以我內心也越來越矛盾,不知是否該繼續緊盯著你的功課,盼你在社會裡功成名就?還是……還是該讓你快快樂樂得享受童年……」媽的眼神流露出掙扎。

「你上高中後,每天都好早到學校、好晚回到家,媽一天也看不到你幾次……」「有天我忽然意識到,如果哥哥你離開家去讀大學,媽就更看不到你了。何況將來當兵、工作、結婚……」媽說著說著哽咽起來。

聽見媽傾心吐意,我感動地握著她的手。

「記得我們第一次去唱歌,玩得很開心不是嗎?」「所以後來媽又帶你去,單純只是想跟你有更多共同的回憶……」媽看著我,臉上滿是慈愛。「只是我真的沒想到後來會……」

媽後續的剖白片片段段,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很是零碎。所以這之後地描述有經過整理,也參入了往後許多母子間談心的內容。

我在包廂裡抱住她時,她其實嚇傻了,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好不容易回過神來,一方面暗罵自己玩笑開過頭了,另方面又覺得某些地方「怪怪的」,很是突兀。

左思右想才發現,她對我的踰矩與侵犯竟然半點怒意也沒有!明明應該感到憤怒,但心中反倒充滿憐惜。當下她只覺得,我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又可能是平時壓力過大,才如此失態吧?

等我嘗試親吻她,她只是下意識地撇過頭去,心中卻也沒有受辱得感覺。

她忽然湧起強烈的好奇心,她想知道,我到底會做到什麼程度?另外她更想知道,自己會縱容我到什麼地步?到底要怎麼樣她才會覺得過份,進而生氣?但下一秒,媽意識到母子兩人是在「外面」,想到那一點,她下意識地推開我,倉皇地逃出包廂。

她說回家的路上,她也是心慌意亂,不曉得自己到底怎麼了。在玄關脫鞋得時候,她有感覺到我鑽進領口內的「目光」,但那也讓包廂裡的好奇心再次強烈地抓住她。

就那樣,她再次被我抱住、被我親吻,然後再次僵持。

「這次不是在外頭了」她奇怪地提醒著自己,接下來她心中就出現了那個「回不去」的問題;媽說那與其是問我,她其實更是在問自己。

理性與「好奇心」互相傾扎的結果,最終由好奇心獲勝。那之後媽說她感覺到某種奇妙得變化,她覺得身體好像有一半不再是她自己的了。另外,意識也變得有些抽離,有一部份的她,好像在用第三人稱的角度在觀察自己。這是為什麼她竟能或竟敢叫我去洗澡,然後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去洗了下。

被我壓在床上時,媽說她內心中除了有些古怪得感覺,其他都還好。

來自我的親吻與愛撫,並沒有讓她覺得厭惡,身體自然得慢慢發熱,也慢慢濕潤。其實直到「最後一刻」,媽內心深處還是「不相信」;她不相信最後關頭我敢、更不相信自己會縱容。

但我真的挺了腰,她也真的就那樣讓我進入了她。

當她真切得感受到我在她體內時,除了震驚以外,她說她只是不斷、不斷得重複問著自己:「這是真的嗎?」「怎麼可能!?!」

媽回憶完後,眼眸如穿透牆壁般,怔怔地看著前方,我也坐在那兒,良久無語。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我期期艾艾地問:「那……我們以後……?」

媽的目光重新聚斂了下,幽幽嘆口氣道:「唉……對啊……以後……」

媽忽然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地說:「這幾個禮拜……媽想過了,你要有以後,那我說的每個條件,你都得答應!」

媽像背誦課本般,說出日後也逼我牢記在心的「新生活五大準則」:

「功課只許進步不許退步,以每次月考成績為準。」

「我們之間的事,絕對不能跟任何人說;在家裡家要懂得迴避,不要讓任何人懷疑。」

「然後,那件事我說不行就不行,不可以纏著我。」

「還有,不許偷看色情書刊或影片。」

「最後……要聽話!」媽白我一眼說。「叫你戴就乖乖戴,不然想都別想!知道嗎!」

媽每說一個條件,我就拼命點幾次頭,最後一條想了下,聽懂之後,又用力地點了點頭。

媽語重心長,再次叮嚀道:「媽真的希望你好……答應我,你要繼續像以前一樣,努力唸書,知道嗎?」

「嗯。」我乖巧地應道。

「唉,希望媽沒有害了你……」

「那這幾天可以……」我有些猥瑣地問。

「這麼快就忘了?」媽打斷我,板起臉道。「你這次月考成績單先拿回來再說!」

「喔,是!」我差點立正起來。

媽離開我房間前第三次叮囑:「記得媽說的話!」

「好。」

往後的日子裡,每次拿到月考成績單後,我會貼在廚房冰箱門上。媽看過了會收起來,那表示她「知道了」,然後就是看媽「安排時間」。就這樣,我這個再普通不過的高中生,開始跟自己的母親有了「超乎倫常」得關係。

但我用「超乎倫常」形容,便表示我對這件事是有罪咎感的。直到如今,不管對我爸,甚至對我弟,那愧疚依然淡淡地揮之不去。

我媽應該也有對我爸感到愧疚,可我從不敢問。每次跟她獨處,不管在做什麼,我們都有個默契,就是我們盡量不提起爸。即使到了後期我跟媽已經很能聊了,我們還是會避免聊到他。

爸就職於台灣的科技業,爆表的工時與山大得壓力,讓他下班後通常只想癱在沙發上。但其實他不是個壞父親,如果他回家還有精力,而我或我弟在家的話,他也會關心下我們的近況,鼓勵我們努力唸書。

每當我或我弟想買什麼,我們會以考試成績,或班上排名來交換,而父親通常會爽快答應。所以媽不止一次怨過爸,在家裡都讓她當黑臉,然後自己扮白臉。

單就我跟媽的那種關係來說,我想那一年應該算是「適應期」吧?那時每次從媽身上下來,都會有很深得罪惡感,覺得好對不起媽,也對不起其他家人。心中常發誓:「這是最後一次,明天要好好讀書、孝順父母,友愛弟弟、恭敬師長,修身齊家、兼濟天下」之類的。但過不了兩星期,讀書得動力與目標,又自動變成媽的肉體。

努力用功→盡情馳騁→後悔發憤→努力用功,高二的生活就是如此往復循環著。

小學五年級還六年級的時候,爸媽原計畫好要換房,但後來爸認為房價會跌,所以想先緩一緩,但據我媽說,其實是他想買新車。

因為兩人爭執不下,導致媽那段時期,常跑來我跟我弟房間(當時同一間)控訴老爸出爾反爾。後來父親還是買了車,但媽也把剩下的存款,加上另外標會(台灣民間最早P2P)硬湊出的頭期款,買了後來我們住的房子。

只是日子跟著變得緊巴巴,不但我跟我弟的零用錢減少了,父母親之間也常有口角。身為最後一屆國中聯考生,從國二就被逼著全心全意在課業上。除了面對激增得壓力外,媽幾乎整副心思都在我身上,也讓我感覺很不習慣。

「維他命吃了沒?」

「功課寫完了沒?」

「明天不是要考試?早點睡,聽到沒?」

國中時期,這幾句媽最常掛在嘴邊。

早上去學校、晚餐前從補習班回家,都是媽騎機車接送。我弟有抱怨說媽偏心;但其實他打小獨立、有主見,敢說敢爭。往好處說是擇善固執,往壞處說是剛愎自用。每次媽念他不用兩句,他就會跟媽頂嘴,執拗的個性讓爸媽不知道多頭痛。

其實不是媽不願意接送他,是他自己堅持要跟同學排路隊,一起上下學。相較起來,我承認我比較貪財怕死。小時候父母管教嚴厲時,為了不挨打,也為了零用錢,或新玩具而用功。大概是這樣積年累月下來,被慢慢「馴養」了我猜。

那時晚飯吃飽後差不左右半個小時左右,我會繼續讀書。沒多久媽會切水果進來,她常坐在房間等我吃完,才把碗盤收出去。每晚讀書得時候,都是我佔據整個房間,弟弟不是在飯廳桌上寫功課,就是在客廳裡,聲音調小小地看電視。

剛開始當然會覺得媽很煩,認為她每時每刻都盯著我。有次媽切完水果又坐在床邊,原本想叫她出去不要打擾我,但媽竟然開始偷偷掉眼淚。我以為我不耐煩得眼神傷到她了,嚇地忙問媽怎麼了,同時急著辯解說,不是煩她云云。

沒想到媽眼淚更嘩啦嘩啦地流,後來媽才自言自語般,說出她的委屈。早不記得確實內容了,好像與貸款和父親有關。聽她訴完苦,我發現原來媽也蠻不容易。不是爽爽在家,買菜做飯,閒時逛逛街,上上美容就好得樣子。

那次以後,我會不時請媽切水果,然後叫媽坐著等我吃完,每次媽看起來都很高興。察覺這點的我有些難過,心裡自問:「為什麼這樣也能讓她高興?」跟媽的感情,從那時起慢慢回溫,也比較不煩她坐房間陪我讀書(她也不會坐很久啦)。

國三開課沒多久,台灣發生了那次著名的大地震。睡夢中被地震驚醒,我驚慌地叫醒睡上舖的老弟,被叫醒後他頗為不爽,嘴裡模模糊糊不知道在唸些什麼。印象中搖了好久才停下來,正準備要睡得時候,第二次,也是最強的震波來了。

這次不止我弟嚇得不輕,我也聽見父母房間傳來媽的驚叫。然後我爸大喊:「躲在床底下!」搖晃結束後,我們全家匆忙下到公寓樓下的馬路上,而街上早已都是驚慌失措的人們。

待了十幾分鐘後,爸開始跟其他鄰居討論,說這次地震不知道有多嚴重。媽抓著我的手臂,開始有些瑟瑟發抖,也不知道是冷得還是嚇得。

我自告奮勇要上樓幫她拿件衣服(其實是我尿急,憋得有些難受),可她抓緊我,死也不讓我上樓。又過了好漫長的一陣子,隨著人群逐漸散去,我爸終於決定可以回家了。隔天一大早爬起來看新聞,才知道南投災情慘重。

國中生的身份對我來說,是聯考前一天才結束的。考完那天,印象中我睡了整個下午吧?隔天,媽買了印有考卷答案的報紙叫我試算,那時才終於有緊張得感覺。

算了下應該是會上,但我跟媽說大概只有五成把握。記得媽用不知道難過,還是失望的表情說:「好吧,只能等放榜再說。」放榜那天,我跟媽說她去看就好,期待又怕受傷害得心情讓我沒有勇氣面對。

那天接近中午,我媽突然衝進房間,歡喜地跟我說:「你考上了!上了!」考上是考上了,但建設公司的進度也不馬虎,工程款收款單一張張寄到,父母冷戰也漸漸增多。那時期媽心情經常是低落的,只不過在小孩子面前她都裝沒事。

但連我那超沒神經的老弟都感覺出來了,何況更敏感的我?因為有些擔心父母的關係,暑假時,如果父母雙方又陷入冷戰,我會試著當和事佬。偶而想起,也會幫媽做些家事,但最主要的,還是曉得要主動跟媽聊聊天。

一開始真沒啥話題好聊,但後來發現回憶是最好話匣子,所以吃飯得時候,常會問起一些往事,有次聊到爸跟媽求婚得經歷,一直都知道我爸不怎麼浪漫,但真正不浪漫的人好像是我媽。

有次約會回家路上,我爸:「啊,那個,妳有想要結婚吧?」

我媽:「有啊。」

我爸:「喔……那……我們……」

我媽:「我問過了,小聘16萬,大聘50,大聘會退。」

我爸:「66喔?好,我回家拿錢……」

父親回家要了66萬,然後他們就發喜帖了……沒有燭光,沒有大餐,沒有單腳跪下,連鑽戒也奉欠。父母從交往到結婚才半年左右,他們的想法是既然雙方都有共識了,那就早點定下吧。

那個暑假最值得回憶的事,是跟媽去KTV。媽本身還蠻愛唱的,只是忙著家裡跟小孩,很少有空去罷了。那次她剛好有優惠卷,所以計畫好要帶我跟我弟一起去,但我弟打死都不想跟(他只想在家打電動)。

我拗不過媽可憐的眼神跟碎念,加上我從沒去過,所以就答應了。

剛開始在包廂裡有點尷尬,母子倆不太會操作點歌機,又面對多如繁星的曲目,所以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我那時都在讀書,不清楚哪些歌手當紅,只知道那陣子都在放孫燕姿。

好不容易點了幾首她的歌,媽卻推說她不會唱,我只好硬著頭皮抓起麥克風。變聲期的詭異嗓音,與忽快忽慢的節拍,使得媽從頭笑到尾。我還真以為自己有把那帶著感傷的歌詞,充分表達出來得說……

實際上那首歌把歡樂的氛圍打開了,我開始跟媽互相捉弄起來;我點了首聽都沒聽過的古老民謠給媽,媽則點了首英文歌給我。總之兩個人輪流亂唱,沒想到後來HIGH到,在包箱裡跟媽情歌對唱。

第一首還沒什麼,第二首開始出現某種說不出、道不明得感覺。我跟媽唱到後面還稍微對看了幾眼。

國三我認為是地獄,沒想到上了高中,才知道地獄底下還有十八層。國中時,在班上我還能考個前五名,到了鶴群裡,我苦澀的發現自己只是隻雞。名次一下子落到十幾名外,不要說爸媽,連我都很沮喪。

我堂姐那時給了許多很有用的建議,這裡特別感激她一下(不過希望她永遠不會看到此文);她高中考得比我更好,大學也考上第二志願。她以過來人的經驗告訴我,在明星高中裡,同學都是通過考試篩選過來的,不是國小、國中那種高斯分佈的環境,所以要學會忘記以前種種成就。

「你得專注先跟自己比,藉此重拾自信」

「每科都以下次月考再進步一、兩分為目標。」

「不要小看這種進步喔,整年累積下來成果是巨大的。」她如是說。

那年房子終於蓋好,大概是最值得高興的事了,因為新家意味著我能擁有自己的房間。搬進新家後,媽來我房間的次數也少了;主要還是放學後,如果不需要去補習班,我會留校晚自習。週間我通常十點左右才到家;週末也是早上八點到學校,下午五六點才回家。

高一的日字就是每週那樣輪迴,除了讀書之外,休閒就只能跟同學打打球。不過老師也鼓勵我們去打球,因為他們說這樣才有體力更用功,他喵得咧!升高二的暑假,日子跟平常沒什麼兩樣;週一到週五學校有暑輔,六、日則自習。

有天難得全家聚在一起吃晚餐,趁著輕鬆的氛圍,我問爸晚上可不可以打PS2。

「喔,媽媽你說呢?」爸望向媽。

聽到爸那樣問,我心裡哀嘆:「大事休矣~」

「不可以,你還嫌近視度數不夠深?媽寧願你去打打球。」果然!

「哪有這樣的!?為什麼弟弟就可以一天到晚跟朋友出去?我除了讀書,什麼都不能做?」我抱怨道。

「我哪有!?!我是跟朋友去圖書館好不好?」我弟急忙辯解著。

「屁啦」

「好了!吃飯吵什麼吵?」媽將鬩牆之勢止於萌芽。爸對我苦笑了下,低頭吃飯。

見飯桌上氣氛有些僵,媽緩和了下表情,開口道:「你們要不要陪媽媽去唱卡拉OK啊?」「我有優惠卷呦!」

「媽媽這禮拜我輪班歐」我爸毫不遲疑地提醒道。

「我知道,又不是問你。」媽說完看向我們兄弟倆,滿臉期待地問:「怎麼樣?」

「那個……我跟同學已經約好了……」我弟趕忙推託。

「又要跑出去玩?你怎麼就不好好用功……」我媽開始念我弟。

好不容易才唸完,她看向我,發現我臉上不置可否的表情後,明顯有些失望。

飯後爸找了個機會,要我跟我弟認真考慮跟媽去唱歌。他說我們該多珍惜還在家的時光;也該再懂事一點、孝順一點。當時雖有些勉為其難,但很慶幸事後有聽父親的話;那晚媽送水果來我房間時,我就問她願不願意帶我去唱歌。

「少來了,你暑輔不去啦?」媽笑道。

「星期四的話,下午是體育、綜合啥的,不去也沒差啦。」

「況且媽既然願意獻醜,我也該不藏拙啊。」

「欸~我唱得比你好多了好嗎?」媽笑著抗議。

「那禮拜六怎麼樣?」

「週末有優惠嗎?」我懷疑道。

「對厚……」媽想了下「那幾節課不去,真的沒關係嗎?」

「我們班還有人暑輔都沒來咧」

「嗯……我考慮看看」

「噯呦,不會怎樣啦。拜託啦媽,我連週末都在讀書……」

「這樣子的話……嗯……好吧……那禮拜四中午我去接你?」

「真的嗎?說好嘍?」

那天中午,媽竟然開爸的車來接我。上車後我問:「妳怎麼開爸的車?」

「他的車之前被刮到啊,今天早上車廠通知弄好了,所以我就去車廠把它開回來嘍。」

「喔。」

「中午想吃什麼?」

「嗯……吃個XXX吧?」我提議的那間麵館,媽跟我都很愛。

「我弟咧?」

「他跟朋友去游泳池。」

「過太爽……」我小聲道。

「好啦,再堅持兩年,聽說大學由你玩四年耶!媽要不是太早結婚,其實很想上大學的……」媽開始滔滔不絕,回憶起她的青春時代。

「……」

「怎麼啦……?」媽說了好久,發現我都沒反應。

「……」

「其實你的努力媽都看我在眼裡,媽很心疼你的,你知道嗎?」

不好意思說得是,那時我正在意淫學校裡,剛到任的某女老師。我們班依照常理,猜她大概三十出頭,但她外表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的樣子。除了精緻的臉蛋,她還有種知性、成熟與自信的美;好一陣子,她都是我打槍得幻想對象。

「哥哥你有在聽嗎?」媽擔憂地問道。

我回過神來,帶點慌亂地說:「有……有啦……」轉頭時,雙眼不經意瞄到媽的大腿。媽當時穿了件休閒短褲,可能是坐著得關係還怎樣,她的大腿有大概四分之三暴露在空氣中。雖然迅速將目光收回,但一路上,我有好幾次忍不住偷瞄。

必須說,除了曲線豐盈柔美之外,媽那雙腿真的白膩非常,白到可以微微看到肌膚下青色的靜脈。

媽載我回家先讓我把制服換了,我們才去吃飯。吃完午餐到了KTV後,在我刻意營造之下,包廂裡氛圍迅速歡樂起來;每次換媽唱得時候,我會在旁邊伴舞鬧她,害得她又唱又笑,沒兩句完整的歌詞。

有些鬧上癮了,我突然興起,趁媽去化妝間時,點了首情歌。當時欲蓋彌彰得對自己解釋說,只是捉弄她罷了,結果忍不住,又點了幾首對唱情歌。媽回來後我開始唱,印象中超緊張,死死盯著螢幕不敢看媽。

坐在身旁的她異常安靜,結束後媽依舊沒說話,氣氛亂蠻尷尬的。終於,我點的對唱情歌開始了,沒想到媽先拿起麥克風唱了起來,然後我大著膽子也加入,可以感覺兩個人都有點走調。

我不自主地向媽坐靠近了些,驚喜的是媽也向我靠近了點。一首歌結束,我跟媽還是坐得很近,但都沒說話。下一首歌開始後,我偷偷看媽,媽也偷偷看我。我先唱了起來,輪到她時,她也毫不猶豫地開啟嗓子。那首歌結束後,或出於戲弄,或出於我也解釋不出得衝動,我轉身便抱了上去。

抱住時感覺媽震了下,嬌驅開使僵硬;成功得手的我反而楞了下,因為沒想到真能抱住。我以為鐵定會被推開,然後被她狠狠教訓一番,但媽竟然沒有抵抗。又驚又喜的我,失控地朝媽臉上親去,媽嘗試閃躲了下,但被抱住的她能閃到哪裡去?我輕吻著她的臉頰、脖頸,雙手忍不住開始在她身上亂摸起來。

過了一陣子,媽忽然推開我並站起來,我有點不解甚至惱羞地看著媽,媽避開我的目光,然後說她去一下洗手間。之後當然唱不下去,老實說我不記得是怎麼出了KTV,又怎麼回到家的。只記得坐在助手席上,滿心都是尷尬與懊惱。

好不容易到家,我急切的掏出鑰匙,開了門、除掉球鞋正想往房間走去,背後傳來門關上的聲音。我忍不住回頭,看見媽正彎腰去脫她的高跟鞋;由於媽把頭髮盤起得緣故,我的視線可以稍稍穿進媽的領口。

我情不不自禁地拼湊起媽的胸形。到現在都還記得那件黑色蕾絲上衣,與米色休閒短褲。媽確實會打扮自己,自我有映象起,她在外頭好像從沒邋遢過,出門打扮總能既簡約又時尚。

當時媽身姿充滿了女人味,還有某種魅惑力。高跟鞋脫到一半,媽抬頭見我在看她,又慌忙低下頭去。把鞋脫好,然後放到鞋櫃裡後,起身見我還在看她,媽表情開始有些不自然。

當她想從我身邊繞過時,真不知道哪來得勇氣,我又一把抱住她。這次媽好像沒有嚇到,也跟在包廂裡一樣,沒有反抗。我大起膽子來又去親她,媽閃躲著,沒有讓我親到她的嘴唇。但除此之外,臉頰、耳朵與額頭都被我親到了。

漸漸得,我開始從媽側臉往下親去,媽呼吸不勻地開口說:「哥哥你等一下……停一下好嗎?」

我慢慢停下來。

「你可以先放開我嗎?」媽軟聲道。

不但沒放,我還看向媽,她與我的目光一觸即分;但至今都還記得,媽眼神中的迷離。見她低著頭不敢看我,我又壯起色膽去親吻媽的肩膀。

「你等一下……」

忽視媽的軟語相求,我繼續親吻著她的香肩。

「你知道……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我不知該如何回答,只是越發將懷中的女人抱緊。

「你……你……真的要這樣?」

我心「咚咚」直跳,看著她點點頭。

「有些……有些事情發生了……就再也回不去了……你有想過嗎?」媽看著地板說完,沈默下來。

母子倆就那樣僵持在玄關那裡,後來與其說聽見,倒不如說感覺媽嘆了口氣;她又小聲又艱澀地說:「去洗澡……」

聽到那細如蚊聲的幾個字,心臟幾乎要跳出胸腔。我立時鬆開雙臂,轉身衝去洗澡間;扭開蓮蓬頭後,開始邊沖邊脫衣服。那興奮非言語能描述,只知道在心裡大喊著:「我的第一砲耶!好興奮,好興奮,好興奮啊!!!」

洗澡時滿心都是激動,雖有稍微想到她的身份,但理智早就被獸慾吞噬了。在那個當下,對滿腦精蟲的我來說,母子不母子的根本不是問題。

披著浴巾從浴室出來,卻不知道該去哪,試了下爸媽房門,發現是鎖著的,只好先回房間。

隨便套了一件短T與籃球褲。坐在床上渾身只覺躁熱無比,把冷氣打開後,考慮著要不要把門關上。還在猶豫得時候,媽出現在房門口;上半身一件很普通白色短T,下半身則是一件迷你短褲。

一身家居的她站在那裡,似乎沒有要進來得意思。

「媽要你想清楚……有些事改變了,你再後悔,也變不回去了……」媽再次問我。

我承認,當時沒聽懂媽話裡的含意,只是下意識地點點頭,表示我懂。

媽示意我把背後的百葉窗放下,雖然有貼防窺隔熱紙,我還是依言配合。媽反手才把房門關上,就被我整個抱起來;我一邊把媽重重壓在床上,一邊胡亂親吻著媽。

猴急的我沒多久便想去脫媽的短褲,只是媽用手壓著我的手,不讓我脫。那時沒經驗,也沒想太多,既然意圖受阻,雙手便迅速轉移陣地,撫摸起媽的上半身。

當然嘴也沒閒著,我狂亂地親吻著媽的側臉與脖頸;親著親著,就把媽的T恤撩直到胸部。即使房間裡稍嫌昏暗,那件深咖啡色的蕾絲胸罩,與媽雪白的上半身,依舊互相輝映著。顧不得去解開,便低頭朝媽胸前的隆起,狂熱地親吻起來,手也在媽渾身上下亂摸著。

摸過癮之後,又把手伸進胸罩底下,開始搓揉媽的胸部,媽的乳房好軟好軟,乳頭的形狀好像小葡萄。忍不住把胸罩往上推,讓媽雙乳曝入在空氣中;一隻手柔捏著媽左乳,然後張嘴含住另一邊。

媽呼吸逐漸沈重起來,那鼻息如某種訊號般提醒了我,再次嘗試去脫媽的褲子,這次媽沒有阻擋。把褲子連同內褲一起剝除後,映入眼簾的,是媽那雙白膩的大腿,與茂盛的三角地帶。

我迅速地脫光自己,媽卻趁我脫衣服得時候坐起來,撈起被我脫掉的褲子,如變魔法般,拿出一個四方形的小包裝遞給我,輕聲問:「知道怎麼用嗎?」

我點點頭從媽手中接過,手上拿著套子開始有點猶豫,我看向已經仰躺回去的媽,看看手上的套子,又看看媽,小心翼翼地開口道:「可……可不可以不戴?」

除了胸腹間微微起伏著,媽只是靜靜躺在那裡,我以為她沒聽見,又弱弱地問了一次,可媽還是沒有反應。我決定把套子放一邊,先試試看再說。

剛開始靠近她時,我真得興奮到了極處,心跳劇烈撞擊著胸腔,嘴巴也乾得要命。深怕她跑了似的,小心翼翼地接近著她,隨著我的靠近,媽雙眼緊閉著,感覺好像也很緊張得樣子。

當膝蓋往媽雙腿間靠近時,她配合著把腿分開了,目光很自然移向媽雙腿之間,而媽的陰毛實在蠻濃密的。

第一次跪在女人雙腿之間,跪得有點太遠,俯身下去發現距離不對,結果很矬的再往上靠近了些。一隻手扶著肉屌接近媽腿心處時,讓媽的陰毛弄得有點癢癢的。首次嘗試,結果角度太高滑開了;用手自發地探索了下媽腿間的熟軟,發現「入口」比原來估計的再低一些。

稍稍壓下角度,再次前推,這次龜頭果然陷進了一個溫軟滑膩的地方,屁股毫不猶豫地加速推進直到感覺有些窒礙,稍微後退一點再次嘗試,這次除了根部幾乎整根都進去了,雄性的本能要求我務要盡根而入。

正準備稍微抽出時,想不到媽臀部很巧妙地調整了下角度,然後我跟媽的恥骨便抵住了彼此。

人生第一次完全得「插入」,只能說超級~超級~超級爽的!「這種被層層疊疊的嫩肉,緊緊包住得瘋狂爽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在內心大喊著。更有甚者,是媽體內那種難以言喻得「溫暖」;不只是肉屌而已,那是種連靈魂都暖暖包縛住得感覺。我真的在各種意義上,回到母親的「懷抱」裡了。

我情不自禁地馳騁起來,雖然屁股與腰還不太協調;抽插得頻率與動作也都非常滯澀,但那一點也不影響媽帶給我的爆腦快感。

誰也想不到那一年,那個暑假,那個炙熱的下午;北台灣某處,有對母子跨越了,屬於血親間絕對的禁忌。他們從對方身上,品嚐到了決不該品嚐到得快感與滋味。

那女人是我弟又敬又畏的母親,是我父親合法的妻子。在那天之前,他一直是她唯一的男人,也只有他能在床上,享用她那具白膩柔軟的身子。但那個下午,那女人被某個削瘦的少年緊抱在懷裡;她被壓在床上,任由那少年狠很地姦淫著她。

我把臉埋在媽側臉旁,急促地呼吸裡,盡是媽甜美的髮香。被壓在床上的她,只能一下又一下地,承接著自己兒子的力量與獸慾。沒有任何姿勢變化,我只是本能地緊扣著媽的雙肩,體會著越勇猛就越強烈的快感。

房間裡充斥著我與媽急促地喘息聲,勉強刨刮媽的嫩膣最後幾下,我突然發狠似地猛力一頂。猛烈漲大的肉菇,緊緊抵著媽熟美膣腔的最裡面,我開始又狠又急地噴射著。

窖藏十六年的童精,一大股又一大股爆射而出,媽體內深處的穹窿,很快便被濃精灌滿。無套中出熟美婦的快感,炸得我腦袋一片空白。

神遊太虛好一陣子,心識回覆過來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原來已經並躺在媽身旁。聽見自己逐漸平息下來地呼吸,各種情緒倏然湧上心頭;嗜人得罪惡感、羞恥感與愧疚感猛烈地鞭韃著我。

「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我對自己大喊道。

內心正狂風暴雨著,沒想身旁的女人忽然動了起來;只見媽起身下了床,從書桌上抽了幾張面紙,然後背對著我,開始清理她自己。

媽那時的背影,今天還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

胸罩在雙肩上,要掉不掉得勉強掛著;她低著頭,一隻腿微曲,很仔細地用面紙擦拭著自己的下體。媽那個動作,卻讓我的老二再次怒漲起來。

我從背後把媽抱回床上,剛被我抱著得時候,媽有點驚詫。等我再次把她壓倒在身下,媽才閉上雙眼咬著下唇,順從著讓我又一次進入了她。

房間裡再次迴盪起母子兩人地喘息。

直到現在,媽也從不叫床;興奮時悶喘,高潮時抽氣。她總是用卡在喉嚨裡,抑在鼻腔中的氣息,表達她在床地間享受到得歡愉。

母子之間梅開二度,我依然不懂溫柔,只曉得狂抽猛幹,在媽身上逞著肉欲。乾瘦的腰臀在媽雙腿間挺聳著,每一次退出,都能感受到菇棱在肉穴裡,一路刮出得美妙。

不過我總捨不得退出太多,便又迫不及待地再次挺腰,把男根原路插回,直至恥骨相連。我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鼻腔裡盡是媽馥鬱甜美的汗香;身心靈全方面得享受著媽熟透的肉體,感受著她帶給我妙到巔毫得快感。

毫無預警的,肉屌再次在媽嫩穴裡猛挑起來,一股酸麻,從腰錐經臀部直往下蔓延。陰囊感受到那股酸麻後,開始一次次猛力地收縮,我媽嬌喘著,再次承接了我熱燙的精華。

射精得爽快幾乎讓我抽搐起來,同時也訝異怎麼還有這麼多可以射?終於,在媽體內地跳動逐次平息下來,我也慢慢地癱倒在媽身上,感受著媽胸口劇烈地起伏與心跳。

時光在母子間模糊的流逝著,好一會兒之後,媽悶聲道:「你可不可以下來?」

我依言翻身躺在床上,只覺得整副卵囊乾癟癟、輕飄飄的。

媽起身跨過我的時候,好像有幾滴什麼東西滴到我肚子上了,但我實在懶得去管。媽下床撿起自己的衣物,匆匆套上後,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了。

房間裡只剩我一個人,孤獨得體會著來自良知的譴責。

這件發生在升高二前的事,既使我充滿罪惡感,也使我非常心虛;我不敢面對家裡任何人,而我猜媽大概也是吧?那幾個禮拜,我根本不敢看媽,也不敢跟她說話,我跟媽彼此之間好像在互相迴避著。

不過反正我都是一大早騎腳踏車到學校,然後晚上十點半左右才到家,所以兩人打照面的機會其實也不多。

但嘗過肉味的少年,豈是「欲壑難填」四字可以形容?大概是第二次月考前吧?雖然我跟媽幾乎還是沒有互動,但我又忍不住開始想她了。

試過讓自己專注在課業與運動上,也試過責備自己,更試過幻想其他女性。但越是逃避,對媽的渴求就越深。

有天晚上在家洗完澡後,聽見媽好像在廚房,我終於控制不住自己,「偷偷」地摸了過去。發現媽在廚房後的陽台晾衣服,她轉頭看見我,明顯嚇了一跳,卻又裝作若無其事般,繼續掛著衣服。

我站在她背後不知如何啟齒,但在慾望強烈得催使下,我忍不住弱弱地問了聲:「媽……?」

媽手上地動作暫停了下來,但沒有回頭,隔了下才回問:「怎麼樣?」

我決定靠近媽,但似乎感受到我的動作,媽轉過身來壓低聲音急道:「等一下!你不要過來!家裡其他人都在……」

「媽……」我有些搖尾乞憐地看著她。

「什麼事過幾天再說,聽話,知道嗎?」媽看著手中的衣服悄聲說。

那時聽不太出媽語中含意,感覺被拒絕了,但口氣聽起來又不像。心中雖猶疑不定,但媽堅定地站在那裡,我不知該怎麼確認。

「很晚了,趕快去睡吧。」媽催促道。

見媽態度堅決,我不敢再糾纏,只好悻悻然離開。回到房間想著媽,狠狠地打了一槍後,才帶著複雜得心情睡了。後面幾天,我繼續靠著功課和籃球,努力想把媽的事拋在腦後。

有一晚又是洗完澡後,才打開浴室門,我便看見媽站在門口。

「有話跟你說」媽小聲說完便直接走向我房間。

不得不說,那時心情是激動與期待的。

如往常般,我坐在書桌前,媽坐在床邊;她等我坐好便開口說:「你記得以前國中讀書得時候嗎?那時媽對你跟弟弟的功課都逼很緊對不對?」

「但是只有你聽話,有好好用功……我看在眼裡真的很欣慰……」「其實媽媽知道哥哥你很辛苦,所以媽總是期望,自己能為你做些什麼。」媽眼裡盡是回憶。

「那你也還記得那次地震吧?」媽柔聲問道。「那次你發現我冷,就說要上去幫我拿衣服,那時媽媽真得好感動你知道嗎?」

我慚愧地低下頭,因為真正的原因不只是那樣。

「那次媽媽是真得嚇到了……也體會到,原來平平安安的才是福氣。」「所以我內心也越來越矛盾,不知是否該繼續緊盯著你的功課,盼你在社會裡功成名就?還是……還是該讓你快快樂樂得享受童年……」媽的眼神流露出掙扎。

「你上高中後,每天都好早到學校、好晚回到家,媽一天也看不到你幾次……」「有天我忽然意識到,如果哥哥你離開家去讀大學,媽就更看不到你了。何況將來當兵、工作、結婚……」媽說著說著哽咽起來。

聽見媽傾心吐意,我感動地握著她的手。

「記得我們第一次去唱歌,玩得很開心不是嗎?」「所以後來媽又帶你去,單純只是想跟你有更多共同的回憶……」媽看著我,臉上滿是慈愛。「只是我真的沒想到後來會……」

媽後續的剖白片片段段,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很是零碎。所以這之後地描述有經過整理,也參入了往後許多母子間談心的內容。

我在包廂裡抱住她時,她其實嚇傻了,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好不容易回過神來,一方面暗罵自己玩笑開過頭了,另方面又覺得某些地方「怪怪的」,很是突兀。

左思右想才發現,她對我的踰矩與侵犯竟然半點怒意也沒有!明明應該感到憤怒,但心中反倒充滿憐惜。當下她只覺得,我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又可能是平時壓力過大,才如此失態吧?

等我嘗試親吻她,她只是下意識地撇過頭去,心中卻也沒有受辱得感覺。

她忽然湧起強烈的好奇心,她想知道,我到底會做到什麼程度?另外她更想知道,自己會縱容我到什麼地步?到底要怎麼樣她才會覺得過份,進而生氣?但下一秒,媽意識到母子兩人是在「外面」,想到那一點,她下意識地推開我,倉皇地逃出包廂。

她說回家的路上,她也是心慌意亂,不曉得自己到底怎麼了。在玄關脫鞋得時候,她有感覺到我鑽進領口內的「目光」,但那也讓包廂裡的好奇心再次強烈地抓住她。

就那樣,她再次被我抱住、被我親吻,然後再次僵持。

「這次不是在外頭了」她奇怪地提醒著自己,接下來她心中就出現了那個「回不去」的問題;媽說那與其是問我,她其實更是在問自己。

理性與「好奇心」互相傾扎的結果,最終由好奇心獲勝。那之後媽說她感覺到某種奇妙得變化,她覺得身體好像有一半不再是她自己的了。另外,意識也變得有些抽離,有一部份的她,好像在用第三人稱的角度在觀察自己。這是為什麼她竟能或竟敢叫我去洗澡,然後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去洗了下。

被我壓在床上時,媽說她內心中除了有些古怪得感覺,其他都還好。

來自我的親吻與愛撫,並沒有讓她覺得厭惡,身體自然得慢慢發熱,也慢慢濕潤。其實直到「最後一刻」,媽內心深處還是「不相信」;她不相信最後關頭我敢、更不相信自己會縱容。

但我真的挺了腰,她也真的就那樣讓我進入了她。

當她真切得感受到我在她體內時,除了震驚以外,她說她只是不斷、不斷得重複問著自己:「這是真的嗎?」「怎麼可能!?!」

媽回憶完後,眼眸如穿透牆壁般,怔怔地看著前方,我也坐在那兒,良久無語。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我期期艾艾地問:「那……我們以後……?」

媽的目光重新聚斂了下,幽幽嘆口氣道:「唉……對啊……以後……」

媽忽然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地說:「這幾個禮拜……媽想過了,你要有以後,那我說的每個條件,你都得答應!」

媽像背誦課本般,說出日後也逼我牢記在心的「新生活五大準則」:

「功課只許進步不許退步,以每次月考成績為準。」

「我們之間的事,絕對不能跟任何人說;在家裡家要懂得迴避,不要讓任何人懷疑。」

「然後,那件事我說不行就不行,不可以纏著我。」

「還有,不許偷看色情書刊或影片。」

「最後……要聽話!」媽白我一眼說。「叫你戴就乖乖戴,不然想都別想!知道嗎!」

媽每說一個條件,我就拼命點幾次頭,最後一條想了下,聽懂之後,又用力地點了點頭。

媽語重心長,再次叮嚀道:「媽真的希望你好……答應我,你要繼續像以前一樣,努力唸書,知道嗎?」

「嗯。」我乖巧地應道。

「唉,希望媽沒有害了你……」

「那這幾天可以……」我有些猥瑣地問。

「這麼快就忘了?」媽打斷我,板起臉道。「你這次月考成績單先拿回來再說!」

「喔,是!」我差點立正起來。

媽離開我房間前第三次叮囑:「記得媽說的話!」

「好。」

往後的日子裡,每次拿到月考成績單後,我會貼在廚房冰箱門上。媽看過了會收起來,那表示她「知道了」,然後就是看媽「安排時間」。就這樣,我這個再普通不過的高中生,開始跟自己的母親有了「超乎倫常」得關係。

但我用「超乎倫常」形容,便表示我對這件事是有罪咎感的。直到如今,不管對我爸,甚至對我弟,那愧疚依然淡淡地揮之不去。

我媽應該也有對我爸感到愧疚,可我從不敢問。每次跟她獨處,不管在做什麼,我們都有個默契,就是我們盡量不提起爸。即使到了後期我跟媽已經很能聊了,我們還是會避免聊到他。

爸就職於台灣的科技業,爆表的工時與山大得壓力,讓他下班後通常只想癱在沙發上。但其實他不是個壞父親,如果他回家還有精力,而我或我弟在家的話,他也會關心下我們的近況,鼓勵我們努力唸書。

每當我或我弟想買什麼,我們會以考試成績,或班上排名來交換,而父親通常會爽快答應。所以媽不止一次怨過爸,在家裡都讓她當黑臉,然後自己扮白臉。

單就我跟媽的那種關係來說,我想那一年應該算是「適應期」吧?那時每次從媽身上下來,都會有很深得罪惡感,覺得好對不起媽,也對不起其他家人。心中常發誓:「這是最後一次,明天要好好讀書、孝順父母,友愛弟弟、恭敬師長,修身齊家、兼濟天下」之類的。但過不了兩星期,讀書得動力與目標,又自動變成媽的肉體。

努力用功→盡情馳騁→後悔發憤→努力用功,高二的生活就是如此往復循環著。

相關文章:
貪淫好色大小姐
聖誕平安夜的狂野性派對
夜晚加班的辦公室
媽媽的性奴之路
巴黎地鐵
輪奸一夜的經曆
隔壁鄰居女孩
雲雨覆晴
大嫂是我同學
報復出軌女友
熱門小說:
火車內被強暴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